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16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49:56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至少我不會再惦念著云兒是真的,而且我有喜歡你也是真的!”被她的狐貍爪用力扯住頭發向下拉,皇甫贏額上的青筋不斷的抽動。

    到底是誰借給這女人的膽?!

    “真的?”聽到這樣的解釋,幕清幽終於放開他的頭發謹慎的又問了一遍。

    “真的。”男人的臉又恢復往日的俊朗與嚴肅,君無戲言,他皇甫贏又怎會食言而肥。

    “那我繼續觀察好了,才不會這麼輕易就信你。”嘴上這麼說著,藕臂卻主動環住男人的頸項,幕清幽難得乖巧的露出笑顏。

    天真又狡黠的水眸,粉嫩柔軟的唇瓣,宛如凝脂的雪膚,再加上那傾國傾城的一笑……

    她就像一朵帶刺的玫瑰一樣,又美麗,又冶豔。終於肯綻放開來之時竟讓男人看的癡了。

    人間美景本無數,又怎能比得上如此佳人。

    “天吶,你是我的。”吐納著欲望的粗嘎之音,皇甫贏將幕清幽的身子摟緊,大手不斷的在她身上游移,像是堅定了什麼信念一般喃喃自語到,“你必須得是我的!”

    “不要!”當他的手向下摸到她腿間的花瓣時,幕清幽環視一下四周驚恐的推拒著他,“我死都不要跟你在這里做!”

    這是外面誒!還是冬天,若是在交h的過程中被凍死在這豈不是難看之極?

    一瞬不瞬的看了她半晌,皇甫贏將她穩穩的抱在懷中站起身來。

    “那好,我們回去做!”

    被男人像抱著娃兒一樣護在掌心里,饒是外邊北風呼嘯,但是幕清幽卻覺得一點也不冷。

    眼見著男人像是撿了寶貝一般珍惜著自己,罪惡感卻悄悄地涌上了她的心頭。

    騙了他的感情,這樣……好嗎?

    魔魅(限)79 狡兔三窟

    今天的玄紫樓意外的不似平時般冷清,因為玄紫王爺專屬的貴客已經來臨。

    雖然是白天,但是陳設簡單的屋子內,那張不斷晃動的木床還是毫不遮掩兩人之間所進行的親密行為。

    少有下人出沒的屋子,一個喜歡照料花花草草的王爺,一張布滿髭須不讓人窺視的臉。此時的皇甫玄紫正渾身熱汗的趴跪在床榻之上,承受著身後情人猛烈的攻擊。

    “啊……玄紫……玄紫……”跪在他身後的男人相貌英俊,緊繃的臉上顯現出痛苦的歡愉。只見他左耳戴著一枚銀環,而右臉上卻有著一道從眼角一直延展到耳根的狹長疤痕。這看似猙獰的疤痕,非但沒有有損他的英俊,反而為他增添了一抹危險的男子氣息。

    兩個人上衣都還穿的好好的,只是下半身的褲子卻已經不知道褪到什麼地方去了。

    一雙粗糙的厚掌緊箍著皇甫玄紫的腰肢,將他一次次拉離自己的下腹又一次次拉回來承受自己強而有力的c入。

    “嗯……墨……好舒服……再用力一點!”

    皇甫玄紫披頭散發的咬住自己的下唇,一向平和的神情此時卻露出少許扭捏。那是只有純情的姑娘家在被自己心愛的男人擁抱時才會有的表情。

    “嗯……你好緊……”身後的男人頭發非但不黑,反而亮麗的發紅。那是像最野最難馴的寶馬鬃毛一樣的血紅。一綹發絲邪佞的從原本就沒有花多大心思綁好的發辮里流出,浪蕩的飄浮在他的額前,跟隨著男人前後擺動臀部的動作來回搖晃。

    皇甫玄紫衣袍的下擺被撩到腰上,雪白圓潤的p股完完全全在情人的掌控之中。男人愛不釋手的撫摸著他比女人還好看的豐臀,在上面留下深淺不一的齒痕。

    “嗯嗯……墨……騎我……快……”粗大烏黑的棒身毫不留情的沒入皇甫玄紫粉色的菊x,在里面深沈的攪動一番後才重重的抽出。

    聽到身下男人的浪叫,被稱作墨的男子更是興奮。一把將皇甫玄紫的頭扭轉過來,好讓他看清自己是如何在他身後騎乘著他用力馳騁的。

    “墨……我愛你……”激情的喊出充滿愛意的表白。讓身後的墨在感覺到自己的r棒被皇甫玄紫的菊x夾的更緊之後。整個人干脆趴伏在皇甫玄紫的後背之上,一手不甚溫柔的隔著衣服捻弄著對方胸前早已挺立的男性茹頭。一手伸到玄紫胯下,急速的上下套弄著那根又粉又大的r棒,他同自己一起達到讓人全身血y快速流動的高c。

    “嗯……嗯啊啊!”沒過多久,兩個人低咆的吼叫聲交疊在一起,與同時s出的兩股熱y盡情盡興的釋放而出……

    “玄紫,我也愛你。”北堂墨將皇甫玄紫疲累的身子翻過來摟緊。

    “我知道。”

    柔順的偎依在情人寬大溫暖的懷抱之中,皇甫玄紫紅著臉滿足的閉上雙目享受兩人高c後的余韻。辨不清男女的嬌嗲之聲軟軟的傳進情人的耳中,讓北堂墨情不自禁的在他額頭上落下一陣碎吻。

    “乖玄紫,為夫表現的可讓你滿意?”不羈的丹鳳眼慵懶的挑起,男人棱角分明的臉龐上閃爍著幾分得意,顯然,他對自己的性能力是十分自負的。

    “好人,你哪一回兒不是搗動得奴家欲仙欲死?”唇畔含著嬌笑,皇甫玄紫伸出白皙修長的指尖,探入北堂墨的衣襟在他的胸口畫著圈圈。

    “那倒是,”北堂墨坐起身來,與皇甫玄紫頎長纖瘦的身型不同。他的身材不只是頎長那麼簡單而已,而是真真正正的高大威猛。

    只見他身上的肌r一塊塊堅硬如石,隨著他的每一個動作都能立刻糾結的突起。比古銅還要深的顏色覆蓋了他的全身,當他握緊了拳頭之時渾身上下的骨骼都跟著嘎嘎作響,散發出野獸一般的駭人氣息。

    他的唇很薄,薄到幾乎沒有,只在開合之間微微翕動著吐出粗噶的熱氣。

    所以,他不是英雄,他是匪類。是野獸。是侵略者。是可怕的攻城略地的悍將。

    “將軍,奴家好喜歡你c進來的感覺。”嬌滴滴的喚出北堂墨的身份,皇甫玄紫依戀的將自己的紅唇送到男人唇邊,和他熱烈的接吻。一邊吻著,好看的月牙眸卻不經意間轉向窗外,不動聲色的將正在偷窺的人的身影盡收眼底。

    “嗯……玄紫……”一邊吻著愛人的嘴唇,一邊用布滿粗繭的大掌撫摸著他的臀部,時不時的伸進那仍然汨汨的流出自己白y的菊x里做著淺淺的抽c。耳朵卻也警惕的豎起,不放過掠過窗外的每一個腳步聲。

    “走了麼?”抵著北堂墨的唇,皇甫玄紫用只有彼此才聽得到聲音說。

    “走了。”放開懷中的男人,北堂墨懶懶的向後一躺,枕在自己結實的雙臂上,笑嘻嘻的翹起了二郎腿。口中卻是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媽的,讓老子白費那麼多唾沫!”

    這位粗言粗語的玄紫王爺的入幕之賓不是別人,正是麒麟國的鎮國左將軍──北堂墨。

    左寒右石。

    北堂墨將軍的名字在麒麟國與石將軍的兒子石夜風齊名,都是驍勇善戰的將才。只不過那石夜風比他多了一份邪惡的精明,與不甘人後的野心。

    石夜風離開麒麟國做了驍國的王之後,改名為魔夜風。整個麒麟國的兵力就由北堂墨全部統領了。

    兵者,國之大事。生死之事,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得兵權者得天下,沒有一位君王不明白這個道理。

    但是皇甫贏唯獨對他放心,因為北堂墨并不是一個喜歡鉤心斗角之人。

    他狂放不羈,唇角的笑勾著戲謔,眼神中飄著慵懶,是個耐不住寂寞的懶人。要是讓他一板一眼的坐在龍椅上勤於政事,那還不如直接要他死。

    這個男人平生只對兩件事感興趣,其一是打仗。那麼多人怕打仗而他偏偏喜歡,因為他享受恣意殺人的感覺。所謂萬夫不當之勇,就是這個道理。

    至於其二嘛,北堂墨貪婪的望著已經走下塌去的男人豐盈的臀部──他……更喜歡玩人!

    北堂墨性欲極強,幾乎夜夜貪歡,男女通吃。但凡是入了他的眼的,早晚都會被他放倒在身下享用摧殘。這毛病雖然給他找了不少麻煩,但是有人護著,就不用怕了。

    “你也該走了。”皇甫玄紫一改方才幸福的小女人相,而是迅速的找到熱水對自己的下t進行清洗。

    “真是無情啊,把我利用完就馬上推開。好歹我也陪你裝了三年的龍陽君,名聲也不太好聽啊。”

    北堂墨哂笑一聲,欣賞著皇甫玄紫擦洗下t時流露出的媚態。心下情不自禁的懷疑,不知道男人裝斷袖裝的久了是不是會真的變成斷袖?

    不然的話,為什麼這皇甫玄紫雖然頂個難看的胡須,卻在舉手投足之間散發著說不出的優雅和魅惑……女人一樣的魅惑。

    “你幫我做戲,我也沒虧待過你。你每次從我宮中強擄宮女回去jy,你道是何人為你善的後。”冷眼望著床上仍然不打算穿上褲子的男人,皇甫玄紫忍不住嘆息。

    這家夥,欲望還真不是一般的強烈。不過,如果可以利用的話,這也未必是件壞事。

    他腦海中迅速閃過一個念頭,讓紅豔豔的朱唇顯得更加嫵媚誘人。

    心里正暗忖著一個新的計謀,耳邊卻傳來北堂墨粗嘎的聲音。

    “我說,你別給老子笑得這麼風s成不?害得我又要硬起來了。”

    “信不信我把你閹掉,讓你永遠硬不起來。”月牙眸彎得煞是好看,但只有熟悉他的人才能發現里面蘊藏著殘忍的威脅。

    “算了……”北堂墨識趣的將臉別開,討好的岔開話題,“不過,那人還真有精力。我每次來,她每次必派人來看,就是不肯相信你是真正的龍陽君。”

    “哼哼──”皇甫玄紫淡淡一笑,食指從翡翠小盒中挑出一點軟膏輕輕地抹在自己身後的菊x上,灼人的疼痛感讓他不悅的皺起了眉頭。

    “本來就是假的,如何讓人信服。嘶……下次再這麼用力,我就幫你削得小一點。”

    “我用力?”北堂墨驚訝的翻身而起,“不是你一直在叫用力用力嗎?我用力c你,我還疼呢。“不滿的噘起嘴,就知道皇甫玄紫這個y險的男人一定會過河拆橋。

    “罷了,”穿上褲子,皇甫玄紫揮了揮袖,走到銅鏡邊上若有所思的摩挲著自己的臉頰上有些微長的胡須。

    “早晚有一天,這筆賬我會連本帶利的討回去。”

    “嘿嘿──”北堂墨不知什麼時候走到他身邊,將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拍了幾拍,促狹的說道,“老實說,老子縱橫沙場這麼多年,還真就沒見過你這種表面上好話說盡,私底下卻壞事做絕的人。”

    “謝謝。”他的實話非但沒有惹怒皇甫玄紫,反而讓他斂起眸,安靜的讓人看不出心中的真實想法。

    “不管怎麼說,我北堂墨的性命也是你救的。你老弟有事相求,就算是賠上性命我也絕對義無反顧。”性子懶散的男人難得的正經起來。

    “輕點兒。”被他的大掌拍的有些疼,皇甫玄紫不著痕跡的躲到一邊。

    “有一件事,你倒是可以幫忙。若是做成了,你就不用再充當我的相好,陪我做著茍合之事了。”淡漠的笑容變成精明的算計,皇甫玄紫勾唇問道,“我有意將妹妹指婚與你,你意下如何?”

    “啊?你妹妹是誰?老子見過嗎?”北堂墨指著自己的鼻子傻傻的問。

    “浮云公主──”皇甫玄紫有些動氣,這個魯男子,連長公主的臉都認不得。

    “唔……那我豈不是成了你的小舅子?”

    “沒錯。”玄紫氣定神閑的笑笑。

    “不成,那我豈不是要守著一個人過日子而放棄我那麼多的美人兒……”嘀咕著看向皇甫玄紫,發現他笑得很是y險。

    心臟猛地一跳,快要從嗓子眼里炸開。因為那迷人的紅唇一字一句的對他說,“這可由不得你。”

    魔魅(限)80 未知的敵意

    自從皇甫贏安心的在沁嵐閣住下之後,幕清幽便比平時勞累了許多。這男人不開葷還好,食髓知味之後竟夜夜抱著她在床上進行魚水之歡,其精力和耐力都令人嘆為觀止。

    讓她每天早晨醒來時都哀怨不已,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像被三百多斤重的大石頭壓過一般酸痛。

    她原本以為皇甫贏只求新鮮,男人的身子到底還是禁不起日日縱欲的。誰知,他們皇甫家的兄弟都像中了邪似的。

    她還記得當初偷窺魔夜風強暴皇甫浮云被抓住時魔夜風臉上那一副神清氣爽的詭異樣。現在皇甫贏也是如此,越是親近女人不斷釋放自己的精血,他們的精力就越是旺盛。

    見他現在帶回來批閱的卷宗比原先還要多上兩倍,幕清幽只覺頭腦一片昏暗。恨不得長眠於此不再醒來造色狼摧殘。

    眼下幕清幽剛沐浴完畢,被淋上一層芳香四溢的玫瑰香油,正慵懶的披散著一頭青絲趴臥在榻上舒服的享受著貼身女婢的那一雙巧手在自己後背上時輕時重的進行的按壓推拿。好活淤舒筋,慰勞她多日以來飽受折磨的身體。

    瞇著一雙末梢微挑的媚眸,她像只貓兒一般嚶嚀了一聲,白皙的玉指作梳瞬間刷過緞子一般的黑發。流箏般輕靈的笑聲自嬌嫩的檀口之中傾瀉而出,聽得周圍人的心里都有一種如沐春風之感。

    她的一顰、一笑、一舉手、一投足,勾人魂魄的冶豔風情就像這玫瑰精油的香味一樣,無論如何躲閃都抗拒不得……

    經歷過越多的男人,她的妖冶的美就更重一分。原本的澄澈靈性猶在,與這性感勾魂若有似無的魅惑交雜在一起,時而重合,時而分開。

    就會讓人癡迷,讓人放縱,讓人追逐,讓人為她不顧一切。

    幕清幽像毒,此毒已然漼骨。

    明明就蝕人骨血……卻依然讓男人欲罷不能的上了癮,綁了鎖,逃也逃不掉,戒也戒不了。

    魔女的魅力,就在於此。

    忽然,耳邊傳來侍女小聲的打擾,“幽妃娘娘……”

    “嗯?”見對方問得謹慎,幕清幽睜開了眼。

    “蓮妃娘娘傳來口信,說想邀請娘娘到她的湘簾齋一敘姐妹之情。”

    姐妹之情?

    幕清幽緩緩的坐起身來,未著寸褸的身體毫不在意的呈現在眾人眼前。只見那一對飽滿的嬌r晃出誘人的弧度,上面兩朵未興奮的小花蕾安靜的凹陷出一條細痕,瑰麗的粉色是羊脂玉一般的雪膚上引人矚目的亮點。

    讓同為女人的小丫鬟們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反正她早晚也會找到你這里的,到時候,需要你明白的你自然會明白。”

    皇甫玄紫的話像幽靈一樣環繞在她的耳邊──

    “娘娘!誒?娘娘!”見幕清幽赤著腳跳下軟榻,隨意套上幾件衣服就往屋外走,幾個丫鬟連忙緊張的將她叫住。

    “您這是要去哪?”

    “怎麼了?”幕清幽不解的回身,琵琶袖的水藍色曳地長裙更彰顯出她身材的婀娜。

    “您還沒綰發呢。”

    “是啊,您的妝還沒點呢。”

    “這樣啊──”幕清幽沈思著點點自己的唇,忽然揚起一抹隨性的笑。

    只見她走到銅鏡邊,隨意的將長發在右肩上松松的綁了個馬尾。又用描唇的細筆沾著殷紅的胭脂在自己眉心畫了一朵五瓣寒梅。

    整個人在鏡前翩然的轉了個圈,斂著長袖嫣然一笑。

    “就這樣吧,不濃不淡,剛剛好。”

    魔魅(限)81 無情的女人

    眼見青兒和幕絕在房中熱情似火的鴛鴦戲水,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畫面快活的讓神仙都忍不住豔羨。

    然而,在另外一間房內,卻有人不得不背負著沈重的人生,隱忍的壓抑著自己的感情。

    “考慮的如何?”

    深沈的夜色掩蓋了一切不尋常的波動,凌格的房間里沒有點燈,卻傳出了兩個人清晰的交談聲。其中一個是中年男子的聲音,氣勢很彪悍,不容一絲拒絕。

    “再給我幾天時間,我的朋友中了毒,需要我的幫忙。”另一個生冷的女聲,卻是發自凌格。

    “我已經給了你很多時間,”身著黑色夜行衣的男人語氣明顯不耐,他嚴厲的斥責道,“你朋友的命會比我們鷹翼族的未來更加重要嗎?在你的眼里,到底還有沒有族長的存在!”

    “是族長親自將我逐出鷹翼族的,七叔難道不記得了麼?”

    依然是穿著一件寬大儒袍,打扮中性的凌格梳著落拓的馬尾。蜜色的肌膚為她增添了一抹見得了陽光曝曬的堅毅。她的回答不卑不亢,甚至有反過來諷刺對方之意。

    “格兒,”男人的語氣似乎和緩了一些,也有些尷尬。

    “所以這一次,族長也是給了你戴罪立功的機會。只要你同意嫁給鷹眼族的護法,前塵舊事就一筆勾消。你會是我們鷹翼族高貴的圣女,最重要的是──”像是篤定她會心動一般,男人得意的笑道。

    “你可以回祖墳去祭拜你爹。”

    聽到這一句,凌格臉上才算有了些許動容。

    但是她仍然回以強硬的一擊,“我本無罪,是你們欲加之罪。”

    “你!”兇狠的目光一瞪出立刻收到女人毫不遜色的回瞪,被稱作七叔的男人不禁有些心虛。

    男人只好在剛燃起的一點希望的火苗之上繼續扇風,“聽說鷹眼族的護法人長得面如冠玉,玉樹臨風。配你的話,是絕對不會委屈了你的。”

    面如冠玉,玉樹臨風……?

    聽著這些華麗的形容詞,凌格在心中冷笑。

    她若是貪戀男子的俊俏,只怕眼前就早有一個無人能敵的美男子整天不厭其煩的在她面前晃來晃去,笑嘻嘻的說著一些不三不四的話。又何須他人作襯?

    “我不稀罕。”這是她的回答。

    “格兒,”見凌格反應冷淡,七叔嘆了一口氣,開始動之以情,“其實七叔心里也什麼都明白,你不愿意也是人之常情,畢竟這一嫁你就再也沒有後退的機會。但是你自幼逃家,你爹晚年其實過得很孤獨,也很凄苦。到最後,連死也是……”

    說到關鍵地方,男人故意隱去了後文,成心要引起對方追問。

    果然──

    “七叔,”凌格眼里s出凜然的利光,一刀削向詭計多端的男人。

    女孩聲音冷得讓人發顫,只見她一把抄起中年男子的手腕,將他拉到自己的面前,一字一句的問。

    “你,知道我爹的真正死因,對不對?”

    “別別!好痛!”中年男人沒想到凌格會突然出手,饒是他武功不弱也被這一抓差點扭斷了骨頭。

    媽的!看她年紀不大,又是弱質女流。沒想到武功竟然這樣精湛,別說是他,怕是族長親自至此也制不住她。若是當初不將她逐出鷹翼族,現在還了得?

    放開痛的面部抽搐的男人,凌格進一步緊,“告訴我,你知道些什麼?”

    “說你是個孩子,你還真是急躁。”

    揉著自己的手,七叔連忙打著哈哈,“天下沒有白吃的飯,你做完我們要你做的事。你想知道的,我們才會告訴你。”

    “此話當真?”她要他一個承諾。

    “縱使不真,你又有別的選擇麼?”七叔負起雙手,昂首擺起了老輩的架子。

    “三日之後,到鷹王丘來。我們鷹翼族的聚集地,你還沒有忘吧?”男人睨著凌格緊抿的r色唇瓣嘲諷地說。

    心下卻不禁贊嘆,果然是個標致的女娃子。族長的眼光倒是不錯,此人一送去若能迷惑住鷹眼護法,兩族合并的事就指日可待了。到時候,那利益嘛,就──

    瞇起不大的賊眸,男人腦海中浮現出金銀滿地的奢靡畫面,忍不住笑得貪婪。

    “沒忘。”凌格冷冷的看著他惡心的笑容,別過了頭去。

    “你可以走了。”逐客令已下,凌格已經不想再多看他一眼。

    “丫頭,為了你爹你也要來啊。”七叔有心要將埋好的土堆踏實。臨走前又惡質的戳了戳她的軟肋。

    “知道了。”

    “呵呵”,看著她那副鄙夷的模樣,中年男人笑得很不自然。

    忽然,他的身上涌現出不懷好意的殺氣,只見他抬手指向窗外冷聲問道。

    “那個一直在偷聽的小子,怎麼解決?”

    “無妨。該知道的他總會知道。”像是早就知曉窗外站了一個人一般,凌格答得十分鎮靜。可她的心卻也沒來由的痛了一下。這種痛,讓她喉嚨里發苦,卻說不出來。

    他還是來了……就是不肯讓她靜悄悄的在這醫館中消失。

    送走了不速之客,凌格對著仍然敞開著房門直挺挺的站著。任呼嘯的寒風肆無忌憚的闖入自己的香閨之內。

    因為此時,不會有什麼東西比她的心更冷。

    “不進來麼?”抱著雙臂,女人的身子向門邊一靠。一雙漆黑如墨的眼眸,卻是盯著地面一動不動。

    等了一會兒,再抬起頭,卻正對上印無憂那張y霾的俊顏。他直勾勾的盯著她,目光矍鑠。捕捉她每一秒都在加快的呼吸,讓她的故作冷靜無所遁形。

    “真不容易,還知道我站在門外凍得慌,肯請我進來坐。”像是從牙縫里擠出的幾個字兒配合著印無憂的冷笑在這漆黑的房間里顯得十分駭人。

    凌格默默的轉身,在桌邊輕輕的坐下,挑著燭蕊點燃了火光。

    熟練的動作,淡漠的表情,超脫的就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什麼事也都不會發生一樣。

    而印無憂,一向最討厭的就是她這副什麼都不在乎的模樣。尤其是今天,最、為、討、厭!

    屋里頓時籠罩在淡黃色的光暈下,一片溫暖祥和。和隨後跟來的男人臉色十分不搭。

    “這麼晚了,有事?”

    “光”的一聲,凌格的話還沒問完印無憂就將手中一直捧著的東西狠命的往桌上一貫。自己則愛答不理的在椅子上坐下,黑著臉一副被得罪的少爺樣。

    印無憂放下的是一個瓷盅,凌格沒有問。而是自己掀開了蓋子,湊到跟前一聞,清新的藥香和燉的酥爛的jr味兒就撲鼻而來。

    “這……”接下來的話凌格沒有說,心下卻已了然。

    這些都是活血通絡的藥材,在冬天驅寒的補品。看樣子已經燉了很久,不然印無憂不會忙到半夜才送過來。

    “喝了吧。”印無憂沒好氣兒的睨了她一眼,“今天我抓你的手,覺得你的手好冷。嘖……女人是用來暖被窩的,這麼冷怎麼行?”

    聽到對方不正經的話,凌格手一抖,瓷質的蓋子徑直掉在地上摔個粉碎。

    “我……”看著一地的碎片,她本能的想伸手去撿。卻被印無憂發狠一般一把將她整個人扯在懷里緊緊抱住。

    “你有毛病啊!用手撿!嫌你身上練武留下來的傷疤不夠多是不是!!”桃花眼里盈滿了怒氣,連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發這麼大的火。

    “抱歉……”坐在他有力的大腿上,凌格第一次覺得不安。她試著掙扎想要脫離印無憂的懷抱,熟知今天的他力氣似乎變得特別大。將她死死困住,動彈不得。

    “抱什麼歉?”溫熱的大掌不客氣的扣住女人的下巴,著她直視自己的雙眼,“還是說你打算做什麼對不起我的事?”

    “印無憂,”凌格克制著自己內心不斷翻滾的悸動,努力維系著自己臉上最後的一點冰冷。

    他熱情的就像火一樣,雖然屢戰屢敗,卻越挫越勇。那副架勢,分明就是不打算放過她。

    但她必須抗拒!在這樣下去的話,她早晚會被他融化,而忘記了父親的仇恨和自己的使命。

    “我們好聚好散吧。”僵硬著自己的身體,不對他作出任何會讓他誤會的反應。凌格冷著聲音,輕輕地說。

    這句話對於印無憂來說簡直如同晴天霹靂。

    “格格?”像是被一直以來自己所堅信不疑的東西背叛了一樣,那雙桃花眼里的悲傷與哀怨溢於言表。

    男人小心翼翼的捧著她的臉,用鼻尖抵住她的,懷著最後一絲希望顫聲問,“你不會不要我的……對不對?”

    “印無憂……”凌格漠然的回視著他。

    “你不要這樣幼稚。”

    薄情的話像是尖利的匕首c在印無憂的胸口,剛才稍微燃起的一點男子氣魄的男人此時卻無助的像個被拋棄的孩子一樣孤獨而瑟縮。

    他猛地印上凌格的嘴唇,不顧一切的吮吻。想要表達自己想占有她的決心。他的吻是霸道的,細碎的,卻在凌格的毫無回應之下變得一相情愿的可笑。

    凌格只是看著他,任他用長舌頂開自己的牙齒,將屬於他的氣味揉進自己的身體里。但這種看,就像是一個母親在無聲的譴責著自己的孩童,看他還能胡鬧多久。

    “不要離開我……不要嫁給別人……”一雙大掌慌亂的撫摸著女人的背脊,渴求一個肯定的回應。

    “你打我,你罵我!你忽視我!但是待在我身邊!不要離開我……”印無憂扯開凌格的腰帶想要進一步的探索身下的女人,卻被凌格狠狠的推開。

    “夠了!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凌格站起身來,任他坐在椅子上目光凄楚的望著自己。

    “我們不會一直在一起,你要娶妻,我也會嫁人。”

    “不會的!!”像是被什麼刺激到一樣,印無憂跳起來大吼。

    “你明知道我愛你!你明知道的!”

    “師傅,我不愛你。”終於將違心的話說出了口,凌格刻意加上疏離的稱呼提醒兩人之間的關系僅限於此。

    “為什麼這麼狠……你為什麼對我這麼殘忍……為什麼你就是不肯睜開眼睛看看我!!”印無憂沖過來從背後一把抱住凌格。滾燙的熱淚滴落在她的發間,化作一潭死水。

    “因為我是一個沒有感情的女人。”想像著自己父親死前的凄慘的情景,凌格無力的閉上了眼睛。

    已經回不了頭了,七叔。

    83。 錯、錯、錯

    站在邪醫館門口,望著屋內到處掛著喜氣的紅綢,張燈結彩的甚是熱鬧。凌格的目光有一瞬間的恍惚。

    今天是幕絕和青兒成親的日子。原本青兒想在找到幕絕的妹妹之後再成婚的,但是幕絕卻說在邪醫館戒藥癮的這段時間,用印無憂所說的欲望替代法很可能使青兒懷妊。為了孩子出生的名正言順,他執意要先將大局定下。

    嘴上是這麼說,但是誰都看得出幕絕這男人是生怕自己的娘子哪天又給他落跑。所以要趕緊娶進門,鎖在屋子里讓她哪都去不了。這兩天幕絕一見印無憂,臉色就臭的不得了。當看見他在吃橘子時,更是臉色鐵青當下就拂袖而去。搞得印無憂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他。

    婚禮就在邪醫館里舉行,而不是那雕梁畫棟的爵爺府。這是新娘子的意思。

    因為這里沒有高不可攀的幕爵爺,也沒有身份卑微的驍王侍婢。有的只是邪醫館的落霞姑娘和她心愛的夫君,還有兩個肝膽相照的好友。

    “格格……”聽到低喚聲,望著迎面走來的俊逸男子。凌格卻連看都沒有多看一眼。直接漠視那一雙充滿期待的桃花眼,無情的與他擦肩而過。

    在肩膀相碰的那一瞬間,她心中泛起一股難咽的苦澀……因為明天,就是自己約定要離開的日子。

    真巧啊──

    剛見證完別人的幸福,就要與自己的不幸相濡以沫。

    “格格!”男人不死心的抓住她的胳膊,要求她給自己一點回應。

    “有事?”終於抬頭看他,目光卻比看陌生人還要冷漠。

    “我們也成親,好不?”印無憂明知機會渺茫,卻還是不厭其煩的詢問著。

    他天真的試探,純情的勾引,百折不撓的據理力爭……就是希望在明天之前能夠打動凌格這顆冰冷的心。只要她不走,他有信心守候。他相信自己的直覺,相信格格一定會愛上他。然後兩個人就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實際上,從他買下她父親醫館的那一刻起,有哪一瞬間他們不是不離不棄的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呢?

    她小,他年長,所以兩人亦師亦友他愿意教。等她長大了,像個女人了。他對她的感情也就不用再可以掩飾了。

    印無憂承認自己風流,但是他的心可不風流。每一次去青樓都是在故意惹她生氣,他要確定凌格的心意。他想看她為他吃醋發火,甚至是拳打腳踢都沒關系。他印無憂就是受虐狂,就喜歡被女人打又怎樣?

    只可惜,每一次她都像戴了特制的面具一樣。永遠的不聞不問,永遠的事不關己。她對他,一直都是那麼不帶溫度的讓他失望。

    終於有一天,他y錯陽差遇見了青兒。青兒的美貌和天真取悅了他。他眉開眼笑的以為,以前是凌格不愿意同花娘爭風吃醋才沒讓他得逞。現在,他帶回一個活生生的標致大姑娘她總該有反應了吧?

    當初神秘兮兮的說讓青兒幫忙,實際上就是為了幫為他測探軍心的這個忙!

    誰知,凌格的冷淡依然如故。

    除了在看見他到處找落霞時會打他打得更用力之外,再無其他反應。

    他不懂,這個世界上怎會有如此冷清的女子,仿佛從骨子到血y都是冰做的。她看不到他的愛,他告訴她,她也不稀罕。

    “不好。”投以他像看瘋子一般的眼神,凌格扯回自己的臂膀繼續向前走。

    “那不成親,我們先訂親好不好?”男人跟上一步,要求卻降低了一級。

    “你不明白嗎?”凌格忍無可忍回頭沖著冥頑不靈的印無憂低咆,“我們是不可能的!我不要你的感情,這就是現實。”

    她很想求他別再說了,她心里很痛他知不知道?但是真正說出口來的句子,卻是如此的傷人。

    “現實是你偷走了我的心卻想假裝不知道。”印無憂站在原地苦笑,低頭看著眼前的女人。桃花眼里滿是自苦的悲憤與哀傷。

    “也許做個無心的人對你來說更好,因為你至少不會心痛了。”帶著復雜的心機狠狠的看他最後一眼,像是要將他的影子裝在腦海里一并帶走一般。凌格啞著聲音,說完了這句他永遠都聽不懂其中真正含義話。

    當她再次僵硬的邁動步伐,意圖遠離他的視線,這也意味著她將永遠的走出了他的生命。

    印無憂──對不起……

    “夫妻交拜──送入d房──”成親之宴沒有兩人的高堂坐鎮,但是鄰里之間凡是知道落霞姑娘的都忍不住前來c上一腳。

    雖然賓客只有平民百姓,但是禮成的宣布還是令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忍不住激動萬分,觥籌交錯的祝賀聲不絕於耳,顯得熱鬧非凡。

    青兒和幕絕被雙雙的送入了d房,而印無憂卻第一次在眾人的陪伴下喝的酩酊大醉。眼見原本白皙的俊臉已經漲起不正常的酡紅,一向炯炯有神的桃花眼也已迷離的分不清東南西北。

    幾個關系比較好的哥們兒見狀連忙趕著他,讓他趁早回去睡覺,免得過一會兒醉死在堂上。

    “切……”手里仍然勾著一個不小的酒壺,印無憂踉踉蹌蹌的走在回自己房間的路上。頭腦已經不甚清楚,連看東西都是重了四五道影。

    “竟敢懷疑爺的酒量……”猶自打著酒嗝,男人腳下忽然被石頭絆到,整個人狼狽的呈大字型趴倒在地上,吃了一嘴的沙土。

    “該死的!”他掙扎著翻了個身,罵了一句。卻又不顧地面上的冰冷大剌剌的躺在那傻笑著望著天上的星星一臉的癡迷。

    “凌格,你別想逃……我印無憂……是不會讓你嫁給別人的。”

    “哦……嗯……”向前爬了幾下,印無憂已經忘記了手上的酒壺,潛意識里只記得自己要去搶親。

    “對……搶親……”含糊不清的抖著發直的舌頭勉強的站立起來,混淆了前進方向的他只是下意識的向貼有大紅喜字的房間跌跌撞撞的走去。目光之中滿是被拋棄的怨毒。

    然而,邪醫館內唯一貼著大紅喜字的房間,卻是青兒與幕絕的新房……

    83苦澀的三人行<np、慎入>

    “你進來做什麼?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出去!”聽到新婚妻子的尖叫,原本沈浸在r體歡愉中的幕絕動作迅速的拉過被單遮住青兒的大片春光,一雙黑眸警惕的冷睨著突然闖入房間中的男人。

    “無憂?是你?”從喜帳中探出頭來,躲在丈夫身後的青兒將身上的衣服簡單整理好之後疑惑的走下床來。

    “你怎麼啦?”聞到印無憂身上傳來的陣陣酒氣,她心下大致明了應該是喝醉了走錯了房間。但是,一對上那雙充滿怨毒的桃花眼,她心中一怯,又似乎不那麼肯定了。

    “娘子,不用管他。讓我直接將他丟出去就好。”見妻子對別的男人如此關切溫柔,幕絕情不自禁要擋在兩人之間,有些吃味兒。

    “別嚇壞了他。”嬌嗔著瞪了幕絕一眼,卻被他噘嘴不悅的神情逗笑。

    “啊!”就在這時,柔軟的手腕卻被另一個男人緊緊地抓住了向自己懷中扯去,腰間也霸道的纏上了一只鐵臂。

    “你笑什麼?你在笑我對不對!”錯將青兒當成和別人成親的凌格,印無憂惱羞成怒的低吼,恨不得將負心的女人撕成碎片。

    “放開我娘子!”幕絕皺著眉護住自己的女人,一掌打在印無憂的肩頭將他遠遠震開。

    “我早就知道你這混蛋覬覦青兒,今天總算是露出了狐貍尾巴。”男人俊臉緊繃,在看向印無憂的目光中登時起了殺意。

    “不會的,這一定是誤會!”見印無憂倒靠在柜子上,嘴角漾出鮮紅的血絲。青兒連忙走過去查看他的傷勢,心里暗自埋怨丈夫出手太重。

    “無憂,你沒事吧?”小心地扶起他,青兒用絹帕輕輕拭去他嘴角的血跡。

    一瞬不瞬的看著眼前細心的照料著自己的女人,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傷,印無憂忽然開心的一把將她抱住,“格格,其實你是關心我的,對不對?”

    真好……

    他的格格雖然要和別人成親了,但其實心里還是關心他的。不然,為什麼看到他被打她會表現出自己以往從不曾看見過的溫柔呢?

    “格格,不要離開我,跟我走好不好?”大掌按住青兒的頭緊緊貼在自己的胸前,沒有發現身後的男人氣的頭發都快要冒煙了。

    雖然生氣,但是幕絕和青兒卻互看了一眼,心下都明白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好,我跟你走。你先放開我好嗎?”知道印無憂現在神志不清,青兒輕聲誘哄著他先松手。不然再任他抱下去,自己那個火爆脾氣的男人又該發飆了。

    “真的?!”狂喜著放開胸前的女人,改為握住她的肩膀讓她和自己對視。

    “假的!”趁他放松戒備,幕絕立刻將青兒攬入自己懷中。

    “你放開她!格格自己都說要跟我走的!”再次失去主權,印無憂像發瘋一般撲上來揪住了幕絕微開的襟口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打得過就要動手搶人。

    “真是忍無可忍!”幕絕舉起手要再打,一見印無憂那迷蒙的桃花眼里閃爍的執著與不屈,板起的臉冷哼了一聲又將手放了下來。

    “快滾出去!這里沒有你的位置!”

    負著雙手,幕絕的頭隱隱作痛。再不與青兒交歡,只怕他的藥癮又要發作了。

    “為什麼沒有!格格是愛我的!”

    印無憂最聽不得的就是這句話。什麼叫沒有他的位置?格格的心里怎麼會沒有他的位置!

    “不要再羅嗦了,有本事你就把她從我這里搶走!不然的話在我還沒出手殺你之前自己滾出去!”幕絕高大的身形搖晃了一下,他甩甩頭,忍不住抱住了自己發脹的腦袋。

    “青兒。”他痛苦的看了妻子一眼,眼里的渴望溢於言表。

    “絕,你沒事吧?”連忙上前抱住自己的男人,一面扶著他向床榻走去。看見他逐漸發紫的嘴唇,青兒焦急的回過身去,沖著站在原地無措的印無憂喊道,“無憂,你快出去吧。這里不是你的房間,我也不是格格。”

    她還是選擇了那個男人……對不對?

    印無憂呆愣愣的望著將幕絕放躺在床榻上握著他的手噓寒問暖的青兒。恍惚之中,他看到凌格在跟另一個男人親熱的偎依在一起。

    “你是不是嫌我不會武功……?”想了一想,他居然吐出這麼一句莫名奇妙的話。

    心急如焚的青兒正手忙腳亂的為自己的相公擦拭因極度的忍耐而不斷滲出的汗珠,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回答了什麼。

    “是!我就是嫌你不夠強壯。我求你了無憂,你快出去吧。”

    殊不知,她的這一句無心的敷衍卻立刻刺中了印無憂的軟肋。

    他其實一直都在為這件事情而自卑。凌格武藝高強,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