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29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56:43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真美……”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女人腿心處的那條粉色的小r溝,魔夜風吞了一口口水。他先是舉起她的一條小腿,如最初見到她時渴望的那樣一口咬住她滑嫩的腿肌。終於吃到了女人身上的r,男人興奮的要命,一口一口沿著她完美的曲線向上啃噬著。一路留下數不清的吻痕、牙印和亮晶晶的口水。

    “唔……好癢……”坐著的姿勢更方便幕清幽看清男人是怎麼玩弄自己的。他雄壯的l身性感無比,每一塊肌r都糾結在一起。那些長年累月積攢下來的疤痕更為他增添了男性的危險魅力,使得她身體也本能的燥熱起來,充滿了對被占有的渴望。

    “哪里癢……這里麼?”魔夜風呷著幕清幽的大腿根,在內側私密的地方烙下好幾個紫色的吻痕,襯著她瑩澈的肌膚就像是綻放的花瓣一樣y靡冶豔。他一邊舔著她的股溝,一邊用手指撥開合在一起正在輕顫的兩片小小的y唇。嘗試著將粗糙的手指捅進那個已經濕潤了的小d中。

    “啊……有點疼……”幕清幽見他的手指在自己x口邊橫沖直撞的頂來頂去,忍不住要將雙腿并起,卻被男人搶占先機的將自己的身子卡在其中。這樣一來,幕清幽再合腿無疑就是主動夾住了男人的健腰。

    “你好急……”跪在她雙腿之間的男人哂笑,緩緩的將掛在自己身體兩側的長腿再度拉開。還不忘了用手猥褻的在上面來回的摸了幾把,感受那羊脂玉一般的滑膩。

    “痛吶!”幕清幽踹他一腳,被他不閃不躲的接住了。男人臉上的笑更加的y邪和古怪。

    “這樣還痛嗎?嗯?”他按著她的頭,讓她親眼看著那不屬於自己身體的一部分緩慢的頂開x口的軟r,毫不畏懼的直c入脆弱的花心。男人抽動著長指開始在幕清幽的小x中并不溫柔的抽c,“滋滋”的水聲被甜蜜的挑起,顯示出她終究還是個熱情的娃兒。

    “你好s,用手指c就這麼多水兒。”魔夜風得意極了,垂首將手指又進入一根。用兩個手指一同抽c女人的水x。

    他不提還好,一提幕清幽就有些生氣。

    被下了那麼重的c藥能不s嗎?也不知道當初是拜誰所賜,才讓她這個一向清心寡欲的女孩變成離不開男人的蕩婦的!

    “啊……嗯嗯……”但是想要謾罵的語句變成聲音從口中溢出的時候,彼此聽到的卻只有她浪蕩的呻吟。

    “好舒服……那里……”她忍不住用雙手撐著身後的地面,浪叫著仰起了頭。魔夜風每一次進入都用手指扣弄著她最敏感的那一處軟r,搞得她y水漣漣,涓涓的溢出x口。

    “你迷死我了!”男人喘著粗氣,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還不時的用麼指去揉弄x口上方早已充血的粉色y蒂。

    “啊……啊呀!!”y蒂是一個女人產生高c的源泉,x兒被他用手指c了,y蒂還讓他搞著。幕清幽甩動起已經半干的長發叫床聲越來越大。

    “啊……我要吃你的水……”就在這時,魔夜風已然按耐不住想要進入她的沖動,又不想像剛才那樣貿然的侵犯她。她太緊,yd還沒有興奮的自然d開之時,他干她的時候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抽動得起來。

    所以他干脆俯下身子,一口含住了女人的y唇吸吮了兩下。緊接著舌尖一挑,就劃開了那層遮掩順利的抵在她敏感的x口移動著舌頭開始上下狂舔。

    “啊……不要……好癢……”她阻止不了他如此y浪的行為,只能看著那一條火紅的長舌在自己的r溝里舔個沒完。

    “你的x好嫩……啊……”魔夜風按著女人的腿根,用手指將她的兩片蝴蝶翅膀一般的y唇向兩邊大大的撐開。自己則將色情的舌頭蠕動著一點一點的刺進她翕合著的小x,開始在里面興風作浪。

    “啊……不……魔夜風……”幕清幽被舔得爽死了,卻又不能做什麼,只能抓緊身下的衣服全身不由自主的戰栗著。

    “嗯……嗯……啊……”顧不上女人的呻吟,他忘情的轉動舌尖刮著x里面稚嫩的軟r。她的身體好緊,將他的舌頭立刻牢牢吸住,似乎根本不舍得放他離開。於是他也就毫不客氣的將自己的唾y吐在她x的四周,跟她的y水混合在一起。在女人被舔得意亂情迷之時,他拔出自己的舌頭起身將跨間的那一根早已脹得不行的r棒狠狠的頂在她已張開的x口。

    “啊……你要!”意識到一直跪在自己腿間動作的男人忽然直起身子來抱住了她,然而x口被抵住的感覺依然存在。幕清幽下意識的向那個地方看去,卻驚恐的發現那根連著男人烏黑ym的長棒已經變成駭人的烏紫色。傘狀的圓端堅硬無比,正冒著熱氣要往自己的小x中鉆……

    “等一下!”她還沒準備好呢。

    “等不了了!!”男人吻住她的抗拒,扶著自己的yj用力一挺腰──

    只聽“噗滋”一聲,魔夜風的下腹部就密不可分的跟幕清幽的y戶緊貼在了一起。

    野獸 <高h、慎>

    “啊……啊……”幕清幽被他壓倒在地雙腿大張的迎接著男人一次比一次兇猛的進入。滾燙的yj不甘寂寞的狠狠搗著稚嫩的小x,顯然已經將cx作為此刻欲罷不能的樂趣。

    “你輕點……輕點!”女人攀緊男人的l背,有點疼又有點麻癢的被抽c的感覺讓她不由自主的用指甲在他的肌膚上刮下十道紅痕。她不能自已的尖叫著,忘了自己身在何處。只曉得從男人身上獲得快感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大事!

    他種在她體內的媚藥此刻早已發作,隨著魔夜風剛猛無比的男性律動將藥效慢慢地發揮到極致。她媚得要命,小x里也空虛的快要窒息。甬道中的y水開始不能抑制的分泌,每一次被搗進搗出都四處飛濺,將二人的腿窩處弄得一片泥濘。

    他好大,又好硬……幕清幽愛死了魔夜風的強悍,被這樣一個健壯的男人侵犯著將她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性幻想全部被滿足。她原本是一個那麼空靈的純真女孩,自從他染指了她的身體,將她推入欲海的地獄。在男女的交歡上,她就變得像個欲求不滿的野獸一般無法自拔。

    r壁像第二層肌膚一樣緊貼著男人的棒子,她敏銳的感覺到他青筋的跳動。碩大的g頭在她體內每一點都蠻橫的擦過,將她頂的欲仙欲死。

    “噗滋……噗滋……”水聲清晰可聞,伴隨著男人粗嘎的低吼和幕清幽貓咪一般的呻吟回蕩在整間屋內,將浴室染成羞人的緋色。

    “你還是那麼緊……”

    魔夜風在她身上氣喘如牛,汗濕的臀部“啪啪”的拍個不停,親眼見著自己最堅硬熾熱的部位被她柔軟的yd整個吞下去。那張軟綿綿的小嘴緊緊吸附著他,每一次移動都像是舍不得他離開似的咬著他的g頭不放。讓他自腰椎開始向周身擴散開一種酸到不行的快感。

    “啊……嗯……”

    “不過現在水多了,好c許多。”他滿足的仰起頭,下t變換著不同的角度在幕清幽的小x內螺旋著轉動。

    抽c的方式不再單一,時而九淺一深,時而又停留在x口做著小幅度的快速抽c。讓他越來越興奮的是,這女人的腿心無論從哪個角度,怎麼猥褻都依然是像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貼合的無懈可擊。

    “跟你說了要輕點……你……啊!”

    幕清幽剛想抱怨自己被他c的有些疼,她一雙雪白的大腿此時正緊緊的夾住他的健腰,任他在她毫無遮掩的情況下恣意侵犯著自己的身體。結果話還沒說完,魔夜風又是挺腰一個狠狠的盡根沒入。將她的小x完完全全的撐到極限,yj後面的兩個圓球重重的拍打在她的y戶上讓她忍不住尖叫起來。

    “p股都被我干著呢,還這麼不老實!”

    男人狎笑著弓起腰身大起大落的用緩慢又沈重的方式捅著女人的yd。巨大的r棒就銜在女人的小x處,連著彼此最私密的身體一下一下的做著活塞運動。他的狂狷讓幕清幽有些迷惑,分不清眼前的魔夜風到底是哪一個他。

    “別說這麼惡心的話好不好!”被他聳動的語言刺激到,女人臉皮都燒起來了。

    他就是這樣,每次做a都恨不得將他們交h的每一個細節都用最難聽的言語描述出來。y水被他搗成了沫子他要說,p股快被他干穿了他也要說……

    “不喜歡我說干嘛還跟我做!”男人大笑著掰開她的臀r,用手指扣弄她後面的菊x。

    “啊……你……”幕清幽只覺後x被塞進來一根手指,跟著前面的節奏一起被干著,有種說不出的快慰。

    是的啊,她現在正在和這個魔鬼一般的男人性j呢,還是自愿的……雖然又羞又惱,但是媚藥的作用卻讓男人的y詞浪語聽起來格外受用。她咬了咬唇,卻發覺意志力越來越薄弱。整個人被干的輕飄飄的完全沈醉在性a的快感中,已經有些陶醉。

    交歡的步伐漸入佳境,又有誰會在乎兩人的閨房樂事究竟說了些什麼呢。

    “所以我偏要說!”大手不客氣的握住女人上下晃動的綿r,上面還清晰的布滿了自己剛才蹂躪她時落下的掌印。他把女人滾燙的嬌軀按在地上,自己一邊揉弄著她飽滿的兩團茹房,一邊開始挺腰讓cx的動作有規律起來。

    “我喜歡你的乃子,又大又軟……茹頭掐起來就像個櫻桃……”他低下頭,眼神y鷙的盯著兩人結合的部位那兩片可憐的小y唇正隨著他的動作而被連帶著在已經有些腫脹的x口翻進翻出。女人的x被他干的充血了,顯示了此時她也正承受著排山倒海的快感。

    “我還喜歡你s浪的小x……把我吃的死死的,都快被你咬掉了!”

    “啊……嗯……哦哦……”幕清幽呻吟著,享受的閉上了如絲的美眸,嘴角開始流出來不及吞咽的口津看上去非常y蕩。

    她做不出任何激烈的反應,只能像個供男人取樂的破布娃娃一樣軟軟的癱在那里被盡情抽c。耳邊聽著魔夜風下流的調情,男人古銅色的肌膚覆蓋在她雪白的r體上,鮮明的對比以及她誘人的反應都更刺激了男人的r欲。

    又狠狠的抽c了幾下覺得還不過癮,魔夜風就一把將她抓了起來在自己的身下翻了個身,同時抽出了尚未解渴的rj。

    “啊……你!”幕清幽原本高c的意味正濃,下腹部不斷積聚著熱流被他干的快要泄了。此時驀然間變更姿勢讓她有些不悅。剛想開口斥責哪知男人卻將她擺布成趴跪的姿勢,只有臀部誘人的高高翹起。臀瓣之間鮮豔的r溝往下滴滴答答的淌著透明的汁y,纖腰微扭的動作在男人看來正是赤ll的邀請。

    “寶貝,我要從後面干你的p股!”魔夜風說著,扶正她的腰扒開水淋淋的小y唇將自己的yj再度c進女人的甬道里。

    “啊!呀呀……”這個姿勢讓他進入的格外的深,只一下就c到了幕清幽的花心。女人慌亂中來不及克制,小x收縮了幾下噴出一股滾燙的水兒來。直沖在魔夜風敏感的g頭上將他的前精洗了個干干凈凈。

    “真s!才一進入就泄了?”男人揚起大手,啪啪的打著女人挺翹的雪臀。黝黑的手掌把住幕清幽不斷顫抖的p股毫不憐惜的開始搗弄了起來。

    “啊……嗯嗯……要被你c爛了……別弄了!”幕清幽才剛高c,敏感的身體那經得住如此野浪的抽動。胸前的茹房隨著魔夜風前後搖擺的動作不斷晃動著,蕩出性感的r波。男人抖動著窄臀,甩著後面的兩個圓球拍打著美人的r體。烏黑的毛發刮著她嬌嫩的y戶讓她有種被侵犯的邪惡快感。

    “就是要c爛你的sx!你這折磨人的小妖精……c死你……啊啊……干死你!”眼紅的覆在幕清幽的l背上,魔夜風從她的腋下繞到前方用麼指和食指捏捻女人的兩個茹頭。薄唇在她的頸間貪婪的舔舐吮吸著,背入的姿勢讓他們的合歡變成了野獸的交媾。

    “啊……好舒服……用力……”帶著y藥點燃的那點浪勁兒,幕清幽被干的舒服透了。最初的那點矜持已經消失殆盡,此時只想被他殘暴的占有著。

    “這樣夠用力了吧?你的小x被我c的吱吱直叫呢!”魔夜風扭動著p股讓自己的yj像跟火杵一般頂著幕清幽的花心深攪。他不顧一切的向里面捅,g頭擠開花心還要往里面更深入一些。他的下腹緊貼在她彈性的臀瓣上,動來動去的只露出一小節已經脹得不行的r棒。

    “呃……好深……啊!!”幕清幽花心猛地被頂開,男人的g頭像長了嘴一樣緊咬著她zg口的軟r不放。那是她yd內最敏感的地方,那禁得住他如此霸道的獬玩?

    “不要了……咬壞了啊……”她緊縮著自己的小腹,想要將他擠出花心。誰知男人卻無比勇猛的稍微退出又緊跟著更兇狠的撞入。退出。撞入。退出。再撞入。

    一次比一次狠,一次比一次進得更深。

    “不要了……求你了……”幕清幽終於受不住的哭了起來,小腹縮得更厲害,將男人的yj死死的絞在里面壓迫著他儲蓄已久的精華。

    “好……不要就不要……我要s了……s死你!”魔夜風被她吮的也快繃不住了,雙手緊緊一握,捏著幕清幽的兩個茹房大吼一聲。p股迅速的在女人的小x里飛速的抽c起來。

    “哦哦……s了……哦……”任再度高c的yx吸吮著自己變得疲軟的r棒,魔夜風爽到極點的將滾燙的jy一滴不剩的全部灌入她的體內……

    “呼──”幕清幽累倒在地,趴在那里一動都不想再動的喘著大氣。

    而身邊發泄過的男人卻像忽然被什麼東西蟄到了一般猛地從她體內抽出自己的yj。目光飄忽不定的盯著那汨汨流出的珍珠色jy,臉上有著被驚嚇到的惶恐。

    “你怎麼了?”她不解的問。

    別哭了,我帶你走

    “我……你……”男人驚恐的手腳并用向後爬了一段距離,胯間尚未完全消軟的r棒還在繼續分泌著色情的jy,讓他在低頭看到時俊顏瞬間赤紅成熟透的大番茄。

    於是他有些慌張的隨手扯過一塊布料嚴嚴實實的蓋在自己的下t上,起伏的胸口顯示了他此時的心情一定非常的復雜……

    瞇著眼睛看了他一會兒,幕清幽終於勾起唇角綻放一個了然的壞笑。

    這男人後悔了──

    美眸細微的張開一條縫,慵懶的睇著面前的家夥。只見魔夜風神情扭捏,口中不斷逸出懊惱的呻吟。他一會兒使勁捶打自己的頭,一會兒又偷偷的瞟著她的l體然後像被燙著了一樣迅速移開目光。每一個表情每一個動作都顯示出他現在發泄完了就又變回了先前那個一心一意要當“新好男人”的純情男,完全不似剛才要她時那般的狂狷放浪。

    “喂──”他口中一直在碎碎念聽得幕清幽頭皮發麻,忍不住出言喚他一聲。

    死男人……窮嘀咕什麼?無非是些怎麼會碰了她,又對不起誰誰誰之類的……聽著就討厭!怎麼?被用完了她就變成毒蛇猛獸了?多看一眼就會被吃掉?那他剛才c她的時候為何還爽的欲死不能呢?

    想到這,幕清幽咬緊銀牙,有心要整整他。

    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此時他的心中竟然有另一個無可取代的女人,她就覺得酸酸的,心里堵得慌。難道是跟他做得太激烈了腦子不清楚了?

    “啊!什麼?”

    聽到女人跟自己說話,男人嚇了一跳,又往後挪了幾尺。一雙黑眸眨啊眨的謹慎的望著她,右臂還可笑的環住自己的身體就好像是怕她突然間撲上來似的。

    幕清幽翻了個白眼,他這麼一個高大威猛的男人,誰能有這個本事把他給qg了啊!

    “你蓋住那里的布,是我的胸衣。”美人一只手撐著自己美麗的頭顱另一只則朝著他的“那”勾了勾手指。魔夜風這才發現,自己的兄弟上滑稽的蓋著一塊繡著桃花的紅綢。看它有些破碎的殘裂樣,似乎還是出自自己之手。

    “對……對不起。”他想將胸衣還給她,可是那布料似乎已經沾上了他的體y怎麼好意思再給人家姑娘家。再說……他還要用它來遮羞呢。

    “拿來呀?”正猶豫著,幕清幽卻皺了皺眉,花容月貌上浮現了一絲不耐。

    “這個不能還給你。”

    魔夜風小心地用雙手護著自己的關鍵部位,順便將那塊紅綢壓在掌心之下。一想到這柔軟的布料曾經包裹著女人更加柔軟的胸部,他的下t就像被火灼燒著一般的疼。

    “你不還給我我一會兒要光著出去麼?”見他這副全然戒備的模樣,幕清幽不怒反笑。

    只見她弓起好看的身體,亦步亦趨的向魔夜風爬過去。他每退一點,她就緊跟著上。到最後直嚇得魔夜風嗷嗷大叫“喂!你不要再靠過來了!”而她卻根本不吃他這一套。

    在到男人眼前的那一刻她硬是伸手從對方護得緊緊的部位抽出屬於自己的布料然後遠遠的丟開,不給他掩藏自己的機會。

    “呀?”女人斜了他一眼,發現他的臉更紅了。於是她壞壞的抬起玉手對著他又硬挺起來的r棒比了個“中指”,y陽怪氣的說道“才這麼一會兒你就又這樣啦。”

    “你不要看!”此時的勃起非但沒讓魔夜風覺得自己威武雄壯盡顯男兒本色,反而讓他有種被發現竟然是個“y蟲”的羞恥。

    剛才如夢似幻的上了這個妓女他已經很對不起司徒星兒了,現在明明這麼清醒,也知道錯了,為什麼卻還是不可抑制的對她起了更強烈的生理反應呢?

    “切,我看過的可多了。”幕清幽別過臉,做出滿不在乎的表情。

    她沒說錯,男人的yj她真的看過不少,也試過不少。而且還都是極品中的極品。神樂的溫柔,皇甫贏的霸道,皇甫玄紫的妖媚……還有他魔大少的威武。每一個人都有本事將她弄得高c連連。

    “你!”聽到幕清幽這麼說,魔夜風倒是生氣了起來,薄唇可愛的噘得老高。他立刻湊到女人的面前,用一種很不恥的口氣一字一句的說,“作為一個女人這難道有什麼好光榮的嗎?你不應該這樣作踐自己,當妓女是沒有未來的!”

    “哦?”幕清幽側過頭正對上他炯炯有神的深眸,櫻紅色的嘴唇懶洋洋的翕合著,“做妓女沒有未來,做你的女人就有未來麼?”

    “反正我是絕對不會讓我的女人受半點委屈的!”男人直著脖子,倨傲的宣誓。

    他的話讓幕清幽心中一痛……糟糕……竟然有點要嫉妒起司徒星兒那個女人了。

    真可悲,男人的認真狠狠刺傷了她已如死灰的心臟。

    想她幕清幽也曾經算是他的女人,結果呢,這男人不但不憐惜她,還千方百計的把她送出去給別的人。時過境遷,飲恨猶在。恍恍惚惚她也遇到過這麼多自稱愛她的男人,但是真真正正能將她看的比一切都重要的又有幾人?

    不會讓自己的女人受半點委屈──這是一句多麼動聽的情話啊。幕清幽在心里苦笑一聲,不知自己這一輩子還有沒有機會能夠聽到。

    她望著他,望著他透明得像塊純凈的水晶。心里忽然間就不想將這場鬧劇繼續下去了。如果他現在心中有愛、有牽掛,那又為什麼還硬要將他變回曾經的那個毫無人性的惡魔呢?

    “你記住你說的話,記住要善待你的女人。”思維理順之後,她聽到自己的聲音難得正經的說。

    她不玩了……沒意思。

    面對這樣一個男人,她下不去手也不愿意再整他。就當她命不好,遇到他的時候他還是一個惡人。現在既然有女人能夠收服他,又有什麼不好呢。

    “你……”魔夜風不解,不明白眼前這個明明剛才就是一臉輕佻笑容的美人為什麼忽然變得嚴肅又有些感傷。

    他不懂她的傷悲,但是她一個惆悵的眼神就弄得他心都快要碎了。他怔怔的摸著自己的心臟,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沒事,你走吧。”幕清幽沒再看他,只是瀟灑的揮了揮手。自己站起來走到池水邊準備跳下去清洗一下身體。他弄得她傷痕累累,兩腿之間也粘死了。

    現在的她最需要的就是一個熱水澡,而不是什麼虛假的安慰。

    神樂啊,皇甫贏啊……他們的愛都變得可笑。而皇甫玄紫的那場縱欲只能說是偶然發生的意亂情迷。到最後,她什麼壞事都沒有做。為什麼得不到真愛的,卻是她呢……

    煩亂的揮去這些惱人的遐想,幕清幽放松自己筆直的跳入水中──沒有心情再擺什麼優美的姿勢了,現在的她只是想讓自己被溫暖的池水滅頂……

    在r白色的熱湯中,她屏住呼吸,周身都被巨大的壓強擠壓著。雖然想告訴自己要堅強,但是酸脹的眼眶還是不受控制的擠出滾燙的淚滴。好在能和池水立刻融合在一起,也不至於讓她太丟臉。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幕清幽覺得自己快要窒息正打算浮出水面換一口氣之時,她的腰間猛地一緊。整個人就被一股強大的拉力給帶出了水面。

    “唔……”幕清幽慌亂不及,傻傻的瞪著將她提起來的男人。發現對方氣息喘得很急,仿佛剛剛做了很激烈的斗爭。男人狹長的黑眸一瞬不瞬的盯著她的臉,眼尖的用另一只手的麼指小心地抹去她眼眶猶自不斷溢出的淚痕,有些心疼的顫聲問道──

    “為什麼要哭……”

    靜靜地看了他一會兒,女人的眼眶越來越酸。他這是在做什麼!為什麼還要來招惹她!!

    “嗚嗚……哇哇哇哇……”幕清幽現在最受不得男人的這種輕聲軟語的安慰,尤其是對方還是當初將她推入地獄的那個人。

    “我恨你!!我恨你!!都是你!!都是你的錯!!你不要碰我!!”一剎那間,所有的隱忍和委屈都化作崩潰的涕訴。女人瘋狂地扭動著身體在魔夜風的懷中掙扎,她用力的捶打著他堅實的胸膛。想要用這種痛楚的方式將這一年來所遭受的傷心難過全部都發泄到他的身上。

    如果面前的人是神樂,她可能只是倦怠的嘲諷幾句,一如她向來的淡漠與空靈。她是神樂眼中最放心的女子,又怎麼會出現如此失控的模樣呢?

    但是魔夜風的存在顯然在她心里占據著極特殊的位置,她警惕他的強大,卻又不知不覺被他的邪佞與神秘所吸引。他把她從一個純貞的少女變為風情萬種的女人,他的出現才改變了她原本應該平靜快樂的一生。

    都是他的錯!!他為什麼對她那麼壞!!

    “好好好,是我不對!”魔夜風不知道幕清幽究竟為什麼而發火,但是她說是他的不對。他就自然而然的認為就是自己對不起她。

    於是他用嘴唇溫柔的梳理著她沾濕的額發,輕拍她的後腦讓她靠在自己懷中放聲的哭泣。

    “我想過了,我幫你贖身,我帶你走。”他猶自說著,沒有發覺懷中的人兒猛地一顫。

    “我帶你回驍國,給你一筆錢。然後……”

    “然後幫我找個好人家?”幕清幽抬起紅通通的眼眶,帶著復雜的神情睨著他。

    女人的問題顯然難住了原本以為自己已經想的很清楚了的男人。魔夜風原本只是懊悔,不明白自己怎麼就鬼使神差的嫖了這個妓女。其實他大可以向她說得那樣穿上衣服趕緊走人,從此不再踏進這攏翠樓半步。

    誰知褲子還沒來得及穿上,一見幕清幽帶著了無牽掛的神情跳入池水之中他的心就完全的亂了!腦海里有一個聲音不斷的告訴他,不能把她一個人留在這里。她會孤獨,會害怕,而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所以他跟進來,抱住她,安撫她的情緒,對她許下承諾。他只想救她出去,給她一個更加光明的未來。

    但是現在她問起,他難道真的要把她許配給別人……送給另一個男人麼?

    不知為什麼,這問題好熟悉。一想到她要從他的手上被送給別的男人他的胸口就好痛……

    “不……暫時不要。”魔夜風不愿再想了,只是緊緊地抱著幕清幽。

    “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會把你安排好。”

    “嗯。”幕清幽感到男人的力道很堅決,語氣也是那麼的讓人安心。不管結果如何,她的心竟也驀地一暖,於是便乖巧的點點頭。

    說來說去,還是走到了這一步。她勾引了他,然後留在了他的身邊。看樣子,他性情大變那件事她是非查不可了。

    就在這時,浴室的門卻被人從外面急急忙忙的推開了。

    “什麼事?”魔夜風一愣,隨即皺著眉將幕清幽赤l的身子向水下按了一按,不想讓別的男人窺見她的美麗。

    “王!!星兒……星兒姑娘找到攏翠樓來了!”

    不行,我得咬你一口!

    “誰……誰來了?”

    以為是自己的耳朵沒聽清楚,魔夜風一傻,隨即神情變得緊張起來。

    “回大王,是星兒姑娘。”

    星兒來了?!

    男人以最快的速度瞟了幕清幽一眼,緊接著又往門口看去,在確定了侍衛所通報的來者正是自己心心念念一直在惦記著的女人的時候,那一刻千百種滋味混合在腹腔內變成一股苦水流入心田。

    男人的心臟劇烈的跳動著,口中泛上來的酸澀卻只有往自己的肚子里回咽。幕清幽偎依在他的懷中幾乎是在瞬間就察覺到了魔夜風的心虛與不安,讓她的面色也跟著變得憂郁起來。

    那女人好強的影響力。

    “我還是先回避一下吧。”她體貼的說。

    雖然好奇那個司徒星兒究竟是何方神圣,但是幕清幽的情緒才剛激動過,現在不好見客。更何況,以她此時的身份,貿然去見自己的“情敵”也不是最好的選擇。魔夜風還沒給她一個能站得住腳的立場,若是到時候司徒星兒尋死覓活的要給她臉色看,她可懶得跟一個討厭的女人周旋。

    於是她抬起眼簾,若有所思的看了面前的男人一眼。見那黑漆漆的瞳眸中沒了往日的利光,取而代之的是怯懦與退縮,還有那麼一絲被人捉j在床的難堪。她幽幽的嘆了口氣,毅然放開自己原本環著男人的藕臂,盡量同他拉開不易被懷疑的安全距離。

    “我……”魔夜風動了動嘴唇,又哀怨的抿住。

    聽了她的話,看著眼前的女人低落的垂下自己美麗的頭顱,他的心再一次被強烈的震撼了。他想說些什麼安慰她的話,就像剛才對她所說的一切那般信誓旦旦。但是現實是他卻只能像一個毫無生殺大權的舊主一樣,任憑別人擺布在掌心。連自己的命運都無能為力,又有什麼資格給她安慰呢?

    他忽然間意識到自己雖然身為驍王卻一點都不強大。一點,也不……

    “你……”兩人的氣氛變得尷尬起來,因為第三者y魂不散的介入。

    魔夜風知道自己剛才對她許下了很堅貞的誓言,他承諾要給她一個更加光明的未來。而現在,自己的愛人找上門來而他所能做的卻只是窩囊的將她藏掖起來對一個女人而言則是一個太過殘忍的事實。

    他若是連露面的機會都吝於施舍,那麼她跟著他又能有什麼幸福呢。

    “放心吧,我能照顧好自己。”看出男人的彷徨,幕清幽用雙腳踩著水,試圖反過來讓他安心一些。她不想讓魔夜風為難,至少……現在的他還太軟弱,太需要被保護。他皺起眉毛的樣子像一只無措的小野獸,孤零零的好不可憐,看得她心里難受。

    “為什麼這樣說?”魔夜風明白她的堅忍,反而更加的悶悶不樂。

    他真的是一個完全不值得依靠的男人嗎遇到困難,他的女人卻只能想辦法自己保障自己的安全。他既沒有死又沒有殘疾,為什麼這女人卻一副大義凜然不想給他找任何麻煩的樣子呢?

    他原以為她會死抓著自己不放,或者干脆大哭大鬧──但是她沒有。這個青樓的美嬌娘意外的淡漠,安恬……輕飄飄的好像不牢牢抓緊她她隨時都可能消失不見了一樣。

    為什麼不吵鬧?他心中在悄悄地疑惑,盯著她的眼神也變得十分的復雜。

    為什麼她明明是這世界上所有的職業里最低賤的妓女,卻有著比尊貴的女王還要傲骨的人格?

    她越是不爭不搶,越是清幽靜雅,他就越是放不下她。

    清幽──

    魔夜風的腦海中電光一閃,為自己突然想到的這個名詞而震顫。

    “你怎麼了?”見男人的俊顏驀地一僵,好像被雷劈中了一樣。幕清幽擔心的在他面前晃了晃手。

    “抓緊我,你要沈下去了。”男人回過神來,只覺得腦海中有什麼東西在劇烈的翻攪。但是仔細回味了半天卻也說不出那到底是些什麼。女人一動,他的注意力就又回到了她的身上。然後本能的將她放開自己的手臂又抓回來,不容置喙的把它們再次環上自己的腰,比剛才還要緊上一些。

    “我沒事的。”幕清幽搖了搖頭,想再次放手,他卻不讓。

    “我們一起去見她吧。”魔夜風忽然緊緊地擁抱住她,認真的說。

    “什麼?去見誰?”幕清幽被他摟得快要喘不過起來了,兩人肌膚相貼緊密的連水流都擠不進去。她傻傻的被他抱著,疑問脫口而出。

    “星兒,我的妻子。”魔夜風輕吻著她的臉頰在她耳邊徐徐的說。

    “而你,會成為我另一位妻子。”在發現幕清幽的身子猛地一抖之時,他又咬著她的耳朵接著說。

    好吧,他認輸了。

    這女人實在是美得不似人間凡物,又像是帶了什麼了不得的魔法讓他一見就再也沒有辦法將她丟下。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能做出如此驚天動地的決定。在星兒身邊,他從來都溫馴的像一只只屬於她的小綿羊,半點命令都不敢違抗。但是現在,他卻要在剛離開她不到一天就另覓了新歡。這要是讓星兒知道了恐怕會受不了這個打擊昏過去……

    但是幕清幽的出現卻神奇的給了他做男人的自信與勇氣,他好歹也是個驍王。雖然不說什麼三宮六院七十二妃,有一兩個自己喜歡的女人在身旁總也是正常的吧?他答應了星兒立她為皇後難道還不夠嗎?只要她寬宏大量,給這個小女人一點點在他身邊的位置就好。不需要她多言,他自會將這姑娘照顧好。

    也許連魔夜風自己都沒有發覺,他現在的心思竟然變成完全繞著幕清幽一個人打轉了。而他那愛的死去活來的司徒星兒,反而被放在了敵對的一方。

    “你……是說真的?”聽著魔夜風這麼說,幕清幽的臉卻扭曲了起來。她實在沒想到魔夜風會動了娶自己的念頭……若是被皇甫贏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因為犯了重婚罪而將她逮捕。

    她是對這個男人動了同情心沒錯,而且神樂交待的任務也是需要她留在他的身邊的。但是成親這麼大的事還是不要吧……她還沒有心里準備要嫁給他啊!

    嫁給他……嫁給他……她要嫁給魔夜風?!啊?!

    “你不愿意?”發現美人非但沒有立刻露出受寵若驚的喜色,反而扯著嘴角一抽一抽的難看的怪笑。魔夜風不悅的將她勒的更緊,仿佛是怕她要臨陣脫逃。

    他徹底的迷惑了,為什麼他就是抓不住這個女人的心思呢。

    “這……不好吧。”幕清幽用手掌拼命地撐著他的胸膛才能不讓他的蠻力繼續擠壓著自己的內臟。

    乖乖……輕點抱,她快被壓扁了。

    “我身份那麼低賤的,而你又是尊貴的驍王,總歸有些不合適。”幕清幽急中生智的找著借口。

    這男人的變化也太快了吧……剛才還說只是將她帶回驍國安頓好,讓她能過上不用賣身的體面生活。甚至還動了將她許配給一個好人家的念頭。怎麼才一瞬間,這個好人家就變成他自己了呢?

    “我的出身也不怎麼光彩。”原來她是為了這個在抗拒……魔夜風的神色這才緩和了下來,稍微放松了自己的懷抱。

    他自己也不過是皇甫天極跟妓女生的私生子。到最後被寄送在石將軍的家里,直到現在都沒有資格認祖歸宗。這些陳年舊事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只不過已經沒有什麼煞氣打算將屬於他的東西奪回來罷了。

    反正他有了驍國,有了星兒……現在又多了一位如此甜蜜如此魅惑的大美人──夫復何求呢?

    “你是認真的……?”幕清幽想要長大嘴巴,但那櫻粉色的嫩唇看上去卻只是痙攣的翕合了一下。

    “當然!”魔夜風神色一凜,沈著聲音堅定的說。

    “不後悔?”幕清幽的音調拔高。

    “執迷不悔!”男人有著大義凜然的決絕。那架勢就仿佛現在要他立刻死在這里,也絕不變動對她的判決。

    她要嫁給他,絕對,要嫁給他。

    “啊!!”正當魔夜風說的慷慨激昂之時,卻見幕清幽低下頭顱露出一口白牙狠狠的咬在男人的肩頭。

    “為什麼咬我?!”魔夜風的肩頭猛然間傳來尖銳的刺痛,這痛感則是他懷中的女人狠心造成的。只見男人滑稽的瞪大了深瞳,瞳孔比平時要放大一倍。而幕清幽卻像是要將他的r咬下來一樣,光是啃住他還不夠,還要用牙齒在r上磨來磨去……不一會兒口中就沁出了血的味道。

    咬死你!我咬死你!!

    女人在心中哀怨萬分的嘀咕。一雙明亮的細眸再抬眼望向魔夜風的時候有著說不出的火氣。

    她只是煩躁,只是有些氣悶……因為她忽然間意識到,無論是清醒著還是迷糊著,這個男人對她的態度都是毫無遮掩的霸道!他都會火辣辣的,不容抗拒的安排她的人生。就像她原本就是屬於他的一樣。

    冤家啊──

    幕清幽咬了一會兒,直到覺得自己心里稍微變得舒服一點了,才心滿意足的放開。果然,在那雄健的男性肩膀上出現了一個秀氣且囂張的齒痕。再看看魔夜風,只見這男人委屈的嘟著薄唇,長睫輕輕顫動著閃著盈盈淚光。幕清幽終於笑了出來,還笑得特別開心。

    這樣一來算是扯平了。印上了她的痕跡這男人就算是她的“東西”。從此以後,只有她不要他的份,隨她要怎麼對待他都可以!

    “好了。”她大氣的拍拍他的肩膀,毫不在意的用手掌將傷口處的血珠抹去,完全不顧這個動作會讓男人覺得更痛。

    “什麼好了!!”喂──你這女人講不講理啊!

    魔夜風劍眉都快要豎起來了,尤其是看到幕清幽居然還一副沒事人的樣子,心里就氣不打一處來。

    莫名其妙的咬了人,然後竟然還能笑嘻嘻的若無其事的看著他……莫不是他輕易地就做了收妃子的決定遭了報應?他幾乎還不認識她,就要了她。若是這女人實際上擁有一個變態y暗的人格……比如說喜歡吃人r什麼的,那他豈不是自掘墳墓?

    瞧見男人因為自己稀奇古怪的想象驀地打了個寒戰,然後審視她的目光也變得警覺起來。幕清幽卻只是莞爾一笑,一個借力踩著他的膝蓋利落的翻身躍出了水池。

    “走了啦,你的女人還在外面等著。”

    說著,她竟然不看他。而是先到先得的從地板上撿起幾件穿上去還算是勉強可以看的衣服套在自己的身上。比如她的裙子,再比如他的上衣。

    而魔夜風卻像是已經石化了一樣,兀自站在熱氣蒸騰的池水里面發呆。

    她一躍這才提醒了他──這美人好像沒有看上去那麼孱弱,那麼需要被保護吧?他都差點忘了,她可是能躲過他致命的一擊的武功高手啊。

    呃……自己是不是撿了個什麼麻煩回來呢……

    快跑!!我們私奔!!

    一向浮華熱鬧的攏翠樓里,今天卻呈現出一派難得一見的蕭殺。

    只因這里來了個不速之客。只因這里來的這位不速之客身後又跟了另一個不速之客。

    專門招待貴賓的雅房內不耐煩的坐著一個明明年輕的很,卻由於戴了過多的貴重首飾而顯得有些臃腫流俗的美麗女人。

    說她美麗,是因為這女孩子打扮的極為精致。眼角勾勒著如墨的細線,臉頰飛揚著瑰麗的緋紅,嘴唇也是唇紋舒展的輕抿著,亮晶晶的好像還涂了一層香油。

    十七八歲的樣子卻有著成年女子才會散發?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