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27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55:36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若不碰你,你今晚就會被欲望折磨而死。”男人似乎早就猜到她倔強的性格會拒絕。也不多做解釋,而是用行動來證明他要幫她的決心。

    比倔強,他亦不會輸於她。

    溫暖的雙臂先是將女人整個箍在懷中,力度拿捏得精準而強悍。不會讓她掙脫,也沒有把她弄痛。

    濕軟的嘴唇先是溫柔的梳理起她的發絲,然後再沿著額頭一路下滑。他想她,好想她。今天在臺上看她唱歌的時候他就想像這樣抱著她了。只有在把她抱在懷里的時候他才會覺得生命完整。在吻了又吻幕清幽的臉頰之後,男人準確的找到了她的嘴唇。深深地貼合了下去,靈活的舌頭從他的口中伸出來潛入了她的口中。慢慢的吸吮、恣意的攪動,再抽出時連起一根細膩的銀線。

    “唔……不……我不要你!!”幕清幽哭著抗拒著男人的唇瓣。她試著咬他的嘴唇,他卻不怕痛。但是慢慢的,這些男性的碰觸讓她身體的渴求舒緩了很多,所以她已經擁有足夠的力氣去捶打他的後背。畢竟是練過武的人,她的拳頭可不是什麼軟柿子。接連幾下的攻擊用上了十成的力氣,直打得對方骨骼嘎嘎作響,幾乎要變成了內傷。

    “放開我!神樂!!”她毫不留情的痛擊他的親熱,口中也終於喊出了那個讓她夢境破碎的名字。

    他是神樂!!

    驍國曾經的神樂王,而不是她的什麼青梅竹馬的樂哥哥。自古以來,情義不能兩全。他選擇了為國為民的身份,就當不了她心心相印的愛人!

    “我不會放的,你出了事我會心疼死。”神樂任她發泄著一直以來壓抑的難過,明亮的黑眸一瞬不瞬的盯著她梨花帶雨的面容。他一點也不意外的發現,即便是被媚藥折磨著哭成了這樣,她還是這麼的美……

    這樣的美人兒即便是她沒有中媚藥,他也會想要她想的發瘋!

    “那你就去死吧!去死吧!不要讓我再看到你!!”幕清幽眼見他毫無退縮之意,環抱住自己肩膀的手臂反而摟得更緊了一些。一時的意氣用事更是讓她在手上又加了內力進去,每一拳都落在他後心的要害處。

    我打死你!!打死你!!

    “嗯……”

    終於,一口甜腥的血氣從喉嚨中涌了出來,神樂卻只是不動聲色的用內功壓了下去,表面看來還是與方才無異。但是仍然有少許血絲順著他唇角流出。落在幕清幽眼里紅豔豔的格外刺眼,讓她手上的動作頓時停住。

    “怎麼不打了,解氣了?”看見女人只是盯著自己的嘴唇發愣,神樂以為她擔心自己便云淡風輕的一笑。還關懷的伸出手拭去她頰邊的淚痕。

    只要她要,只要他有。就算是索他的命,他也會雙手奉上。

    卻不知自己這一次卻揣測錯了女人的心思。男人,有的時候真的不該把自己想的太重要。

    “幽兒?”見幕清幽神色有異,那空d的眼神一時之間充滿了迷茫。神樂擔憂的拍了拍她的臉頰。

    “怎麼了?”一直不說話他會擔心。

    “怎麼辦,我發現我不愛你了。”沈默了半晌,幕清幽忽然像是泄了全身的力氣一樣軟軟的靠進了男人的懷中。吐出的字句卻像刀子一般刺進男人心窩。

    真的。

    看見他受傷,她竟然不會快樂,也沒有感到心疼。不是要報復他麼?為什麼她覺得這一切其實都毫無意義?他的死與活,糾纏還是遠離此時此刻糾結上去都是那麼的無聊?

    他對她不好,虛情……不如皇甫贏,不如皇甫玄紫甚至不如魔夜風……

    “你說什麼?”神樂頓時傻了眼。

    原以為自己能用真心最終打動女人受傷的心扉,卻沒想到這一扇門關起來之後竟然再沒有機會對他開啟。

    他一直以來對她的癡迷都是那麼的自信,兩個人的回憶是裝在水晶罐子里的蜜糖,只有彼此才有資格分享。所以他大膽的棋出險招,不在乎讓魔夜風和皇甫贏對她染指。因為他篤定這女子最終還是會回到他的身邊,成為他一個人的妻子。

    但是此刻,那張讓他為之瘋狂的小嘴里吐出的話語卻是如此的殘忍。

    “別動。”

    制止住神樂想要一問究竟的躁動,幕清幽閉上眼睛,安靜的抱著他溫暖的身軀。但是這親密的動作卻像是在抱自己的哥哥或父親。沒有愛恨,沒有欲望,沒有想要廝守的決心。有的只是想暫時倚靠的熟稔。

    這一抱,算是泯去了所有的前塵舊事,泯去了所有的錯愛與傷悲。

    “我好像只能把你當做兄長一般的對待了……”幕清幽又開口繼續說道,同時感到懷中的男身一震,緊接著變得越來越冰冷……

    騙了她也好,怨了她也好,這些都已經不再重要了。也許她可以將那些看做是自己親人的無奈之舉,而無關愛情。

    “你……說的可是真的?”神樂不敢相信的問,薄唇幾乎有點想要逃避現實的顫抖起來。他要失去她了,是嗎?

    “真的。”幕清幽又說。

    僵硬。無助。絕望。煞那間,神樂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他不相信,他絕對不信!!一直戀著他的女人怎麼就該死的變心了呢!!

    “看著我幽兒……你是在氣我對不對?你不會忘記我的對不對?”他的口氣突然之間變得可憐起來。眼眸之中閃動著一層晶亮,不知道是不是男兒的淚水。

    然而幕清幽卻沒有他這般感傷,反而如同了結了多日以來的心事一般長長地呼出一口悶氣。接下來,她只是睜開美麗的雙眸沖著表情扭曲的男人嫣然一笑。然後自己竟然乖乖的在床上躺了下去。

    “這次要麻煩你了,請幫我解毒,言悔公子──”

    言悔公子。

    攏翠樓的樓主,指派給她保護驍國任務的主人。兩人的關系從此之後限定於此,再無任何瓜葛。再回首往事一場空,千言萬語隨風走。幕清幽忽然間明白了自己的心事,歌中唱的其實就是她心中所想,她累了,倦了,也不再是個小女生了。現如今她既然選擇了擁有新的身份,就該同樣擁有一個新的生活。

    而這新生活之中,不再有眼前這個男人。

    “幫你……解毒?”囁嚅著雙唇,好半天神樂才回過神來幕清幽要他做些什麼。

    這一次明明是對方不計前嫌主動邀請,但是神樂卻高興不起來。反而,口腔里混著血腥味的唾y變得越來越苦澀,苦的他幾乎要立刻俯下身子作嘔起來。

    不計前嫌,是不是就意味著他對她來說已經不再重要了呢?

    “好……”

    糾結了半晌,用指甲深陷於r中來克制住情緒,神樂努力的不讓自己在女人面前立刻崩潰。她還需要男人來解她體內的媚藥。而這個位子,他并不想讓給別人。

    就算是他最後的福利,和她之間一夜貪歡恐怕將要成為他作為一個有血有r的男人一輩子的記憶。

    “幽兒……”他試著喚她最後一聲。

    “嗯?”她的回答帶著笑意與眸中濃濃的欲望,聲音很輕。

    嘆了口氣,男人動作遲緩的解下床邊的帷幔。抬眼凝望著床上的女人投s在自己身上過於平淡的眼神,神樂默默地褪下彼此的衣物。

    不一會兒,床帳內傳來男女交歡的曖昧聲響。只是這接觸再也與愛無關……

    魔魅(限)15 驍王出行

    所有人都說,石將軍的兒子回來了。

    所有人又都說,回來的那個不是石將軍的兒子。

    那個坐著八人大轎,轎子四周掛滿透明的七彩輕紗,身後跟著威儀的軍隊浩浩蕩蕩的在中洲的街道上穿行而過的不是什麼將軍兒子這樣的小角色,而是堂堂正正的驍國君王。

    撥開屏住呼吸圍觀的人群,懷著好奇的心思窺探過去,只見轎臺上擺著一座方正的金底軟榻。榻上之人慵懶而臥,漆黑如墨的長發華麗的流瀉在身後;身著金龍黑絲袍。他相貌之英俊可比肩日月,身材之精壯可媲美戰神。眉心點了一枚紅色的法印,那嬌豔的顏色將他飛揚的劍眉襯得愈發跋扈。微瞇的狹長黑眸閃爍不定,薄唇緊抿,無波瀾的表情更為他增添一抹神秘之色。

    “喂,你聽說了麼?”人群里有人在交頭接耳。

    “聽說什麼?”路人甲感興趣的接話。

    “據說這個驍王其實是咱們先皇的私生子。”路人乙因為自己所知道的那麼一點內幕消息而露出得意之色。

    “哈?”路人甲不信,“真的假的?”

    “那還能有假,”見自己被懷疑,路人乙氣沖沖的接著說,“這事兒可是四年前祝宰相親自捅出來的。我兄弟當年在宰相府里當差,恰好聽到。回來說給我聽時我開始也是不相信的。”

    “那你為什麼後來又信了?”路人甲挑眉,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

    “你想啊!”路人乙情緒激動之下也不顧自己身處何地,當場將所分析的全部說出來。

    “若不是先皇的私生子,只憑他一個小小的將軍兒子。有什麼能耐能借來咱麒麟國的兵力遠征出海將那驍國打下,最後還據為己有呢!!”

    話音剛落,卻見站在對面的路人甲神情攸的變色。再一回過神來,自己脖子上已經多了一把雪亮亮的利刃。

    “你好大的膽子啊。”握著劍柄的士兵一瞬不瞬的望著他,冷冷的說。

    “啊!”路人乙頓時嚇得驚聲尖叫卻也不敢妄動,只覺自己兩腿發軟。乖乖……被聽到了啊。

    話說人有的時候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即便不能管好,關鍵時刻也不能太激動,不然早晚惹來殺身之禍。

    這路人乙為了顯擺自己知道的那點秘聞,忍不住要提高音量。卻不料,這音量不幸大到不僅自己周圍人全部都聽得清清楚楚。連正從旁邊路過的驍王士兵以及驍王本人都聽了個一字不漏。

    原本就被魔夜風出行的陣仗駭到不行的眾人此時更是集體保持沈默,眼光不約而同的往這找死之人的方向瞟,周圍的氣氛頓時變得格外緊張。

    “大王饒命啊……”路人乙暈眩欲嘔,心臟快要跳出自己嗓子眼了。

    “大王,此人口出惡言詆毀您的清譽,是要先削舌喂狗還是直接凌遲處死?”士兵扭頭向魔夜風請示。

    聽了這話,在場的所有民眾都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那碎嘴的路人乙更是驚嚇過度直接昏了過去。

    早就聽說驍王心狠手辣,殺人如麻。卻沒料到事實是連他手下的一個小兵卒談起酷刑虐殺都能如此心平氣和就像在討論家常便飯一樣。石夜風變成了魔夜風,這名字改得好啊。完全暗示出了這邪佞男人的本性,他根本就是個無情無愛的混世魔頭……

    正當大夥都在為這可憐的人搖頭嘆息之時,轎中之人卻音色低沈的開了口。

    “罷了,我們繼續走。他也只是無心之過。”

    一句話說的眾人面面相覷,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驍國的士兵更是比老百姓更為驚訝,連最初握劍的那個兵衛看著已經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家夥都不知該如何是好。

    收劍吧?這明顯不是大王之前的作風啊!

    不收?君命又不可違……

    最後權衡了半天只得怏怏的摸摸鼻尖又狠狠地瞪了路人乙一眼,才迅速跑步回到隊伍中。心里還在懷疑為什麼大王突然轉了性。

    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一行人等又開始繼續前進。留下眾路人仍然心有余悸,惶恐不休……

    皇甫贏的書房中,身著麒麟國龍袍的男人正負著雙手站在窗欞之前默默地向外面的景色凝望過去。外面風光依舊,正值草長鶯飛的季節,動人的春色旖旎無邊。

    想當初因為是書房重地,所以他下令不讓任何閑雜人等靠近此處。卻不料在某一天,被一個古靈精怪的妃子打破了這里那麼多年以來都一直保持的肅靜。

    那個女人不僅不顧自己的身份爬墻翻進了他的花園,并且還在里面不知死活的放起了風箏。不過也在同一時刻,她那雙靈黠嫵媚的眼眸也深深的印入了他的心田……

    “唉……”不知不覺的,皇甫贏冷冽得神情浮現一道裂痕。他斂下長睫,悠然長嘆。

    女人這種動物,他從來就不稀罕,更不想花時間與心力去剖析研究。男人,就是為了權利而生的。吞五洲,并六地,是他自小以來的心愿。他要成為的王上,是能夠屹立於整個世界之巔的圣君。只有俯瞰天下的那一刻,他才能感覺到自己血y里流淌的都是偉大的腥紅。

    而這個叫幕清幽的女子,她的出現是個意外。在攪活了他心中原本的一潭死水之後又突然消失就更是個謎……

    在他終於認清了自己深愛著她以後,就篤定了與她廝守終生的念頭。蓮妃那邊把所有的事情都說清楚之後,他也沒有再過去。一心一意的找人建造更大的宮殿,幻想著搬進去與她同住的一天。

    他不介意自己沒有三宮六院,甚至說──他慶幸自己沒有。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他原本就是這樣嚴肅古板的男人。以後他皇甫贏的生命里就只有她幕清幽和權力兩樣追求,假如……這鬼靈精肯表現的乖巧一些,他說不定還愿意將她排在權力之前。

    但是只可惜──這一切都變成了他一個人在癡人說夢。他與她的情分還沒有來得及相守,便已經失去。

    令人倍感窩囊的是,直到今天他還不知道幕清幽的離去是為了什麼。

    “可惡!”皇甫贏攥緊了右拳,狠狠的捶在了墻上。沒有習過武的拳頭竟然也將光滑的墻面搗出一道可怖的裂痕。

    他,好恨!

    “大王──”這時,外出搜集消息的侍衛走進御書房,在他身後恭敬地跪下。

    “嗯,那小兔崽子已經來了?”見身邊有下人,皇甫贏揚起眼簾,豐富的表情瞬間消失不見。他,又變回那個冰冷嚴肅的麒麟國國君了。

    據說判斷人中之龍鳳,就是要看他是否能控制自己的情緒與行為。喜形全於色的人較為單純,容易被他人掌控。而連走路時甩動手臂的幅度都能控制的恰到好處的人往往心機極深,是在背後將他人玩弄於股掌之中的人。

    皇甫贏就是後一種。

    尤其是在幕清幽不見後,他似乎變得比平時更為冷酷。所到之處皆是一片恭順的死寂,沒有半根針敢造次。

    “稟王上,驍國國君已進入中洲城。”侍衛可不敢同他一樣說出如此聳動的字眼,只好用驍國國君代稱。

    “你可看清了他的相貌?”皇甫贏側頭追問,英俊的臉上波瀾不驚。

    “是屬下親眼得見的,另外城門那邊的守城官也已經有所通報。”侍衛不知大王在懷疑什麼,連忙一五一十的說道。

    “嗯……可是孤王卻覺得不對……”聽到侍衛的回答,皇甫贏微微皺起了眉頭。右手麼指挨個去觸碰另外的四根手指,用小動作掩飾了他此時心中暗自轉動的隱秘心思。

    “大王?”侍衛不解。

    “為什麼我總覺得來的那個人不是那小子呢……”皇甫贏伸手用食指輕輕撫平自己的眉頭,沈寂的眼眸中閃過一道不解的寒光。

    究竟是哪里不對呢……

    魔魅(限)16 即將見面

    “這樣好嗎?”負手屹立在原地遲遲不肯動彈,魔夜風抬頭望著眼前建筑物的金匾上赫然寫著的“攏翠樓”幾個大字,濃郁的劍眉凝結在了一起。

    今天他是以驍王的身份來出訪麒麟國的,卻沒有想到鬼將軍約他見面的地點竟然是對方國都里最奢華的妓院。他堂堂的一國之君,未見君王先會鴇娘……是不是有些不成體統?

    想到這,魔夜風抿著薄唇,眼睛里流露出些許困惑的神情。

    老實說,他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的這次出訪究竟是為了什麼,這一切都是神樂為他安排的。每當他狐疑的問起,神樂那家夥都只是搖著他那把銅骨折扇,笑得非常無害。得緊了他就會隨便說兩句他的根在麒麟國,若是要立司徒星兒為後的話理應回到家鄉向自己的養父和生母親口說一聲這一類的話。

    不痛不癢,卻也句句在理。讓他雖然覺得好像并沒有這麼簡單,卻也找不到理由拒絕只得就范。

    不管怎樣,神樂都算是他在驍國的左膀右臂。無論是對方溫文儒雅的相貌,還是睿智機敏的頭腦。都令自己產生了一種很強烈的信任感。他知道神樂決不會騙他,更不會害他。但是有些時候,尤其是自從他發現自己漸漸的忘記了一些事情的時候……魔夜風覺得神樂這個人的心思,他是越來越猜不透了。

    最近神樂的行蹤尤為詭秘,這一次出行他也是獨自打了頭陣早早的就不見了去向。令魔夜風有種自己今後一切行為都將會在對方的掌握之中的奇怪感覺。

    “稟王上,鬼將軍說一切他都安排好了,請王上務必放心!”見大王問話,身邊的近身侍衛忙拱起手沈聲說道。

    就是這樣才值得害怕……魔夜風嘆了口氣,隨即看了看回話之人。

    好一個英氣的眼神!

    望著身邊的男人,見他氣質絕佳,身手不凡。魔夜風心突然安了許多。仔細回想了一下,似乎這些侍衛也都是神樂為他親自挑選的。那個家夥可算是為他c遍了心,他卻還懷疑著他,實在是非常的不應該!

    “那好吧,我們進去。”長袖一揮,魔夜風帶頭走進這倚紅攏翠的窯子大門。英俊挺拔的身姿立刻吸引了眾多花娘的注意力,所有人都在竊竊私語這驍王居然也喜歡上青樓來狎妓這回事。順便揣測著,這神祗一般的英偉男人在床上時會有多麼的勇猛。

    好濃的脂粉味兒……

    看著諸多女人想湊過來卻又不敢湊過來的好奇樣兒,魔夜風皺了皺鼻子。平生頭一回擠進這風塵豔地,這遍地野花的香氣他還真的是聞不慣。想當初他雖然好y,但是連急於討好他的官員們進貢的處子佳人他都還享用不盡。又何須自降身份,到這“一雙玉臂千人枕”的鴇娘床上來跟其他凡夫俗子搶上一個女人?

    更何況他現在一顆心里已經完完全全被司徒星兒一個人占據了,又怎麼還能容下其他的女人?

    與鬼將軍會面以後就離開!

    他忍住奪門而出的沖動在心里暗暗下了決定。隨後目不斜視的跟著手下侍衛,穿過人群擁擠的大廳向樓上一間雅房走去……

    殊不知,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已經被在大廳角落非常隱秘的一角里落座的男人一瞬不瞬的看了個滿眼。男人錦衣華服,口若朱丹。輕搖折扇的俊逸勁兒只怕整個驍國與麒麟國加起來也不能找出第二個人。

    他的長眸瞇得很深邃,嘴角含著淡淡的笑意。身旁站著的小老頭更是恭恭敬敬的伺候著,半點都不敢怠慢。

    “都安排好了嗎?”男人用手指繞著自己的長發把玩,看上去有些好整以暇。

    “稟告樓主,已經叫紅淚姑娘過去了。”代理樓主答道。

    “很好──”啪的一聲,銅骨折扇利落的合起。男人瀟灑的輕叩掌面,笑容中卻混雜了一絲苦澀。

    “我看你,能忍多久。”

    魔魅(限)17 佳人再見

    望著眼前華麗的琉璃金門,魔夜風的腳步卻游移不前,俊顏上慢慢的浮升起一絲困惑。他抿著薄唇,心里也說不清楚究竟在懷疑些什麼。身邊的一切都完美的無懈可擊,但是這些安排卻都讓他渾身上下感到不舒服……

    究竟是哪里不對呢?

    男人眉頭皺的更緊。

    原本是已經下了決心,勢必要將神樂相信到底。但是他一路跟隨著侍衛上樓,穿過重重屏障左轉右繞最終來到一間格外隱秘的雅房門口。側耳細聽,里面竟然還傳來潺潺的流水聲,顯示出這里決計不會是一個男人之間商議事情與會面的地點。

    那麼這又是哪?神樂那家夥究竟想讓他做什麼?

    魔夜風隱於袖口里的手悄無聲息的握緊,心臟不安的加速跳動著。一種并非不祥卻又極其強烈的第六感在不斷的撼動著他。

    也許是因為這一切都太順利了吧……他才會覺得奇怪。一路上他并沒有遭到任何阻礙或波折,皇甫贏那邊也平靜的反常,跟此時他的心慌恰好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麒麟國和驍國不算是友邦,甚至仔細說來他當初離開這里的時候是懷著極其怨憤的心思才遠渡重洋的。自己作為皇甫天極的私生子這件事在當年被披露的那一刻顯然已經成了皇甫家的笑柄。

    雖然那種想要報復和掠奪的決心在他遇到司徒星兒之後已經退化得淡之又淡。但是那個冷酷又極愛擺架子的皇甫贏可是對他恨之入骨。皇室家出了妓女生的野種,這種讓人蒙羞的事是那個名正言順的皇太子所絕對不能容忍的。

    而這種恨意隨著時間的流逝只能加深不會減少,皇甫贏想除掉他,魔夜風心知肚明。那麼他這次前來對方卻連一點下馬威都未曾拋出來給他難堪就實在是有些詭異了……

    將好看的頭微微側開,魔夜風把玩著自己的長發繼續往下分析。

    也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神樂這次先行所打的頭陣非常的成功。上上下下的渠道都疏通的很好,給足了他作為驍王的威儀。

    但是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家夥的本事也未免太過巨大了。一個在驍國隱姓埋名的活死人竟然連皇甫贏那家夥都可以有辦法買得通,這是萬萬說不過去的。

    好奇怪……奇怪得很。魔夜風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冥想,像一座英偉的石雕。

    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魔夜風雖然被司徒星兒下了蠱術喪失了心智,但那僅限於某些決策與情愛方面。而他多疑的性格卻還隱藏在他與生俱來的骨血里不曾改變。所以男人敏銳的察覺到,自己此行似乎是被某種力量牽引著要來見某個人的。

    邪惡、危險的很──

    他的心中越來越忐忑,甚至對門後將要出現的事物產生了強烈的恐懼……因此,原本應該推門而入的動作也就硬生生的收住了。

    “大王,怎麼了?”身邊為他帶路的侍衛不解的望向快要石化的魔夜風。大王已經在門口站了快一炷香的時間了。

    “你──確定鬼將軍約我見面的地方是這里?”魔夜風動動僵硬的脖子,謹慎的詢問道。

    “不會錯的,大王進去便是,鬼將軍說他隨後就到。”侍衛恭順的回答,臉上的神情誠懇的很,不像是在說假話。

    “那他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回來?”魔夜風不死心的繼續追問,要是不久的話他就站在這里等他好了。

    “這他到沒說,只是吩咐屬下請您進去等。”

    “……”

    又沈默了半晌,魔夜風見自己實在說不出什麼來為自己開脫。便只好長嘆一聲,鼓起勇氣用雙手推開了等待他許久的大門。

    耳邊只聽得“吱扭”一聲,推門的聲音悅耳的很。

    “呀……”

    魔夜風甫置身其中,還未定睛細看,就覺一股卷著幽香的蒸汽熱騰騰的撲面而來。

    原來是個沐浴泡澡的地方──

    眨了眨長睫,男人望著面前極為奢華的入地式方形浴池,抬手摸著自己的鼻尖啞然失笑。

    難怪這里會傳出流水聲。

    不過……?

    再仔細一看,男人卻又擰起了劍眉。

    只見他隨手撩起身邊飄得到處都是的彩色帷幔,順著它往上看去就發現四周的房梁上錯落有致的掛滿了這種惑人的裝飾。明明沒有風,但這些彩幔卻自然飄搖。詭異的很,卻都是他喜歡的。

    魔夜風斂起長袖,闊步沿著水池的周圍仔細的轉了一圈。這才驚訝的發現這里的景象對他來說不僅僅是投其所好而已,而是簡直就跟他在驍國的寢宮中央構建的一模一樣!

    雖然這浴池建在樓上,但是從r白色的池水中就能看出它應該也是從某處地下溫泉引流而上的。水池的四周安放了四個口中出水的龍頭,不斷的循環里面的熱水。水面上嫋嫋升起蒸騰的霧氣,還灑滿了紅色的玫瑰花瓣。雖然沒有窗子,但是暈黃的燭光照得這里亦真亦幻,讓魔夜風頓時產生了某種熟悉的錯覺。

    錯覺中,他似乎曾經跟某一個女孩在與這雷同的池水中發生過什麼難忘又有趣的事。那女孩不是星兒,因為司徒星兒身材嬌小總是踩不到他寢宮浴池的底部。害怕被淹死,所以她一直都不肯同他在池子里鴛鴦戲水。

    說穿了,就是她不信任他。不信任他作為男人絕對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溺斃。這個想法曾一度讓魔夜風倍感沮喪。

    “碰!”的一聲,當魔夜風還在思考神樂將他約到一個與他寢宮雷同的浴室里做什麼的時候。他身後原本敞開的大門卻被人從外面猝不及防的關上了。

    一瞬間,從門外s進來的天光完全消失不見。剩下的只有他在這個密閉的空間里宛如一只不中用的待宰羔羊等著被人予取予求。

    恐懼緩慢而堅決的籠罩在魔夜風的心頭,讓男人當機立斷的快步奔回門前,用力的向外推著大門。

    果然──鎖上了!

    男人的臉攸的變了顏色。他的預感應驗了……這果然是一場早就設計好的y謀!

    “開門!”他用力的拍打著緊閉的大門,同時高聲向外命令道。

    回答他的卻是一片沈默的死寂。

    不僅如此,令魔夜風更加絕望的是原本外面還不斷傳來的花天酒地的喧囂聲此時也隨著門的阻擋而完全的被隔絕在外。

    這就證明,這扇琉璃金門絕對不是普通的材質。恰恰相反的,它不僅隔音極好,而且堅硬無比。

    他清楚地記起,麒麟國關押重要犯人的牢房就是用的這種門。因為那些犯人通常都身份高貴,不好將他們同普通的囚犯一起關進y暗骯臟的牢籠里。但是鎖在普通的房間又怕他們被劫或者出逃。於是,就有人提出用這種看上去華麗無比但實際上卻是硬生生的撕掉對方翅膀的方式將他們體面地囚禁起來。

    有柔軟的大床,有美味的佳肴……就是,沒有自由。

    “快開門!我命令你們!!”又聲嘶力竭的捶打吼叫了一番後,魔夜風漸漸的平息了下來。

    沒用的,一般情況下這種門一旦關上就再也不會輕易打開。所有的事實都表明,他被人軟禁了。

    神樂──

    魔夜風咬牙,黑眸難得犀利的瞇起。額角上的青筋劇烈的跳動著,英挺的鼻梁看上去煞氣人。

    他發誓自己從沒有這麼窩囊過,也從沒有像現在這般對一個人恨之入骨。眼前他所遭遇的這一切,都只能讓他想起這一個名字。

    那男人的笑,那男人的溫文,那男人瀟灑的搖著銅骨折扇對他說話的模樣……走馬觀花般在他心里歷歷在目!

    是他,是他,一定是他!!魔夜風恨恨的想。

    他不介意被挑釁,被競爭,被激怒,被推翻,被掠奪!但他不能容忍自己被欺騙!被當做傻子一樣玩弄於某個人的鼓掌之間。尤其是神樂──

    他是在報復麼?魔夜風的頭部劇痛起來。

    想當初他奪了神樂的帝位,所以這男人一直懷恨在心。卻又因為打不過他,一直隱忍至今才下手的對嗎?現在,神樂終於想到辦法讓他自投羅網落入他必殺的圈套之中了。而他也真的如此沒用的中了他的計。

    “啊!!!!!!”

    被自己毫無根據的臆想折磨得忍無可忍,魔夜風仰首吼出憤怒的咆哮。梳理得一絲不亂的黑發狂野的在他身後不斷飛舞。全身的骨骼劇烈作響,手臂上的肌r堅硬的僨起時刻準備著隨他浴血而戰。

    人在被進絕境的時候,身體的某種潛能就會被激發出來。想他魔夜風是何種人物?想當初他孤身一人宛如嗜血惡魔,血淋淋的殺進了神樂王的寢宮他退位。在那個時候,這少年身上的戾氣就讓神樂終身難忘。更何況是現在他以為自己即將赴死,就更是不甘心的想要放手一搏!

    也許是他潛藏的能量過於巨大,竟然連司徒星兒封住他心智的蠱術也沖開了一半。眼下他橫眉立目,渾然忘了自己經歷過什麼,司徒星兒又曾經在他枕邊嬌嗲的對他說過什麼……

    魔夜風在門前傲然而立,眉心的紅印閃爍出血紅的光芒宛如魔鬼降臨。只見他將所有的力量都集中於右手緊攥的鐵拳上,胸腔深深吸進一口氣──那架勢宛然是要硬生生的用自己的血r之軀將這琉璃金門擊碎。一般人打不開,并不代表他也不能。

    箭在弦上,蓄勢待發。男人緊抿著薄唇手中暗暗運氣,當一道白光在他腦海中絢爛而過之時他揚起右拳猛地朝大門的中心擊去──

    就在這時,眼見這一人一門就要撞擊個你死我活,這扇魔夜風原以為永遠不會再開啟的門竟然輕飄飄的被人從外驀地拉開。

    女人傾國傾城的身姿頓時映入魔夜風的眼簾之中,她背著光,讓他看不太清楚。而他的拳頭也正毫無回收之勢的向她的臉上撞去。

    不好!

    魔夜風急忙收勢卻已然來不及,這一下他算是賭上廢自己一條臂膀的力氣出擊根本沒想到還有收回的可能性。s出的箭斷沒有硬生生的從空中掉落的道理。

    “小心!”情急之下,他狂喊一聲。

    眼見這美人就要被他當場擊打個腦漿迸裂,卻見女子毫無懼色的勾起唇角身形如風的迅速閃到一邊,輕而易舉的就避開了他的攻擊。

    乖乖──

    盡管看上去瀟灑自如,但是幕清幽自己知道這一下有多麼的兇險。不知是不是小小的報復,她在躲開之際順便在男人肘部的x道上輕輕一拍。魔夜風頓覺右臂酸軟無力,拳頭行進的速度越來越慢到最後穩穩的停在空氣中。

    “你、要、干、什、麼?”

    正當他松了一口氣的時候,卻見那女子微噘著誘人的紅唇張大眼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嗔了一句。隨即向浴室內走去。他可是差一點殺死她耶!!

    “我……”

    魔夜風只覺隨著女子的進入,鼻息里立刻竄入一種好熟悉的幽香,將他迷得有些昏昏欲醉。一時之間,他竟然忘記了自己是要逃出去的。反而帶著歉意折回身去望向這個碰巧救他於水火的女子。

    “你什麼?”女子聽到他的話便回頭嬌慵的睨著他。

    卻見魔夜風的身體在看清自己的相貌之後宛如被電擊了一般。

    她……是誰?

    魔魅(限)18 受不了的蠱惑

    “抱歉……我以為被人關在了這里才會出此下策。”魔夜風赧然一笑,唐突了佳人實在非他所愿。還好她自己躲開了,不然的話他一定會自責得寢食難安。

    不過看樣子,這女人的武功不弱。普天之下,能躲過他的攻擊的又有幾人?魔夜風愕然的凝視著對方的面容,一種說不出的甜蜜又苦澀的滋味在他舌尖擴散開來。

    她究竟是誰?為什麼他會覺得自己同她之間仿佛很久很久以前就認識了呢?

    你看這臉、這腰、這勾人又輕靈的神情……倒是有幾分神似司徒星兒。不,確切的說是司徒星兒神似她三分才對。而這神似也只局限於兩人的五官結構。若說女人的神韻,司徒星兒恐怕及不上這女子的萬分之一。

    “下次小心點,傷了我有你好瞧的。”

    幕清幽依舊擺出一副慍怒的模樣,還佯裝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但是那末梢微挑的水眸明明就閃著惡作劇的光亮,嘟起的紅唇也絕對是個撒嬌的姿勢。當她撫摸著胸口的時候,涂著水紅色蔻丹的玉指便游移在自己的胸部四周。這一點點似有似無的勾引,就簡直是要了面前男人的性命……

    她無心的。

    只是美人的任何一個動作,在好色的男人眼中都會是不小的蠱惑。哪怕是一笑、一顰、一轉身、一回眸──映在對方的心坎里都會攪得他蠢蠢欲動、不得安寧。

    魔夜風不自覺的吞咽一口口水,有些麻痹的俊顏上閃過一絲緋紅。因為在他幾乎看的出神的時候,竟然詭異的將對方那句“傷了我有你好瞧的”錯聽成了“上了我有你好瞧的”。

    上了她……會有什麼可以瞧呢?他呆呆的想著,身體內的血y宛若活火山里躁動不安的巖漿,隨時都準備破門而出。

    “是,抱歉了姑娘。”

    等他回過神來,才發覺自己已經在幻想中剝了對方的衣服,正毫無節制的準備對她為所欲為。這個想法被他在半路硬生生的收住了,其艱難程度簡直就是讓他渾身都沁出了一層冷汗。

    不行!他怎麼能對不起星兒呢?魔夜風自責的想。

    方才的發狂讓他稍微撿回了的那點自己的心智,又在化險為夷之後不著痕跡的退去。現在的他,依然是那y險女人的傀儡。

    他想要將目光移開的,可是不知為什麼,黑色的瞳仁卻像是自己有了主張一般,死盯著眼前的女子不放,根本就不聽他的。長睫眨呀眨的,都是要將她的花容月貌全部記下,然後深深的印入自己的腦海中的堅持。

    已經很久沒有過這種感覺了──這種連心跳都不能控制住的激動和渴望。

    魔夜風緩慢的抬起手,按住自己奔騰的胸腔。肺部的呼吸擴張得迅速,紊亂的步調讓他猝不及防。除了星兒,他以為自己不會再對任何一個女子產生這樣的情懷。卻不料,在這個風塵之地,竟然對一個素未謀面的女子起了色心。

    不過……他們真的是從來都沒有見過嗎?

    “你怎麼了?”見對方神色有異,古銅色的俊顏越來越紅,幕清幽輕聲問道。

    她在心里已經偷偷的將魔夜風上上下下打量了許多遍。一年不見,他越發的成熟而英俊了。微斂的下巴更堅毅,明亮的黑眸更深邃。

    他的頭發又長長了一些,依然是如同最好的絲緞般的質感,絲毫不比女人遜色。男人的年紀也停留在雄性最意氣風發的時代,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致命的魅力。難怪他剛一露面就將外面那些見慣了酒色財氣的姐妹們迷得暈頭轉向,幾乎要將他這個男子驚為天人。

    但是,他的改變也同樣讓她忍不住要為之喟嘆。

    是他,又不是他。

    眼前這個魔夜風,神色扭捏,舉止溫文。從方才他不斷地對她說抱歉,幕清幽就已經覺得他不似從前了。從前,那個y陽怪氣,霸道又邪佞的驍王會對女人說抱歉嗎?

    答案當然是不!

    那個魔夜風只會色情而無恥的女人就范,哪會像現在這樣動不動就臉紅?

    想到過去的事,幕清幽對比著眼前宛如已經被削去利爪的魔夜風。只覺得他身上的戾氣已經被削弱的所剩無幾。而她壓抑了多時的怨恨,在看到他倒霉之時,忽然間就覺得紓解了許多。

    神樂跟她說魔夜風的改變之時,她還不相信,現在看來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不知道這是不是就叫做報應。

    一個從來將女人視為玩物的狂妄男人,到最後竟然會被一個小女人c縱在股掌之中成了溫順的小綿羊……這難道不是天大的諷刺嗎?幕清幽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當初他隨隨便便就將青兒賜給了她哥哥,用意其實是要讓她的兄長為他試毒。那個時候,他又何曾考慮過別人的感情與生死?

    思維一旦打開,抱怨就源源不斷的涌出來。

    幕清幽想到自己現在近乎悲慘的命運都是拜他所賜,回望著魔夜風的嫵媚風情竟然漸漸的轉化為兇狠的仇視,直看得魔夜風背脊發涼。

    但是她這生氣的神情卻反而勾起了他更多的幻覺和記憶,將魔夜風立刻迷得頭暈腦轉。畢竟他們的過去多半都圍繞在強迫與被迫之間,幕清幽也從來沒給過他什麼好臉色。

    如此一瞪,讓魔夜風覺得愈發的熟識。

    當初他不顧她的反抗硬生生的qg了她,還一而再再而三的對她進行嗜血的侵犯……到最後,終於狠下心來連同神樂把她像個禮物一樣包裝的風風光光的送到皇甫贏的床上。這種深刻到骨子里的記憶不是簡簡單單就能夠被抹殺的。

    對於幕清幽來說是揮不去的血淚史,對他而言又何嘗是平淡無奇的無聊經歷呢……

    “我沒事。”聽到對方這樣問,魔夜風只能壓抑下內心的強烈渴望。盡量故作輕松的回答道。表面上他還能維持著些許的平靜,與對方禮貌的對答。

    但是細看他輕微顫動的高大身軀以及站在原地動彈不得的生理反應就明白他對眼前的佳人已經產生了強烈的悸動。

    沒有人抵抗幕清幽的魅惑的──任何人都不能。

    神樂、皇甫贏、皇甫玄紫……一個接一個的拜倒在這女人?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