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25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54:38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幕清幽忍著劇痛和在創口上不斷撒鹽的折磨咬著牙根硬生生的擠出一句疑問,額上的香汗被疼出來的冷汗所吞沒。無端的承受了對方莫名其妙的怒火,她一定要弄清楚他的身份!

    她到底說了什麼刺激到他了?為什麼他認定自己是應該記得他的……嗯……不要再動了,真是該死的疼啊!!

    “是我最先認識你的,你怎能獨獨的不記得我!!”

    像是在騎馬一樣,男人用力跨坐在幕清幽p股上一下一下駕馭著馳騁,薄唇因她無情的遺忘而顫抖著嘶吼。

    他自恃對幕清幽最為了解,也清高的以為只有自己和她的那段美好的過去才是這個美麗的女人心中的唯一愛戀。所以他放手,忍痛將她暫時割愛。卻不料,他以為根深蒂固的情感竟然是這樣的不堪一擊……

    好啊……她翅膀硬了,遇到別的男人就將他忘了個一干二凈!那他還不如就撕了她的翅膀,讓她永永遠遠都不能跟他分離!

    男人面目猙獰的伏在幕清幽的背上,邪惡的吐出長舌在瑩徹的肌膚上呷出一個又一個的吻痕,讓它們像櫻花的落蕊一般飄零著綻放。時不時還嗜血的咬上一口,故意將女人干凈的雪背弄得青青紫紫印滿他的記號。溫熱的大手從腋下繞到前面霸道的抓住隨著他的撞擊不斷晃動的兩個茹房,一面扯弄著上面殷紅的茹頭一面用力的揉搓著。

    以前的甜蜜化作分手後的悲涼,美好的記憶、堅信不疑的誓言現在回想起來都是痛,都是苦。他知道自己不該這麼沖動,也不該不分原由只因這一句話就將兩人的過往推入地獄。但是這麼多天過去了,這麼多日日夜夜沒有她在身邊陪伴。他也是個正常的男人,也會嫉妒,也會思念……

    他清醒了一輩子,理智了一輩子,牲畜無害了一輩子,溫文爾雅了一輩子!現在,難道就不能為了自己而發狂一次麼?!

    “我們過去的一切你都忘了嗎?都忘了嗎!!”懷著痛入骨髓的傷悲,男人發自內心的爆出最後一聲哀怨的低吼。

    “你說什麼……”因這一句完全泄露情緒的話,幕清幽原本理直氣壯的質問瞬間轉化成錯愕的低喃。

    聽著對方毫無頭緒的指責,她慢慢從中理出一條思路。剎那間天旋地轉,女人只覺腦海中一片空白,再也看不分明。

    是他──

    猜來猜去,從每一個可疑的人物里搜尋。都是曾經粗暴對待過她的家夥,也許有愛,但是更多的是想將她捆綁在自己懷中的占有。幕清幽懷著一點少女的私心將心中的那一點美好不理智的摒除掉。認為只有她的神樂哥哥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所以她壓根就沒往他的身上想。

    卻不料,現實殘酷而無情的狠狠甩了她兩個巴掌,嘲笑了她的愚蠢與天真。

    下身源源不斷傳來的痛感已經變得不重要了。男人粗噶的熱氣,滾燙的肌膚交纏,結實的大腿撞擊還有菊x里不斷悸動抽c的r棒都變成他一個人的宴席。雖然鋪天漫地,卻與她無關。

    原來毫無保留的無條件信任一個人,愛一個人的她──竟然是錯的。

    胸部被越揉越用力,白玉般的r體胡亂的被擠壓成不同的形狀,男人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到最後他甚至直接推倒她讓幕清幽趴在床榻上然後自己整個人從後面疊在她的身子上繼續起伏著浪臀將下腹部用力拍打在她的p股上。

    y浪的聲音響亮而緊湊,碩長的烏紫色yj細密不斷地在菊x中恣意的侵犯著。男人滾燙的汗珠滴落到她的身上,酣暢淋漓。

    “你好狠!你好狠!!”嘴里仍然不斷斥責著他誤以為的無情,神樂一巴掌打在她彈性的臀上重重的一擊!

    “呃……呃啊!!”

    由悲傷和憤怒讓情欲更熾的男人發浪的qg著身下的女人,挺動著r棒從各個角度不斷地重復的c入。到最後幾十下小幅度的聳弄結束後他終於仰起了頭甩動著凌亂的黑發吼出高c的叫床聲將灼熱的白y盡數注入幕清幽的菊x深處。

    “是你吧──樂哥哥。”

    兩行不知是什麼滋味的清淚隨著男人在她體內的爆發順著女人眼角無聲無息的滑落。傾國傾城的容顏不再嬌媚動人,有的只是面如白紙的蒼涼。

    幕清幽面無表情的任由對方依舊壓著她的皓腕,美麗的螓首無生命般的癱在被褥之上,雙眼霧蒙蒙的一片灰藍。看不清這個世間百態,也看不清自己一直以來堅定不移的內心……

    “你……”聽到女人篤定的詢問,伏在她身上的健碩身軀猛地一震,隨即陷入一片死寂。

    沈默了半晌,男人細長的眸中浸滿無聲的憐惜。望著仍然c在她後庭的yj由於細微的抽動擠壓出混著血絲的白色jy,有苦難言的壓抑在他的胸腔之中迅速擴散開來,綿延無絕抨擊著原本堅忍的意志。

    一時之間,神樂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最終只能幽幽的嘆息一聲,幾乎有種自己瞬間蒼老了十歲的錯覺。

    “有的時候,我真的很惱火你的太聰明……做個簡單的女人,該多好。”男人苦笑。

    禽獸不如的事情都做了,任他巧言善辯也無法為自己的行為自圓其說。黑色的東西,又如何能再將它描繪成純潔的白色──?

    “對不起──”愧疚的向她道著歉,大手將幕清幽翻轉過來面對著自己這張再熟悉不過的面容,男人卻斂下黑眸不敢正視她的目光。

    他早已沒有臉面再見幕清幽。

    “你來,做什麼?”事到如今,幕清幽不會笨到還以為自己的神樂哥哥當初是真的被魔夜風騙去邊關,而剛才他對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像以往她所相信的那樣光明磊落不染一絲塵埃。

    只不過事實來的太過突然,讓她口中味覺頓失。

    哀莫大於心死,她現在無力去追究他情愛的真偽,只想將整件事情弄個清楚,不再做別人手下瞎了眼睛的棋子。

    “我會將一切都告訴你,”男人揚起長睫,猶豫了一下還是伸出手去想撫摸女人面頰上未干的淚痕,卻被她生硬的躲開。

    別碰我──

    女人的眼神如是說。

    “抱歉……”男人落寞的垂下手掌收起自己想懺悔的心,過了一會兒他忍著傷悲正色道,“不管你怎麼想我,這一次請你幫我救救魔夜風。”

    歌舞升平的攏翠樓里,從來都是一片大好風光。

    恩客們不管有什麼煩心事,只要一踏進這個樓門就會將那些糟粕忘得一干二凈。到最後雖然散盡千金,出去的時候卻總會懷著心滿意足的微笑。仿佛這世間公平美好,沒有任何的憂傷與虛妄……

    男人也好,女人也罷。在這里有的是漂亮美豔的花娘與英俊瀟灑的男寵作陪。再加上連皇帝的御膳房都比不上的好酒好菜,華麗人的富貴裝潢。哪里有人敢小看這間花樓的主人,更沒有人會相信這里的樓主有一天也會像個因情而傷的普通人那樣不快樂。

    攏翠樓是尋歡作樂的地方,也是眾人逃避現實的天堂。但是只有他的主人最是明白,逃,并不能解決問題。逃來逃去,人到最後還是要面對自己。

    “主爺,您回來了。”

    一間隱秘的上等廂房里,嫋嫋的青煙隨著平心靜氣的香味在屋里擴散開來。代理掌柜正擦著額上的汗珠小心翼翼的向真正的當家匯報著最近樓里的經營狀況。

    “啊……?”錯愕的望著不知什麼時候走進屋里來的小老頭,俊逸瀟灑的男人反應過來後便搖頭輕笑自己又在為那天的事而失神。

    她到底還是沒有原諒他啊──

    若有所思的揮開手中的銅骨折扇,一身華美的錦緞與頭頂上昂貴的玉冠讓他看上去像是個身份尊貴的王侯將相,而非煙花之地的領頭人。

    一改平素的淡然無爭,精明的利光為他英偉的俊容增添了一份不為人知的狠辣與邪魅。小指上翠綠的戒指看上去未免有些商人的市儈,卻依舊是優雅非凡。

    “說吧,我聽著。”磁性的男音懶懶的命令道。

    魔魅(限)6  不如歸去無牽掛.離別

    古人云:一入深宮里,無由得見春。

    作為王侯將相,其妻妾寵姬何止千萬?嫁入宮中的女人,不管其身後的背景有多顯貴,就算是宰相將軍的女兒也一樣要忍受和別的女人分享自己丈夫的悲哀。

    不能阻止夫君納妾,不能阻止夫君到青樓尋歡,不能排擠夫君的其他女人落下善妒的罵名……不能,不能,不能。

    所有的不能都是為女人而產生的告誡,所有的責罵也都由女人來當替罪羔羊。所謂紅顏禍水,明明是好色的男人貪戀女子的身體而荒廢正事。到最後卻要怪女子魅惑眾生,用可恥的狐媚之術消磨了男人的斗志……

    這樣的不平等,又是哪位先哲定下的真理?

    神樂走後,幕清幽總是一個人呆呆的站在春光明媚的園子里,抬頭看漫天洋洋灑灑的落花。不知道是不是什麼人的特意關照,對方似乎很清楚她喜歡這種粉嫩細小的蕊瓣,就命人在她的沁嵐閣外種了一大片櫻樹。

    眼見陽春三月,草長鶯飛。和煦卻不刺眼的陽光溫柔的籠罩在她的身上,輕薄的絲衣,瀲滟的眸光讓美人兒看起來越發的楚楚動人。只不過,那醉人的嬌顏上卻總是暈染著一層淡淡的失落與哀傷……

    一陣春風吹過,將落花伴著懶梳理的柔絲吹了個滿面。幕清幽這才晃過神來,輕嘆一聲不知自己又這樣不知所措的站了幾個時辰。只見她揚起長睫,甩動琵琶袖輕輕的托起一片粉色的櫻花瓣擱在手心細細的端詳著,為這幼小植物的美麗而折服。

    老實說,那些作踐女子的勞什子理論在她眼中從來都是胡說八道。

    對人性的束縛,就是對人性的褻瀆。她不會那麼軟弱,任男人對她予取予求。難馴的野性,玩世不恭的態度,讓她能夠超凡脫俗宛若遺世獨立的仙子,凌駕於紅塵之上。

    只可惜不知道是不是聰明反被聰明誤,越是脫韁的野馬,就越是招來想要試騎的男人。魔夜風是,皇甫贏也是。所有的人都想征服她、獨占她。卻沒有人真正的以心換心的來愛她,溫暖她。

    她原以為,只有神樂才是不帶一絲功利發自內心的對她好的。這讓她再苦再委屈,夜半醒來時都能帶著滿足的微笑覺得自己的一切犧牲都是值得。可是現在看來,國家社稷對這個已然不再是驍王的男人仍然是最重要。重要到可以用計,將她出賣給另一個男人……

    那她算什麼,她的愛情又算什麼呢?

    還是說……她根本就不應該期待愛情。愛情都是幻覺,都是糖衣毒藥,都是欲望,都是苦……

    “櫻花啊,櫻花──”她揚起素手將手心的花瓣釋放,讓它可以自由自在的隨風飄舞。

    “若將一切世俗看淡,隨你去了,可是最好……?”

    看著原本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粉嫩跟隨著飄忽不定的清風悠揚的遠離,最終消失不見。清澈的媚眼里忽然閃過一絲篤定的凄涼。

    不如──

    十天後──

    眼見夜已入深,湘簾齋卻還是一片燭光輝煌。蓮妃穿著中衣,柔順的秀發華美的披在右肩,特意點了胭脂的紅唇看上去明豔動人,讓她原本平庸的姿色也透著一股誘人的嬌美。

    只不過,她想討好的男人卻面無表情的坐在書桌前,偶爾凝眉深忖的批改著奏章,不曾向她這個方向多看一眼。

    二更已過,男人卻還是全無睡意。又或者說,他其實也是在躲避著什麼。

    蓮妃知道皇甫贏是為了給她一個孩子才愿意在她的寢宮停留這麼長時間的。這男人雖然傲慢,卻是個有責任感的人。所以她偷偷派人買了避孕的藥物,他想用孩子打發她,她偏不讓他這般輕松如愿。沒有孩子,他就會一直在這里待下去。這樣一來,早晚都是自己一個人的男人。

    只可惜,機關算計卻收買不到人心。

    一年來,無論她怎麼賣力勾引,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兩人之間的感覺還是像毫無瓜葛的陌生人一般疏離。盡管相敬如賓,盡管從不爭吵,卻也并無恩愛可言。連房事都是索然無味的了事,不曾讓她感覺到過身心交融的歡愉。

    同一個體位,同一種律動方式……真的讓她厭倦了。

    “大王,該休息了。”

    見對方對自己的裝扮還是全無興致,蓮妃不死心的走到皇甫贏身邊,溫柔萬千的提議。

    今天她可是沐浴熏香,還做了肌膚保養。整個身子都滑溜溜的軟馥溫香,變成一道可口的美食,就是想要喂飽他的胃。

    這個世界上也有她這種的女人,知道體制的強大,世俗的險惡。所以她從來不去試圖抗拒它,而是將體制轉化為自己的武器。用順從的外表來給自己鋪路,謀福利。

    她祝晴蓮自恃家大業大,又有身為宰相的父親為自己撐腰。雖然不夠美麗,但是她賢淑、端莊,從小就被按照皇後的標準來培養,是個難得能夠母儀天下的好女人。她就不信,以這一切的優越條件,她會擊不退一個被人家當做禮物送來的野丫頭。

    更何況──祝晴蓮得意的一笑,也沒忘記微抿著櫻唇不讓男人窺見自己的怨毒。

    這女人還自己消失不見了……

    “你先睡吧,本王還想再看會兒書。”連眼皮也懶得抬一下,皇甫贏嗅著從對方身上傳來的多余芳香,皺了皺眉。雖然蓮妃所用絕不是惡俗的青樓貨色,但是不知為什麼,再上等的香料對他來說也難聞的很。

    唉……還是他的幽妃身上自然地清香更好聞啊……

    一想起自己心愛的女子現在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做些什麼。原本沈靜下來批改奏章的心一下子煩亂起來。

    十天前,幕清幽像是從人間蒸發了一樣,只留下一張字條就神秘的失蹤了。字條上寫著“幕清幽已死”幾個大字,當時就嚇得他幾乎魂飛魄散。一向冷靜的大腦也不再運轉,連手腕都不自覺的顫抖了。

    胡鬧!!

    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她會說自己已經死了……難道說,她留下字條就是為了告訴自己她是要去死麼?

    真是胡鬧!!她不開心為什麼不跟他說呢?憑他對她的喜愛,就算是要金山銀山也會毫不猶豫的給她。但是皇甫贏心里明白,這些東西,幕清幽從來都不稀罕。所以她的失蹤,也就更加無跡可尋……

    這些天來,他已經動用了最精良的兵衛去全國各個地方尋找她的下落,只可惜都無功而返。皇甫贏真的很害怕,如果幕清幽死了,他已然交出去的真心又要向誰索償?

    “大王,今天不如讓臣妾來服侍您,可好?”蓮妃故意忽略那讓自己受傷的失神目光。女人對自己的情敵都是很敏感的,敏感到男人心中一想,她就能立刻感應到。

    為了加強自己的存在感,祝晴蓮真的是什麼都愿意做的。所以,那一向安分的擺在膝蓋上端坐的玉手鼓足了勇氣輕柔的按向皇甫贏的胯間……

    魔魅(限)7 說清楚嗎

    嗯──?

    看著祝晴蓮放浪的動作,皇甫贏不動聲色的瞇起了眸,寒澈的目光中滿是深沈的打量。他本就性子清冷,喜歡擺大王的架子。若非真的關系親密,通常情況下他都會表現得生人勿近。現如今蓮妃卻主動向他靠近,倒還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只不過這種注意產生的原由卻與情欲無關。

    哼哼……無事獻殷勤,非j即盜!

    還以為皇甫贏的默不作聲是應允了自己的求歡,蓮妃心中一喜。更是大膽的用手捉住那一根比平常男人要粗上很多的yj,隔著褲子貪婪的撫摸著。直到他的火杵在自己的撫慰下漸漸的蘇醒過來,在襠部的位置“頂天立地”。女人才吞了一口口水,緩慢的拉下他的褲子讓藏匿在烏黑毛發中的欲棒彈跳出來。

    “哦……”輕輕觸摸yj的頂端,見紫紅色的g頭逐漸變熱變硬,蓮妃將紅唇湊上前去試探性的嘬了一口,立刻在上面吮出晶瑩的唾y。被女子洗禮過的g頭脹得更黑更大,微微顫動著像是在吼叫。

    “哇……”情不自禁的從喉嚨中逸出滿足的呻吟,蓮妃咂咂嘴。

    他的味道真是不錯,透著淡雅的男性麝香。那是很純粹的欲望的味道,一嘗就知道皇甫贏的身體很棒,沒有沾染什麼不良的生活習性。

    “大王,接下來臣妾會讓您更舒服的。”

    說著,纖細的玉指繼續緩慢的下移,最後捏住yj底部的一個圓球。祝晴蓮臉頰上此刻全都是害羞的緋紅,又是清純,又是放蕩……真是讓人看得心癢難耐。有如此溫柔體貼的女人愿意主動服侍,相信沒有幾個男人能夠忍下心來嚴詞拒絕。

    “慢著──”只可惜,她面前就有一個。

    盡管身體的反應已經顯示出他動了情,但是男人冷峻的臉上卻還是平靜的沒有一絲波瀾。仿佛正在勃起的yj是別人的,與他無關。

    再看他面色沈穩,胸口即不喘也不燥熱。分明是對這個女人的挑逗沒有產生任何在心理上的興趣。光是身體上的反應,又有什麼用呢?

    臣妾?

    他回味著祝晴蓮剛才說的話,別扭的挑起了眉。以前聽著她這樣稱呼自己也不覺得怎麼樣,現在再聽到卻矯情的怎麼都不自在。

    真是一個古板而無聊的叫法啊……

    想當初他是最為在意這些繁文縟節的。一個不留神,下人的失禮就會被他龍顏大怒的狠心杖責。但是自從那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小女人出現後,他似乎就變得不太在意這些事了。都怪幕清幽那小狐貍把他帶壞了。

    印象中,那鬼靈精從來沒正經八百的稱自己為“臣妾”過。都是一看他來就嬌笑著眨動著靈媚的細眸恨不得揚起下巴大喇喇的吆喝一聲“喂!姓皇甫的!”那氣勢,那傲氣,可真是讓人又愛又恨。

    她不喜歡規矩,經常不顧身份的搞破壞。因為喜歡她,他也只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到最後竟覺得自己也變得越來越放肆,不像個威儀孤高的君王了。這都是幕清幽“惹的禍”,可她卻在改變了他這麼多之後竟然一聲不響的走掉……真是讓他恨得牙癢癢,也擔憂的心跳加速。

    “怎麼了?”

    伸出粉舌勾引的舔了一下嘴唇,蓮妃還以為是自己表現得不夠賣力才讓皇甫贏突然叫停所以極力擺出媚態。卻不料皇甫贏意味深長的看了她半晌,最終將她的手從自己身體上拿開。又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穿上褲子,繼續批改那些奏章。

    “大王?”男人的行為已經表明是要將她忽視到底,一向清高的蓮妃便再也忍不住了。

    好歹也同床共枕多年,她是他的第一個女人,何以這樣刻薄她?

    原本想著主動勾引會加深兩人之間的閨房情趣,但是自己已經如此犧牲格調了卻換來男人的徹底漠視。這一次大膽的轉變,不僅讓她作為未來皇後接班人的端莊形象遭到破壞。而且連女人的尊嚴都被踩在了腳底下。她可真是失敗啊……

    “什麼事?”皇甫贏執著筆在卷宗上勾勒著,低沈的聲音極具威嚴。

    “你怎麼可以這樣待我?”原本的嬌羞轉變為不被重視的哀怨,同樣是紅彤彤的臉頰此時看來卻有著天壤地別的含義。蓮妃忍耐到極限,終於決定和皇甫贏攤牌。

    “這話,我應該問你。”臉上寫著“原本不想說,是你我”的表情。皇甫贏“啪”的一聲將毛筆拍在桌案上,轉過身來抱著雙臂冷睨跪在身下的女人。

    “蓮妃,你一向文靜端麗,為何也學會這套下作的狐媚之術?實在是不成體統。”違心用有違倫常來輕斥急於向自己示好的女人,對於她的殷勤,皇甫贏只想冷笑。雖然有些殘忍,但是他與她夫妻數年。祝晴蓮無論表面上多麼無害,實際上內心深處是個什麼樣的人沒有人會比他更清楚。

    披著羊皮的狼也是狼,不會因為它外表溫柔就會以為沒本事咬斷別人的脖子。

    “狐媚之術?”祝晴蓮先是一愣,清雅的眸中隨即閃現一抹嘲笑。

    “你不就喜歡這種狐媚之術麼?”

    終於毫無避諱的要直揭他的老底,女人咬著後牙冷笑著說,“想當初你還不是在床上被幕清幽那個妖女玩的欲仙欲死,直到現在還想著同她夜夜歡歌?”

    “只可惜呀──”

    故意忽略皇甫贏越來越y的臉色,蓮妃拍了拍衣裙上的塵土,優雅的從跪著的姿勢改為倨傲的站起。

    不仁不義,從來都是話分兩面。你既然對我無情,我也就沒有必要再用熱臉去貼你的冷p股!

    “她不要你了,說不定現在已經死在哪里了。”女人得意的陳述著明知對方不想聽的假設,她比誰都更清楚不應該捋老虎須子。但是心中的怨氣幾年之內堆積如山,現在不發泄出來,她一定會瘋掉的!

    她苦心經營了這麼多年自己美好的形象,到最後卻落得跟被打入冷宮沒什麼區別。真要如此,那來個魚死網破又有何不可?

    “等一下──”一道冷冽的聲音劈裂空氣,直接刺入祝晴蓮的耳膜。

    “是誰告訴你幽兒不見的,我記得我下過令封鎖消息。”

    皇甫贏目光一凜,大手瞬間鉗制住女人的下巴,燦若寒星的眸光里涌起漫天風霜。

    “還有,你怎麼知道我在床上和她怎麼樣?”

    魔魅(限)8 跟我斗?

    “沒有不透風的墻。”下巴上傳來尖銳的刺痛感,男人的手勁兒顯然毫不留情。而蓮妃卻也不是省油的燈,仍然高傲的回瞪著他冷冷的說。

    身上的痛遠比不上心里的痛,這麼多年以來這樁婚姻讓她活生生的委屈到了骨子里。表面上卻還要偽裝出母儀天下的嫻淑模樣,試問有哪一個女人能夠長期容忍這種對待而不發瘋?!

    她自認為皇甫贏是個對女人沒轍的男人,缺乏和女性的相處經驗讓他通常都很容易妥協。幕清幽來之前他一直都待在自己這里,不然也不會讓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把她當做皇後的最佳人選。所以這一次她放手一搏,就是要他把目光重新移回到自己身上!

    “好一個沒有不透風的墻!”皇甫贏冷笑一聲驀的放開自己的手,高大的身體也跟著從椅子上站起。雖然只著一件單薄的中衣,但是男人氣宇軒昂的天生英氣卻絲毫未減。凜冽的黑眸里像是隱藏著一把看不見的長弓,弦已拉滿,隨時準備放出利箭來將眼前這個不老實的女人凌遲。

    “說!幕清幽在哪?敢欺瞞我就一定要你好看!”猙獰的言語直過去,像要將眼前的女人活活掐死。卻不料蓮妃仍然固執的一動不動,非但不辯解,反倒有些要與他拼命地意味。

    “罷了──”惡狠狠的盯了祝晴蓮半晌,皇甫贏輕嘆一聲轉過頭去。

    她若是真的知道的話,就不會說剛才的那些話。引火燒身的事,像蓮妃這般聰明的女人是決對不會做的。

    真諷刺,他無可救藥的喜歡上了狐貍一般的女人。但同樣都是冰雪聰明,幕清幽的慧黠就讓人又愛又恨,而祝晴蓮的心機重卻只能徒增他對她的厭惡……命運這種東西是不是真的有些不公呢……?

    “她有什麼好?你就那麼喜歡她?”不用照鏡子也知道自己下頜上細嫩的皮膚一定被這個男人攥得紅腫不堪,現在還隱隱作痛。蓮妃看著他那副對幕清幽滿是掛懷的思念樣,心中的怨氣更深。

    為什麼!為什麼!她不服!!

    “她香。”

    原本不想再搭理她,可是對方卻執拗的扯住了他的袖子偏偏要來個咄咄人。皇甫贏面無表情的抽回自己的衣服,言語之中已然非常不悅。

    以下犯上,她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

    “她香?”

    沒有想到自己苦苦思索許久也得不到答案的問題竟然只換來皇甫贏這樣莫名其妙的兩個字。原本滿腹哀怨準備據理力爭的女人此時此刻竟然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能呆愣的重復著他的話,像個得了失心瘋的傻子。

    “對,幽兒就是香。”皇甫贏冷睨著她慢慢的說。

    “她不貪,也不功利,更不畏強權。孤王就是喜歡她這種超凡脫俗的女人。”

    “那我就惡,我就俗?”被皇甫贏指桑罵槐的一句話扇了正反兩個巴掌,蓮妃除了苦笑更想垂淚。一向只有人贊她淡泊、清雅、與世無爭,倒沒想到自己一心想要逢迎的人卻將她想的如此不堪。

    “怎麼,你不是嗎?”挑起一邊的眉,男人說話的語氣不輕不重,卻是隱含了無盡的殺機。

    每說一個字,他就上前一步,竟將蓮妃得步步後退,強行維持氣勢的臉上也開始閃過繃不住的惶恐。

    他好可怕──

    蓮妃顫抖的望著皇甫贏一向冷情的臉上此時卻浮現出狂風暴雨一般的y霾,只想馬上從他眼下遠遠的逃離。

    如果說魔夜風是豹,那皇甫贏就是一頭虎。有著名正言順的高貴血y,步履沈穩,內心篤定的萬獸之王。他用心忍,下手狠。從來不做錯誤的決定,也決不向任何人低頭。

    怎麼,你不是嗎?

    不知為什麼,祝晴蓮覺得他這句話不只是在為幕清幽的事跟自己爭吵而已。相反的,卻更像是已經對某件事了然於胸之後的警告。她不知道,所以只能後退而無力再迎戰。

    “大王……”女人被到墻角,退無可退,一雙細眸寫滿不常見的驚悚。素來鎮定的聲音意外的有些顫抖,她忍不住伸出手去推皇甫贏仍在靠近的胸膛。像是怕他會硬生生的將自己擠死於這面墻上一樣。卻無論如何也阻止不了這面“銅墻鐵壁”,只能本能將自己拼命向後靠。

    “你以為我不知道?”長笑一聲,皇甫贏麼指輕撫過自己的劍眉。英挺的鼻梁,內斂的薄唇,讓他在月夜的燭光下宛若一尊俊美無儔的天神。只是這天神非但不仁慈濟世,反而周身環繞著的戾氣,仿佛隨時隨地都能殺人。

    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一直維持著俊冷的外表勤於政事,讓自己看上去是一個傲慢又沈穩的君王。卻不知,這傲慢的外表下其實也隱藏了一個極其深沈狠辣的靈魂。

    “可是我偏偏就知道──”

    冰冷的手指緩慢的滑過祝晴蓮精心描繪過的妝容,像是對待一件珍奇玉器一般輕柔的掃過卻更讓女人從骨縫里冒出涼意。

    “知道你不止一次對別人說你喜歡皇甫玄紫,我的親弟弟。”刻意用指腹抹花她紅唇上的胭脂,暈到腮邊像是在上面劃開一道刺眼的血痕。皇甫贏的手指繼續下滑,最終溫柔的圈住女人的脖頸,再緩慢的收緊……

    “也知道你在每個宮殿周圍都安c了眼線,隨時隨地監視著別人。”

    祝晴蓮嚇得幾乎快要哭出來了,卻礙於呼吸不暢只能咿咿呀呀的嚅動著嘴唇吐出幾聲細若游絲的呻吟。皇甫贏低下頭,將自己的額附上她的。讓她的眼界里全部都是他的y影,沒有半點光明。

    無論平時看上去多麼的古板沈悶,他都是響當當的一個君王。和下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想做的事沒有必要全部說出來,哪怕是對自己最親近的人。

    不過,他一旦選擇說了,就表示某些人的噩夢將要開始……

    魔魅(限)9 藏在墻角里的秘密

    “我沒……”用盡全身力氣從喉嚨里擠出這兩個字,滾燙的淚水終於順著女人憋紅的臉頰不爭氣的滑落下來。

    蓮妃睜大了雙眸,直勾勾的望進皇甫贏靈魂深處。在意識到里面燃燒著殘酷的冰藍火焰時,原本還抱著僥幸心理垂死掙扎的雙臂終於無力的垂下。一抹悵然的苦笑在胭脂凌亂的唇角蕩開,開成一朵凄涼的蓮花。

    “原來你早就知道了。”她囁嚅著櫻唇,用顫抖的唇形向男人做著艱難的表達。

    屏住呼吸,在手指間不斷地施力。皇甫贏冷漠的看著祝晴蓮已經快要被自己活活掐死,就在最後一刻,他松開了雙手。

    再高傲的女人,也不過是j臣手中的一枚棋子。她雖然壞,卻沒有當女皇的野心,也從來不曾親手傷害過他。那麼作為一個男人,他實在沒有必要在她身上撒火。

    “咳咳……嗯……”如釋重負的祝晴蓮殘喘的像一塊破布,得到解脫之後便倚靠著墻壁慢慢滑落,素手撫著自己的胸口不斷干咳。

    空氣瞬間凝結成疏離的冰塊,一對男女不用同床就已異夢。

    又過了一會兒,蓮妃的咳嗽還沒有停止。只見她哀戚的蹲坐在地上,邊咳邊小聲的抽泣著。不時的用手背抹去不斷滾落的淚珠,一張原本精致的小臉被淚水糊弄得花花的,看上去好不可憐。

    “其實祝乘風的如意算盤打得的確不錯。”面無表情的望著形如喪家之犬的女人,皇甫贏緩緩的道。

    “先是把你送進宮來一面監視著我的一舉一動,而後又讓你去勾引皇甫玄紫。”男人深深地睇了她一眼,隨即轉身步履沈穩的走向一把雕花龍椅在上面正氣凜然的坐下。

    此時燭光已有些昏暗,然而在他的周身卻獨獨籠罩了一層明亮的光暈,讓他原本燦若寒星的深眸更加熠熠發亮。整個人威風凜凜,看上去像是一尊可以對世間萬物進行審判的天神。

    “你們以為玄紫生性溫吞,易於掌控,而且又是正統的王室次子。便想籠絡住他好讓他謀朝篡位推倒我,再用計牽制住他自己來個挾天子以令諸侯,是不是?”

    聽到皇甫贏推理的分毫不錯,蓮妃漸漸的止住哭聲,心虛的咬住了下唇。

    “卻沒有想到玄紫竟然是龍陽君,寧愿和男人茍合都不肯多看你一眼。”語帶嘲諷的鞭笞著對方不過爾爾的魅力,皇甫贏端起一旁的茶盞。雖然茶水已經有些涼,但他還是快意的飲了一口心里有著說不出的舒暢。

    他一向是個沈得住氣的男人,這麼多年過去了,在表面上他要游刃有余的與祝家父女繼續逢場作戲。背地里卻不知因為暗中調查而耗費了多少精力,又折損了多少精兵良將。終於等到了這一天,雖然爆發只是個巧合,但是時機也已然成熟。

    他不急。

    要好好的說,慢慢的折磨,才有把握將後事處理的干干凈凈,斬草除根!

    “所以祝乘風那j人便又去石夜風那里煽風點火,硬是將陳年舊賬翻出來,指出他是我父王的私生子。讓年輕氣盛的石夜風不甘恥辱一氣之下殺到了驍國,成了現在的驍王。隨時隨地都準備回到我這里興風作浪,是不是?”

    說到這,皇甫贏卻頓了一頓。一想起魔夜風那天煞孤星,晃神間竟然誤將茶葉吞進了腹中。明白過來以後,他有些頭疼的輕輕揉按著自己的太陽x,忍不住要為那個男人而擰眉。

    這活閻王可是個狠角色,他們之間還有一筆賬要算,絕對怠慢不得……

    “你說的沒錯……”祝晴蓮悲傷至極轉為艱澀的苦笑,她癡癡的凝望著端坐在眼前的男人,纖細的柳眉之間神色有些恍惚。

    “只可惜,原本想盼來兩國戰亂來個乘人之危,卻沒有想到石夜風竟然想出和親這一招來,無端又將戰事壓下。那老賊的j計便又是沒有得逞。”用余光冷冷的睨著祝晴蓮脆弱的樣子,皇甫贏昂起頭,像一頭戰勝的野獸。

    “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字字句句鏗鏘有力,擊打著女人的耳膜像是宣勝的戰鼓。

    “臣妾無話可說……”踉踉蹌蹌的站起身來,祝晴蓮只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像是被灌了醋一般酸軟無力,只有扶住墻壁才能勉強維持站立。

    “哦?”沒想到對方這麼容易就承認了,皇甫贏警惕的蹙起濃眉,不相信她竟然連一絲狡辯都沒有。

    又想了一想,他靠著座椅旁邊的扶手用掌心托起自己的下巴繼續追問道,“不過有一件事,孤王到現在還沒有想明白。”

    “是什麼?”緩慢的抬起眼簾,蓮妃任由自己的面容越來越蒼白無血色。

    “我想不明白,你對幽兒說自己喜歡皇甫玄紫是何用意?不怕她向我告狀,說你的壞話?”皇甫贏挑眉。

    是的,只有這一件事他怎麼都覺得說不通。

    幕清幽雖然顧及他的情面沒有同他說,但這并不代表他不能神通廣大的知道。難道只許蓮妃在別人窗外安c眼線,而他就不能麼?當幕清幽跟他提起自己被蓮妃召見之後,他就立刻傳來一直埋伏在湘簾齋周圍的密探將整件事弄個清楚。可是知道了之後,他卻只是疑惑。沒有辦法跟對方密謀叛亂的事聯系到一起。

    “哈哈……哈哈哈……”男人話音剛落,一陣尖利的冷笑突然劃破沈寂,讓時光碎裂成無法彌補的空d。

    祝晴蓮先是瘋瘋癲癲的笑得前仰後合,快要喘不過起來一般。而後,她的目光緊鎖在皇甫贏身上,清流而下的笑浪開始顫抖。

    “幽兒,幽兒……大王的心里只有幕清幽那個女人,又何時想過叫我一聲蓮兒?”女人滿臉淚痕,又是恨又是怨。

    皇甫贏被她說的話震到了,卻只是沈默不語,等著她繼續往下說。

    “你的眼中只有我的貪婪,我的背叛,我的心術不正……”女人攥著粉拳,指甲深深陷入r里已經折出快要斷裂的白痕。

    “從來不曾想過,我會真的愛上你麼?”

    “你說什麼?”聽到對方突然表白,皇甫贏愕然。疑惑之余,心機深沈的他本能的反應卻是立刻對她察言觀色,以揣測她說話的真實度。

    他謹慎的行為徹底傷害了祝晴蓮,只見她用雙手捂著臉絕望的蹲下來像個孩子一樣哀哀的哭了。

    一面哭一面絮絮叨叨念著當時自己的真實心情,斷續的言語隨著哽咽變成連不成句的碎片,卻隱含了生在名門望族的女人一輩子對一個男人全部的執戀。

    那個時候,幕清幽的受寵讓她嫉妒萬分,原本想招來用自己的身份地位警告她一下的。結果,幕清幽卻根本不吃她這一套,她才想到正好用上這個一石二鳥之計!

    借她的口向皇甫贏假意傳遞自己的“不忠”,一方面或許可以引發皇甫贏吃醋,自己領悟這麼多年來一直冷落了她。另一方面卻也陷幕清幽於窘境,在查無實證之後無端變成嚼皇後舌根的毒婦。

    這個方法她以前也同別人試過,只可惜沒有人敢說出去,只是嚇得半死。本以為女人見不得丈夫有別的女人的心意是相同的,卻不料幕清幽卻偏偏跟別人不一樣。不僅沒有說她的壞話,反而趕皇甫贏到她這里來。也著實讓她猜不透……

    “嗚嗚……我是真的喜歡你啊……我……喜歡……你啊……”

    要知道,不是有人生下來就喜歡扮大家閨秀學那些勞什子的清規戒律的!為了讓走路的姿勢更端莊,她不知道頂著厚重的書本在花園里走了幾千個來回。為了練習下跪的禮節,她的額頭有無數次都磕破了皮。這些都是為了他啊!!

    不管自己的父親想做什麼,作為一個女人她只知道自己從很小的時候就對這個英氣勃勃總是板起臉來教訓人的太子哥哥心懷愛慕。是因為有人告訴她以後他做了皇帝,她就可以做他的皇後她才任勞任怨的繼續學習。

    可現如今,因為祝乘風實際上是懷著骯臟的目的才悉心栽培她,讓她唯一單純的夢想也跟著染上可恥的灰色……再也無法回頭。

    “晴蓮──”無法面對這樣一個崩潰的女子而繼續殘忍,皇甫贏摸摸鼻子不自在的喚她一聲。雖然不是她想要的蓮兒,但是相較蓮妃來說已經親密許多。

    “我不會讓你好過的,你這般刻薄我,我也不要讓你好過!!”哪知女人卻突然像癲狂的幼獸一般淌著臉上的淚花猛撲了上來直接扯住皇甫贏的衣服拼命的捶打。像是要將多年以來的怨氣全部發泄到他頭上一般。

    是的!如果不是他,她何以過上這種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生活?何以明明年紀輕輕卻像個守活寡的怨婦得不到男人的半點疼愛?都是他!都是他!他要還!要還!!

    衣服被扯爛了,胸口的肌膚也被指甲抓出好幾道血痕。

    “你發什麼瘋!”怒氣沖天的制住祝晴蓮的放肆舉動,皇甫贏剛產生的一點垂憐瞬間被這一陣亂打弄得消失殆盡。

    真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般怨天尤人,卻不去想自己犯下的錯。

    她,該死!

    “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的!!”祝晴蓮雙目通紅,咬著後牙狠狠地說。

    “哼!死不悔改!”皇甫贏大?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