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32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58:0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我們明天去哪里見你的母親?”見魔夜風越吻呼吸越急促,幕清幽在他發情之前趕緊推開他換了一個話題。

    不妙不妙!剛才還在討論嚴肅的話題呢,弄得她還酸酸的,有些吃味兒。現在這y獸居然又有要“立起來”的趨勢,她必須將他的這種欲望扼殺在搖籃中!

    “我娘在山上的道觀里清修,大概離這不遠了。”嬌顏驀地遠離,魔夜風有些惋惜的舔了舔唇。

    沒想到這個小女人現在被他訓練的如此警覺,他稍微有一點“想要”的風吹草動,她都能立刻巧妙地躲開。

    “好,那麼我們一早就走,現在趕緊休息吧。”女人仍然是維系著背對他的姿勢,不然兩張臉對望看著看著就會看出事來。

    “嗯。”魔夜風不再說話,只是悶哼了一聲。兩個人就此無語,不一會兒呼吸就都輕柔了起來,似是皆以入睡。

    睡到半夜,幕清幽是被一種奇怪的動靜所驚醒的。

    女人狐疑的睜開眼睛,只覺身下的軟榻興起一陣詭異的震動,那振幅不大,頻率卻不小。抖抖的輕搖起來,而睡在她身邊的男人也配合著這種震動從喉嚨里逸出一聲又一聲“痛楚”的呻吟。

    發生什麼事了?

    擔心是這男人染上了夢游的結癥,幕清幽不敢出聲去喚他,怕會將他嚇壞。只見她悄悄地翻了個身,斜著眼睛由平躺的姿勢向右邊看去。哪知不看還好,一看她卻結結實實的嚇了一跳!忍住捂唇尖叫的沖動,女人睨著身旁正在不斷動作的男人,心里真是又好氣又好笑。

    這家夥半夜睡不著,居然在z慰!

    幕清幽就這樣悄無聲息的睜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一動不動的注目著旁邊自己解決的正歡的魔夜風。也許是他玩自己玩得太投入了,完全沒有發覺自己壓抑了半天才讓呻吟聲小到幾不可聞的辛苦用心還是白費了。他身邊的女人此時正在以一種好奇的興奮目光探究性的一瞬不瞬的凝視著他兩腿之間的關鍵部位。

    哇──!

    幕清幽看著魔夜風不知什麼時候已褪下了自己的褲子全身赤l的平躺在床上,雙腿微微分開,而那一根在黑暗中仍然清晰可見粗壯輪廓的rj正以一種傲然的姿態直挺挺的出豎立著。那堅不可摧的架勢讓人渾然間覺得,若是他這兄弟此時仍被束縛在褲子里,那非要把那不知死活的褲襠戳破了不可。

    女人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心里!!直跳。想當初她偷看皇甫玄紫保養yj的時候就有過這種鼻血快要從腦門里往下涌的感覺。沒想到,一向熟知魔夜風陽具強悍的自己竟然也會在偷看到他z慰之時馬上身體就跟著燥熱了起來。

    只見男人黝黑的大掌正輕柔的像撫琴一樣沿著自己yj的輪廓上下不停地撫摸著。摩挲了一會兒,他似乎是覺得感覺已經完全被挑起來了,於是就用兩個手指的指腹掐住腫脹的g頭不斷旋揉。

    他g頭生的很大,又滑又硬,看上去像一個紫紅色的草菇。下面的棒身在暗夜之中分不清上面的青筋,只知道是比圓頭還要深上一些的烏紫色。柱形的g棒粗壯筆直,時不時的還上下彈動著輕顫。看得幕清幽嘴巴干澀,兩眼發直。雙r沈甸甸的脹得難受,雙腿之間的私密處也流涌出興奮的yy……

    “啊……嗯……”魔夜風緊抿著薄唇,只從喉嚨深處悶哼出一些難受的浪叫。他挺起腰部,用溫熱的掌心將胯間的r棒握住,開始上上下下的套弄起來。閉著的黑眸里盡是對曾經和幕清幽歡愛時的甜蜜回憶,此時他就把自己的手當做是對方緊窄的小x,腰臀更是不能自已的將yj往大手模擬出的d中頂去。

    “淚兒……哦哦……你好緊……嗚……”他一面在心里歡叫著一面越動越快,碩大的g頭不斷冒著前精一次次的從他手中冒出頭來。烏黑堅硬的ym刮著他的手腕,讓他有種邪惡的快感。

    幕清幽只見他越搓越快,俊顏上的肌r也緊緊繃住。古銅色的肌r在月光之下閃著晶亮的汗光,兩人身下的床榻也不再是小幅度的震顫了,簡直就是地震般的搖晃。

    此時若是還要繼續裝睡,會不會太假了一點?

    “呃……嗯嗯……哦……”魔夜風猶自在歡快的把玩著自己的yj,卻不知從旁邊伸過來一直軟馥的小手,一下子按住了他俊臉的一側。

    “好玩嗎──”正對著他的左耳,幕清幽歪著螓首在男人的頸邊嬌聲說。

    “啊……!”魔夜風猛地睜開眼,卻對上女人古怪的笑容。帥氣的臉立刻羞到全紅,低頭一看自己的雙手還抓在胯間的“壞東西”,連忙像捧著蛇蝎一般迅速撒手。并且不自在的還在自己的大腿上用力的蹭了幾下,頓時不知道要怎麼掩藏才好。

    完了完了……被抓了個正著!他懊惱萬分的咬著下唇,雙眼心虛的瞟來瞟去不敢正視對方,就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被媽媽抓住了一般。

    可是這也不能完全怪他啊……只要幕清幽一出現在他的身邊,他就忍不住想起那檔子事。更何況是她現在就穿著清涼的安睡在他的身側,這讓他如何忍耐得住?

    “還沒盡興吧?就這樣停下來,好嗎?”幕清幽卻不理他的慌張,甚至是他越慌張她就越開心。滿心都是要好好逗逗這個不老實的大y蟲的壞水兒。

    只見她微微敞開自己身上的睡袍,讓那對飽滿的綿r若隱若現的落入對方剛剛被打斷欲火的眸中。幾乎就在同一時間,她看到魔夜風狹長的鳳眼中那欲望的小火苗就又被徐徐的點燃了,并且越燒越盛。

    “唔……”感到自己胯間仍然挺立的r棒忽然被女人的玉手牢牢的抓住了,魔夜風忍不住仰頭低咆一聲。

    “淚兒,你這是……”他不解的問道,額上滴下汗珠來。

    “想要──是不是?”幕清幽主動將柔軟的身子挪過去,單薄的衣料滑下她雪白的肩膀,讓整個上半身赤l的向男人靠近。

    “想……”見女人變得如此的主動,魔夜風受不了的伸出大手握住了她的一團軟脂,放肆的揉捏起來。搓了搓上面粉色的小茹頭,男人低下頭一口含住那漸漸充血的小果津津有味的吸吮起來。

    “急什麼……”幕清幽被他吸得有些疼,腿心處的yy分泌的更多。她在心里哀哀長嘆,這一回歡愛恐怕是在劫難逃了。不過也好,既然逃不了就不如放松下來好好的享受。剛才看他z慰弄得她心里也癢癢的,若是不享受一番她體內的c藥也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我要你,寶貝……”魔夜風越吸越狠,大口大口的咬著她的rr。“嘖嘖嘖”呷的爽快無比,恨不得全世界都能聽見他在上她。

    “我要c進你的x兒里好好的搗動,我已經受不了了。”說到這,魔夜風急切的將幕清幽身上的睡袍完全剝下,將她赤l的身子從棉被里挖出來。熱烘烘的與自己同樣一絲不掛的陽剛身體交疊在一起。他壓在她的身上,用力的分開她的雙腿,就像是早就想對她做的那樣急急忙忙的伸出手指去探她的濕潤程度。

    “c進來吧……”真是心急的男人,幕清幽被他沈重的身體壓住動彈不得,自己體內卻也是空虛得很。雖然跟過幾個男人,但是她的小x卻是緊窄如初。不僅能像一張小嘴兒一般將男人陽具吮得欲仙欲死,更重要的是只要她愿意,就從來都不會缺y水。

    服過絕媚y藥的她只要被男人輕輕一碰身子就軟了,立刻就能分泌出足夠進入的水y。只有在受到驚嚇或者被強暴的時候才有可能不那麼濕潤,但這種情況卻是少之又少。不久以前跟魔夜風在浴室中做a的時候,她就被他突然間的狂浪嚇了一跳。害得她緊縮下t,被他戳的嗷嗷直叫,到最後池水進到x里才紓解了這種疼痛。

    現如今她是心甘情愿的跟他恩愛,剛才又看見他表演了半天美男活春宮……這腿心的y水卻早已泛濫成災,只等著男人用力的c入才不會被浪費。

    “啊……”正想著這可能是他們第一次彼此都心甘情愿的做a,男人碩大的g頭已經滑溜溜的擠了進來。兇猛的一挺腰,只聽“噗滋”一聲,魔夜風的整根yj愉快的沒入了女人的甬道內。

    “啊……嗯嗯……你好緊……”男人將女人修長的玉腿扛到自己的肩頭,自己則跪在她的雙腿之間開始擺動窄臀浪蕩的前後抽c著迷人的水x,腫脹的r棒在里面攪出“滋滋”的水聲。

    “嗯……嗯啊……”幕清幽枕在身後的軟枕上,輕啃自己的玉指。發出比貓咪還嫵媚的叫床聲。

    用我全部的本事把你j到死!<高h、慎>

    看到女人如此配合,魔夜風有些驚訝又有些歡喜。

    只見幕清幽絲緞般的長發披灑在潔白的軟枕上,瑩徹的肌膚在黑暗中仍然閃著透明的光暈。她柔美的紅唇不斷逸出舒服的呻吟,不同於冶浪的叫床聲,這是一種帶著撒嬌意味的勾引,軟軟嗲嗲的把男人的魂兒都快要叫不見了。

    於是魔夜風并沒有像以前那般狂浪的立刻開始大刀闊斧的狠命抽c,而是用一種緩慢且用力的方式維持著規律的運動在幕清幽迷人的小x中來回穿梭。

    滾燙的rj被嬰兒小口一般的yd輕柔的吸吮著,就像是有一只小手在溫柔的幫他擠壓出灼熱的精華。越是緩慢,就越是磨人。細細品嘗交h的快樂讓兩個人舒服的毛孔都完全的張開了,彼此交換著身上的熱氣,只覺得呼吸都變的急促起來。

    律動了一會兒,交h的部位沁出多余的晶瑩蜜y,將彼此的毛發打濕,同時也把男人不斷露出的那一小截分身弄得滑膩膩的。

    “淚兒……你這次怎麼這麼浪、這麼媚、又這麼s?”

    男人俯下身來,下腹部緊貼著女人的y戶做小幅度的抽c。結實有力的雙臂撐在她的身體兩側,從正上方居高臨下的對著她紅潤的面頰疑惑的說。

    “你不喜歡麼?”

    女人仍然吮著自己的手指,媚眼如絲的回睨著他。

    x兒被他c的癢癢的,又暖又脹。男人的棒子堅硬如鐵,包在r壁里熨帖著她的肌膚。讓她有一種強烈的渴望,希望被他c穿,被他重重的搗弄花心。

    他不明白,她也不懂──

    她只知道自己早就料得到,從他和她在房門口分道揚鑣時她就知道他會摸到她的房間中來。從他摸到她的房間中來摟著她睡下,她就知道早晚兩人又要繼續滾在一起做a……

    在他的身邊,她變得像個欲求不滿的壞女人。明明x里腫著,花瓣紅著,眼皮兒也困得直打架。可是補了那麼一小會兒的眠,聽到他z慰,她渾身的性感細胞也立刻蠢蠢欲動起來。

    那麼就讓他們彼此慰藉孤寂的身體吧……有了這男人的擁抱,她應該就不會再感到暗夜的寒涼。

    “我簡直愛死了……真希望你每天在床上都能這麼s!”

    魔夜風激動地低下頭來將身體的重量完全壓在幕清幽玲瓏的玉體上,汗濕的窄臀上下起伏著覆蓋在她上方性感的蠕動。同時用薄唇親吻著女人的嘴唇,將舌頭喂入她的櫻口品嘗她的味道。

    “嗯……啊……”幕清幽擁抱著壓住她的男人,主動吐出香舌在空氣中與他放浪的糾纏。柔軟的舌尖舔著他的,并且繞著他粗糲的舌頭轉了一圈又一圈。

    “繼續……吸我的舌頭……”魔夜風額角沁出汗珠,舒服的將健腰擺動的更快。

    “c我……好人……用力的干我!”

    女人將修長的玉腿分得大張,好讓yj進入的更順暢。現在兩個人最私密的部位緊緊地銜接在一起做著親密的活塞運動,讓她腿心處的敏感歡愉的d開著。

    每一次c入男人都用了七分的力度,幕清幽只感一根堅硬的鐵杵不斷的搗動著自己的y柔。碩大的g頭擠進來的時候有點痛,但是一沾上布滿褶皺的絲絨y壁,yj上面的淺勾就開始發揮作用。它會一點一點的將她的摺痕刮開,同時把剩下的棒身抽動著拉入,讓她充滿飽脹感。

    滑膩的yy被一波波的帶出,順著潔白的股溝打濕身下的褥墊。幕清幽豐盈的臀部被撞擊得在舒適的棉布上上下來回摩擦,就像是有一雙大手在下面揉著她的p股一般。

    “這樣夠用力嗎?”不知過了多久,男人的速度越來越快,腰部的起伏也越來越大。烏紫色的yj飛速的搗動著幕清幽的小x,將那充血發紅的蕊瓣折磨的不成形狀。魔夜風越干越狠,嘴里“嗷!嗷!哦!哦!哦!”的跟隨著cx的頻率發出短促的悶哼。

    “不夠……好哥哥……再用力些……我要你狠狠的c我的花心!”

    幕清幽不安的扭動著雪白的p股向上迎合著他的進入,被干了一會兒她似是還不滿足便直接用雙腿環住魔夜風的健腰,將男人的下t緊緊的夾住。

    “快點……用力干啊!”

    “媽的,小s貨!什麼時候你也學會說這些葷話了?”魔夜風收到女人的鼓勵,腰又被她緊夾著,不方便他繼續做三長兩短的抽c運動。於是他撐著床榻,直起背脊開始左右擺動窄臀用旋轉的方式研磨著女人柔媚的花心。

    g頭上的小孔張開了口咬住幕清幽花心處的軟r不放,只啃的她渾身震顫,尖叫不已。

    “我會說的可多了,憑什麼你們男人能說女人就不能說。”被男人這麼一激,女人扯開唇角百忙之中給了他一個挑釁的笑。

    她早就知道男人們都喜歡在床上講y詞浪語的,越是下流無恥的y話,在干x的時候說出來就越催情。魔夜風的聲音像是百年的香醇美酒,說出如此粗俗不堪的語言不僅不惡心,反而聽得人心神俱蕩,像是被他低沈輕柔的嗓音給硬生生的灌醉了一般。所以她自己也想放縱一把,挑戰一下他的承受極限。

    “啊……就是那……頂我……”這時魔夜風突然狎笑著用力一撞,直愣愣的將她的花心頂開一條窄縫把自己的g頭送了進去,讓她自靈魂深處都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下半身的甬道里n意連連,y水不斷的向外流泄。大張的yd口含著男人的陽具不斷的吞吐,就像是貪吃糖稀的孩童般專注的唆著糖葫蘆的大果。

    “我還喜歡qg你,你也喜歡被j麼?”

    男人的笑容更加的y邪,那張俊美的臉上籠罩上一層y暗的黑影。不是恐怖,不是憤怒,只是對翻江倒海的性a更熱切的期待。這種期盼讓他的魔性再次浮出水面,腥紅的雙目,角度邪惡的嘴唇……一切的征兆都暗示了接下來的狂野。

    “說!你是不是也喜歡被我的大r棒狠狠的qg啊……嗯?”

    說著,魔夜風突然吐出長舌讓早已分泌過多的津y滴落在她的臉上,然後像一只野獸一樣從她的下顎一直舔刷到幕清幽的額頭。

    他低著頭在幕清幽嬌嫩的俏臉上舔了又舔,而後一路向下啃嚙著她雪白的頸肩。最後,他將全身的重量都抵在正被他狂c猛干的yx口,順利的騰出了兩只摧花的辣手分別握住了幕清幽上下抖動的綿r開始放浪的揉捏。

    “反正你能做的事……嗯……我也一定能做到……”被男人用麼指按住兩個茹頭旋磨,女人忍不住舒服的抬起胸口,好讓他繼續玩弄自己的茹房。

    “呵呵……你真浪!真是個天生適合被我c穿的小s貨!”粗嘎的沈笑從魔夜風的口中發出。他拈住女人的兩個茹頭用四指捏了又捻,又用指腹按摩著她粉色的茹暈。

    當他搓著她的r峰的時候,兩團白嫩嫩的乃子就像是上好的奶凍一樣微微輕顫,又嫩又滑。讓他忍不住以口相就,連著茹暈大口含住其中一邊的小茹頭在口中舔舔吸吸,嘬出高聳的形狀。

    “那你是什麼?是被我夾得快要斷掉的大yg!”

    幕清幽不甘示弱的也用玉手撫摸上對方肌r僨起的胸口。古銅色的胸膛在她手中溫暖的貼合,堅硬的肌r糾結成塊。無論她是捏還是揉都難以改變那魁梧的形狀,只得轉移陣地改為掐住魔夜風的兩枚男性茹頭。

    “唔……你也玩這個?”魔夜風被她軟軟的指尖捏的暗爽,一陣酥麻的電流由胸口傳給下腹,讓他的r棒又硬了三分。

    “不行麼?”胸口依然被男人粗糙的大掌來回的揉著,幕清幽抬起頭學著他的樣,也細細的舔起了對方深色的茹頭。

    他太強壯,茹頭勃起起來硬的像兩枚小石頭。女人纏綿的繞著香舌又是啃又是咬,只覺得魔夜風被自己越弄越野。下半身拍打的速度加快,揉著她胸口的動作也弄得她好痛。於是鐵下心來叼住其中一個堅果使出吃奶的勁兒狠嘬了一口──

    “嗷!!”男人像被踩了尾巴的野獸一般干嚎起來,雙眸噴火的擒住幕清幽的頭顱咬牙切齒的皮笑r不笑的抵著她的鼻尖說道,“小浪娃,你想咬死我?”

    “你又能怎樣?”幕清幽彎著媚眼,花瓣一般的嘴唇在他的胸前烙下一個又一個滾燙的香吻。她雙手游走在男人身上的敏感帶,夾著他健腰的小腿也不安分的擺動起來用腳後跟磨蹭他的臀r。

    “這可是你自找的……”男人挑起劍眉,黑眸中閃爍著獵奇的光芒。他跪坐起身來,雙手不容置喙的握起腰間淘氣的腳踝將幕清幽的雙腿曲起向她的胸口壓去。這樣一來,他的yj被暫時滑出,正連著絲絲y水在自己的胯間彈跳不止。

    “你要做什麼?”幕清幽忽然被擺布成如此羞恥的姿勢,又見男人殘忍的抽出自己頭下的軟枕墊在了她的腰後讓她的y戶抬得更高。不祥的預感告訴她她這一次也許是玩得有些過火了……

    “啊嗯……喂!”剛想將羞人的雙腿放下,那魔夜風卻不知從哪找來了幾根繩子竟然將她的雙手緊緊地綁在了頭頂的床柱上。這樣一來她就不得不挺著胸脯和臀部任他褻玩。

    “嗯,舒服的話就盡管叫。待會兒被我j得美了,怕是連叫都叫不出來了……”男人y笑著用古銅色的大掌揉搓著她滑嫩的p股,兩腿之間的烏黑毛發中矗立著那根遠未滿足的欲棒。此時天已有些蒙蒙亮,借助著晨曦的微光幕清幽能清清楚楚的看見男人的yj猙獰囂張,上面蔓延著鼓脹的青筋。就連g頭的部分也是烏紫的駭人,脹得如同巨大的草菇。

    “你不是要亂來吧,我剛才只是開了一個小玩笑。”女人艱難的吞了一口口水,見對方看她的目光宛如她是一只可口的羔羊,她忍不住放軟開始求饒。

    “我說我喜歡qg你可不是開玩笑的,”男人卻不理她這一套,徑自在她雙腿之間跪好。雙手的麼指像剝奇異果的皮一樣向兩邊掰開她的y唇,g頭對準了翕張的粉色x口腰間緩慢的向內侵入……

    “啊……!好深!”女人的下t被男人的rj從正上方完全的撐開,只覺得那滾燙的陽具像一條活的蟒蛇,自己長了眼一般在她體內越鉆越深。g頭吐著熱氣在她甬道內擺來擺去,不時的吐著芯子刮舔她的r壁。

    “啪啪”的幾聲r體拍打的脆響,男人雙手撐著床面擺動腰臀猛鑿了她幾下,次次盡根沒入鉆探她的花心。

    “呃啊!不要……啊啊!!”幕清幽酥麻的大叫,只覺得花心都快被他給干穿了。而男人卻像是食髓知味,按著她的雙腿開始直上直下的大干特干她的妖x。直c的水y飛濺,y戶緋紅。d開的x口被他越干越大,好像是歡迎他的到來一般歡喜的吮著他的yj。

    “啊……好美的x……好軟……哦哦……是你自找的……我要活活j死你!!”

    “嗯……哦哦……嗯啊!!”幕清幽瘋狂的甩動著自己的長發,想用擺動頭顱的方式將那直沖腦仁的快感給削弱掉。但是她雙手被縛,只覺得越是掙扎手上的繩子就越緊。潔白的無暇玉腿此時卻羞恥的被男人的大手按住,色情的大張著。她的整個y部都落入彼此的眼中,也讓她清清楚楚的看到男人的rj是怎樣一下又一下在她的小x中進進出出的。

    “嗯……j死你……用我的大r棒把你的小sx干穿!!”魔夜風像一只不知滿足的y獸一般騎在女人身上瘋狂的律動,他色迷迷的凝視著兩人交h的地方,親眼見著彼此烏黑的毛發不斷纏繞在一起又不斷的分開。那一根傲然的陽具侵略性的在女人的小x內抽拉,發出“噗!……噗!……”的巨響。

    “不要了!放過我……”幕清幽雙腿酸軟不已,嫩x已經被魔夜風c的沒了知覺。只覺得自己整個p股都是又酸又澀,累的不行。然而男人卻體力十足的撐著床榻,發狠似的“砰砰砰砰”的猛干,像是真的要將她的花心干穿。

    “j死你!c死你!!喜不喜歡我的大r棒j你啊?”男人干脆向下坐在她的雪臀上,一下一下強而有力的侵犯著幕清幽的yd。從後面看上去,他黝黑結實的臀部抖動的飛快,像是坐在一個中間有一條r溝的圓球上一般騎得酣暢淋漓。

    “啊……不喜歡……不要了……風!!”幕清幽快被他c死了,全身哆嗦的噴出高c後的y水來。直沖的男人g頭又是一陣酥麻,身下更是猛力的坐了兩下。

    “口是心非的小浪娃,不喜歡干嘛還夾得這麼緊?看來是我j得還不夠賣力。”魔夜風見她說不喜歡,雖是明知她被自己強行弄著心里不快故意賭氣才這麼說的。但卻也十分不愛聽這樣的話,於是他解下她手上的繩子,將她酥軟的身子擠到床角。自己一路擠一路狂頂她的小x,硬生生的用兩人干x的力道把女人輕飄飄的身體給胡亂的在床角擠成一堆。

    “啊啊啊……嗯……”幕清幽眼見男人欺身過來,自己簡直是被堵進了一個連正常的坐姿都沒有辦法維系的小空間。只好用雙手抱著自己的玉腿向上舉起伸直,將自己的身子折疊著靠在墻上給他干。

    “說,要不要我每天都喂你的小x吃大r棒!”魔夜風將幕清幽圈在懷里,下半身依然是瘋狂的挺動著。

    “啪啪……噗滋……啪啪……”

    “要……要……我要你s我……快點!!”幕清幽被他撞得頭暈腦脹,眼下的長跑式交歡對她而言已然成了折磨。再被他這樣弄下去她真的要被干死了……那可真是太沒出息了。

    一連高c了好多次,她的x內早已不斷的痙攣起來。於是她借著這股力道狠狠的縮緊小腹用力夾著yd內的陽具,魔夜風快點s出來。

    和他性j簡直是一場戰爭,戰爭過後尸橫遍野,滿地哀號……幕清幽一面縮著甬道一面將他的脖頸勾住用力的吻住他貪婪的嘴唇,兩只手也在同時按摩著他的敏感地帶,捏著他的茹頭掐了又掐。

    “看你渴的……”魔夜風熱情的回吻著幕清幽的菱唇,將悶哼聲注入她的喉嚨深處。

    “這麼想喝男人的jy我就全s給你喝!!”

    說著,他又加進抽c的幅度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對女人的yx做著最後的侵犯。

    “啊啊……要s了……s了……哦哦哦!!!”終於,在幕清幽又一次疲累的緊縮下魔夜風緊緊抱著懷中的佳人彈著r棒將滾燙的白漿全部抖入她空虛的體內。

    太陽一如既往的升入空中,已經有勤勞的住戶起來準備一天的活計了。然而客棧中有一對男女正相擁著在凌亂不堪的大床上猶自補眠,渾然不覺天已大亮。

    大概是……真的累了吧。

    告訴我你沒有騙我

    幕清幽醒來的時候,屋外的太陽正暖暖的將金色的陽光潑灑進來,照得她赤l的身子暖烘烘的。下意識的用手去抓身上的絲被來遮擋一下才發覺自己竟然是光溜溜的側臥在軟榻上,赤l的玉體像一件供人賞玩的珍寶一樣毫無遮擋的陳列於此,而身邊那該死的男人卻早已不知去向。

    “怎麼回事……魔夜風呢?”

    她揉揉惺忪的睡眼不自覺的嘟起了紅唇。已經習慣了那男人的存在之後稍微一看不到他,她就覺得心里少了點什麼似的。沒有他,身邊涼涼的,心里也涼涼的……

    “淚兒,你醒了?”

    正當她感到不快的時候,神清氣爽的男人端著一個盤子推門而入,隨即以最快的速度反手將門合上不讓自己的女人春光外泄。

    “嗯,你去哪了?”

    見男人一身新換的月白長袍,頭發依然是一絲不茍的高高束起,幕清幽只覺得魔夜風英姿颯颯,看上去心情愉快得很。

    “你累壞了,我怕你睡醒後餓著所以就去弄了點吃的。”說著,男人將手中裝著清粥小菜的托盤放下。轉身從放在桌面上的包袱里拎了幾件漂亮的女式裙裝出來遞到幕清幽面前。

    “換衣服吧,這是我特意回上次那個裁縫店跟老板拿的,訂下的的東西咱總不能不要。”他一面說著一面有些促狹的斜睨著雙頰又有些泛紅的女人。心里明白一提起他倆在試衣間里偷情的事幕清幽就羞得不行,但是他卻仍然樂意拿這些話來逗她。

    她一羞,瑩白的玉體就染上桃花般的粉色,看上去像個精雕細琢的搪瓷娃娃好不可人。上次她落荒而逃,他也急急忙忙的追了出去,根本無暇顧及那些衣服。這一次他自己又折返回去,付了錢將屬於他們的東西拿回,也為好心的老板解決了一件頭疼的事。

    “你還好意思回去!”

    果然,女人紅著臉白他一眼,媚眼中含嬌帶嗔一把搶過衣服往自己的身上套。她動了動雙腿,只覺得身體并沒有想象中那麼酸痛,反而像是已經恢復了元氣一樣舒服得很。柔軟的細毛上已不再沾著男人s出的白色體y,清清爽爽的非常干凈。身上的汗漬也被一股芬芳的體香所取代,聞不出一點酸臭。

    很顯然,當她還在熟睡的時候已經有“某個人”悄悄地為她清理過了。

    嘖──

    幕清幽一邊穿著魔夜風為她挑選的衣服,一邊偷瞄著對方圍著桌子轉來轉去擺放碗筷的樣子,心里忽然覺得甜甜的。

    這個男人真的如他所說的那樣將她照顧得很好,好到連她都不知道該怎樣承受才好。這樣的疼寵別說是他那樣一個昔日的大魔頭,就算是在自己親哥哥身上她也是不曾奢望過的。她幕清幽自小孤單,早已習慣了獨來獨往。偶爾有神樂做伴已是人間天堂,又何曾想過會有一個男人將她像掌上明珠一樣細心呵護著?

    這樣宛若夢境的一切讓女人在心里忍不住默默地祈禱起來── 魔夜風啊,魔夜風……真希望你能永遠都是現在這個樣子,不要醒過來……

    “還說要去看你的母親呢,你瞧,都睡過頭了。”穿好了衣服又簡單的梳洗了一下,幕清幽挨著魔夜風在桌子邊坐下。端起一碗已經盛好的白粥,喝了一口立刻覺得滿口谷物的清香。

    “嗯──”

    魔夜風點了點頭,也陪她吃著早餐。但是英俊的臉上掛著的笑容卻是有些詭異。

    只見他優雅的咀嚼著口中的食物,如此簡單的東西讓他這麼一吃卻宛如人間美味一般。表面上他似是在迎合著女人的話,但實際上心里卻在暗笑。

    睡過頭……?

    如果說連睡了三天像小豬一樣不省人事也叫睡過頭的話,那麼這個頭也未免過的太大了。

    幕清幽猶自大口大口的吃著桌上的飯菜,只覺得自己今天特別的餓。心里自然以為是由於昨天三番五次的做“劇烈運動”太累了的緣故。卻不知因為過於疲倦,她已經連著睡了三天,腹中早已空落落的,不餓才叫奇怪呢。

    男人卻并不想點破她,只是一直給她夾菜,看她吃得開心,他心里就足夠滿足。

    這兩天她睡得死,他就趁機將她擺弄來擺弄去,依著自己的性子對她做了不少“見不得人的事”。比如不給她穿衣服也不讓她蓋被,反正屋里暖烘烘的少穿一點也絕對不會讓她凍著。

    他故意讓幕清幽赤l著身體在自己面前不自知的躺在床上動來動去,胸前的茹房隨著她的翻身被擠壓出誘人的形狀,雙腿間的幽密也若隱若現像一道等人品嘗的美食。

    而他就坐在不遠處看著她,能一動不動的看上好幾個時辰。或者干脆躺在她的身邊用自己的一雙手將她從上到下摸了個遍……只覺得能像現在這樣活著人生已足夠幸福。

    白天的時候,他偶爾會出門四處逛逛熟悉一下地形。發現這里雖然離自己母親在道觀里清修的地方不遠,但是也要走上一天一夜。於是他買了好多東西準備在路上用。錢不夠了,他就先把身上價值連城的配飾當了。無論如何,金錢乃身外之物,他都不會再讓自己的女人為了這種勞什子的東西發愁然後又去偷搶。

    到了晚上,他回到客棧打點好一切,就會將自己也脫個精光然後疊在仍然無意識的幕清幽的身上,扶著勃起的yj輕輕的進入她,然後展開溫柔的抽動。而這美麗的女人竟也會在睡夢之中發出輕微的呻吟迎合著他的律動,等他釋放過後再彼此相擁著沈沈睡去……

    如此枯燥乏味的日子在男人的眼中看來,非但不無聊,還反而有趣得很!

    只是……如此清閑的歲月卻依然有y霾在一直困擾著他,讓他不得安寧。

    “你怎麼都不吃?”

    豪邁的又將手中的一碗粥喝個精光,幕清幽這才發現魔夜風自己幾乎沒吃什麼東西。眼前的幾碟精致的小菜都是被她自己消滅掉的,便訕訕的有些不好意思。

    “我不餓。”魔夜風笑了,又將瓷鍋中的最後一點粥盛入她的碗中。

    他沒告訴幕清幽,這頓豐盛的早飯是自己親手做的。以前帶兵打仗時,難免去到邊境艱苦之地,三餐不繼是常有的。身邊沒人的時候,他都是親自做飯給自己和受傷的將領們吃。除了他的心腹,又有誰會猜想得到這個殘忍冷酷的大魔頭竟然也有如此人性化的一面。

    然而他的確有,只是不對別人說,也不輕易展露。

    他溫情柔和的一面就像是被他埋沒在內心深處的另一種人格,司徒星兒下的蠱也許并不是將他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而只是誘發出了他太過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人不一定要讓別人把自己看透,因為被看透了的人一定活不長久。自年少時就在沙場上南征北戰的魔夜風比任何人都更懂得這個道理。所以他深沈,他內斂,他y陽怪氣──就是要將自己變為一個讓人琢磨不透的幽冥。

    想當神是為了擁有一切,可惜……只有放棄一切才能當神。

    等幕清幽吃飽了,魔夜風讓她坐在椅子上休息一會兒,自己則負著雙手踱到窗邊不知在想些什麼。

    最近發生了太多的事,讓他也有些應接不暇。但是自從幕清幽出現後,他總是恍恍惚惚的從眼前掠過一些奇怪的畫面,讓他的頭很痛呼吸也跟著不順暢起來。究竟是真實還是夢境?他分不清,只覺得那些畫面熟悉的就像是自己親身經歷過一樣。但卻又無法從記憶中搜尋出完整的片段將事情合理化。

    但是重重疑點卻讓他不得不認真的思考起來──

    現在身邊這個讓他愛到瘋狂的女人最初見到他時就好像對他很熟悉一般不斷地問他有沒有想起什麼,這難道不古怪嗎?

    她的武功是如此高強,不僅相貌絕美性格也是機靈聰慧,就憑她輕而易舉就從人群中盜得錢財的身手,若說她是一個被墮入風塵中的花娘,這難道不可疑嗎?

    更何況她每一次出口詢問他是否回憶起過去的時候眼神都是那麼誠懇,語氣又是那麼的急切,那樣子像是恨不得將他腦袋里的東西全部倒出來一般,又是為了什麼?

    最重要的是──

    無論是攏翠樓里的浴池和帷幔,還是這個叫息紅淚的女人都真的能讓他想起一些事,卻是一些他無論如何也驗證不了真實的詭異的碎片。美人的突然到來、自己莫名其妙的被鎖在妓院、她對他的了解、還有到現在也未曾露面的鬼將軍……恐怕這其中,萬萬沒有那麼簡單。

    “淚兒,過來。”

    想到這,他背靠著窗欞像個至高無上的神冥一樣微笑著對幕清幽伸出了手。但是狹長的眼眸之中卻不經意的閃過一抹懷疑和冷冽。

    “什麼事?”幕清幽不明就里的抓住男人的手被他帶入懷中,仰著明豔動人的小臉不解的凝視著對方。

    “我問你,你喜不喜歡我?”

    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嚇了一跳,幕清幽心里猶豫了一下,卻發覺摟著她的鐵臂開始收緊,於是她咬著嘴唇點了點頭。

    喜歡。

    她心里最快浮現的是這個答案,但是這樣一個肯定的回答讓她自己都嚇了一跳,所以她無法脫口而出。但是人心的悸動是無法自欺的,男女之間的相互吸引也是亙古不變的定律。她沒有辦法抵抗他的魅力,只好投降。

    他很好,很好很好……不是麼?

    但只這片刻的猶豫,卻更堅定了魔夜風覺得她有問題的猜測,劍眉開始徐徐皺起。

    此刻他摟著幕清幽的腰肢,卻覺得兩個人的心并沒有像自己以為的那樣靠得那麼近。

    幸福來得太快,讓他有樂昏了頭。此時真的面對面的詢問起來才發現他面前傾國傾城的美人兒有太多的事都在對他隱瞞。

    他思考了兩天,想起來又壓回去,不想攪亂了兩人甜蜜的生活。但是不去想,這一切偏偏又像是扎在腳心的木刺,每走一步都痛楚得讓你不得不直視。

    一想到她很可能是別人派來潛伏在他身邊曲意逢迎實則是懷著不可告人y謀的敵人,男人的心臟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捶打了一下一般,疼的難以言喻。傷口不處理是會化膿的,他的心結已經化膿了麼……

    “有多喜歡?”男人沈著聲音繼續問。

    她昏睡了三天,反而給了他思考的時間。

    聰明絕頂如魔夜風本人,以他傲人的才智早就該對幕清幽的出現生疑。但是兩人在一起的時間太快樂,讓他變得愚鈍。現在靜下心來想一想,若是他心心念念的淚兒真的是別人手下的棋子,那豈非都有的感情都只是對他無情的欺騙!!

    絕對不可以,他這麼愛她她怎麼可以騙他!

    “有沒有喜歡到一輩子都不會用謊言將我欺騙?”

    “怎麼了,你勒的我好痛!”察覺到魔夜風的臉色不對,自己的纖腰被他越摟越緊快要喘不過氣來。幕清幽不得已踮起腳尖,被他弄得一頭霧水。

    發生什麼事了?他們剛才不還好好的嗎?一路上男人都對她百般呵護溫柔體貼,為什麼他現在的樣子看起來卻像是要殺人?

    沒想到你真的背叛我

    “嗯……?”他的俊臉又貼近了一些,臉上掛著讓人心疼的表情。眉眼雖然都是舒展開的,但那不是笑,而是害怕被欺騙卻又渴望得知真相的自相矛盾。

    “你有沒有什麼事情瞞著我?”比如你的身份,比如你出現在我面前究竟是不是巧合。

    “我……”

    幕清幽腳尖離地,整個身子已經被魔夜風騰空抱起。她想隨便編個謊話騙他,但是話到嘴邊抬眼望見男人泫然欲泣的臉龐,忽然之間那些“機智”的對策對她而言就像是狠狠地抽了她幾個耳光一樣熱辣辣的疼。

    他是知道了什麼……還是想起了什麼,他認出她是幕清幽了麼?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女人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理智告訴她應該先哄著他,編一些動聽的話來安慰他。但是感情上卻覺得繼續騙他的話就像是做了一件天大的缺德事一樣,從良心到真心都不得安寧。

    他是要娶她的,那是因為他不知道她是誰,不知道他已經親手將她嫁給了別人。這謊言早晚都會被戳破,到那個時候如果魔夜風還沒有清醒過來的話,這場鬧劇又該如何收場?

    雖然她現在真的很想什麼都不顧,安心的接受他的安排,為自己的幸福牟利。但是萬一有一天他忽然知道了真相,她會不會因此又將自己親手推入了另一個地獄。

    幕清幽咬了咬唇,喉嚨滾動著咽下一口口津。

    也許她應該開始給他講他們的故事了……魔夜風和幕清幽的故事,是嗎。

    但是這樣好嗎?

    轉念一想,女人又猶豫著凝視著眼前的男人,懷疑他是否真的能接受自己的過去發生的所有事,而不會像那個時候在浴池里那樣只要?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