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23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53:47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不行也得行!!”

    明知道北堂墨最怕的就是分手,皇甫浮云還是惡質的添了一把干柴,“你這麼粗魯我早晚死在你手里!哪天你生氣了還不動手掐死我?”

    “我不會的!”北堂墨小心地躲過她身上的傷口擁著她,受傷的將女人不信任的樣子看在眼中。

    在她眼里就只有那個溫柔的幕絕嗎?因為自己是個粗人,所以她……嫌棄他了?

    “就算不會又怎樣?”皇甫浮云犀利的白了他一眼,“我的心里又沒有你,你留著我也得不到我的心,值得嗎?”

    這樣的話都說了,北堂墨該不會無動於衷了吧……?

    不過,見脆弱的寒光在那雙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鳳眼中一閃而逝,皇甫浮云的心里也漸漸的虛弱起來。

    親愛的好老公,你就讓我好好的玩一下吧。以後保準臨睡前給你講小白兔的故事,讓你每晚都有好夢。

    可惜回應她的只有北堂墨突然放開的鐵臂,和讓她的心忐忑不安的沈默。

    我的心里沒有你──

    北堂墨眼神變得有些恍惚,耳邊只剩下皇甫浮云這句絕情的話在嘲笑著他的深情。

    人家姑娘心里沒有你吶……傻子老粗。

    怎麼了?

    見北堂墨的身軀離她越來越遠,皇甫浮云咬著下唇一瞬不瞬的盯著自己已經打算托付終生的男人。

    這就打退堂鼓了嗎……

    想到這個可能性,女人再也止不住才剛收斂一點的淚珠。不一會兒就無聲的淚流滿面,變成一個絕望的淚人。

    原來兩人的情分也不過如此。

    沒有你啊沒有你啊沒有你啊……

    北堂墨被魔咒一樣的低喃不斷侵襲著,刺得他心口火燒一樣的疼。吶,這婆娘的心里沒有你,你要怎麼辦?

    “那老子也要定你了!!”

    原本澄澈的眼白泛上要殺人一般的血紅,像是突然間決定了什麼一樣北堂墨大吼一聲,一拳將旁邊的床柱搗個粉碎。

    “啊!”

    還沒搞清楚狀況,皇甫浮云就又在男人不按常理出牌的懷抱中來了個天旋地轉。

    “嘿嘿……”依舊是牙齒森亮的傻笑,北堂墨打橫抱起漂亮的刁公主利落的離開轟然坍塌的床帳,一腳踹開房間的大門在眾目睽睽之下向另一個地方走去。

    他乃乃的!還能什麼都由著她?!她要喜歡別人,可以。但是身子必須留在他這里,寸步不離!他相信,總有一天能令她愛上自己的!在這之前的歡愛就當他qg她好了,他才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

    關於魔夜風對她做過的事,做為男人他當然恨!但是那恨意單純的包含了男人對自己女人的心疼,沒有半點的輕視。對他這個思想簡單的人來說,她不愛魔夜風。就算和魔夜風做過一萬次也阻擋不了自己愛她的決心。哥哥也好,叔叔也罷。他才不管那些亂七八糟的禮教!!

    但是幕絕不同。

    因為皇甫浮云心里有幕絕,所以他就對那個從未謀面的男人該死的在意極了!!即便那個男人從來沒有得到過皇甫浮云也讓他嫉妒的發狂!所以他要聽,要銘記、要分析皇甫浮云曾經和幕絕發生過的一切。他要做得更多更好來捕獲這個小辣椒的真心!

    “哎呀!你這個野蠻子要帶我去哪啦!!”又驚又喜的被北堂墨溫暖的抱在懷中,原本以為北堂墨的愛也不過如此的皇甫浮云終於破涕為笑。

    哎呀!他真是搞不清楚狀況啦!別人都在看耶!

    雖然不好意思,但她還是乖乖的窩在男人懷中汲取著他的呼吸,心里前所未有的感到非常安心。

    真好──他還是愛她的。而且一點都不比幕絕愛青兒的要少……

    “乖婆娘不要哭了,是我不對。”用眼神寵愛著懷中的女人,北堂墨又毫不在意的粗魯踹開另一道門。

    “看為夫帶你玩點舒服的玩意兒!”

    魔魅(限) 傳說中的spa1

    “唔……好舒服……”

    整個人光溜溜的浸泡在溫暖的熱水中,皇甫浮云滿足的翕張著櫻桃小口吐出一絲酥媚的嘆息。并不是第一次被人服侍著洗澡了,但是這一回她卻躺在桶里將一頭秀發撥至肩前,渾身上下都泡得軟軟的,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更舒爽。

    當北堂墨將她大剌剌的抱進這個房間時,她還以為這蠻子要做什麼呢……沒想到竟然是到了一個干凈素雅的浴室里,神秘兮兮的說要幫她洗澡加按摩。

    這里真的有一個比平常的尺寸大上兩倍的船型浴盆,可以讓她伸直了雙腿躺在里面讓熱水浸過她的肩頭。盡管如此,北堂墨開始時不由分說抱起她就往這跑的“壯舉”還是害得她心臟小失調了一下。

    唔……她承認自己是色公主啦……

    桶里的水被加入了很多牛奶和一種香香的花油,北堂墨說那叫芳香精油,是從幾萬朵鮮花里面提煉出來的。對皮膚很好,還可以活經通絡。

    “水溫如何?婆……額……小寶貝兒?”男人諂媚的詢問道。

    同樣赤l著身體的北堂墨站在浴桶外俯下高大的身子用一雙充滿男性氣息的大手溫柔搓洗著皇甫浮云曼妙的身體,還不時的用手指測試著水溫。水如果太涼的話蒸汽就會不夠多,那麼想要借由熱水將渾身的毛孔打開為她舒壓的目的就達不到了。

    只見他的一頭紅發在頭頂上盤成了一個利落的髻,黝黑健壯的肌r上布滿凝結的水珠,亮晶晶的十分性感。腰間的關鍵部位只系了一條白色的棉巾,卻更加欲蓋彌彰的襯托出他宛如雕像般雄偉的男性美感。

    “還好……再熱一點……”聽著男人那一聲蹩腳的小寶貝兒,皇甫浮云忍不住偷笑,卻只是懶懶的睜開瞇成一條窄縫的美眸像女王一樣霸氣的命令道。

    他還是叫她臭婆娘好聽吶……

    “好的!”一收到嬌妻的指示,北堂墨馬上從旁邊拎起一壺早已準備好的熱水。沿著浴桶邊緣小心地往里面傾倒著,生怕一個不留神燙到了心肝兒寶貝。

    “哦,真暖和……”

    隨著水溫的升高,皇甫浮云整個雪白的身體都變成了可口的粉紅色。襯著嫋嫋的蒸汽和r白色的浴水自有一股一言難盡的y靡。直看得北堂墨春心大起,卻也不敢造次。只好吞吞口水戳了戳自己蠢蠢欲動的小兄弟,等著向娘子賠禮道歉之後再隨心所欲的滿足自己的y欲。

    但是現在,他──

    “咦?你想干什麼?”

    意識到男人原本在乖乖的替自己擦背的大手正僥幸的往她兩腿之間伸去,嬌嫩的y唇冷不防的被他用手指拈住輕輕地扯動著。皇甫浮云警告的拉長了尾音,斜斜的睇了他一眼。

    她有感覺的好嗎?當她睡著啦!

    “我是想說這里先不用,一會兒我專門為你清洗。”戀戀不舍的收回手掌,北堂墨忍住用手指玩弄她的沖動小心地陪著不是。

    先撒個小謊,嘖……心急果然吃不了熱豆腐的說。怏怏的扁著薄唇,北堂墨俊臉之上滿是吃不到葡萄的尷尬。

    “老實一點,我氣還沒消!”

    皇甫浮云其實被他撥弄的還蠻舒服的,但是現在不是享樂的時候。如果不趁機好好治治這個野蠻子,以後被他誤傷的機會多的是!

    他這般好勇斗狠的男人,就算是晚上做惡夢隨便踹她一腳都夠她去掉半條命的說。更別提時不時的發小孩子脾氣與她吵架動手給她無形中造成的瘀傷。

    不過懲罰歸懲罰,她雖然身為公主,卻平生第一次從親人以外的男人身上感受到一種被全身心來寵愛的溫馨感……幕絕對她溫柔,但是這柔情里并無半點雜念。而北堂墨乃一介武夫,卻愿意對她掏心挖肺的百般呵護。

    可見,愛一個人的方式是相似的。都是放下身段傾盡所有只為了心愛的人兒一切都好,與性格無關。

    眼下她抬頭凝望北堂墨這個粗漢子,看著他不厭其煩的為她清洗發絲,按壓四肢,在她酸痛的肩頭捏了又捏。像捧玻璃般的寵著她,愛著她,給她快樂。生怕自己被那尚處在想象階段的幕絕給比了下去。

    看得皇甫浮云心頭里一陣火熱,幾乎要感動的泫然而泣。

    “好啦,寶貝~現在香香的啦!”

    不知道皇甫浮云的心里對他的依戀已經越來越深,北堂墨傻氣的抹抹自己額頭上的汗珠與水汽。笑嘻嘻的從一旁的凳子上拿起一大一小兩塊干凈的棉帕。

    小的那塊用來給女人拭去發梢上多余的水分,然後將她的長發嚴嚴實實的包裹起來。大的則用來當作浴巾,三下兩下就把皇甫浮云裹成了一個圓柱型的蠶寶寶。扛在他偉岸的肩頭大踏步的向隔著澡盆的屏風後面走去。因為在那里有一張略高但是很狹窄的硬塌。鋪著滑溜的真絲床單,正好能讓皇甫浮云在上面趴成一個“一”字。

    “喂!你到底要干什麼啦?”

    被男人繼續神秘兮兮的擺弄著。北堂墨等到用棉帕將皇甫浮云渾身上下每一滴水都小心的拭干後,才扯開浴巾讓她全l著背對著他趴在硬塌上。害得她面朝側面看不到他,心里很是不安。

    “當然是要讓你快樂呀,小寶貝兒!”北堂墨的聲音里大有一番“放心吧,交給我!”的豪情,讓女人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限) 傳說中的spa2<h、慎>

    “好聞嗎?”

    一室的蒸汽隨著美人出浴逐漸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有助於安神的清淡馨香。北堂墨將青煙嫋嫋的香爐放置在離皇甫浮云較近的圓桌上,轉過身去撫摸著女人光滑的背脊輕聲問道。

    “嗯……臭臭的……”嗅著其實仔細聞來還算蠻古怪的香味,皇甫浮云抽抽鼻子難以接受的皺起了眉頭。

    “呵呵,第一次聞不適應是正常的。”安撫著眼前的小人兒,北堂墨一雙含笑的鳳眼中有數不盡的溫柔……

    他要討好她沒錯,但是是要真正的對她好。

    也許比較甜膩的香氣更容易討這個挑剔公主的歡心,但是對於曾經經受整夜歡愛的她而言,薰衣草的香味更有助於凝神靜氣。再配合著按摩的手法,才能將她肌r里積累過多的酸澀紓解掉。

    為了學這一套東西,北堂墨可是特意在自己“尋歡作樂”之前先從攏翠樓里找到最出色的按摩養生師傅來請教。只為幫助自己的妻子恢復勞累過度的身體。

    被老太醫聲色俱厲的罵了個半死,他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他和皇甫浮云之間的房事本應該是最好的y陽調和。公主因為中了媚藥急需男人撫慰,而他又天生性欲旺盛,兩個人加在一起剛好互補。

    但是皇甫浮云怎麼說都是金枝玉葉,自小嬌貴慣了。自然受不了他那一向粗蠻的行房作風。時間久了,由於運動的過於激烈就會損耗y氣積郁成疾。對女人來說,是十分傷身的。

    若要活淤通絡散掉這股過重負荷的話,就需要在每一次的歡愛之後由異性來給她進行一次調理性的按摩。通過對x位和生理上的刺激將雄性的陽氣注入到女人體內,來幫助她恢復縱欲過度所傷的元氣。

    而且,只要師傅夠老練,用對了手法還能達到y陽采補的效果。到時候無論是按摩的人還是被按摩者的身體氣息循環都會得到滋補和改善。由此將房事上升到養生的境界。

    “嗯……”

    被北堂墨粗糙的大手撫摸得非常舒服,皇甫浮云在薰衣草香氣的作用下疲累的合上了雙瞳。任由男人將她的雙腿緩慢的分開,擺布成方便觸摸y部的“大”字形。

    “小寶貝兒,我要開始了。”小聲的提點了她一下,見女人已經乖順的像一只貓兒,北堂墨也不再羅嗦,安靜的閉上嘴巴搓熱手掌專注於自己要做的事。

    原本按摩這種活動有比他更好的師傅可以代替來做。但是這服務雖然在男女兼收的攏翠樓里不算什麼;但是對一個作為丈夫的男人而言,一想到有別的人要像他這般觸碰自己的心肝寶貝,嫉妒的火焰就讓北堂墨寧愿生澀的親自c刀,也不愿便宜了其它小兔崽子!

    反正他是大將軍,這麼聰明。呃……應該也不會差到哪去吧?

    “我要先幫你專門清洗一下下面哦──”

    不知從什麼地方扯來一根柔軟的藤蔓,北堂墨將中心空d像一根軟管的枝條連接到右手邊的出水口上。一股溫暖的水流就順著光滑的管道沖洗到了皇甫浮云身上。

    比起皇甫浮云先前以為的浴室,這里更確切地說是攏翠樓專門為女客人提供高級服務的水療按摩室。從外域引進的以天養人的按摩手法是攏翠樓的一項招牌特色,也為樓主賺進不少有錢的深閨怨婦的銀子。

    而現在看來,樓主不但可以賺到深閨怨婦的銀子。連急於討好自己家的婆娘的怨夫們的錢財也可以一并收入囊中。

    怎麼,您該不會以為向按摩師傅請教是免費的吧?

    “嗯……隨便你啦……”

    勉強的動了動菱唇,皇甫浮云現在舒服的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得到佳人的允許,北堂墨將出水的小流移到女人的y唇上。先是仔仔細細的將外y的小丘沖洗了一遍。一邊沖洗著細致的皮膚,一面還用手指溫柔的梳理著上面柔軟的細毛。接下來才用另一手翻開里面的小y唇以指腹配合著揉搓干凈每一條褶皺。確保粉嫩的貝r已經被擦洗的滑嫩嫩的,不再沾有任何的體y分泌物才稍微停了下來。

    唉……真是人間美味啊。

    雖然是在幫公主清洗,北堂墨卻覺得自己的下身倒是越來越熱。原本就y邪的身體因為幫助女人服務的過程而盡染了人間美色。那雙賊溜溜的丹鳳眼不時的向自己同她歡愛時看不仔細的地方瞅去,將皇甫浮云y部的真是面貌盡收眼底。

    好想……干點什麼。

    “唔……好癢……”色情的念頭才一升起,就被皇甫浮云嬌嗲的聲音打斷。北堂墨忙小心翼翼的安撫著不聽話的小人兒,至於自己的欲望就先以吞口水來發泄。

    “別動,一會兒就舒服了。”

    拍了拍皇甫浮云因為被觸碰的不安而小幅度扭動的翹臀。北堂墨繼續將出水的軟管移到妻子y戶的前端,輕車熟路的找到小小的y蒂開始沖洗按壓。連外面的包皮都輕輕地翻轉過來把里面的y核沖了又沖,直到不輕不重的將她敏感的y蒂刺激的充血勃起才結束了這場催情的“折磨”。

    “嗯……好癢……好熱……”

    感覺男人不再圍繞著自己的y蒂動作,皇甫浮云呼出一口憋了許久的熱氣。誰知男人的手指不退反進,緊接著就使力撐開她的兩片小y唇竟將那根軟管伸入了顫動著的x口。讓一股溫熱的暖流立刻在緊密的甬道內擴散開來,沖刷著女人嬌嫩的r壁。

    皇甫浮云被陌生的異物進入到體內徐徐蠕動,沖得她yd里又舒服又酥麻。幾處大x都被纖細的管口s到了。那涓涓不斷的水y雖然沒有強勁的力度,卻像極了男人s精時帶來的沖擊感。體內悶s的情緒被他這樣一洗,全部化為熱燙的空虛向下腹部凝聚而去。

    一想到北堂墨正在仔細的翻看著自己的y部,皇甫浮云又羞又爽。甜絲絲的y水再也控制不住的隨著清水一同流出粉色的x口,呈現在男人赤ll的視線下。

    “婆娘……你濕了……”

    啞著聲音擺弄著順著x口流在自己掌心的粘稠滑y,北堂墨知道這絕對不僅僅是沖洗出來的水而已。沒想到這小東西比他想象中還要敏感的多,才只是這麼簡單的洗了一下就已經開始動情了。

    轉念一想,卻又醋勁橫生──

    幸好不是別的男人來碰!否則他這頂烏龜帽算是戴定了!!

    “討厭……不許瞎說!”

    聽到北堂墨不懷好意的調侃,皇甫浮云連忙趁著軟管被抽出的空擋夾緊雙腿。自己在硬塌上翻了個身,轉過來面對著丈夫。紅紅的臉頰上密布著細小的汗珠,不知是洗澡後的余熱燙出來的,還是因為自己的反應太過熱情而羞出來的。

    “我有瞎說嗎?”將中指當著她的面用力c入那早已濕透的甬道,北堂墨下身的硬物已經將圍在腰間的棉布頂出高昂的突起。俊臉上布滿緊繃的欲念,只想快點把這一套按摩流程做完好好的c入女人的小x內抽拉一番!

    男人用粗糙的手指貼著滾燙的r壁像糖葫蘆滾糖稀一般使力一轉,再次拉出時上面已然沾滿了晶亮的銀絲。

    舉著手指上的證物北堂墨黝黑的臉上盡是得意之色,見小女人羞得想逃的時候大手卻又是不容置喙的向下一壓,將皇甫浮云牢牢的釘在硬塌上。

    “別急,接下來還有更好玩的沒有做呢。”男人嘬住妻子的紅唇狠狠拉扯出一個狼吻。他這個大色魔都已經忍到現在了,怎麼能讓小白兔臨陣脫逃?!

    只見男人神秘兮兮的從一個小白盒里挖出一大塊藥膏,分別用兩只手均勻的涂在女人的y唇和後面的菊x上展開輕重適宜的按摩。

    “好涼,這是什麼?”

    看著宛如自己平時擦得胭脂一般紅豔豔的涼膏隨著北堂墨的撫弄在自己下t上快速暈染開來。皇甫浮云新奇的看著自己的y唇慢慢地由稚嫩的粉紅色轉變為性感的深粉色。就像玫瑰花徹底綻放後發出的那種成熟的冶豔色澤那樣,誘人的女體甚至開始散出花朵才有的馨香。

    這樣一來,別說是男人,就連皇甫浮云自己見到這般y穢的景象都忍不住要口干舌燥起來……

    實在是,太誘人了!

    “這是漂色用的藥膏,可以讓你的下面變得更可口。”北堂墨深邃的看了她一眼,目光露骨得讓皇甫浮云膽怯。

    媽的!她真s!s的他……忍不住要……

    聽到耳邊傳來的北堂墨的喘息越來越重,皇甫浮云發現他的手指已不再是像開始時那般安分的只在外y和菊x處來回摩擦。而是由初步越軌的在她yd口淺淺戳刺漸漸轉化為用并攏的兩指大力c進小x內開始狂野的直進直出。

    天!他太瘋狂了!這是以往他跟她調情的時候才會有的動作!!

    看著他連手腕都在隨著不斷的搗弄而快速的抖動著,把仍舊在不斷沁出小x的y水搗得四處飛濺。不一會兒就將整只大手和皇甫浮云的腿窩處弄得一片泥濘。皇甫浮云再也受不住的輕喃出聲──

    “北……北堂墨……你在做什麼……?”

    被男人欺壓過來咬住自己的耳垂輕嚙著吸吮,皇甫浮云雙腿大張的呈現在對方的面前。小x改為被他用大麼指扣挖進出。而男人修長的中指竟然借著藥膏的潤滑直挺挺的c進她緊窄的菊x里來回勾拉。這兩根手指還時不時的的隔著兩x之間的那一層薄膜互相碰撞,讓她害怕的開始抗拒起他野獸般的不斷靠近。

    這,這是什麼場面……已經不是單純的在按摩了吧……

    “不要怕,這個按摩的過程到最後就是由男女的深入交h而結束的。只要達到了高c就能完全放松。”

    誘哄著身下的美人兒,北堂墨輕輕啄吻著皇甫浮云的臉頰。最後落在她紅潤的香唇上,長舌迫不及待的深入其中來回擺動。

    其實接下來還有好幾個舒壓的環節還沒有做,最後要等yd完全充血才可以用達到高c的方式來釋放。但是北堂墨卻已經等不及要那麼繁瑣才能抱到美人了。現在的他由大夫變成了病人,再不發泄他一定會失控的!!

    “啊……”

    整個人被北堂墨蠻橫的從榻上抱起,皇甫浮云感覺在自己下t肆虐的手指被抽了出來。這才情不自禁松了一口氣。

    哪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接下來的事卻讓她足以比那晚哀叫的更大聲。

    去愛吧!像沒受過傷一樣!<高h、慎>

    “啊啊!!你這個騙子!不是說要幫我按摩嗎?”整個人被迫的掛在北堂墨的身上,皇甫浮云只感到那一雙邪惡的魔爪像是在揉面團一樣侵犯著自己的臀瓣。他的手上長滿了粗繭,掌溫燙得嚇人,直把她豐滿的臀部完完全全的包裹了起來,帶來酥麻的安全感。

    無奈之間,怕自己摔下他高大的身子。皇甫浮云只好伸展藕臂,緊緊地勾住了男人的頸子。熟料卻正中北堂墨下懷,讓他咧開薄唇開心的將她抱著走向墻邊。

    他好想干她!現在就要!!

    “我就是在給你按摩啊。”耍賴的咬著皇甫浮云的茹頭,北堂墨將她的雪背抵在干凈的墻壁之上,毫不費力的分開她的雙腿夾住自己的肋骨部位。

    相比之下,她太過嬌小,而他北堂墨又實在魁梧。若是想愛撫到她的胸r的話,必須用他寬闊的胸膛牢牢抵住她的下腹,才能將她高掛在自己與墻壁之間。

    但是這樣一來,皇甫浮云的雙腿就要比平時夾著男人的腰時更為用力的分開。肋骨處靠近胸膛,當然要比健腰粗上許多。害得她整個y戶都完全貼在北堂墨的肌膚上,柔軟的細毛輕刮著他的骨骼。滑膩的y水在男人黝黑的肌膚上刷上一層晶亮,色情到了極點!

    “你胡說!你明明……明明就在……”小臉憋得通紅,皇甫浮云眼睜睜的看著北堂墨微紅的發髻松散開來。野性的長發滑順的披散到了油亮的體格上顯得既性感又危險。

    他真的好英俊哦,像野人一樣散發著原始的純男性美感。

    只見北堂墨像是瘋了一樣拼命抓捏著皇甫浮云白嫩的p股,臂膀上的肌r隨著每一個激昂的動作連綿起伏成堅硬的山丘。邪惡的長舌帶著黏黏的唾y不由分說的勾卷上了她的茹頭。舔了一會兒還不覺得滿足,又將整個茹暈含在口中拼命地吸著,像小孩吃奶一樣發出“嘖嘖”的聲響。

    “老子在怎麼樣啊?”

    甩著妖邪的紅發,北堂墨迷人的丹鳳眼里有著落拓的y光。

    他就是這樣一個大剌剌的男人,從來不掩飾自己對任何東西的欲求。看女人的眼光都是直白具有侵略性的,此時他一點一滴的用qg一般的目光削弱著皇甫浮云的意志。只等她身子最終臣服而塌軟下來,任他在上面為所欲為。

    他的親親好老婆啊……真他媽的迷死人了!!

    “你明明就在耍流氓啦!哎呀!!”

    玉手難受的攥成粉拳拼命地捶打著北堂墨的肩頭,因為這個下流的男人又一次不安分的開始扣弄她的菊x。頑皮的指尖不斷的淺淺戳入緊密的x口,他還曲起指節使勁的在里面挖著。讓皇甫浮云又是痛又是癢,興奮的身子直哆嗦。

    可是越掙扎,他的探入就越頑強。越是扭動,菊x里的嫩r就越敏感。

    她不由自主的收縮著g門部位的肌r,反而將北堂墨的指節吸得更緊。拳頭像雨點一般打在男人身上,卻不能傷害到他半分。倒讓北堂墨掛著充滿欲望的y蕩表情氣喘如牛的用身體將皇甫浮云在墻上壓得更緊。

    “好的,那老子來給你接著按摩!”

    收到小女人的抗議,北堂墨睜著逐漸變得血紅的鳳眸,雙手狠狠的抓住她兩團綿r,開始用指腹按壓上面的x位。

    “這是膻中x,”北堂墨一邊按壓著嬌妻身上的x位一邊舔著她的臉頰粗聲說。

    “嗯……啊呀……唔……”

    男人索吻的長舌不一會兒就從頰邊移到了皇甫浮云的唇瓣,硬生生的喂入她的口中嘬吮著甜美的紅唇。讓皇甫浮云由擠壓x道的酸脹感而發出的呻吟聲全部被吞進他的腹中。

    他就是喜歡吃她的嘴,特別喜歡。

    每當把皇甫浮云的氣息用舌頭攪得跟自己一樣紊亂時,北堂墨都覺得非常有安全感。就好像他們已經完完全全連結成一體了一樣,所有的一切都是相同的味道。今生今世都不會再分開!

    “這,是天溪x。”

    繼續扮演著好老師的角色,北堂墨用四指托起女人茹房的下緣,麼指徘徊在天溪x上一壓一放,竟然真的很認真的幫她按摩起x位來。

    只不過,這些x位全都分布在皇甫浮云兩團茹房的周圍。別的地方他不太去碰,所以看上去,男人只是在很可疑的玩弄她的胸部罷了。

    “這……是r中x……”男人的目光有些曖昧,看的皇甫浮云心里小鹿直撞。

    嘿嘿,r中x位於女人的兩個茹頭後面。

    北堂墨從皇甫浮云口中抽回自己的舌頭,不顧上面還連著唾y的長絲一下子用舌尖抵在她右邊的茹頭頂端,慢慢地旋轉繞圈。另一邊的茹頭以同樣的節奏和方式用他的手指頭跟著愛撫著,甚至還多做了一個捏捻的動作;這是舌頭所無法辦到的。

    “哦……不……”

    皇甫浮云現在非但沒有半點放松的舒暢感,反而要克服重力憑自己的力量和與北堂墨r體之間產生的摩擦力來維系高掛的姿勢。身體雖然不重,但是她的力氣卻也很小。

    眼見北堂墨只顧埋首在自己胸口,吃奶吃得津津有味。她的身體卻早已布滿疲累的汗珠,雙腿緊緊地夾在男人的軀干上。只覺得一根熱燙的g子正從自己臀下隔著一層棉布蠢蠢欲動的在臀縫間劃來劃去。就是不肯為支撐她的重量出上半點力。也不愿意撫慰她空虛的靈魂……

    那是男人又粗又大的r棒啊!!她已經被他舔得欲火焚身了,可不可以讓他伸進來為她搗動幾下?

    “不什麼?以後再沒有你說不的機會!!”兇悍的男人此時如同惡鬼猛獸,一改方才急於討好女人的架勢。一上了床,主權就非他莫屬,沒有任何商榷的余地!

    誰說女人心海底針,男人若是變臉那才叫比翻書還快呢!

    “北堂墨……放過我……”皇甫浮云哀戚戚的嗚咽著,祈求男人能快點進來滿足她的需求。

    卻不料,男人反而誤會了她的意思。以為她并不喜歡自己的調情動作,更拒絕了接下來的歡愛。這個想法令他十分不開心,讓他的一雙鳳眼完全被欲火燒成了赤紅色。只等著埋在女人體內做出狂浪的沖刺來證明自己要她的決心。

    其實北堂墨的身體也有異於常人的地方。

    每到殺人殺到瘋或者做a做到爽的時候,他眼球的白色部分都會轉化為駭人的血紅。以往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時,他都是要到s精的時候才會做紅了眼。

    可是一遇上皇甫浮云,這女人的每一個小動作都能讓北堂墨輕而易舉的興奮起來!紅著兩只鳳眼跟兔子似的齜牙咧嘴的把著她的大腿不放!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得了眼疾!……

    “我不放!”

    再一次托住皇甫浮云的臀又將她抱離墻面,北堂墨大膽的將女人掛在自己腰間而不讓她靠在任何東西上。

    “婆娘,我想搞你。你讓我搞你好不好?老子一定會c得你爽死的!!”口中雖然用的是詢問的口氣,但是動作上卻完全不給皇甫浮云半點選擇的余地。

    皇甫浮云一聲羞怯的答應尚未出口,他腰間的棉巾已然不知道飄到哪里去了。

    火熱的yj像是自己長了眼一般兇猛的鉆進皇甫浮云濕潤的甬道里,不由分說的開始迅猛的抽拉。碩大的g頭專門尋找里面柔軟的x位,哪癢就撞哪。那需要舒服就用g頭兩邊的溝回使勁兒的刮。直頂的皇甫浮云y水泛濫,將兩人的毛發都弄得濕濕亮亮。

    “啊……好大……嗯嗯……”下t像是被撕裂一樣完全讓柱型的火杵撐開,皇甫浮云勉強用手腕勾著北堂墨的脖子,身體的下沈卻讓她根本抱不住北堂墨的身體……

    她又不是長臂猿,夠得著上面下面自然就c不到。現在下面c得噗噗作響,上面就難以維持。

    可北堂墨才不管她那一套呢,腥紅的雙眼嗜血的直視著兩人交h的地方。每一下c入都即深又猛,狂搗著緊緊吸附柱自己的rx,享受被無數張小嘴吸附的快感。

    “哦哦……婆娘……你里面越來越軟了……”瘋狂地挺動著健臀,北堂墨被她吸得舒服極了。腰部不斷的打著圈兒,一下緊跟著一下做著遠古的活塞運動。一面將yj用力的c入皇甫浮云小x內,他還一面粗吼著發泄積累過多的精力。

    每撞她一下北堂墨就“哦哦”的叫一聲,直c得rx已經無力翕合只能y蕩的d開著。x口的部位早已被彌漫的白色y水沫圍攻,終於讓皇甫浮云無力的甩開雙手直接向後倒去。

    “啊……墨!”突然摔下去的恐懼讓皇甫浮云害怕的叫了一聲。這一聲親密的稱呼卻聽得北堂墨心花怒放。

    他并沒有出手去抱住頭向下快要緊貼地面的女人,只是聲如洪鍾的大喊一聲,“別怕!老子在這呢!”說著拱起腰身挺動得更快。

    “啪啪……啪啪……”

    激烈的r體拍打聲像極了野馬奔騰時的蹄聲,緊湊而響亮的回蕩在整個房間里。皇甫浮云全身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兩腿之間與北堂墨交h的那一點。男人果然沒有讓她受到半點傷害,因為每一次她快落地的時候他都會及時的用力撞上來將她再次頂的飛在半空中。

    “啊……老子的棒子c得你爽嗎……s婆娘!”

    “爽……啊啊……好爽……墨再用力點……”小x已經快被北堂墨戳穿了,但是皇甫浮云仍然沒有喊求饒。

    這種從骨子到血y都癢起來的快感是皇甫浮云這輩子都沒想過能體會到的。身子若風中落葉優美的飄蕩在空氣中,一上一下的顛簸。而心愛的男人正在用上陣廝殺般的力氣不斷的扭動腰胯將yj送到她體內抽c著。

    高難度的性j姿勢讓兩個人的性器都變得特別敏感,每一次進出都摩擦著彼此鮮嫩光滑的軟r。yj挨著yd里環狀的褶皺套弄,yd也含著yj收緊了吸吮。

    兩人大汗淋漓的干了大半個時辰,皇甫浮云已經被c上高c無數次。而北堂墨卻連半點s精的跡象都沒有。

    他享受看著皇甫浮云在他胯下受c的模樣。今天的按摩是一個失敗的實驗……他原以為自己有定力可以為心愛的女人做一點事情來彌補自己過強的性欲對她造成的損傷。

    但是很顯然,恐怕這一次他要令她傷上加傷了。

    “啊……你快干死我了……這個野男人……”聽見皇甫浮云終於受不了的開始抱怨了,北堂墨扯開薄唇開心的傻笑了起來。

    反正,他還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慢慢摸索這個水療按摩的經驗。總有一天,會讓愛妻享受到自己這個俊男苦心鉆研的服務的。

    番外又番外──

    常言道:寧愿相信世界上有鬼,不要相信男人那張破嘴!

    以前皇甫浮云不相信這條亙古名言,但是現在的她可是深信不疑。原因是她的身邊就有這麼一個賴皮的男人。每一次都是信誓旦旦說著一套,到最後卻又偷偷摸摸做著另外一套。

    比如,這個男人某天會突然很乖巧的跑來萬分誠懇的說,“老婆,我最近研究出一種新式的按摩方法。最近看你好像很累的樣子,要不要試一試?”

    說這話時,男人閃動著清澈的丹鳳眼,滿臉都是悲天憫人的情懷。就像個懷才濟世的老道士一般虔誠。自然騙得她脫得光光的躺在某處任他又捏又揉。時不時的還被淋上溫熱的芳香精油,倒是真的能紓解壓力。

    只不過,好景卻往往不長。一百次里面有九十九次,都是以在她被按得迷迷糊糊時小x里偷偷的塞進來一根熱乎乎的欲棒作為結束。這男人死皮賴來你的本事隨著年齡的增長有增無減,卻惟獨忘記了,將她弄得疲憊不堪的就是他的那一根永遠都不知道滿足的“東西”!!

    直到很多很多年之後,每當有空獨處時,皇甫浮云都會很納悶的靠在窗邊沈思。她想不明白一向喜歡溫柔男人的自己為什麼最後會栽在這個彪悍的莽夫手里?

    只可惜,每當她覺得自己就快想出來時,偏偏這個該死的野男人就像長了觸角一樣及時的從不知什麼地方冒出來將她以各種難看的姿勢拖上床用最直接的方法封緘她的思維。害得她被他的白目傳染,完完全全跟著愚蠢起來忘了自己剛剛想到了什麼。

    這一切都只能怪她的大哥,將麒麟國治理的太好了,甚少戰事。才會讓北堂墨這個寒將軍這麼閑!他北堂墨大爺沒有別的愛好,就認做a和殺人。既然沒有人殺,那就只好抱著老婆在家里溫存……

    又過了很多年很多年以後,有一天皇甫浮云窩在丈夫的臂彎里淺眠。聽著男人輕柔的呼吸,她偷偷的睜開眼睛望著他在歷經歲月之後反而更加英氣勃勃精神矍鑠的俊顏。真的非常懷疑,這個家夥就是吸光了她的精血才這麼補的,一點都未見衰老。

    不過──

    她也一樣,摸著自己依然光滑的嬌顏皇甫浮云知道自己跟二十多歲時的樣貌體力無甚差別。這就要歸功於這個滿口蜜糖的男人最終真的兌現了自己的諾言,找到了y陽采補的方法,致使兩人的房事愈發的和諧到了養生的境界。

    就在這一刻,皇甫浮云終於恍然大悟。

    多年困擾她的問題終於撥開重重迷霧呈現在她的面前。

    一個愚蠢的人能帶兵打仗所向披靡嗎?

    答案是:不能。

    一個毫不溫柔的蠻子能真的捕獲挑剔公主的放心嗎?

    答案是:也不能。

    所以啊──

    皇甫浮云笑著將頭靠在北堂墨的胸前心安理得的睡去。

    她的丈夫其實是一個即聰明又溫柔的人吶……

    (完結)

    第二部

    魅(限)1 詭異之變

    西樓暮舞煙雨織,夜涼風酒詩。小窗釋簾幕,神魂弄月,錦瑟詠天池。

    縛羽難翼瓊樓日,贏擁天下勢。玄紫清斂笑,銀狼喚雪,清幽拂淚痣。

    ──醉花y?銀桃花?《魔魅吟》

    一年後──

    “你這是做什麼?”

    無論冬夏,一把銅鼓折扇總是能瀟灑萬分的在這個白衣男子的手指上揮開,熟練的就像是吃飯喝酒一般平常。但是只有眼光獨到的練家子才明白這看似普通的扇子實際上是一把特制的兵器,若非已經在指節上蘊含了高深的內力,斷沒有人能將這素雅的扇面開啟的如此稀松平常。

    眼見現在到了春天,萬物復蘇之際還有些微涼的薄寒。但是神樂還是習慣性的輕搖幾下,英眉之間卻因眼前所見而敏感的擠出幾道細微的褶痕。

    “擬旨。”

    漆黑如墨的長發順著華麗的黑色長袍披散在男人的身後,發長兩尺,光可鑒人。魔夜風目光深邃的揮動著手中的毛筆,在一展黃絹上起伏著手腕揮下千金難求的灑脫字跡。

    他是文武全能的君王,無論是帶兵打仗還是舞文弄墨都強悍到所向披靡。此時的他下筆如行云流水,古銅色的俊顏上盡是王者的軒昂之姿,卻似乎又少了那麼一點什麼。

    “擬旨做什麼?”神樂目光一凜,繼續追問道。

    “立後。”

    仍然是用不痛不癢的兩個字作為回答,魔夜風平靜的翕動著薄唇。眉宇之間的凜然煞氣不知什麼時候被悠恬的沈靜所取代。挺直的鼻梁看上去不再像以前那般具有攻擊性,狹長的黑眸雖然仍如一潭深水,卻是波瀾不驚的死水。

    寫完了圣旨男人又動作自然的從一邊的錦盒里取出驍國的璽印。翠麗的玉璽握在他黝黑的大掌里顯得格外豪邁,但是魔夜風身上原本一直縈繞著的那種y陽怪氣的邪佞之感卻意外的消失不見了。

    相反,他面色異常溫和連語氣也是輕柔萬分。

    他──變了。

    “慢著!”見魔夜風蘸上紅色的印泥就要往圣旨上蓋去,神樂搶前一步用扇骨利落的按住他的手腕阻止他草率行事。

    “嗯──?”魔夜風見被攔住,黑眸里閃過一絲不解,“鬼將軍,何事?”

    聽到如此生疏的稱呼,神樂手上一松恍惚的後退幾步難以置信的望著魔夜風。

    他叫他鬼將軍……?

    兩個人相處這些年來一直若即若離的相伴彼此,算得上是心照不宣的摯友。雖然性格迥異,但是他的溫文與魔夜風的狂恣剛好形成互補。一剛一柔為驍國做出無數明智的決策,連送幕清幽和親也是兩人忍痛一齊策劃的。

    但是最近幾個月魔夜風卻一天比一天古怪,不僅性情大變,而且還一改平日y逸玩樂的作風竟然在房事上開始只專寵一人。

    而那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橫豎都看自己不順眼的司徒星兒──

    在政事上不再找他商量也罷,現在連稱呼也變得客客氣氣。這一切的改變都讓神樂很難相信眼前這個人就是那個y森?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