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11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50:16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忍不住心疼的揪緊。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望著男人突然蹲下,不由分說的執起她受傷的手腕。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眸中竟然流露出讓人心酸的愛憐。只見他溫柔的伸出舌尖舔弄著自己腕間的傷口,溫暖熟悉的氣息化作一雙翅膀將她小心翼翼的擁抱著呵護進自己的懷里。

    “痛嗎……”抬起頭看向她,聲音卻有些沙啞,幕絕發現自己竟然面對不了青兒凄楚的目光。手指顫抖著輕撫去她頰邊未干的淚痕,薄唇嚅動了一下似是要說些什麼,卻又無從開口。

    默默無語的望著突然間變得溫情的男人,青兒猶豫了一下,還是顫巍巍的伸出玉指在與男人的對視之下輕輕揭去了那一張阻隔兩人多時的面具。

    果然──是他。

    望著幕絕比從前更為清矍消瘦的俊臉,青兒原本狂亂跳動的心臟像是被一把鋒利的劍狠狠刺進。

    真的是他……

    那經過烈日曝曬之後更為黝黑的肌膚,那經歷非人折磨的訓練之後更為結實的身材,那走過刀光劍影的刀口舔血生活之後留下的一道道觸目驚心的疤痕……是他,是他,這一切竟然都是他!

    “青兒……”低低喚著她的名字,幕絕的眸中全是渴望被愛的乞憐。他伸出手臂,想要將思念已久的佳人緊緊環入懷中再也不放開。多少個冰冷的夜晚,他從夢中甜蜜的醒來,幻想著這美好的一刻。卻在看見身邊空蕩的床榻之後再次被現實絕望的沈入海底。

    孰知,還沒碰到佳人,自己的身體卻被一雙素手用盡全身力氣狠狠地推開。

    只聽“啪!”的一聲脆響,男人的臉上被火辣辣的甩了一個耳光。

    難以置信的望著那張絕美的小臉,卻看到了自己以前從未見過的厭惡與抵抗。

    她是那麼那麼的憤怒、委屈、無以復加的恥辱和受傷。

    在發現如此折磨傷害自己的人真的是幕絕的那一刻,縱使是再溫順的女子也終於被徹底的激怒了!

    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她!她都已經放卑微自己的感情成全他門當戶對的因緣,徹底的從他生命中消失了。他為什麼還要來招惹她!而且居然還是用這種霸道可恥的方式。

    玩弄她的感情很有趣嗎?羞辱她是個蕩婦很光彩嗎?

    “啪!”的又是一聲,青兒毫不心軟的反手扇上他另一邊的臉頰。

    “你這是做什麼!”低吼著抓住她躁動的手腕阻止她繼續進攻,幕絕敏銳的感受到她氣得渾身骨骼都在咯吱作響。

    “做我該做的事!”用力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仿佛再與他有一絲一毫的接觸都會讓自己的肌膚生爛瘡。青兒無情的拒絕著這個自己曾經深愛的男人。

    不,是她一直深愛的男人……她悲哀的想。

    只不過她現在已經深埋起這份刻骨的愛戀,學會不讓它輕易流露出。

    “見到我就讓你這麼難受嗎!”受傷的抓住青兒脆弱的雙肩,用力搖晃起她的嬌軀,幕絕的眼神中滿是被拋棄的絕望。

    他不懂!為什麼她就是要從他身邊逃開才甘愿呢!那些男人會比他更愛她嗎!!

    “對,”冷起小臉,青兒故作無情的說,“早在我離開你的時候就已經說的很清楚。我不再是你的玩物,你與我也已經毫無瓜葛。”

    “毫、無、瓜、葛?”幕絕苦笑著放開她,踉蹌的跌到一旁。她居然說他們之間已經毫無瓜葛……

    她真的不要他了,愛上了別人。她真的背叛他了,將他拋棄在腦後。雖然早有準備,但是這一句無瓜葛卻聽起來格外的刺耳。

    “你愛我嗎,青兒?”頭部突然傳來劇烈的疼痛,幕絕強自己保持清醒,帶著最後一絲希望勉強抽動著嘴角看著面前表情僵硬的女人。

    心沒有來的漏掉一拍,青兒沒有想到幕絕現在居然還會問這樣的事。

    愛嗎?

    她何時真正斬斷過對他的愛……

    她愛他愛到血y都快要凝固了,可是那又怎麼樣?他又何曾在乎過?

    想當初若不是他來到麒麟國之後性情突然大變,對自己的態度也變得不冷不熱,那麼她現在即便是失去性命也絕不會離開他的身邊!

    然而這一切都已經過去了,她決定離開他,好好的為自己過剩下的生活。難道這也要經過他的恩批嗎?

    那樣的話,她作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女人的人生,也太過凄慘了……

    “不愛。”轉過嬌顏,青兒的眼神冷然而決絕,“現在再問這樣的話不覺得可笑嗎?你我已兩不相干。”

    “是嗎……”幕絕頹然的跌坐在地上,臉上的胡茬讓他顯得更為頹喪。

    “嗯啊……”

    低啞的呻吟一聲,男人的眼神越來越冷,臉色也越來越蒼白。一雙原本精氣十足的黑眸,此時卻空d的泛著暗淡的白光。

    “你,沒事吧?”

    皺著細眉,青兒驀然間發現對方的嘴唇有些發紫,渾身的肌r也緊繃的十分異常。

    “呃啊!!!!”

    再也無法忍耐,一聲狂獅般的嘶吼由幕絕喉嚨里發出響徹整座青樓。

    青兒驚愕的看著眼前咆哮著的男人,就像她從未認識過他一樣。見他雙手緊抱著自己的頭撕扯上面的黑發,目光渙散神情十分痛苦,她擔憂的上前查看他發生了什麼事,卻被幕絕粗魯的推到一邊。

    只見他像野獸一樣連滾帶爬的撲到墻邊,在剛才褪下的衣服堆中急切的摸索著,終於取出一個藥瓶。抖動著雙手在掌心倒出一抹神秘的白色粉末,湊到鼻前貪婪的吸進鼻腔。

    “嘶──”在如此重復了三四次後,男人發出了滿足的喘息。

    青兒難以置信的看著像中了邪一樣的幕絕,微握的拳頭不自主的滲出冷汗。聽著自己牙齒打顫的聲音,又看見在吸了那種奇怪的藥物之後神色漸漸平靜卻僵冷異常的男人像具無生命的尸體一般幽幽的站起,并朝自己這個方向緩慢的走過來。

    警覺的發現他的眸之中除了能將人活活撕裂的煞氣以外再無其它,青兒驚恐的扯過一件衣服蔽體就向門口迅速奔去,卻被一只大手殘忍的扯住了一把青絲重重的向後拖去……

    “不要!”她絕望的喊到──

    魔魅(限)57<重h、慎入>

    “唔嗯……不要……”

    封閉如同密室一般的上等廂房里,滿地都是被男人掃落的茶具碎片。

    一個渾身赤l的女人,胸口與臀縫里皆沾滿男人黏膩的r白色體y;正被大喇喇的按在桌子上承受著背後勇猛的抽c與撞擊。

    “唔……嗯……”被點住x道動彈不得的青兒因歡愛過度已經接近虛脫。被吻腫的小口無力的翕合著,甚至不能吞咽嘴角流出的蜜津,只能像只受傷的小獸一般發出微弱的嗚咽。

    幕絕眼神y鷙的看著身下女子被他紫紅色的粗大r棒不斷抽c的水x,胯間烏黑的毛發刮s著鮮豔粉紅的嬌x顯得格外y靡刺眼。隨著他一次又一次的勇猛撞入,r體之間響起激烈的拍打聲。

    太長時間被大r棒進進出出,青兒的x口一直維持著d開的狀態,充血紅腫的花瓣被他帶動著在甬道內翻進翻出不斷摩擦他炙熱的棒身,引來男人舒服的呻吟。

    “嗯……哦哦……小s貨……c的我真爽!”佳人無助的媚態徹底取悅了已經處在癲狂狀態的幕絕,他興奮得揚起手中的情趣皮鞭大力的抽打在已經布滿紅痕的雪白l背上,享受那動聽的凌虐聲。

    “呃嗯!”被鞭打的青兒淚水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般不斷地滴落在冰涼的桌面上,只覺得甬道內運動著的yj又堅硬了幾分,自己卻連晃動頭的力氣都沒有。

    “說你是我的!”又是一記響亮的鞭打聲,幕絕另一只手猥褻的揉捏著青兒的臀瓣,不時的將它向外掰開,腰間的擺動更加迅速。

    “哼……”緊咬住下唇,青兒無法忍受兩人緊湊交h不斷傳來的“噗滋噗滋”聲。卻又沒有半點反抗的余地,只能用冷哼拒絕著他的qg。

    “說!你是我一個人的!”見女人緊抿著嘴唇,就是不肯吐露他想聽的話。濃郁的劍眉兇狠的蹙起,幕絕又重重的抽打了她兩下。這一次,縱使是特制的柔軟情趣皮鞭,還是劃破了她稚嫩的皮膚。

    “唔……”疼痛讓青兒的眼淚掉的更多,她忍不住顫抖著身子輕輕的抽泣。喉嚨里發出壓抑的悲鳴,“你這個禽獸!”

    “啊!”話音還沒落,從未被人開啟過的菊x里就被幕絕在無任何滋潤的情況下c入了一根中指。

    “不說?爺今天就c到你死!看你說不說!” 聽到一向溫順的青兒竟然用“禽獸”兩個字形容自己,幕絕怒火燃燒得更盛。完全忽略了自己現在像野獸一般封了她的x道強暴她的行為原本就禽獸不如。

    鍛金香的興奮功能讓他琉璃般的瞳仁染上一層邪惡的血紅,理智離他的身體越來越遠。現在的他只是一個被藥物控制來達到自己目的的傀儡。而他的目的,就是讓這個他深愛的小女人重新回到他的身邊!

    “不……啊……”

    幕絕律動著手指,讓它和分身一起抽c著青兒的兩個嬌x。y水一波一波的被他的圓端勾出,順著女人的大腿滑出一條浪蕩的銀色絲線。

    “兩個d都被男人干著,是不是更舒服?”狎笑著繼續用指節扣弄她的菊x,他殘忍的又進入一指。用兩根手指撐開她的菊x來回抽c。

    “啊……嗯!”青兒好想好想用力甩著頭來發泄這股又痛苦又歡愉的能量,卻只能被動的隨著他的撞擊前後移動。無處宣泄的能量逐漸在小腹處堆積,終於化作一股熱y從甬道深處再度噴了出來,洗刷著男人敏感的圓端。

    “又高c了?”被她沖的一陣舒爽,幕絕情不自禁打了個寒戰。大手丟掉快要壞掉的鞭子,抽出自己的熱鐵和手指。將青兒抱起來在桌上翻了個身,緊接著將她擺弄成羞恥的大字型。

    “真是敏感的小東西!被男人c就這麼爽麼?”邪惡的吐露著y詞浪語,幕絕不斷用難聽的字句羞辱身下的女人。

    “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難堪的大張著雙腿任由眼前的男人上下其手的侵犯,青兒的淚幾乎都要在這一夜之間流干。

    “為什麼,你就是不肯放過我……”痛苦的望著發絲凌亂不斷粗喘著的幕絕,她顫抖著嘴唇不懂他的堅持。

    “我永遠都不會放過你……只要我活著,你就是我一個人的玩具。”用她也許從未看懂的深情凝視著青兒楚楚可憐的嬌顏。幕絕嘆息一聲,篤定的將黝黑高大的男體霸道的欺壓上來,疊在女人雪白的嬌軀上之,著兩人的恥骨緊緊相貼。

    堅硬熱鐵張狂的抵住青兒的y戶,不時的挑撥著嫩嫩的y蒂,帶給她更多的快感。

    一口攫住誘人的紅唇,饑渴的吸吮碾壓著。幕絕捧住她絕美的嬌顏,側著頭加深這個熱吻。卷出她的舌頭與自己在唇外色情的交纏。他熱情的舔著她的舌尖,刷過她的味蕾,將自己的津y與她的融合在一起,哺喂到她的喉中。

    “嗯……嗯……”沒有想過他還能這樣激情的吻著自己,原本失神的意志力逐漸被他吻得更加薄弱。

    “嗯……唔……”感覺到他的熱舌不安分的向下移動,吮吻著自己細嫩的頸肩。還在上面嘬出深淺不一的大小吻痕。

    耳邊傳來他嫉妒的低喃,“你都能變成邪醫的情人,我為什麼不能成為野獸一般的爵爺?”

    掌上的粗繭刺激著女人豐滿的rr,幕絕拈起上面的兩粒小巧的茹頭,用指腹旋磨著它們的頂端。

    “唔……好癢……”被他逗得身下的水y流出更多,青兒感到他用分身挑逗自己y蒂的動作開始加快。不輕不重的力道讓她心癢無比。

    已經分不清是他過於高超的技巧讓自己女性的本能被征服,還是因為深埋的愛戀再度被開啟而起的悸動。她忽然間發現,自己也是想要他的……

    但是她絕不會告訴他自己真實的感覺,他的那一句“一個人的玩具”已經深深傷害了她。

    “嗯……多美的一對乃子……天知道我多麼想念它們。”將青兒的一對茹房抓住大力的擠壓揉弄,幕絕叼起一邊的茹頭賣力的吸吮開來,不時的用舌尖繞著茹暈快速的轉圈。

    “嗯……討厭……你快停止!”親眼看見自己的茹頭被他咬在齒間用輕嚙,青兒羞紅了臉阻止他繼續。

    “到現在了居然還會臉紅?”冷笑一聲,幕絕吐出茹頭。口唇與茹頭之間拉出一條晶亮的銀絲。

    “看來,你還是比較喜歡我直接嫖你。只有那個時候你才像個婊子一樣叫的那麼浪!”見她不滿自己調情的動作,冷冽的心中想疼愛她的欲望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繼續凌虐她的渴望。

    只有她慘叫著,呻吟著,痛苦著。他才能感受到在她的心里有自己真實的存在。無論是愛還是恨,只要能在她心里留下烙印。他就愿意去做!

    “不如我們來試試這個──”忽視掉青兒在聽到這句話後臉上刷的一下變得蒼白。他徑自從她身上脫離開走到一邊的柜子上,端起一個燃燒了一段時間的燭臺。

    “說,你愛我,是我一個人的,永遠不會再從我身邊逃開。”斂著眸中的寒光,幕絕將燭臺舉平到她的嬌軀之上。

    “你要做什麼……”驚恐的望著滾燙的紅色燭淚,一種不祥的預感涌上青兒的心頭。

    “說不說?”黑眸瞇得更細,手臂上的肌r像石塊一樣緊密的繃緊。

    “我不會說的……啊!”燭臺驀地傾瀉將滾燙的y體滴落在她腹部的肌膚上,讓她痛苦的驚叫一聲。

    “快說!”亢奮的將剩下的燭油分別滴在青兒的香肩、胸r、大腿根部之上。滿意的看到熱蠟在她雪白的肌膚上凝結成一個個美豔的圓點,幕絕簡直已將她的慘呼當成了享受。

    看著喪心病狂的男人如此殘忍的折磨自己,青兒索性雙目一閉,任他對她繼續做出非人的虐待。皮膚傳來一陣陣火辣辣的灼痛,即便是如此,她仍然執拗的咬緊牙關。決不在一無所有的情況下放棄自己僅剩的那點尊嚴。

    看到佳人選擇忽視自己,幕絕原本很好的心情被無情的打破。他將燭臺憤恨的扔掉,不顧火焰正巧點著了床榻上的幕簾。他一個健步奔到青兒雙腿之間,狠狠地將自己的熱鐵再次擠進她的甬道之中。

    “嗯……啊……”女人嬌吟的聲音回蕩在房間里,從後面看去,只能望見幕絕黝黑健壯的律動背影。他的存在完全遮住了嬌小的青兒,只余兩條潔白的玉腿不斷抖動著夾住他的像過

    電一樣瘋狂擺動的勁腰。

    “嗯……嗯……啊……啊……”他的c入前所未有的狂猛和粗暴,青兒幾乎能感受他的圓端不斷沖開自己內壁上的褶皺,將龍頭狠狠撞擊到自己的花心里。

    “說你愛我!說你愛我!”火焰在四周越燒越旺,嗆人的煙霧彌漫在房間內惹得青兒一陣輕咳。她驚慌的想要提醒幕絕,可是身上瘋了一樣的男人卻完全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只是大力的拍打著她的胸r,在她身上咬出一個又一個滲著血珠的齒印。而身下的大r棒也是狠狠在她兩腿之間不知疲倦的抽c著。

    “幕絕!著火了!!”眼見火龍已經向他們這邊燒來,青兒眼前一片混亂,鼻腔之內全是渾濁的煙霧。

    “說你愛我!說你愛我!!”為愛癲狂的男人卻看不見危險,窄臀扭動著攪弄她甬道中的y水,想聽她的妥協。

    “幕絕!!”絕望的發出最後一聲悲鳴。就在這一刻,青兒忽然看清了男人眼中流淌的淚水。

    滴答。滴答。

    他的淚順著痛苦的俊顏下落,滴到她的臉頰之上,燙到了她的肌膚。

    滾燙的淚水溫度遠高於那火焰之下冶豔的紅燭。

    “說你愛我……”他哭著說。

    男兒的眼淚,那麼珍貴,那麼熾熱,比周圍熊熊燃燒的烈火還要真實和狂野。可它竟然就這樣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心,突然變得一片空明,所有斷斷續續的畫面被一條晶瑩的絲線串連在了一起。

    他愛她……是不是?

    如果沒有愛,他又怎麼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糾纏。如果沒有愛,他又怎麼會在歡愛時說出那些分明是嫉妒而不是羞辱的語言。如果不是愛,他又怎麼會不顧自己的性命和她癡纏到現在,只為聽一句她愛他?如果不是愛──他又怎會在她眼前哭得像個孩子……

    是的,她終於明白了自己這些日子以來有多麼的愚蠢。她和他一樣,都是自以為是卻弄巧成拙的傻子……

    “青兒,”不知是清醒還是混沌,望著忽然沈默了并對自己露出一抹傾國傾城般迷人微笑的嬌顏,幕絕凄絕的想──如果她就是不要愛他,那他要用什麼方法才能永遠留住她呢?

    想到這,俯下身子他給了她深情的最後一吻。

    用沙啞的聲音喃喃的說,“我們,一起死吧。”

    魔魅(限)58

    一大清早,幕清幽在只有自己一人煨暖的香榻上醒來,慵懶無比的伸了個懶腰。紅色繡著鳳凰圖案的兜衣斜斜的掛在腰間,頸上的結繩不知什麼時候已然松懈,完全起不到遮蓋的作用。飽滿如同兩塊上好奶油的酥胸涼涼的暴露在空氣之中,隨著她伸長的藕臂上下誘人的晃動著。

    吶──

    細嫩的蔥指漫不經心的拈起紅繩將兜衣重新系好,幕清幽看了看周圍瞇起美眸用玉手掩著櫻唇打了個呵欠。

    嫁到這麒麟國少說也有七八天了,卻連皇甫贏的影子都沒見著。若不是她早就猜到這個傲慢的男人可能會用冷落自己的方式來給魔夜風下馬威,換做別人大概早就忐忑不安懷疑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惹得王上不高興了吧?

    真遺憾,擺弄著自己秀麗的發絲,她涼涼的想。她幕清幽可不是那種只會哭哭啼啼往自己身上攬責任的女人,沒辦法滿足他大男人的虛榮心。

    她從不認為這個能做一國之君的人會是個傻子。既然不是傻子,誰又看不出魔夜風送自己來分明是黃鼠狼給j拜年?下馬威那是自然的,還算他有種,若是沒有她到真要失望自己的夫君竟然是個軟骨頭了。

    只不過……

    菱唇揚起一抹詭異的笑。

    這皇甫贏若是打著另一種算盤,認為這兩國暗中較勁兒的把戲能影響到她的身上來的話,那他可就是大錯特錯了。無論多少女人將脖子伸到宮墻外面巴不得能為他侍寢,在這件事情上她可是避之不及的。

    坐冷宮就坐冷宮,這里有吃的有穿的。麒麟國地大物博,新鮮玩意兒多得很,她絕對不介意在完成自己任務之前先好好的享受一下獨處在新環境的快樂時光!

    嬌慵的往梳妝臺前一坐,任侍婢們忙忙碌碌的來回將她打扮的像個美麗絕倫的搪瓷娃娃。眼見頭發被挽成惹人憐愛的模樣,妝點著價值不菲的金花步搖。幕清幽晃著耳朵上沈甸甸的水晶耳飾,掃過淡墨的細眉卻不太滿意的挑了起來。

    這是不是有點……太風s了?

    她知道在深宮內院,一人得道j犬升天的道理。也知道但凡是有點姿色的主子,手底下的丫鬟都盼著她能得到皇上的寵愛好讓自己在其他宮女面前也能揚眉吐氣。

    但是,她低下頭看著自己這身幾乎能看見里面貼身短衣的半透明粉色羅裙外加長長地紫色肩紗。肚兜被不客氣的拿掉了,本就豐腴的茹房被擠束成撩人的半圓,幾乎有一大半都露在外面。那纖細的腰肢,渾圓的臀部,還有那一雙長長地玉腿都若隱若現在薄紗之下勾引著眾人的目光。

    幕清幽苦著臉,暗自撇撇嘴。

    即便自己這幾天的人問津對於新嫁娘來說是凄慘了一些,但是她們也不用這麼急著將她推出去勾引男人吧?

    “娘娘,您真美。”

    “是啊,整個麒麟國就屬咱主子最迷人了。”

    她還沒有開口,周圍的幾個小丫鬟已經情不自禁的贊嘆起來。

    看著她們期待的眼神,幕清幽只得把自己想換掉這身衣服的想法咽了回去。

    也罷,反正她也是來勾引皇甫贏上床的。最好是能迷得他神魂顛倒將國家機密統統吐露給她聽。也省得她再費盡心機的去打探。

    “娘娘,今天要不要差人到大王那里去探探消息?奴婢剛吩咐御膳房給大王燉了一盅補品,可以一同送去。”正自思量著,耳邊卻傳嬌柔的提議。

    “是啊娘娘,問一問的話,大王知道娘娘心里有他,一定會過來看看的。”其他關心的聲音也此起彼伏的響起。

    “都好,你們去辦吧。”有些不耐煩的揮揮水袖將眾人打發掉,看著她們欣喜若狂的充滿期待的離開。幕清幽心中不知是苦澀還是悲哀。

    女人一定要仰仗男人才能體現自己的價值麼?

    若是皇甫贏永遠不過來,她該怎麼辦?難不成要將她扒光卷在被子里直接送去他的寢宮抱住皇甫贏的大腿求他來上麼?

    這會不會太難看了一點。

    骨子里那股桀驁不馴的脾氣再一次被激起,她偏不信這個邪!

    揚起美麗的側臉,幕清幽甜甜一笑。今天風和日麗,太陽暖暖的曬過來驅逐開冬日的嚴寒。她早就看好皇宮後院里有一個帶草坪的花園。所以──

    她要去放紙鳶~

    “這兩天魔夜風送來的那個女人都做了些什麼?”御書房里正捧著一本書卷斜靠在龍椅上閱讀的男人忽然像想起了什麼似的,向身旁的隨侍招招手。

    “您說幽兒姑娘啊。”一提起幕清幽,小四憨直的臉上滿是熟稔的笑。

    “幽、兒、姑、娘?”一字一句的重復著對方的話,嚴苛的俊臉上有些不悅。這是什麼鬼稱呼,他的侍從竟然連這點規矩都不懂了麼!

    聽王上特別強調了姑娘兩個字,小四猛然間嚇出一身冷汗。暗想自己怎麼能在這個活閻王的面前稱他的妃子做姑娘,還叫的那麼親切。簡直就是找死!

    為了避免自己那顆可憐的頭顱不會因為一時的誤言而不幸的搬了家,他忙跪下身子,頭都不敢抬的實話實說。

    “稟大王,幽妃娘娘最近都是在皇宮里面游玩閑晃,晚上的時候才回沁嵐閣休息。”

    擦擦冷汗,小四偷偷瞄著皇甫贏的表情。只見他聽後放下手中的書本,俊臉若有所思的繃緊。

    閑晃?

    這倒真是個不錯的形容詞。

    皇甫贏心里冷笑一聲。看來自己這幾天沒上她那里去,非但沒有給她警告,反而倒讓她更加的自得其樂了?

    “你剛才說──幽兒姑娘,是怎麼回事?”冷冽的黑眸s出人的光芒,皇甫贏一瞬不瞬的盯著已經在瑟瑟發抖的小四。他相信,這個不得體稱呼絕對不會是一時的心血來潮。

    果然!這個愛嫉恨的男人!

    小四噘著嘴巴,整個人像是被雷劈到。

    “稟大王,因為幽妃娘娘人很隨和,沒有什麼主子的架子,又喜歡找我們這些下人陪她去玩。一來二去她嫌娘娘什麼的太矯情,就讓我們叫她幽兒姑娘。她說……她說……”

    “說什麼?”又是一道利劍劈s過來,小四的臉驀地變得慘白。

    “她說還是叫姑娘聽著舒服,不像娘娘那麼刺耳……”

    “放肆!”皇甫贏低叱一聲,酷寒一般的冷面又結上一層冰霜。

    “奴才不敢!”連忙搗蒜一樣的磕著響頭,一直跟在皇甫贏身邊的小四最清楚捋老虎須的下場。

    意外的,皇甫贏卻似乎沒有要懲罰他的意思。只是負著雙手,若有所思的走到窗邊。

    “她都見了什麼人?”輕輕的拋出問題,男人的視線目不轉睛的膠著在窗外一抹亮麗的身影上。

    “就是,”想不到皇甫贏會這麼問,小四撓撓頭用力的想了一下,“玄紫王爺、蓮貴妃還有浮云公主手底下的人啊。”

    聽到這三個人的名字,皇甫贏寬闊的肩膀驀地一僵。緊接著又像沒事發生一般恢復了素來的冷漠自持。只是眉心之間來不及褪去的摺痕卻暴露了他的情緒。

    在打探消息麼?目光跟隨著遠處不斷奔跑跳躍著的人兒,看著她毫無心機抱著侍婢開懷大笑,皇甫贏心中卻在嘲諷的忖度著。

    會不會動作太快了,小狐貍?

    “大王,要不要傳幽妃娘娘過來一敘?”小心翼翼的試探著建議,小四和那些宮女一樣,都喜歡這個和別人不太一樣的美人兒娘娘,期待她和王上能有一個美滿的交集。

    “不用了,”撩起衣擺向後甩去,皇甫贏面無表情的走向門口。

    “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正在本王的御用花園里放風箏。”

    魔魅(限)59

    “你看吶,小嵐,我的紙鳶飛的有多高!”快樂的扯動著手中的絲線,幕清幽渾然不覺一股氣勢壓人的威懾力正如同烏云一般密密的向自己擠壓過來。

    然而在宮中久待的侍女們卻敏銳的發現了皇甫贏高大的身影,連忙惶恐的在地上跌跪成一片。

    “大王……!”

    沒有理會一群瑟瑟發抖的宮女,皇甫贏只是一瞬不瞬的盯著唯一還直挺挺站立著的女人。

    她果然不懂規矩。

    “嗨。”像是不知道他是這里最至高無上的大王一般,幕清幽隨手將額邊的亂發抿在耳後,淡著聲音打了個招呼。目光繼續跟隨著自己手上的玩具,并不打算多看對方一眼。

    第一次遭到女人如此徹底的忽視,皇甫贏冷冽的臉上難得出現一絲訝異。

    “孤王記得,這個花園除了我以外其他人一律不得入內。”出言提醒她犯下的錯誤,皇甫贏有心要借機整治一下這個桀驁不馴的女人。

    敢犯錯,就不要怕挨打。

    “是嗎,那我下次換個地方好了。”像是沒事人一樣聳聳肩膀,幕清幽徑自收起原本已經放得很高的風箏,拍拍p股準備離開。但是那神情分明就是在責怪沒有眼力的男人,莫名其妙鉆出來擾亂她玩耍的興致。

    這麼說倒還是他的不對了?

    濃郁的劍眉挑的更高,原本淡漠的眸子在看到佳人的衣著之後卻驀地轉為冰冷的幽暗。

    她不是蠢笨到不曉得現在是冬天,穿成這樣會死人。就是故意打扮的像個勾欄院的花娘在眾人面前賣弄風情。

    再不然──

    想到這一層,皇甫贏的心情忽然變得舒暢了。她根本就是故意穿成這樣,然後假借放紙鳶之名來行勾引誘惑之實……

    “是來誘惑我的嗎?”心中想的就這樣無遮掩的脫口而出。

    全世界的人說話都需要遮掩,但是他不用。因為他已經強大到不需要討好任何人。

    頗為自負的負著雙手,皇甫贏倨傲的揚起下顎,用余光打量著眼前的佳人。

    “哈?”幕清幽歪著頭,扇子般的長睫不明所以的煽動兩下。她用表情告訴他,這是她聽過最自大的笑話。

    她眼神中的無辜與哂笑激怒了一直對自己的判斷胸有成竹的皇甫贏,她不應該用那種眼神看他的!

    可是一見她舉手投足之間,的確都於情於禮。并沒有半點搔首弄姿之嫌,皇甫贏又對自己先前的想法沒有這麼自信了。

    或許她就是那麼一種天生就勾人魂魄的美人兒?不用刻意逢迎挑逗,單是顧盼流轉之間的一句輕吟,就能讓男人徹底為之熱血。

    帶著對這個女人的獵奇和不滿,他冷冷的吐出一句,“跟我進來!”

    說完,壓根不理會對方還沒回過神來的站在原地,自己已經轉過身去走在回御書房的路上。

    或許,是時候當面會會這個狡猾又叛逆的小狐貍了!

    “你們都下去吧。”在下人面前,小四作為皇甫贏貼身侍從還是有些威儀的。

    “是。”得到赦免的宮女們連忙迅速的作鳥獸散。

    “幽妃娘娘,”不自在的又喚出古板的稱謂,小四尷尬的笑笑。

    眼見這些陪她一起放風箏的侍女都是御書房的人,連小四都不得不佩服幕清幽籠絡人心的本事。

    明明是禁止的事,卻讓她做得那麼堂而皇之。蠱惑得那群女人一個個忘記自己的身份,當著王上的面,同她在這里嬉笑。

    “我知道,我會去的。”明白小四做的那個“請”的手勢是什麼意思,幕清幽扁著菱唇心不甘情不愿的跟著皇甫贏進了御書房。

    只留下一臉看好戲神情的小四識時務的緊隨其後幫他們關上門。

    當兩扇木門之間的縫隙變得越來越窄,小四偷偷瞄了瞄氣氛詭異的兩個人。

    這一下,王上和幽妃總會擦出一些火花吧?

    她不得不承認,皇甫贏是一個長得很好看的男人。

    玉樹臨風,他有。

    氣宇軒昂,他有。

    劍眉鳳眼,他有。

    他看上去要比魔夜風更成熟一些,五官深邃,氣質沈靜。只可惜表情太冷,眼神又太傲。

    拖著自己的香腮,幕青幽一邊把玩著手中的風箏,一邊將身旁的男人又徹底的審視了一遍。

    而看上去好像是一門心思放在手中書本上的對方,卻也正用余光打量著身處御書房卻像是在自己家里一般自在的小女人。

    心情變得有些復雜。

    一時沖動將她叫了進來,結果人站在面前了他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得暫時將她當做空氣,拿起一本書遮掩自己的無措。

    卻見她對自己的無視并不著惱,反倒新奇的的在屋子里東看看西摸摸。最後竟搬過一張椅子大喇喇的坐在他的身邊一邊哼著小調一邊把玩著手中做工極好的紙鳶。

    她的無邪徹底取悅了這個素來冷淡的男人。

    他知道自己要好好的跟她談一談,讓她徹底的認清現實,不要妄想耍什麼花招。

    但是怎麼談,談什麼,這可真是一件傷腦筋的事。

    他本可以板起臉,像對其他人那樣不帶感情的用嚴肅的態度警告她不要生事。只要她乖乖的聽話,他保證不會讓男人之間的戰爭牽連到她。

    又或者像多年來習慣的那樣冷漠的轉過身去,不多做解釋的直接給她一個命運的宣判作為她人生的結果。

    可是當他第一次近距離的打量她,看到她那張如同仙子下凡的絕美容顏……看著她的清麗、她的淡泊。

    她明明就像個會壓榨干凈男人所有精力的妖姬,卻有著一雙宛若星辰的明眸。

    她看上去那麼無辜,那麼清澈,連眸中時不時閃過的狡黠、唇角偶爾勾起的壞笑都顯得格外嬌慵。讓人想攬在懷里好好疼愛。

    皇甫贏懊惱自己的失態,他發現自己竟像個沒見過女人的毛頭小子一樣足足打量了幕清幽一個時辰。沒有放過她身上每一寸肌膚。

    男人的本能讓他覺得自己被迷惑的快要醉了,而作為國王的謹慎卻如同涼水澆頭一般讓他從這種迷醉中驚醒。

    他可以放任自己沈浸在這種朦朧的好感之中嗎?

    不知什麼時候,手上的書本已滑落。偷偷的打量變成赤ll的注視。皇甫贏無心再從她身上移開注意力,一雙不易顯露真情的透亮眸子閃著若有所思的探究光芒。

    “告訴我,你是怎麼進來的?”御書房的花園都有侍衛把守,他不相信連他們也敢違背自己所下達的命令。

    “爬墻進來的。”幕清幽踢踢腿,給他看裙子上撕裂的部分。卻不知此舉在男人看來更像是一種蓄意勾引。

    “作為我的王妃你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爬墻?”森冷的聲音似乎要穿透她的耳膜,皇甫贏甚至有些懷疑。魔夜風送她來只是單純的要氣死自己。

    “誰規定王妃不能爬墻。”幕清幽不以為然的說。

    她最看不上的,就是皇甫贏這個男人的大男子主義。總是男人怎樣女人怎樣的讓她心煩。

    “你是故意要引我注意才做出這些不合規矩的事嗎?”冰冷的指節鉗制住她小巧的下顎,她抬起頭來注視著自己。見她眼中閃過困惑和執拗,皇甫贏忍不住將力道收緊。

    故意要證明給自己看他可以不像一般男人一樣輕易受美色的影響,他選擇對她臉上糾結的痛意視而不見。

    “抱歉我沒有這個意思,請你放開我!”一把揮開下巴上的手指,幕清幽有些慍怒。

    現在看來,他不僅自大,而且粗魯,都不懂得什麼叫憐香惜玉!

    望著被打開的手,皇甫絕的威嚴再次受到挑釁。

    她竟然敢命令他?!

    “你瞧,我的風箏都被你弄掉了。”嬌嗔著彎下腰在地上摸索著因兩人糾纏被他無意碰落的紙鳶,等幕清幽渾然無覺的再次坐起身來,耳邊卻傳來皇甫贏重重的抽氣聲。

    她萬萬沒有想到,就在她做撿風箏的動作的時候,原本就l露得過分的胸部,此時因她彎腰拉扯的動作,竟然讓裹胸的一邊滑落下來。左茹房露出四分之三,粉嫩的茹頭在清冷的空氣中竟然慢慢的挺立,勾引著皇甫贏幽暗的視線。

    “你怎麼了?”見男人的表情忽然變得古怪,幕清幽還沒有察覺到發生了什麼。

    意志力受到莫大的挑戰,皇甫贏以前一直篤定自己不是一個性好漁色之人。所以即便在表面上他也有眾多妃子,但那些都是門面上或者和親來的女人。大多數夜晚,他都是在自己的寢宮度過的。

    但是現在……他開始不那麼篤定了。

    “嗯啊……”腰間沒有任何預兆的一緊,幕清幽反應過來時人已在皇甫贏的懷中。茹房上傳來一陣溫暖滑膩的濡濕。

    驚恐的低頭一看才意識到自己的春光外露給了男人輕薄的機會,眼見一向冷清的男人此時竟然享受的閉著雙目像個孩子一般不斷舔弄自己的茹頭并且將粉色的蓓蕾含在口中用力的吸吮。幕清幽不自覺的沈淪在男人堅實有力的懷中,體內的媚藥開始發作。

    他們……要開始了麼?

    緋紅染上她白皙的雙頰,幕清幽情不自禁挺起胸膛將茹房向男人的口中送去。如果是魔夜風,此時一定會不顧一切的要了她,不是嗎?

    “唔……嗯……”動情的呻吟著,幕清幽的意識開始模糊。但是男人似乎并沒有更進一步的意圖,一雙大手仍然是規規矩矩的箍在她的腰間,再無其它。

    如此反復,幕清幽感覺自己的左r被他疼愛了好久好久。直到外面傳來侍從的說話聲,皇甫贏才氣息紊亂的放開懷中的佳人。

    “嗯……”隨著吸得紅豔豔的茹頭被他吐出,肌膚與口唇之間連出一條曖昧的銀線。

    那皇甫贏竟意外體貼的替她抹去自己的口津,俊逸的臉上還泛起可疑的潮紅……

    他仍然是冷著一張臉,手中卻極其溫柔的將自己的外袍解下嚴嚴實實的將幕清幽裹緊。小心的不再讓她曼妙的身材在別人面前流露出半分。

    錯愕的望著面前的男人,幕清幽心中有些細微的悸動。這些事,除了神樂,再無其他人愿意對她這樣做。

    而他這般冷靜自制的男人竟然也會有如此不同的一面……

    安撫的輕拍佳人的背脊,靠在她的耳邊,男人的聲音喑啞又熾熱,“晚上我會到你那里去,等我。”

    魔魅(限)60

    她真的是搞不懂他。

    柔軟的香塌之上,身著軟絲紗衣的女人正百無聊賴的用手肘支撐著蟾首,一雙美眸萬分不解的望著不遠處只著一件中衣微露出結實的胸膛,卻像看不到眼前秀色可餐的美景一樣,仍然埋首於一尺多高卷宗中的男人。

    原本沁嵐閣的侍婢得知今晚皇甫贏要來還特意為她準備了這件能讓男人熱血的睡衣。

    但是現在看來,對手是一個如此沈著淡定的一國之君。幕清幽真要懷疑自己即便是脫光了躺在這里,他在批改完奏章之前亦是不會多向這邊望一眼的。

    對女色淡然處之到這種地步的男人,她還是第一次見。

    不經意的咬起下唇,幕清幽輕舔著自己唇瓣之上麒麟國女子特有的甜味胭脂。剛來的時候還不明白,為什麼連胭脂這種東西都要獨獨花費一番心思,生怕不能提起男人們的興趣。

    現在看來這一切都不難解釋了釋──

    連最有理由左擁右抱的國君都是坐懷不亂的柳下惠。那麒麟國的女子對她們的男人能給自己的“那方面”的幸福還有什麼期待?

    不費盡心機的勾引,難道要守活寡嗎?

    “喂,你還要在那里坐多久?”把玩著自己的發絲,幕清幽改為趴在床邊的姿勢。一只藕臂懶懶的垂下蕩來蕩去,腕上還套著晶瑩的羊脂玉鐲。乍看上去,不知道是玉鐲細膩瑩白還是她的雪膚更勝一籌。

    “你該叫我大王。”連眼皮都沒有從紙頁?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