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26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55:7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她,該死!

    “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的!!”祝晴蓮雙目通紅,咬著後牙狠狠地說。

    “哼!死不悔改!”皇甫贏大怒,一把將她推在地上任她摔疼了金貴的身子。

    “呵呵……”蓮妃掙扎著從冰冷的地面上撐起上半身,一張并不很迷人的姿容上緩緩漫過一層乞憐未遂反生恨的怨毒。

    他竟然跟她動粗……

    好──真好。

    “即便知道了一切,你也沒有辦法把我們怎麼樣……”心死以後,女人不再啼哭。而是昂起頭顱,逐漸恢復那個嫻靜高貴的“未來皇後”才有的表情,嬌慵之中透著魚死網破的勝利之色。

    “那可未必。”皇甫贏冷笑。

    “哦?你不知道──銀狼在我們手里嗎?”明知此舉會讓自己父親後患無窮,祝晴蓮還是將最後的殺手jian拋出。

    被識破又怎麼樣?自古以來都是誰笑到最後,誰笑得最好。

    “把他交出來,也許我會考慮給你們留個全尸。”皇甫贏瞇起黑眸,冰冷的聲音不帶一絲溫度。

    真沒想到他們竟然能找到銀狼!!得銀狼者得天下,這個傳說他比誰都清楚。

    “哈哈,”蓮妃掩唇輕笑,嘲諷之情溢於言表。

    “銀狼你就不要想了……”

    “你還是先管管自家兄弟吧,如果你真的以為皇甫玄紫是龍陽君的話,那你的幽兒跟他恐怕還要多給你戴幾頂綠帽子。”

    魔魅(限)10 再見邪醫館

    “喂,丑姑姑,你到底還要再吃多少飯?再這樣下去爹和娘就要被你吃窮了。”

    邪醫館的飯廳里,一個身材肥碩的女子正趴在桌邊風卷殘云的往嘴里猛塞著可口的飯菜。只見她吃相夸張,相貌又是極為難看。別說是男人,就算只是一個尋常的過路女子也不會愿意往她臉上多看一眼。那鄙夷的目光簡直就是恨不得這個人根本就是空氣,不要再留在城里影響市容了!

    不過,一個人最安全的狀態也莫過於生得沒有人想看她。

    不看她就不會懷疑她,也根本記不住曾見過她。

    “驍郎,你也吃呀!來,j爪子給你!”僅僅用余光瞅著端坐在自己身旁明明才剛滿一周歲卻奇跡般的會說話的男孩。被叫做丑姑姑的女人露出兩排黃牙嘿嘿一笑,小心眼的只將自己不愛吃的下腳料“賞賜給”大侄子。

    “我已經吃飽了。”厭惡的睇了那沾滿對方口水的j爪子一眼,幕驍郎手腳利落的將自己的飯碗往旁邊一推,禮貌性的拒絕了她的“好意”。

    真不明白,自己的爹娘明明都是那麼好看的。男的俊美,女的豔麗,卻不知如何能無端的冒出這麼一個丑女人來非說是自己娘親的妹妹死賴在家里不走。

    她不走也就罷了,爹娘都是明白事理的好人,有遠方朋友來投奔,盡地主之誼也是應該。但是這女人長得卻奇丑無比,還特別能吃。一個人吃三個人的飯,簡直就是鬼見愁!

    明亮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轉著,天才的早熟讓他已然能像十四五歲的孩童一般思考。但是在外形看來,他幕驍郎還不過只是一個不及父親膝頭高的娃兒。

    若說最近這幾天官兵似乎特別躁動,天天挨家挨戶的搜人。聽說是從皇宮里跑出來的一位神秘女子,特征是年輕貌美,不知道與大王有著什麼關系。

    但是整個中洲里里外外都已經被翻了個遍,此人卻還是毫無下落,所以現在那些兵衛又轉去其他城市。

    誒?

    幕驍郎開始不動聲色的細細打量起眼前的女人,若說多出來的人嘛……這里不是剛好有這麼一位。

    “驍郎,不許亂說話!”這時,一個身著青色長裙的美麗女人雙手溫柔的抱著另一個和幕驍郎年歲差不多的女娃娃款款走來,身後跟著負著雙手唇邊掛著淡淡微笑的男子。兩人的表情里都透著心滿意足的幸福,不用猜測也知道這是一對讓神仙都豔羨的眷侶。

    “蟈蟈……娘娘……”那女娃兒雖然年幼,但是單從她眉眼之間的神韻里就可以看出將來一準是個美人胚子。就像他的哥哥一樣,生來就與別人不同。一個聰明絕頂,一個又嬌美非凡。饒是她年紀尚小,無心的舉止里卻都彌漫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嬌慵。若是悉心調養,出落成傾國傾城的佳麗也是指日可待。

    “我是哥哥,不是蟲子。”只可惜,女娃的頭腦沒兄長發育的快。娃兒就是娃兒,連話都說不利索。讓幕驍郎板起臉來,小大人似的嚴肅的教訓著。

    “嗚嗚……娘娘……”被男孩黑臉的樣子嚇到,女娃連忙緊緊摟住娘親對自己來說還稍顯寬闊的肩膀。一雙漂亮的眼睛里登時浮出了一層水霧,紅豔豔的嫩唇可憐的顫動著。

    “霓兒怕……”

    “乖,霓兒不怕。”青兒見女兒又要哭了,簡直就是個水人。連忙輕拍著她的背,給丈夫遞了個無可奈何的眼色。

    頭痛,真是頭痛。怪不得人家都說女人是水做的。

    原本生了一對兒龍鳳胎是一件特別開心的事。結果男孩三個半月就會說話,五個月吟詩作對,七八個月就已經能隨心所欲的和幕絕討論天下大事和書中的兵法布陣了。像個被鬼魂附身的木偶似的,表面上天真無害,一張嘴就讓人害怕。

    女孩就更不用說了,百歲酒上來提親的人就幾乎把邪醫館的門檻踏破了。說這女娃長得太美,娶回家一定能造福後代。乖乖,這孩子自己才剛剛成為幕家的後代好不好?離結婚生子差十多年呢!

    “來,郎兒爹爹抱抱。”幕絕笑著將椅子上坐的像模像樣的兒子抱起,一見他這副生人勿近的老頭子樣兒,他就想逗他。尤其是他又欺負妹妹的時候。

    再怎麼說,他也是自己一歲大的兒子啊。沒點天真勁兒怎麼行?

    “父親大人,我不是小孩子,你去抱妹妹啦!!”搖晃著短小的四肢,幕驍郎見自己的鼻子被親爹捏了又捏,過了一會兒,整個身子又像是在接球一般被男人拋到空中玩樂便忍不住大聲抗議。

    “誒?你不是小孩子是什麼啊?”將像個小r球一般掉落下來的兒子接了個滿懷,幕絕瀟灑的一笑再次將他拋出。

    “我已經是男人了。”男孩說得理直氣壯。

    “哈?是男人你就打倒我啊。”幕絕笑意更濃。

    “哼!早晚有那麼一天的。”從高空中墜落下來的幕驍郎見掙扎不過,只得暫時服軟的安然窩在父親的懷中。小臉還偷偷的蹭了蹭幕絕的胸口,為自己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

    每個父親的胸膛都是孩子的游樂場,就算是天才,也不例外。

    “姐姐,姐夫──”見青兒一家大小如此和樂美滿,丑女人用手背邋遢的摸了摸嘴邊的油花兒。細的快變成一條縫的小眼睛里閃過一抹不為人知的羨慕,隨後迅速隕落成一股濃郁的凄涼……

    不是任何人都能有這般好福氣的啊……

    “幽……”啟唇剛想要叫出習慣性的稱謂,哪知半個字音還未發得飽滿肩頭就被兒子狠狠的咬住了。

    “不是丑姑姑麼?”松開咬的生疼的小嫩牙,稚子的眼眸中竟然閃著意味深長的警告。

    幕絕心中一怔,隨即摸鼻改口道,“是啊,紅……紅淚……吃飽了麼?不夠的話姐夫再去給你買一些點心回來。”

    一邊說一邊斜眼睇著自己的兒子,難不成這小子已經知道了什麼?

    魔魅(限)11  想死我可以幫

    那就再買幾斤點心回來吧,最好再捎上一只烤鴨。”提起吃的,丑女人的眼珠轉了一轉,隨即興奮的獅子大開口。

    “還有還有,街頭破刀賣的蔥油餅也買回來幾張。然後麻六家的醬豬頭,吳記的叉燒包……那個紅燴排骨也要!!”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轉瞬間這女子就已經數落出七八種吃食。只聽得幕絕夫婦不知如何是好,連一直在小聲哭泣的幕嘉霓也睜大了眼眸,驚愕的將小元寶嘴兒長成了圓形。

    哇!!這個丑姑姑真的好能吃哦!!怪不得這麼胖……

    “紅淚,你這樣不會把自己吃壞了嗎?”青兒擔憂的走上前來,細長的美眸關切的打量著“妹妹”的神色,卻只將對方有些僵硬的表情連同那些不太自然的微笑收入眼簾之中。

    丑女人臉盤很大,腮幫子處鼓鼓囊囊的,不是塞滿了食物就是本身就綴著很多肥r。相貌實在令人不敢恭維,但是也只有她和幕絕作為這女子現如今唯一的親人才明白她這張臉孔背後深埋的苦楚。

    自古以來都是女為悅己者容,一個女子若是連自己的相貌都不在意了,就意味著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了值得她去取悅的人。那麼這女子的一生,將會變得無比寂寞。

    “她這種是情緒失和之癥。”就在這時,另一個男人也踏進了這個飯廳,聲音飄渺而y森。

    只見來者身著一件寬松的黑色長袍,腰間并未系綁帶,而是松松垮垮的隨便披著,還不雅的露出了里面白色的中衣。

    不過,這男人長得倒是很俊,周身還彌漫著一股淡淡的藥香,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股渾然天成的風雅。只是那一雙風流的桃花眼雖然炯然有神,但是s出的光芒卻是尖利又刻薄。薄唇雖然好看,也抿得極冷。像是隨時隨地都處在防備的狀態,已然不相信天下間所有的人。

    “無憂──”見好友出現,雖然他的樣子依然讓人擔憂,但是青兒還是很開心的露出甜美的笑容。

    能出來見人就是好事啊──

    自從印無憂死而復生之後,他似乎就沒再對別的事產生過什麼興趣。只是成天泡在那個攏翠樓里和花魁洛米兒混在一起,幾乎都不回邪醫館來,也不再替別人醫病。

    若不是擔憂他的身體,她和幕絕早就搬回爵爺府去了。留在這里是為了能更好的照顧他,也順便將凌格家的醫館經營下去。這里雖然不及幕絕當爵爺時那般顯赫,但是他們兩夫妻現如今悠然自在的生活在此處同一雙兒女盡享天倫之樂。身邊又有印無憂這個友人作陪,日子可是比在那金碧輝煌的爵爺府里要幸福得多。

    “什麼叫情緒失和之癥?”聽著突然出現的印無憂口中說出的名詞,幕絕不了解的皺了皺眉頭。雙目看了看這家夥,又回過頭去望了望仍在不斷進食的丑女人,一時之間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就是因為突然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人或東西太過傷悲,身體不由自主的把對所失去事物的感情轉移到另一種事物上的病癥。”青兒還未開口,幕絕懷里的稚子卻面色平靜的接了話。只見幕驍郎小小年紀一張稚氣的臉上卻隱著早慧的成熟與淡然,竟然頗有些學富五車的儒士風范。其俊美程度不亞於面前此時已然成人的兩個男子。

    “你連醫術都懂?”驚訝的伸指掐了掐幕驍郎的臉蛋,幕絕難以置信的問道。

    “略知一二。”幕驍郎閃不過父親的侵襲,只得沒好氣的任憑自己的面頰被揪成可笑的模樣接著說道。

    “無憂舅舅的意思是,這個丑姑姑把對戀人的感情移到了食物之上。因為無從發泄,所以才猛吃。”

    “啊?”聽了兒子的話,幕絕嚇了一跳。再看自己的妻子,卻也是一樣的感慨嘆息。

    像是沒聽到幕絕與兒子的對話一樣,印無憂很明顯只對自己關注的事情感興趣。只見他形如鬼魅的頎長身軀瞬間飄到丑女人的面前靜靜地看了她一會兒,然後幽幽的開口道。

    “你也被戀人背叛了吧。怎麼樣,滋味……可好?”

    一句話出口,在場的所有人都打了個寒戰。

    男人冰冰涼涼的氣音不帶一絲溫度,甚至還有些幸災樂禍。尤其是此時他沒有將頭發像曾經那樣一絲不茍的梳理起來。相反的,那一頭黑得詭異的長發正凄慘的流瀉在他的肩頭。配上他那讓人從心里發毛的怪笑和慘白的臉色,真是讓人有種大白天活見鬼的感覺。

    “嗚哇哇!!”女娃兒受不了這樣可怕的人種一個接一個的出現在自己面前,忍不住揪緊青兒的衣服哇哇大哭起來。

    什麼嘛……那邊一個丑的要死的大胃女還沒有離開,這邊又來了一個魑魅一樣的鬼男人。嗚嗚嗚……霓兒好怕……家里來的全都是怪人啦!!

    “是的,還不錯。”聽到小孩的哭聲,丑女人笑了笑,繼續面不改色的啃著已經沒什麼r的j骨頭,并且回味無窮。

    “那你……想死嗎?我可以幫你。” 印無憂挑眉,繼續好心的建議著。一陣微風吹來將他的青絲吹得滿面亂舞,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的吊梢起來發出幽暗的藍光像個從地獄里跑出來的幽靈。

    死了最好,一了百了。他可以提供一千種不痛不癢的死法,保證這女人能在神不知鬼不覺之間斷氣。

    “不,目前還不想。”

    望著男人躍躍欲試的俊臉,丑女人手上的動作一頓,似乎是真的進行了短暫的思索來考慮他這個提議。過了一會兒,在所有人的屏息以待中她咧開嘴露出難看的笑容搖頭回絕。

    “為什麼不死?”男人似乎很疑惑,瞳仁忽縮忽張閃動著好奇。而站在一旁的幕絕卻已經攥緊了拳頭快要氣死了。

    這算是什麼事?!這家夥竟然讓他的……他的妹妹去死?!

    你別摻和。

    青兒瞪了他一眼,玉手拉住了他就要搶步上前的衣角。

    現在只有那兩個人能有共同語言了,旁人c手說不定會起到反效果。

    “那你又為什麼不死?”丑女人不答反問,一雙蝦米眼饒有興致的瞪著眼前的男人。

    “不是說了‘也’字麼,你……也被戀人背叛過吧。”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比頹廢路線更自暴自棄的一種狀態的話,那麼在丑女人看來眼前這個男人就是代表人物。因為他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尸體的味道,腐爛的氣息,就像是深山老林里一塊陳年的朽木。

    他──簡直就不是活人。

    “一個人死多孤單──”被問得一怔,男人隨即扯起眼角和唇角同時漾起古怪的笑。

    這種笑就像是面部神經麻痹的人硬擠出來的那樣,肌r不動,器官卻已經移位。看上去只是單純的在抽搐而已。但是印無憂卻用這種笑笑得開懷,笑得心花怒放……

    左右看了幾眼,在確定青兒他們聽不見自己說話的聲音之後,印無憂突然神秘兮兮的湊近丑女人的耳邊,還用手掌遮著自己的唇小聲的說道。

    “我要她陪我一起死……”謹慎的表情賊溜溜的,像是在透露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男人的手緩慢的顫抖起來,臉上反s出一種吸血鬼見到鮮血一般興奮地光芒。

    “哦?是嘛。那就祝你好運。”

    聽了他驚世駭俗的言論,丑女人非但不尖叫。反而是露出牙齒,也笑得很親切。但是她越親切,青兒和幕絕就越心驚。因為她說話的眼神就像是在哄騙一個神經病,而不是與正常人攀談。他們不知道印無憂同丑女人說了些什麼,但是從這兩個人交頭接耳鬼祟的樣子看來是那麼的不祥。

    事情過去這麼久,他們一直以為印無憂能被時間治愈好傷痛。慢慢的從失去戀人的悲傷之中走出來。卻不料,這男人的性格卻越來越古怪,越來越變態……甚至是越來越不像人。該不會是得了什麼不治之癥,真的就此變成瘋子了吧?

    “聽說凌姑娘沒有嫁人,而是先在她父親的墳前守了一年孝?”幕絕悄悄地走到妻子身邊小聲的說。

    “嗯,”青兒點點頭肯定了丈夫的說法,臉上的y霾越積越深。

    “但是她與鷹眼族護法的婚事十天後就要舉行了。”說完這話,兩人互望一眼,分別拍著自己懷中的孩兒繼續保持沈默。

    “謝謝。”男人的俊顏上因為丑女人這一句敷衍的祝福竟然展開了一抹紅暈,嬌羞的模樣就像是一個快要見到自己郎君的新嫁娘。

    “也祝你早日殺死你的男人,然後再殺了自己。”丟下這樣一句令人不寒而栗的話,印無憂衣袂掀動。連看都沒有看青兒他們一眼就再次輕飄飄的離開了這個房間,就像他從未曾都來過一樣。

    丑女人直勾勾的盯著他的背影離開,過了半晌,才一言不發的放下手中被啃得連油花都不剩的j骨頭輕輕一笑。隨即發出一聲若有若無的嘆息──

    “皇甫玄紫的師兄吧?真難得的情種,可惜是個瘋子。”

    一句話,讓幕絕一家面面相覷。只有幕嘉霓還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只是在暗自納悶為什麼爹娘和哥哥的臉色突然黯淡了下來。

    這麼說──

    印無憂真的瘋了?

    “呵呵,病的不輕。”丑女人甩甩手,臉上笑容詭異。

    魔魅(限)12 去?還是留

    換上尋常人家姑娘的衣服,挑了淡淡的紫色。雖然不華麗但是襯著她那張精雕細琢的小臉看上去仍然是婀娜多姿。皇甫浮云拆下頭上過多的玲瓏墜飾,只簡單的在頭側綰了個髻便悄悄的走出了宮門,手上還挎著一個用碎花布包起來的可疑包袱。

    左轉,右拐。

    穿過幾條隱秘的小巷,再沿著信箋上指點的方向順利的找到了幕絕說的那個翠柳胡同。

    “咚咚咚──”玉指輕叩,女人敲響了邪醫館的門。

    “來了?”開門的是幕絕,好久不見他越發的英俊了。只不過一貫的溫柔里也多出了一種住家男的成熟感。自己妻子親手縫制的長衣在他頎長的身形上看起來是那麼的合襯,里屋又傳來女人和孩子的嬉笑聲。

    這一切的改變都讓皇甫浮云會心的一笑,心中對這種美好的家庭氛圍十分了然。

    “放心吧,沒有人跟來。”皇甫浮云將包袱往他手中一塞,壓低聲音自信的說道。剛要進屋,手臂卻被幕絕輕輕的拉住了。

    “不對。”男人輕聲說,低沈的音色之中蘊含著一絲警戒。

    疑惑的順著他微蹙的劍眉以及向她身後投s的目光望去,皇甫浮云這才發現一個身影正鬼鬼祟祟的藏匿在不遠胡同的拐角處,還時不時的探出頭來查看她和幕絕在做什麼。

    “奇怪……怎麼會?”見到行蹤泄露,皇甫浮云也皺起了細眉。

    身為麒麟國地下暗部的統領,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如何小心行事。可是很明顯,有人竟然一路跟過來而她卻完全沒有發覺。

    不過……看這個人的身型,怎麼覺得好熟悉呀?該不會是──

    心念一動,皇甫浮云微瞇起美眸,心中的思量已經轉了七八個圈兒。

    “哎呀……好痛!”突然,女人腳一軟做出抽筋的樣子順勢倒在了幕絕懷中。

    溫馥嬌柔的身子立刻親密無間的與男人的身體貼合在一起。非但不顧及男女授受不親,反而更變本加厲的用臉頰享受的在對方胸口蹭來蹭去,那樣子真是與花癡無異。

    “公主,你這是……?”幕絕嚇了一跳,但還是本能的伸出雙臂抱住了她。因為皇甫浮云正在他的懷中對他拼命眨眼。

    話音未落,一陣詭異的風沙立刻順著他們懷疑的那個人的藏身之處向這邊一路揚起,轉瞬間黑影已經變成活人怒氣沖天的站在他們面前。黝黑的大掌狠狠地一抓,皇甫浮云就輕易地落入對方懷中被箍得死緊。

    “這位是──?”見皇甫浮云并沒有掙扎,相反的俏臉上還掛著得意的笑。幕絕愣了愣,隨即望向眼前這個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緊抱著浮云,像是剛喝了八壇子老醋的男子。

    他好高,眉宇之間都是蓬勃的英氣。五官生的深邃俊逸,渾身上下也都散發著一股渾然天成的大將風范,是個人中極品。

    “我是她的老子!”來者氣呼呼的吼道,右手狠狠的掐了一把皇甫浮云的細腰。

    “你是誰老子?!”女人翻了個白眼。明明沒告訴他,他卻要自己跟來。現在瞧他這副妒夫樣,八成是以為她來這里偷會情郎。

    “我是你老子!女兒不聽話偷人就該打p股!!”還以為皇甫浮云見到老情人就想立刻跟自己撇清關系,北堂墨咬緊白牙,一個用力就將她像麻袋片一樣扛在肩頭。不顧幕絕看的目瞪口呆,蒲扇大的手掌啪啪的落在她挺翹的臀部之上打得此起彼伏。

    “喂!!你這蠻子快放我下來啦!好痛!!”皇甫浮云只感天旋地轉,p股上又火辣辣的生疼,看樣子這男人是真的生氣了。

    “發生什麼事了?”見丈夫去開門了好半天都不見蹤影,青兒心里擔憂便抱著霓兒又牽著另一個出來看一下。哪知一看就讓她遇到這種“限制級”的場面。

    “這是……?”

    “我也不知道。”幕絕無奈的摟過妻子,“不過看上去他們好像認識。”

    “原來是北堂將軍。”一場誤會而已。

    “不敢,幕爵爺。”都怪臭婆娘出宮都不跟他打招呼,害得他亂想。

    邪醫館的大廳里,幾個人分別落座。男人們拱手行禮,而女人卻只是在忙著逗弄兩個小娃兒。

    “呼倫……”小佳霓開心的窩在皇甫浮云懷中,睜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著家里又出現的新客人。

    哇──這個阿姨好漂亮啊!!和那個丑姑姑完全不同,陪佳霓玩啦~~

    “真可愛呀!”

    皇甫浮云第一次抱小孩,發現有個漂亮的小r球在自己懷中蠕動的感覺還是蠻不錯的。完全不介意自己的名字幾乎被這個牙齒還沒長全的小丫頭叫成了餛飩。

    “那你什麼時候和北堂將軍也生一個啊?”每個母親都喜歡聽見別人稱贊自己的孩子,見皇甫浮云和佳霓玩的高興。青兒也勾起櫻唇,露出了與有榮焉的笑容。

    “我們?”

    皇甫浮云撇了撇嘴,“他不要小孩。”

    來來來,小佳霓給阿姨笑一個。

    “啊?為什麼啊?”青兒愕然,用眼角瞅了瞅與自己丈夫相談甚歡的北堂墨。

    雖然是鐵漢,但是她心里百分之百的肯定一遇到皇甫浮云的時候,這狀似野蠻的男人可是從骨子里都是透著膩死人的柔情。怎麼會不要孩子呢?

    “因為這個愛吃醋的家夥受不了有別的男人跟他搶老婆。”說到這,皇甫浮云臉頰一紅。

    這死男人醋勁兒一發連天皇老子都不認了。想起自己剛才被打p股的樣子被這一家子全看到了,女人連忙干咳幾聲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那你們生個女兒不就好了?”聽了皇甫浮云的解釋,青兒先是一愣,隨即掩唇嬌笑。是這樣沒錯,幕絕也總怪她為了照顧孩兒忽略掉他這個做丈夫的。

    “那也不行。”誰知對方又搖了搖頭。

    “又怎麼了?”

    眼珠子滴溜一轉,皇甫浮云拉扯起紅唇露出一個壞壞的j笑。

    “因為我不想有別的女人跟我搶老公。”

    ……

    “娘,你掐的我好痛。”默默地看了看自己被親娘玉指掐得深陷的胳膊,幕驍郎第一次覺得自己的位置要是能和妹妹對調一下那該多好。

    “啊,對不起郎兒!娘給揉揉……”慌亂的松開不自覺收緊的手指,青兒心疼的看著幕驍郎rr的手臂被掐出了好幾道紅痕。失控了,聽到這兩公婆原來是“一丘之貉”,她真的有打人的沖動。

    “不用了,你只要不在掐我就好了。”幕驍郎睨了她一眼。

    “哇,這里好熱鬧。”

    不知什麼時候,那個成天只知道吃喝的丑女人踏進了門廳。環視所有人一遍之後,丑女人對著皇甫浮云一笑。

    “公主,這一次又要麻煩你了。”

    “沒關系。”皇甫浮云先是訝異的望著她自毀的容貌,而後壓低聲音說,“出城令我已經帶來了,拿著我的密函就有暗部的人送你回驍國。”

    “謝謝。”丑女人點了點頭。

    “你太客氣了。”

    “如果不是你當初把我從那個山d里救出來……”皇甫浮云看了看不遠處的丈夫以及他眼中蘊含的深情,聲音變得有些飄渺。

    “也許我這輩子都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幸福。”

    咦?這些大人們都在說什麼啊?

    坐在皇甫浮云懷中的小佳霓不安分的扭來扭去,周圍忽然變得肅穆的氣氛讓她有些害怕。為什麼他們說的話她都聽不懂啊?而且為什麼爹娘的臉色都變得那麼沈重啊?

    哥哥,你知道麼?

    小女娃轉過臉蛋兒望向青兒懷中的幕驍郎,卻發現男孩的眼眸里閃著深邃的幽光。

    唔……哥哥也好可怕啊!!

    邪醫館并不大,錯落有致的布局讓它看上去有一股歸隱的風雅。閑情逸致到來之時,恣意的在里面轉過幾個不起眼的角落就能溜達到後院的涼亭。亭子是簡單的灰色,雖然沒有過多的雕梁畫棟。然而四周的草木未經雕琢卻自然成型,自有一份天然的美感。

    此時此刻,一個身材臃腫的女子卻沒有閑心來欣賞景色。而是抱著一雙臂膀倚靠在涼亭的柱子上。一雙小小的眼睛懷著實在猜不透的神情滴溜溜的轉著,有點無可奈何的望著膝下比自己要矮上許多的小家夥。

    “喂,你跟了我一天了,到底想怎麼樣?”丑女人一把抱起一歲大的幕驍郎,看著他那比寒星還要明亮的黑瞳心里就咯!一跳。

    心想,這個小娃兒倒是適合送進宮做探子,不僅沈得住氣,而且腳力極好。竟然把她這個會武功的大人追的氣喘吁吁。

    今天早上一起床,她就覺得不對勁。總覺得有一道若有若無的視線一直圍著她的身子打轉。原本還以為是宮里的人發現了她的蹤跡,可是道理上卻說不通。要是真的被發現了,那些兵衛有一百個理由可以立刻抓她回去,沒有必要再跟她躲躲藏藏。

    結果一推開門,就發現這孩子不知從哪搬了個小板凳兒。像一尊請不動的大神一樣面無表情的坐在她的門口。一見她出來就直勾勾的盯著她,并且無論她走到哪都不遺余力的跟到底。

    問他話他也不說,讓他不要跟來他也不聽。一整天下來她是上躥下跳,左蹦右叫,所有招式都用遍了就是無論如何都甩不掉這個粘人的牛皮糖。

    唉……哥哥和嫂嫂只不過是帶著小佳霓去裁縫店里做開春的新衣服了而已,用不著只把男娃留下來整她吧?

    “你不能走。”小孩子的聲音聽起來又軟又嫩,根本還分辨不出男女。但是神色卻十分凝重。

    “為什麼?”丑女人眉梢一挑,不明白這孩子是什麼意思。

    “你可知我為什麼叫幕驍郎?”男孩不答反問。

    “說說看。”

    “因為我爹說我是驍國的孩子,誓死要為驍國而戰。”一句話,說的丑女人啞口無言。

    愛國之心?丑女人默默地低下了頭。這種東西她真的曾經擁有過麼?

    “我知道你是我父親的妹妹幕清幽姑姑,而不是娘的遠房表妹。”幕驍郎伸出手撫摸著她臃腫的臉頰。人皮面具戴的太厚重了,破綻也很多。雖然這些都不是他得知她身份的重點。

    “掩藏身份只是為了避開國君的搜尋。”

    “但是你若是走了,驍國與麒麟國之間必定血戰。到時候民不聊生,血流成河,你我都不得安寧。”小孩子繼續循循善誘。

    “哼哼……”丑女人冷笑,冰冷的指尖好奇的抬起幕驍郎的下頜。審視的目光就像他是一個寄居在孩童體內的妖怪。

    “你小小年紀,何必管這麼多?”人世間的事真是神奇,沒有想到他們幕家的後輩竟然出了這樣一個天才。

    “人不能只為自己而活。”收到她的疑問,幕驍郎瀟灑一笑。童稚的嫩臉上竟然綻放出一種神性光芒。

    “說得真好啊……可我又能做什麼?”別過頭去,丑女人將懷中的孩兒放到石桌上。

    “這句話不是我說的,是我師傅教我的。”

    “你師父?”

    “拿著它,如果你想通的話。驍國和麒麟國的命運就掌握在你手中。”幕驍郎從懷中掏出一個信封交到她的手中。

    “順便說一句,我師父是攏翠樓的樓主──言悔公子。他讓我告訴你,驍王魔夜風三天後來訪麒麟國。”

    魔魅(限)13 再回首來一場空

    青玉帶兮,美人笑。舞兮,夢飲嬌。

    若說落寞戀紅塵,輕歌曼舞,有酒且醉今朝。

    ──《不思量》?銀桃花

    整個中州城誰人不知,原本就生意紅火的攏翠樓最近幾天來了個絕代佳人。

    但見她輕紗敷面,衣袂飄飄。有意l露出的幾寸肌膚滑膩瑩徹,即性感勾人又不過分y蕩,活脫脫的一個冷骨冰肌的玉人兒。若有幸能瞥見她摘取面紗的一瞬,那種窒息到連空氣都要凝結的美麗會讓你心臟不知不覺之間停止了跳動。只恨不得她就是養分,她就是陽光,她就是水。從此以後,離開她,就不能續命……

    細眉如墨勾帶,眼梢纏綿微挑。挺直的鼻梁,櫻花色澤的柔軟香唇。這一切人間的美好似乎都被這一個女人所占據了。只見她一身緋色絲衣,此時揮動著玲瓏水袖正在樓中的臺子上以歌起舞。

    她一上臺,周圍嘈雜的聲響立刻戛然而止。所有男人都將眼睛睜得大大的,連眨眼都不敢,生怕錯過了某一個美好的瞬間。女人們也安靜的等待著,或咬著錦帕,或倚欄注目。沒有敵意,沒有嫉妒,有的只是同為欣賞美麗的期待。

    怎麼會有如此完美的女子?

    她來了,所有的花魁都甘拜下風,情愿給她提鞋研墨。恩客們排著長隊,不惜擲下千金為求與她一敘。只不過這冷美人見誰都是淡淡的笑,不多說話,也不陪夜。雖然不會拒絕男人的示好,卻也點到即止。偶爾發呆的嬌慵模樣更像只是暫時棲息在這紙醉金迷的攏翠樓里回避些什麼,而非生計所迫。

    “愛相隨 夢已非 情未斷 月圓缺

    望穿水 紅塵滅 心意決 人消遂

    恨也深 愛也深 繁華流轉千年

    再回首往事已成空

    千言萬語隨風走

    只留下我獨自寂寞……”

    歌聲悱惻撩人,音絲靡靡,訴說出來都是苦,都是寂寥。她舞得婀娜多姿,舞得長發飄搖,金環玉翠在耳邊玲瓏作響。每一次彎腰側目,眸光都瀲滟動人。再配上她窈窕的身段,讓她看起來就像一條嫵媚的靈蛇。

    只唱了一會兒,臺下的眾人皆已怔忪。女人們淚光漣漣,男人卻只得飲酒嘆息。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很難過。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就是不斷地流下來……

    攏翠樓不起眼的一角,燈光幽暗隱秘。一把雕花鑲金的梨木椅正對著臺上的佳人擺放,上面坐著一個玉冠錦衣的男子。

    男人英俊爾雅,雖然衣著染了財色之氣,嘴角噙著的微笑當中卻仍然流動著若有若無的淡然。小指上戴著一枚翡翠戒指,暗示了他的獨身。與其他人一樣,他也是一瞬不瞬的注視著臺上的佳人。天氣不熱,手中從未離開的銅骨折扇卻還是有一下沒一下的扇著。

    “主爺?”見男子眼中的幽光越來越深邃,然後向自己勾勾手,代理掌柜連忙俯身迎上。

    “紅淚姑娘唱的這曲子叫什麼?”聲音極淡,男人的面容有些恍惚。

    “回主爺,叫‘愛恨千年’。”代理掌柜恭恭敬敬的答道。

    唉……怨不得主爺會問起。這里明明是找樂子的地方,這新來的女子卻總是吟唱如此薄涼哀怨的歌。讓他這個半只腳快入土的老頭子都聽得如此難過,快要哭出來了。

    “愛恨千年……”男人啟唇慢慢的咀嚼著這詞句中的韻味,原本明亮的黑眸里透著一股說不出的落寞。

    “主爺,您不要怪紅淚姑娘。若是不喜歡,我去跟她說換掉就好。”見男人慢慢閉上了雙目,不動聲色的模樣沈靜的像一潭死水。代理掌柜很怕他會責罰紅淚,連忙提議道。

    “不必了。”男子一揮手,“隨她去吧。”

    “主爺?”小老頭傻住。

    “是我的存在,才讓她這麼寂寞的。”啪的一聲,男人合上銅骨折扇。扇尾撩開珍珠簾幕,轉瞬間身形已在幾丈之外。

    離開,可否能讓她如意?

    “原來他們認識啊……”見樓主遠去的頎長身影,代理掌柜疑惑的撓撓頭。下意識的望了一眼臺上的美麗女子,卻發現對方竟然也一直盯著此處。兩人目光一對,小老頭立刻一陣心驚r跳。

    乖乖……嚇死了!紅淚姑娘的眼神好凌厲。

    攏翠樓的夜晚,并不寧靜。

    天一黑,每間廂房之內都會開始傳出男女縱歡的交樂之聲。震動的床板,r體的拍打,鴇娘半真半假的大聲呻吟混合著男人的粗喘……這一切的一切都顯示出這里的熱鬧不凡。哪怕是已過午夜時分,樓下的廳堂雖然燈火闌珊,卻依然有人握著半盞殘酒不舍得離去又花不起銀子找女人陪宿。進不得,退不得,眼眸之中溢滿對紅塵俗欲的貪戀。

    貪歡又如何?今朝有酒今朝醉,若是明日就此死去,也至少落得個心滿意足──

    息紅淚的房間在最上層,一個隱秘而寂靜的角落里。不知是誰人定下的規矩,住的越靠上,就代表這個人身份地位越高。而所謂的隱秘寂靜卻是紅淚姑娘自己的意思,她不喜歡熱鬧。至少……不喜歡陌生人之間的熱鬧。所以她寧愿瑟縮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做一個卑微不起眼的人。只為了換取片刻的安詳。卻不知,作為一個青樓頭牌,這種安詳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

    嗯……好熱……

    雅致的廂房里,她滾動著忽涼忽熱的身子在軟榻上不安穩的輾轉反側。忍,是一個非常考驗人意志的字。這個字里背負了太多的苦楚與哀傷。然而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可以忍,唯獨藥物的作用忍起來弄不好就會讓人崩潰發狂。

    媚藥……又犯了。

    息紅淚掙扎著捧起特意放在床頭的一碗冰水,手一抖,整個從自己的頭顱上澆下。冰涼的水珠瞬間將她滅頂,順著她被打濕的衣襟直流到胸口里。涼意迅速在骨骼之間擴散開來,給了她片刻的清醒。

    然而好景不長,她還尚未能維持不間斷的思維考慮是不是該自己動手解決一下暫時的需求。瓷碗摔在地上碎裂的聲音就讓她徹底的淪陷了。

    身體抽搐的厲害,整個人縮成了一團。嘴唇開始呈現駭人的紫色,手指之間的卡卡作響。息紅淚暗叫不好,自從在皇甫浮云的協助下從皇宮里逃出來之後她就沒有再享受過男女的魚水之歡。作為皇室的逃妃幕清幽無人垂憐也就罷了,沒想到聽了那個小鬼的話跑到這里來當了妓女也是一樣的要獨守空房……

    該死的……

    她在心里一邊苦笑,一邊咒罵。眉眼之間已然扭曲,白眼珠開始不祥的向上翻起。

    心想,人若是命苦起來,可是八匹馬都拉不住。

    魔魅(限)14神樂我不愛你了

    莫不是要死在這里吧?幕清幽咬牙……女人中媚藥y死的話……很難看的。

    就在這時,廂房的門卻被輕輕的推開了。來者步履沈穩,呼吸很輕,一聽就是男人的腳步聲。雖然在這煙花之地很有可能是某個色膽包天的嫖客打算夜探香閨,但是幕清幽卻不害怕。因為這個人的腳步她太熟悉了,熟悉到不聽聲音,不辨面容就能知道他是誰。

    除了他,還有誰能將這些鬼祟的動作都做的如此連貫和優雅?

    “唉……”

    走到床邊,男人先是默不作聲的看了她半晌。因為背著月光,所以幕清幽只能勉強瞥見他身上的白衣和他頎長的輪廓。半晌過後,男人修長且冰涼的手指慢慢的撫上了她的面容,并且用極輕的聲音嘆了口氣。

    “又難受了麼?幽兒──”

    這一聲幽兒叫的纏綿悱惻,飽含無盡的感慨。聽在女人耳中讓她直勾勾的回憶到了遙遠的從前。一時之間,哀怨、憤怒、想念全部涌上心頭,眼淚開始不爭氣的掉落下來。

    “乖,別哭。我在這……”男人伸出長臂將她扶坐著靠在自己的身上,自己也撩起衣袍的下擺緊跟著上了香塌。那一首愛恨千年聽得他心都快要碎了,他的寶貝,他的幽兒受了太多太多的苦。而這一切,卻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你別碰我!”

    幕清幽聞到自他身上傳來的陣陣清雅的芳香已然忍耐不住,恨不得立刻化作八爪章魚解開男人的褲子就坐到他身上緩解欲求。但是尊嚴是一股強大的念力,在此種危急時刻竟然能讓她攥緊雙拳按兵不動。

    讓他碰了,那他們之間的賬還要怎麼算?他欠了她的信任,欠了她的愛情,他要怎麼還?不,不能再跟這個男人有任何糾纏!絕不!

    “若不碰你,你今晚就會被欲望折磨而死。”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