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30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57:8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br /

    十七八歲的樣子卻有著成年女子才會散發出的嫵媚誘人。此時倚靠在昂貴的古董椅上用手掌慵懶的托腮,看上去還勉強稱得上是一副描繪“深閨怨婦”的圖畫。

    該死的魔夜風,怎麼還不來!她纖細的柳眉越蹙越緊,一口白牙咬的緊緊地,仿佛要將男人當做下酒的鳳爪扒皮拆骨入自己的口中嚼個粉碎。

    她就知道他這一趟莫名其妙的出訪一定會出事情!

    因為魔夜風不僅事先完全沒有跟她打過招呼,而且走的時候也是匆匆忙忙,像是被什麼人裝進麻袋里“咻”的一聲被帶走似的。若不是她留了心眼利用種在那男人體內的蠱毒來催探他的行蹤,她還不知道這出訪竟然一下子就“訪”到了妓院里。

    “咳咳!”就在這時,一個俊美的男子用手上的扇柄掀開從另外一個小房間通往這間雅房中間的水晶珠簾,臉上掛著分不出情緒的善意微笑瀟灑的閃身走了進來。

    “你是誰?”

    司徒星兒用眼白斜睨著這個看上去有點面善卻的確不認識的陌生人,只覺得他手中的那把扇子好像在哪見過。

    神樂挑起唇角暗忖這易容術做的還不錯,隨即表現出完全不認識眼前這個難纏女人的模樣,開始盡作為攏翠樓樓主的地主之誼。

    “這位姑娘,我攏翠樓的香茗可好喝?”男人笑瞇瞇的說。

    老實說,瞞不瞞得過司徒星兒倒也沒有什麼。反正即便是在驍國,“鬼將軍”也不過和她有過幾面之緣,又是無一例外的相看兩生厭。所以她對他的容貌應該印象不深。

    但是他卻還不想讓魔夜風知道自己的雙重身份。那男人原本就已經夠迷糊的了,而他是他唯一信任的男人。人生在世,能被一個如此邪佞如此孤傲的魔王信任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他不想打破了這層難得關系。所以在魔夜風清醒之前,有些事還是瞞著的為好。

    “嗯,一般般吧。”司徒星兒無趣的將一塊糕餅塞入口中,嚼了幾下卻又覺得干澀急忙用水漱下。

    原來不過是妓院里拉皮條的……

    她懶洋洋的看著他,實在不想跟他這種下等人廢話。但是這男人卻像是對她極有興趣似的帶著一種玩味的眼神一直盯在她的身上,讓她有些不自在。

    “你看著我做什麼?”她不悅的皺起眉,嬌叱了他一聲。

    “你可知道我是誰?像我這種身份的女人可是你能隨便看的?”

    我只是在看秋後的螞蚱還能蹦躂幾天,神樂在心里默默地說。表面上卻仍然謙卑有禮,一見女人不高興了忙賠笑著說,“抱歉,我們這里來者都是客,所以不太注重客人的身份。請問姑娘您是──”

    “切,諒你這種下三濫也想象不到我的身份有多麼的高貴。”女人仰著頭,一想起自己即將成為驍國的王後就情不自禁的得意起來。

    “我是驍國的──”

    剛想將未定的事抖出來,嚇嚇這個什麼樓主。哪知,話音未落,雅房的大門卻被人從外面推開了。一個身形高大舉止卻有些狼狽的男人先行走了進來。身後則跟著一個步履輕盈,身姿婀娜的女人。

    “星……星兒。”

    魔夜風一見自己的克星,眉宇之間有些尷尬。他此時身上只套了一件外袍,因為中衣給了幕清幽,所以看上去并不像剛來時那麼體面。而幕清幽一頭秀發半干半濕的披著,男人的衣服彰顯的她身材更為玲瓏纖細,雖不是綾羅綢緞卻自有一股風情萬種。

    她進來之後并沒有急著朝司徒星兒打量,而是先將目光停留在不遠處神樂的臉上。

    只見對方見她出現,便用銅骨折扇輕輕點唇,遞給她一個疑問的眼神。於是幕清幽也斂下下顎,迅速的眨了兩眨睫毛用早就商量好的暗號告訴他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了。

    看著幕清幽的小動作,神樂的唇角就挑的更高了。眉眼笑得彎彎的,一副看好戲的架勢鎖著司徒星兒和魔夜風這兩人不放。

    不愧是他看中的女人,辦事從來都讓他那麼的放心。這下子有趣的一幕該開場了──

    傻子都看得出來魔夜風和他身後的女人剛剛躲在一起做了些什麼,司徒星兒當然比傻子要稍微強一些。所以她頓時像斗敗了的公j一樣,臉頰憋得通紅。剛才還想向別人炫耀自己高貴的身份呢,這話還沒說出一半,男人就給她來了一個“紅杏出墻”真是立刻就將她的面子扔進臭水溝里。

    “啪!”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玉手已經毫不留情的箍上了魔夜風的左臉,直將男人的俊顏打得偏到一旁,就像在驍國的王宮里她經常對他做的那樣。

    女人氣得渾身發抖,腦袋上c著的金步搖叮叮當當的碰出凌亂的碎響。她身材嬌小,比幕清幽還要矮上幾分。所以她打他的時候,還要自己跳起來,是十分的費力氣的。

    但是這滑稽的表演在神樂和幕清幽看來卻是心中一痛,兩人同時壓抑著幾乎立刻被點燃的怒火眼神y鷙的繼續關注著事態的發展,四只拳頭同時攥緊。

    母親出門在外回來看見自己的孩子被鄰居痛打是什麼心情,他們此時就是什麼心情。魔夜風是他們的朋友、夥伴、親密愛人……犯了錯他們可以自己懲罰,用不著外人c手!

    “你這王八蛋!居然做出這麼不要臉的事,你對得起我麼?”司徒星兒雙手c著腰,立刻就從貴婦變潑婦。再多的珍珠美飾也遮掩不住她驕縱的氣質,她打了一巴掌還嫌不夠又用玉手在男人身上又捶又掐,卻只換來魔夜風默不作聲的承受。

    “說話呀!!你變成啞巴了麼?”司徒星兒一見他這幅德行心里就有氣,只見她抬起腿狠狠的踹了男人膝蓋一下然後將目光轉移到了他身後女人的身上。

    見到幕清幽絕美的容顏那一刻,她原本是要上去抓花她的臉的。但是當兩人的目光對上,她的心里卻忽然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恐懼。因為此時,那個她以為是下賤妓女的女人正以一種可以將她劈成兩段的凌厲目光倨傲的回視著她。不退不讓,凜冽的像二月的寒霜。

    見她長發華美,雪膚透明,菱唇泛著最美麗的櫻花色澤。眉宇之間盡是世間女子全部加總起來也漫不過的靈氣與嬌慵。

    她望著她,就像是真人遇見了“冒牌貨”。這小小的青樓女子看她的眼神竟然是那麼的鄙夷和不屑,甚至有種要將她除之而後快的厭惡……這樣的一個敵手讓司徒星兒渾身不由自主的開始震顫。

    她是誰──

    司徒星兒膽怯的退開幾步,與幕清幽拉開安全距離。

    幕清幽看了看眼前快要把自己包裝成昂貴粽子的女子,所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轉頭萬分怨憤的瞪了神樂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說,“誰說她跟我像來著?哪里像了!想罵我也不用這麼狠!”

    神樂收到女人的抱怨只得無奈的聳聳肩膀,手指指向了魔夜風。

    於是,幕清幽殺人般的目光又改了方向,轉而切割魔夜風。

    “星兒,我要娶她。”魔夜風還以為幕清幽突然間對他怒目而視是為了催促自己快點宣布對她的安排。反正他已經習慣了女人用惡劣的方式對他下命令,也就不覺得有什麼。反而對幕清幽終於開始在意起這件事而變得有些開心。

    他一直都擔心這脾氣似乎不太好的女人不愿意嫁給他,跟他廝守。不過現在看來,她也急的很。

    “你再說一遍!”司徒星兒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

    她原本敵不過幕清幽的氣勢,又轉身回來要繼續凌虐魔夜風。卻聽到他非但不肯承認自己出軌的錯誤,反而還得寸進尺的要納這個妓女為妃。於是剛剛被幕清幽的冰冷澆滅了一些的氣焰瞬間高漲,洶涌成熊熊大火意圖將眼前的男人燒成灰燼。

    深吸了一口氣,魔夜風的目光卻越過激動的司徒星兒,反而望向她身後的幕清幽。

    只見幕清幽早已收起剛才橫眉立目的嗔怪眼神,而是掛上淡淡的微笑。她明明穿著他的衣服,親密無間的被他的氣息包圍在一起,卻仍然像個只屬於自己的獨立個體。望著他的眼神是那樣的淡漠,那樣的無所求。

    他記得從剛才開始就只有司徒星兒一直在大喊大叫,而這女人自始至終卻都沒說過一句話,像是嫻靜的在等待他為她引路,又好像完全不在意他的安排。

    她是冰做的麼?

    魔夜風情不自禁的擰眉。

    為什麼她從不能給他一個肯定的眼神,或者一句讓他感到安心的話語。而是任憑自己飄忽不定的在他眼前掠來掠去,就是不肯被他牢牢抓住呢。

    魔夜風從沒有覺得自己像現在這般懷著強烈的意念想要擁有某個女人……這種太過堅持的渴求就連對司徒星兒的想望也無法比擬。

    怎麼辦──他似乎是愛上她了。這個才見面不過幾個時辰的女子。

    “我說,我要娶她。你依然是皇後,但是我要給她留一個位置。”

    魔夜風負著雙手,人的氣勢在他的俊顏上再度浮現。面對著猶在撒潑的司徒星兒他一字一句的吐出自己想要說的話,聲音響亮而清澈,似乎可以震懾世間一切妖魔。

    空氣似乎就此凝滯了數秒,緊接著女人的嘶吼以及雨點般的拳打腳踢便再一次落在他的身上、腿上、臂膀上……任何可以被攻擊的部位。但是他黑漆漆的眸光卻一直深情且堅定的膠住不遠處的幕清幽,那微微上揚的嘴角似乎是在說──放心吧,有我在。

    “我告訴你這王八蛋!只要我還活著,你想都不要想將這個賤女人帶回來!!”

    司徒星兒見他完全不搭理自己的抗議,反而像吃了秤砣鐵了心一般寧死都不肯動搖。一時的氣憤讓她更猛地揮動起手臂,瞬間就用尖利的指甲在魔夜風古銅色的俊顏上劃下五道刺眼的紅痕。

    “你要是敢,我就毀了你!!”她惡狠狠的咆哮,像只被踩了尾巴的野貓。

    她會的,她一定會毀了他!她要讓他蠱毒發作,腸穿肚爛而死。她司徒星兒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休想得到!

    就在這時,當這個瘋子般的女人要再度去抓魔夜風的另一邊臉的時候,她自己盤的一絲不亂的發髻卻被人從身後猛地揪住了。

    只見幕清幽面無表情的像拖垃圾一樣抿緊櫻唇狠狠的將司徒星兒拉倒在地,毫不憐惜的將她的發絲扯掉一大撮。她的目光并沒有看著她,就像是對方連這點存在感都不值得擁有一般。那麼傲慢,那麼堅決的將這個極具攻擊性的野貓拖離魔夜風的身邊,不讓她再恣意妄為。

    “你敢碰我?!”司徒星兒尖叫起來,揮動雙手毒辣的c向幕清幽的眼睛。成心要毀了她那雙比寒星更為透亮的明眸。

    這一下連神樂都沈不住氣了,在一旁大叫了一聲,“小心!”魔夜風更是緊張的不得了,連忙奔了過來,阻止慘劇的發生。

    誰知幕清幽早已防范著女人的進攻,不但躲開沒有讓她得手,反而揚起玉手迅如疾風的給了她一個結結實實的響亮耳刮子。直打得司徒星兒牙齒都快要松動了,嬌嫩的臉頰立刻紅腫了起來。

    “啊!!”她嘶聲尖叫,捂住自己的臉頰哀號。

    “他是你能打的麼。”

    幕清幽放開司徒星兒的身子,任她在地上耍賴打滾。目光冷冷的削向她,吐出的幾個字也是不帶半點溫度。

    可恨的女人……

    她今天總算是明白為什麼皇甫贏不愿意親近女人,也不愿意多納嬪妃了。在這深宮之中的女人都是瘋子,都是自私自利的吸血鬼。若是親近太多,總有一天會把男人的精血耗盡。

    “還愣著做什麼!沒看見她打我麼?你給我殺了她!殺了她!”司徒星兒自己不敢貿然靠近幕清幽,只得將火氣撒向魔夜風。卻見男人也只是被幕清幽突然之間的狠辣嚇得呆住了,卻沒有半點要上來幫自己的意思。

    “我……”

    收到女人的命令,魔夜風這才回過神來。他看了看幾乎亂成一灘爛泥的司徒星兒,又看了看站在一邊毫無懼色的幕清幽,心里忽然像生出一面小鼓一樣在咚咚的敲個不停。

    而神樂則在一旁大叫爽快!抱著雙臂正好整以暇的望著自己的好友,有心要看看這個呆呆傻傻的魔夜風要如何收拾眼前的殘局。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魔夜風攥拳用力的跺了跺腳,隨即搶上前去一把拉過幕清幽的小手在她耳邊低低的喊了一聲──

    “快跑!”

    “喂!”

    幕清幽還沒反應過來,身子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向門外拉去。不一會兒,兩個人就旋風般的離開了攏翠樓。

    這樣一來,任憑司徒星兒再怎麼哭鬧,好歹……他們也是聽不見了。

    手牽手,一起走

    “別別別……別跑了!!”實在跑不動了,幕清幽甩開魔夜風抓著她的大手。自己靠在一旁的大樹上呼哧呼哧的喘了起來。

    天吶──

    她試圖舔舔嘴唇,可是嘴巴里卻干干的一滴口水都沒有。饒是他們兩人都輕功卓絕也禁不住像這樣連跑兩個多時辰。眼見太陽都快要落山,他們已不知道穿過了多少個街道小巷,終於來到這荒山野嶺,怕是連回去的路都不認得了。

    “你累啦?”魔夜風見女人臉頰紅紅的,額頭上布滿沁出的細汗。兩人一路風塵仆仆,讓她原本白凈的小臉上沾上了許多塵土,想必自己此時也好不到哪去。

    “累死了……”幕清幽只覺得喉嚨里腥腥甜甜的,有血的味道在往上涌。她向魔夜風擺擺手,“我不走了,沒有人能追上來了,要走你自己走吧。”

    “我怎麼可能離開你。”聽到女人無情的轟趕著他,男人有些不開心的湊上前來用手掌細心的拭掉女人臉上的汗水。順便將她單薄的身子半擁入懷中,示意她他們現在是綁在一條繩子上的螞蚱,誰也離不開誰。

    “我們現在是要去哪?”幕清幽靠在他的懷里,聽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安穩的待了一會兒,忽然睜大眼睛問了一句。

    這個問題一出,兩人一同陷入沈默。

    很好,幕清幽挫敗的嘆了口氣。

    敢情這男人拉著她私奔的時候只是頭腦的一時過熱,完全沒有想過現在他們此時身無分文,若沒有個明確的地點,就只能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在街邊流浪了。

    等一下,他們……算是私奔麼?女人心里一抽,被自己嚇了一跳,卻又有點甜。

    “不如先找間客棧歇腳,明日再作打算?”魔夜風看了看就要黑下來的天色,向女人提議道。

    “也只能這麼辦了。”幕清幽垮著臉,正要離開他的懷抱向剛剛路過的一個還算熱鬧的市集的方向走去,哪知男人卻先她一步在她的身前蹲下了。

    “你這是做什麼?”幕清幽狐疑的問。

    “上來吧,你累了,我背著你。”魔夜風輕聲說。沒有過多的表情,就仿佛這是兩人之間再尋常不過的事。

    對於魔夜風突如其來的體貼,幕清幽先是一愣,接下來鼻子就開始發酸。在哭出來之前她用力的眨了幾下眼睛,等到酸脹感慢慢退去之時才放松了身體乖乖的貼在了男人寬闊的背脊上,感受著他結實的肌r在不斷的起伏。

    兩條腿被男人握著夾在健腰的兩側,等他長腿站直的時候,女人忽然間有種視野格外開闊的豪邁之感。

    他真的很高,很強壯。

    被魔夜風背在背上,幕清幽只覺得周圍清風陣陣,看什麼東西都有一種自己很偉大而對方很渺小的感覺。這就是他看到的世界,這就是他看人的角度與方式。

    兩人就這樣慢慢的享受著彼此浪漫溫馨的時光。幕清幽任男人將自己背著前行,時而將下顎擱在他的肩頭輕聲的為他指引方向。魔夜風的身體很暖,l露的肌膚處還有點燙燙的。

    那市集雖然不遠,但是他們卻像是走了很久很久。恍惚之間兩人全都覺得,即使是要這樣兩袖清風的走完一輩子,大概也不會感到孤單吧。

    “好了,放我下來吧。”

    走了一段時間,終於來到喧嘩的街道上。幕清幽不好再讓男人背著,他們穿的衣服已經夠引人注目了,再親密的貼在一起就顯得更惹眼。

    “嗯。”

    魔夜風乖乖的把她放下,正要說話。卻發現幕清幽轉眼間竟然不見了蹤影,只留下一抹飄忽的倩影閃身進了喧嘩的人群里。瞬間就像是投入大海的石子一樣,消失個無影無蹤。

    這里是一個非常熱鬧夜市,雖然是晚上,但是人來人往摩肩接踵的人很多。很容易就不見了自己的同伴。正當他急得在原地團團轉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卻見幕清幽又笑嘻嘻的從人群里鉆了出來,懷里還鼓鼓囊囊的不知裝了些什麼。

    “你去哪了?”魔夜風一把抱住她,生怕他一個不留神她又跑丟了。

    嚇死他了!人這麼多,真的失去了聯絡要他到哪里去找她!!

    “給你!”誰知幕清幽卻沒有回答他的話,反而神秘兮兮的將他拉到一旁較為隱秘的屋檐下背對著人群掏出自己懷中古怪的物事放到他黝黑的大掌中。

    “這是……”魔夜風看的兩眼發直,只見自己手掌之中轉眼之間就多出七八個顏色不一的錢袋,每一個都沈甸甸的裝了不少金銀。再見幕清幽笑得壞得很,三分狡黠再加七分得意,而他當下卻只能嚅動薄唇顫聲問道。

    “你偷的?”

    “是啊,不然你以為是哪來的。”幕清幽卻完全沒有自己犯了大錯的覺悟,反而開心的將所有的錢都倒在一起盤算著這些銀兩能夠他們兩個人花上幾日。

    “你怎麼能去偷東西?”魔夜風額角的青筋忽然間多了好幾根,臉色也變得嚴肅了起來。他在心里默默組織著語言打算將女人好好的數落一頓。

    有哪個大丈夫能夠忍受讓自己的女人去干一些偷j摸狗的事來養活自己?他不是還好端端的在這呢麼,為什麼她就不能完全的信任他!

    “你有錢嗎?”幕清幽卻嘟起紅唇瞟了他一眼,嬌嗔的俏模樣讓魔夜風頓時語塞。

    “沒有……”雖然不愿意,但是男人只能摸著鼻子實話實說。

    “那不就結了,沒銀子我們吃什麼喝什麼,難道要睡大街上麼?”女人伶牙俐齒句句珠璣,直揶揄的男人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坐立不安。

    “唉──反正下次不許這樣了。”男人無奈的將銀子收進自己的衣服里,順便抓緊了女人的小手。

    “那沒錢了要怎麼辦?”幕清幽還在緊揪著這個“糧食”問題不放。

    “我自會想辦法。”魔夜風用力的捏了她一下堅決的說道。

    再讓他知道這女人跑去偷東西,他一定會好好的教訓她的p股!

    “切……”幕清幽撇撇嘴不再說話。

    兩人隨便的逛了一下市集,吃了碗面,隨後轉身走進了一家裁縫店里。總不能一直半l著身子或者讓幕清幽穿著男人的中衣在大街上走來走去吧。

    這家裁縫店很大,營業的時間也久。魔夜風先自己隨便挑了一身普通的藏青色長袍套在身上,而後用一根長絳將一頭散落的黑發高高的束了起來。這樣一來,他的行動就利落的多,看上去也就更接近於普通的百姓。

    他很少束發,一般情況下都是讓那一頭黑瀑自然地流瀉到肩頭,將他具有危險性的邪佞氣質發揮到極致。 但是現在他將多余的頭發都扎在一起,只余幾綹長絲隨意的蕩在額前耳邊。輪廓深邃的五官終於毫無遮掩的暴露在空氣中。

    “她還沒好麼?”等了約莫一盞茶的功夫,待在試衣間里嘗試新衣的幕清幽卻還沒有探出頭來。

    魔夜風敲敲掌柜的柜面,輕輕的問。

    眼見這麼一個英俊矍鑠的男子跟自己說話,這原本普通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又是那般好看,簡直就是會移動的活招牌。老板連忙陪笑道,“這位公子,您雖然不舍得給自己花銀子,但是你給那位姑娘挑選的可都是上等的絲緞。衣服的樣式又是我們請專人設計的新款,所以穿著起來是要花些時間的。”

    “哦,那我進去看看她。”魔夜風點了點頭,就要向里屋走去。

    “誒誒!等一下,人家姑娘再換衣服呢,您進去不合適吧?”掌柜的連忙伸手將他攔住,臉色有些慌張。

    “沒什麼不合適的,”魔夜風看了他一眼,狹長的黑眸閃了閃。

    “她是我的娘子,做相公的不幫她,還有誰來幫她。”說著,就按下掌柜仍橫在他腰間的手臂,昂首闊步的踏進了屋內。

    試衣間里的性a1<高h慎>

    幕清幽很喜歡這個雖然不寬敞,卻有一整面墻壁都是磨得!亮的銅鏡的試衣間。因為從鏡中,她可以完全的窺見自己的全身,然後得知是不是每一個地方都被清洗干凈了。

    她不是那種喜歡有事沒事就在鏡子前搔首弄姿的女孩子,但是卻無一例外的喜愛清潔。

    剛才她與魔夜風一路狂奔,頭發也亂了,身子也臟了,若是就這樣邋邋遢遢的套上新衣,那對她而言可真是有一種說不出的別扭。所以她先找裁縫店里好心的老板娘借了點水梳洗了一下,這才能像現在這樣干干凈凈的站在這里打理秀發。

    此時的她還沒有來得及換上那些設計獨特的新衣,而是只穿了件貼身內衣在對著鏡子編著自己的頭發。沒有頭飾,就只能先將長發編成普通的麻花辮了。幾寸來長的一段斜斜的搭在右肩,其余的部分就自然地垂絳下來,看上去也頗有幾分小家碧玉的清秀。

    她生來媚骨,眉眼之間都帶著勾人的嬌態。打扮冶豔時,任何男人都抗拒不了她的存在。所以她盡可能的在不需要去取悅任何人時,回歸自己本真的打扮。簡單的裝束就很好,至少能讓她自由自在的穿梭在人群里,不引起任何波瀾。

    以前她做姑娘的時候,成天練武讀醫書,要麼就是一個人飄忽不定的在街上閑逛。養成了懼怕孤獨卻又習慣了沈靜的性子。後來進了宮,無論是陪著那個y晴不定的魔夜風還是冷酷孤傲的皇甫贏,她都不再有這種機會能享受到只為自己傷心或快樂的自由時光了。

    那些無牽無掛與清閑淡漠的日子……對現在的她而言變得那麼的恍惚和遙遠,就仿佛她從不曾只從屬於自己,不為任何人而停留腳步一樣。

    想到這,幕清幽憂郁的嘆了口氣,放開編好的頭發。然後用玉手輕撫著自己傾國傾城的面容對著鏡子發呆。

    不得不承認,她真的很美……美得惑人,也美得不祥。

    鏡中的自己,不再像以前那樣帶著遺世獨立的空靈與無瑕。細細數來,她都已經經歷過四個男人了,又如何還能稱得上是白璧無瑕。那四個男人都是那樣的狂野,像要將她拆吃入腹一般不斷蹂躪她的身體,又何來讓她保持純真的機會呢……

    四個男人麼──

    女人微微顰眉,腦海中立刻浮現了四張氣質迥異卻又同樣英俊帥氣的臉龐。

    神仙眷侶,鴛鴦鳳凰,都是一個對一個。而老天不知究竟是眷顧她,還是故意要折磨她竟然一下子給了她四個。也不知道她命運的最後,這些男人中到底還能有幾個留在她的身旁。

    “唔……嗯!”正當她為自己的命運感慨萬分的時候,一只古銅色的大掌卻突然間從她背後伸來。準確的捂住了她紅嫩的小口,不讓她流瀉出任何喊叫。

    是誰?!感覺到對方的蠻力與強壯,幕清幽嚇了一跳。

    “嗯!唔唔……”

    她抬眼望去,只見正對著他們的銅鏡中赫然出現了魔夜風滿是欲求的臉龐。只見男人面頰微紅,呼吸急促,此時正站在她的身後,一手緊捂著她的嘴,另一只手則用力的緊箍著她的纖腰將她向他身體的方向摟抱。他的眼睛也同樣望著銅鏡,卻被鏡子里出現的y靡畫面給深深的鼓勵到了──

    一個正在試衣服的女人,如果突然間被闖進來的陌生男子給侵犯了,這將會是一次多麼令人興奮的“角色扮演”啊。

    而幕清幽卻不了解他這種突然興起的“性趣”,不明白男人心里正在盤算著的那些肢體交纏的畫面。只是本能的像只被突然捕獲的小動物一般在獵人的懷中盡力掙扎著。而她不斷扭動的嬌軀卻一下下的磨蹭著男人燙的嚇人的身體,反而更為他增添了獸欲。

    “唔唔……唔唔!!”女人越掙扎魔夜風就越大力,還粗暴的扯下她胸前的兜衣,順便連她身下的褻褲都向下扒到了膝蓋處,讓她幾乎全身赤l的在自己懷中蠕動。

    他這是要干什麼?為什麼突然間做出這麼匪夷所思的事?!

    男人的野蠻將還沒有弄清狀況的女人搞得莫名其妙,幕清幽又“嗚嗚”兩聲,隨後抬起頭來看著他。美眸忽閃忽閃的滿是不解的疑惑,卻發現抱著他的男人顯然愛極了這種帶一點強迫意味的表演。他放開捂住女人紅唇的手,魔夜風低下頭靠在她耳邊呼著熱氣用低沈性感的聲音說道──

    “噓……別吵。”

    “什麼?”幕清幽沒聽清楚,只覺得自己耳朵被吹的癢癢的,渾身上下也變得不自在起來。

    魔夜風卻沒有回答她的話,只是用有力的大腿壓住女人的嬌軀。同時將幕清幽的雙手制住,并解開自己的腰帶將它們高高的綁在她的頭頂上,把她擺布成被脅迫的姿勢。

    試衣間、l女、強壯的男人、捆綁……哇!場景完美!

    “你到底要干什麼。”幕清幽喘了兩口氣,嬌聲問道。嗲嗲的聲音更像是在跟自己認識的人說話,而不是采花大盜。

    “你可以再兇一點。”魔夜風不太滿意她這種語氣,要被強暴的女人怎麼還會這麼溫柔?但是女人酥到骨頭里的媚聲卻讓他愛到不行。每聽一句,他就感覺到身下更硬一分。聽得多了,他們就可以開始做了。

    幕清幽額角一抽,脾氣也忍不住上來了,於是她很不開心的吼了起來,“你到底是要干什麼啦!”話音未落,她卻發現身後的男人肌r繃得更緊,而自己也不再僅僅是被捆綁著雙手而已了。而是連身體也被他粗魯的向下壓著,只有臀部正對著他翹得很高。

    “我們在這里來一次,如何?”男人撫摸著她光滑的雪臀啞著聲音詢問道。雖然是問句,但是顯然他的心里早已打定了這個主意。

    “啊?”幕清幽呆住了,卻發現自己的臀部被他整個抱住,正貼合著他蠢蠢欲動的胯間做小幅度的摩擦。

    “哦……這感覺一定很銷魂。”被女人的p股磨蹭著,魔夜風忍不住發出渴望的低吼。

    男人發誓,剛才他走進來的時候的確是沒有帶著一絲邪念的,只是單純的要進來幫忙罷了。

    但是當他踏進這里的時候,卻發現這空間雖小,卻格外的隱秘,就像是一間小屋子。不知是什麼心理在作祟,他鬼使神差的從里面反鎖上了門閂。緊接著就看到了他穿著清涼的女人……

    高聳的茹房緊裹在絲滑的小衣內,渾圓的臀部也隨著她編頭發的動作微微晃動。這簡直就是故意要引人犯罪的活春宮!是她的錯……是她勾引他的,與他無關。

    “外面有人,你瘋了!”男人冶浪的求歡把幕清幽嚇了一大跳,她難以置信的抬起頭不敢相信這是那個已經轉性的魔夜風能說出的話。

    這里是裁縫店,老板和老板娘還在外面候著呢,他居然要跟她在這里交歡?

    “那又怎麼樣,你是我娘子,我們親熱是正常的。”魔夜風舔著她的耳朵,將長舌伸到她的耳d里翻攪。同時開始在她豐盈的酥胸上用力揉弄。

    “又或者,你把我當做剛才被你偷了錢袋的陌生人也行。就當是我為了報復,才跟到這里來qg你。”顯然他還沒有忘卻剛才一直在構思的性幻想,在這里做a讓他覺得特別的刺激。若是女方不愿意──那他就覺得更有征服感了。

    “去你的!”幕清幽氣得頭腦有些發蒙,這男人究竟在說些什麼啊?但魔夜風卻用食指和麼指捏住了她一邊的茹頭開始輕輕轉動。一陣快感沿著她的r尖向下流竄,女人立刻感到自己的雙腿之間有了羞人的反應。

    “還說不要,這不就濕了?早知道不要偷我的錢袋就好啦,也不會被我在這里玩弄了。”魔夜風入戲的扮演著他掠奪者的角色,興奮的將手指探入她的腿心,立刻就感到那里一片滑膩。兩片y唇之間已經開始濕潤,甚至熱情的分泌出可以拉絲的粘稠yy。

    “你快停下……”試圖抗拒,但是幕清幽很清楚現在說什麼都已經遲了。只能任憑男人在她身上上下其手。魔夜風伏在她的背上,喉嚨里滾動出粗噶的呻吟,捏她茹頭的動作越來越快。

    “轉過頭來,讓我親親你的嘴。”男人毫不在意的用尚且沾著y水的手指去扭她的下巴。一見女人側過頭來,他忙饑渴的啟唇迎上。先是又狠又重的舔舐啃咬了她的唇瓣幾下,緊接著便伸出粗糲的舌頭霸道的撬開女人的牙齒往更深處探去。

    “嗯……嗯……”幕清幽閉著雙眸,只能被動的承受著男人給予的一切。他好粗魯……對待她的方式一點都不憐惜,反而有種凌虐的意味。

    她一面跟魔夜風熱烈的接吻,親眼見著兩人的唇舌啃噬著彼此,而後還放浪的在空氣中交纏。一面感到自己的胸口脹得沈甸甸的,正被他握在大掌里放肆的揉捏把玩。

    “怎麼樣,被我玩著乃子舒不舒服?”男人邪佞的含著她的舌尖說道。

    “唔……”幕清幽漂亮的容顏扭曲了起來,一直被迫張開的櫻唇順著嘴角流下透明的津y,不知是自己的,還是對方的。

    他用長著刀繭的虎口托起她茹房的下緣,像是得到了什麼了不起的寶貝一樣輕柔的滑動,向上托舉。玩完左邊的,就又去猥褻另一邊。直到兩邊的茹頭都被他逗弄得充血勃起,綿r的每一寸肌膚都被他用指腹按摩過一遍,魔夜風才用健壯的手臂橫在她的茹房之下將她牢牢撐住。隨即用另一只手掌包住她的臀部開始色情的撫摸。

    “說,你是希望我先舔你的p股還是吸你的奶?”魔夜風用力的揉著幕清幽的臀瓣,胯間的r棒早已蓄勢待發將他的褲襠撐起一個小帳篷。被布料阻擋的不快讓他動手迅速解開自己的褲頭將碩大的棒子釋放出來。

    於是,從幕清幽的角度望去,不僅銅鏡之中映出了她此時滿身燥熱的酡紅,而且自己被他頂開的雙腿之間竟然慢慢的探出了一根紫紅色的粗大r棒,正貼著她的y戶做著緩慢的前後移動。

    “你好下流……”幕清幽被他弄得有些難堪,尤其是自己現在還要眼睜睜的看著彼此調情的過程。男人碩大的g頭正朝著她y蒂的方向頂過來,那顫微微的小軟r根本就敵不過對方堅硬而囂張的圓端。空氣里滿是充滿愛欲的腥甜味兒,混合著自她身上散發出的類似依蘭味道的催情體香。

    “說呀,想要上面爽還是下面爽?”不給她逃避的機會,魔夜風的雙眸已經變得越來越黯。情欲勃發令他的身體變得敏感躁動,頭腦里無恥的幻想更給了他將夢想變成現實的邪惡勇氣。不管怎樣,他都是要娶這女孩子的。再怎麼玩出圈也是他們夫妻倆的閨房樂趣,沒什麼好丟人的。

    這麼想著,男人想要嘗試一把活生生的qg戲碼的決心就更堅定。他不再出言詢問女人,而是扭動了兩下腰臀用自己硬邦邦的r棒擠開她閉合的兩片小y唇,讓她的x口濕漉漉的貼在自己的棒身上,開始更大幅度的前後聳動。

    “啊……啊呀……”女人的嘴里也被塞進了一根修長的手指,像是用手指跟她性j一般配合著下半身的挺動抽c她的口腔。

    “啊啊……你好s……我還沒進入你你的小x就流了這麼多的水兒。”被股股yy熱乎乎的淋得下t上到處都是,魔夜風抓緊幕清幽的一團茹房手指在她口中抽動得更快。

    “嗯……嗚嗚……不要了……”幕清幽難受的搖晃著頭,祈求男人能對她溫柔一點。

    但是魔夜風此時正處於情欲的巔峰,體內潛藏的危險性格正被女人的甜美激活,他哪里還顧得上她舒不舒服。

    “啊呀!!”正被他弄得難受不已的時候,幕清幽身下一痛。低頭看去才發現魔夜風已經受不了的扶著自己胯間的r棒對準她緊縮的x口正在勇猛的往里面擠入……

    yd被男人的r棒不容抗拒的撐開,他毫不留情的順著開啟的d口向里面越鉆越深。盡管有了足夠的y水兒做潤滑,但是她的緊窄是無論跟他歡愛多少次也是無法一上來就完全適應的。

    “好痛……”幕清幽吸進口中的手指,哀哀的呻吟起來。

    雖然及不上破身時那種撕裂般的疼痛,但是魔夜風強而有力的c入卻讓她清晰的品嘗到這種被強行侵入的異物感。不是你的東西卻深埋在你的體內輕微的顫動,男人的心跳似乎都能從彼此連接的地方感受到。

    她緊縮著下腹試圖將體內的r棒退擠出去,卻只換來男人咆哮的獅吼以及更猛烈地挺腰。

    “告訴我,被我c的爽不爽?”被幕清幽緊緊的吸吮著,魔夜風幾乎立時就要泄出來。她好軟好緊,將他密不透風的包裹住……這銷魂的滋味混合著瀕臨死亡的快感,讓他唯有咬緊牙關才能稍稍守住精關。

    “嗯嗯……不……”幕清幽不想回答他的問題,他沒一個問題都讓她感到羞恥。但是越是羞恥,她的身體就越快慰。她實在不敢想象,自己竟然會被男人如此粗暴的侵略中得到意想不到的快感。

    “我c到你的zg沒?”魔夜風收不到女人的回答,劍眉緊緊地皺起。他大力的掰開幕清幽的兩片臀瓣,“啪啪”的拍打了幾下之後覺得她已經能夠適應自己的c入了便開始縮臀挺腰在yd內大刀闊斧的抽c起來。

    “啊……啊呀呀!!”試衣間里傳出幕清幽的失聲尖叫,她原本不想發出如此y蕩的叫床聲的。但是男人的r棒在她體內一抽一抽,哪癢就刮哪,碩大的g頭死死咬住她的花心不放,讓她舒服的全身的毛孔都打開了,沁出律動的香汗。

    “快說!”

    “噗滋”一聲,男人的yj再次整條沒入女人的甬道,豐沛的水y被他擠壓了出來滴落在地面上形成一灘小面積的水漬。

    “啊……c到了……c到zg了……”幕清幽真想把自己的舌頭咬掉,卻沒有辦法合上嘴巴。此時男人已經抽出埋在她口中的手指,而是用兩手分別抓住她不斷晃動的兩團茹房。一面大力的揉動著她的飽滿,一面伏在她背上從身後快速的騎乘著她。

    “啪啪……噗滋……啪啪……”一時之間女人的y叫男人的粗喘混合著r體拍擊的水聲在整間屋內回聲不斷。魔夜風揉著她的茹房,又用自己的r棒拼命的占有著幕清幽,只覺得腰椎處不斷攀升起一陣又一陣的酸麻,讓他快意的快要崩潰。

    “啊啊……夾緊我……你的小x好y……吸得我好爽……”稚嫩的x口漸漸被他c成了深沈的玫瑰色,他只要一低下頭就可以看見自己烏黑的ym刮掃著女人雪白的p股。被掰開的r溝里正進進出出著一根烏紫色的男性器官,那兩片小y唇也被蹂躪的紅腫不堪。正隨著一波波豐沛的y水被搗成細沫的動作不斷抖動。

    “啊啊……不要了……被你c死了……”幕清幽被撞得頭暈眼花,男人在後面浪得不行,瘋狂的把她當馬騎。甬道內由開始的疼痛變成後來的酥麻,他棒子硬,g頭大,頂她花心的時候往往還要扭動著窄臀用上面的小孔啃咬幾下。直弄得她高c連連,只一會兒就被搗得泄了。

    “c死你!我就是要把你玩爛!!啊……啊……”魔夜風感到女人小x開始無規律的痙攣,里面又有一股溫熱的水y噴了出來沖刷著他的圓端,便知道幕清幽已經達到了高c。

    “啊啊……高c了?小sx是不是癢癢的?我在幫你好好的搗一搗!!”說著越來越下流的y詞浪語,魔夜風縮臀抽出自己被她吮得快要高c的大r棒。晶亮的yg矗立在茂密的黑色ym中散發著y穢的味道。

    “不……啊……”體內突然間感到一陣寒冷的空虛,連帶著雙腿迅速產生了磨人的酸麻。幕清幽主動扭動起渾圓的臀部,祈求男人再次臨幸。

    “別走……”她聽見自己祈求的嬌嗔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