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36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53:42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體貼的將幕清幽放在虎皮旁邊的羊皮之上并為他蓋好了被子,魔夜風哀怨的嘆了口氣。自己卷著那塊虎皮滿心委屈的默默的躺在她的旁邊合上了雙眼。

    一個時辰之前──

    性虐待狂幽幽2 r交 <高h、慎>

    朦朦朧朧的剛要進入夢鄉,魔夜風忽然覺得身上癢癢的,似乎有一只手在他的身體上用一種不輕不重的力量來回的撫摸著,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狀況。於是他睜開眼睛,面帶倦意的朝旁邊瞅了一眼,卻見到幕清幽不知何時已經醒來正直勾勾的盯著他,那雙勾人的美眸中仍然碧色森森閃爍不定。

    見他睜開眼睛,女人嘿嘿一笑,露出一整排牙齒幽幽的道,“親愛的,你醒啦?”

    “我……”

    聽到她的“穿心魔音”,魔夜風只覺全身一僵,那股駭人的涼意又從尾椎骨直往上冒。嚇得他睡意全無,只覺得全身的肌r塊都一片接一片的風化成了石頭。他支吾半天,剛想說點什麼來證明自己其實已經睡著了,但是睡著的人哪還有說話的道理?更何況他現在眼睛還瞪得那麼大,連裝夢游的機會都沒有了。

    唉……今天真是倒霉啊。

    思前想後但覺偎在身邊的女人撫摸著他身體的動作越來越曖昧,魔夜風難過的吞了一口口水,眼明手快的按住她眼見就要滑到自己胯間的玉手啞聲說道──

    “淚兒……你不是還想要吧?”

    若是在以前,即便是女人不主動他自己也有著無窮無盡的欲望。每一次他都拉著她在床上大戰個三百回合直到天亮才罷休。對他來說‘一夜七次郎’根本就不是幻想,只要他想,就算是八次、九次、十一次,都是稀松平常。

    但是今天不一樣,他習慣了做強攻,每一次都是他把女人搞得欲仙欲死嬌啼連連。哪像這次,反過來變成了女人將他弄得欲死不能。身上、胯間都留下了被她蹂躪過的痕跡……不僅很痛,還嚴重的挫傷了他想要與她做a的底氣。

    嗚嗚嗚……還是不要了吧?在想出應對她興奮至極而產生的暴力與養好身上的傷之前,他能不能暫時不跟她那個?

    “嗯……相公……我還要……”

    美人聽到他這樣問,臉上的笑意更深甚至開始變得有些色情。只見她撅起紅唇就要向他的臉上湊過來,被他按住的玉手更是帶著一股駭人的力量堅決而快樂的繼續向他的雙腿之間探去。魔夜風嚇得一身涼汗卻是無計可施,只能任由她再度撲上來對自己為所欲為。

    不過──

    她剛才的那一聲‘相公’真是叫的他骨頭都酥了。一想到等他們成親之後她就會日日夜夜這麼叫他,對未來幸福的憧憬讓他也漸漸起了悸動。他們會成親,會相互扶持一直到很老很老,也許還會有幾個健康又漂亮的寶寶……想到這,男人心頭一熱就伸手抱過了玲瓏有致的美人兒。

    “好,既然你想要我就給你!”

    就當是舍命陪美人吧!

    男人大義凜然的摟著幕清幽親嘴,兩人此時的身體仍是赤l所以動作起來就更加方便。但是激動之余,他卻不忘了曲起膝蓋時刻防備著她又給他致命的一擊。

    “嘿嘿,它又長大了。”

    幕清幽含著魔夜風的嘴唇趴在他堅硬的肌r上壞笑著攥了攥她手中半硬半軟的yj。在感覺到那物事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在她的手中慢慢蘇醒脹大到最後堅硬如鐵的高高豎起,直頂著她的下腹讓她再也不能用一只手就簡單的圈起後,她深深的吻了男人一下,舌頭伸進對方的嘴里舔過他的上?br /

    “因為你它才那麼大的。”

    魔夜風順著她的舔弄咬住她的舌頭嘬了一口,眼中的欲望燃燒起熾烈的火焰。

    “是嗎?那我要讓它變得更大。”

    說著幕清幽調皮的滑下他健壯的身體改為跪坐在男人的雙腿之間。

    跟烏紫色的yj一比,女人纖長的玉指更顯玲瓏剔透。只見她緩慢的低下頭,四指并攏和麼指一起拈在男人的r棒上上下滑動。男人的欲棒并不是筆直的,而是像一根超級大香蕉一樣有著傲人的弧度。她順著他光滑的棒身輕柔的撫摸,一邊摸還一邊抬眼望著對方的反應。

    “舒服嗎,相公?”她用另一只手同時揉著他yj後面的兩個圓球嬌聲說道。

    “嗯……很癢……”

    魔夜風半瞇起了眼,撐著自己的身體坐了起來,為的是要親眼看著心愛的女人幫他弄。漂亮的美女光著身子跪在他身前幫他服侍r棒讓他有一種君臨天下的快感。雖然他本來就是驍國的君王,但是征服一個性格倔強的女人而產生的滿足感卻是言語所不能形容的。

    “那這樣呢?”幕清幽微一挑眉,隨即低下頭捧著自己的雙峰夾住那一根色澤緋麗的r棒開始不斷搓動。

    “哦──”

    沒有想到她竟然大膽到愿意幫自己r交,初嘗這種性j方式的興奮讓魔夜風立刻來了精神。幽潭一般的深瞳閃著奇異的光芒,他主動將長腿分得更大,渴望美人兒能夠將動作加快一些。

    “重些……重些……哦……”

    y蕩的聲音從他微張的口中發出,健臀忍不住自己顫動起來。汗水開始順著他古銅色的身軀向下流淌,“啊哈──”他高亢的y叫,難以自抑的揪緊了身下的虎皮。

    “嘖嘖……啾……”

    見男人喜歡,幕清幽的臉頰更加紅潤。冶浪的開始擺動起上半身,用自己的兩團白玉般的茹房夾緊了魔夜風的r棒上下快速的搓動著。晶瑩的雪膚與紫紅色的yj形成強烈的對比,兩人都親眼看著那脹得巨大的g頭一次又一次的從r溝里強勢的鉆出頭來一直能頂到女人的唇邊。

    幕清幽順勢低下頭將花瓣般的小口張開讓g頭鉆出時剛好頂進她的嘴唇里。而後她會立刻用靈活的舌尖飛快的在那圓滑的頂端舔上一圈,或者輕點一下上面的小孔。

    這樣的刺激讓魔夜風的腰椎酥麻不已,她的舌頭舔得他心癢,她的茹房又夾得他爽到了極致。男人只覺自己簡直就快到登入仙境了,恨不得能就這樣死在她的口中。白嫩的茹房在男人的陽具上挨挨蹭蹭,嫣紅的小口含著紫紅色的g頭就著唾y舔弄。

    “相公,開心嗎?”

    低下頭用自己的下巴磨蹭著男人的圓端,雙手捧著茹房左右擠壓著懷中的r棒。幕清幽忽然揚起長睫,低低的喚了一句。

    “啊啊……開心,我好開心啊……”魔夜風啞著聲音充滿情欲的呻吟,滿心期待她更進一步玩弄他的身體。

    “開心的話……就自己來動吧。”可是幕清幽卻離開了他的熱杵,而是晃動著誘人的r波媚眼如絲的平躺在了旁邊的羊皮上,并用腳趾頭s著他的大腿。

    來嘛~~你來動~~

    她的眼神對他如是說。

    “哦……我來了!”

    魔夜風哪受得了片刻的冷落,只見他猴急的撲了上去,胯間的r棒猙獰的像一頭猛獸。他分開兩條長腿直接跪坐在女人的胸口上,黝黑的大掌不由分說的攫起她的兩團凝脂向中間推擠出深深地r溝,迫不及待的一挺腰就將下腹部上上下彈動的yj擠入了其中快速抽c起來。

    “哦哦……c乃子好舒服……”

    他的手粗魯的按住幕清幽的茹房好夾緊自己的yj,汗濕的健臀瘋了一樣的前後搖擺著。r交的方式讓他覺得特別刺激,這種歡愉帶著猥褻的快意,尤其是躺在他身下承歡的還是這樣一位冰肌玉骨的美人兒。

    男人的心目中都有一種最隱晦、最邪惡的玷污欲。

    總是恨不得用自己最污穢的jy將純潔的女人徹底的污染掉,讓高高在上的圣女變成y邪的蕩婦。

    此時,視覺上的刺激讓魔夜風渾然忘記自己身在何處。他粗重的喘息著,一邊用yj在幕清幽豐滿迷人的茹房之間來回抽動,還用手按著她的乃子揉個不停,連上面的小乃頭都沒有放過。

    “哦……輕點……輕點揉……”女人受不了他的狂浪小聲的求饒道,但是身體卻還是本能的迎上魔夜風的侵犯,并且從中得到了被征服的享受。

    “我就重!玩爛你的乃子!!”

    男人此時已是干的大汗淋漓快意無邊,看著心愛的女人迷離的面容,那輕柔的嬌喘讓他感覺到自己的勇猛與強大。

    每個男人都想從他們的女人身上獲得這種被依賴的感覺,每個男人都希望自己是一段關系中的主宰。剛剛的性a被幕清幽虐得幾乎要失掉做男人的信心,但是現在魔夜風斗志昂揚的狠瞪著身下的女人,決定將剛才的損失一下子都彌補起來。

    “哈哈……c死你!c破你的乃子!”潔白的茹房上赫然出現他并不溫柔的五指印,魔夜風看著從自己指縫間突出的茹頭忍不住將手指并攏將它們死死夾緊。

    “啊……”幕清幽尖叫一聲,卻還是順從的任他為所欲為。

    “弄死你……讓你知道誰才是男人!”

    邪惡的說完這句話,魔夜風與茹房性j的動作就開始變換著花樣了。

    他不只單單將yj夾在茹房之間來回抽動,還不時的用棒身去摩擦她的r峰。并且用敏感的g頭觸碰她同樣敏感的茹頭,不厭其煩的轉動臀部讓r棒繞著粉色的茹暈畫圈。玩了好半天,yj猥褻的在女人的茹房上輕打。直到陽具脹得開始發疼急著要釋放的時候,他才回過頭來繼續正常的r交動作。

    “啊──啊──啊──”

    魔夜風俊臉上滿是y蕩的表情,舒服得嘴都快合不攏了。他揉捏著幕清幽的茹房,兩條健壯的大腿跪在她的身側使勁扭著p股左右擺動著抽c她的r溝。他越動越浪,越叫越大聲。到最後像是身下的美人完全變成了沒有生命的玩具,任由他做著各種色情的事情。

    “哦哦……要s了……”

    結實的p股像過了電一般抽c了幾百下之後,他突然直起身子昂著頭一手胡亂的揉弄幕清幽右邊的茹房,另一只手則快速套弄著自己已經充血到極致的r棒。

    “哦哦……啊……”大腿跟著臀部的搖擺晃動了幾下,男人低吼著將濁白的jy擠出全部噴灑在美人的胸口上。

    “啊……哈……實在是太舒服了──”

    累倒在一旁虎皮上,魔夜風大口喘著氣享受著高c的余韻。全身的癢好像都被s到了一般舒服的無以復加。

    “嘿嘿,嘿嘿嘿~~”

    哪知就在這時,一旁“裝死”已久的女人卻忽然發出詭異的笑聲。

    “怎麼了,淚兒?”女人的笑弄得魔夜風渾身都不自在起來,他莫名其妙的往旁邊一看,卻見幕清幽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坐起身來,正用一塊手帕擦著身上的體y。

    潔白的肌膚被s上男性y穢的y體自然性感,但是幕清幽擦完後卻像一頭猛獸一般緩慢的抬起頭,而後用四肢撐著石床悠然的爬到了了魔夜風躺倒的地方。

    “你開懷了嗎?”

    居高臨下的望著仰躺在虎皮上的男人,幕清幽長發飄飄的螓首遮住他眼前的一片光明。紅唇依然是綻放開一個夸張的彎弧,那雙美眸里若隱若現的碧光更深。

    “呃……感覺很不錯。”

    突然覺得喉嚨發緊,魔夜風艱難的難了一口口水小聲的說。

    “是嗎……”幕清幽瞇著眼睛,玉手蓋住了他的半邊臉。

    “你看我都讓你玩得那麼抒懷,你是不是也讓我玩一玩呢?”低下頭,她在他頰邊開始輕輕的啄吻。茹房有一下沒一下的蹭著男人手臂上的肌r,似乎是在等待他做出某種妥協。

    “你……你要玩什麼?”

    不祥的預感迅速占據了男人的腦海,怪不得他覺得剛才她乖順的古怪。此時他才明白她犧牲這麼大跟他玩r交實際上是為了讓他做出更大的犧牲同她交換!本能的想向後搓動著後背挪開,哪知幕清幽卻眼明手快的一把用掌心按住他的胸膛。讓他宛若一只被虎爪壓住的小兔子般動彈不得。

    “嗯,相公……我知道你最好了,讓我玩嘛~”慘了……她開始撒嬌了。魔夜風額頭上冒出一層冷汗。

    重重的吻了他的嘴唇一下,幕清幽摸著他的胸膛慢悠悠的說道,“吶,你現在轉過身去把p股撅起來。”

    “什麼?!”魔夜風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這個邪惡的女人竟然要讓他做出那麼“受”的姿勢。

    “快點啊,以前你要從後面來的時候我不是也擺過這姿勢嘛。”女人不依的掐他的茹頭。

    拜托!那個地方才剛剛被她咬傷好嗎?她掐他一下,血珠又滲出一些,很痛誒!!

    “好好好……我撅,我撅……”

    反抗不過她的強勢,魔夜風只好嘟著薄唇滿心不愿意的翻身趴在石床上,而後慢慢的將結實黝黑的臀部高高撅起,就像是背入式性j時女人經常做的那樣。

    “然後呢?”

    趴在那里看不見後面,魔夜風心里直發毛忍不住顫聲問道。

    “然後啊──”

    幕清幽嗲嗲的拉長音調吐出半句話就不再言語,玉手卻緊跟著撫上了男人臀肌凜然的黝黑p股。

    “就這樣嘍──”

    她色情的摸著男人的p股,然後將自己的嬌顏在他臀瓣上輕輕的蹭著,好像愛死了他這個部位。

    “唔……”男人覺得有些舒服,心里的防備落下了一些。

    “啊,好癢哦。”突然覺得菊x的地方一濕,一條軟軟的舌頭就這樣大喇喇的舔上了他後面的溝壑。還特別繞著敏感的菊x畫圈,輕點。

    啊……

    魔夜風享受的瞇起了黑眸,臉上不自覺的揚起天真的笑容。

    如果說他的美人兒要玩的是這個東西的話,他也許不太建議讓她好好玩弄。

    “嗯……嗯……”幕清幽啄吻著男人的臀r,美麗的頭顱上下擺動著舔舐他菊x的四周。她似乎也很享受這個幫自己男人舔菊x的過程,喉嚨里嗯嗯啊啊的逸出嬌嗲的呻吟。

    “哇──你什麼時候學會這個的,我好爽哦。”

    魔夜風情不自禁的將臀部撅得更高,而女人則順勢將舌尖推進了他的菊x一點點。

    “哇哦!我好喜歡!”男人興奮得大叫著。

    “嘿嘿,我就知道你喜歡。”

    幕清幽將埋入他臀瓣間的嬌容抬起,心滿意足的舔了舔唇。看到那r色的菊x已經完全的濕潤了,還輕微的蠕動著像是在邀請她更進一步的玩弄。她邪邪的一笑,而後緩慢的舉起自己早已緊緊并攏的三根手指頭對男人的菊x做著最後的瞄準。

    魔夜風卻還渾然不知自己的女人要做些什麼,仍然帶著期待的笑容美美的晃著窄臀。

    “我想做這件事已經很久了!”

    說著,她手指頭猛地向前一送,狠狠的沒入男人從未被人開啟過的菊x竟然不顧他的緊窄一c到底。

    男人正舒服著呢,突然表情一僵,全身立刻石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寂靜的俗世山里,這種開天辟地時就不曾出現過的慘叫竟然就這樣回蕩在整個山谷里……久久揮散不去。

    菊花初綻 <微h>

    兩個人“勞累”了一個晚上,幕清幽睡得很香一直拖到晌午才醒。

    而“菊花初開”的魔夜風卻一直在被恐懼與疼痛折磨著,折騰到凌晨時分才哭累了沈沈睡去。曾經一手遮天的男人從未想到過自己也有被女人用三根手指爆菊花的一天。更沒有料到他愛上的這個既漂亮又慧黠的女子在興奮至極時竟然會化身“性虐待狂”將他狠狠的玩弄了一番!

    雖然睡著了,但是可憐的魔夜風還是揪緊了被子做著糾結不斷的噩夢。夢中反復閃現的都是幕清幽剛剛如何不顧他的求饒狠狠的c他菊花的情景──

    “啊哦哦,不要不要了!求求你!”

    血絲沁了出來,他好疼好疼,後x簡直像是在被火燒一樣。可是那女人卻像是見到了什麼刺激的事一樣他越是喊疼,越是大叫“不要”,她就越是c得大起大落非常開心。到最後還惡質的點住他的x道不讓他亂動。

    “哈哈!不要?!你非要不可!!哈哈!!”

    整個過程中,幕清幽都瘋狂的拍打著魔夜風的臀部。一邊c一邊拍,時不時的還低下頭來舔舐他腰椎的部位。直到男人的後x漸漸被c松,已經沒有初破身時的緊致與抗拒,魔夜風才稍稍的呼了一口氣覺得不那麼難受起來。但是他此時已經是全身冷汗,大腿上的肌r都在瑟瑟發抖,而折磨卻遠沒有止於此。

    幕清幽右手c的累了就換成左手繼續狠狠的爆,兩只手都累了她竟然從地上撿起一根未燃的木柴,深深的捅進了男人的後x不顧他的哀嚎更加大力抽c起來。木柴遠比手指要堅硬許多,抽拉在魔夜風的菊x里那簡直是一種瀕臨死亡的折磨!

    不知這樣的殘暴是否真的能令她產生非同一般的性快感,還是只是單純的讓女人將壓抑多年的怨恨借此發泄出來。

    總之在虐待魔夜風後x的同時,幕清幽的眼神有著嗜血的冷冽。不僅不似以前在床上時那般被動與溫柔。相反的,她一點都不溫柔,更沒有善良到想要手下留情!

    整整兩個時辰,她都把男人當做玩具一般在恣意的凌虐著。

    魔夜風身後的菊x被弄得大大d開還留著鮮紅的血絲。他的p股上到處都是符合她纖纖玉手的紅色掌印,腰椎的部位還留下了清晰的咬痕,就像他身上遍布的那些一樣。

    如此良辰如此夜,魔夜風卻在半夢半醒之際忽然間意識到自己竟然被這個女人用邪佞的手法給狠狠的qg了!這不是帶有游戲意味的qg,這是一種“慘無人道”的虐j啊!

    她玩弄他的身體,侵占了他的菊花。讓他全身上下都遍布她的氣息和痕跡,將他變成一具任誰看了都知道他的所有權是誰的的l體。她好像在宣誓著什麼,又或者在報復著誰。下手的方式只是要讓他痛,讓他哭,讓他沒出息的大叫大嚷。

    嗚嗚嗚……

    睡夢中,男人英俊的臉上仍然淌著不爭氣的淚水。他是不是做錯什麼了……?她為什麼要這麼對他?

    嗚嗚嗚……嗚嗚嗚……

    他真的好怕……也好痛哦……!!

    就這樣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在被折磨得快要崩潰的時刻,女人終於放開他自己做著美夢睡去。而他在哭哭啼啼的縮在角落里哀悼自己菊花的初夜被粗魯的女人無情的奪走後也疲累的睡著。

    不知又過了多久,直到一根毛茸茸的東西在魔夜風赤l的身體上s來s去攪得他不得安寧時,他才睡眼迷離的掀起長睫。

    “怎麼了?”

    第一個入眼的便是幕清幽熟悉的嬌顏,於是男人習慣性的揉揉眼睛,啞著聲音問道。

    不過昨晚哭喊了一夜讓此時他原本低沈迷人的嗓音跟一面破鑼沒什麼區別,現在聽來顯得格外曖昧,只因他們兩人立刻都回憶起了剛過不久的瘋狂……

    對厚!她好可怕的說!

    想到這,魔夜風謹慎的睜大了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對方,生怕她又要做出什麼瘋狂的的舉動來讓他難過。

    “還痛嗎──”

    哪知幕清幽的表情卻是意外的平和,美麗的臉龐上能看到的只有對男人的包容與無盡的愛戀。輕撫著他的俊顏,她無限溫柔的說。

    沒有人知道她現在的心有多麼的靜,因為她已經將多年來所受的委屈在一夜之間全部發泄干凈了。說她裝瘋賣傻也好,說她假癡半癲也好。她很大方的承認昨晚自己的確是故意做出那副y蕩的樣子而後將報復男人的目的發揮得淋漓盡致的!

    嘿嘿~~想到這,她唇角揚起得意的笑容。

    這個計劃在上山的那一刻就已經醞釀在她心里了。

    她曾認真的思索過,有關過去也有關他們兩個人的未來。她想和魔夜風在一起,就像平凡的夫妻一樣充滿甜蜜的毫無芥蒂的相愛。但是要面對的問題有很多,比如他的病、比如她現在還是皇甫贏的妻、比如她只查出蓮妃有問題但卻對隱藏在麒麟國的那個幕後黑手仍然一無所知……

    顯然,他們還有很長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而她必須要下定決心吃很多苦,忍受誤解與攻擊才能繼續輔佐他、幫助他、不離不棄的永遠待在他的身旁。

    這對於一個陷入熱戀中的女人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想法──

    但是一想到魔夜風曾經對她那麼的壞,倔強不肯吃虧的性子又讓她覺得天底下哪有那麼便宜的事?他無論是清醒還是混沌都不忘了霸道的占有她,控制她,甚至還懷疑她想要幫助他的動機把她和神樂看成敵人。而她卻還要為他處處著想,小心為他掃清障礙。這是不是把自己賣得也太賤了?

    所以到最後她才選擇了這樣一個無傷大雅卻能狠狠的挫敗男人的傲氣與大男子主義性格的方式來讓魔夜風償債。想當她的男人就要有覺悟和她平起平坐。沒有誰掌控誰,誰也不會是誰的附屬。他不能她做她不愿意做的事,他也不能改變她的想法。

    事實證明,她這個舉動很明智,因為眼前的這個男人顯然已經被嚇壞了。

    “我……”

    魔夜風干咳了幾下,額頭又滲出汗珠。

    他抬眼偷瞄著幕清幽,只見女人身上的衣物都穿的好好的,還飄著淡淡的香味就像是剛清洗過一樣。頭發卻是打理的一絲不亂,白凈的面容透著粉色的紅暈,看上去煞是好看。

    “怎樣?”

    幕清幽催了一句,輕柔的聲音像微風拂過。

    右手慵懶的撐著自己美麗的螓首,左手卻拿了一根狗尾巴草在男人古銅色的健壯身軀上逗弄不止,不知是希望他醒過來陪她說話還是更傾向於讓他好好安眠。

    “還好。”

    聽到女人關切的問話,魔夜風神色一赧。盡管他的p股還是疼得要命卻仍然堅持要維系自己的男性尊嚴咬著牙說沒事。

    “真的嗎?”

    幕清幽挑起一邊的細眉,美眸里閃著精明的光芒。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不管是男人女人被那麼粗的柴火c過都絕不會沒事。所以……她斷定他在死撐。

    “那不如──我們再來一次?”繼續逗他,看他說不說實話!

    “不要了!!”

    魔夜風聽到這句話之後的表情宛如被雷劈中,嚇得他一時之間睡意全無,連聲音也大了許多。只見他手忙腳亂的抓住自己的被子蓋著胸口慌張的向遠處挪去。直到此刻他才突然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兩人的位置換了過來,他一個大男人竟弱弱的躺在那幾塊羊皮之上毫無氣勢。而那本該嬌弱的女人卻大喇喇的側臥在威嚴的虎皮之上,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豪氣。

    此時她正面帶微笑的睨著他,透亮的眸子里炯炯有神。

    不知為什麼,魔夜風忽然有種感覺──經過昨天的一夜之後,他們倆的地位……變了。

    “不是不痛嗎,來嘛~我們再來一次。”幕清幽作勢湊上前去將男人近死角。

    “不!!還是不要了!!”魔夜風見她過來嚇得趕緊後挪,只聽!當一聲,高大的身軀因為離床邊太近了,一個重心不穩就重重的摔下石床去。腦袋還磕在床邊的石壁上登時就腫了一個大包。

    “嗚嗚……”

    艱難的爬起來,男人小聲的嗚咽了幾聲,捂著自己的頭眼淚汪汪的回視著正坐在床上看好戲的幕清幽。心里滿是委屈,扁起唇不再說話,心里卻是無比的哀怨。

    家有母老虎……家有母老虎啊!!!

    “咳咳!”

    幕清幽干咳幾聲,以防自己真的忍不住大笑出聲來。

    行啦!看到曾經的活閻王一般的男人現在在她的凌虐下變為這副德行,她真的是什麼氣都消了。也罷,魔夜風被她惡整成聽話的小媳婦固然不錯,但是失了男子氣概也是蠻無趣的。

    於是她大方的向男人伸出了手,將他從地上拉起來還幫他查看了剛磕到的地方。見魔夜風沒什麼大礙便把幫他收拾好的衣服遞給他。

    “穿上衣服。”

    “哦。”魔夜風不敢多發一語,乖乖的把衣服穿上。

    “走吧,媳婦兒!”見他帥氣的面容現如今卻是一副灰頭土臉,揪著袖口的模樣挫敗的宛如一個受氣包。幕清幽咧嘴一笑,在前面帶路。

    “去哪?還有,你叫我什麼?”

    媳婦兒?!她確定那是女人應該對男人的稱呼嗎!!啊??

    “快走啦!找個地方給你洗澡,爺給你摘果子吃。”

    我想知道你的事

    他怎麼不知道她原來這麼厲害……

    剛洗完澡,上半身打著赤膊披著濕漉漉的黑發,魔夜風坐在山頂上的一塊巖石上細細的啃著手中的野果悶不作聲的思考。

    原以為息紅淚只是武功高強,個性倔強了一點兒,來歷又神秘了一點兒而已……可為什麼越跟她接觸他就越覺得自己是在剝洋蔥?

    每次煞費苦心的剝完一層以為可以窺見她的真面目的時候里面呈現的卻是更多層的屏障。作為一個豔色傾國的女人,她是那麼的美麗那麼的令人著迷。相處的久了,就會被她輕靈外表之下的性感與熱情牢牢的捕獲住不能自拔。但是另一方面,他覺得自己作為她的男人卻對她內心深處的動向一無所知。

    比如她為什麼能夠找到他在這俗世山生存多年都未曾發現過的天然溫泉讓他洗澡?又為何能如此輕易的摘到那些長在高樹上的野果給他吃?

    他認識的息紅淚大部分時候都很瀟灑,大喇喇的好像什麼都不在乎一樣。但是昨天晚上虐待他後x的女人卻像是一個復仇的女神一般斤斤計較著對他毫不留情……

    好可怕──

    女人易讀的外表下竟然隱忍著一層說不出的憤懣,跳動的心臟深埋的是他現在還不能理解的沈重。他只知道她比一般的女人更敏銳和勇敢,卻不知是什麼過往才將她磨礪得如此堅強的讓人心疼。

    雖然不懂,但魔夜風覺得那隱藏在她柔弱外表之下的另一個自我一定有比出眾的外表更迷人的東西──

    能讓他用盡畢生的時間去探究并為之瘋狂的了不起的東西!

    “傻樣兒,想什麼吶?”

    幕清幽看見魔夜風從很久之前開始就一直坐在石頭上吃著野果發呆,忍不住過來輕敲了他的腦門一下,順便檢查他的濕發干了沒有。想到過不了多久就能見到魔夜風的母親了她心里還是有些緊張的。

    她自幼缺少父母關愛,與兄長幕絕相處的時間也甚少。實在是不怎麼懂得與長輩相處,若是不知道說錯了什麼話得罪了魔夜風的母親那要怎麼辦才好?

    “沒什麼。”男人被敲得回過神來一把拉過幕清幽有些冰涼的手將她帶進懷里扁著嘴輕輕的道。

    “淚兒──”過了一會兒,他小心翼翼的開口。

    “以前你一直問我是不是想起了什麼,你告訴我,你真的見過我嗎?”

    “嗯?”幕清幽沒有想到他會問起這件事,心里猶豫了一下而後決然的搖頭。

    “沒有啦,我是認錯人了。”她撫著男人的面頰輕輕的道。

    見魔夜風露出迷惑的神色,她又補上了一句──

    “他只是跟你長得很像罷了。我一時迷糊,就認錯了人。”

    女人心里覺得還是不要在他面前繼續糾纏這件事的好,因為每次一提及過去魔夜風就會不受控制的發狂。眼見再走半柱香的時間就到目的地了,她不想多生事端。只是不明白為什麼隔了這麼久他自己又主動提起來。

    “是嘛……”

    魔夜風低下頭若有所思的看著地面,溫暖的大掌握她的力道似乎加緊了一些。

    “那個人曾經傷害過你麼?”

    半晌過後,男人忽然抬起頭,明亮的黑眸直視著女人的雙眼,表情前所未有的認真。

    他和他

    “為什麼這麼問?”幕清幽愣住了,撫著他面頰的玉手一僵。

    “我不知道……”

    男人有些難受的將頭顱埋在她的胸口,有力的雙臂將她緊緊的困在自己懷中。他的思維很混亂,聽到曾經有一個跟自己長得很像的男人在她的生命中那樣難以忘懷的存在過他就渾身上下都害怕起來。

    一方面他覺得如果女人說的都是真的的話,那麼那個男人在她心目中一定占有很重要的位置。而另一方面,他自恃沒有對她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除了讓她難過自毀容顏以外,他想不出還有什麼事能讓她如此怨恨的將怒氣都在昨夜發泄到自己身上。

    除非──她是把他當做那個男人。

    這個結論讓他呼吸變得困難,眉宇之間緊皺的都是傷心的神色。他用力的抱住幕清幽,將自己的臉埋在她胸口蹭來蹭去,喉嚨中發出嗚咽的悶哼。

    “有多像……我跟他有多像?”

    “很像,很像。”

    聰明如幕清幽,只片刻的功夫她就明白了男人在負氣些什麼。看著他孩子氣的舉動和表情,女人心里覺得好笑,只得輕輕摸著他的長發溫柔地給他安慰。

    還沒見過有人吃起自己的醋來……她悄悄的想著。

    “你喜歡他?”男人顯然沒有被安慰到,忽然抬起了頭看上去有些激動。

    他抱著她的力道快將她勒得喘不過起來了,然而幕清幽卻不敢掙脫,因為那樣的話會讓這個男人更加的不安。

    “不,我討厭他。”見他問的急迫,女人也端正了態度,擺出認真的表情一字一句的回答說。

    “什麼?”魔夜風一愣。

    他原本還以為那個男人不是她的舊愛,就是現在還保持著聯系的情人。想必他們之間一定有過山盟海誓,到最後卻不知為何而反目,因愛成恨,所以幕清幽才會看上去那麼的憤恨。

    也許正是因為這樣她才會被鬼將軍利用,帶著不可告人的目的來接近他。畢竟天下間長得如同自己愛人的人并不多,甘心被驅使也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他現在并不關心神樂那家夥究竟在謀劃些什麼,他在乎的是她一定還深愛著那個男人對不對?不然最初遇見時,她就不會對他表現得那麼急切!

    因為嫉妒心,他的想象力變得格外的豐富。

    雖然這樣做只會讓自己更痛苦,但是他還是忍不住在腦海里幻想自己的女人曾經和另外一個男人親密幸福的偎依在一起的模樣,而且那個家夥還該死的跟自己長得很像!但是幕清幽的回答卻將他所有的結論都推翻,一下子讓他如墜五里霧中,完全看不清方向。

    什麼叫她討厭他?那個家夥不是她以前的男人麼……

    “嗯,非常非常的討厭。”幕清幽又補上了一句。

    “那個家夥絕對是一個自大、霸道、愚蠢又自以為是的敗類!”一想到以前的魔夜風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幕清幽就恨得牙癢癢,纖細的柳眉看上去都有些猙獰了。

    “真的是這樣嗎?他……不是你的男人?”魔夜風不敢相信的吸吸鼻子,望著女人的黑眸閃動著水光看上去有些楚楚可憐。

    “不是,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絕對不會喜歡上那樣一個人。”幕清幽咬著牙,堅決的說道。

    心里的石頭落了地,魔夜風的雙肩這才放松著垮了下來。

    “淚兒,原諒我。我很不安,我真的很不安……”將女人擁入懷中,男人對自己的失常有些歉疚。

    “沒關系。”幕清幽輕拍他的背,臉上卻帶著思索的表情。

    只有她心里明白,魔夜風以為的兩個男人實際上卻是同一個人。現在他雖然變了心性,讓她喜歡讓她愛。可是如果有一天,他又回到了以前的那個大魔頭的模樣,她又該何去何從呢?

    真想讓他永遠就這樣溫柔下去……哪怕是笨的像塊木頭也好啊。

    可是她的任務卻偏偏就是讓他回到從前──

    “我可以問那個人現在在哪嗎?”

    兩人抱了一會兒,魔夜風忽然又不放心的問起來。已經變懦弱的性格想的卻是如果對方真的是她的敵人的話,那不如讓他來幫忙斬草除根好了。

    不知為什麼,他就是不愿意幕清幽的心里還有別的男人,即便是恨也不行!

    “不知道……我也好久沒見。”漫不經心的回答著他的問話,女人纖細的指頭攀到了男人的頸子上做了個掐住的姿勢。

    幕清幽表情平淡的凝視著魔夜風的俊顏,手上的力道卻不知不覺的在收緊。

    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變回了那個禽獸。不知道她有沒有勇氣在一切罪惡都塵埃落定之後親手殺了他……

    魔夜風的r名

    “這就是絕塵觀。”

    兩人在路上傷感了一會兒又繼續向前行進。大約到了晌午時分,太陽剛剛有些曝曬的時候他們的面前終於出現了一座沈靜的道觀。

    這道觀雖然不大,但是看上去自有一份道骨仙風的超脫之感。大門是木制的,已被歲月摧殘得有些腐朽。但是頭頂上的牌匾卻被擦得一塵不染。

    “哇──”

    幕清幽站在絕塵觀的門口感到十分的新奇。她沒有想過魔夜風這個大魔頭的母親居然會生活在這樣清雅又與世無爭的地方。這里竹林蓊郁,天空碧藍,不遠處還傳來潺潺的流水聲。真是一個隱居的好地方。

    “為什麼叫‘絕塵’?”

    念著牌匾上的名字,幕清幽指著上面青綠色的大字向魔夜風問道。

    “因為這里叫俗世山。”

    男人上前一步攬住了戀人的纖腰耐心的為她解釋道。

    “山下皆是風雪,皆是罪惡。只有在山頂過著絕塵隔世的生活,才能享受這里的靜謐與鳥語花香。”

    幕清幽怔怔的聽著,只覺得自己來到這里後光是呼吸著道觀門前的空氣渾身上下的血y就像是被清洗干凈了一樣。若是未來的日子里能在這個地方小住修行一番,不知道背負在她身後的那些夢魘般的過去能不能就這樣慢慢的消失在她的記憶里,讓她能毫無負擔的展開新的生活……

    “在想什麼?”察覺到女人的異狀,魔夜風端起她的下巴輕聲問了一句。

    幕清幽看了他一眼,臉上的向往之色還沒有完全散去。

    “我在想若是有一天我活的累了,不如就來到這里出家做道姑。從此以後清清靜靜了無牽掛的也好──”女人幽幽的說了一句。

    哪知在她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魔夜風的身體驀地一僵。

    “我不準!”

    男人收起自己端著幕清幽下巴的手指改為緊緊握住她的小手顫聲問道──

    “你……你不要我了麼?”

    “若‘你’還是‘你’,我又該如何要你?”

    沒有回答他的話,幕清幽意味深長的反問一句。

    是的。

    如果魔夜風又變回那個殺人嗜血的大魔頭。那麼他就只是曾經摧殘過她的敵人,兩人又怎能再毫無芥蒂的相戀相守在一起?

    “什麼意思……?”

    男人聽不懂她所打的啞謎,不了解幕清幽正掙扎在喚醒自己與放任他就這樣溫懦下去的抉擇之中。他所能感覺到的只是一想起就要失去她,自己的心就好痛……

    “沒什麼意思,我們進去吧。”見男人緊張的樣子,幕清幽聳聳肩笑笑,拉著他的手去敲道觀的門。

    不一會兒,在與前來開門的小道姑說明來意之後兩人就被請進了大廳中。

    “這里真的很不錯誒。”

    嘬飲著手中的清茶,幕清幽打量著四周簡潔的陳設再次贊嘆道。

    “哪里不錯?你若是跟我回驍國就會發現那里比這地方好上一百倍。”魔夜風聽到她說這話就渾身不爽,忍不住涼涼的嗤之以鼻。

    真是的,他就不明白了,這麼一個小道觀為什麼就能這麼的吸引她?她不是青樓花娘出身麼,應該更愛錦衣美食才對……

    不,她才不是那種見錢眼開的貪心花娘,他的淚兒又怎會是那種庸脂俗粉?仔細想了一想,魔夜風又把自己先前的推測打消。

    但是正因為她是如此的出淤泥而不染,如此的與眾不同他才更要為她想要出家的念頭而擔憂。因為當初他的母親不就是因為受夠了男人的薄情寡性與身為妓女遭人排擠的恥辱才狠心出家的麼……?

    啊……擔心的目光從魔夜風幽深的黑眸里投s到幕清幽的臉上。

    淚兒,你千萬不要啊!!

    就在這時,一個身著青衣道袍、發鬢有些斑白的道姑從門外慢慢的走了進來。而幕清幽幾乎是一瞬間就被她的身影吸引了過去──

    好美的道長……

    女人怔忪的站了起來,眼神充滿了驚豔。

    雖然青春不再,但是這青袍道姑卻依舊是風韻猶存。只短短數秒的照面就能猜測到她年輕的時候該?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