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13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51:13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你躺下,我來動。”讓開一條路,幕清幽將他的褲子全部褪下丟到一旁。

    難得順從的乖乖躺下,皇甫贏黑眸之中閃現出期待。

    “你要這樣慢慢的,”跨騎上皇甫贏的腰間,幕清幽將兩條玉腿分開露出紅腫的花x。粉嫩的小x在他剛才的c弄下仍然維持著d開的狀態,短時間內根本無法合上。

    抓握著他r棒的根部,滑膩膩的yy粘在上面讓她幾乎單手把握不住他粗壯的棒身。

    “嗯……”悶哼一聲算是他的回答。

    “然後……這樣進來……”女人稍稍抬起臀部,將他紫紅色的龍頭對準自己的小x,稍微磨蹭了幾下之後再緩緩的向下坐,將r棒送入體內。

    親眼看見腰間的分身被她自己c進水x,這y蕩的畫面比和別的女人在床上滾三天三夜還要刺激!

    皇甫贏一感到柔軟的r壁咬住了自己,便立刻向上挺動著開始抽c。

    “不……哦……你等一下!”狠狠捏了他yj後面的圓球一下,惹來男人的痛呼。

    “你做什麼!”皇甫贏不滿的吼道。

    “你不用動,我教你怎麼動。不然你今天爽完,我半條命就沒了。”沒好氣的白他一眼,幕清幽左右試著動了幾下尋找著自己的興奮點。

    “你是女孩子,說什麼爽不爽的。”俊臉一y,薄唇吐出古板的說教。

    “這叫閨房情趣,你懂不懂?”干脆按兵不動的趴在他的胸口之上,幕清幽忽然發現這個男人要學的東西可真是多。

    “閨房情趣就是說粗口?”男人不以為然。

    眼見拗不過他,幕清幽決定來個現身說法。

    “你說──”揚起紅唇用手指在他胸前的肌r上畫著圓圈,“你喜不喜歡干我?”

    “……你……”果然,聽到她說出最直白的形容,皇甫贏感覺腹間的血y流動的更快了。

    “還是說……你比較喜歡c我?”蠕動著香舌舔著他的茹頭,幕清幽用氣音再次挑戰他的意志力。

    “……小狐貍……”皇甫贏忍不住伸出手去撫摸她的茹頭,捏住指間的兩個小果來回揪著。

    “你把大r棒伸進我的x里時,被我吸得爽不爽?”

    “爽不爽嘛!”就是要他心癢難耐,幕清幽得意的感到體內的r棒在蠢蠢欲動。

    “爽!爽!小s貨,快騎我!動啊!”再也受不住如此強烈的挑逗,皇甫贏咆哮著抓緊她的兩團茹房,饑渴的吐出乞求。

    “很好,”瞇眼享受著為她瘋狂的男人,幕清幽坐起身來,“孺子可教也……”

    魔魅(限)66黯然銷魂夜

    真是銷魂蝕骨的妖姬!

    平躺在咯吱作響的香榻上,皇甫贏看著身上不斷上下起伏套弄自己碩大的美人兒,感到自己的身體從來沒有被弄得如此舒服過。

    “啊……嗯……”幕清幽一面運用腰力,在皇甫贏身上畫著“8”字。兩只小手還y浪的放在自己胸前,跟著抽c的頻率撫弄著沈甸甸的綿r。涂著紅色蔻丹的指甲輕刮粉嫩茹頭的頂端,讓自己的浪吟聲更加生動誘人。

    女人雪白的肌膚宛如凝脂,上面覆了一層淋漓的香汗。幕清幽自身就帶有一種自然清新的幽香,此時混合了男人歡愛時釋放出的麝香味更是如c藥一般刺激著兩人的情欲。

    她身上媚藥的威力本就驚人,此時再加上皇甫贏r棒的粗大堅硬,在搗弄的過程中y水四處飛濺,將兩人結合的部分弄得一片泥濘。

    皇甫贏烏黑的毛發上沾滿她的體y,腿窩處也亮晶晶的流滿黏膩的透明y體。剛剛發泄過一次的他并不急著釋放,倒是幕清幽在指引著他找到她的敏感點之後。被那碩大的圓端頂撞揉弄著不一樣的軟r,前前後後高c了好幾次。

    雙腿越來越無力,腿心處被反復摩擦擠壓,若說不麻不酸那是騙人的。

    汗珠順著額頭流入幕清幽的眼角,微癢的刺痛感讓她終於再一次達到高c之後像個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軟軟的趴在皇甫贏的胸口。咬住r棒的粉x一陣又一陣的痙攣著,溫熱的y體從花心處帶著驚人的沖擊力噴出,刷的皇甫贏下t又是一陣麻癢。

    “怎麼了,小狐貍?沒力了?”伸出手溫柔的撫摸女人柔順的長發,皇甫贏看她實在體力不支便體貼的將她抱起來躺在自己的旁邊。

    烏紫色的r棒被小心翼翼的抽出,一股春水立刻從翕合的x口涓涓流出打濕了床單。

    “我不行了,今天就到這吧。”懶懶的打個呵欠,幕清幽迷離著媚眼將高c過度的身體蜷縮在一起準備入睡了。

    “你睡了,那孤王怎麼辦?”訝異她居然就能這樣將自己撒手不管,皇甫贏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還在叫囂著要釋放的r棒上邊緩緩套弄著,讓她明白自己對她是多麼的渴望。

    “你去找別的女人好了,讓她們幫你解決。”沒有意識到自己究竟說了些什麼,幕清幽只想快點打發掉身邊的男人。

    聽到她的話,皇甫贏身體驀地一僵。

    錐刺般的疼痛感狠狠刺入他的心臟,他目光如火的瞪視著已然進入夢鄉的女人,不被重視的遺棄感讓他極度想把這個剛剛還跟自己翻云覆雨的女人掐死!

    他本以為,她剛剛那麼嫵媚,那麼撩人,那麼盡心盡力的帶領他享受情欲的頂峰。他對她而言,一定是特殊的。但是現在看來,她那種開始時不顧一切的勾引,一將自己用完就迫不及待的丟到一旁的做法……真是太可惡了!

    “起來。”冷著聲音,皇甫贏推推睡眠中的人兒。

    目光越來越寒,像是十二月份寒天飛雪。她的睡相越甜美,他的怒火就越旺盛。也許自己是真的太自大了,以為他是王,所有人的心都要圍繞著他轉。殊不知,卻遇上這麼一個讓他心動卻比他還要自我的女子。

    心動?

    想到這個詞皇甫贏心中一顫。濃眉緊鎖成一條化不開的直線,他會為了這個小狐貍而心動嗎?

    “給我起來!”見她仍然是沒有清醒的跡象,皇甫贏不耐煩的輕拍她的臉。

    “嗯……別鬧……樂哥哥,讓我睡……”呢喃著翻了個身躲開惱人的大手。卻沒發覺,自己剛才那一聲無心泄露的稱呼讓身後的男人腦子像高溫的油鍋一般快要炸開。

    樂哥哥?是誰?她以前的男人!?

    黑眸s出利劍一樣的光芒,他知道她不是處子,也知道魔夜風那廝送她來絕對沒安好心。所以他原本也沒打算把她當做妃子來看待。

    但是現在她自己送上門來勾引他,而他又愛極了她甜美的身子。王者的自負決不允許自己的女人心中有另外一個男人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哥哥”這個稱呼,他是極為敏感的。

    崩潰於自己對她和那個“樂哥哥”關系的胡亂猜想,皇甫贏再不憐香惜玉。直接握緊幕清幽的雙肩將她生生搖醒,“說!樂哥哥是誰!”

    還不懂這種強烈的占有欲叫做嫉妒,皇甫贏幾乎要將手中的女人搖成一張薄薄的紙片。

    “唔!好痛!你發什麼神經!”被他搖得頭暈目眩,幕清幽這才從美夢中被迫清醒過來。

    “告訴我!我哪里讓你不滿意!讓你還念念不忘以前的男人!”咬牙切齒的吐露恨意,皇甫贏閃亮的眸子s出殺人的利光。

    “我沒有什麼不滿意,我只是困了而已。”不明白男人為什麼突然發狂,幕清幽瞅準空檔將自己稚嫩的肩膀從他手中抽離躲到一邊。

    “沒有不滿意……”冷哼一聲,皇甫贏黑發已經全然散下,披在肩膀上像一頭蓄勢待發的黑豹。

    “那我們繼續!”

    他覺得自己真的是太寵她了,被她即無邪又性感的氣息所蠱惑,才會一直都由著她的性子來。

    她私自到自己的御花園放紙鳶他沒有懲罰她。

    她伺機到處去勾搭位高權重的手下人他沒有證據也放過了她。

    就連兩人在床上歡愛這樣私密的事情,他也完全由著她擺布。

    現在看來,給女人如此放肆的權利,實在不像他皇甫贏的作風!

    若是別的女子,別說在夢中喊其他男人的名字。光是在他還想要的時候自私的把他丟在一旁就足夠理由被打入冷宮了。

    “什麼?我好累,我不要。”不知道男人已經變得極其危險,幕清幽仍然搖著頭拒絕道。

    “由不得你說不!”諷刺的發出冷笑,皇甫贏長腿一伸高大的身形就已然站在床下。不顧她亂踢細腿的掙扎,用力抓住她的腳踝將她拉至床沿,擺成雙腿大張的羞人姿勢。

    “嗯……不……”被粗大的yj強行進入紅腫的小x,幕清幽縱使有媚藥作祟,也依然感覺到被撕裂的痛楚。

    她現在總算明白,若是男人的那話兒夠粗夠大的話,如果對方沒有溫柔對待。

    那可是真該死的痛!

    “哦……好緊……”男人粗魯的前後擺動起身體,頎長的身影遮住了背後的月光。只將無窮的黑暗投s到女人身上。

    “住手!你這野蠻人!”嬌柔的嗓音忍不住喝罵正狂猛的在她腿間聳弄的男人。

    他的冷漠呢?他的拘謹和天真呢?他的不諳人事守禮的氣度呢?

    都被鬼吃了?!

    “野蠻人?”皇甫贏憤恨的狎笑一聲,冷冷的道,“你不就是喜歡野蠻的男人麼?”

    身下發狠的用力搗入,yjc入水x不斷響起“噗滋噗滋”聲。巨根後面的兩個小球隨著他的動作忘情的拍打著幕清幽的y戶,惹出她不知是痛還是舒服的浪叫。

    “不是最喜歡男人像這樣狠狠地c你麼!”俊臉上除了寒意再無其他表情,盡管身下不斷被她吸出銷魂的快感,但是皇甫贏還是努力讓自己看上去毫無波瀾。

    用她教的粗話作為羞辱她的工具,這是他今晚給她最好的禮物。

    “你……啊嗯……”嬌軀劇烈的前後搖晃著,大腿被他分得更開,幾乎成了“一”字型。

    “孤王怎麼了?孤王只是順應你的心意在狠狠的c你而已。”健臀發了瘋一般的將碩大不斷擠開y唇,送入女人的體內。一波波新鮮的花y在強烈的刺激下如瀑布一般傾瀉下來,滴落在地面上那畫面好不y穢。

    r棒的圓端每每抵達到那粉嫩的花心,都會再往前送上一寸,硬是擠開她嬌嫩的zg口,讓那開合的小嘴吸吮到自己敏感的小孔。

    “啊……嗯……哦……”被他撞得七葷八素,早已虛脫無力的幕清幽變成了一個沒有生命的破布娃娃,任男人抵在胯間粗暴的抽c著。

    “對!就是這麼浪!被男人干到發浪就是你唯一要做的事!”嫉妒讓男人發狂,就算弄痛她也好,不舒服也罷。他給的她就必須接受!只有讓她的身體記住他,從此以後,她才算是他真真正正的女人。

    月亮不知什麼時候被大朵的烏云遮住。

    就這樣,男人的粗喘和女人氣若游絲的呻吟混在一起,在沁嵐閣里回蕩了整夜……

    魔魅(限)67 玄紫王爺

    最後,讓皇甫贏成功從小綿羊絕地反撲成大野狼的代價就是幕清幽整整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其間,皇甫贏有假意的送補湯燉品過來以示關懷體貼。但是誰都看得出來,這男人是食髓知味,恨不得再與美人兒共進魚水之歡。只不過每一次都被幕清幽怒目而視的瞪了回去,而沒能得逞的再度伸出祿山之爪。

    直到第四天的清晨,幕清幽才感到雙腿之間的酸軟已經沒有那麼嚴重了。沐浴的時候她也認真的檢查過,確定被他搗弄紅腫的貝r也慢慢恢復了往日的嬌嫩粉色。

    但是一想到那天晚上粗暴對待自己的皇甫贏,幕清幽就恨得咬牙切齒。所以她暗暗決定,若是沒有她的同意,這人面獸心的男人休想再碰她第二次!

    眼看今天算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她簡單打點了一下自己決定在這皇宮里走動走動。也順便再去打探一下有沒有什麼重要的消息。

    剛來麒麟國的那幾天,她假借寂寞,以找人消遣時間為理由成功的籠絡了許多這深宮大院之內極其重要人物的隨從。從他們口中她大致了解到這些人物的生活習慣,知道他們會在什麼時候在哪里出沒。

    仿佛已經很熟識了一般,幕清幽三拐兩拐避開侍女獨自一人來到一個神秘庭院的門前。抬頭瞥見庭院門上方所掛的木匾之上,寫著俊逸瀟灑的幾個大字──玄紫樓。完美的菱唇勾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稍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幕清幽撫著云髻,將金步搖重新簪好。在確定自己呈現出來的是一副柔弱清麗的新嫁娘模樣之後,幕清幽款款邁動蓮步斂著水眸走入其中。

    好美的花園──

    訝異的望著與王爺的身份相比過於簡陋的宅院,幕清幽的注意力卻轉瞬被院內的布置牢牢地吸引住了。

    因為在建筑上節約了不必要的土地,這里的主人就有大片的空間可以栽種數百種不同的奇珍異草。雖然是冬天,還是有不少異域植株開出豔美非凡的瑰麗花朵。五顏六色,爭相斗妍,讓原本人氣不旺的玄紫樓顯得熱鬧非凡。

    此時,一個穿著素色布衣的男人正披散著長發卷起袖口蹲在花草叢中耐心的將多余的雜草一點一點的拔光。但見平靜無波瀾的俊顏之上流露出一股成熟於應有年齡的從容之氣。幕清幽忽然覺得那種超然的淡漠和神樂有幾分相似。只不過,神樂的淡漠更傾向於大將風度的溫文。而他的,卻是一種生人勿近的冷酷。

    別人的事與我無關。他的表情是這樣說的……

    “既然進來了,為何不過來同我打個招呼。”沈穩的男音從草叢深處傳來,盡管是背對著門口,但是皇甫玄紫還是敏銳的察覺到了陌生人的氣息。

    “這花,開得真好看。”為自己找了一個最冠冕堂皇的借口,幕清幽伸出手去想撫摸一下離自己最近的那朵緋紅色的小花。珊瑚一般的蕊瓣在耀而不曬的日光下閃爍著,對女人來說是一種不小的誘惑。

    “別碰。”男人的聲音很輕,卻飽含著不容置疑的威嚴。

    快步走上前,用沾滿泥土的右手猛地抓住幕清幽白皙的皓腕,皇甫玄紫將她徑直帶離此處向敞開門的大廳走去。

    “抱歉,我叫下人為你打盆清水清洗一下。”望著幕清幽坐在檀木椅上無辜的眼神,皇甫玄紫感到些微的歉意。

    但是恐怕只有他一個人知道,那些植物都是千金難買的貴重藥材。有很多還是他遠拔萬里才從遙遠的異域移植過來的,整個麒麟國也就這麼三四棵。更重要的是,那些花朵開的越美麗的,卻反而是煉蠱時所用的最強的毒物。她沒有吞解毒丸護體,就想用毫無防備的r體去碰觸。他敢保證出不了一個月,這漂亮的不似凡人的女子就會化作一灘腥臭的膿血。

    “沒什麼。”幕清幽垂下水眸,羞答答的輕搖蟾首。狡黠的光芒卻在水眸之中一閃而逝。

    自幼便精通醫道的她一踏進院內,就聞到空氣中飄浮的香味實在香得詭異。雖然不能夠將這些植物一一認出,但至少她不會天真的認為有人種這麼滿滿一院子的毒物只是為了擺做觀賞。

    作勢要接近那花朵,只是為了要試探這些東西有毒,這玄紫王爺心里究竟清不清楚。

    “你是──”打量著眼前的美人兒,皇甫玄紫目光里閃現難得的動容。

    饒是他常伴毒草身邊見過太多美得出奇的豔麗花朵。然而此時,他卻覺得那些自己最珍愛的嬌蕊卻敵不上這女子的萬分之一。

    “我皇兄新納的妃子,幽妃娘娘對不對?”雖然被幕清幽的美貌所震撼,也被她流露出自然地楚楚可憐所打動。但是皇甫玄紫仍然目光守禮的閃著毫無侵略性的光芒,猜測著她的身份。

    是男人,很少不會為美人兒所動心。

    皇甫玄紫的例外不是沒有緣由。因為在他心里,這個世界上最讓人心動的不是女子。

    他皇甫玄紫,喜歡男人。

    幕清幽只是抿唇不語,微笑著看著腮邊蓄著胡茬看上去有些落寞和頹唐的男人。

    “真是失禮了,”看到對方默認,皇甫玄紫淡淡一笑,“我出門的時候不會穿成這樣。”

    似是隨性的將挽起的袖口放下,卻在舉手投足之間散發著一股渾然天成的優雅。即使只是穿著普通的衣服,不講究的打理自己的儀容。王爺就是王爺,生在王者之家的貴氣是無人可以匹敵的。

    “沒關系,我也只是隨處轉轉。看見你這里的花好看,就忍不住走進來了。”

    看著幕清幽揚著美眸像發現了什麼好玩的事物一般,驚喜的訴說著。

    她單純沒心機的形象不知不覺烙印在皇甫玄紫的腦海里,惹得他不禁莞爾。

    “如果皇嫂不介意,玄紫愿意作為陪伴的對象,幫你打發無聊的時間。”

    魚兒上鉤了──

    “真的?”

    只見女人快樂的從椅子上跳起來,眨巴著大眼睛興奮地握住對方的大手。像是生怕他反悔一樣牢牢地將他抓緊。

    見她毫無自覺地將小女人的憨態表露無疑,男人嚅動著好看的嘴唇說,“皇嫂,這一下你想洗手都不行了。”

    “啊呀!”幕清幽連忙放開沾上更多泥巴的玉手,連自己都要佩服自己的演技,因為嬌豔在此時恰到好處的浮上害羞的紅潮。

    隨之響起的,是男人清冽的笑聲。

    這女人,還蠻有意思的嘛。

    魔魅(限)68 禁忌的兄妹

    “在這里住的還適應麼?”雖然是一句關切的問候,但是在幕清幽的眼中看來,男人的面部表情極淡。淡的讓人看不清他是否真的在關心她。

    “還好。”回應他一個憨笑,幕清幽可愛的吐了吐舌尖。

    皇甫玄紫今天穿了一件紫紗錦袍,袖口處用金線繡了幾朵祥云。墨色的長發也被一絲不茍的綰在玉冠之中束成長馬尾。除了臉上的髭須還是一如既往之外,整個人比她初見之日要清爽許多。

    他是個極為守信之人。答應了要陪她打發無聊的時間,轉天果然就出現在沁嵐閣的門前。只不過在屋內與皇嫂獨處多有不便,皇甫玄紫便提議到皇宮里四處走走。

    “你是不是還未見過蓮妃?”看著她興奮的跑到一株寒梅前踮起腳尖摘了一朵放在鼻尖輕嗅,皇甫玄紫若有所思地說。

    她果然,很喜歡花。

    “啊?”指尖的花瓣掉落幾片,幕清幽眨著無邪的大眼睛不解的問道,“我需要去見蓮妃麼?”

    看著她偏著小腦袋,像個不諳世事的小孩子一般吐露出天真的話語,皇甫玄紫輕輕勾唇。

    蓮妃是在這座宮殿里皇甫贏身邊最得寵的女人。

    若是稍微機靈一點的姑娘,就該知道要放低身段先去蓮妃那里打個招呼。順便諂媚的疏通一下人脈,以後若是蓮妃立了後才不至於讓自己落得悲慘的下場。

    但是眼前的小女人似乎明顯認為在這里玩耍嬉鬧要更有意義些,完全不懂那樣世俗的心機。

    想到這里,皇甫玄紫對她的好感又增了幾分。

    長處這深宮之中,見多了爭權奪利的y暗面,給皇甫贏當妃子的秀女在被選進宮之前就已經被她們背後的人調教得手腕極深。

    像她這樣清白的女子,他還是第一次見。

    “罷了,”見她是真不懂,皇甫玄紫暗笑自己的世故,“反正早晚她也會找到你這里的。到時候,該明白的你自然就會明白。”

    白色的梅花瓣隨風洋洋灑灑的飄落在皇甫玄紫肩頭,襯著他臉上高深莫測的表情──此時的他,宛如一位遺世獨立的仙人。

    “玄紫……”被他那種過於炫目的神性光輝所動容,連幕清幽自己都不知道,此時她幾乎挪不開的目光究竟是裝出來的還是真的看得癡了。

    皇甫玄紫也生的很好看,也許是遺傳了母親的基因多一些。他的俊秀與皇甫贏的霸氣和魔夜風的邪魅迥然不同。

    他有著一雙溫和的善眸,眼角向下彎成完美的弧度。以至於在他不經意間笑起來時就會變成兩道彎彎的月牙兒。他的鼻子很挺,鼻梁靠上的地方有一塊突出的硬骨。從側面看上去線條就顯得特別分明。男人的唇色很淡,唇形卻很飽滿,倒是比較像小姑娘才擁有的豐腴櫻唇。

    幕清幽情不自禁的猜測,若不是那些過於男人味兒的胡子打亂了他原本的樣貌,皇甫玄紫該是一個美得像女人一般的妖孽吧?

    “走吧,我帶你去浮云丫頭那里轉轉。”見她發愣,皇甫玄紫了然的一笑,揮袖掃落了身上的落蕊,轉眼之間衣袂翩翩已經走在前方。

    “喂!你等等我!”回過神來時,皇甫玄紫人走遠。幕清幽懊惱的咬了一下唇,忙向前追去,與他并肩而行。

    就這樣,互生好感的一叔一嫂開心的閑聊著向錦云宮的方向走去。殊不知,此時這原本高貴無比的公主金殿卻是一派瘋狂旖旎的春光。

    “啊……嗯……好舒服……”皇甫浮云鋪著錦緞的香榻之上,身上只剩一件吊掛在腰部的兜衣的女人正大張著雙腿y浪的躺在床上,任男人向兩邊擠開她不斷顫動的y唇,將自己粗大烏黑的r棒一次又一次頂入她的體內,把不斷泄出的y水搗成羞恥的白沫。

    “啊……公主……沒想到能c到你,真是太舒服了!”男人汗濕的l體像不知滿足的y獸一樣劇烈起伏著拍打在皇甫浮云的y部。兩個圓球晃動著擊打出y靡的“啪啪”聲,y柔的俊臉上呈現出快要高c的痛苦表情。

    這男人皮膚雪白,臀部健美有力。禍水一般的容顏一見就知是宮內女子專門來慰藉寂寥時的男寵。眼見他下t粗糙的毛發已然被刮干凈,只留下嫩滑的皮膚和兩腿之間的那一根能讓女人快樂的巨大r棒在紅腫的x中不斷抽動著。

    “快……哦……好爽!再用力些!”來不及吞咽的津y順著女人嘴角流出,皇甫浮云干脆自己向上挺動腰肢,迎合著對方的進入撞擊著彼此的身體好讓他c得更深。

    “公主……”男寵將自己水淋淋的熱鐵抽出,龍頭處系了一根特制的紅線。這是防止男寵s精導致女方懷孕所專門制造的“抑精環”,同時也能延長勃起的時間。

    只有在女主子完全滿足之後,男寵們才被允許取下此環,在女人的注視下發泄自己積累過多的體y。

    “我想從後面干你!”囁嚅著提出y邪的請求,男人望著皇甫浮云美麗的嬌顏和那一身細皮嫩r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扶著她的腰肢將她翻轉過來。他從皇甫浮云的背後扶著悸動的男g再一次盡根沒入溫暖的甬道。

    “啊……啊嗯……好深……”y唇被他用手指向兩邊拉扯玩弄的撐開,d開的水x滴著黏y赤ll的呈現在男人面前。一面低著頭,看著自己粗大的棒身不斷迅速的被她貪婪的小嘴全部吸進去,男寵漲紅了臉忍不住將中指狠狠c入她紅嫩的菊x大力的抽c起來。

    “啊呀!好爽……用力!”前後兩個小x被同時玩弄著,皇甫浮云吟出高亢的叫床聲。粗糙的棒狀物隔著兩個x之間的薄膜觸碰到了彼此,讓男人更加興奮。

    他激狂的抽出手指,整個身子向前趴伏在皇甫浮云光滑的後背上。兩只手不斷地捻弄著她早已被吸得紅紅的還掛著口水的茹頭,下半身與她嚴絲合縫的貼緊。兩人的臀部充分交疊在一起,蠕動著一起做著小幅度的性j運動。

    “好爽……啊……我要高c了……”難耐的叫嚷著,皇甫浮云甩著散亂的長發感覺體內積聚的那股熱流正要從被他抵住研磨的花心里激烈的噴出。

    就在這時,身後正向前挺動的男寵卻被一股強大力量蠻橫的從她身上向後扯開。原本被yx咬的死緊的r棒被生生的抽離女人的甬道,未得到滿足的空虛感讓皇甫浮云忍不住回過頭去想要呵斥,卻不料自己的親生哥哥皇甫贏正在以一種難以置信的驚怒目光死死的瞪在她的身上。

    公主的霸道瞬間轉換成小女人的委屈。見皇甫贏憤恨的將男寵的身體往地上一擲,骨頭碎裂的聲音讓她不顧自己此時的失儀,赤l著香汗淋漓的身子發瘋一般的投入皇甫贏的懷抱。

    “嗚嗚……贏哥哥,給我……”淚水大顆大顆的滴落,嬌嫩的小臉像一只無助的小貓咪在他溫暖的懷中輕蹭著。

    “云兒,你這樣多久了?”眼神y鷙的制止她挑逗男人的舉動,濃眉皺成一堆黑線,皇甫贏一把握住她的肩膀用力搖晃著說。

    她居然敢找男寵!她居然敢背著他找男寵!

    凌厲的瞥了一眼被他摔碎了骨頭正昏迷在地上的男人,對方胯間仍在勃起的yj上濕濕亮亮的y水讓他恨不得沖上去一劍削下那曾經侵犯過自己妹妹的禍根。

    “唔……云兒要……云兒要男人來c我……”狂亂的用粉拳捶打著男人胸前的肌r,迷亂的意識讓皇甫浮云開始胡言亂語。

    “云兒!!醒醒!!”再也受不了她如此下賤的模樣。皇甫贏又是心痛又是著急,完全不知道該怎樣對待她才好。

    她是怎麼了?被人下藥了嗎!

    “贏哥哥……他不愛我……幕絕他不要我……我好想要男人啊……”小手不知不覺向皇甫贏胯間摸去,男人一個不查竟被她握住了男g不斷揉搓撫弄著。在意識到自己竟然被自己的親妹妹逗弄得勃起之後,皇甫贏發出一聲狂吼。

    他激動地將皇甫浮云赤l的嬌軀緊緊地擁入懷中,一雙大手不斷地在她的豐臀上揉捏撫摸著。

    壓抑多年的情感終於在這一刻讓理智全然崩潰,他動情的低下頭吻著自己妹妹的嘴唇,喃喃的說,“別哭,云兒……哥哥心里有你……哥哥會好好的疼你。”

    也許是自小兄弟姐妹少的緣故。先皇皇甫天極只生了皇甫浮云這一個女兒。身為大哥的責任感讓他對這個妹妹寵愛萬分,他盡職盡責的照顧她,保護她,給她想要的一切。卻不知這種寵愛到最後竟演變為一種連他自己都控制不了的異樣情愫。

    那是不是男女之情他不知道。但是至少,從他發育開始就對這個妹妹產生了強烈的渴望。

    有多少次他喘息著從夢中醒來,發現自己的褲子被jy打濕了一片。夢中與他翻云覆雨的女人面容清晰,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皇甫浮云!

    在她被人抓去之後,他像瘋了一樣的派人到處尋找。最後卻由追蹤香的味道在魔夜風的國度里找到了已經被qg了的皇甫浮云。

    他恨過,也掙扎過,幾乎要立刻沖到驍國殺了那個狼子野心的敗類!但是後來,他竟又偷偷的覺得,其實這樣也不錯……

    她已經被和自己有血緣關系的哥哥侵犯過了,那麼他是不是也能夠和她發展一段更親密的關系呢?

    想到這,皇甫贏低下頭望著已然迷亂的小臉兒。一種邪惡的沖動讓他本能的打橫抱起她將皇甫浮云再度放到床上。

    “唔……熱……”難受的揪緊身下的床單,皇甫浮云與隨即貼上來的男人相互摩擦著下t尋求一些短暫的快慰。

    “乖云兒……”饑渴的嘬吮著妹妹誘人的紅唇,皇甫贏大手滑到她高聳的茹房之上,開始不輕不重的揉捏著。

    也許這是上天給他的一個機會,讓他得償多年的夙愿。

    正當兩人忘情的激吻著時,門卻被人推開了。

    “大哥!”皇甫玄紫萬分沒想到自己會見到這樣一幅禽獸不如的畫面。身後的幕清幽也不禁驚愕的搗住自己小口才不會尖叫出聲。

    魔魅(限)69 誰的火花

    聽到自己兄弟的驚呼聲,皇甫贏才宛如大夢初醒一般驚恐的離開皇甫浮云赤l的身子,跌跌撞撞的向後倒去。

    他又羞又惱,尤其是在看見躲在皇甫玄紫身後臉色蒼白的幕清幽時,他心臟更像是被鐵錘重重的擊打了一般。語無倫次的想要跟他們解釋,卻又根本無從說起。平生第一次遭遇到如此的狼狽不堪,皇甫贏懊惱的用手捂住俊臉不知道該怎樣面對。

    空氣中凝結著詭異的氣氛,三個人都待在原地按兵不動,誰也不愿最先開口。

    “嗯……熱吶……”就在這時,床上的皇甫浮云卻傳來了呻吟。只覺得自己的茹房越來越脹,急需男人來愛撫。幾根春蔥般的手指不顧在場的兄嫂,徑自捏住自己兩個嫣紅的r尖,用指腹來回摩挲著逗弄著。

    “云兒。”她的嬌喚令皇甫玄紫眉頭一皺,頎長的身影一個箭步上前將手指搭在她腕上的脈搏處,臉色越來越y暗。

    “她怎麼樣?”關切的話語從皇甫贏口中說出,但是一見到自己弟弟y鷙的眼神,他的音量又情不自禁的變小。

    “好毒的媚藥……”縱使再與世無爭的個性,此時見一向健康活潑的妹妹被y藥控制得像個人盡可夫的蕩婦。皇甫玄紫還是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媚藥?!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對云兒下藥!”一聽到皇甫浮云果然是被別人暗算了,皇甫贏冷冽的眸子蒙上一層熊熊怒火。

    他會殺了那個給她下藥的人!而且,還會讓他不得好死!

    “皇嫂,你怎麼看?”心中大概有了數,皇甫玄紫并不點破,只是意有所指的望向猶自站在門邊的幕清幽。

    纖細的身子一僵,顰起柳眉,幕清幽走到床邊將手放在皇甫浮云滾燙的頰邊。在望見那一雙迷離的水眸中對性a無比的渴望之時,她幽幽的嘆了口氣。

    魔夜風。

    他不知道安得是什麼心,竟然給自己的親妹妹也吃了那種害死人的媚藥,叫她離不開男人。

    “這件事與你有關?”素來冷靜的男人,此時卻像一頭一觸即發的野獸。皇甫贏一把攥住幕清幽的手腕,不敢相信自己的妃子居然是陷害自己妹妹的人。

    好痛!

    手腕幾乎要被他拗斷,幕清幽感到心中一陣惱火。但是她卻并不掙扎,也不辯解。只是用眼神冷冷的注視著他。

    關她什麼事?真沒想到這塊冷木頭居然還有戀妹情結,其惡心的程度與那qg自己妹妹的魔夜風不相上下。

    嬌顏上厭惡的表情激怒了豹子一樣的男人。皇甫贏一下將她拽到自己面前,兇狠的捏住她的肩膀咆哮,“你把解藥拿來!你把解藥拿來!!不然我就殺了你!!”

    “大哥,”看見幕清幽倔強的強忍著疼痛,就是不發一言硬是看著自己的夫君冤枉她像個瘋子一般威脅她。

    皇甫玄紫也有些生氣了,他也一把扯住幕清幽另一只手腕向自己這個方向拉過來。

    “不關她的事,你放開她。”

    “我不放,我自己的妃子我有權利管教!”見自己一向對女人沒感情的弟弟竟然意外的站在幕清幽一邊幫她說話。皇甫贏更為火大。

    他們倆個什麼時候勾搭上的?難道這女人在床上令人欲仙欲死的本事能讓有斷袖之好的玄紫也成為她的裙下之臣!

    “我說,放開她。”皇甫玄紫面無表情的看著無理取鬧的兄長,眼見幕清幽的額上已經痛得直滴冷汗,一向溫和的月牙眸也變得森冷駭人。

    “不放!”咬著牙齒,皇甫贏的孩子脾氣又涌了上來。

    懶得再跟他浪費時間,皇甫玄紫左袖迅速揮出,健臂準確的勾住幕清幽的腰,連同拉住她手腕的力道一起硬生生的將她帶進了自己的懷中。

    “放肆!”見自己的女人此時正被穩穩的抱在弟弟的懷中,皇甫贏上前就要再次搶人。

    他的老婆耶,別人碰什麼碰!!

    轉過身去,用自己頎長的背影擋住來勢洶洶的男人。完全不顧別人存在似的,溫柔的手指撫上幕清幽被勒紅的皓腕。

    “痛不痛?”旁若無人的關懷,皇甫玄紫忽然間覺得這樣柔弱的女子放在大哥那里真是暴殄天物。

    “還好……”長睫下的美眸充盈著委屈的水氣,幕清幽咬著紅唇搖了搖頭。

    旁邊傳來皇甫贏不以為然的冷哼,這女人真是造作!在他面前可從來都是一副y險狡詐的小狐貍模樣。在玄紫面前竟然給他裝無辜?!

    ……

    該死的!他們到底要抱多久?

    “是那個人做的,對不對?”靠在幕清幽的耳邊,皇甫玄紫呼著熱氣輕輕的問道。

    除了魔夜風,誰會有這種妖孽邪藥。

    “嗯。”皇甫玄紫的懷抱特別溫柔,像極了神樂。讓幕清幽產生了一瞬間的恍惚。

    “你有辦法幫助她麼?”再一次拋出問題,皇甫玄紫從懷中掏出絲帕,將女人腕上的傷口小心的包扎好。

    真是魯男子……大哥的指甲居然劃破了她一塊皮r。

    “我可以試試。”環顧著四周的房間,在見到一個形狀詭異的錦盒時,幕清幽的眼前一亮。

    “好,交給你了。”輕輕的放開她,皇甫玄紫溫文的笑著。但轉頭一看到自己面色鐵青的大哥,剛勾起的唇角又恢復成刻板的一字。

    “男人都出去吧。”深吸一口氣,幕清幽整理了一下被弄亂的衣服,低低的命令道。

    “我為什麼要出去。”不以為然的盯住敢命令他的小女人,皇甫贏的手心又開始發癢。

    “大哥,我想我們有必要好好的談一談。”冷冷的聲音自門邊飄過來,皇甫玄紫此時的眸色y暗,做了一個請的動作明顯是要將他轟出這道門。

    “哼!”一想到今天的事的確是自己做的不對,皇甫贏也不好再兇別人。最後狠狠的瞪了幕清幽一眼,便心不甘情不愿的隨弟弟走出門去。

    回身關上房間的門,皇甫玄紫投給幕清幽一個信任的微笑,便也隨他離去。順便還帶走了昏厥中的男寵。

    此時,房間里面只剩下欲火焚身的皇甫浮云和一臉沈默的幕清幽。看著床上仍在不斷扭動著的皇甫浮云,她嘆息一聲,沒想到兩人的再見竟然是在這種情況下。

    想到這,幕清幽不禁苦笑,邁動蓮步向那個神秘的錦盒走去……

    魔魅(限)70 分得清嗎

    拿到手中造型奇特的錦盒,幕清幽臉上的苦笑越發的澀……她輕輕地打開盒子,不出所料的看見里面那一根又粗又長用特殊材料制作的假陽具。

    如此精明是因為在來麒麟國之前,魔夜風也壞壞的塞給她一根。此時就放在她的沁嵐閣里。

    這媚藥會讓她們離不開男人,如果在短時間內沒有男人慰藉的話,為了避免發瘋就得用這個東西z慰。但是光靠z慰不能解決全部的問題,時間一長就必須得與男性真正交媾,那一股難受的s熱感才能得以解脫。難怪堂堂的公主到最後實在忍不住了,居然會去找了男寵……

    想到這,幕清幽加快腳步走到塌邊。雖然床第之事她并不陌生,但是她還是第一次從這麼近的距離打量女人的s處,不禁感到有些窘迫。

    “嗯……好熱……我要……”皇甫浮云的忍耐快要瀕臨極限,她表情痛苦的望著幕清幽已經分不出她是誰,只想快點得到紓解。

    “公主,這個給你。”

    幕清幽將假陽具交到她手上,想讓她接由此達到高c暫時清醒過來。

    “唔……”假陽具剛握住一半就滑掉了,皇甫浮云的手已經開始抽搐。

    “公主!”俯身拍拍她的臉,幕清幽焦急的望著全身痙攣口吐白沫的皇甫浮云,不由得嚇出一身冷汗。

    以前藥效發作的時候,魔夜風都會親歷親為的幫她“解毒”。到了麒麟國,皇甫贏在冷落了她幾天之後也還是和她上了床。再加上偶爾的自我解脫,幕清幽從來不知道這媚藥真的發作起來是如此的可怕,竟像是摻了極為y險的毒藥。

    毒藥?

    想到這一層,幕清幽目光一寒。

    精通藥理的她本該想到的,強效的媚藥要調制并不難,但是若想持久就必須摻雜陣發性的毒藥。皇甫浮云是這樣,那麼她的身上也一定中了如此讓人寒心的毒物吧……

    這樣的推測讓她對魔夜風的厭惡感更加深了一分。

    他──好狠。

    “噢!!”

    正自思量著媚藥的問題,卻不知瀕臨崩潰的皇甫浮云突然之間表情猙獰的一把攬住她的頸子,張開貝齒在側面狠狠的咬了下去。一邊咬還一邊用力的嘬出吻痕,口中只斷續的念著,“給我……給我!”

    “好,就給你!”被她呷得有些疼,伸手欲推,皇甫浮云卻纏得更緊。幾乎要勒得幕清幽喘不過氣來。

    忍住心中的羞赧,幕清幽一咬牙。纖纖玉指向下摸索著撥開皇甫浮云身下水淋淋的花瓣,將假陽具對準x口一個猛力灌入她的體內,直c到女人刺癢難耐的花心。

    “哦……?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