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20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52:4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女人嗚咽的呻吟著,被他的抽c撞擊得身體不斷的上下震動。

    “啊啊……好深……”

    一雙不算白皙的手臂情不自禁的攀住魔夜風寬闊的背脊,撫摸著感受那一塊塊糾結的肌r所給她帶來的被征服感。

    他好帥,好強壯……汗珠順著發際緩緩的流下,模糊了視線卻無法忽視眼前那張薄唇挺鼻的俊顏。

    “怎麼?被我干的傻了?”魔夜風輕笑一聲,更用力的進出水x。

    “啊……嗯嗯……”

    他的那里也好野蠻,好霸道……又燙又大將她完全撐開。

    “呃嗯!”又被他強力的一個頂入,花心口軟軟的張開一條窄縫迎接他龍頭的進入。男人灼熱的呼吸噴在女刺客的頸間。他把她抱在懷中,狠狠的c著她,像一頭急需安慰的野獸不斷將自己堅硬的r棒送入她的體內廝磨。

    “啊……嗯嗯……呀……”女人受不了的緊咬住自己的下唇只覺男人進出的速度越來越快,紫紅色的r棒次次盡根沒入她的rx發出“噗滋噗滋”的y靡聲響。

    r體與r體之間激烈的撞擊讓碩大的yj牽連著她的甬道做著加速的活塞運動,她低頭看著自己的yx含著魔夜風的r棒像一張小口一樣不斷的吞吐就是舍不得他完全離開。少女的情懷在這一刻隨著體內逐漸攀升的快感而朦朧的開啟……

    他同她這般親密,該不會是看上自己了吧?被他搗動的很是舒服,女刺客柔情萬分的閉上了雙眸陷入遐想之中。

    若是不做刺客,跟了他,可好……?

    這就是魔夜風的魅力,凡是被他上過的女人極鮮有不被他迷住然後死心塌地的又愛又怕的跟在他的身邊的。女人想同他親近,又怕他的嗜血。到最後驍王就像一個性感而神秘的傳說,成了別人夢中旖旎的惡魔。

    只可惜,落花每每有意,流水卻往往無情。

    “啪啪……啪啪……”隨著y水的飛濺,男人的粗喘越來越重。

    “啊!”

    只聽仰天一聲低吼,絲緞般的黑發狂野的披散開來蓋住魔夜風古銅色的肌理。男人緊箍住女刺客的臀小幅度的迅速抽c了幾十下,之後驀地將彈動的分身抽出將濁白的熱y激s在她的小腹上。

    空氣里彌漫著誘人的麝香味,混著野獸氣息的薄汗布滿了他泛著金屬色澤的l軀,狹長的黑眸看了已經累到在他身邊的女刺客一眼,唇角扯出y狠的魅笑。

    “你……”

    望著剛剛才擁抱過自己的男人此時周身卻散發出一陣駭人的冷氣,女刺客被他瞪得心驚r跳。

    “來人──”魔夜風慵懶的瞇著鳳眼用長指從放在床頭的水果里挑出一顆櫻桃放入唇中咀嚼。

    “把她拖出去,頭砍下來包成禮物送回派她來的那人那里。”

    “是!大王。”侍衛不敢多等,雖然心下不忍卻還是冷血的扯著女刺客的頭發將她從他的床上扯下。

    “不!!你不能!”女人萬萬沒想到這個男人翻臉是如此的絕情。也許她忘了,魔夜風本就沒有感情。

    敢刺殺他?那不是擺明了不想要性命。

    聽著逐漸變小的女人的哭嚎,魔夜風沒耐性的翻了個身。

    “真無趣啊──”

    。哈利路亞!!

    “你這是──”御花園里傳來皇甫贏不悅的聲音。

    公主大婚,所指的駙馬還是當朝赫赫有名的寒將軍北堂墨。今天設宴,八方小國皆來祝賀,朝里群臣也衣冠楚楚的前來等著喝這一杯喜酒。卻見身為王爺的皇甫玄紫竟然穿著一身狐媚的女裝,頭綰侍女髻,斜c金步搖。其風情萬種并不亞於在場的任何女子。幾乎要將準新娘的風頭搶了去。皇甫贏覺得頭部隱隱作痛,只能將他叫到無人的地方想要問個明白。

    “怎麼了?”皇甫玄紫眨著無辜的月牙眸,潔白的玉指羞怯的纏著自己的長發,嬌豔欲滴的紅唇囁嚅著回答對方的問話。

    見皇甫贏臉色越來越難看,他心中卻笑得十分開懷。

    他知道自己這個大哥最怕面對的就是他是龍陽君的事實。皇甫贏生性冷情,卻又十分傲慢。對皇家的禮節和名望看的非常重。以前他蓄著難看的胡須,勉強維系男子的表象。雖然與北堂墨暗通款曲,皇甫贏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是現在,他公然的女裝亮相,分明是在挑釁他的威嚴。他很好奇這樣一來會將自己大哥激怒到何種地步。

    而他,就是要他發怒。

    “這太不成體統了。”皇甫贏一甩長袖,俊顏上有著不容置喙的嚴苛。

    “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讓家族蒙羞。”

    “讓家族蒙羞?”皇甫玄紫嫣然一笑,“怎麼,我做回我自己本來的樣子就會讓家族蒙羞麼?”絲毫不將對方的顧忌放在眼里,皇甫玄紫還刻意擺弄著自己的纖纖玉指。讓火紅色的蔻丹指甲映入皇甫贏的眼中。

    “玄紫,孤王就不信在整個麒麟國就找不出一個你喜歡的女子。你又何必一定要……要……”

    “斷袖是吧?”見他猶豫了一下說不出口,皇甫玄紫睨著美眸盈盈一笑替他說下去。

    “是的。”皇甫贏嘆了一口氣,轉過身去負著雙手背對著他。

    “只要你愿意喜歡女人,孤王可以不惜任何代價幫你得到她。”拋出這句話,算是皇甫贏極大的慷慨了。這就意味著一向公私分明的男人,為了弟弟的幸福以及皇室的聲譽愿意動用自己的權勢為他開一次後門。

    僅此一次,若真能做到了卻也是甘之如飴。

    皇甫玄紫不喜紅妝愛清袖的事,是他一直以來隱隱作痛的內傷。雖然看不見,但是一到y天下雨就痛的不得了。堂堂的王爺居然是斷袖?!這若是堂而皇之了那他麒麟國的威儀豈不是全被掃到地上。

    “大哥說的可是真的?”咬著自己的指尖,皇甫玄紫看上去在思考。

    “是真的。”皇甫贏心中一動,大喜自己的提議竟讓他有了反應,連忙趁熱打鐵的加上一句。

    “無論是王宮貴胄還是重臣的女兒都沒有問題,就算是你看上的是他國的公主又怎麼樣?孤王也一樣有辦法讓你得到。”男人驀地轉過身來,漂亮的五官上有著篤定的剛毅。

    “那若是我看上一個女子,但是她已經嫁人了呢?”一陣微風吹過,將皇甫玄紫的柔絲吹了滿面。耳上的水晶墜飾晃動著發出叮咚之聲,他微斂著襟口,只露出半邊香肩。這誘人的姿態堪稱風華絕代。

    皇甫贏有些看得癡了,俊臉上立刻浮現一抹可疑的潮紅,心中卻暗叫不妙。再這樣發展下去他的兄弟可真的要變成女人了,他一定要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

    “不是問題。就算是去偷、去搶、去殺人,只要是你要的女人,孤王一定會為你做主。”他忍住心里已經要將皇甫玄紫看成女人的沖動,像平常那樣以兄長的身份搭上他的肩膀繼續引誘。

    “只要你愿意喜歡女人,天下的女人就都是你的。”

    “是嘛……”

    皇甫玄紫彎下月牙眸笑得煞是好看,然而這笑容中卻隱藏著一種皇甫贏所看不透的詭詐。

    “那我就先謝過大哥了,你可一定要記牢今天所說的話。免得他日我想你要人時你又矢口否認。”

    “你放心,君無戲言。”皇甫贏倨傲的面對著他,卻見皇甫玄紫轉身向與宴廳相反的方向走去。

    “你去哪?”他狐疑的問。

    “換衣服。”皇甫玄紫勾唇。

    蓮妃那邊的事情還沒有解決,但是至少今天他要給大哥一次面子。

    反正他能等。

    等某一天一切塵埃落定之後,能親手將這礙眼的長指甲剪去……

    公主大婚,舉國同慶。

    所有人都在為她飲一杯喜酒,祝福她與駙馬永結同心,白頭到老。倒是她這個準新娘卻興致缺缺,一副無精打采的苦瓜樣。一張描繪精致的小臉上見不到半點陽光。

    方才行禮時她偷瞄了蓋頭外面一眼,只見大哥氣宇軒昂,威坐高堂之上。俊臉上有著欣慰的笑容,像是完全開心終於給自己的妹妹找到了一個好歸宿。不了解他心里隱藏的愧疚感,皇甫浮云只覺得他會不會笑得太刺眼了一點?

    再看二哥一身玄紫錦袍,臉上的胡子竟然也刮得一干二凈。瞇著一雙月牙眸笑得那叫一個風流倜儻,把一干宮女迷得七葷八素的,只差沒撲上來齊聲喊他“好哥哥”。

    笑!笑!笑!

    抽死你們得了!她成婚有什麼好高興的。

    你問浮云公主,你為什麼不高興?

    她準會瞪你一眼,恨不得把你整個人燒兩個窟窿。

    高興?

    你嫁給一個自己連面都沒見過的男人會不會高興?啊?將軍又怎麼樣?誰知到他是不是板寸頭,倭瓜臉,一身狐臭外加四肢短小。最後再加一個男人最要不得的性、無、能……哎喲喲……

    想到這,皇甫浮云萬分哀戚的抽著鼻子坐在新房的香榻上,望著這一床鴛鴦喜被她有種想放火的沖動。

    幕絕成親了,她是知道的。

    上次青兒不顧危險帶著印無憂的腰牌來錦云宮找她,她就明白自己是徹底的被這個外柔內剛的美麗女子給擊敗了。她自小在深宮里長大,刁蠻又任性,還被自己的親哥哥給強暴了。這樣不干不凈的一個軀體又怎麼配的上幕絕那樣癡情的好男人。

    所以盡管內心苦澀,她還是維持著良好的風度微笑著祝福了他們。并且好心的將他們之間所有的誤會掰開揉碎的解釋給青兒聽,希望他們此後不再有風浪。

    原本三角之戀就無一個圓滿的定數。成就了他人的幸福是必要犧牲自己的未來。但是她心甘情愿的做這樣的犧牲。

    眼見自己已要為人妻,她吞著口中的苦水認命的從地上撿起剛才憤懣之中丟在地上的紅紗重新蓋在頭上。公主成婚不是兒戲,她不想讓皇甫贏難做。

    罷了──

    安分的將自己擺成端莊的新嫁娘姿勢。皇甫浮云垂著長睫,在白皙的小臉上投下兩片y影,殷紅的嘴唇顫抖的抿出一條勉強向上的弧度。如果注定沒有幸福的話,那她就不再爭取了……

    夫君若愛她的話,她就守著他敬著他平淡的過一輩子。如若不然,就憑她身為麒麟國的地下刺客組織的統領,她也斷不會柔弱的任人宰割。夫妻之道原本就是你我互敬,恩愛與否要靠兩個人共同維持。

    正自思量著,眼見窗外新月如鉤,喧鬧的氣氛漸漸散去。門外卻傳來男人重重的腳步聲,讓皇甫浮云心里一驚。

    乖乖……是男人還是野獸啊,這麼粗魯?!

    不知自己已然被新婚妻子鄙視了,喝的醉醺醺的北堂墨嘴里哼著不成調的小曲兒,踉踉蹌蹌的扛著一團不斷掙扎的重物向喜房的門前走來。

    只見左耳上戴著銀環的男人瀟灑的大腳一踹,結實的房門應聲而開。

    “救命!”他肩上的“重物”一聲尖叫。

    不是冤家不聚頭

    “不要叫了小寶貝兒~”男人揚起大掌曖昧的拍了肩上人兒的臀部幾下,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俊臉上除了微醺的潮紅以外,更多的是渴望縱欲的y邪。

    “待會兒你北堂哥哥準會讓你爽翻了天!”

    男人說著腳下健步如飛,轉眼間已近床榻。

    聽到腳步聲,心中雖然疑惑,皇甫浮云還是下意識的坐好,等著駙馬來掀蓋頭。卻不料床鋪咚得一聲凹陷,一團不知是什麼的“東西”滾在了她的旁邊。

    “嗚嗚嗚嗚~~駙馬,你不能qg我……”“東西”在床上爬了兩爬,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差點弄臟了兩人的喜被。

    qg?!

    浮云公主愕然,挑起一邊的秀眉。

    怎麼回事?誰要qg誰?

    “你放心,被我干過的女娃子沒有不贊嘆老子的性能力的。到最後還不是跪著求我再上她一次。”

    北堂墨托起“東西”的小下巴,細細的打量這個臉還沒有他巴掌大的小丫鬟,發現她其實也說不上有多漂亮。

    但是剛才在來喜房的路上他一眼就相中了她。他北堂墨就是喜歡這種像小兔子一樣柔弱無骨的女人。越是毫無反擊之力,當被扒光了壓在床上擺弄的時候就越s。s的他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c弄,讓她哭爹喊娘的浪叫。

    “嘖……我說你能不能擦擦鼻涕?這樣流了一臉老子怎麼跟你親嘴兒啊?”

    瞇著一雙醉眼,他有點惡心的看著小“東西”邋遢的臉,順手扯下皇甫浮云頭上的蓋頭,當作手絹粗魯的就往對方臉上抹去,根本沒留意到旁邊還坐著一個人。

    沒了蓋頭擋住視線,皇甫浮云眼前一片光亮。但當她好奇的轉頭望向身邊時,卻氣的倒抽一口涼氣。

    禽獸。

    禽獸不如。

    不僅不如禽獸,還是個白癡!

    這穿著大紅喜袍行徑卻豬狗不如的魯男子不正是她的相公嗎!眼見新婚之夜這死男人非但不守夫妻之禮,同她說兩句相敬如賓的話。竟然還把宮女強擄進新房里意圖不軌,他到底還有沒有把她這個公主放在眼里啊!

    看著自己的紅蓋頭此時抓在他黝黑的大手上沾滿了鼻涕就跟破布似的,皇甫浮云火冒三丈當下“騰”的一聲從床沿上跳起一腳照著他的p股就踹了過去。

    “你放肆!”

    “啊……你!”

    誰知這男人雖然表面看上去喝的醉醺醺的,背後卻跟長了眼睛一樣。連頭都沒回一個只隨便一伸手,自己穿著金絲繡鞋的小腳便代替紅蓋頭落入他的指掌中。那臟兮兮的布料正好死不死的掉在他們的喜褥上。讓她看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臟死了!怎麼睡?

    不過──他好敏捷的身手!

    “喲……敢情這還有個人吶?坐那不動老子還以為是燈柱!。”

    懶洋洋的順著手中的蓮足向上看去,皇甫浮云慍怒的嬌顏完全映入北堂墨不羈的丹鳳眼中。他被皇甫玄紫威脅著娶了這個刁蠻公主本來就一肚子氣,這一次他是成心要給她一個下馬威,所以連和她說話的腔調都是愛答不理的。

    嘖……細細看來──

    身材不錯。

    要胸部有胸部,要p股有p股,腰還那麼細,他一只手就能掐住了。

    長得還真美。

    白凈的瓜子臉,肌膚比雪黑不了多少。倔強的殷紅小口像一枚小巧的元寶一樣,此時正氣得耷拉著快成下玄月了。那雙眼睛還挺好看的,不大不小剛剛好的兩抹清泉。

    只不過這脾氣嘛……就……

    看著皇甫浮云高揚的下顎,鼻尖快翹到天上去了,一雙美眸對他怒目而視。原本還有點驚豔的俊顏漸漸流露出失望的神色,這麼美的一個玉人兒竟然他媽的是個悍婦!可惜……真可惜……

    見新郎官盯著自己打量的眼神就像是她沒穿衣服似的,又色情又下流。皇甫浮云真想一拳給他印個黑輪。可回瞪過去,她又心虛了。

    他好高……好強壯……

    自己才勉強到他的胃部而已,怕是她兩個玉樹臨風的哥哥都不及這死男人魁梧。

    眼見皇室專用的裁縫特以為他量身定做的儒雅的紅袍非但沒能為他粗野的氣質做些修飾,反而讓鮮明的對比更襯托出狂放不羈的野性。

    乖乖,皇甫浮云默默地在心里驚嘆,怎麼會有這麼野的男人。

    要說,他相貌還算英俊啦。不,其實是非常英俊才對。劍眉入鬢,鳳眼生威。高挺的鼻梁筆直筆直的,唇薄的快要沒有了,倒是一派俊美的風流樣。但無論是左耳上的銀環,還是右臉上猙獰的疤痕,都讓她這個新婚妻子望而卻步。

    只見男人頂著一頭亮麗的微紅長發顏色像極了他國進貢來的葡萄酒。整個人更如一匹難馴的紅鬃寶馬,瞄一眼就知道不是什麼人都能騎的。

    再看那一身比古銅色還要深的皮膚,和經風吹日曬征戰沙場而烙下的浪人氣息。分明就是個危險的蠻夫,渾身上下都如同一團洶涌的沙塵暴,隨時將他人吞噬。

    天呀──

    這個人真的是她的夫君嗎?浮云謹慎的吞了一口口水。

    被北堂墨的氣勢駭住,皇甫浮云對他產生了些許敬畏之心。但轉眼卻見對方品評過自己的容貌之後撇著嘴又是搖頭又是嘆氣的像吃到鱉,她心里的怒氣又冒了出來。

    “你放開我的腳!”嬌縱的公主脾氣勢不可當。

    “是你先踢過來的,還沒跟老子道歉呢。”男人劍眉一挑,手上握得更緊。

    “你這個土匪在我的房間里居然想做這麼下作齷齪的事,還好意思讓我道歉?”哼!他惡人先告狀。沒風度,扣十分。

    “我是土匪那你是誰?”北堂墨摸著自己光潔的下巴,“你難道不是我這個土匪的老婆麼?”

    “知道我是堂堂浮云公主你還敢在我的面前放肆!”浮云呵斥一聲,牙齒咬的嘎嘎作響。

    這男人是故意的,她就知道他沒安好心。心機險惡,扣十分。

    “呵呵,”北堂墨驀地的放開她的腳,嫌惡的神情就像是根本不想碰她似的,“誰稀罕啊。”

    “早就猜到你是個如此兇悍的惡婆娘,不過老子對潑辣的女人一向沒興趣。春宵一刻值千金,我還是找點樂子吧。”說著轉過頭不去看她,一雙色迷迷的丹鳳眼又直勾勾盯上了床榻上的小獵物。

    “來,乖寶兒~讓爺親一口~”大手說著就往小“東西”的胸口上摸。

    小“東西”看了半天戲,這才發現妖魔的注意力又回到自己身上了。連忙驚慌的閃躲著男人的狼爪,發出一陣陣慘呼,“公主!救救奴婢呀!駙馬……駙馬他……”嗚嗚嗚……駙馬他要qg她啦。

    “是你,小芋頭!”皇甫浮云這才看清被北堂墨強帶進來的“東西”竟然是她的貼身丫鬟。

    造孽啊!

    這丫頭今年才十三歲,今夜本來讓她在外面候著,等著看自己和駙馬在圓房之前是不是還有什麼需要。這下可好,是有需要,不過卻是駙馬這個y魔一個人的需要。

    “大膽!你給我放開她!”敢動她的人!不知死活,扣十分。

    “放了她你伺候我啊?媽的,老子才不要嗆女人。”北堂墨白她一眼,繼續揉捏掌中的柔軟。

    皇甫浮云肺都要氣炸了,這個男人根本就是個無賴。

    眼見北堂墨完全不理睬自己,她也顧不上風度,一把拉住男人的長發將他束好的長馬尾扯得七零八落。只為了阻止他在自己的地盤為非作歹。

    “嘶……會禿頂的!”他尖叫一聲,鐵臂一伸順手將皇甫浮云也一并帶上床,堅硬的如銅墻鐵壁般的身體立刻將她壓住。

    “死女人,你給老子記住!”

    “小芋頭,快走!”趁著此刻北堂墨無暇分身,皇甫浮云連忙對小丫鬟使眼色。

    “是……公主!”女孩子本來已經嚇呆了,這會兒聽到命令才如夢初醒,忙跌跌撞撞的下了床,頭也不回的向外奔去。

    “把你弄臟的東西也一并帶走。”北堂墨滿不在乎的大手一揮將沾滿粘y的蓋頭一把從床上掃下,順帶著粗魯的連沾上鼻涕的被褥耶拋下床去。結實的大腿用力卷住皇甫浮云的嬌軀將她牢牢的固定在身下。女人芬芳的香氣不斷的躥入他的鼻息讓他早已蠢蠢欲動的下腹部脹得更大。

    “你把我的玩具趕走了,看來也只能你來伺候我了。”望著她因為剛才兩人的拉扯而微微敞開的衣襟,北堂墨睨著血脈僨張的眸子低下了頭。在她雪白的肩頭從右到左狠狠的刷舔了一口。完事了還咂咂嘴,似乎在品嘗她的味道。

    嗯,真嫩。他贊不絕口。湊合用一晚,還是可以接受的。

    “你滾開!大色狼別碰我!”皇甫浮云被他舔得一陣酥麻,雖然舒服卻也氣的吐血。

    他才剛輕薄完別的女人,這樣一來弄得跟她是小芋頭的替身一樣。叫她怎麼忍得下!

    望著他俊臉上的y笑,皇甫浮云索性用上最後一招。她先是佯裝抬腿攻擊他的胯下,被北堂墨譏笑著以為她就這麼點本事躲過之後貝齒卻攸的張開一口咬住他的脖子讓他痛呼著主動將自己推開。

    “真不安分!你這娘們兒怎麼這麼刁?”

    望著迅速逃離的皇甫浮云,北堂墨捂著自己不斷滲出血珠的頸子不怒反笑,但是丹鳳眼中卻是明顯的不悅。

    從來沒有女人敢這麼反抗她,算她狠!媽的,真嗆!

    吃慣了逆來順受的素菜的男人,今兒個被皇甫浮云一激更是打定主意要開葷。

    索性往床榻上一躺,北堂墨曲著長腿好整以暇的等著獵物跑得更遠。

    就先讓她得意一會無妨,打仗的時候敵人騎著神駒跑到百里之外也一樣被他抓到砍下頭顱。這小女人憑那兩三步稱不上跑的“快走”又豈能飛出他的五指山?

    哪知皇甫浮云非但不跑,反而倨傲的迅速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在收到北堂墨不解的目光時,她冷笑一聲,素手抄起桌子上精致的白玉壺剎那間將壺里的酒盡數潑在北堂墨的身上,將他淋了個滿頭。

    “我今天就跟你把話說清楚了,”砰的一聲放下酒壺,皇甫浮云正視著滿頭酒水的男子,公主的威儀盡顯。

    “你我雖為夫妻,但你舉止粗鄙,言辭淺陋,不合我皇甫浮云的意。從此往後你我只是掛名夫妻,井水不犯河水。”

    她說的高傲,從眼神到語氣一字一句都透著:我、看、不、起、你!這五個大字。一心要同這莽夫劃清楚河漢界。卻不知,這正是北堂墨的死x。

    北堂墨是武夫出身,平生最佩服學問好的人,但也最討厭被人拿自己不識點墨當軟肋攻擊他。

    最後一個敢當面諷刺他言行粗鄙的,現在恐怕墳頭上的草都已經長了三尺高。現在皇甫浮云親自來捋他的老虎須,相當於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卻還不自知。

    “說完了?”

    丹鳳眼里的眸光越來越冷,北堂墨五指作梳瞬間刷過一頭濕淋淋的長發。任糾結成綹的卷曲濕發披在腦後,看上去十分狂野。

    嘴角噙著吊兒郎當的冷笑,他站起身來,緩慢的靠近站在桌邊的皇甫浮云。長發上滴滴答答順著緊繃的俊顏流淌下來的酒y被他浪蕩的伸舌勾進唇里。不出三步,人已在皇甫浮云眼前。

    這強烈的氣場和壓迫感讓皇甫浮云本能的皺眉想逃開,卻被北堂墨一把拽住。

    “你想干什麼?”她謹慎的瞪著他,卻見他慢悠悠的拎起另一個酒壺。

    “給你回禮啊。”男人用嘴咬開壺蓋,大手一斜。

    “啊!”冰涼的酒y順著皇甫浮云的頭頂直接澆下,女人萬萬沒有想到這個莽夫會用同樣的方法回報給她侮辱。

    “你這混蛋!”生氣的抹著臉上的酒y,易碎的下巴卻被他狠狠的端起。

    “女人,看樣子你很喜歡發號施令。”北堂墨收緊手指故意要掐疼她。不過看她身上濕淋淋的樣子倒還是蠻誘人的。

    “好痛!你放手!”捶打著他的胸膛皇甫浮云卻挫敗的發現到最後只是疼了自己的手。

    “很可惜你已經嫁給我了,在老子眼里只有炕頭上暖被窩的糟婆娘,沒什麼身嬌玉貴的爛公主。”他輕輕地拍打著她的臉,沒再弄痛她卻變成十足十的恐嚇。

    “你說什麼?我是爛公主?”皇甫浮云一腳踩在他腳背上,可惜對他而言跟拍蒼蠅沒什麼區別。

    “可能沒人告訴過你,”薄唇湊近她的櫻唇在上面濡濕的嘬出一吻,“我北堂墨的規矩就是……當我想要你的時候,你就得規規矩矩長著大腿讓我c。等我不要你了,你也得安安分分的看著我干別人。”

    “伺候好我讓我開心就是你的本分。”北堂墨側過頭,用鼻尖輕觸她的鼻尖。喉嚨地發出低嘎的刺耳笑聲。

    “你休想!”皇甫浮云沒有想到這個夫君所提出的要求這樣惡劣,根本連一般的家庭都比不上。

    他是什麼東西,敢這樣作踐女人!

    “娘子,那我就讓你體會體會為夫的到底有多想!”一把將皇甫浮云打橫抱起,不顧她的掙扎北堂墨向床榻走去。

    98一夜n次娘1<h、慎>

    “啊!!!!你這個死女人!!老子今天算是栽在了你手里!”

    寂靜的深夜里,公主和駙馬的新房里卻傳來北堂墨的一聲暴怒的粗吼。四周樹枝上棲息的鳥群被驚起無數,撲啦啦的扇動著翅膀劃破幽暗的夜空向遙遠的天邊飛去。

    “說什麼渾話,”被撕裂整片前襟的皇甫浮云氣喘吁吁的從香榻上坐起身來,凌亂的發絲看上去十分狼狽。頭上原本裝飾得煞是華美的金步搖翠玉扣之類的早就不知道被揉搓到哪里去了,只剩下鳥窩一樣的長發披垂在心口。嘴上的胭脂被男人啃得滿臉都是,微腫的唇瓣不斷翕合著補充稀缺多時的氧氣。

    天吶!差點被他親的缺氧而死啊。

    “是我栽在你的手里才對吧?”女人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衣服破了,只好用手臂遮住正上下晃動的酥胸。只可惜潔白的藕臂只能勉強擋得住胸前的那兩點嫣紅。其余的rr反而被皇甫浮云推擠成誘人的深溝,更讓男人瘋狂的想要抓在掌心里盡情玩弄。

    勾引啊──這絕對是蓄意的勾引!男人目眥欲裂。

    不過北堂墨也好不到哪去,俊顏上除了刺眼的疤痕又多了幾道被女人指甲撓抓出的傷口。上半身的盤扣也完全被自己嫌礙事的全部扯毀,正好露出長著胸毛的結實胸膛。黝黑的肌膚!光瓦亮閃著金屬色的野性光澤,一塊塊糾結僨起的肌r隨著他的每一個動作都能突起成駭人的山丘。此時,幾綹黏著酒y的發絲正狂放不羈的垂擋在他的額前,讓棱角分明的五官顯得更加氣勢人。

    “臭婆娘!你快放開老子!!”

    男人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吃癟的模樣像是要把皇甫浮云的骨頭全部拆開來咬碎。剛才他明明還大占上風的壓住她的嬌軀為所欲為,哪知這y險的臭婆娘不知從哪里按下一個機關。讓他猝不及防遭到暗算,此時才會被四條手指粗的大鐵鏈扣住了四肢被困於床頭。只能像落入獵人陷阱中的野獸一般掙扎不休,時不時的發出震耳欲聾的暴吼作勢還要撲上來。

    “你省省力氣吧。”皇甫浮云看著好笑,在一邊涼涼地說。但是他每吼一聲,她的心里就會咯!一下。

    雖然北堂墨現在已經被固定在床頭動彈不得,但是皇甫浮云光是用余光打量著他壯碩身軀就覺得煞是駭人,那一塊塊糾結的肌r不斷擴張和收縮看得她頭皮發麻。不由得將自己的p股向後挪了一挪離他更遠一些。她可記得清清楚楚的這野男人剛才是如何如何激烈的輕薄她,又是如何如何將她擺弄得欲死不能。

    就是那兩條比她的腰肢還粗的手臂剛才抱著她的身子時差點將她的骨骼勒碎!

    就是那張口吐粗言的賤嘴吻她側臉時差點將她的耳朵啃下來!

    就是那六塊硬邦邦的腹肌磨蹭著她的小腹時幾乎要將她的內臟擠壞!

    這蠻子渾身上下散發著的氣息太過陽剛,她從來沒見過比他更像男人的男人。他吻她的動作像是在吃她,一口一口的咬著她的嘴唇用力撕扯。貪婪的長舌不顧她的反抗像刀子一樣直挺挺的捅進她的口中恣意的攪動,讓她舌尖全是他的味道抗拒不得。他的手指像是無堅不摧,輕易的就將她上半身的衣物撕成碎片。耳邊回響著方才空氣中刺耳的裂帛聲,皇甫浮云只覺得與他歡愛就像是地獄一樣。

    “你太不溫柔了。”她忍不住抱怨。順手將肩上厚重的長發撩到身後。

    雖然現在是深冬,但是身處室內她卻覺得莫名其妙的燥熱。是不是衣服穿的太多了?輕輕抹去額上詭異滲出的汗珠,皇甫浮云用手給自己扇了扇風。

    “老子一直都是這樣上女人的,”北堂墨不屑她的抱怨,反而對她的床上為什麼會有機關充滿了疑問。

    “賊婆娘,老子問你,這鐵鎖鏈是干什麼用的?”該不會她經常被人侵犯吧?所以才常備著以防不時之需。

    不知為什麼,北堂墨對這個猜想感到非常不悅,一怒之下更是將拴住自己的粗鏈拉扯得嘩嘩作響。

    “唔……”皇甫浮云看著他暴躁的怒臉,突然覺得被鐵鏈拴住的北堂墨好帥好可口,剛才的反感之情一掃而空。當這一切都往她不能控制的地方發展時,她這才猛然間警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四肢也越來越無力。北堂墨強悍的男人味兒不斷的飄進她的嗅覺里,讓她下腹部的神經蠢蠢欲動,緩緩的沁出一股暖流。

    糟了,該不會是媚藥發作了吧……

    可惡,她捂著自己的臉頰翻倒在了床榻上,難受的扭動起來。

    “喂!婆娘,你有沒有聽──”見她先是表情怪異的盯著他看,現在又自己躺在那里完全不理睬自己的問話。北堂墨更覺得她心中有鬼。

    有什麼事是不敢讓他這個駙馬知道的?盡管他不愿意娶她,但她好歹也是他的老婆。若是讓他知道有人欺負她,他絕對能將那個人的腦袋扭下來當球踢。

    99一夜n次娘2<h、慎入>

    “你話好多哦。”迷蒙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皇甫浮云拿開了擋在胸前的雙手。她好熱吶,這男人可不可以不要再說話了?

    “婆娘……你?”盡管頭腦沒有靈光到可以同皇甫玄紫媲美的地步,但是北堂墨也絕對不是傻子,很快便看出了皇甫浮云的異樣。

    皺著一雙劍眉,他抿著薄唇暗忖,看她這副反常的s浪樣……該不會是中了媚藥了吧?

    “嗯……好熱……”蔥指不自覺的開始輕撫自己的紅唇、鎖骨、雙肩……最後饑渴的停留在白嫩的雪峰上。皇甫浮云分別拈住兩個粉色的茹頭在北堂墨面前輕輕捻弄,時而用手掌抓捏柔軟的rr。在指縫中擠出不規則的形狀,讓男人看的眼珠子快掉下來了。

    “你……你這是……”饒是北堂墨見慣了上陣廝殺的大場面,但是眼前這一幕活色生香的美女z慰圖還是讓他的聲音立刻變得沙啞,連喉嚨也緊得快要喘不過氣來。

    “以前被綁在這里的男人都不會像你這麼吵的……”皇甫浮云微微輕喘,嬌嗔著睨著眼前的男人。兩個茹頭早已在她的揉捏下興奮的充血勃起,小x里流出的y水涓涓不息,很快就打濕了整片褻褲。

    “什麼叫以前被綁在這里的男人?”聽到女人曖昧不明的話,北堂墨先是一愣,緊接著俊臉變得鐵青。鐵拳攥得咯咯直響,右臉上的疤痕也開始抽動。

    “你有很多男人麼?”他啞聲問道,一雙丹鳳眼直勾勾的盯住皇甫浮云的小臉。他好想一把扼住她的頸子將她過去的風流韻事全部傾倒出來。

    他媽的!這一次真的遇上克星了!難不成他北堂墨娶個老婆竟然要比他還風流?

    “也沒有很多啦……”被媚藥控制住的皇甫浮云卻聽不出駙馬聲音中的怒意。單純的以為這個吵死人的家夥得到回答之後就會安靜了。

    為了讓他快點閉嘴她誠實的答道,“但是兩三個還是有的。”

    是的啊,魔夜風算一個。男寵里有兩個比較喜歡的。

    “你!蕩婦!”最後一根稻草掉落下來壓死了駱駝。

    北堂墨雖然表面上狂放不羈,但是內心深處還算是一個極為傳統的男人。

    因為骨子里認同了女人以夫為天的論調才會在剛才提出種種不平等的要求。潛意識里他就是覺得女人就應該守在男人的身邊相夫教子,而男人反而可以自由自在的尋歡作樂去。卻沒有想到,皇甫浮云竟然在還沒娶過門時就給他戴了三頂綠帽,這讓他如何咽得下這口氣!

    “他乃乃的我要悔婚!老子縱橫沙場這麼多年,萬受不得這王八氣!你給我解開這破銅爛鐵,不然一會兒老子自己扯斷了有你受的!”

    說著男性的軀體又開始不依不饒的掙扎起來,他天生孔武有力。絕對有這個自信扯斷身上的鐵鏈,只是要花一點時間。

    “你真不乖。”皇甫浮云嘆了一口氣,恍惚之中以為自己在和男寵玩著閨房游戲。但是顯然,這個“男寵”不像以前的那麼聽話。

    “看著我,一會兒就給你嘗。”紅唇逸出銀鈴般的笑聲,她還曖昧的朝北堂墨拋了個媚眼,看得北堂墨血脈僨張。心中的氣卻是越燒越旺!

    媽的!她以前也是這麼狐臊的誘惑著別的男人麼?

    心里雖然這麼想,手上也在暗暗施力掙脫鎖鏈。可那一雙原本就y邪的丹鳳眼卻不由自主的死死盯住皇甫浮云此時的媚態,順從的接受著她想給他看的一切,連眼睛都舍不得多眨一下。

    “唔……嗯嗯……”全身的雪膚開始慢慢的蒸騰上一層薄汗,因為燥熱皇甫浮云開始一件又一件的主動脫去身上累贅的喜服。不一會兒,渾身上下就只剩下一件單薄的白色褻褲。純潔的真絲布料更襯得她體態婀娜,皮膚剔透。

    哇──好美!北堂墨不自覺的吸了吸口水,期待她的更進一步動作。

    公主原本就是金枝玉葉的角色,無論是肌膚還是相貌自然非那尋常的宮女或者花樓的鴇娘可以媲美的。而性欲強的北堂墨也多挑選那些狐媚的流俗之色,此時跟幾乎全l的皇甫浮云一比簡直就是天差地別。

    好想上她……丹鳳眼里閃動著下流的光。

    北堂墨開始猶豫到底要不要悔婚了。現在看來,若是能天天嘗到她的味兒,就是讓他多替他們皇甫家賣十輩子的命他也是心甘情愿。

    “嗯嗯……好熱呀……好熱……”雪白的軀體像一條痙攣的蠶寶寶在香榻上蹭著身下的被單不斷翻滾蠕動。她的小手不停地捻弄摩挲自己的茹頭,還將手指伸進褻褲里尋找藏匿在花戶之中的y蒂來回揉弄。只可惜北堂墨只能隔著一層布料知曉里面的手指正在和敏感的貝r進行激烈的摩擦,卻不能拉下褻褲一探里面的究竟。

    天知道他現在有多麼的欲火焚身,恨不得用眼睛將皇甫浮云的褻褲燒掉。親眼見見女人兩腿之間最甜美的s處。

    “你能不能把褻褲脫了?”他聽到自己這樣說。

    “你喜歡嗎?”皇甫浮云笑著坐起身來抽出埋藏在褻褲里的玉手,讓北堂墨看清她手指上拉出的一抹晶瑩。

    “哦……”北堂墨急紅了雙眼。他好想嘗一嘗她的y水!

    “喜歡……”他情不自禁的說。

    “那好……”女人很自然的除下僅剩的那一件礙眼的衣物并且故意放緩脫衣的動作。就是要讓他急得心里冒火。

    “唔……你這個小蕩婦!”

    看著眼前粉雕玉琢的一具瑩徹的胴體,北堂墨呻吟著更加用力的拉扯手上的鐵鏈。結實的鏈銬不留情的深陷入他黝黑的手腕勒出兩道紅痕。

    不管怎樣,手廢了也好,他今天一定要c到她!

    “你為什麼出了這麼多汗?”皇甫浮云看著渾身緊繃的男人,不知道此時的自己對他來說是一種要他命的誘惑,反而像一只單純的小動物一樣主動擺動著微翹的臀部向北堂墨爬行過來。任自己兩團柔軟的綿r在爬行的過程中左右晃動,刺激了對方的神經。

    “因為老子想要你。”呃嗯!鐵鏈終於被拉扯的有些彎曲。他向前伸了伸腿,希望自己能碰到她的肌膚,哪怕是一寸也好。他迫不及待的要嘗她的味道。

    “是嗎?你看你,出這麼多汗。”皇甫浮云不知道他的痛苦,反而更沒心機的將嬌軀送入他的懷中。摟住北堂墨的頸子開始舔吻他額上、臉上的汗珠。

    “嗯……你這s貨……”被那條滑溜溜的小舌不斷舔著臉部肌膚,北堂墨快要發狂了。一個扭身用力的嘬住皇甫浮云的小口,將她的唇瓣再次吸吮的變形。他以為她會痛呼著推開自己,雖然惋惜但是他實在不能控制自己的行為。只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啃食她,吞掉她,把她按在自己的身下用力的qg她。

    哪知皇甫浮云媚藥發作之後反而愛極了男人的野蠻,不但熱情的回應著他的索吻,反而更激烈的用自己的茹房緊貼著北堂墨l露的胸膛在上面恣意的畫著圈。用茹頭摩擦著她的肌r。

    “哦……你這個s貨……是想折磨死我麼?”北堂墨情不自禁發出濃重的喘息。身下的r棒已經完完全全的勃起脹大,將下半身的褲子頂的像小帳篷一樣高。

    “我好喜歡你這身男人味哦。”皇甫浮云瞇著一雙醉眼,親吻的舞步越來越凌亂。她的身子軟綿綿的像一團面,嘴唇逐漸游移到北堂墨的喉結,先是舔了幾下最後大口含住用力的吮弄著。

    兩只不安分的小手也準確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