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5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47:1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終於,在抽c了幕清幽幾千下之後,一陣強烈的快感沿著魔夜風的脊椎沖上腦海。他迅速的抖動著健臀將熱y全部s進幕清幽的體內。

    正當兩個人互相擁摟著享受高c的馀韻的時刻,一邊的紫色簾幔卻被人慢慢的掀起。一個身著青衣的男子,看著面前赤l的兩人,嘴角勾起一抹復雜的笑容。

    魔魅(限)28

    察覺到有人在窺視,魔夜風不動聲色的伸手點了幕清幽的昏睡x,自己則披上一件外袍緩緩的站了起來,順便拉過一旁的被單將幕清幽明顯是被人狠狠愛過的身體密不透風的覆蓋上。過於美麗的景色,還是不要任人賞玩比較好。

    “你最近,似乎很喜歡往我這里溜達──”狹長的黑眸優雅的瞇起,魔夜風催動掌風輕而易舉的撕裂半截被掀起的紫色帷幔,卻沒有傷到躲在後面的人。也許,這只是因為他早已猜到那個人是誰。

    淡淡的笑著,青衣男子輕搖著銅骨摺扇,俊爾的面龐掠過一絲不經意的調侃。

    “怎麼,當了驍王就不歡迎我來了?”他并沒有架起任何防備,也沒有懦弱的躲閃。而是大大方方的走進來站在魔夜風面前,如此坦蕩、如此沈穩、如此俊逸不凡。

    男子有一雙清澈的眼睛,烏黑的長發被一根青色緞帶低低的束在腦後。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全然的善類氣息,沒有絲毫的侵略性。唯一與那一身粗布青衣不同的是他與生俱來的貴族氣質,與處變不驚的恬淡笑容。

    “我猜──”魔夜風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又轉而睨著已經陷入昏睡的幕清幽。

    “你,是!了她而來的吧。”冷笑一聲,一切已經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不錯。”青衣男子沒有否認自己的來意,反而欺著幕清幽的身子坐下,溫柔的手指撫上她被吻腫的唇瓣,目光中全是不舍與憐惜。

    “你還是這麼粗魯。”耳邊傳來青衣男子喃喃的低語聲。

    “哼。”魔夜風冷冷的看著他,“你未曾跟我說過她是個女人。”

    “我以為你足夠聰明,會多少懷疑一點那天我突然出現在斜陽殿抱走她的動機。”好看的唇微微揚起,青衣男子輕挑起秀氣的眉。

    “而且,我跟你說過她是我一個很‘特殊’的朋友,還請你不要再追究她的過失。”再一次輕聲提點,青衣男子搖著紙扇目光溫和的看著魔夜風。

    “誰會注意那種事!”魔夜風俊臉一y,“你從來都是對誰都那樣好,連螞蟻都不忍心踩死。”

    “我就當做這是你對我的夸獎好了。”溫柔至極的聲音傳入魔夜風耳中,青衣男子用被單將幕清幽的身子裹好,并讓她的頭靠在自己的胸前。

    “風,我要暫時帶她走。”他輕輕的說,“你傷害到她了。”

    “不行!”魔夜風不悅的盯著青衣男子的手,因為此時男人正將幕清幽溫柔的呵護在自己的懷中。那樣子讓魔夜風有種自己是壞人,而他們才是真正的一對的錯覺。

    “你已經看的很清楚,她是我的女人了。”不容置喙的走上前,魔夜風伸出雙臂就要將幕清幽搶回。

    “慢著──”

    銅骨扇不置可否的點上他的勁腕,青衣男子原本眼眸里的微笑戛然而止,“你說她是你的女人,你愛她麼?”

    身體瞬間僵住,魔夜風遲疑了一下,“我不愛任何人。”

    伸出的手硬生生的收回,魔夜風將雙手縛在身後,表情有些木然。

    “那麼清幽就不是你的女人。”青衣男子嘆息一聲,搖了搖頭。

    對於魔夜風,他是無可奈何的。

    眼前的他已經變得更成熟,更霸氣,也更加像一個氣宇軒昂的王者。但是那比萬年冰山還要難以融化的冷酷,卻一如既往的堅持。

    三年前他穿著一件沾滿鮮血的衣服,看上去像是一個剛被全世界背叛了的孩子。比狼更冰冷兇狠的眼神,比地獄的烈火更暴戾的殺氣,讓他看上去像個嗜血的惡魔。那個時候他手里握著長劍,身後卻沒有一個侍衛,就這樣孤身一人拓跋的來到他的面前……

    想到這里,青衣男子低下頭,不由得抱緊了懷中的幕清幽──

    “你這是什麼意思?”魔夜風冷然的看著青衣男子,臉色變的y鷙。

    “你太不了解清幽了,”青衣男子一字一句的說,“即便是身子強給了你,只要她說一句不,人也永遠不會是你的。”

    “由不得她。”魔夜風不以為然的偏過頭。他不喜歡這男人跟他說話的口吻,仿佛他有多麼熟悉幕清幽一般。他們究竟有什麼樣的過去,能讓他的心此刻竟無聲無息的揪緊。

    於是他強硬的拋出一個事實,“我是第一個搞她的男人。”

    不滿魔夜風粗俗的語言,青衣男子別過臉逕自將幕清幽橫抱在自己懷中打算帶她離去了。

    “我說過你們可以走了嗎?”克制後的惱火終於復燃,魔夜風幾乎要拾起被丟在一旁的劍。

    “風,你是只屬於清幽的麼?”沒有回頭,青衣男子抱著幕清幽站在原地平靜的詢問。

    “當然不是。”魔夜風決然的否定。

    “所以,即便是經過了r體交纏,你不是屬於她的,她也自然不會只是你的,你明白了嗎?”

    像被什麼東西狠狠地刺了一下,魔夜風錯愕的望著兩人的背影,腦海里浮現的全是幕清幽在歡愛時的表情。

    他看到了憤怒,倔強,厭惡,甚至是到後來她也有些享受……但就是沒有女人的認命和順從。直覺告訴他,這個女人是不一樣的。他曾經感興趣她的與眾不同。但是,這種不一樣是不是有一天會成為她毫不留戀的離開他的理由?

    他第一次覺得搞不懂,不知道,很難說。這女人絕對不會是一個定數,他只是單純的想把她留在自己身旁而已,看著她,和她戲耍,與什麼情情愛愛的無關。但是她真的會如此聽話的任他擺布麼?

    絕不──

    一陣清風吹過,風干了他額角原本粘著的汗水。魔夜風仿佛聽到那一張讓他癡迷的櫻桃小口里決絕的飄出答案。

    “神樂,這就是你那麼平靜的理由麼。”忽然之間,他有些明了青衣男子一直以來的淡然。他不是傻子,看得出來對方在看清幽時眼眸中迤邐的動容。看得出即便那是一個像水一般澄澈溫柔的男子,在撫摸這個女人時的那種愛憐也不會是對誰都有……

    那是因為他自信!自信自己比世界上任何男人都更了解幕清幽。

    沒有回答魔夜風的話,青衣男子掀開殘破的紫色帷幔的一角。抱著懷中的女人,向屬於自己的地方走去。

    魔魅(限)29

    麒麟國──

    雖然比不上驍國的好山好水,但這里地大物博人口眾多,東南西北各有各的特色和風俗。許多不同族的居民在這里用自己的文化不斷交融它族的另一種文化。優勝劣汰的天擇讓麒麟國的人民精明強悍自御心很重,也就不易遭到外國的侵犯。甚至,周邊的小國每到逢年過節還會以供奉的方式進獻許多美女金銀以仰仗大國來確保自己的平安。

    作為這樣一個強國的皇帝,皇甫贏在繼位之後,毅然的將國都遷到中州。他要站在這個世界的中央,用自己的威儀俯視周圍的一切,讓所有人都看到他是麒麟國最核心,也是最至高無上的王!

    來到麒麟國也已經數月了,青兒身著華麗的綢衫正坐在香閨的榻邊認真的繡著手中的女紅。

    這里一切都很好,浮云公主待他們如上賓,還以營救公主為名給幕絕封了爵位。現如今他們兩人住在這偌大奢華的爵爺府中,衣食倒是無憂,但是生活也充滿了讓她不自在的貴族禮節。在這里,她不敢說話,不敢走動。房子太大她會迷路,說錯了話又要遭人恥笑……她習慣的被人安排,習慣了任人擺布。但是現在,她真的覺得現在的生活有些澀澀的,苦在心里卻說不出來。

    她只是一個平凡的女子,從未奢望過生活可以穿金戴銀,天天飲酒作樂。眼見著天已入秋,她本來思忖著要親手為幕絕縫制一件外袍。但是府里的丫鬟卻笑她,爵爺的衣服都是由宮里的裁縫專門縫制的,哪需要她來親自動手。她咬著下唇,只得委屈的將縫制衣物的念頭改為做一個貼身的錢袋。

    她看著手中針腳細密的布料,她在上面繡了幕絕喜歡的山水風情。她知道他性子嚴肅、淡薄,不喜歡花花綠綠的色彩,所以她的圖樣也都依著素雅的水墨色調。一針一線都是她細膩的柔情。

    肩部有些酸痛,青兒放下手中的針線緩緩抬起了頭。打量著周圍極具女性特色的裝潢,她在心中苦笑一聲。這分明只是姑娘家住的地方,卻不是兩個人的愛巢。原本幕絕是準備和她擇日成婚的,卻被離開驍國的事情所耽擱。來到這里之後,幕絕三天兩頭的被宮里的人接見。她不愛去,他也不勉強她。經常是早上一個人出門,二更時分才回來。有的時候甚至是徹夜未歸。她差人問起,宮里的人就說幕絕被公主留在皇宮里過夜人很安全,叫她不要擔心。

    一來二去,幕絕回家的時間越來越少。他也以怕打擾她睡覺為由而專門給她安排了現在這間房。關於兩人的婚事,卻再也沒有提過……

    “啊……”一不留神被沒有放置好的針尖扎到,青兒痛呼一聲將滲出血珠的指尖放進口中吸吮。

    吶──這日子過得真冷清啊。

    “青兒姑娘,您怎麼了?”貼身丫鬟聽到她的呼聲連忙趕了過來。

    “沒事。”青兒勉強的笑了笑。她不想讓丫鬟覺得自己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

    “小朵,爺回來了嗎?”她帶和一絲期待小心翼翼的詢問。

    “沒,主子。”小朵兒看出她在硬撐,無奈的跑到一邊從盒子里拿出藥膏想要幫她擦上。在整個爵爺府里,就只有這個丫鬟才是真心對她好。只是,她叫她青兒姑娘,叫她主子,就是不曾開口叫她夫人。

    夫人?她算哪門子的夫人,青兒在心里自嘲著。但是如果說她只是一個青兒姑娘的話,那麼她!什麼要住在爵爺府里呢?爵爺府……會缺少一個非親非故的‘姑娘’麼。

    “宮里來人說爵爺今晚不回來了。主子,您又要一個人吃飯了。”小朵心里替青兒心疼,看著她充滿失望的眼睛她的心里也不好受。雖然自己不知道她與爵爺到底是什麼關系,但是青兒姑娘喜歡爵爺任誰都看得出來。

    “沒事的,我身體不舒服,今晚就不吃了……”青兒抿了抿唇,慢慢的走到窗邊看著外面的落霞。

    “你看,小朵──”她揚起纖細的素手,指了指天空。

    “什麼,主子?”小朵疑惑的湊到跟前來。

    “你看吶,那落霞多美。”落日的馀暉在天幕上散布點點金光,大片的浮云被渲染成瑰麗的玫紅。那景色,的確是美不勝收。

    “是很美──”小朵忍不住看得癡了,不過并不是因為晚霞,而是青兒此時迎著霞光的美麗容顏。

    “我覺得落霞很堅強,很勇敢。”嚅動著嘴唇,青兒喃喃的說,“即便知道接下來的將會是無盡的黑暗,它也毫不畏懼的綻放自己的豔麗。”

    如果,自己也有這般勇敢的話,現在的生活會不會變得更好呢。

    “主子,您知道在我的家鄉人們把落霞叫做什麼麼?”聽到青兒的自語,小朵忍不住調皮的一笑。

    “叫什麼?”眨了眨長睫,青兒轉過頭來望著她。

    “嘿嘿,您若是去吃晚飯,我就告訴您~”眼底閃耀著狡黠的光芒,小朵故意賣了個關子。

    “臭小朵!敢威脅我!”青兒嗔怪的看了她一眼,作勢就要掐她的臉。

    “不要嘛!主子打人了啊!”假意的呼救幾聲,小朵利落的閃到了一旁,讓青兒撲了個空。

    “哈哈!啊,你不要過來!”歡聲笑語就這樣在原本冰冷的屋子里不斷傳出,兩人圍著桌子來回追逐打鬧,青兒的臉上也漾起美麗的笑容。

    “看我抓住你了吧!快說!”趁小朵一個不留神,青兒瞅準機會將她的手臂緊緊抓住。

    “好好!我說!”哭喪著臉,小朵忍不住告饒。因為她知道,如果青兒伸手呵起她的癢來那一定是一場天崩地裂的災難。

    “叫什麼?”青兒好奇的瞪大眼睛。

    “叫‘永世絢爛之烈火’……”小朵認真的說。

    “‘永世絢爛之烈火’……”青兒咀嚼著這個名字,不明白的問道,“!什麼這麼說?”

    “因為落霞是追隨太陽的,只要有陽光它就永不熄滅。”

    “是麼……?”青兒一時間有些呆愣。

    只要有太陽,它就永不熄滅麼……那麼,她的太陽又在哪里呢?

    “你們玩的好像很愉快。”一個頎長的身影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了她的門口,一雙深沈的眼睛看不出情緒的望著屋中快樂的扭抱在一起的主仆二人。

    他原本怕她寂寞,還特地趕回來同她吃晚飯。可現在看來,他在與不在,似乎沒有他想像中那麼重要。

    “爵爺!”青兒與小朵難以置信的看著不遠處的男人,一同發出驚呼。

    魔魅(限)30

    看到兩人見到自己時臉上浮現的那種像是見到鬼了一般的表情,幕絕心下的不悅變得更濃。他不動聲色的向青兒走去,無表情的俊顏與高大的身形形成一種強烈的壓迫感。青兒看著男人的臉不斷在眼前放大,雖然沒有做錯事但是她還是緊張的退後幾步,與他拉開安全的距離。

    多日未見讓兩個人之間的氣場變得疏離,即便是親人在闊別多日之後也難免生疏不自在。更何況他們本來就是被命運硬生生綁在一起的兩個人,根本沒有什麼深厚的情分可言。

    “爵爺,您回來啦。”倒是一旁的小朵打破僵局,及時的開了口,“要不要小朵去通知膳房準備晚飯?”

    “是啊,”在丫鬟的提醒下,青兒吞了吞口水。一雙水氣十足的大眼睛謹慎的盯著眼前的男人,小聲的說,“既然回來了,那就一起吃晚飯吧。”

    既然?

    幕絕揚起劍眉,隨便揮了揮衣袖打發掉礙事的丫鬟。

    那麼她的意思是,如果他不在而留她一個人吃飯本來就是理所當然嘍?這樣不痛不癢的客套話,聽上去就像他們倆只是碰巧住在一起的鄰居一樣。看來,這個小女人已經學會了如何獨立生存了嘛。這樣更好,以後的日子他即使不在,也不用替她擔心了。

    “好啊。”

    聽到他淡淡的應和,青兒抬起頭看見幕絕漠然的臉龐,心里不禁涌起一絲哀傷。她輕輕搖晃著頭,告訴自己不要多想。他們之間也許本來就不應該有過多的牽扯。男人已經把界限漸漸的劃清楚了,她如果再自不量力,豈不是連最後的尊嚴都沒有了。

    輕咬著下唇,青兒的臉色看上去有些楚楚可憐。

    幕絕看在眼中,於是扯住她翩然欲去的衣袖輕輕的問道,“怎麼了青兒,是不是想家了?”畢竟兩個人離鄉背井遠渡到萬里之外的另一個國度,若是傷感也是自然。

    “多謝爵爺關心,青兒并未想家。”苦笑著搖頭,幕絕的話激起她更多的傷感。

    家?她一個任人c控的小孤女何來之有……想念家鄉對她而言是一個殘酷的笑話。要她思念什麼呢?幼時被家人遺棄,被壞人買進青樓做雜事?還是後來進了宮,被y晴無常的驍王凌虐般的寵幸?抑或是無數個無人的夜晚她一個人躲在屋檐之下穿著單薄的衣服無聲的哭泣……這些都是痛苦的回憶,她恨不得遠遠的逃離,又怎麼會想呢。

    從來,能讓她哀傷的都只有幕絕一個人而已。她莫名其妙的跟了他,而他竟然待她極好。她至今還記得幕清幽的話,清幽說他會娶她,他們性格很般配。所以她理所當然的以為自己會和他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她的未來就是他!她的心都在他的身上,然而,他稀罕嗎?至少,他從未開口說過他喜歡她。

    喜歡,真是一個折磨人的東西吶……

    “在想什麼?”望著女人呆呆地出神,而自己卻不能參與到她的思維中。幕絕伸出手指溫柔的托起了她的下巴,著她正視自己。若不是想念家鄉,又是什麼令她如此傷感呢?

    男人嗎?一想到這個可能性,幕絕手上的力度不自覺的加大。的確,她跟了他這麼久,他都沒來得及問過她心里是否有人。雖然她以前是驍王的侍婢,但這并不代表她不能跟其他男人暗通款曲。

    “沒什麼。”他弄痛她了,青兒皺起小臉想要掙脫他的鉗制。

    看到女人消極的抵抗著,幕絕大手反而不容拒絕的撫上了她纖細的腰肢。

    “青兒,”喑啞著嗓音,幕絕將頭靠在她細膩的頸邊喃喃低語,“幾天不見,可曾想我?”

    青兒心中一凜,一時之間倒忽略了他不太安分的大手。是啊,已經有幾日未正式見面了吧?他不回爵爺府的時間越來越多,即便回來也是三更半夜,然後再在天蒙蒙亮時就離開。別說見面,兩人連個擦肩而過的機會都不曾有。

    “啊恩!”被他不知什麼時候探入衣襟中的手掌驚醒,感覺右邊的茹房被他毫不客氣的握住。青兒情不自禁發出一聲嬌呼。

    他這是要做什麼?

    她還以為他提起多日未見是想好好的跟自己敘敘舊。但是很明顯,他想敘舊的只是自己的身體。!什麼這樣傷害她?難道他在宮里陪那些王宮貴胄尋歡作樂,那些人不曾安排侍寢宮女為他抒懷麼?即便沒有,那麼浮云公主自己也沒讓他抒懷麼?她只是怯懦,但絕不是傻子。她看得出來公主對幕絕有意,在他們還在前往麒麟國的船上時,公主對他的殷勤就媚惑的露骨。

    “不,爵爺……你不要這樣。”外衫在他的手指間被從容的褪下了。里面粉紅色的兜衣暴露在清冷的空氣中。

    “怎麼了青兒,”故意忽略她的反抗,幕絕將唇印在她的脖頸上來回的游移舔吻。

    “這麼多天不見,不想要安慰麼?”

    魔魅(限)31

    “安慰?我不要什麼安慰……”青兒將手覆蓋在他的大手之上,試圖拉扯掉幕絕的侵犯。現在說這樣的話不覺得可笑麼?眼里噙著淚光,青兒難受的別過頭,躲閃著他的薄唇。

    “哦?是麼──”不顧女人的反抗,幕絕半拖半抱的將青兒柔軟的身體放置在自己已經坐在她床邊的大腿上。牙齒咬嚙著解下她兜衣的繩結,讓那塊漂亮的布料像風箏一樣飄搖著跌落到地面。

    “可是我需要你的安慰。”將濡濕的舌探入她的耳朵,幕絕煽情的舔著青兒的耳廓。厚掌覆在她兩團高聳的綿r前,大力的揉捏玩弄著。還不時的用指尖捏起她漸漸挺立的小茹頭,向左右兩邊拉扯著。

    “你不就是別人賜給我的玩具麼?”傷人的話像利劍一樣刺進青兒的胸口,她猛地抬起頭。剛要逸出口的呻吟立時變成苦水吞咽進自己的喉嚨。

    玩具……她果然只是他心中一錢不值的玩具。他定是覺得她是一個只會在男人身下承歡的賤女人,才會這麼說。

    “那……嗯……又怎麼樣……”感覺到幕絕的舌尖在自己的香肩上來回的畫著圈,一陣酥麻的熱流情不自禁的延伸到她的四肢百骸。

    “怎麼樣?”幕絕抬起頭,用臉頰磨蹭著她的,口中逸出輕笑。

    “你看前面,看看自己現在的樣子有多y蕩。”

    順著幕絕所指的方向看去,青兒才發現他們正對著梳妝臺上那一面巨大的銅鏡。此時的她,一頭捥好的青絲已經被他放下,發絲披散在雪白的肌膚上有著誘人的凌亂感。男人用雙膝將她的玉腿撐得大開,把她擺弄成羞人的姿勢。胸前的綿r被他一推一放的擠壓出深深的r溝,上面清晰地印滿了他於紅的指痕。

    “我……不y蕩……”閉上眼睛為自己辯解著,青兒不敢面對鏡中所呈現出來的y靡景象。

    “給我好好的看著!”故意捏了她茹頭一下,惹出她的痛呼。“不然我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痛苦。”

    “唔──”被迫再度張開眼,第一次看清自己是怎樣被男人肆意的玩弄著。青兒的下腹部竟興起一陣不知羞恥的狂潮。她想要緊閉上雙腿,不讓他更看不起自己。卻被他搶先一步發覺,邪惡的手沿著她的腹部肌理像一條蛇一般探入她的褻褲之中,用整個掌心摩挲著她的y戶。

    “告訴我,濕了嗎?”摩挲的過程中不著痕跡的用另一只手撤掉她下半身的全部衣物,而幕絕自己卻是衣著完好的坐在青兒身後,滿意的看著懷中赤l的美人兒。

    “不,不知道……”s處傳來他身體的熱度,青兒不想回答他如此邪惡的問題。

    “不知道?”幕絕冷笑一聲,用手大力的將她的雙腿扳得更開,讓她腿間的細縫完全張開毫無保留的映照在銅鏡之中。鏡中的青兒看到自己被幕絕把著雙腿,像是在展示她的s處一樣刺激著彼此的視覺。委屈加上羞恥讓她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

    聽到懷中女人的哭聲,幕絕心情變得極差。

    什麼時候,這個小女人學會抗拒他的碰觸了?還哭得這麼委屈,那感覺就好像是他硬要強了她一樣。

    “不準哭!”無情的伸手撥開她水淋淋的兩片小巧的花瓣,他準確的將食指按在她微微充血的y蒂之上,施力開始左右揉搓按壓。

    “啊……啊恩……爵爺!”青兒被他的安撫漸漸撩撥起欲火,她的身子本就比一般人更為敏感。如此一來,身下的yy更是不斷地從小x中涓涓流出,弄濕了身下幕絕的長褲。

    “這回知道了麼?小y娃,你的水都把我的褲子弄濕了。”幕絕笑意更深,一邊繼續揉搓美人的y蒂一邊將另一根手指緩緩的c入到她濕漉漉的小x中。

    一有硬物進入,青兒的身體本能的蠕動著將幕絕的手指含緊。絲滑的甬道按摩著他指尖的肌膚,這種銷魂的快感讓幕絕的氣息也開始變得急促起來。

    “還說自己不y蕩,明明就把我咬的這麼緊。”幕絕粗喘著抽出手指將青兒的玉體翻轉過來,讓她岔開雙腿騎坐在自己的身上。

    “嗯啊……”胸前的茹頭被他用力的含住,另一個也在他的褻玩捻弄下變得殷紅。青兒難耐的擺動起腰肢,豐滿圓潤的臀部一下一下的磨蹭著幕絕胯間的r棒,羞澀的看到他腿間的布料上那一塊明顯的頂起。

    忍不住握住女人的兩瓣臀r,幕絕貪婪的揉弄著手中的滑膩。時而向兩邊大力的掰開,好讓自己可以看清她柔嫩的小x,時而又向中間推緊。

    “幫我釋放出來!”像野獸一般在青兒身體上舔吮啃咬,幕絕含著口中大半團rr口齒不清的命令道。

    “啊……”只是遲疑了這麼一下,茹房上就留下了男人一個清晰地齒印。

    青兒顫抖的伸出小手,解開男人的腰帶。才剛將他的褲子退下來一點。碩大的r棒就亟不可待的彈跳出來,差點打到她的手腕。

    “好大……”在幕絕y鷙地注視下,青兒從坐在他身上改為跪在他的腿間的姿勢。小巧的頭顱慢慢的靠近眼前紫紅色的r棒,并伸出手將他的欲望輕輕的圈住來回的撫摸著。她當然知道,他口中的‘幫我’所指的是什麼。

    “還不快點舔!”責怪她動作的緩慢,幕絕伸出手強行將青兒的頭按向自己的r棒。當她柔軟的唇瓣貼上自己熱鐵的頂端的時候,那種麻癢的快感讓他忍不住發出野獸般的低吼。

    “嗯嗯……唔……嗯啊……”張口含住他溢出一點透明熱y的圓端,青兒在口中用香舌來回的舔弄,并且刻意的用舌尖刮掃他敏感的小孔。她的手也沒有閒著,而是圈住他的棒身不斷地上下套弄著,還不時的伸到下面去玩弄他的那兩顆圓球。

    “小蕩婦,哦……真爽!”忍不住仰起頭贊嘆她技巧的純熟,然而這種熟練卻也激起了幕絕的怒火。她是不是伺候每個男人都這樣的賣力!是不是就是因為伺候過太多次別的男人,所以技巧才那麼的令人銷魂!

    想到這里,幕絕再也克制不住想盡情發泄的欲望。不顧她的柔嫩,硬是用雙手鉗制住她的頭。腰部用力一頂,將自己的r棒整個送進她的小口之中,一直深c到她的喉嚨深處。

    “不……唔唔……”他強猛的頂入過深讓她有點作嘔,她慌亂的推拒著男人的小腹想要他從自己口中抽離。

    然而他卻不讓她如意,仍然是不容拒絕的扶緊她的頭顱開始擺動腰桿在她小口中不斷地進出著。

    “啊!啊……真爽!小蕩婦,你的小嘴吸得爺真爽!”滿足的逸出y詞浪語,幕絕故意忽略青兒眼中的淚水,反而進出的更迅猛更用力。

    “快點!玩你自己!玩你自己給我看!”下流的命令在青兒耳邊響起。

    知道自己根本拒絕不了,青兒流著眼淚,顫抖著將一只手伸向自己的r尖來回的撫弄,另一只則c進自己y水不斷地小x中抽撤著。

    “唔……啊恩……”身上的三個地方在幕絕直勾勾的瞪視下被自己和他不停地玩弄。口中酸澀的吮吸著他越發脹大的r棒,青兒抗拒的心也漸漸的不那麼堅定了。她只覺得手指不停抽c自己小x的動作越來越快,身體內的某一點就快要爆發了。耳邊充斥著幕絕男性的呻吟聲,他熱鐵周圍的毛發不斷地刮著她的嫩臉讓她有種y靡的快感。

    察覺到青兒的眼神開始迷朦,臉頰處也涌上可疑的潮紅。幕絕眼睛一瞇,及時的抽出被她吃的通體晶亮的r棒。將青兒的身子拉起來,讓她騎在自己胯間。然後用力的向上挺腰,眼看著碩大的r棒立刻被她早已張開的x口盡根吞沒。

    r體的交h發出‘噗滋’的巨大水聲,兩個人都因為這一個飽滿的c入而浪叫出聲。

    “騎我!小妖精!用力的騎我!”腥紅了雙眼,幕絕把著青兒的纖腰讓她上下起伏的套弄自己的r棒。

    ‘啪啪’的擊打聲響徹整間屋子,豐沛的y水隨著他狂猛的c入四處飛濺。

    “啊……啊恩……”青兒不斷地騎著身下的男人,只感到自己的rx被他撐得好開。整個小x都被他干的酸脹不已。終於,在她再次用力將他吞沒的同時,被他碩大的圓端狠狠地抵住花心研磨。青兒尖叫一聲達到了高c。

    “再等等,等等我……”將青兒無力的身子一個翻身壓在身下,幕絕由被動改為主攻。結實的窄臀不斷怕打著她的下腹將自己紫紅色的r棒送入她的小x,搗出絲絲yy。

    “爽麼!小蕩婦!你是不是早就盼著男人這麼干你了!”

    “啊……嗯嗯……不要……”腿被他高舉在肩上,他開始搖擺著窄臀抽送成更大的弧度。

    “不要什麼?”狠狠地一個頂入,故意撞到她體內最敏感的軟r,幕絕殘忍的頂著那一小塊用腰力旋磨著。

    “不要……不要再動了……”青兒已經高c過的身體不斷地痙攣,流出的愛y將身下的被褥打濕。

    就這樣抽c了一百多下之後,幕絕終於也難耐的仰起頭低吼著抖動窄臀將白濁的熱y全部灌入她的體內。

    “爵爺,公主有請。”

    正當男人伏在青兒身上享受最後的快感的時刻,門外卻傳來下人不自在的傳話聲。兩人這才意識到他們剛才過於激狂,竟然忘記了關門。

    “好的,我馬上就來。”迅速的恢復往日的嚴肅,幕絕將自己已經消軟的分身從青兒的x中抽出。隨著他的動作在兩人的s處拉起一根曖昧的銀絲。

    “怕什麼,你又不是沒跟我搞過。”不滿青兒臉上的羞憤,幕絕對開著門歡愛這件事倒是不以為然。

    青兒閉著雙眼將自己埋進黑暗的被中,不敢再面對剛剛和她巫山云雨的那個男人。耳邊只聽見他匆匆離開的腳步聲。

    ‘碰!’的一聲,門被大力的關上了。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終於像個孩子一般痛哭起來……

    這個男人還是她所認識的幕絕麼?以前,即使是被自己妹妹撞見兩人赤l相擁他也還是會不好意思的。而現在,他的樣子明顯是在說男人和女人歡愛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他已經有過很多女人了麼?所以才不再對這樣的事情在意是不是。

    傷心的淚水浸濕了身下的軟枕,青兒握起拳頭無力的一下一下擊打著床榻。

    這是怎麼了……這到底是怎麼了……

    魔魅(限)32

    “主子!主子你醒醒啊!”小朵將門推開的時候,屋中彌漫的一股歡愛後的味道讓她忍不住皺起了鼻子。緊接著,她就發現了倒臥在床榻上哭得幾乎昏厥的淚人兒。

    “嗯……”幽幽的醒轉過來,青兒勉強睜開已經腫的像核桃一般的眼睛。

    “我才去膳房叮囑他們今晚做些好吃的,怎麼一回來就變成了這樣?”小朵試著扶坐起渾身酸痛的青兒,在起身的過程中黏膩的白濁體y順著她被搗腫的小x涓涓的流出來沾濕了身下的被褥。她羞憤的夾起雙腿,不讓丫鬟看到自己狼狽的樣子。

    “嘖……”小朵眉頭皺的更緊,緊接著邊嘆息邊搖頭,“爺真的不該這麼對你啊,他人呢?”

    “已經,已經走了……”瑟縮的環抱著自己的身子,青兒的淚水又無聲無息的流了下來。她的男人在用過她之後就毫不留戀的離開了,這讓她覺得自己好臟,好下賤。

    “走了更好!”小朵氣憤的握緊拳頭,恨恨的說,“我看這晚飯也不著急吃了,主子您先坐著。小朵去給您燒洗澡水,您還是先清潔一下身子,然後小朵再來給您上藥。”

    “嗯。”輕輕的點頭,青兒拉緊被子遮住自己的身體,一雙素手失落的捂住了自己的臉龐。

    她真是沒用啊……居然連反抗的馀地都沒有,就這樣讓男人強制著在身下承歡。幕絕已經不是當初她所認識的那個雖然話不多總是一副嚴肅的樣子,但實際上卻比水還要溫柔的男人了。她的身子給了他,她的心亦給了他。但是他卻將這一切踩在腳底下,甚至連最後一點尊嚴都不給她留下。

    !什麼突然變得那麼殘忍?!什麼就是不肯跟她坐下來好好的說話?

    如果他真的無意娶她,或是早已愛上了那個嫵媚又貴氣的浮云公主。他可以跟她說啊,!什麼要用這種讓人心醉又心碎的方式折磨她!

    她會識大體的放他幸福的。

    她知道自己的出身,更清楚即便幕絕現在沒有被封為爵爺,單憑他御前侍衛的身份自己也是高攀不起的。所以她會走開,一個人默默的走開。天大地大,她也有一雙手,做得來粗活。總不至於餓死在街頭,如果真是餓死了,也該是她的命。她不怨,不悔……

    “主子水來了!洗澡吧!”不知什麼時候小朵已去而復返。看著青兒落寞而美麗的臉,小朵只能更賣力的做事,只希望能讓這個苦命的女子過得舒服一些。

    被溫熱的水浸沒的同時,青兒將自己的頭完全沈入水中。窒息的恐懼抵不上心死的傷悲。

    她懂了。

    幕絕定是想用這種方法她自己離開他。他要她厭惡他,恨著他。這樣一來以後他離開她時就不會過於自責。那她也不用那麼傷悲。

    呵呵──

    青兒在心中苦笑,無論如何分開。只是分開這一件事,又怎能讓她不傷悲?

    半夢半醒之中,青兒只覺得自己被小朵大力的從浴桶中拉扯出來。聽到對方的呼喊聲,卻又覺得特別的遙遠。她只能陸陸續續的聽出來‘不要想不開’‘醒醒’這樣細碎的字句……而她到底說了什麼,!什麼會那麼焦急的樣子,她卻想不出來原因。

    “主子,你看看小朵,聽得見我說話嗎?”顧不上主仆之儀,小朵用力的拍打著青兒的背部,讓她把嗆進去的水吐出來。要不是她過來問她水溫如何,恐怕青兒已經將自己溺死在這浴桶里了。

    “青兒姑娘,你不要再作踐自己了……”小朵也忍不住傷心的哭了起來,“明天我們出府好不好?我們去逛集市啊,我們去買很多很多的衣服首飾把爵爺的銀子都花光好不好?你睜開眼睛看看小朵嘛!”

    出去?

    一到白色的亮光迅速從青兒腦海中閃過。

    對──她可以出去走走啊。逛一逛這周圍,也許她可以幸運的找到一份工作。這樣的話,她就可以離開他了。離開這個讓自己傷心的男人和全部的悲痛過往,在這個陌生的國度從此平靜的生活下去。

    “小朵……”虛弱的伸出一只手背,撫上丫鬟的臉頰。

    “主子!嗚嗚……”小朵流著眼淚緊緊地抓住青兒的手。

    “謝謝你──”青兒看著眼前的小丫鬟,露出一個凄美的笑容。

    她的生活,也許是該重新開始了。

    翌日──

    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青兒不禁有些目瞪口呆。沒想到麒麟國的集市這般的熱鬧,周圍充滿小販的叫賣聲。兩邊各色的酒樓茶社也開的如火如荼,店小二就站在自家店的門口賠笑外加口若懸河的介紹著,看上去競爭十分激烈。

    看著人頭攢動的擁擠勁頭,青兒有些後悔自己堅決沒有帶小朵出來。她是來找工作的,怎麼可能讓丫鬟知道。說不準她會勸她不要這麼傻,好歹幕絕即便無情意也是個靠得住的大金主。至少能讓她賴在那里吃穿不愁。可是她稀罕麼?青兒苦笑一聲,心都不在了還留著錢要做什麼。更何況,讓她繼續沒名沒分的吃著幕絕,她的自尊心也不允許她這麼做。

    但是不帶小朵出來,這里人這麼多,路又不好記。這樣下去,要是迷路了可怎生是好?

    眼見著天色漸晚,她一份工作都沒有找到。人家看她是孤苦無依的小女人都不愿意收留,再說她也不是本地的居民,很多風俗習慣都要重頭學起。看來自力更生這件事并沒有她想像中的那麼容易。

    正自沮喪著轉過一個街口,尋找回爵爺府的道路時。一陣像是男人的低吟聲又或者說更像是某個男人在碎碎念的細碎聲響引起了她的注意。於是她好奇的追尋著那個奇怪的聲音走去……

    魔魅(限)33

    青兒轉過拐角來到一個胡同口,聲音就是從這里傳出的。猶豫了一下還是探身進去,沒走幾步就看見一個狀似年輕男子的身影正自坐在地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在長吁短嘆。不知道他到底在嘀嘀咕咕些什麼,青兒狐疑的豎起耳朵一聽,差點沒笑出聲來。

    他念的細碎,卻是有前因有後果,但凡是帶個腦袋的仔細一琢磨都能揣測出個大概。

    原來這個男子在附近開醫館,今天上門來給病人出診。沒想到病人沒什麼大礙,自己倒是被石頭絆了個嘴啃泥。最重要的是,還好死不死的扭到右腳。現在右腳腫了起來動彈不得,他又不好意思呼救。只得在這里不斷地念著自己,希望上蒼能派一個奇跡解救他……

    “奇跡倒是沒有,你家人在哪?我可以幫你去尋。”天生善良的本性讓青兒忘記了自己在麒麟國也是人生地不熟,見這男人有趣,她也不想丟下他不管。

    “啊?!”聽到人聲,那男子興奮地回過頭來,一見是個貌美如花的姑娘。原本還算英俊的臉立刻哭喪了起來,“我看我最近是真的犯煞……好不容易遇見個美人,卻讓美人見到自己如此狼狽的樣子。嘖……真是流年不利呀!”

    聽見陌生男子稱贊自己的美貌,青兒不禁臉上一紅。又見他哭喪臉的樣子十分好笑,她忍俊不禁的款款走向前,好心的蹲下說道,“這位公子,還是先告訴我你家在哪吧。”

    “是,今天真是讓姑娘見笑了。在下的醫館就在離這里五里地的翠柳胡同,你走進去隨便跟人一打聽‘邪醫館’,他們就知道帶你去哪了。”男子雖然跌坐在地上,但是上半身還是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

    這禮行的端正,彰顯出他氣度的不凡。雖然是身著儒雅的淡藍長袍,但是男子那一雙天生的桃花眼中卻若有若無的流露出一絲不懷好意的風流氣息。

    不過這些,青兒并沒有注意到。

    只見她不自在的將蕩在額前的發絲輕輕捋向腦後,尷尬的對著男子笑了一笑,“對不起,這位公子……我剛來麒麟國,不知你說的那個翠柳胡同在什麼地方。”

    “這樣啊……”男子皺起眉頭,看上去十分失望。

    “要不,我請別人來幫你吧?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