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12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49:28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耬懟uЭ瓷先ィ恢朗怯耬硐改逵o諄故撬難┓舾ひ懷鎩?br /

    “你該叫我大王。”連眼皮都沒有從紙頁上面抬起來一下,皇甫贏右手執著毛筆認真的勾勒著,順便淡淡的糾正道。

    是的,國事第一,女人只是順便。

    切,幕清幽扁扁菱唇。

    按道理來說,他應該是魔夜風的哥哥吧?怎麼兩兄弟之間的脾氣秉性要差上這麼多?

    不過──

    狡黠的算計在琉璃般的瞳仁里悄悄閃過。原本她對和這個陌生男人歡好沒有半點期待,男人嘛,都一個樣,交纏在一起時不過就是美女與野獸。

    但是現在,她到有點好奇兩人之間的關系該如何繼續。

    今天明明是他對她情不自禁又是舔又是啃的,隨即又主動提出要在沁嵐閣過夜。但是看他現在這副老僧入定的模樣還真是和白天的時候判若兩人。

    女人無法駕馭她要征服的男人就像男人對他想要馴服的女人一樣,都有強烈的捕獵感。也因此,幕清幽熱切的想看皇甫贏在她身上喘息著為她瘋狂的模樣。反正她本來就是要來誘惑他的不是嗎?如果他沒有被她誘惑,那她的任務就完成不了,回驍國的日子可就遙遙無期了。

    回驍國麼……

    一想到此處,絕美的嬌顏上閃過一抹憂傷,她笑容忽然有些苦澀。

    不知道神樂哥哥現在在哪里,過的如何……

    他要是知道自己現在處心積慮都是為了上另外一個男人的床,應該會很難過吧?

    正自呆呆的想象神樂現在的狀況,殊不知一雙腳已經走到了她的面前。

    皇甫贏看著這個剛才還一副很不耐煩的樣子催促自己,現在卻安靜的像只吃飽了的小貓咪一般陷入沈思的女人。銳利的星眸在不著痕跡欣賞她的美色的同時,也沒有放過她臉上任何一次表情的轉換。

    她是如此誘人的尤物,可為什麼,他卻覺得那張傾國傾城的容顏之下卻是那麼那麼的落寞……

    她在想什麼?或者說,想起了誰呢?

    見她趴窩在香塌之上,玲瓏的玉體僅僅被一件柔軟的白色絲衣遮掩。勾魂的紅色褻衣在里面若隱若現,大片的滑膩雪白肌膚也在偶爾扭動時不安分的l露出來。

    這女人抱起來一定很柔軟吧?

    看著幕清幽美麗的身體,皇甫贏手心在發癢。

    “如果困了就先睡吧。”不知不覺間他冰冷的手指已經伸進她絲衣的後領,撫摸著她光滑的背部,感受掌心傳來的絕好觸感。

    “嗯……”慵懶的坐起身來,幕清幽并沒有拒絕仍然停留在自己背上的大手。皇甫贏是文君,沒有習過武。因此,他的手掌上沒有粗糙的厚繭,反而像羽毛一般柔軟的輕輕掃過讓她舒服的快要瞇起眼。

    “你點著燭火這麼亮我睡不著。”故意讓胸前的衣襟敞開,露出里面單薄的肚兜,幕清幽承認自己是在誘惑他。

    聽到她可憐兮兮的控訴,皇甫贏的手卻冷冷的收了回去。看出了她想勾引自己的意圖反而讓他對她不自覺起的好感消失了一些。

    盡管今天他終於決定要到這沁嵐閣來,但是在弄清她此行的真正目的之前,他還沒想好要不要碰她。

    一想到她到之後急著要攀上關系的那些人,皇甫玄紫、蓮妃、浮云公主。不管是刻意還是巧合,這三個人的名字連在一起并且與她有關,他就不得不防!

    不過不碰她的前提是,她不要主動來挑戰他的意志力。

    “那把眼睛蒙上就好了。”隨意拈起一條絲巾,皇甫贏替她在雙目前綁好。

    眼前頓時一片黑暗,幕清幽懊惱的感到身子被他扶著躺好。他還體貼的為她蓋上一層絨被,不著痕跡的將所有的風光緊密的遮掩住。

    真是個像老頭子一般古板的男人!

    心里暗暗罵著皇甫贏的不解風情,幕清幽氣鼓鼓的轉過身去將小臉埋入絨被之中索性不去理他。

    看著她懷抱著被單像小孩子一樣的睡姿,皇甫贏難得的露出淡淡的笑意。自己又踱回桌前繼續面對著枯燥無味的卷宗。

    夜還在繼續,漫漫而悠長……一切,都還很難說。

    魔魅(限)61

    迷迷糊糊不知睡了多久,幕清幽將懷中溫暖的絲被擁得更緊,一只長腿也不安分的壓了上去習慣性的磨蹭了兩下想要尋找一個更舒服的位置。

    咦……?

    奇怪,半夢半醒之中她卻皺起了眉頭。因為那絲被似乎要比平時“硬”許多,而且體積也頗為龐大。

    習慣了獨眠的幕清幽不明就里的伸出手去想要摸個清楚。誰知,當她碰到“它”的那一霎,耳邊卻傳來男人含糊的悶哼。

    “嗯……”

    皇甫贏一向淺眠,因為經常要處理國事到深夜,早上又起得很早。所以當幕清幽那只玉手一撫上他未著上衣的身軀,他就被那種極其誘惑的酥麻感給鬧醒了。

    他知道自己第一次與她同睡可能會讓她不太適應,所以好意的用聲音提醒對方自己的存在,不要上來就亂摸一通。誰知幕清幽此時卻顯得格外遲鈍,硬是從他明顯帶有男性特征的喉結一直摩挲到他寬闊的胸膛,途中還有意無意的拂過他敏感的茹頭,給他帶來過電一般的刺激。

    皇甫贏的臉色沈了下來,又故意輕咳幾聲。卻見幕清幽的手不但沒有收回的勢頭,反而在感知過他的小腹之後竟然更加不知死活的向他的襠部伸去。

    冷漠的黑眸不悅的瞇起,在她就要碰到自己的關鍵部位的那一瞬間他忍無可忍的擒住她的皓腕。順手扯下她臉上猶自蒙著的絲巾,讓她看清楚自己的存在。

    此時燭火已經滅掉,室內籠罩著靜謐的黑暗,只除了窗外灑落的柔和月光。

    這點光芒已經足夠幕清幽看清身邊男人的冷漠,他的氣息在黑暗中依然那麼強烈,叫她無法忽視。

    一想起自己剛才惡作劇的戲弄,對比著他此時故作無視卻暗藏的羞赧神態,她忍不住輕笑出聲。

    他在害羞嗎?忍不住這樣想著,唇角的笑意勾的更深。她當然不會是真的遲鈍,只不過在意識到躺在身邊的男人沒穿上衣的時候,她忽然就想這麼挑逗他一下。看他到底還能不能總像沒事人一樣漠視自己的存在。

    不過話說回來,看他對房事總是興致缺缺的模樣,該不會……是不舉吧?

    “你在想什麼?”一見她瞪大美眸,還將指尖含在口中神情詭異的望著他的“那里”。皇甫贏立刻猜出了她此時心中的疑慮,y森的質問聲隨即飄出。

    若是敢懷疑他的能力,他倒真的不介意讓她以身試法一下。

    “沒什麼,”收回目光,幕清幽慵懶的打了個哈欠,“現在應該有二更天了吧?”

    察覺到男人眼神中的挑釁,幕清幽及時的岔開話題。因為憤怒而起沖動的男人嘗起來通常都不會太美妙,她可不愿意貢獻自己的身體為他“試藥”。

    索性坐起身來,居高臨下的望著身邊口不對心的女人,皇甫贏皺著眉將雙臂抱在胸前,胸膛上的肌r立刻糾結成一塊塊堅硬的巖石。

    “看不出你平時文文弱弱的,身材還那麼有料。”如此強烈的存在感讓幕清幽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他的手臂,訝異的贊嘆道。

    “誰跟你說我文弱?”挑起一邊的濃眉,皇甫贏發現這個女人總是能將他推向崩潰的邊緣。

    他只是不習武罷了,并不代表他不會鍛煉身體。

    “所有的君王都會武功,你為什麼不學?”好奇的抱著膝蓋坐在他身邊。幕清幽干脆將礙事的絲衣脫掉,丟下床去。 反正和一個不近女色的男人湊在一起,即便是只穿著兜衣褻褲也不會被怎麼樣。

    哪知她為求舒服的舉動卻意外的刺激到了一直壓抑著的男人,感到皇甫贏男性的身軀在逐漸靠近。幕清幽的腰上驀地纏上了一條有力的鐵臂,將她勾帶著趴伏到他的胸膛之上。

    臉對臉的姿勢讓兩個人的氣息曖昧的交融著,靠在這既陌生又有安全感的強健體魄之上,幕清幽的心跳不由得加快。

    他的身體好燙。

    忍不住抬眼望著他,卻發現皇甫贏那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住自己,透著一抹探究的寒光。仿佛能看透黑暗中的一切,直教她血y逆流。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可以做,而我只做最重要的。”漫不經心的回答著她的問題,皇甫贏用一只手將她摟緊。另一只卻好奇的撫上了她的臉頰,用指腹來回觸碰摩挲,帶給她忽冷忽熱的強烈電流。

    感到女人柔軟豐盈的身子抱在懷中分享著他的體溫,從幕清幽身上傳來的淡淡幽香竟讓皇甫贏覺得自己有些醉了。

    他不認為自己像那魔夜風一般,沒了女人活不下去。但是這一次,他卻發現自己太輕易地就被這個小女人給影響了。以至於理智的線在她每一次出手勾引之時都毫無還擊之力的被生生折斷。

    眼下她脫得快要赤身l體了究竟是為了什麼當他真的不知道嗎?她也想爬上他的床,卻不是為了他的身份地位。她心中藏匿著的是更危險,也更殘酷的理由。

    他本該拒絕的。

    但是看著懷中的美人兒,他卻還是猶豫了。這女人的肌膚很水很嫩,咬上去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她的唇也很誘人,若是含在口中不知道甜不甜……皇甫贏心中天人交戰著。

    或許碰了她也沒什麼不好,反正她本來就是他的妃子,夫妻之間歡愛不是天經地義的麼。

    當手指終於難耐的游移到她柔嫩的唇瓣之時,皇甫贏慢慢的側過頭用極輕極柔的聲音發出嘆息,“我有警告過你不要玩火麼……”

    發覺對方似乎要親吻自己,幕清幽的喉嚨有些發緊。

    他的雙眸,在黑暗中依然璀璨明亮。她發誓,就算遇到鬼,也會被那種過於耀眼的明亮而嚇得退避三舍的。

    這個男人很自信,卻也太冷淡。直覺告訴她皇甫贏的床第經驗并不多,但是這反倒讓她對他的期盼更加強烈。

    這樣一個平素冰冷的像活閻王一般,卻在親吻自己妃子時還會臉紅的男人,到底能給她什麼樣的歡愉呢?

    眼見他溫熱的呼吸噴上自己的鼻尖,幕清幽閉上眼睛,迎著他靠過來的薄唇張開了嘴……

    魔魅(限)62<h>

    四片渴望的嘴唇在輕觸上的一剎那,兩個人內心深處都產生了強烈的悸動。不知道是不是體內的媚藥擾亂了人的思緒,聽著皇甫贏胸口傳來的強而有力的心跳,幕清幽迷離的嚶嚀一聲。一雙藕臂緊緊的纏住對方的頸子,嫩唇熱情的和他膠合在一起吮出啾啾的靡靡之音。

    “嗯……”他的吻略顯笨拙,卻極具侵略性。大手捧住幕清幽的小臉,皇甫贏完全依靠本能的將長舌喂入她為他開啟的口中肆意的攪弄著。

    “啊嗯……”吐出香舌與他的激烈交纏,兩人的舌尖勾攪在一起。你纏著我,我纏著你,一起扭動著像兩條不知滿足的小蛇。

    “嗯……讓我摸摸你……”急促的喘息之中,皇甫贏靠在她唇邊呼著熱氣吐出自己的需求。他將她的唇含在嘴里舔得濕濕的,像是上了一層透明的彩釉。

    此時他的眸光是那麼的明亮,而燃燒的欲望也在上面蒙上了更深邃的熾熱,燙傷了女人最後一層防備。

    “好……”輕輕點了點頭,幕清幽順從的被他向前壓躺在床上,男人沈重的身體讓她感到自己像一只無處可逃的獵物正被他勇猛的征服著。於是她拱起自己的胸部,將胸口送到他的面前,等待著他對她進一步的為所欲為。

    “真軟,完全貼合我的手……”雙手隔著肚兜揉捏她飽滿的茹房,皇甫贏愛不釋手這滑膩的觸感。茹頭在他的掌心調皮的滾動著,摩挲得他心癢難耐。只覺自己全身的血y都被這個女人激發的起來。

    “啊……輕點兒!”見他忽然低下頭,將茹頭與前面的布料一齊含入口中吸吮咬嚙。被不知輕重的男人呷得有些疼,幕清幽扶著他蠕動的頭顱皺了皺眉頭。

    “好……我輕點……”輕笑自己過於急躁,唐突了佳人。皇甫贏聽話的將口中的蓓蕾吐出,改為隔著肚兜輕輕舔弄那已然挺立的頂端,一面借著月光觀察她的反應。

    “唔……”這樣隔靴搔癢的愛撫,讓幕清幽不滿足的在皇甫贏身下扭動起來。小腹不時的磨弄著他腿間漸漸蘇醒的火熱,帶給他銷魂的快感。

    “嗯……小狐貍,這麼迫不及待的要我上了你?”看著佳人春情蕩漾的誘人模樣,皇甫贏伸出手指靈活的解下她的兜繩,將那塊薄薄的布料遠遠的拋下床去。

    此時此刻,他的心里沒有了對她的防備,有的只是想用一種她從未體驗過的激情方式將她徹底占有!

    他要她無論之前愛戀過誰,今後又躺在誰的懷中。今天一旦被他碰過了,他就要讓她一輩子都忘不了他今天在她身體內的感覺!

    “好涼……”感覺胸前的遮擋沒有了,幕清幽不自主的用雙臂抱著自己,媚藥的作用讓她漸漸失去了自我意識,只想快意的與男人縱情交媾。疏不知這樣的動作只能讓她擠出深深的r溝,挑起男人更強的y欲。

    “乖……一會兒就熱了……”啞著聲說出暗示性的語言,大手拉開她擋住美好風光的藕臂,將它們壓制在幕清幽的頭顱兩側。

    皇甫贏低下頭,從她細致白皙的脖頸開始吻起,將她上半身的肌膚舔了個遍,還不時在重點部位留下青紫的吻痕。

    “皇甫……很舒服……”感覺到他用四指分別拈起自己的兩粒嫩粉色的茹頭同時揉捻捏弄著,幕清幽情不自禁喊出他的名字。

    “叫我贏哥哥。”滿意的大口含吮著滑膩的rr,皇甫贏親自調教她怎樣的稱呼能令他更動情。

    “贏哥哥……嗯……贏哥哥……”一聲迭一聲的嬌喘混合著催情的輕喚。皇甫贏額上滲出汗珠,只覺得她每叫他一聲,自己的身下就更硬一分。

    這女人果然有榨干男人的本事,還沒有進入她,他就興奮的快要泄了……

    “想要的話,就讓我看看你伺候男人的功夫。”好不容易壓制著自己過於激昂的沖動,皇甫贏放開她的身子。長長地呼出一口氣,放松身子向後面靠去。

    只見他用雙臂向後支撐著自己高大的身體,一雙明眸挑釁的看著上身赤l的女人。目光意味深長的停留在她上下晃動的兩團觸感極好的綿r之上,不由得輕舔自己的唇瓣回味著剛才那口中甜膩的味道。

    “唔……”正陷入男人挑逗迷情之中不能自拔的幕清幽被他突然退開硬生生的給拉入現實之中。

    她不滿的噘起小嘴,像只小貓一樣擺動著臀部主動爬到男人的身上來。用自己的茹房在他的胸口之上來回磨蹭畫圈,惹出對方難耐的呻吟。

    “喔……小狐貍……”皇甫贏被她用胸部按摩得非常舒爽,喑啞著聲音鼓勵她繼續。

    “哼……?”聽到男人的聲音,一雙原本輕闔著的迷人美眸慢慢的睜開,櫻色的唇瓣勾起一抹不懷好意的微笑。

    幕清幽瞪著眼前俊臉潮紅的男人,青蔥般的指尖在磨人的撫弄之後準確的捏住他同樣敏感的男性茹頭。

    她可沒有忘記在來麒麟國之前,魔夜風給她上的那幾堂課之中特別包含的閨房秘技的內容。

    老師教的周到,而她的記憶力與行動力又偏偏極好……

    魔魅(限)63<h~>

    若說這是一場男人與女人之間的角逐,幕清幽從來不會害怕。

    毫不畏懼的迎接著男人的挑戰,她干脆分開兩條玉腿直接跨坐上皇甫贏結實的小腹。嫩指開始不斷在他的男性茹頭之上刻意按壓旋磨,刺激著他的敏感。

    “哦……”舒服的仰起頭,皇甫贏緊湊的喘著粗氣,額上的汗珠越聚越多。

    “啊嗯……嗯……哈……”放嗲了嗓音不斷發出讓人心癢不已的浪吟,幕清幽向前探著身子,柔弱無骨的讓兩個茹房繼續在男人胸膛上移動著。櫻唇也越來越靠近他的耳朵。她故意緊貼著對方的耳廓極其風s的嬌喘呻吟,惹得皇甫贏心頭一陣燥熱。

    他情不自禁的想,若是真的進入她的體內,在她美妙的甬道里來回,那她的叫聲會不會更加銷魂?

    正自幻想著那種熱烈的場景,薄唇卻被她滾燙的舌尖掃過。幕清幽雙手由r尖向上扶著他的肩膀,整個人漸漸環住他的頸子與他激烈接吻。

    “嗯……唔……”還未出口的呻吟就這樣被女人毫不含糊的吮入口中。她放縱的吸咬著他的唇瓣,香舌舔過他的皓齒,甚至還伸進他口腔的深處來回擺動著。

    被這樣露骨的勾引著,皇甫贏也不甘示弱。他用力嘬住幕清幽調皮的蘭舌狠狠吸吮,以更激烈的熱吻回應著她的主動。

    看著她嘴巴張開舌尖卻含在自己口中的y浪模樣;他忍不住伸出雙手大力的將她的兩團綿r抓在掌心,狠狠地玩弄揉捻著,還不時的向兩邊輕扯她嬌嫩的茹頭。

    “嗯……啊……”被他褻玩著雙r,胸口的軟r變得沈甸甸的。

    幕清幽決定給他同樣的快樂。

    於是她放開皇甫贏的嘴唇,一路碎吻向下。先是故意舔吻他光潔的下巴,緊接著又將他的喉結含入口中吮吸。

    “小狐貍……你……”承受不住這樣強烈的刺激,皇甫贏抓住她的茹房想要將她推開。誰知她卻靈敏的d察先機,一陣哂笑後轉移陣地來到他的胸前。

    “這里要不要舔?”故意揚起長睫將眼中的秋波撞入他的心頭,幕清幽又拈起一個男性茹頭像是在撫弄一個有趣的玩具一般不斷撥弄著硬挺的頂端。

    “你說呢?”不答反問,她的問話著實令皇甫贏即期待又羞赧。

    他一個大男人,怎麼好像是要被小姑娘給嫖了?!

    狠狠地瞪她一眼,皇甫贏放開被抓的通紅的綿r,將雙臂改枕在頭後,舒服的準備享受女人給予的愛撫。

    滑頭的男人……

    在心里暗罵一聲他的死撐,幕清幽懲罰性的將舌尖輕點上那淺咖啡色的圓圈,繞著他的小巧茹頭來回滑動。時不時的用菱唇含住他整個茹暈,用力的嘬出嘖嘖的聲響。

    同時,她的手也沒有放過另外一邊,學著男人愛撫女人的樣子用兩根手指夾住他的茹頭旋轉輕捻,玩弄的不亦樂乎。

    “嗯……你真折磨人!”耳邊傳來皇甫贏低嘎的喘息。

    此時,堅硬的肌r熨帖著女人柔軟的肌膚。氣息灼熱的陽剛與妖嬈嫵媚的柔軟交集在一起,共同等待著更進一步的交h。

    “嘖……啾啾……”含吮著他的茹頭,幕清幽最終吐出口中的圓果。改為用舌苔刷舔他的肌r。先是胸口,再是整齊排列著六塊腹肌的小腹。偶爾她也會向上繼續撫弄他的喉結,甚至還將一只手指伸入皇甫贏的口中抽c攪弄,與他的舌頭嬉戲玩耍。

    “啊嗯……妖精……妖精!”低吼出一聲又一聲,皇甫贏的聲音越發嘶啞。正自閉目沈浸在她所制造的快感之中時,孰料腦後的“枕頭”消失了,腕上卻攸的一緊。只見幕清幽不知從什麼地方找來一條結實的麻繩將他雙手牢牢地綁縛在床頭令他動彈不得。

    其速度之快幾乎要讓他懷疑她看似柔弱的外表之下實則隱藏著危險的武功。

    她會武功嗎?

    忽然之間被這個念頭所驚擾,原本放松的眸中又繃緊了懷疑的寒意。只因這個問題的答案他并不能夠確定……

    “你這是做什麼?”眼神一黯,聲音也開始變冷。皇甫贏一瞬不瞬的望著眼前表情詭異的惹火妖姬。不知道她究竟想玩什麼把戲。

    如果她要在床上行刺自己的話會不會有點太過天真!

    “下面的游戲,需要這些道具來增添情趣。”察覺到他周身的氣場驀地變得僵硬,幕清幽只低頭思考片刻便猜出了他的顧忌。

    “你放心,若是真想要你的命,我也會用別的方法。”

    話中有話的望著被綁住的男人,他高大強健的身形與此時任人宰割的摸樣形成鮮明的對比。

    要讓男人死的方法有很多種,其中就有一條叫做──欲仙欲死……

    不以為然的忽視掉男人眸中的警覺,幕清幽自顧自的向後挪動臀部,滿意的在靠近他兩腿之間時被迫停住。因為那里已經高高豎起一根頂天立地的火杵,正強勢的阻止著自己繼續後退。

    抬起臀部越過他襠間被火杵頂起的那一部分,她改為坐在他的小腿之上的姿勢。幕清幽望著正仰著臉看向這邊的男人,故意放緩了動作在他密切的注視之下將他的褲子向下拉動卻并不全部褪去。

    只是讓男人腰間火熱的性器官能全部l呈在自己眼前,而那褲子卻還好死不死的掛在皇甫贏的膝蓋處顯得格外y蕩。

    本來在先前在他身上磨蹭時就對他的可能不好應付有了心理準備。但是當粗壯的男g被釋放出來的那一刻,幕清幽還是被差點打到她的臉的“東西”給著實嚇了一跳!

    他好粗……怎麼會這麼粗,這麼大!簡直可以同她的手腕相匹敵……

    看著男人過於粗壯的火杵,她想象著當它徹底進入自己體內搗弄的銷魂快感。眼見男人眼中閃過一絲得意的戲謔,媚藥的發作讓她情不自禁圈住那巨大的r棒開始輕輕的撫弄。

    這……才是真正的“棒”啊。

    摩挲著它崢嶸的傘狀圓端,幕清幽伸出舌尖輕舔了一下上面不斷開合的小孔,享受的瞇起了美眸。

    這場游戲,一定會變得很有趣的……

    魔魅(限)64<重h、慎入>

    從最上面的圓端開始,幕清幽伏在他雙腿之間,用唇將其含入口中,吸吮個不停。她的香舌不斷地頂弄著皇甫贏r棒的頂端,圍繞冒出熱y的小孔貪婪的舔舐。時不時在他最敏感溝回上方的嫩r上打著轉轉,惹出他腿間一陣又一陣銷魂的酥麻感。

    “啊……就是這樣……哦……”不顧雙手被牢牢地縛緊,皇甫贏口中的呻吟聲有些虛弱。粗長的r棒被美豔的妖姬愛撫得甚是舒服,他不由自主的將胯間的硬物不斷地向上頂去,試圖讓她再含得更深入一些。

    輕輕的抓握住他悸動著的熱鐵,幕清幽勾唇睨了他一眼,眼波流轉之間帶著暗示性的嬌嗔。

    “瞧你……別急嘛……”

    “啊嗯……”皇甫贏俊臉燙的通紅,嘆息一聲試著讓自己冷靜一些。

    “我都還沒開始呢,你要慢慢感覺。”

    她故意當著他的面,伸出小舌用力舔了一下他圓端上的小孔。將汨汨流出的熱y放浪的卷進口中品嘗。當她發現皇甫贏被這太蠱惑的畫面刺激的粗喘越來越重的時候,更是得意的上下舔著自己的唇瓣回味他的味道,仿佛要將他當做珍饈佳肴一般拆吃入腹。

    “啊……小狐貍……從來沒有女人像你一樣……”皇甫贏握緊了鐵拳,受不了她y浪的模樣。

    她的胸r隨著趴臥的動作不斷刮s著他健壯的大腿。繃緊的肌r與粉色的茹頭相摩擦,帶給兩個人共同的快感。

    幾乎要丟臉的用牙齒咬住床單,皇甫贏的汗水已經浸濕了枕頭。墨色的發絲滾成一綹,斜黏在他的頰邊靠近薄唇的地方,隨著他灼熱的呼吸上下起伏。

    “怎麼?你的那些妃子們沒有用嘴幫你做過?”將身子趴得更低,幕清幽索性將自己的兩團茹房全部貼在皇甫贏的腿上。豐滿的臀部高高翹起左右輕晃,被男人看在眼里恨不得立刻沖上前去抱住她的圓臀狠狠抽c。

    “嗯……”苦於自己已經失去行動力,皇甫贏只好閉上眼睛將剛起的y邪之念生生壓下。

    “她們不敢。”他淡淡的說了一句,君王的氣勢又回到他的身上。

    平日里那些女子敬他畏懼他都還不夠,誰有膽子像幕清幽這樣把他綁住盡情的玩弄他的“那里”!

    與她們的交歡,他向來只是例行公事的草草了事,彼此之間都很少能從中享受到真正的快感。

    他本以為男女之間的那點事,不過就是如此。可是今天,他的床第觀念卻被幕清幽這個小女人給徹底顛覆了……

    “她們不敢,我敢~”聽到皇甫贏頗為自負的話,幕清幽挑起一邊的細眉,壞壞的接口道。

    在皇甫贏尚未反應過來之時,她已經用麼指和食指輕捏著舉起他的棒身,露出後面的兩個圓球。用自己柔軟的的舌頭從他圓球的底部開始輕舔,徑直向上舔遍了他整根r棒直到圓端的頂部。

    “哦……”皇甫贏眉頭一緊,發出類似痛苦的低吼。

    “喜歡麼,嗯?”如此重復了三四遍,直到他的r棒上全部沾滿她的口水。幕清幽才又將注意力轉移到他的龍頭。

    “喜歡……繼續……”低吼變為請求,皇甫贏用雙腿霸道的夾住她的腰身,示意她更貼近自己。

    “心急的男人……”嘬了嘬他龍頭的最外緣,幕清幽慢慢的含入他的大r棒,不是很深,卻讓她的舌剛好蓋住他龍頭的一側。雙唇圍繞著龍頭向外一點的j部,小手則握住他余下的部分。

    “喔……嗯嗯……啊……”在胯間的r棒被柔軟的口腔緊密的包裹住的那一刻,皇甫贏的神智就已經近癲狂。

    他看著幕清幽俏麗的頭顱不斷地上下晃動著套弄他的yj,剩下的地方還被她溫暖的手掌搓動著。想要釋放的麻癢感不斷襲擊他的腰椎,s意越來越濃。

    於是,他配合起她的動作開始急切的擺動起健腰在她的口中進進出出。

    劇烈的起伏讓r與r之間的摩擦變得更激烈,,而幕清幽在左右扭動著頭部的同時,那片嫩舌始終都覆在他龍頭膨起的邊緣。

    “嘖嘖……啾啾……嘖嘖……”

    y靡的聲響在她的口中不斷傳出,男人烏黑的毛發刮著她的嫩臉。有好幾次,搖擺的圓球都差點要打到她。

    在如此重復了將近半柱香的時間後,血y急速的向皇甫贏下腹部流去。

    一道白光在他眼前驀地閃現,他啟著薄唇,難受的呻吟出聲。

    “啊……嗯……我……我要s了!”一面說著,一面進出的更迅猛。

    察覺到男人快要達到前所未有的高c,幕清幽媚眼一瞇。放任口中棒身劇烈的抽搐著,她伸手精準的用麼指摁住r棒的最根部以堵住白y前進的通道偏偏不讓他痛快的s出。

    這樣一來,盡管在此之後皇甫贏的yj開始劇烈抽搐,作出s精的條件反s,但是jy卻一滴也沒有滑出。

    “啊……你……讓我出來!!”沒想過這女人竟然有膽這樣整治自己,皇甫贏咬著牙低吼。狂亂的用小腿擊打著她的臀部發出啪啪的聲音。

    不理會他的命令,幕清幽好整以暇的繼續努力吮吸他的龍頭,一面延遲著他的噴s。

    “你……該死的!”仰頭痛苦的呻吟,皇甫贏扭動著身體快要崩潰在這種折磨之中。他好想痛快的發泄出來,那感覺一定會就此將他送上天堂!

    “嗯……”幕清幽不理會他,繼續著口中的動作。

    過了好一會兒,直到他腰間欲仙欲死的快感越積越多快要爆炸的時候,女人才滿意的放開了手指閃到一邊,任他的jy又強又猛烈的一波接著一波噴到很遠的墻壁之上一直持續了很久……

    魔魅(限)65<重h、慎入>

    皇甫贏只覺得在噴s的過程中,全身上下的肌r都跟著痙攣抖動起來,腦海中一片空白。

    “怎麼樣?”暗笑他仿佛初嘗禁果的少年一樣昂起頭猶自緊閉著雙目沈浸在高c之中。

    幕清幽揉了揉剛發泄完,稍稍消軟了一點的r棒。整個人爬到皇甫贏頭邊,替他解開手腕上的麻繩。眼見他因為劇烈的掙扎和高c時的失控,手腕上已經被繩子勒出了幾道觸目驚心的傷痕。她有些錯愕的輕撫著這些傷痕,心中猶豫著是要繼續還是先替他處理傷口。

    有這麼舒服麼?

    幕清幽皺皺眉頭,若是被別人發現了自己這樣對待大王不知道會不會被懲罰……

    她試探性的望向皇甫贏,不知道該怎麼辦。卻不料撞上他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睜開的銳利黑眸。男人眸光凜冽,正一瞬不瞬的死盯在她嬌俏的臉上,沒有放過她任何一個表情。

    被像一頭優雅卻殘忍的黑豹一樣的男人這樣赤ll的看著,幕清幽身上一陣冷一陣熱。

    冷是因為這男人在發泄後又恢復到先前冷漠嚴肅的大男人模樣,讓她猜不透心中所想。

    熱的──卻是他此時的表情正在強烈的表達出他想報復的企圖!

    “我先幫你上藥好了……”識時務者為俊杰,走為上策。

    哪知身子還沒完全轉過,幕清幽腰間就纏上一股莫大的阻力。此時皇甫贏已經以最快的速度坐起,讓自己的背靠在身後的墻壁上。鐵臂像鎖鏈一樣,把美人兒死死緊箍在他滾燙的懷中。

    “唔……”下巴被男人的大掌鉗制住扭到後面與他接吻,皇甫贏長驅直入的將舌頭伸入幕清幽櫻唇之中肆意攪動。

    “現在想逃已經來不及了。”熱吻了她好一會兒,低嘎的男音從她的耳邊呼著熱氣傳來。皇甫贏情不自禁的把懷中的女人抱的更緊,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之上。

    “你要怎麼做?”警覺的感到他的手掌不規矩的分別握住自己兩個茹房大力的揉捏著,幕清幽喉嚨有些發緊。

    男人輕笑的聲音傳來,皇甫贏決定不再跟她說話,而是用行動來證明一切。

    “啊嗯……嗯……” 茹頭被他用指腹夾著,弄得她有些疼。她低下頭,看著自己的兩粒已經被玩弄得由粉色轉為紅豔的蓓蕾在他男性的掌心里滾動。那親密的畫面讓她下腹部之中不自主的傳出一股熱流。

    皇甫贏看著她,一面褻玩著女人兩團飽滿的綿r,一面用口唇折磨她的頸肩。對女人的不了解讓他不懂得什麼高超的調情技巧。所以此時,他只是完全憑著想侵占她的本能在細嫩的皮膚上啃咬吸吮。粗魯的動作不斷弄痛了她,也給她帶來一種被蹂躪的快感。

    “啊……輕點……”當他又在自己的肩上咬出一個快要滲出血珠的紅印的時候,男人明顯變粗的喘息,以及臀後緊抵著自己的硬物讓幕清幽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他這麼快就……恢復了?

    “啊……嗯……”思維剛剛轉動,人就已經被大力的推倒趴在他腿間。意識到此時自己的臀部正是對著皇甫贏的臉,幕清幽本能的向前快爬了幾步想擺脫這種看不見他的被動。

    “啊……”小腿被他用力握住,生生的給拖了回去。皇甫贏一把扯爛她僅剩的褻褲,讓早已濕透的花x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前。

    “真美……”情不自禁用手指去觸碰那蠕動著的軟軟x口,皇甫贏瞇起眼兩手掌住她滑膩的臀瓣用力揉捏之後向兩邊掰開。使中間的細縫更撩人的呈現在他眼前。

    “唔……”感到自己的花瓣被兩根手指興奮的分開,幕清幽扭動著腰肢像是在乞求他的愛憐。

    “敢玩弄我是不是?”猛拍了幾下眼前的翹臀,皇甫贏改為跪在她身後的姿勢,扶著她的臀一口咬上白嫩的臀r。

    “啊……不要!”疼痛化作酸麻從最私密的地方傳出,幕清幽敏感的發覺在咬過她之後男人竟然開始用舌頭洗刷她的整個圓臀。

    從左邊舔到右邊,“滋滋”聲此起彼伏,仿佛吃到了什麼了不起的美味。

    “哦……”當她嬌嫩的花瓣也被他含入口中咬嚼的時候,她再也忍不住舒爽,噴出一股透明的y水將他的臉打濕。

    “好浪……”忍不住將她流出的愛y全部吞進口中,貪婪的舌頭不斷鉆入緊致的小x,勾弄著更多的花y。

    “嗯嗯……不要這樣……”難耐的用手抓緊身下的被單,欲望卻讓她將臀部撅得高。

    正當她快要達到高c時,舒服得腳趾頭都蜷縮起來了。誰知,就在關鍵時刻身後的動作卻全部停了下來了。狐疑的轉過頭向後看去,卻見皇甫贏強忍著激情卻毫無動作只用眼神不斷褻玩她的花x。

    “為什麼停下?”幕清幽不解的問。

    “因為你一直在說‘不要’。”緊繃的俊臉上閃過一絲不悅。

    沈默。

    望了他一眼,繼續沈默。

    ……

    “噗哈哈~~~”看著他越來越認真的表情,幕清幽終於忍不住了,嬌軀趴倒在床榻上笑得花枝亂顫。

    “你笑什麼?”莫名其妙的皇甫贏盯住因為她笑的動作過於劇烈而不斷顫動的花瓣,艱難的咽下口水。

    “贏哥哥,”幕清幽向他拋個媚眼,故意嬌滴滴的說,“在這種時候,女人說‘不要’就是‘還要’的意思,你不知道嗎?”她很耐心的調教著他。

    “是嗎……”俊臉上有些微窘,皇甫贏啞著聲音在她y蒂之上舔上一口,立刻傳來女人滿足的呻吟聲。

    “贏哥哥……真舒服……”

    這一聲嬌喘直喚得皇甫贏骨頭都酥了,他再也不愿壓制想進入她的渴望。立刻把住她的臀貼近自己的下半身,有力的大腿跪在她的身後。

    皇甫贏一手撐開她兩片濕漉漉的y唇,一手扶著脹得比剛才還要粗大的r棒腰間用力一挺低吼著在她的水x中一c到底!

    “嗷!”甬道之中細軟的層層褶皺被不知輕重的男人一瞬間全部沖開,幕清幽尖叫一聲。花心被碩大的圓端驀地抵住,撞出激昂的快感。

    “我要開始c了……”啞著聲音招呼著,不等身下女人的回答。皇甫贏就已經迫不及待的前後擺動著健臀,大力抽c起誘人的水x。

    感覺著那溫暖緊致的甬道像是無數張小嘴在吸吮自己的棒身,圓端的部位又被她的花心刮s的極為麻癢。皇甫贏簡直亢奮得骨骼都戰栗了,身上的肌r用力糾結在一起形成一塊塊小山丘。

    緊緊鉗住幕清幽纖細的腰肢,r體拍打聲響徹整個沁嵐閣。

    “噗滋……噗滋……噗滋……”

    耳邊傳來yj直c進甬道時擠壓著r壁里的水y發出的羞人聲響。他抽的重,c得更是勇猛!這種毫無章法的力道是習慣了跟有技巧的男人歡愛的幕清幽前所未有的經驗。

    只聽男人不斷地因為cx的快感而興奮的在她身後發出低吼,幕清幽只覺得自己被他過強的力道撞擊的七葷八素,眼前一片混亂的星星。每一次他進入時都把她搗得快要飛出去,然後又被他強制性的拉回到他的胯間。他認真的沖刺,擠開她花心的窄縫,直c進zg。

    “啊……嗯……你的小x吸得我好緊……”皇甫贏加快擺動的速度,時不時的用手擊打她白嫩的臀部在上面留下清晰的指印。

    稚嫩的小x被男人烏紫色的yjc得充血紅腫,兩片貝r隨著他的聳弄不斷地在x口翻進翻出按摩著堅硬的棒身,y水四濺。

    男人烏黑濃重的毛發映襯著r色粉紅的女性嬌x,從皇甫贏的角度看上去,幕清幽的x口就像一張紅豔豔的小嘴一樣將他一次又一次的全部吞吃進去。r壁的蠕動深絞著他的r棒,連圓端上的小孔也被一處軟r刺激到。

    “啊……你輕點……”幕清幽終於受不了y獸的猛烈,她幾乎要懷疑這個男人是不是有十年沒有碰過女人了。

    他已經用同一個姿勢c了她幾千下了,可自己體內的r棒還是堅硬如鐵,緊湊的律動好像永遠不會停止。

    “我偏不!”素來冷漠的男人此時竟然像小孩子一般耍賴,腰間的力道賭氣的又加重幾分。

    “你……”全身蒙上一層淋漓的香汗,幕清幽被他氣死了。

    他太粗,將她撐得好開,每一次搗弄都快要把她玩死了。但是這個男人自己卻還沒有自覺,只是一味的躁進。

    “你……你再這樣粗魯我把你踢下床哦!”忍耐到了極限,幕清幽回過身怒瞪著猶自霸住她的圓臀聳弄的男人。看著他那一根粗大的yj盡根沒入自己的甬道,心跳的速度快了一拍。

    收到她的警告,皇甫贏心不甘情不愿的開始慢下身子。但是額間的汗珠和皺緊的眉頭卻顯示出這樣的交媾根本滿足不了他的需求。

    真沒辦法,幕清幽嘆了口氣。揮手拍開男人的祿山之爪,向前爬動著抽離與他之間的連接。

    沾滿y水的r棒一離開溫暖的甬道,皇甫贏的喉中立刻發出抗議的呻吟。

    “你躺下,我來動。”讓開一條路,幕清幽將他的褲子全部褪下丟到一旁。

    難得順從的乖乖躺下,皇甫贏黑眸之中閃現出期待。

    “你要這樣慢慢的,”跨騎上皇甫贏的腰間,幕清幽將兩條玉腿?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