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15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52:9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凌格的聲音很輕。

    “格格……”俊臉無恥的湊近了一些,印無憂笑得很y險,“你是不是怕我少了那樣東西影響你下半輩子的幸福啊?”

    “你是不是臉皮又癢了?”凌格冷冷的看著他不管挨多少打,在自己面前都是那副不知死活的殷勤樣。心里沒由來的一痛。

    那件事──要不要告訴他呢?

    “你打吧,打是親罵是愛~”印無憂居然抓住了她的手,硬往自己的臉上貼。

    原本他心里已做好了挨打的準備,卻見這一次凌格只是抽回了自己的手,沒有打他。看他的眼神里,似乎有一抹憂傷。

    “格格……”印無憂無措的望著眼前的女人,這種眼神讓他非常的不安。

    “好好照顧他。”丟在這一句話,凌格轉身離開,不顧印無憂一直站在原地傻傻的追隨著她的背影。

    魔魅(限)75 絕望的愛

    深情的望著昏迷中的男人,青兒的心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滿足而寧靜過。

    她看著他,守著他,照顧著他。兩個人似乎被一種神秘的力量連接在一起,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生活給了他們苦難和挫折,也給了她歷練。

    如果不是發生了這麼多誤會,讓她忍痛離開了幕絕的身邊。她不會發現隱藏在那副沒用的軀殼之下的另一個自己。也不會像現在這般了然,自己深愛的男人也是如此堅貞的回應著她的愛。

    他愛她。

    他的愛像火焰一樣赤誠,像天空一般澄澈。他的愛激狂又野蠻,讓她心都疼了。

    可她就是喜歡,喜歡他單純的愛著自己。傻傻的付出一切,并索要回報。

    能回報的愛才叫相愛,不然的話,就只能歸為相思……

    在幕絕瘋瘋癲癲,時而清醒時而昏迷的這段時間內,她勇敢的去找了浮云公主。有些事情,她所曾經懷疑過的,現在必須弄清楚!

    雖然自己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介草民,但是印無憂卻大方的借給了她自己的腰牌。畢竟邪醫也曾在宮中出任要職,還是玄紫王爺的同門師兄。他的名諱在宮中還是有一些威懾力的。

    浮云公主比她想象中的要和藹,卻也意外的憔悴許多。

    她不知道是什麼事能讓堂堂麒麟國公主感到如此失落和沮喪。但是對方只是溫柔的拉著她的手,將幕絕這些日子以來所有一切毫無隱瞞的說給她聽。包括幕絕作了刺客以及故意冷落自己想要讓她學會堅強的那些細膩的心思。

    至少,從浮云的敘述中,她是感覺得到善意的。

    天曉得,當她得知這一切的時候,有多的麼懊惱和震驚。

    若不是公主親自拉住她,憑她在錦云宮里又哭又笑的瘋癲勁兒,早就被拖出去當瘋子處理掉了。

    身上的傷在邪醫的調理下好得差不多了,現在看著那一道道泛著粉紅色的幼嫩的傷痕,她反而覺得心里很甜蜜。如果這男人不是愛她愛到骨子里,又怎會如此失控呢?

    “絕……吃藥吧。”心疼的撫摸著男人飽經風霜的側臉,青兒將藥碗端過來舀了一勺吹涼了才遞到他的唇邊。

    深棕色的藥y卻在男人緊抿的薄唇外滑落,順著脖頸流到了被褥里。

    男人雙目緊閉,連呼吸都變得微弱。

    印無憂說,幕絕吸食的這種鍛金香在戒藥的過程中十分痛苦,若非本人有強大的自制力。除非將他打昏,強著他停止嗑藥。否則,他會越來越喪心病狂的為了吸食鍛金香做出傷害自己和身邊人的事。

    眼見他昏迷已經三天了,凌格說幕絕的情緒越來越失控。不僅拒絕吃藥,還將能看到的一切東西都打碎。不得已,她只有出手點他的昏睡x,讓他一直睡下去。

    這三天來,青兒總是每天報到。在對方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照顧著他。替他梳發散熱,替他擦洗身體。但是,印無憂為幕絕戒藥而研制的藥汁,他卻一滴也沒有咽下過。

    “聽話,不吃藥身子怎麼會好呢?”明知道他不會聽見,青兒還是忍不住靠在他耳邊溫柔的勸說,身上的紅衣被美眸中沁出的淚水深深打濕。

    顫抖著手指,青兒眼見著藥汁再一次順著幕絕的嘴角流下。她終於忍不住趴伏在幕絕的胸口難受的大哭了起來……

    因為印無憂說,如果最終還是戒不掉,便不能排除死亡的可能性。

    可是她不要他死啊!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加在一塊也不到一年,還有那麼多的青春可以揮霍,還有那麼多的日子可以并肩走過。她寧愿什麼都沒有,也不愿再一次失去幕絕。

    “嗯……”女人洶涌的哭聲吵醒了昏睡中的男人。他迷茫的睜開眼,不知面前的一切是真是幻。只是看著青兒哭得傷心,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從前──

    愛憐的伸出手,幕絕揉一揉青兒的發絲,輕輕的說,“青兒,怎麼哭了?有什麼不痛快的,為什麼不和我說呢……”

    聽到熟悉的安慰聲,青兒不敢相信的抬起淚眼,正對上幕絕關心的黑眸。一時之間,興奮、喜悅、謝天謝地的感恩……無數種復雜的情緒一并涌上她瘋狂跳動著的心頭。

    她兩忙用袖子抹抹眼淚,欣喜的端過一旁的藥碗,將藥湊到他的口邊。

    “來,先把藥吃了。剩下的,我們慢慢再說。”

    不知道她要跟自己說什麼,幕絕只是順從的張開薄唇任她將藥汁喂入。漸漸的清醒過來之後,他想起了自己對她做過的一切。愧疚之情讓他不敢和她多說一句話,只是默默地接收著她對自己的好。

    卻不明白,她為什麼還要對自己好。

    “咳咳!”原本已經咽下去的藥汁,又從幕絕干裂的唇瓣間溢出。幕絕痛苦的用手按在胸口,僵硬的肌r讓他甚至不能順利完成吞咽的動作。

    “青兒,我……”他苦笑著望著眼前的女人搖了搖頭,示意自己無法再喝下去。

    眼見她一襲紅衣,襯著瑩白的雪膚,長發優雅的在側面挽了一個云髻。女人的美貌讓他為之炫目。可她……卻早已不是他的。

    “不,再試試看。”她堅決不允許他擅自退縮,一勺湯藥又不容拒絕的喂入他的口中,卻再次不自主的被喉嚨擠出。

    “青兒,算了……”幕絕不愿看到她為他如此傷神的模樣。若她愿意,坐下來能陪他說說話不是更好?

    “絕……”青兒傷心地看著他,不知要怎樣才好。

    “你,叫我什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還能再次聽見這宛如天籟的嬌喚。幕絕激動地握住青兒的手。

    “絕──”忍住眼眶中的淚水,青兒再次換了一聲。

    “好青兒……我……”眼眶也忍不住濕潤了,幕絕發現自從再度與她相遇以來自己竟然變得如此愛哭。

    “我……”他有好多好多話要對她說,他要向她道歉,然後誠心誠意的懇求她的諒解。他要……

    “呃!”頭部忽然傳來一陣劇痛,幕絕驀地收回自己的手,用盡全身力氣將離自己太近的青兒推開。

    “走!!”他吼道。

    “不!我不走!”青兒奮不顧身的撲上來抱住幕絕的身體。

    “快走!”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血y瞬間逆流,幕絕的眼白處開始翻出暴虐的血紅色。他不斷的推開青兒的身體,把她往屋外送。卻被她一次次緊緊抱住。

    “青兒,我對不起你!你快走,不要管我。”淚水順著男人黝黑的臉頰滑下,他忽然覺得,自己今生的緣分,怕是和她盡了。

    “不!!你要做什麼?”驚恐的望見男人舉起手就要朝自己的天靈蓋拍去,青兒瘋了一般的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他的頭不讓他做傻事。

    “慢著。”一直站在門邊上觀察著室內一切的印無憂忽然伸手拉住皺著眉要進去幫忙的凌格。

    收到凌格不解的眼神,他只是斂著眸淡淡的說了一句,“有些事情,我們幫不了忙。”

    仍然握著凌格冰涼的手,印無憂難得的收起平日的嬉皮笑臉,沈靜的說,“看著。”

    只見青兒害怕與悲傷之中,像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麼,素手迅速端起那碗藥汁仰頭灌入自己口中。下一秒,紅唇印上幕絕翕動的薄唇,將苦澀的藥y全部喂入他的喉口中。

    盡管藥汁還是隨著兩人交接的位置滲了些許出來,但是青兒努力的用自己的舌頭將y體盡可能的推入幕絕的喉嚨中,幫他吞下。

    一口喂完,她喘息著又灌入一口。如此反復,不多時整碗湯藥被幕絕吞下大半。

    懷中的男人終於漸漸的安靜下來,青兒捧住他的頭,額上滿是汗水。

    “你怎麼樣……啊?”不顧自己的狼狽,青兒先擔憂的為他拭去額上的汗珠。

    哪知男人卻不安分的撫上了自己的後背,俊臉變得紅通通的,一雙迷離的眸子渴望的看向她。他的長舌也不斷的向自己的唇瓣靠過來。

    “青兒……我要……”

    “什麼?”錯愕的女人還沒反應過來,腰部陡然一緊被他帶上了床。簾幕被不失時機的放下,里面開始出現男女糾纏的聲音。

    “好了,戲就看到這。”印無憂滿意的點點頭,笑嘻嘻的關上了房門讓他們在里面翻云覆雨去。

    “這就是你按兵不動的原因?”凌格望著印無憂,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當然,”印無憂瀟灑的甩了甩長發,桃花眼熠熠發亮。

    “我在藥汁里摻了c藥。”他一本正經的說。

    “毒癮本來就是一種欲望,就像吃飯睡覺一樣。被迫形成了一種需求。而我現在就要用另一種欲望代替它,然後慢慢的消滅掉。”

    看著印無憂那一副盡在自己掌握中的德行,凌格冷冷的罵了一句,“狡猾。”

    “我是狡猾,所以我才叫邪醫嘛。”繼續笑得得意非凡,他完全有理由驕傲。

    “放手。”沒工夫陪著他自戀,凌格瞪著他仍然抓著自己的祿山之爪。他的手很大很溫暖,讓她有些心猿意馬。

    然而這一次,印無憂卻沒有聽她的話。反而用一種燙人的目光注視著她,還將那只小手放到自己的唇邊,在上面輕輕地印上一個吻。

    “不放。”

    “你!”揚起另一只手,凌格的巴掌眼見就要落在印無憂的臉上。卻見這男人不閃也不躲,好看的嘴唇吐出一句讓她期待卻又不敢聽的話。

    “格格,我是認真的。”

    魔魅(限)76 h+反攻

    “青兒……哦……青兒……”房間里,木質床榻激烈的晃動著,里面不斷傳出男人激情的喘息。

    透過床幃,可以看到兩具赤l的身體緊密的交疊在一起。男人不住的在女子的身上快速的起伏著,兩人皆是打直了身子的姿勢讓青兒的水x把幕絕的r棒夾得更緊,使得他每一次進出都得花比平時重上兩倍的力氣。

    “嗯……好舒服……絕……”白皙的素手覆蓋在男人的臀部,鼓勵性的愛撫著他結實有力的臀肌。隨著他強而有力的c入,她也配合的收緊腹部,帶給彼此更多的快感。

    “嗯……”受到佳人的稱贊,幕絕忍不住吻住她紅豔豔的嫩唇。舌頭強勢的往她喉嚨深處探去,好享受被她嘬吮的快樂。兩人的胸口貼在一起,青兒挺立的茹頭不斷摩擦著幕絕的胸肌,讓他呻吟得更大聲。

    木床晃動的速度開始加快,幾乎每一秒鍾幕絕都抖動著窄臀用力撞擊她的腿心三四下,勾出大量的yy沾濕了彼此烏黑的毛發。

    “喔……嗯嗯……啊……”受不了兩人嚴絲合縫的強烈摩擦,青兒忍不住主動分開雪白雙腿環在幕絕的腰間,讓他以正常的力道抽c。

    “這就受不了了?”幕絕狎笑一聲,故意直起上半身也將她的雪臀捧起,讓女人只有肩部著落在榻上。

    黝黑的大手提著她的兩條長腿按在自己的腰間,p股開始一下下以水x為圓心,做著夸張的畫弧運動。粗大的棒身埋在嫩x里,只露出少少的一截,卻鮮明的顯示出兩人身體已經充分結合。光滑的圓端在攪動的過程中尋找著她敏感的興奮點,發出“滋滋”的水聲。

    “啊……不要!太刺激了!”尖叫著抓緊身下的床單,青兒晃動著兩個茹房無力的扭動著頭部將長發甩成一朵墨色的花。

    “刺激就叫出來!我喜歡聽你叫床的聲音!”看見青兒被自己c的狂亂,幕絕只覺得下身又硬了幾分。他亢奮的小幅度抽c幾下,圓端在不斷沖開甬道里滑嫩的褶皺之外意外的發現了那塊與眾不同的軟r。嘗試著用圓端的硬處頂弄幾下,身下的女人更是浪叫連連。

    “原來是這……”黑眸綻放出不懷好意的光芒,於是他停止畫弧的動作,改為將熱鐵全部退到甬道口。手指向兩邊分開青兒粉嫩的y唇,開始大力的旋轉著進入。每一下都故意頂弄到那塊不尋常的軟r,帶給她又麻又癢的快感。

    “啊!好爽……你的小x真暖……吸得我好緊……”

    男人的p股激烈的擺動著,r棒後的兩個圓球也跟著左右前後的晃動,在他用龍頭按摩遍了青兒甬道內每一處嫩r直到花心之後“啪”的一聲拍打在女人的y戶上。

    “幕絕……我不行了……”呻吟著看著兩人的交h處粉黑交加的場面,烏紫色的r棒不斷的搗動著沒入她的體內。兩人的毛發上沾滿了彼此的體y和她流出來的y水。那y穢的畫面更刺激了她的神經,只見她嬌軀迅速的抖動了起來,尖叫著噴出一股熱y狠狠的沖在幕絕的圓端之上。

    “啊……你s我……”粗喘了一聲,幕絕被沖的渾身舒爽。忍不住揚起了頭,開合著圓端上的小孔低吼出聲。

    “啊……嗯……好累……”青兒高c完之後,渾身的雪膚都泛上一層亮麗的緋紅。身子也變得軟綿綿的,此時她痙攣著小x不斷擠壓著幕絕埋在她體內的r棒。縱使如此,也沒能讓他發泄出來。

    印無憂下的c藥特別y險,不會讓人失去理智胡亂要了女人,但是在面對著自己心愛的女人時男方就會硬挺很長時間而不發泄。鍛金香的毒中的越深,他需求的時間就越長。

    眼見兩人從早上一直滾到深夜,青兒已經跟他做到幾乎虛脫,而幕絕卻只發泄了一次。

    這情景讓青兒想起初次和他見面時,魔夜風拿幕絕當了替死鬼。然後她就變成了解藥,到最後不得不用嘴巴幫他解決的情景。

    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有這麼強烈的欲望,但是看到他不再頭痛,青兒也意識到這也許因為自己同他歡愛而轉移了注意力有關。

    事情還在重演,但是兩人的心境已經不同。

    她已不是那個任人擺弄的小侍妾了,而他也已經變成自己最心愛的男人。

    放下自己的腿,青兒用手將幕絕堅硬如鐵的大r棒從自己的體內拔出。

    “唔……”男人因離開溫暖的包裹,喉結上下滾動嘟囔出不滿的抗議。

    “我累了,要先休息一下。”她好笑的望著他臉上掛著的像吃不到糖的孩子一樣的表情,用被單蓋住了自己的身子。

    “唔……青兒……”眼里閃爍出乞求的目光,幕絕扶著自己腰間的巨w,明明難受的要命,卻也再不敢強迫於她。

    “想要就自己來,”青兒將雙臂抱在胸前,故意擠出誘人的r溝。

    “什麼?”幕絕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望著小女人。

    “我說,你可以自己來,我要看。”

    魔魅(限)77 悲哀的橘子

    訝異的看著一向溫順的小女人,幕絕發現她是認真的。

    她竟然是認真的!

    雖然還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之間對自己這麼好,好像已經原諒了自己曾經對她的所作所為似的。但是,他能朦朧的感覺的到,青兒與那個邪醫之間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麼曖昧。

    但是眼見她提出的要求如此邪惡,她的人又不再似從前的那般溫順。幕絕心里忍不住酸酸的猜測,該不會又是什麼別的男人將她調教成這樣的吧?

    “唔……不要……青兒……”他難過的向前爬了幾步,c藥的作用讓他得不到紓解的跨間越來越熱。

    幕絕原本就是少言不多話的男子,不善於表達自己的感情。是鍛金香的作用才讓他發狂產生強烈的獸性的。

    他除了青兒之外,原本就沒有其他女人,在魚水之歡這件事上還是本著男人主攻的傳統論調。

    可現在,要他像男寵一樣在女人面前z慰。這麼羞人的事情,要他怎麼做得出來?!

    “不要?”青兒忍住笑,食指點著紅唇,眼里閃過一抹小小的寒光。

    “難道你忘記了你也讓我做過同樣的事情麼?”

    在那個金碧輝煌的爵爺府里,他是那樣殘忍的羞辱了她,要了她。還要她在他面前表現出y蕩的模樣自己玩弄自己。這件事是她最終選擇離開幕絕的理由,也是她永遠磨滅不了的記憶。

    “我……”

    往事歷歷在目,讓幕絕羞愧的低下了頭。

    那個時候他被藥物所擾,又不懂青兒的閃躲實際上是對自己又愛又怕的純情。一面擔憂著她不再愛著自己,一面又因為變得暴戾的性子,一見她那副受氣包樣兒,心中就煩躁。

    他虧待她了嗎?

    那她為什麼總是自怨自艾,把自己往卑微的方向想著、引著、凄苦著。他明明那麼愛她,一心想給她最好的。可她卻不領情,總是在說自己身份低賤,不奢求什麼這樣的鬼話。讓他越聽越想狠狠欺負她!教訓她!

    他就是不要她看輕了自己啊,她難道不知道在自己的心里她比世界上的一切都重要麼!

    “你什麼?”青兒的冷笑一聲,“你不是說我是別人賜給你的玩具嗎,那好啊,你就教教我該怎樣做才是一個稱職的玩具吧!”

    “不是的,青兒……我從來沒有真的那樣想過你!”幕絕連忙解釋,卻在見到女人受傷的眼神之後變得無力。

    “我錯了,對不起。”他慚愧的望著自己心愛的女人,不知道一向愚笨而不解風情的自己為什麼總是會把事情弄糟。

    看見幕絕不知所措的模樣,原本想起往事而起的哀怨之心也漸漸的軟了下來。

    青兒抬起眼簾,嘆了一口氣。

    笑顏重新蔓延在她的嬌顏之上,她軟著聲音撒嬌似的說道,“來嘛,讓我看看我不在的時候你是怎樣跟自己玩的。”

    “你,怎麼會知道?”這句話不說還好,一說就讓幕絕更是漲紅了俊臉。

    她不在的那段時間里,每次夜里想她想到發狂,幕絕都會掏出自己的碩大,想象著她美麗的臉頻繁的z慰。但是在自己手上泄出之後,望著身邊冰冷的床板。想要她的渴望反而變得更加濃烈。

    “啊,看來我沒有猜錯。”被他不打自招的傻樣逗笑,青兒花枝亂顫的靠在軟枕邊用手支起自己的頭顱。像是要觀賞什麼好看的戲碼一樣,一瞬不瞬的睨著眼前的男人。

    “你可以開始了,不然十年內除非你用強的,否則別想沾我的身子。”

    她的一句玩笑話卻讓幕絕渾身一凜,“你知道,我再也不會對你用強的。”男人的語氣夾雜著悔意和不容撼動的堅決。

    青兒沒有再說話,只是斂著深情望著被她小小的計謀報復著的男人。

    經過這麼多的事,她終於明白,愛一個人是要與他平等而坦誠的。

    坦誠自己的感情,才不會互相猜測互相錯過。所以她不會再依附他或者推開他,相反的,她要牢牢的抓住他,甚至可以像現在這般反過來欺負他!

    她不會配不上他。在愛情面前,人是不分貴賤的!

    想到這,紅唇之間的笑意更深。

    “哦……嗯……”幕絕跪坐在青兒面前的床榻上,她側臥的姿勢正對著男人跨間。將他z慰的過程看得清清楚楚。

    只見男人黝黑的大掌先是用像握劍一樣的方式,握住自己高高豎起的r棒不斷的上下套弄著。

    開始時他抽動的很慢,呻吟聲也斷斷續續模糊不清。

    當棒身被他蜻蜓點水的愛撫摩擦得漸漸變成粗大的紫紅色巨龍的時候。汗水才從他的俊顏上滲出,讓他喉嚨中擠出更大的呻吟聲,臉上逐漸出現了又痛苦又歡愉的表情。

    緊接著,他改為用兩只手放在r棒的兩側,像是在洗手一樣來回揉搓自己的yj,直到圓端的小孔上開始不斷滲出透明的熱y他才難耐的昂起頭,舒服的吼叫。

    “哦……青兒……青兒……”

    聽到對方在z慰的時候,口中喊得也是自己的名字,青兒也情不自禁聽得臉紅心跳,身體也跟著一陣燥熱。

    “絕……嗯……用力……”一時之間玩心大起,青兒故意隨著他揉搓的頻率y叫出聲,滿意的看到他在聽見自己的聲音之後張開雙目更加亢奮的表情。

    “哦……青兒……你的小x好軟……”手勢改為沾著自己流出的滑y,用麼指和食指套住yj向龍頭滑動,在小孔兩側的溝回上一陣按摩震動之後。另一只手也開始以同樣的方式從yj根部滑出,兩手交替著進行這樣的刺激。

    幕絕渾身上下的肌r都因此而繃得緊緊地,身上的一道道疤痕在月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有男子氣概,整個人像一尊英偉的戰神雕像。

    “嗯……哦……我受不了了!”用手掌套住自己已經堅硬無比的烏紫色r棒,碩大的圓端看上去更為猙獰。幕絕將自己的手幻想成青兒的甬道,開始前後擺動起健臀在掌心里飛速的抽c著。

    紫紅色的龍頭一次又一次從他黝黑的掌d里突出,映入青兒的視線中。她現在終於明白了當他將那話兒伸入自己的小x中運動時,里面到底是一番什麼樣的景象。

    任由幕絕自己掌控著速度和頻率,來回抽c了一盞茶的時間。他的表情越來越痛苦,糾結健壯的肌理上全是濕淋淋的汗水,卻依然沒有要噴s的跡象。

    “唔……青兒……我好難受……”看著幕絕渴望的眼神,青兒心里也不好受,但是自己也的確是承受不住了。

    不行,她得好好的像一個方法代替自己幫他抒懷。

    就在這時,她瞄見桌子上的水果盤里有一些新鮮的橘子。心念一動,便笑著走下床去將一個最大的橘子拿在手里。

    “青兒……你在做什麼?”一邊繼續著手中的動作,幕絕忍不住目光跟隨著離開的小女人,生怕她就這樣走掉不管自己。

    “在幫你。”青兒神秘的一笑,用白皙的指尖將橘子兩頭的皮剝掉,正好看見中間被橘r包裹的部分成d狀,但是此時的d口依然較小。

    “青兒!”似乎明白了她要做什麼,幕絕的臉色開始變得很難看。

    “別吵。”沒有理會抗議的男人,青兒徑自將兩根手指伸入d里慢慢地將d掏得越來越大,直到她認為適合c入為止。

    沒辦法,誰讓她家男人那里太大。望著手中擁有著一個幾乎能塞進自己三根手指的大d的橘子,青兒為了擬真還故意淋上溫熱的茶水讓它可以潤滑又接近人體正常的體溫。

    “喏,用這個吧。”

    青兒笑嘻嘻的將自制的z慰工具交到幕絕的手上,完全不在意他快被氣吐血的神色。

    “你要我跟橘子……那個?”握著手心中極像女性性器的水果,幕絕難以置信的望著自己的女人,真不知道她現在腦子里都裝了些什麼。

    “快點!不然我就走了!”不悅的睨了他一眼,青兒丟出殺手!。

    “唔……”不得已間,幕絕只好將橘子的d對準自己的r棒,緩緩的將圓端c了進去。

    “唔……哦……好舒服……”開始的時候他還只是嘗試著抽c了幾下,卻沒想到自己的棒身居然被柔軟的橘囊摩擦的這麼舒服。到後來,他干脆用兩只手扶著這只橘子,自己狂野的擺動起窄臀用力的抽c起來。

    “哦……哦……”像在女人身上真實馳騁一樣,幕絕越c越興奮,不斷擺動著健臀急切的用橘子套弄著r棒。直到手中的橘子,被他剛猛的棒身搗動的汁y飛濺,碎r不斷的掉落下來,他才大吼一聲終於噴s出了一股又一股強而有力的白y……

    “喔……”累得直接翻到在床上閉目養神,幕絕隨手丟掉手中已經破爛的橘子皮。

    天吶……他堂堂的一個大男人,竟然在心愛女人面前發浪的猥褻了一個桔子……真是毫無尊嚴可言。

    就在這時,躲在一旁看得又想哭又想笑的青兒也爬上了床,躡手躡腳的窩在他的懷中,想跟他一同補眠去。

    誰知,剛在幕絕的懷中找到溫暖的位置躺好。男人卻出其不意的一個翻身,將她死死的壓在身下。一雙銳利的黑眸緊緊地視著她的雙目,咬著牙問道。

    “說,誰教你的?”故意做出兇狠的表情,幕絕打死都不會相信他的青兒會想出這麼邪惡的點子來幫男人z慰。想必一定有人傳授過她此法,一想到這一點,他心里就涼涼的不得安寧。

    “是……無憂啦……”青兒眨巴著大眼睛,小聲地說。

    聽到印無憂的名字,幕絕臉色立刻變得鐵青。嫉妒讓他失去了理性,濃眉狠狠的糾結在一起幾乎立刻就要沖出去結束了那男人的性命。

    “絕……你怎麼了?”看他臉色有異,青兒擔憂的伸出手去觸碰他的面頰,卻被他一把握住。

    不敢弄疼了她,卻也緊緊地抓住不讓她逃脫,幕絕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顫聲問道,“你……跟他上過床了?”

    望著他明明想知道,卻又不敢知道結果的糾結表情。青兒明白了他的擔心,這個男人還真的是很愛吃醋啊──

    “沒有。”她溫柔的說,聲音很堅定。

    “真的?”幕絕可憐兮兮的用鼻尖抵著她的,小聲的問,“那你為什麼說……”

    “那是因為有一次……”說到這,青兒別過頭去忍不住紅了臉。

    看到她臉紅,幕絕心里更焦急了,“你快說呀!”

    “就是……就是……我晚上送燉品去給他喝,結果敲了半天門他都沒開,我就直接進去了。結果就看見他……”聲音越來越小,懷抱著身上的男人,青兒忍不住將十根手指纏在一起。

    “看見他在用橘子z慰?!”頭腦轟的一聲炸開,幕絕瘋了一樣的將女人緊緊抱在自己的懷中一字一句的說,“你跟我回去!!等病好了我們就回去!!你不許再給我踏進這個醫館一步!!!”

    他知道!他就是知道!!印無憂那個家夥光看那一雙賊溜溜的桃花眼就知道是個色坯!!!他的青兒居然撞見那色匹z慰這麼猥瑣的畫面,他絕對不能忍受!!!

    “好了好了……”青兒連忙安慰著懷中氣得要命的男人。她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才不會真的永遠不見呢。即便不見印無憂,這里還有凌格在。不踏進邪醫館,又怎麼可能呢。再說,她的醫術也已經……

    “在想什麼呢?”察覺到女人似乎若有所思的咕噥起來,幕絕警覺的扣住她的下巴,不被她哄騙。

    “你是不是舍不得他,我告訴你,我不準……”

    “我愛你。”看著又在繼續羅嗦的男人似乎準備好好的訓斥自己一番,青兒揚起如櫻花盛開般絕美笑顏用最蠱惑、最迷人的聲音對他說道。然後用最直接的方式堵住他翕動的薄唇。

    果然──

    男人似乎忘記了原本要說的一切,而是狂喜的摟緊她的腰身,熱情的回應著她的索吻。

    “再說一次?”他好想聽!

    “我愛你。”青兒又溫柔的說了一次。

    “我也愛你……青兒……”忘情的吻著懷中失而復得的女人,幕絕現在覺得只要能聽到她的這句話,即便是立刻死了也是值得的。

    “青兒,我們成親吧。”

    魔魅(限)78 愿者上鉤

    “嘿嘿,這年頭,即便當婊子也比當禽獸強!”美眸狠狠的夾了他一眼,幕清幽毫不客氣的罵了回去。就憑皇甫贏侮辱人的功力,又怎比得上她的伶牙俐齒。

    “你!”果然,皇甫贏氣的頭發都要豎起來了。

    也真虧了幕清幽,什麼樣的男人到了她手里都得繳械投降。

    “你似乎忘了自己的身份,幽妃。”冷冷的提醒著她躺在這床上的目的,男人的尊嚴不允許她一再挑釁。

    “我沒忘,但是我有權拒絕。”用盡全身力氣推開他沈如巖石的身體,幕清幽徑自走下床,隨便拿起一件外袍遮住自己赤l的身子。盡量維持著自己內心的平靜在椅子上坐下,順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你還有心情喝茶……?”騰地一下從床上坐起,雖然被推開了非常不爽。但是要親近自己的妃子,皇甫贏也不想總是用強的,那樣的話不是又給了她罵自己禽獸的機會。

    “嘶──滋滋──”幕清幽故意喝的很大聲,成心要氣死這個鴨霸的男人。

    “你現在是在跟我鬧脾氣麼……”真是上輩子欠了她的!皇甫贏忍不住嘆息。

    遇上這只小狐貍,他原來不容置喙的一切習慣都被打亂了。

    先是被她惡質的玩弄了他“純潔”的身體,再然後被撞見實在是無臉見人的“秘密”,到最後她理直氣壯的拒絕他的求歡。那樣子,就好像他們是一對兒真正的夫妻一樣……一對平凡的,恩愛的夫妻。

    不知為什麼,他不太討厭這種感覺。反而覺得很新奇,心里面也暖暖的。就好像是突然擁有了從小到大都不曾奢求過的一種更為親密的關系。

    他,其實好珍惜。

    “幽妃──”

    輕輕地喚了一句,明眸在黑夜里閃爍如星。皇甫贏看著她只裹了一件單薄的長衣,曼妙的身材被無端的包裹住不肯與他分享。心里情不自禁燃起渴望,好想伸手將她抱在懷里愛撫。

    只有在那個時候,她才會乖巧的變成一只小貓咪。躺在他的身下隨著他的動作搖晃,口中不斷溢出甜死人的浪叫,讓他酥進了骨子里。

    “別叫我幽妃。”木清幽懶懶的別過頭去,“我消受不起。”

    “小狐貍?”這可是他專門為她起的愛稱,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叫她這個總行了吧?

    “你冤枉我。”手中的茶杯被重重的放到桌子上,差點被磕碎。幕清幽決定不再同他玩貓捉老鼠的游戲,一陣見血的提出對他的指控。

    “我當時只是一時情急。”雖然心中有愧,但是素來傲慢的男人是絕對不可能開口道歉的。肯作解釋,就已經是最大的讓步。

    “你一時情急?”幕清幽冷笑著伸出手腕,一把扯掉上面包扎著的絲帕,將傷口赫然的擺在對方面前。

    “你一時情急就傷害我?”

    “我……”看著原本潔白無暇的手腕之上出現明顯的抓痕,皇甫贏的愧疚更甚一分。但是轉眼又望見皇甫玄紫為她包扎用的手帕,嫉妒之心卻讓他再度口不擇言。

    “那又怎麼樣?不是照樣有男人對你憐香惜玉麼?還是個有龍、陽、之、好的男人。”刻意強調那敏感的四個字,皇甫贏殘忍的連自己的弟弟都要嘲笑。

    被他這樣無理的對待著,幕清幽發現跟自大傲慢的男人根本沒有道理可講。因為他們從來不會承認自己是錯的。

    “在我眼里,龍陽君也比你好一萬倍。至少──他懂得溫柔和尊重。”失望之極的拋下這最後一句話,幕清幽不顧自己幾乎半l的身體,凜然的推開門走向那寒冷的冬夜。

    她要去找玄紫。至少,他會笑著對她說一句,我們是好姐妹啊。讓她在這惡心透了的深宮里還能感受到一絲溫暖和善意。

    “幕清幽!你敢!”身後傳來男人震耳欲聾的咆哮聲,她卻連理都懶得理,大踏步的往玄紫樓的方向走去。

    天氣非常的冷,幕清幽只覺得自己全身都要被凍僵了。但她依然固執的不斷邁動著腳步,心里想著只要不會在半路上被凍死就好。

    走出了沁嵐閣,又走進一條長長的回廊,身後卻傳來快而有力的腳步聲。

    “啊!”來不及回頭,幕清幽嬌柔的身子就被裹緊在皇甫贏身上披著的一件裘皮披風里。

    為了出來追她,他也來不及換上太多的衣服。只是匆忙的套上一件中衣就披上披風跑了出來。

    這小妮子跑的可真快啊……

    抱著她冰冷的身子,皇甫贏又將兩人身上的裘皮拉緊一些。兩人緊密貼合著坐在回廊邊上的石凳上,不發一語的互相瞪視著。

    此時,溫暖的待在皇甫贏的懷中,只露出一個腦袋的幕清幽坐在他結實有力的大腿上,才發現他居然沒穿褲子。

    “噗!”忍不住大笑出聲。

    乖乖,堂堂麒麟國的國君,平時還那樣一副惟我獨尊的拽樣。若是讓人知道他沒穿褲子大半夜在皇宮里l奔,不知道要暈倒多少人。

    “你笑什麼?”不悅的望著懷中的女人,皇甫贏心中有氣。但是察覺到她已經不像剛才那麼生氣的反抗自己了,心里也稍稍的放松了一些。

    剛才發現她明目張膽的從他面前逃走,他肺都要氣炸了!

    當他死了還是不舉了?居然在他眼皮底下光溜溜的要跑去別的男人那里!他既然認定了她,也就要定了她!別的男人,她想都不要想。

    “我笑我的,管你什麼事?”嗆辣椒一個,幕清幽白了他一眼。

    “笑就代表不生氣了?”男人額頭貼著她的,小聲的問。

    “誰說我不生氣?”幕清幽狠狠的掐了他一下,卻意外的沒有聽到他的痛吟。

    相反的,皇甫贏卻用一種寵溺的眼光望著她,靠在她耳邊低低地說,“你是第一個敢對我無理,卻還活著的女人。”

    “如果你覺得被冒犯,大可以殺了我。”不領情的避開他的目光,她幕清幽沒有這麼容易被收買。

    “殺了你?”皇甫贏抬頭望了望天空,不知道是他的眼眸亮還是天上的星星更勝一籌。

    “我可舍不得。”他的嘴唇認真的梳理著她的發,不時的在她鬢間烙下細碎的吻。

    被這男人如此溫柔的對待著還是頭一回,竟讓幕清幽有些無措。

    沈思了一會兒,她最終還是抬起自己的美眸對上他的,一字一句的說,“皇甫,你放過我吧。我,真的做不到。”

    莫名其妙的話語讓皇甫贏瞬間停止了所有的動作,他皺著眉頭,不解的望著她。

    “做不到什麼?”

    “做不到去愛一個心中沒有我的男人,更做不到去逢迎一個居然愛戀著自己妹妹的男人。”嘆息一聲,她閉上雙目,等待著男人的暴怒。

    然而這一次她卻想錯了,皇甫贏非但沒有呵斥她。反而將她側攬在自己懷中放平,讓她的頭枕上自己的右臂。溫熱的薄唇隨即印上了她淺櫻色的小口。

    “嗯……唔……”男人的吻霸道又溫柔,緩慢的舔遍她口腔中的每一個角落,再與她芳香的蘭舌快速的追逐。軟化著她的意志力。

    “不……皇甫……不可以……”幕清幽想推開男人俯首壓下來的身子,卻被他扣住下巴吻得更用力。

    “我偏要!”不理會女人的掙扎,大掌趁機覆上她的胸口。將那一朵嫩嫩的茹頭捏在指尖旋轉著玩弄。

    “你……好過分!”喘息著在他的懷中扭動,幕清幽忍不住咬了他一口。血腥味立刻在兩人唇間蔓延開。

    “嗷!你居然敢咬我?”瞪大了星眸,皇甫贏舔著自己唇上的創口。

    “跟你說了我不愿意。”被強迫的一方嬌聲抗議。

    “我偏不!”再一次被他叼住住嘴唇,幕清幽只感r上一痛,那死男人居然也在同樣的位置咬了她一口。

    “唔……好痛!”不滿的以哀怨的眼神看向他,卻發現罪魁禍首居然彎著眸子笑得煞是好看。

    “是的,”寶貝的將他的女人摟緊,皇甫贏也將她唇上的血珠含進口中品嘗,“我的也一樣痛。”

    “哼!”

    “小狐貍……”薄唇低嘎的吐出緊繃的笑意,皇甫贏抵住她的唇吮吻著說,“我喜歡你,從現在開始我誰都不愛了,只愛你。”

    “才怪!”沒有想到他會突然表白,幕清幽想都不想就發出篤定的感慨。

    她警覺的挑起一邊的細眉,慵懶的望著他。

    開玩笑!離他獸性大發侵犯自己的妹妹到現在連一天的時間都還沒過去吶。他會不會轉的太快了一點?

    “我覺得是……”被她的質疑問的有些心虛,皇甫贏臉紅著轉過頭去。

    “我就知道!你走開啦!”掙扎著要跳出他的掌控,幕清幽恨不得連踹他下面三十腳。

    “至少我不會再惦念著云兒是真的,而且我有喜歡你也是真的!”被她的狐貍爪用力扯住頭發向下拉,皇甫贏額上的青筋不斷的抽動。

    到底是誰借給這女人的膽?!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