魔魅

第 3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45:48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王,想聽什麼呢?”幕清幽低頭思量了片刻,便抬臉笑盈盈的望著魔夜風。

    “哦?”有些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少年,倒真是被他的提問難住了。他想聽什麼?他當然什麼都不想聽,早在他察覺有人悄悄潛進來之時他就準備請他看一場好戲然後送他去死。

    “你猜,我想聽什麼呢。”笑得更開懷,魔夜風甚至有點不想殺他了。

    “王,每個人都有秘密。您的秘密雖然被我撞見了,但是這對我來說其實不算什麼。我也有秘密,而且是一個很有趣的秘密。您,想不想知道呢?”像是在勾引對方犯罪一樣,雖然頂著一張極為平凡的臉,但是眼中的狡黠為幕清幽增添了一種於眾不同的神秘之光。

    “說來聽聽──”

    “王,不如我們先回到您的寢宮,這個秘密就讓屬下日後再慢慢告訴您,可好?”露出掌握了國家生死存亡大事般不慌不忙的神情,幕清幽用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驍王,用意很明顯,就是要拿這個秘密同自己的性命作交換。

    “呵呵,真好笑。”魔夜風忽然伸出手卡住幕清幽的喉嚨,幾乎不費吹灰之力的就將其牢牢釘在巖壁上。他湊近她的臉,一字一句的說,“你是不是覺得用這種把戲我就不會殺你?還是你覺得只要出了這個dx,就有機會逃跑所以隨便編個謊言騙我放你?”

    毫不畏懼的回應著魔夜風的問,“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總該為我的兄嫂想一想。”幕清幽著自己表現得淡定沈著。

    “你是不是覺得我一定不會殺你?”探究的看向幕清幽的眼睛,像要將她看穿一樣。當初他什麼都沒問就同意帶他走,其中有部分原因就是因為他於眾不同的眼睛。三分天真,七分隱藏,不似外表看上去那麼平庸。他覺得他和幕絕不一樣,他不老實,他不會唯命是從。

    沒有回答魔夜風的問題,幕清幽眼睛一瞇,右手迅速發力隔開對方卡住自己的手。反其道而行之,縛了他的臂膀將其用力按在石壁上,絲毫不比他剛才困住他遜色。

    “你是不是覺得我一定打不過你?”他冷冷的反問一句。

    鋌而走險,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和驍王動了武,如果他不放過他,一條命等於已經搭進去。

    魔魅(限)15

    臂膀被一個身高剛觸及自己胸口的少年反剪在身後,魔夜風的俊臉緊貼著冰冷的巖石,兩個人之間的氣場變得詭異起來。因為出口被封死,dx里寂靜的嚇人。連不知是從哪條巖縫里沁出的水滴落在地面上的聲音都變得格外清晰。

    就這樣一動不動的過了半柱香的時間,幕清幽尚未出聲,魔夜風卻忽然輕笑起來。先是情不自禁的微微勾起唇角,而後唇角的弧度變得越來越大。最後,在這不算狹小的密閉空間里四處回蕩的全部都是他毫不掩飾的縱聲大笑。那種發自內心的歡樂,難以自制的狂喜,讓幕清幽聽得心里發毛。

    有什麼好笑的?按住他的手心開始滲出冷汗,幕清幽皺著眉提醒自己不要被這個妖邪的表像所迷惑,一定要鎮靜。

    “你輸了,少年郎。”仍舊帶著未褪盡的笑意,魔夜風已不使力掙扎,索性就這樣被他扶著讓自己沈重的男性身軀貼在巖壁上。

    “為什麼?”雖然不明白他所意指的輸了究竟是什麼,幕清幽還是忍不住問道。

    “因為你心跳的好快。”魔夜風在他呆愣的片刻輕輕旋身,拂開對方的手。幕清幽只得眼睜睜看著他退到一邊,毫不在意的撣了撣身上粘附的灰塵。

    “在戰斗中是不能夠帶著任何私人情感的,尤其是雙方實力相當的時候。”魔夜風眨著長睫俊逸瀟灑的看著她,溫柔的嗓音使他聽上去宛如一位翩翩佳公子正在向書童講述棋盤布局中的奧秘。

    “你心跳得快,表示你心中忌憚我。因為我是驍王,你害怕我隨時能殺你。更怕我去找幕絕和青兒的麻煩。我說的,對不對?”黑眸睨著少年越發蒼白的臉,魔夜風的笑容更顯得意。

    抿著唇,幕清幽將頭緩緩的別過。他說中了,無論是進還是退,自己所做的一切只!自保和保護家人。如果他真的不肯放過她的話,她也同樣沒有膽量和把握真的就此將這魔王殺死在這里。縛住他,是一場賭博,也是用自己多年來習得的技藝對他形成恐嚇。不過看現在,自己的心思被他摸清了十足十,接下來的命運就完全掌握在魔夜風的手中了。

    該死的!她幕清幽不喜歡這種被動和被c縱感。這殺千刀的惡魔果然生來就是!了克她的!

    觀察著對方的反應,魔夜風卻沈吟於那張與他明明就變幻莫測的眼眸相較卻過於平靜的臉。為什麼他總覺得,這個幕清幽心中所想的與他臉上表現出來的要隔著幾拍?是他的錯覺嗎……?

    輕撫著自己的下巴,魔夜風若有所思的望著眼前的少年,一時之間也沒有更近一步的行動。

    “屬下不敢造次,剛才只是為求自保一時沖動,還請王上寬恕。”幕清幽見他不語,只得恭敬地單膝下跪,一副任打任罵的好侍衛模樣。

    “況且──屬下是真的有秘密相告,望驍王明察!”

    還是沒反應?

    幕清幽沒有聽到他的回答,反而感覺到魔夜風的目光一直鎖定在自己身上。不祥的預感讓她只得延續之前的謊言,只不過這一次卻沒有了剛才的倨傲。

    說話吧,說話吧……她在心里默念著,反正騙死人不償命,躲過一劫是一劫。先哄得這個魔王開心,放她離開。日後若是問起這個秘密還有日後的智慧頂著。

    “這麼說,好像還挺有趣的──”慢條斯理的拉長了尾音,魔夜風慵懶的挑起劍眉。

    “屬下保證,這個秘密一定不會讓您失望!”小人啊小人,幕清幽在心里真替自己悲哀。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也有說這麼狗腿話的一天。

    “那好,孤王就暫且相信你的話。”魔夜風示意他可以站起來了,“今天孤王不殺你其實也有另一個原因。”不懷好意的斂著黑眸里對少年真實一面的好奇,魔夜風裝作要邀他共商大事的模樣。

    “王上請說──”幕清幽表面上義不容辭的回答,心下卻暗暗叫苦,該不會是什麼變態的事吧……?

    “今天的事你都看清楚了,心里也明白我魔夜風王是個什麼樣的人。作為我的貼身侍衛,以後這樣的場面并不會少。”驍王溫和的靠近幕清幽,卻像是警告他一般拍了拍他瘦削的肩膀。

    “老實跟你說,連你的哥哥幕絕我都不曾分享過如此隱私的情景。不過你既然看見了,又受得住,可見孤王的眼光沒有錯,你的確是個於眾不同的少年。”

    繼續,她聽著呢。幕清幽豎起耳朵等待著他接下來的話。說得那麼好聽,不就是暗示她不要學那些世俗之見用有色眼光看待他欺凌自己妹妹這件事,順便替他守口如瓶麼。她做得到,本來也只是覺得惡心而已。嚼舌根的話就是在找死,她又不笨。

    “至於我讓你做的事,你很快就會知道。現在,隨侍著孤王回寢宮吧──孤王親自教你認路。”不知他觸碰了哪里的機關,那寒鐵門再次啟動,緩緩的向上升起。看著d口的景色一點多過一點的映入自己眼簾,幕清幽不由得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外面的世界啊……總算是有命再次看到了。

    魔魅(限)16

    出了dx,跟在這個男人後面,幕清幽總算知道了什麼叫做‘柳暗花明又一村’。魔夜風帶她走的全部都是她曾經經過的地方。只不過,明明在她眼中都是看上去不通的死角,誰知他左閃右繞卻大大方方的開出一條又一條寬敞的大道。

    獨自生著悶氣,幕清幽暗罵自己連個迂回的鋪路方式也沒能參透。看出他眼中的不悅,魔夜風輕笑著按了按他皺緊的眉頭,“不用自責,秘密的地方當然有它不會輕易讓人發現的道理。別說是你一個初來乍到的少年,便是熟知宮內地形的刺客孤王量他進得來也同樣出不去。”

    被他過於親昵的動作駭住了,幕清幽情不自禁向後一退。早就知道他是個喜怒無常的男人,人格分裂加個性惡劣。不過,突然擺出好兄長一般的態度靠近她一時之間她還是接受不了的。

    “怎麼了?為什麼突然這麼怕我?”挑起好看的劍眉,魔夜風仿佛早就料到他會有這樣的舉動一樣不以為忤的詢問。

    “不敢,屬下一直都對大王懷揣著深沈的敬畏之心。”拱了拱手,但是有腦子的人都知道她在口是心非。話說伴君如伴虎,無論發生什麼事,把好聽的奉承話掛在嘴邊總是不會錯的。

    “呵,聰明的小家夥!”下巴斂著俊朗的弧度,魔夜風看了看身邊的少年,黑眸中的笑意更深了。比起艷色傾國的女人,這個少年更有趣味一些。他聰明、神秘,對極了他的胃口。讓他更堅定了剛才沒有殺他是對的。

    大約走了一盞茶的時光,周圍已經開始有下人在走動。走廊上掛著明亮的宮燈,雖是入夜已深,卻依舊將目所能及的地方照的極為明亮。

    “到了,這就是孤王的寢宮,以後你就隨侍在這里。”穿過長長的走廊,魔夜風的腳步在一座非常寬敞的大殿前停了下來。

    幕清幽抬起頭,只見從房梁上垂下的各種顏色的帷幔正隨風搖曳著此起彼伏,它們長及地面,時而糾結在一起彼此交纏。眼花繚亂得讓她根本看不清。

    “路……在哪里?”她傻傻的問。

    看了他一眼,驍王勾唇,“沒有路。”

    “那麼,門又在哪里?”她又問。

    同樣搖搖頭,“沒有門。”

    “那要怎麼進去啊?”

    “哈哈哈!”看著少年疑惑的臉魔夜風心情大好,伸手提起幕清幽的後領,用輕功帶著他猝不及防的向上一躍,“就這樣進去!”

    感到自己像個貨物一樣,就這樣被男人拎著撲向層層帷幔。幕清幽嚇得尖叫一聲忘了自己會武功這件事,手腳并用的攀住驍王的肩膀,任他帶著自己在布料里飛來飛去。

    看著身上掛著的像八爪魚一樣的驚惶少年,魔夜風覺得有趣。在落地的瞬間故意用手推離他瘦小的身軀,并且手上施力讓推送他的勁道對準不遠處嵌入地下的方形浴池。只聽‘噗通’一聲,幕清幽整個人不偏不倚的跌進了蒸汽裊裊的池水中,迅速向池底沈去。

    “啊……救命!我不會游泳!”水池是天然的溫泉改造而成的,其深度是為魔夜風的高大身材量身定造的。對於幕清幽來說,根本踩不到底。她幾次掙扎著浮上來,卻又再次沈下去。連喝了好幾口溫熱的池水,讓她的意識開始模糊。

    魔夜風好整以暇的坐在自己的軟榻上欣賞幕清幽落水的狼狽姿態,并且快樂的意識到,折磨他要比他以往用更殘酷的刑法折磨其它人要能獲得更大的趣味。怎麼辦呢?他恐怕以後都不想離開這小子了。

    “自己想辦法爬上來,怎麼跟個娘們一樣,這樣沒用又怎麼能做我的侍衛?”對著池水中的少年,魔夜風悠哉游哉的為自己端了一杯茶。

    說的容易……除了呼吸困難外加本該救她的男人此時只是坐在一邊說著風涼話以外,幕清幽更擔心的是經過長時間的熱水浸泡。她臉上的面具會就此脫落下來。

    魔魅(限)17

    怎麼辦?感覺呼吸越來越困難,幕清幽忽然心念一動,當下放任自己沈入池底不再費力掙扎。

    原本低頭細品香茗的魔夜風,聽不到拍水的聲音,好奇的抬起了頭。卻見池面一陣平靜,仿佛無人落水。

    “跟我來這套欲擒故縱的把戲?”他放下手中的茶盞,猜測著對方是故意沈入水底好讓自己誤以為他溺斃而去救他。呵呵,跟他斗,這小家夥還嫩著呢。

    雖然已經大致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但是他在心底盤算了一下時間。費了這番功夫,即便是假裝溺水,恐怕幕清幽也被淹得夠嗆。正巧自己剛巫山云雨一番也很想洗個熱水澡,當下除去身上衣服,赤l著強健的體魄,縱身躍入浴池。

    溫暖的池水瞬間將他包裹,他在四周隨性的潛游著,意圖尋找消失不見的小人兒。誰知,來回巡視了一番,池水被他攪動得升起裊裊云煙,卻絲毫沒有幕清幽的影子。

    不見了?驍王停止尋找,踩著池底站立起來。池水中漂浮著新鮮的玫瑰花瓣,因為是富含礦物的溫泉,所以呈現為濃郁的r白色。單從水面上看,是看不到里面哪里有人的。

    “武者?”魔夜風低低的喚了一聲。

    沒有人回答。

    “少年郎?”又喚了一聲,依舊是一片沈靜。

    偌大的一個寢宮仿佛就只有他一個人。

    說真的,他開始有些害怕了。

    不是怕忽然間被偷襲而失去性命之類的事,他怕的是再也見不到他──那個少年。才不過短短的一天時間啊……也許連魔夜風自己都沒發現,幕清幽在其心中的地位已經如此重要了。

    “幕清幽!”終於直呼出他的名字,仿佛這樣才更有震懾力,“出來!不然我殺光你們整個幕府!”咬牙切齒的吐出這幾個字,魔夜風的耐性快要被磨光了。

    眼睛攸的被一雙手輕輕的捂住,幕清幽淡淡的聲音在他靠著池邊的耳旁響起,“既然怕失去我,那就不要把我丟進水里。”

    怎麼,魔夜風一愣。他早就爬上去了?這不是站在浴池邊上,還調皮的捂住自己的眼麼?

    兇狠的扣住他的手腕,魔夜風用力將他往池中一拉。幕清幽也不示弱,一雙腿精準的勾住驍王的健腰,不肯讓自己再下落一分一毫。

    “我不會再讓你得逞的,”她揚起臉,一雙不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魔夜風。

    被少年這樣緊緊的夾住,兩人的s處相互摩擦。感覺不到對方的變化,但是魔夜風自己是光著身子的。不知為什麼,被他這樣一瞪,跨間的欲望像是抹了催情藥一般迅速的膨脹,直挺挺的豎立起來,頂在幕清幽的襠間。

    調笑的氣氛轉為尷尬,幕清幽有些錯愕的看著驍王。“你……”她張了張口,卻沒有繼續說。

    在水中快要窒息的片刻,她忽然想起以前有人教過她。落水之後千萬不能慌亂掙扎,這樣只會越陷越深。要屏住呼吸放松身子,即便身子開始會下沈,用不了一會兒憑著浮力,人也是會自己浮上來的。靜下心來照做之後,果然奏效。在魔夜風低頭飲茶的空擋,她伸手攀住池壁用輕功翻身從水中悄無聲息的躍出,之後偷偷的藏到其中一片帷幔之後。

    會這樣做,只是咽不下被他戲弄的這口氣,所以就想裝消失嚇嚇他。哪知,他不只是心里憤怒這麼簡單,連他的‘那里’此時也變得就像在生氣一般劍拔弩張。

    “你剛才對我說什麼……”幽深的黑眸迎上對方剛剛露出野貓一樣犀利眼神的小眼睛,粗糙的大手悄悄地握緊他的肩膀。

    “我,什麼也沒說。”咬著下唇否認著,幕清幽決定不給他欲加之罪的機會。

    “你對我說‘你’,而不是……‘王’?”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冷著一張俊臉,古銅色的肌r更貼近幕清幽的身體。

    “那是口誤。”

    “你知道嗎……你這口誤可以讓你丟了腦袋。”不以為然他的回答,魔夜風冷哼一聲。

    表面上,他是在追究與這少年之間的君臣之禮。事實上,魔夜風只是想回避自己竟然對一個少年起了反應的‘不正常’。

    早在麒麟國的時候,他就知道有的達官貴人喜歡豢養孌童獬玩y樂。更不用說在古書里早有斷袖之癖的龍陽之說。但是,他從不認為自己是一個男女通吃的妖人。就算是,也該找唇紅齒白的男童。而不是像這樣的被一個長相普通的少年逗得心猿意馬。

    正僵持不下時,外面傳來下人通報的聲音,“稟大王,劉大人進獻的幾位佳人已經送到,請大王驗收。”

    真是時候!

    魔夜風與幕清幽一同在心中叫好。

    若無其事的提著幕清幽的領子將他與自己一同帶出了水面。魔夜風故意忽略跨間未消的欲火,指著床榻右邊的藍色帷幔道,“那後面是你的房間,因為你要貼身保護我所以不能離得太遠。你可以先去換衣服,洗個澡。整理好了自己一會兒讓外面的小廝帶你到斜陽殿見我。孤王讓你見識點有意思的。”

    “屬下遵命。”

    魔魅(限)18

    驍王離開寢宮之後,幕清幽低下頭看著自己這一身狼狽的濡濕。伸手摸了摸臉頰邊上面具粘著的地方,還好──沒有脫落。

    照他所指的方向,掀起藍色帷幔的一角走了進去,發現果然是別有d天。收拾得乾乾凈凈的房間在靠里的地方陳列著一張古色古香的木制床榻,紋理典雅而且色澤溫潤。桌子上擺著解渴用的茶壺,用手測探一下居然是熱的,看來已經有人將這里收拾過了。屋子很大,角落里放著一張繡著美人出浴圖的梨木框屏風。屏風後擺著一個竹制的浴桶,浴桶對著籠頭。拔下軟木塞就從籠嘴中流下洗澡用的熱水。這種設計幕清幽以前沒有見過,現在看來設計者還真是體貼周到。

    總體來說,幕清幽對新住所十分滿意。但是,她環視了一下四周,發現整個房間都是用幽藍色的帷幔圈成的。該不會這驍王的寢宮都只是平地上的綢緞城吧?雖說綢緞可以很厚重,但是到了冬天豈不是要把人凍死?懷著這種好奇心,她湊近一面帷幔墻,伸出手去輕推。

    咦?推不動!

    幕清幽心念一動,又順著四面來回推試。才發現,這些帷幔後面有的是堅硬的墻壁,有的卻是空氣。四面帷幔的房間,三面後面都隱藏著墻壁,沒有墻壁的那個自然就當做是門。

    真了不起……她心里暗暗的想,偌大的一個寢宮。沒有門,沒有路,四處是眼花繚亂的帷幔。你順著一個顏色走,以為有了出口,誰知後面卻是一堵冰冷的墻。若是就這樣小心翼翼的摸索著前進,卻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到達驍王的床榻。提氣靠著輕功前進的話,不認得路也是白搭。如果生生的撞到一面墻上,不頭破血流才怪呢!

    就這樣想著,她覺得很有趣。一邊拔下軟木塞為自己放著洗澡水,一邊褪去身上濕漉漉的衣服。赤l著邁進浴桶之中,靠著桶邊她心滿意足的呼了口氣。

    這個驍王!了防刺客可真是費盡了心機。

    將頭沈入水中,借著水的熱力溫和的撕下臉上的面具。再抬起頭來時,就已經是一張絕美的容顏。

    魔魅(限)19

    幕清幽用心的沐浴,很細心的洗凈自己身上每一寸肌膚。因為她心里清楚,從今往後,她不再是那個整天盼著哥哥回來陪自己說話的幕清幽。而是一個少年,一個男人,一個武者。她代替自己的哥哥做了驍王的侍衛,從今以後就要擔當起幕絕原本的責任──給自己,和家人永久的幸福。

    而且,還有一件事。一件她寧愿深埋在心底再也不要想起卻不得不面對的事。那個人──那個在她周圍空無一人時總是帶著優雅又淡漠的微笑,以一種溫暖的姿態出現在她身邊的人。是她腦海中最珍藏,也是最私密的記憶……

    就這樣呆愣愣的出了一會兒神,幕清幽嘆了口氣。雙手撐著桶邊,走了出來。

    鄭重的束好發,從柜子里拿出專門為驍王貼身侍衛準備的衣物。她重新戴上面具,貼緊領口的鎖片,清矍飄逸的踏出了房間。

    魔夜風安排的仆從已經在外等候多時了,見到幕清幽便迅速的迎了上去。

    “武者大人,請隨我來,大王在斜陽殿等您。”

    武者大人?幕清幽忍住想笑的沖動,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

    跟在仆從後面,幕清幽發現他總是彎著背,小心翼翼的看著腳下的路,生怕一不留神踏錯了方位。

    “你,認得路?”她忍不住出聲詢問。

    “小人一直跟在大王身邊打點瑣事,自是認得出入大王寢宮的路。”恭敬地回答著她的疑問,仆從腳下卻沒有停。兩人一前一後的在眾多顏色的帷幔中穿梭,那迷茫的壓迫感不亞於走死亡迷宮。

    “那麼你能不能告訴我該怎麼走?”

    對方仍舊是沒有回頭,“抱歉,武者大人。宮中每種身份的人進入大王寢宮的路是不同的。您是大王的貼身侍衛,只要一心一意跟在大王身邊就成了,不必自己認路。”

    委婉的拒絕混合著若有似無的警告,幕清幽皺著眉頭看了看這個好像很不起眼的仆從,沒有再多說什麼。聽他的口氣好像跟了魔夜風很久,也多少沾染了他疑心重的稟性。

    看著周圍,她只覺得奇怪,卻又說不上哪里奇怪。

    這樣一見,那驍王的城府還真不是一般的深沈。防人之心更是樓上樓高不可測。她本來想偷偷的將走過的路記下來,哪知那些花花綠綠的簾子竟然是像會移位似的。明明眼看著剛走過去,再一回頭和之前看過的顏色已然不同。看來這里除了到處都是虛實難分的墻壁之分以外,恐怕還蘊含著五行之術之類的機關。

    究竟是擁有怎樣過去的一個人?

    他的仇人能輕而易舉的在他最喜好的女人身上下猛烈地喪魂散,意圖讓他死在不知不覺的歡愉中。而他的仇恨會讓他這般防備的將自己不熟悉的人一律隔絕在這詭異的迷陣之中。

    這一切都跟幕清幽無關。可是,她很好奇。

    出了驍王的寢宮,又走了大約幾百米,繞過裝飾有假山,亭臺和流水的花園。幕清幽終於來到了魔夜風口中的斜陽殿之前。

    名字雖然叫做殿,實則是一個建在高處的露臺。黃昏之時,從這里可以看到偏離地平線的落日,因此得名斜陽。

    抬頭望著站在高臺邊上的男人,看著他被晚風吹拂著的長發,以及衣袂飄飄的模樣。晃神之間,她以為自己看到一個傳說。梳洗過的他顯得神采奕奕,翩然中帶著一絲邪魅。跟剛才在池中尋找自己的暴躁樣完全不同。

    才一會的功夫,魔夜風已然換上了一件白色的王袍。乾凈氣息為他增添了一絲儒雅,如果不是眼見為實,別人幾乎要忽略了他們的驍王其實是個能文能武的全才,寫的一手鐵畫銀鉤的好字,做得那能千古流傳的好文章。

    他看到她了。

    在她凝神望著他從未在她面前展露過的另一種面的同時。他的目光也落在她身上,薄唇微微嚅動著說出兩個字,“上來。”

    聽不見聲音,只有隱隱的唇形。

    用著輕功提氣躍上高臺,幕清幽不偏不倚的落在魔夜風身旁,與他并肩而立。

    “你真慢,少年郎。”沒有再看他,魔夜風只是逕自在一旁準備好的龍椅上坐下。

    “如果王不把我丟在水里,也許會快一點。”毫不忌憚的說出心中所想,幕清幽并不擔心此舉會冒犯到他。

    果然,魔夜風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在他看來,聰明的小孩子鬧鬧脾氣也沒什麼不好。畢竟,有膽量跟王鬧脾氣的人也沒有幾個。

    “王上,現在可以開始了麼?”在一旁恭候著的下人見驍王要等的人已經到來,便上前小心的請示。

    “讓她們進來吧。”魔夜風身體微微傾斜著靠在軟椅上,順手拈起一旁的白玉酒杯。

    “武者,給孤王斟酒。”故意將空杯遞到幕清幽面前,薄唇勾起不易察覺的輕笑。

    “是。”幫他倒滿手中的酒杯,看著他滿意的湊到唇邊輕呷著,幕清幽真後悔沒在里面下點讓他欲死不能的毒。

    這該死的男人,故意拿他尋開心。

    這時,五六個風姿卓絕的女子踩著錯落有致的蓮步,一個接一個的來到了驍王面前,乖順的站成一排。

    她們之中,有的清麗純美,有的嬌羞可人,有的又艷色照人……每個女子都是上乘的佳人,各有各勾人心魄的風韻。

    幕清幽看了她們臉上飛起的潮紅,心下已經明白了三四分。

    該不會,是要她來參與侍寢宮女大選吧……

    魔魅(限)20

    “過來。”瞇起黑眸看著這幾個絕色佳人,魔夜風的目光落在其中一個穿紫色羅裙的女子身上。那女子長得極媚,一顰一笑都透著風s。尤其是那隱隱約約向上勾起的唇角,每次的囁嚅都像是在說,過來呀,過來吧……

    發現驍王一瞬不瞬的注視著自己,女子并沒有流露出一般姑娘的嬌羞。而是慢悠悠的揚起長睫,更加刻意的用水氣十足的大眼睛釋放著自己的柔媚。只見她輕輕頷首,嫋娜的擺動腰肢來到驍王身前。

    “王──”輕柔的嗓音從櫻桃小口中逸出,她故意微撅起紅唇,讓自己看上去像是在等待男人的親吻。

    “你──叫什麼名字?”修長的手指托起女子的下巴,觸碰之間讓他感覺到所觸之處的細致滑膩。於是,魔夜風毫不客氣的沿著她的下頜繼續向上來回摩挲著褻玩。

    “回王,奴婢叫含笑。”

    “含,笑?”若有所思的望了她一眼,見她唇角勾的更嬌。他大笑一聲,伸臂一撈,絲毫不顧及身邊還有其他人。就這樣直愣愣的將美人抱了個滿懷,低下頭印上自己的薄唇。

    “嗯……唔……”氣息突然間被驍王霸道的封住,含笑也有些措手不及。只覺得他毫不憐惜的在她的嫩唇上放肆啃咬,呼出的熱氣直接噴在她的臉上讓她覺得渾身燥熱。感覺他的大手已經扯開自己的衣襟,攤入兜衣之中直接握住高聳的豐r。長舌也頂開她的齒與她做最著深入的糾纏。

    “嗯……嗯……”被他當眾卷著舌尖與他在唇外做著最煽情的舌吻,含笑的臉不禁一片潮紅,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幕清幽在一旁冷冷的觀看著兩人舉動,心里只覺得無聊。抬眼望去,不相干的下人早就識相的離開了。只留下剩下的沒被魔夜風抱在懷里親近的女人,一個個臉上又是恐懼又是羨慕。

    看來我在這里也是多馀的?

    幕清幽不自在的捋了捋剛洗好還未完全風乾的頭發,正思忖著要不要跟那些下人一樣,也早早的走掉。哪知腳步剛剛向旁邊挪了一小步,喑啞的聲音就迅速跟隨上來,“武者,你要去哪里?”

    “我只是覺得作為您的侍衛,在這樣私密的時刻應該回避一下。”她禮貌的裝裝門面。

    “不需要,你我還有更私密的不也曾一起分享過麼……?”促狹的看著他,魔夜風暗示著在秘d里和浮云公主交歡的事。不知什麼時候,他已經面色平靜的在龍椅上坐好。而懷中的含笑,則像一只小貓一樣乖順的伏在他的膝上享受他溫柔的撫摸。

    “孤王今天叫你來,是想讓你選一個侍婢。你看,這里有各種風情的女人。以後你留在宮中難保不會寂寞,而孤王就是要你不寂寞。”大度的揮揮手,魔夜風指向那一排姿色萬千的佳人。

    不知!什麼,他很在意這個少年的心情。連他的需求,魔夜風都替他考慮到了。他就是要他完完全全死心塌地的留在宮中,陪在自己的身邊。

    幕清幽心中一驚。

    要她找女人?開玩笑,那不是什麼都露餡了。她還沒有找死到要急著拆穿自己的女兒身份。

    “稟王上,清幽不需要女人。”她踏上一步,認真的說。

    “哦?”挑起劍眉,魔夜風興味盎然的斜睇著他。

    “每個男人都需要女人,尤其是你還處在這種血氣方剛的年紀,你直說出來不必害羞。”以為他是因在自己面前談起男女之間的歡愛而感到不自在,魔夜風難得耐著性子為他抒懷。

    “清幽是認真的。”咬著牙,她只得繼續堅持自己的意見。

    沒有接他的話,魔夜風靜靜地看了他一眼,而後給那幾位姑娘使了個顏色。

    幾位佳人心領神會的走上前來,前後左右的纏上幕清幽。幾只小手也不安分的開始在她身上亂摸著。

    “武者哥哥,別這樣啊。你看看影兒,我不美麼?”一個姑娘將自己的臉埋在幕清幽的胸口。

    “就是呀,一個不行的話,我們幾個都愿意伺候您,您看可好?”另一個也嬌滴滴的拉起她的手,左右搖擺著,和她撒起了嬌。

    “幾位姑娘請自重,幕某是在無福消受。”見軟的不行,幕清幽的耐心也被磨得差不多了。不留情面的掃開女人們的拉扯,幕清幽孑然一身的退到一旁,面無表情的看著驍王。

    “不滿意?”沒有繼續對他勸說,魔夜風只是自顧自的退下含笑的上衣和肚兜。漫不經心的玩弄著女人美麗的胸部。那仿佛把女人真的當做一文不值的玩物的模樣,讓幕清幽看他的目光變得更冷。

    魔魅(限)21

    “大王,女人不是用來泄欲的玩物。女人也是人,也有自己的思想和愛,她們只想被自己喜歡的男人碰觸。不是彼此真心喜愛而得到的女人,清幽不要。”終於說出了一直想說的話,幕清幽真是覺得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但是這種快意沒有維持多久,直到看著原本捻住含笑的r尖來回揉捏的男人因這席話而停止了動作。幕清幽才意識到自己究竟犯了怎樣魯莽的錯誤。

    周圍開始陷入了一種可怕的死寂。

    那些女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先是不知所措的驚愕,接著卻又一個接一個的低下了頭,臉上浮現出了落寞的神情。就連被驍王愛撫得正舒爽的含笑,在聽了幕清幽的話後。所謂快感也立時被一種向命運屈服的羞辱感所替代,最後只得咬著紅唇不讓眼淚滴落下來。

    是啊──

    她們有什麼?不過就是男人的玩物罷了。爭來爭去,像花朵一般努力綻放。迷住的也只是一個無心的男人。他喜新厭舊,他冷血無情,他從來不對任何單獨的一個人多加留戀。這些她們都聽說過,可是因為長得美卻誰也都逃不開。還是被劉大人像獻那些沒有生命的金銀珠寶那般被端上來任人褻玩。

    在驍王眼中,這就是女人。廉價,且手到擒來。

    含笑的身子被硬生生的推開了,她在地上滾了兩下,便抓著自己的衣服遮住赤l的胸脯退到一旁。

    魔夜風站了起來,狹長的黑眸緊緊盯住幕清幽略顯蒼白的臉。他以一種磨人的緩慢速度一步一步的走向他,迫人的氣勢攜帶著死亡般的威脅感。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麼,因為此時的他面無表情。

    有的時候沒有比有要更加可怕,因為你不會知道那看似平靜的背後到底隱藏著多激烈的暗涌。

    “王……”輕輕的喚了他一聲,幕清幽感到了自己的膽怯。

    她本不是一個膽小的人。但是,被他用這種眼光一瞬不瞬的看著,換做是誰都會恐慌。

    那是怎樣的一種眼神啊──憤怒、疑惑、嗜血與侵略……比這更狂暴的,還有在他那高大的身軀上布滿的濃郁殺氣。

    他想做什麼?殺了她嗎?

    情不自禁的倒退,直到背脊抵住了樓臺邊緣的欄桿。

    “我本來是想讓你高興的,你知道麼。”離他越來越近,魔夜風宛如一個從地獄里走出來的魔鬼。帶著冰冷的寒氣貼上眼前少年瘦小的身軀。

    “我……”張了張口,幕清幽卻不知該說些什麼。

    “可是你說的話,卻像個滿口抱怨的娘們。”古銅色的大掌撫上她的雙肩,幕清幽立刻感到了一股抵抗不了的壓力正在將自己向後推。

    沈默的望著這個驍王,幕清幽用眼神和他做著微弱的抵抗。

    “你不喜歡我要女人的方式麼?”魔夜風有些傷感的看著她,“可是,我永遠都不會像你說的那樣只親近一個心里有我的女人。”

    此時,幕清幽的身子已經向後探出欄桿大半,只要對方再多加一點力道,她必定會跌下這并不算矮的露臺摔得非死即傷。

    “因為,愛這種東西,我沒有。”湊近幕清幽的耳朵,魔夜風喃喃的吐出這最後一句話。而後深深地望了他一眼,便收回了手上的力道轉身離去。

    只余幕清幽虛軟的身子一點一點的順著欄桿癱軟在地上,久久都不能挪動半分。

    “來人,讓武者見識一下,孤王眼中的‘愛’究竟是什麼!”氣宇軒昂的重新坐在龍椅上,被風掀起的罩衫後擺飄蕩在空中襯托他那邪魅又狂放的笑聲。純白的顏色不再讓他給人寧靜儒雅的安撫,相反的,這種潔白到不吉利的清潔感,卻讓他更產生了想玷污的沖動。

    在他的命令下,沒過多少功夫,幾個身材壯碩的男子便走上樓來不由分說的將佳人們粗暴的按在地上,毫不留情的開始撕扯對方的衣物。

    “啊!你做什麼?!不要……”

    “救命……啊!不要這樣……”

    幕清幽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切。幾個女子不一會兒就被男人們粗魯的剝個精光。有的被迫打開雙腿夾住男人的腰接受男人深深地c入。有的被轉過身去趴窩在地面上,只有臀部被拖起來像狗一樣被男人從後面激烈的抽c著。而那個影兒,剛剛還靠在她胸口的女人此時正被殘忍的抱起,背後緊抵著石柱掛在男人身上被同樣蹂躪著。

    這些男人身體強壯有力,肌r分明。一根根堅挺的r棒在女人們的小x中來回的進出,不帶任何感情只求欲望的發泄,發出y靡的水聲。

    幕清幽好想閉上眼,卻連這一點力氣都沒有。身體的一部份像是被抽空了,耳邊女人們被強暴的求饒聲,以及男人的粗喘聲混合著一下一下的擊打著她的心臟。

    漸漸的,這些聲音又像是慢慢消失了。空蕩蕩的周圍只有魔夜風狂冷無情的笑聲還綿延不斷,不絕於耳……

    她對上他的眼神,知道他是在用最下流的方式在懲罰自己。他看著她,那麼得意,那麼殘忍。那眼神仿佛是在說,看吧,這才是愛,男女之間本來就是這麼一回事。

    無力去反駁,幕清幽只感覺自己的眼皮越來越重。短暫的掙扎之後她還是順從的閉上了眼失去了知覺。

    魔魅(限)22

    “啊……啊恩……”沁涼的幽d里,密室中卻在上演火熱的激情戲。皇甫浮云緊緊的摟著在自己身上狂猛律動的男人,呻吟聲一浪蓋過一浪,充分體現出對方的勇猛。

    “怎麼樣?小云兒,舒服麼,嗯?”魔夜風舔舐著被他抵在石壁上的女人的r尖,胯間的r棒更加重了挺進的力度。

    抽出,c入,抽出,再c入。

    時快時慢的節奏,讓皇甫浮云完全被撐開的小x里慢慢升起一股難耐的瘙癢,需要很熱很硬的東西用力搗弄才能撫慰。

    “撞我!撞我!嗯嗯……哥哥用力撞我!”女人哭喊著將自己雪白的大腿張的更大,不著寸縷的嬌軀靠著冰冷的巖壁不斷震動,興奮得她腫脹的x口不斷滴下黏膩的水y。

    “小y娃,說!是不是喜歡哥哥用大r棒用力的干你!”快意的c進皇甫浮云緊致的嫩x,魔夜風扭動著窄臀開始旋轉著搖擺。紫紅色的熱鐵不斷的進出將兩片花瓣摩擦得更加鮮豔。被她絲滑的甬道緊緊吸住的快感,讓魔夜風喘著粗氣發出野獸般的低吼。

    “喜歡……啊……喜歡!妹妹好喜歡用下面吸哥哥的大r棒啊……”不知羞恥的y聲浪與從女人的小嘴中逸出,她說完此話便立刻感到被c得力度更大了。

    看著不斷在眼前上下跳動的豐r,魔夜風騰空兩只手一左一右的大力握住用力揉捏,僅僅靠兩人身體的擠壓和下半身的交h來維持著不讓浮云的身體向下滑落。

    “呵呵,才干了你幾次,就已經離不開哥哥了?”黑眸邪惡的睨著眼前的美人,看到她潮紅的雙頰染滿了欲色,嘴角翕合著淌著來不及吞咽的唾y。那副y靡的模樣讓他身下的r棒脹得更大。

    滿意的抱著她來到石床上向後躺下,在走路的過程中他的欲棒依舊沒有退出她的身體,迅猛的做著小幅度的快速抽c。

    “呃哦……嗯!”他呻吟著加大抽送的弧度,將她流出的yy搗成白色的細沫。‘啪啪’的撞擊聲回蕩在整個dx里,魔夜風扶著浮云的肩膀,和她擺成男下女上的姿勢。

    “哥哥累了,換你騎我。”邪邪的丟下命令,魔夜風向後靠著,僅用手肘撐起自己的身體看著兩人交h的地方。欣賞r棒被她的小x吸進吐出的美麗景色。

    “哦……嗯嗯……好大,云兒被哥哥c得好舒服……”扭著自己的纖腰坐在魔夜風的胯間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