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35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58:53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嗯嗯……”男人含著她的舌尖,雙腿緊緊夾著她纖細的身子。

    深藍色的天空仿佛就在身邊,星星月亮也是近在眉睫。一對璧人卻像是在蕩秋千一樣,依靠著一根藤條在星月的映襯下緩慢而優雅的從左邊的崖壁蕩到了右邊。

    只見魔夜風一手抱著幕清幽,另一只手抓著不知從什麼地方垂落下來的藤條完全不在乎自己會不會就此摔下去。相反的,整個過程中他都在激情的壓低頭部與懷中的女孩接吻。直到兩人的腳下不再空虛,已經穩穩的站在實地上時,他們的嘴唇還是緊緊地膠在了一起,沒有半絲空隙。

    “唔……不……不要了!”見男人大有要繼續擁吻的架勢,幕清幽連忙動手推開了黏在身上的男人。一雙星眸瞪得比平時要大得多,只差沒c著纖細的柳腰學起其他姑娘嬌嗔時的茶壺狀。

    “怎麼了?”男人正親的神魂具醉,突然被女人推開有些小小的不滿。剛想將幕清幽拉回來繼續剛才的事,胸前卻被一根春蔥般的玉指抵住了。

    “你──”幕清幽用手指點著魔夜風的胸口,剛想為自己剛才的驚嚇把對方好好的數說一頓。可是轉念一想他似乎也沒做錯什麼是,只是提前沒跟她打過招呼讓她嚇了一跳罷了。

    不過回首望著他們蕩過來的這段距離,匆匆片刻卻讓她有種刻骨銘心的悸動。開始的時候是因為害怕,後來卻是因為被自己所愛的男人抱住在空中親熱的不一樣的浪漫。

    總之──真是太過癮了!

    “我什麼?”魔夜風不解,一雙深邃的眼眸里注滿笑意。

    “你怎麼知道那里有藤枝,若是沒有我們不是摔死了?”幕清幽找不到罵人的氣勢,只好趕緊換了個話題。

    “你放心,我小的時候就一直在這山里玩,哪里有什麼我是清楚得很的。”魔夜風悄悄地湊上來再度貼緊了她的嬌軀。

    “再說,就算是真的跌下去也不會怎麼樣。這崖底是溫泉水潭,摔進去大不了洗個熱水澡再從頭爬起。”他一把抱起自己的女人,讓她像一只小貓般蜷縮在自己的懷里。

    “你累了吧?前面不遠處有一個山d可以讓我們休息一晚,順便吃點東西。剩下的路明天再趕。”見幕清幽面有疲色,魔夜風便抱著她不想讓她再走路了。他雖然說不遠,但是數一數這里離那山d也有好幾里地。

    “嗯。”幕清幽點點頭,不一會兒竟然在男人的懷里沈沈睡去。

    舍身救兔

    等幕清幽醒來的時候,自己已經睡在一個一點都不寒冷的山d里了。

    山d的石壁被人打磨得十分光滑,里面還有一張大石床,而她就睡在這個石床上。石床上鋪著厚厚的獸皮,她睡的這塊是切割的方方正正又被針線拼在一起的幾塊羊皮。而她旁邊的位置鋪的卻是一整張有些駭人的虎皮,應該是魔夜風睡的地方。

    但是細看這個地方,她覺得這里已經稱不上是什麼山d了。因為就算是最了不起的獵戶也斷沒有如此講究的石d可以作為暫時歇腳的地方。這里一看就是有人精心布置過的,也許還當做家住上了一段時間。

    此時地面上燃燒著一堆篝火,上面架了一只烤得外焦里嫩的山j,正滋滋的流著香油。幕清幽早就餓了,現在聞到香味只覺得餓意更濃。當下就四處尋找起魔夜風的身影,希望能和他一起吃到食物。

    誰知左看右看又哪里有半點魔夜風的身影,女人不禁失望的撇了撇嘴自己下床走到篝火邊想要先撕一點r來嘗一嘗。就在這時,她身後傳來了男人揶揄的笑聲。

    “沒良心的饞嘴小貓,我不在你就想吃獨食了?”幕清幽扭頭一看,卻見魔夜風赤膊著上身,古銅色的肌r在火光的照耀下越發黝黑強壯。他卷著褲腿,似乎是剛做完什麼體力活。只見他一只手上拎著一大捆干柴,另一只手揪著一只還在垂死掙扎的兔子的耳朵,正帶著寵溺的笑容注視著她。

    “哇──好可愛。”

    幕清幽眼睛忽閃忽閃的朝他奔了過去,男人見她過來便放下柴火想抱她。卻見女人直接忽略掉他這個大活人竟然先是蹲下來接過了兔子。魔夜風伸出的手臂不禁一僵,只好轉為苦笑自我解嘲的摸了摸鼻子。

    武功到了他這個境界,哪里還需要用弓箭抓獵物。只要輕功一出,隨便你奔跑的有多快也會輕而易舉的落入他的指爪。所以這只雪白的小兔子并沒有受傷,毛絨絨的嚅動著三瓣嘴兒正窩在幕清幽的懷里挨挨蹭蹭,直看得男人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兒。

    “可愛?”男人不自覺的挑眉,“你是在夸贊我們明天的早飯嗎?”

    “早飯??”幕清幽大駭,“它這麼可愛你真的要吃它?”那鄙夷的小眼神立刻化為兩道利光s向魔夜風。

    “我要是把它烤熟了,你不吃麼?”男人被她瞪得莫名其妙,在雄性的眼中通常只有吃與被吃的關系,是很難理解女人為什麼隨時都可能產生同情“食物”的母性關懷的。

    “啊……你真的要烤它?它很可憐誒。”幕清幽有些心疼的將小兔子摟得更緊,卻被魔夜風一把拎著耳朵揪了回去。只見他用一根繩子將小東西拴在一旁的木椅上,為的是明天早上再殺來吃才比較新鮮。

    而後男人不容置喙的挽過女人的胳膊將她拉到火堆旁,自己從烤r上切了一個j腿遞給她。

    “你還是先把自己的肚子喂飽了吧,就不用關心它的死活了。”魔夜風淡淡的道。心里卻在想一定要將那只被幕清幽在胸口抱過的死兔子殺掉。那對茹房是他的專利,連兔子都別想染指!

    “哦。”幕清幽咬著口中汁多味美的鮮r不再言語,但是眼光卻不時的向一邊的那個已經被列入魔夜風黑名單的小生物偷偷瞄去。只見那只兔子正用可憐巴巴的眼神回視著她,像是在求救,女人心里便不由自主的開始思考起來要用個什麼辦法才能將它偷偷的放掉……

    “吃呀,多吃點。”魔夜風見女人吃的香甜,便又切了一大塊r給她。而自己卻只吃一些r不是很多的部位。

    沒關系,等殺了那只兔子他可以多吃一點r。反正兔子比較肥,肯定比山jr多。

    “嗯,你也多吃啊──”幕清幽也沖著他甜甜的笑了笑。

    還是讓他多吃點吧,等她把兔子放了這男人肚子里又沒什麼食物豈不是要餓壞了。

    就這樣,表面上一對男女雖是互相關懷著甚為感人。可是眼皮底下卻都在為了一只兔子而各懷鬼胎。一個說殺殺殺,一個要放放放──不知道到最後誰能夠如愿以償。

    漆黑的夜里,整個山d里只剩下一些未燃盡的木炭在地上留下的點點紅光。幕清幽與魔夜風同蓋著一床毛氈,正溫暖的偎依在一起甜甜的進入夢鄉。

    四周基本上是漆黑一片,但是等眼睛適應了黑暗以後再睜開就會覺得那點余火的微光就可以照清楚石d內的一切。所以,當男人的呼吸逐漸平穩之後,躺在他身邊的女人卻慢慢的睜開了眼,因為她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噓──

    幕清幽眨了兩下長睫,在心里悄悄地對自己比了個不要出聲的手勢。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魔夜風這家夥的敏感,知道只要自己稍微有一點要下床的動靜他都一定會立刻發覺。所以她先伸出手去輕輕點了男人的睡x,然後又靠在他耳邊小聲的叫了他兩聲。在確定他已經睡得毫無知覺了之後她才放心的翻身下了石床,躡手躡腳的走到了拴著那只小兔子的椅子旁邊順便撥亮了余火。

    “兔子啊兔子,你可要記住我的好呀,我可是冒著激怒那個大魔頭的危險才把你放掉的。”

    幕清幽一面往火堆里又添了一些干柴,一面喃喃的說到。還將手伸到椅子旁像摸小狗一樣撫摸著小兔子的頭。而那小東西也像是聽懂了她的話一般,一個勁兒的往她手心里靠,并且舒服的瞇起了紅紅的寶石眼。

    “嘿嘿,真乖──”

    女人甜甜的笑了起來,看著小兔子撒嬌般的反應她心里歡喜的很。一向聰明淡漠像男孩子一般的性格此時竟也有了小女兒般的嬌態。

    她從小沒伴,也沒想過像個尋常姑娘家一樣養個小貓小狗之類的來做伴。反而是經常去找神樂學些舞刀弄槍的東西。小兔子的出現激起了她埋沒已久的童真,讓她渾然不知此時的自己竟像個不諳人事的少女般無邪。

    自顧自的跟兔子說了些細碎的話,幕清幽怕魔夜風沖破x道醒過來。只好惋惜的解開繩子將它抱出了山d在一棵大樹邊上放掉。

    夜色深沈,小兔子似乎也對她并不十分舍得,繞著幕清幽的褲腳轉了好一會兒才蹦蹦跳跳的跑開。那留戀的神情看得女人眼眶有些發酸,直等到那一團白雪似的身影完全消失了之後才戀戀不舍的轉身回來。

    哪知回到山d之後,地上原本只是燃燒起一小簇火光的柴堆此時竟旺盛的燎成一堆溫暖的篝火,將整個石d都照得分外明亮。

    “去哪了?”

    男人抱著雙臂斜勾著唇坐在石床邊上,凌亂的發絲讓他有種不羈的威嚴。但見他英俊的臉龐上掛著詭異的笑意,黑眸危險的瞇起,一看就是不知道在打著什麼主意。

    “我睡不著,出去溜溜。”幕清幽小聲的撒著謊。

    奇怪了,難道他沒有被點到睡x嗎?

    “兔子呢?”

    魔夜風見她一副像做錯了事的小孩一般的模樣心里又好氣又好笑。卻又見她眼神里充滿疑惑的不時的偷瞄著自己,只覺得太陽x附近隱隱作痛,心里卻在訝異自己竟從來沒見過她如此可愛的一面。

    不就是放掉一只兔子嗎?有什麼大不了的。她要是真那麼心善他又怎麼會執意要殺,竟然弄得要大半夜從被窩里跑出去偷放,還點他的睡x?這豈不是顯得他這個人太冷血了!

    說到冷血──這麼殘酷的詞怎麼會跟他沾上邊……魔夜風在心里很自我感覺良好的想。

    “放掉了……”幕清幽低著頭,聲音越來越小。

    完了──

    事實擺在眼前,那空蕩蕩的繩子就是證據!她再怎麼撒謊都是罪加一等,還不如直接“自首”算了。

    “過來。”

    魔夜風有心逗逗她,故意板起臉來沈著聲音冷冷的說。

    幕清幽不想過去,但是魔夜風鳳眼一瞪她就覺得自己實在是沒什麼抗拒的立場,只得噘著紅唇慢慢的挪到了他懷中。

    “唉喲!”這個愛嫉恨的男人居然一把拉過他照著她的脖子就咬了一口!幕清幽想掙扎卻被他死死的困在懷中只能哀嚎著承受他一口狠過一口的啃咬。

    “怎麼辦,你把我的食物放了,可我現在肚子餓了。”大手開始帶著燙人的溫度撫摸起女人的背脊,齒間毫不留情的啃噬也漸漸變成了酥癢輕柔的舔吻。魔夜風鼻間嗅著幕清幽身子上的清香,只覺自己渾身的感官都被調動起來了。

    他真的已經太長時間沒有碰過她了……

    “那我明天去摘野果給你吃好不好?”女人被他撩撥得也有些熱了,嬌喘吁吁的靠在他的懷里任他對自己上下其手。

    “來不及了,我現在就想吃。”魔夜風拉開她的衣襟,幫她將礙事的衣服脫下,隔著肚兜握住了幕清幽的兩團茹房。

    “你要吃什麼?”女人心中已經明白這個男人接下來要做什麼了,但是他弄得她臉頰上熱熱的,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沒有食物我只好吃你,你看上去比那只兔子可口多了。”男人壞笑著接口道,隨即低下頭來開始舔弄她的玉體。粗糙的大手挨著布料尋找到了藏在里面的兩個敏感的小茹頭。用手指輕搓了一會兒就明顯感覺到那兩個軟軟的r蕾充血變硬,可以改用食指和麼指捏住了。

    “嗯啊……輕點捏……”被男人用手指掐住茹頭向上沒輕沒重的揪著,幕清幽分不清那是一種痛覺還是快感。她只知道他每次一碰她,她就覺得好脹好熱。每一次他帶給她的感覺都不一樣,每一次他都能喚醒她體內的欲望將她變成最貨真價實的蕩婦。

    兩人的呼吸同時變得急促,不一會兒男人就已經將她上半身的所有衣物都扔下床去了,而他自己原本就打著赤膊只穿了一條薄薄的褲子。現在更是如魚得水的讓彼此赤l的胸膛緊緊貼在一起。

    “過來,讓我親親你。”此時魔夜風坐在石床上,兩條長腿還踩著地面。而幕清幽就像是騎馬一樣跨騎著坐在他的大腿上,雙腳半環著他的腰擱在床上。纖腰被男人有力的鐵臂環繞著,兩個人剛好臉對著臉。

    “嗯……唔……”

    男人輕而易舉的就捕捉到了她誘人的紅唇,將自己的薄唇印上輕輕的吸吮著,就像是一個汲取甘露的旅人。如此近距離的接觸更讓他看清楚了幕清幽臉上恐怖的疤痕。但是他非但沒有嫌棄,反而心中更萌生起無以復加的憐愛之情,只覺得自己滿心都是對她的憐惜與虧欠。

    他揪心的在她唇瓣上蠕動啄吻,手上揉捻她茹頭的動作也變得輕柔起來。

    火紅的長舌緩慢的從唇齒之間探出頭來,先是將她瑰麗的唇形描畫了一遍。接下來則從她的右眼角開始舔起,沿著它才剛結血痂的傷口一路向左用舌尖輕轉著將她整條傷痕都濕潤了一遍,直到她的左耳。

    “對不起──”

    親吻著女人敏感的耳根,魔夜風突然將她整個人擁入懷中緊緊的摟著,像是要把她揉碎了一樣。他緊閉著雙目微微蹭在她的頸間搖頭,眉間的摺痕堆得像小山丘。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一遍又一遍用低沈的嗓音在她耳邊重復著愧疚的誓言。

    互訴衷腸 <高h、慎>

    “怎麼啦──?”

    幕清幽先是一怔,隨即將魔夜風環抱在懷中無限溫柔的說了一句,纖纖玉手還輕拍著他的背,就像是母親在哄著傷心的孩童。

    她都已經沒有在怪他了,為什麼他還是如此耿耿於懷?難道美貌這種東西真的對男人如此重要嗎?

    “是我的錯,我對不起你。”顫抖著單薄的嘴唇,魔夜風的聲音不知不覺間竟有些哽咽。不敢面對女人太過清澈的眼神,他像一只受傷的小獸一樣在她脖頸之間蹭來蹭去,不斷地輕搖著頭像是要甩去那些將他壓的快要喘不過起來的傷悲一般。

    男人的長睫毛刷在脖子敏感的皮膚上弄得幕清幽有些癢,她剛想笑卻又突然笑不出了。因為那稚嫩的肌膚上竟然濕濕的掃過了一道又一道水痕。

    過了一會兒,男人更是毫不掩飾的靠在她的肩頭小聲的抽泣起來,聲音聽上去“嗚嗚哇哇”十分的委屈。

    不會吧……他又哭了?

    幕清幽尷尬的抽動著嘴角有些哭笑不得。

    望著眼前的男人正做著以前的那個魔夜風永遠不會做出的事,幕清幽的臉色又漸漸的染上一抹哀愁。

    唉──

    她深沈的嘆了一口氣,雙手捧起男人的臉龐讓他正視著自己。

    看著他淚光漣漣卻還倔強的抿起嘴角瞅著她的樣子,女人心中的想法萬分復雜又無可適從,滿腦袋里的念頭都是密密麻麻的問句──他怎麼會變成這樣?

    她不在的這段時間里顯然神樂并沒有看好他,不過像魔夜風以前那樣作為一個任性又霸道的男人,要是不愿意讓別人干涉他的生活的話又有誰能夠阻擋呢。

    司徒星兒……想起這個名字幕清幽瀲滟的水眸就忍不住冷冷的瞇起。

    那個邪惡的女人究竟對魔夜風做了什麼手腳,是毒藥、還是巫術?而這男人在被改變的過程中又曾遭受過什麼樣的折磨與虐待?

    這些幕清幽都不知道,卻又忍不住要錙銖必較!

    那個司徒星兒明明就是只貪婪妖冶的花蝴蝶,一身庸俗的脂粉氣。小小年紀下手卻這麼重,目光又那麼狠,一看就知道不是個省油的燈。如果讓她最後查出來這女人對魔夜風做了什麼天理不容的事,那她就……她就一定會……

    “我一定會把你的臉醫好的!”

    就在女人用狠辣的想法鞭打著司徒星兒的時候,魔夜風卻突然開了口。男人的眼神中有著鋼鐵一般的堅定,像是不做到這一點他一生都不會安寧一樣。

    啊?

    幕清幽瞪著他,被打亂了的思緒讓她看上去有些錯愕。

    “你要相信我!”見女人并沒有立刻做出反應,魔夜風急切的握住她捧著自己臉的手恨不得立刻將自己的心挖出來給她看。

    他說的都是真的!

    絕對不是哄騙女人的謊話!若是真的能讓幕清幽恢復到從前的花容月貌,就算是要讓他折十年陽壽他都在所不惜!

    “我問你──”聽了這樣的表白,雖然心里很是感動但幕清幽還是故意板起臉來壓低聲音問了一句。

    “什麼?”魔夜風緊張的聽著,古銅色的面頰上還掛著點點淚痕,讓他健壯剛強的形象看上去有些可笑。

    “你只是因為我長得好看才和我在一起的麼?”手指輕輕擦去男人腮邊的水漬,幕清幽故作平靜的問道。

    自古紅顏多薄命,男人會越來越成熟,越來越強大。而她卻不可能一年比一年更漂亮。如果魔夜風在失去心智以後卻也是同其他男人一般只是看上她的外表,那她寧愿在自己最芳華的年紀就遠遠的離開他,不愿意讓他看到自己凋零的模樣。

    雖然聽起來有些殘忍,但是相愛的兩個人之間能夠擁有一段最美好的記憶,也比被衰敗的現實弄得幻滅來的要好。

    “當然不是!”以為男人會支支吾吾說出一堆長篇大論,哪知魔夜風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誠懇的表情讓人很難懷疑他只是在做戲,或者故意說好話來安慰她。

    “那你為什麼喜歡我?”幕清幽心中一喜,連忙進一步的追問。

    原來他喜歡她還有別的原因,那她今天一定要把這個男人的心思全部都弄明白!

    “沒有原因,我就是喜歡你!”

    “喜歡得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喜歡你才好,喜歡的我寧愿什麼都不做只陪在你身邊靜靜地看著你。”魔夜風抓著她玉手的大掌由用力的抓握改為輕柔的撫摸。

    “喜歡看你開心,喜歡看你笑……”男人握著她的手放在自己臉上輕輕的摩擦著,黑眸享受的瞇了起來像一只被主人安慰的小黃狗。

    “只要我有,只要你要……我愿意把自己的一切全部奉獻給你。”

    魔夜風甜蜜的說完這一句話,滿心歡喜的以為幕清幽會很感動。哪知對方不僅一言不發,就連在他臉上正撫摸得他非常舒服的小手也突然間被用力的抽回。

    他說錯了什麼嗎……?

    男人愕然,不知所措的睜開眼睛望著眼前的佳人。

    “你這白癡。”只見幕清幽不僅面無表情的看著他,還冷冷的開口罵了一句。

    誒?

    男人登時完全的傻掉,微張的嘴唇不解的輕顫著。

    誰料幕清幽的臉色又攸的一柔,帶著戲謔的壞笑忽然狠狠的吻上了男人的嘴唇,雙手用力的撫摸著他胸前的肌r其熱烈程度不輸於任何一次他對她所做的。

    “哦……!”

    魔夜風這才知道自己是被這個“壞心”的女人給騙了,嚇得他差點窒息。不過心里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了地,於是他再也無顧忌的一把抱住可愛的女人也勾唇結舌的回應起她的熱吻。

    這可是她第一次如此主動啊!

    長長地舌頭被女人吸含在櫻紅的小口中又咬又嚼弄痛了他,他卻也毫不在乎的任她褻玩。他狂喜著,興奮著,明白了懷中的女人也是如同自己一般深愛著他的。

    愛人與被愛,從來都是讓人迷醉讓人瘋狂讓人不顧一切的浪漫事。所以此刻,他們要用最原始的手段來催化這種只屬於他們的浪漫。

    “嗯……親我……”女人舌頭像一條扭動的蛇一般喂入魔夜風的口中與他糾纏。她舔吻他的牙齒,咬嚙他的唇瓣,嘬高他的嘴唇不知滿足的吃著他的口水。

    幕清幽的心跳得非常的快,她從來沒發覺自己竟也會在媚藥還未發作時就如此發自內心的想要一個男人。魔夜風赤膊的上半身將灼人的體溫傳到她的身上,而她在聽了他比任何甜言蜜語都要坦誠都要動聽的表白之後更是恨不得將自己的全部都和他融為一體。

    天吶──

    他愛她,這個叫魔夜風卻又不是他的男人如此深愛著她。

    “我也愛你,真的。”

    下定了決心,幕清幽媚眼如絲的環住男人的脖子靠在他的耳邊喘息著說出了這句在她心里埋藏已久的話。如此俗爛的言語此時聽起來卻有一種讓兩人同時落淚的不易。她想表白,她早就想像這樣說出自己的心意了。

    “嗯……”

    聽完這句話,魔夜風的身子開始劇烈的顫抖,心里明明喜悅的快要立刻瘋掉但他卻只能笨笨的應承了一聲。

    他說不出更好聽的話來表達自己的心情,但是他非常明確的知道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愛這個女人,一定要給她永恒的幸福。

    為了掩飾自己不善言辭的窘迫,他咬了咬牙急切的伸出了手。

    “啊嗯啊……”

    被男人忽然扒開身上的衣服,連美麗的肚兜也被粗魯的解開了去。幕清幽雙腿環著魔夜風的腰坐在他的大腿上,任由胸前的一對迷人的茹房白嫩嫩的落入對方唇齒之中。

    “對……吸我……用力吸……”主動挺起雙峰,幕清幽迷離的扭動著腰臀刺激對方下腹部的欲望。

    “好嫩……你的乃子永遠都是那麼可口。”用虎口托起女人的兩團凝脂,魔夜風急不可待的將頭顱湊了上去。舌尖技巧性的掃過粉色的茹暈,潔白的牙齒刮著r蕾的頂端。像這樣玩弄了一會兒,他又改為大口的含吮,一下一下連帶著茹暈一同吸入口中用力嘬。

    “嗯……好舒服……”

    一面被男人吸咬著茹房頂端,幕清幽一面也不甘示弱的用指腹去捏捻對方的男性茹頭。兩人互相愛撫著彼此的胸口,一個親的“嘖嘖”不斷,一個又搓得津津有味。女人在盡情撫摸了他的胸口之後,又湊上前去抬起頭一口含住了魔夜風的喉結。任那男性的象征在自己口中被香舌舔弄得上下滾動。

    “啊……”男人呼吸開始變得急促,喉嚨里悶哼不斷。她突然的靠近讓他只能戀戀不舍的吐出那已經被他吸得紅紅亮亮的茹頭,而後仰起脖子讓她進一步親吻他的喉嚨。

    兩條劍眉死死的擰在一起,但是黝黑里透著潮紅的面頰卻顯示了他此時非常的舒服。幕清幽這一次有意要做攻擊的一方,所以她一邊親一邊將魔夜風的身體向後面的石床上壓著,他用手掌支在床面上撐住自己的身體。

    已經做了這麼多她豈會再害羞些什麼?

    花瓣一樣的嘴唇沿著男人的鎖骨一路親吻到他泛著金屬光澤的胸肌。粉色的舌頭像一根沾了水的毛筆一樣沿著左右左右的路線在他胸肌上刷來刷去。最後她學著他吃她的樣子也用舌尖覆蓋住他的男性茹頭在上面輕舔慢點,還繞著深褐色的茹暈畫圈。只一瞬間,她就覺得他下腹部一直抵著自己的y物變得更大更硬了,幾乎要把他的褲襠毫不留情的頂破。

    於是幕清幽的頭便開始繼續向下移動,輕輕啄吻過他結實的腹肌,而後緩慢的拉下他腿上的褲子將那一根巨大的r棒釋放出來。

    嘖……有一段時間沒做了,這壞女人清白的東西竟然越來越生龍活虎了。還沒怎麼樣就脹得這樣大,不僅顏色興奮的變為瑰麗的紫紅,連烏黑的ym都性感的蜷曲在一起隨著r棒的上下彈動而成了y蕩的背景。

    自她臉毀了之後魔夜風都一直陪在她的身邊同吃同睡,連自己解決生理需求的時間都沒有。對於這樣一個“熱血”的家夥,能忍到現在真是一件太不容易的事。

    “淚兒,你?”魔夜風正瞇著黑眸享受著反過來被女人壓在身下為所欲為的快感。卻見幕清幽毫不嫌棄的主動伸出柔軟的玉手圈住了他的陽剛,一時之間有些受寵若驚。

    “別動。”見魔夜風不老實的挪了挪臀部,那根猙獰的r棒差點打到了她的臉。幕清幽撇著嘴狠狠的攥了他的yj一下,立刻收到男人尖叫著抗議。

    “寶貝兒,輕點……”他可不想在心愛的女人面前就這麼早泄掉!

    見男人扁著嘴巴一副求饒加委屈的傻樣,幕清幽忍住笑開始上下輕柔的撫摸起他的r棒,還不時的用小指繞著他堅硬的ym把玩。

    “哦……舒服……”男人的頭不自覺的向後仰著,口中的呻吟聲越來越緊湊。

    摸了一會兒就開始舔,柔軟的香舌沿著r棒的輪廓輕輕的移動,尤其是在g頭最敏感的地方著重力度含吮了一下。直爽的魔夜風y叫連連,不自覺的挺著臀部小幅度的在幕清幽的口中開始抽送。

    用自己的嘴巴幫他含了一會兒,幕清幽覺得只是口交完全沒有辦法滿足自己的需求。於是就在魔夜風臀部抖動的越來越快的時候,她殘忍的向後退吐出口中沾滿唾y的欲棒。讓那顏色越來越紅的yj“一支獨立”的暴露在冰涼的空氣中看上去孤零零的好不可憐。

    “不要……不要停嘛……”

    被服侍了半天,魔夜風的聲音都有些飄飄欲仙了。剛到緊要關頭就忽然被冷落他哪里承受得住。於是他鼓起勇氣,指著自己未紓解的小兄弟強烈要求重新回到那溫暖的小口中去,卻被幕清幽懶懶著拒絕了。

    “別著急──”女人離開他的身體,就這樣俏生生的站在他火熱的目光下親手褪去了自己下半身的衣裙讓自己赤l的身體完全暴露在魔夜風面前。

    “去,躺在那塊虎皮上,我很快就來騎你……”

    聽到幕清幽這樣說,魔夜風趕緊聽話的往後挪動著身子爬到那塊虎皮上,而後期待的望著她怯怯的吞了吞口水。

    性虐待狂幽幽1<高h、慎>

    “嗚嗚……嗚嗚……”

    天色將亮,朦朧的山霧籠罩在太陽還未露面的俗世山上,將蒼翠的植物打上一層清涼的露珠。充滿靈性的小動物們都伸個懶腰抖抖茸毛活蹦亂跳的跑出來覓食,而那魔夜風專屬的溫暖石d里卻傳來男人小聲的抽泣聲……

    好痛……好痛……好痛哦!!!

    臉上頂著兩個黑輪明顯是一夜未眠的男人顫巍巍的扁著唇環抱著自己青紫一片的身體縮在石床的一角。只見他瞪著一雙狹長的黑眸謹慎的盯著“相隔甚遠”的那位正卷著被單躺在羊皮上睡得香甜無比的美人。腦海中一閃過剛剛發生的事,背脊後就忍不住涌上一陣惡寒。

    忍不住又向後面縮了縮,盡量拉開自己與幕清幽的距離。見她臉上猶自掛著滿足的甜笑,偶爾還會伸出舌尖來緩慢的舔一圈紅豔豔的嘴唇仿佛在回味方才兩人激烈性j的滋味。看到她這樣,魔夜風的身子都快要嚇得顫抖起來,一張俊臉上眼淚汪汪……唯有無語問蒼天。

    天啊──他居然愛上了一個有性虐待傾向的女色魔啊!!嗚嗚嗚嗚……

    兩個時辰之前──

    “啊啊……啊啊”

    燃燒正熾的火光將整間山d照映得格外明亮,干柴在火堆里燃燒響起“劈劈啪啪”的聲音,時而還有紅色的火星濺了出來打在石壁上。但是正在石床上交媾的兩人制造出的聲響卻遠遠蓋過了火焰的燃燒,仿佛他們之間的互動要比火焰還要旺盛得多。

    今天的美人似乎特別的興奮。

    魔夜風平躺在石床上,黑眸迷離的望著正騎在他身上瘋狂顛簸的女人一眼,隨即偏過了頭情不自禁的揪緊了身下的虎皮。

    哦……哦……嗯……

    喉嚨里發出一聲又一聲男性特有的悶哼,潛意識里雖然覺得男人大聲叫床‘嗯嗯啊啊’的很難看。但是此時他那根‘快樂的源泉’正被幕清幽的甬道狠狠的夾著,緊貼著滑膩的r壁用力的穿刺。烏紫色的r棒在他的視線范圍內出現,消失不見,再出現,再消失不見……一次次盡根沒入女人軟綿綿的小x內。讓他真的很想不顧一切的大聲發泄出來,不然他一定會被這股激流一般的快感活活沖擊死的!

    “慢一點……淚兒……我……”小聲的求饒著,魔夜風的喘息越來越快。

    下腹部被幕清幽坐的啪啪直響,女人充滿彈性的p股緊挨著他的大腿來回蠕動。那像嬰兒小嘴兒一般的x口正一口一口的咬著他的棒身,用力頂到深處後又有zg口的花心對著他的g頭又舔又吮。只見那肥厚的大y唇像兩片火腿含著他的欲根,花瓣般的小y唇也在他的兄弟上吐著y水滑來滑去磨得他心里癢癢的,r體也癢癢的。

    唔……太刺激了……他真的快要受不了了啊……

    “哦……好舒服……我好快樂……”

    哪知幕清幽正處在興奮的巔峰,已經全然沒有了女性的矜持。不僅沒有聽見男人的話,而且還動的越來越快,像是恨不得被他貫穿一樣。

    只見她雙手撫摸著男人的胸肌,腰臀y浪的上下前後的擺動讓yj進出自己的小x。過了一會兒,女人纖細的手指也開始變得不安分,兩手分別揪住魔夜風的男性茹頭不顧他的疼痛向外用力的揪著。直弄得他嗷嗷亂叫,聽在心里她反而更爽。

    今天魔夜風的表白徹底刺激了她內心深處渴望愛與被愛的一面,幕清幽孤獨沈寂的心房第一次毫無遮掩的向男人敞開。沒有俗世的紛爭與糾纏,沒有前塵舊事的該與不該,她現在就只想和自己心愛的男人不顧一切的交融。

    這種念頭一旦產生就勢不可擋,欲望與愛人的本能壓抑的太久一旦爆發就是災難。

    她原本也不是什麼嬌柔做作的女人,發情之後便像個女皇一樣強勢的命令著魔夜風像只待宰羔羊一般分成‘大字型’躺在那塊虎皮上。

    不知是老虎的皮毛所象征的雄性力量刺激了她還是魔夜風那任人魚r的老實樣讓她興奮起來。今天晚上她只覺得這男人特別的性感,肌r閃閃發亮,結實的胸膛看著就想舔,下半身的陽具更是雄壯威猛能c的人欲仙欲死……總之,他就是渾身上下都充滿了讓人不可抗拒的男性魅力!

    想上他想干他想c他!她想狠狠的用力的侵犯他或者被他侵犯!

    不用做過多的前戲,光是看著他那張迷死人的俊臉她下身的甬道就不費力氣的自主d開了,腿窩之間濕淋淋滑膩膩流出一片,全是她動情後分泌出來的y水。

    她愛他她要他她想他,所以她毫不客氣的撲上前去扶起他的r棒就將他吞入腹中。

    “啊啊……舒服……舒服……”女人尖叫著騎在魔夜風胯間扭動著p股畫‘8’,白嫩的小腹由於過深的進入被頂出了一個符合他yj輪廓的形狀。她俯下身子干脆趴到了男人的身上,香軟的粉色舌頭對準已經被她揪得發紫的男性茹頭嘬舔了起來。

    “哦……嗯……淚兒……”

    魔夜風被她騎得欲死不能,只得用雙手把著她豐盈的臀部在上面揉捏撫摸。不時的助她一臂之力向自己下腹部猛按下來,讓自己的欲棒繼續享受抽拉的快感。

    兩人的ym糾結在一起沾滿豐沛的y水,“啪啪啪啪”的拍擊聲由於y水過多而變成了“啪唧啪唧”。彼此銜接的地方已經密密的分布了一圈白色的細沫,正順著男人的股溝向身下流去。將他的胸口全部玩過一遍,幕清幽直起身子向後倒去,雙手反扭著撐住床面示意他拉著自己的大腿繼續做活塞運動。

    只一個眼神,魔夜風就迅速明白了她的意思。高大的身子也跟著坐起,黝黑的大掌分別握住她曲起的兩條腿像拉鋸一樣一推一拉配合著她的呻吟聲用yj抽c著她。這一次他們的動作變得輕柔,女人仰起頭臉上露出舒服的表情。而男人則興奮的盯著兩人交h的地方,配合著拱起腰將胯送出。

    “嗯嗯……好癢……”

    緩慢的動作讓交h的感覺變得清晰,幕清幽只覺得自己腿心被一個碩大灼熱的東西脹得滿滿的,連一絲空隙都沒有留下。堅硬的g頭不斷的向她身體內部鉆,左右搖擺著磨蹭著她花心的嫩r讓她忍不住將他死死絞緊。

    “我也好爽……”魔夜風俊臉飛上潮紅,額頭已經冒出了熱汗。每輕柔的c兩三下之後他就快速的抖動著臀部在女人的小x里小幅度的迅速抽c一遍。抓握著她雙腿的同時,他還不忘了在上面色情的摸來摸去。

    “啊啊……啊啊”

    兩人的y叫交織在一起變成一首動聽的旋律,男人抖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女人全身已泛起漂亮的粉紅色也是爽到不行。

    魔夜風本以為自己已經占到了上風,正得意的繼續聳動的時刻,哪知幕清幽卻嘟著嘴突然坐起身來又將他用力推倒。

    “這樣不夠!讓我來!”

    她大聲的說道,隨即重新跨坐在男人的身上開始恣意的騎著他的r棒。魔夜風被她這麼一數落立刻覺得男性尊嚴受到質疑,正準備抗議的時候哪知幕清幽卻突然俯下身來狠狠的咬住了他的茹頭讓他顧不上說話只能猝不及防的發出一聲慘叫。

    這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像是著了魔,雪白的p股依然一上一下的套著男人的r棒,絲滑的甬道也嫵媚的將對方的r棒溫柔的夾緊。但是女人的眼神卻像餓狼一眼閃著駭人的綠光,她一面咬他一邊還用指甲去摳他身上的r。咬一口就說一句我愛你,印上的竟然都是血淋淋的齒痕。

    “淚兒!淚兒!好痛!好痛!喂!”

    男人不敢推開她,只能忍住淚水手舞足蹈的發泄身上傳來的尖銳疼痛。哪知幕清幽卻好像上了癮一樣,咬完他又掐他,隨著她p股運動的越來越快,俏臉越來越迷朦。她更進一步的用指甲抓他,將他的身子弄得青一塊紫一塊還伴隨著數十道抓痕與鮮明的齒印。

    “我愛你……我好愛你……”

    幕清幽皺著細眉,表情越來越痛苦顯然是已經快到高c了。魔夜風此時卻已經是淚流滿面外加渾身是汗。

    “我知道你愛我啊……但你能不能不要再咬我了……”

    “快點……好人……用力c我……”女人卻好像全然不知自己做了什麼,只是嬌吟著催促著男人快點動作。

    “好好,我c,你別再搞我了……”拭去腮邊的淚水,魔夜風一面虛以委蛇的趕緊挺腰用力的貫穿她的甬道。另一方面,他緩慢的、試探性的伸出手去而後小心翼翼的抓住了她那兩只‘兇器’一般的玉手。連忙用有力的大掌將它們制住不許她再對自己為所欲為……

    十下、五十下、一百下──

    男人賣力的律動著窄臀在她的小x里旋轉抽c,但是男下位的姿勢讓他并不能任意的擺動腰肢是以動得非常的累。

    “啊啊……我快了……快……啊啊!!”

    就在他腰酸的快要斷掉的時候,幕清幽忽然全身緊繃,大張的雙腿緊緊向下一夾,香甜的潮水從花心里噴了出來沖刷在他敏感的g頭上。

    魔夜風立時感到全身舒爽,剛想開啟精關發泄一番。哪知女人卻在他放松戒備時掙脫了他鉗制住她的雙手,張開雙臂將他緊緊抱住。白森森的牙齒立刻啃在他寬闊的肩頭,同時她蜷起雙腿讓仍在勃起的yj隨著大量的y水滑出了甬道。膝蓋卻又好死不死的往前一頂,正中魔夜風的胯間。

    “嗷~~~~~!!!!”

    男人剛收起的眼淚刷的一下就掉下來了,而高c後全身松軟無力的女人卻打了個哈欠順勢從他的肩上‘拔’出自己的牙齒滑到了他懷中安穩的閉上了眼睛。

    沒過多久,她發出均勻的呼吸聲,小臉還在男人懷中蹭了蹭,可怕的“虐待狂”竟然已經睡著……

    看著自己身上遍布的女人的“戰績”,魔夜風幡然醒悟自己的這位親親小美人很可能有某種性虐待的傾向……好想將她遠遠的扔出去然後自己奪門而逃,但是心里酸酸的又舍不得。到最後只好一手環抱住她,一手捂著自己受傷的‘兄弟’含恨的吞下苦澀的咸淚。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揉動著自己稍微復蘇一點的小兄弟慢慢的套弄將被半路攔截的jy噴灑在了地上。

    體貼的將幕清幽放在虎皮旁邊的羊皮之上并為他蓋好了被子,魔夜風哀怨的嘆了口氣。自己卷著那塊虎皮滿心委屈的默默的躺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