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37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54:8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好美的道長……

    女人怔忪的站了起來,眼神充滿了驚豔。

    雖然青春不再,但是這青袍道姑卻依舊是風韻猶存。只短短數秒的照面就能猜測到她年輕的時候該是多麼的豔絕群芳。

    現在幕清幽總算是明白了魔夜風這張帥到讓人生氣的臉是從何處繼承來的了。再加上皇甫贏與玄紫王爺的相貌,想必他們的父親也必是數一數二的俊王。若是和這道姑的美貌加在一起,自然就生出了魔夜風這種英俊的禽獸──

    唉……真是造孽啊。

    想到自己也被魔夜風那張臉迷得昏昏欲醉,幕清幽開始覺得以貌取人還是人類無法避免的本能。

    “娘!”

    看到道姑出現,男人臉上立刻露出難以自抑的喜悅忙提著衣擺跑上前去。

    “小寶……”

    魔夜風的母親見到自己好久未見的兒子不僅沒有受半點苦,反而越發的英俊挺拔,身上還多了一層不可磨滅的王者之風。心里盡管非常高興,但是反映到表面上來卻只是淡淡的叫了他一聲r名。

    對一個修行多年的道姑來說,這已經是最激烈的情感表達。

    “噗──”

    站在一旁的幕清幽原本也為母子重逢的畫面所感動著,但是一聽到那個活閻王居然有這麼一個可愛的稱呼還是很沒儀態的笑了出來。

    小寶……哈哈哈……小寶……

    幕清幽極力的用手捂著嘴唇,但是臉頰卻已經被顫抖的笑意憋出了紅暈。她不想這麼失態的,但是真的太好笑了啊!

    “娘……”

    聽到身後傳來自己女人的笑聲,魔夜風尷尬的咳了兩聲,順便向自己的母親投以想哭的目光。

    拜托你不要再叫我那個名字啦!你害的兒子在女人面前很沒面子誒……

    “這位姑娘是──”

    順著兒子欲言又止的表情,魔夜風的母親也注意到了他身後的女人。

    “她叫息紅淚,是孩兒未過門的妻子。”聽母親問起,魔夜風回身拉過幕清幽向娘親鄭重的介紹到,俊臉上滿是幸福的表情。

    “小寶的妻子……?”

    道姑口中囁嚅著將目光灑落在幕清幽的身上,那種與生俱來的嫻靜溫柔讓對方忍不住鼻子一酸……

    幕清幽有些不知所措的回應著道姑的打量,因為她已經有很久很久沒有感受到過這種來自長輩的充滿善意的關懷了。

    靈樂道長

    青袍道姑仔仔細細的打量著被魔夜風推到眼前來的幕清幽,一雙溫柔似水的眸子里融化著說不出的欣慰。過了一會兒,在迎上女孩不知所措的目光之後,她的臉上似乎又浮出一抹淡淡的哀愁。

    只見她輕輕的執起女孩的手,忽然幽幽的嘆了口氣──

    “好姑娘,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孩又怎麼會看上我家小寶?莫不是被他威脅的才好……”

    “娘!”

    此話一出,不僅幕清幽愕然,連原本很高興的魔夜風俊臉也是登時就變了顏色。只見他搶上一步從母親手里拉回自己的女人緊緊握著她的小手激動地辯解道,“你把孩兒看成什麼人了,我才沒有迫她跟我相好!”

    “真的嗎?”青袍道姑不信,疑問的目光投向了幕清幽。

    所謂知子莫若母,對兒子的性格她這個做母親的是再清楚不過。

    她自幼將他養大,原本心中愧疚不能給孩兒一個體面的名分,之後又被皇甫天極著將他硬塞給了石將軍做子。但是這些她都不在乎,只盼望兒子能夠健健康康的長大,遠離那些是非做一個快樂的平凡人。

    誰知,不管這道觀中的氣氛是多麼的祥和,山林中的景色又是多麼的優美。兒時在這里成長的經歷卻抹不去她獨子身上所流淌的那股帝王家奔騰的血y。越是成長,她懷中的小寶就越是邪佞霸氣;越是隨石將軍征戰沙場,魔夜風就越是嗜血殘暴。

    終有一天,在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之後,她的兒子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俗世山上。很久之後她派人去打聽,才知道自己的兒子竟然早已離開了麒麟國成了驍國的君王。

    而這一切,他一個字都未曾跟她說。

    也許這就是他的命,上天注定要賜予王位的人再多的阻撓也不能停止他的腳步。但是魔夜風的秉性卻也讓她這個做娘的感到深深的害怕……因為她很清楚,為了得到他想要的,這個男人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現如今眼見這粉雕玉琢的姑娘輕靈靈的柔弱無骨,像個超凡脫俗的玉人一半不染半點塵埃。又怎能說她會心甘情愿的被嗜血無情的大魔頭所吸引甘愿做他的魔後呢?

    “我……”

    幕清幽感到手掌一陣劇痛,幾乎被魔夜風攥折了指骨。而另一邊原本溫柔嫻靜的道姑此時卻透著一股不信任的冰冷清清然的睨著她,仿佛她接下來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鑒定魔夜風德行的標尺。這種詭異的母子關系讓她頓時忘記了回答,只是在本能的猜想著究竟是什麼讓他們母子變成了這樣。

    “你什麼?你說呀!告訴她我們是真心相愛的!”

    見幕清幽眼神恍惚閉口不言,魔夜風心急如焚,一雙有力的大手不顧母親在場立刻握住了女人的肩膀并且用力的搖晃著。他好害怕,怕她會突然在自己母親面前反悔兩個人的誓言。他絕對絕對不要失去她啊!

    但是這一下在他母親眼中更顯得魔夜風做賊心虛,青袍道姑原本懷疑的表情到這一刻幾乎是完全肯定了。

    他果然是強占了人家的漂亮姑娘,還想到這里來裝作兩情相悅!

    “小寶!放開這位姑娘!”

    道姑急忙扯住魔夜風的袖子不讓他對女人無禮,但是她這點氣力卻哪里敵得過已成年的兒子,沒過多久就變得氣喘吁吁。而幕清幽已被晃得頭暈眼花,一時之間竟也沒有反應過來該如何面對現在的狀況。

    就在三個人僵持不下之時,一個蒼老卻威嚴的聲音在他們身後沈沈的響起──

    “吵什麼,真是太放肆了!”

    “師傅──”聽到聲音後青袍道姑一驚,連忙放開扯住兒子的手轉身退到一邊。

    “師傅?”

    幕清幽和魔夜風對望一眼,也停下了失禮的舉動。

    “你是……靈樂道長?”

    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這個不怒而威的老道姑,魔夜風極力的在頭腦里搜尋著關於她的記憶。過了半晌,腦子里靈光乍現終於記起了她的名號──

    啊……她不就是這絕塵觀的住持麼?

    想到這,男人摸摸自己的鼻子不敢再和戀人拉拉扯扯。只因他心里清清楚楚的記得若是誰惹毛了這個脾氣臭手段高的老道姑可都要吃不了兜著走……

    這老女人,可是一個狠角色啊。

    “道長就算了,你是……”老道姑一手執著拂塵,左腳上前一步近魔夜風的臉,雙眼瞇成了一條縫對著他仔細的打量著。

    “小風兒?”老人露出驚訝的神色。

    “正是晚輩──”

    魔夜風點了點頭,恭敬地回答說。

    “真想不到啊,這麼多年沒見你已經長這麼大了。”靈樂道長感慨著歲月的流逝,一抬眼又望見站在男人身邊的幕清幽。

    “這又是誰?”她的頭微微一側,忽又張口嘆道“好美的女娃娃──”

    “回道長,這是晚輩未過門的妻子小淚。”魔夜風搶著答道。

    “真的麼?”青袍道姑在一旁冷冷的瞪了自己兒子一眼。

    “是真的,我們真的是彼此喜歡才在一起的。”

    雖然羞赧,但這時幕清幽已經回過神來,連忙親口為著剛才的誤會而解釋著。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她看了看身邊的男人,發現他露出松口氣的神情,女人心中便覺得一酸。

    這魔夜風究竟曾過著怎樣的生活,又是否曾是一個比她所見到過的那個魔夜風還要邪惡的一個人,竟讓他的母親都如此防范於他……

    可憐的男人,他一定很寂寞吧。

    “嗯……”

    靈樂道長聽後表情并沒有起什麼波瀾,但那一雙充滿智慧的眼睛卻開始輪流落在魔夜風與幕清幽兩個人臉上。當她那審讀的目光盯得兩人背脊發涼的時候,老道姑忽然長袖一揮驀地卷起幕清幽的手腕拉向自己這邊。

    “啊!”女人輕呼一聲,卻覺腕上一涼,原來是靈樂道長號住了自己的脈搏。

    “怎……怎麼了?”她小聲的問了一句,卻見道長的臉色十分y沈。

    “丫頭,你今晚跟我睡一房間。我那里清凈太久,想找人作陪。”沒有正面回答女人的話,老道姑淡淡的命令道。

    “啊?”

    “不行!”在幕清幽愣住的同時,魔夜風已經搶先拒絕了。

    開什麼玩笑?他的老婆誒……為什麼要跟一個老道姑睡在一起!

    “有什麼不行的。”靈樂道長看著男人緊張的樣子忽然壞笑一聲,yy的道“在我這道觀里難不成你還想和她做那檔子事?”

    “呃……”

    魔夜風沒想到一個道長竟然能毫不在乎的說出這種話,只能像吃了悶虧的啞巴一樣將討人的話語梗在喉嚨中。

    “沒話說了,那就這樣吧!”老人揮揮拂塵,好像很滿意的離開了。只留下剩余的三個人不明就里的面面相覷。

    魔夜風的病

    寂靜的夜晚來臨,月娘在絕塵觀周圍灑下一片柔和的清光。

    風吹動竹葉發出沙沙的響聲,潺潺的流水也是繞著磐石靜靜的流淌。偶有一兩聲清脆的鳥鳴,伴隨它震動的翅羽落在枝椏之上,卻不能驚醒熟睡中的道姑們做著最沈寂的修行。

    此時幕清幽就站在道觀住持廂房的門外,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尷尬的不知如何是好。方才魔夜風拉著她一陣旖旎不舍,口中絮絮叨叨的早已將靈樂道長這個變態老婆婆罵了個十足十。然而當她不解的問起為什麼只因對方要與她同睡就生出這麼大的怨氣時,這男人卻反而紅著臉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半個字。

    也許是真的被靈樂道長猜中了吧……這家夥準是心中想著那些齷齪的事所以才這麼心不甘情不愿的!想到這,幕清幽不禁微微搖頭,因為她這個傻男人無論變成什麼樣的性格也是絕不會忘記好色這回事的。

    相公好色,能力又持久,對於做妻子的來說不知是悲哀還是幸運。雖然生活幸福,還能紓解她體內的媚毒,但是日日夜夜的疊在床上尋歡也是個消耗體力的事啊。他那如狼似虎的模樣,幾乎要把她的精力全部都榨干了。等她再老些,會不會就變得終日要頂著兩個黑眼圈出門了?那該多郁悶啊……

    “已經到門外了還不快進來,是要我這個老婆子出去迎接你嗎?”

    正想著,靈樂道長威嚴的聲音卻已經從屋內傳了出來,把幕清幽驚得心里一激靈。這下摸黑逃走看來是做不成了,於是她也只好學著魔夜風的樣子怏怏的摸了摸鼻子,灰溜溜的推門而入。

    “坐下吧,女娃娃。”

    看見幕清幽的人,老人家似乎很高興,一張布滿歲月痕跡的面容上多了幾分微笑。

    “是。”幕清幽恭順的點點頭,在桌子邊上隨便找了張椅子。

    此時靈樂道長只著了一件簡單的中衣,正盤膝在床上面打坐。花白的頭發頗有幾分仙風道骨,一雙烏黑精明的眼眸里沈淀了智慧的精華。幕清幽望著她,只覺得在這樣一位老人家面前自己未免顯得過於鄙陋,實在是不敢隨便造次……也就一直沈默不語。

    “女娃娃,你叫小淚?”

    靈樂道長轉動著眼球對幕清幽一陣掃視,越看就越將她驚為天人。

    她活了大半輩子,入道修行皆是與女子打交道。其中也不乏有一些看破紅塵的“紅顏禍水”隨她出家,卻也未曾見到過像她如此這般標致的姑娘。這種空靈、這種魅惑實在是人間少有,讓她忍不住要多看幾眼。

    “是的。”幕清幽應允道。

    “嗯,你是真心喜歡我們風兒麼?”問完了名字,靈樂道長也不避諱,直接將想問的話語開門見山的說出來。

    “啊?”

    聽到長輩詢問自己的情事,幕清幽臉上一羞,但是心里忖度著“我們風兒”這四個字卻也是十分高興。因為看得出來盡管魔夜風對這老道姑是又恨又怕,但是作為老人家還是真心實意的將他當做自己的孫兒來對待的。

    誒?現在這場面算是媳婦見家長嗎?

    她心里琢磨過味道來,也就跟著緊張起來,一言一行都希望自己表現良好不至於讓長輩不悅。

    “喜歡,我是真心的。”

    她大大方方的承認著,一張俏臉上有著無比的堅決。

    “哦?”

    聽到她的回答靈樂道長似乎是覺得很有趣,又繼續追問道,“那你究竟喜歡我家風兒什麼地方呢?”

    老人家原本若是問些別的問題還好,但是一聽這一句“你究竟喜歡他些什麼”幕清幽的臉上立刻浮現了幾許愁色……

    因為她也不知道這魔夜風究竟是什麼地方好,而自己又究竟是著了什麼魔,才對他這個嗜血的大魔頭起了愛戀。

    “唉──”

    不知不覺間,一聲嘆息已經逸出了她的櫻唇。

    “我也不知道。”女人低落的垂下頭,心中萬分糾結。

    到底喜歡的是哪個魔夜風?又或者說她心中深深眷顧的這個人究竟是不是真的存在著?那男人現如今一半是天使,一半又是惡魔。如果他是他,那麼他們面對著背後的困境又能相守到幾何。如果他不是,那她又要用什麼樣的理由去關閉自己已經開啟的心扉……

    “丫頭……為什麼要哭?”

    最詫異的是靈樂道長。

    老人家原本只想聽到小輩一些清清純純的表白情話以確認兩人感情的堅貞度。卻沒有想到問著問著這叫小淚的姑娘竟然漸漸的紅了眼眶,一滴晶瑩的淚珠就這樣毫無預警的順著香腮滑落下來,看上去凄凄楚楚的好不可憐。

    不應該啊……她有問到什麼特別傷感的話題麼?

    “對不起……”

    幕清幽只是搖頭,不愿意再多做解說。要說的東西太多了,而且那些戲劇一般的過去即使說出來也實在是太難以讓人信服。

    “算了算了,丫頭不愿意說就算啦。我老人家也老了,聽不得你們那些r麻的話。”

    見她這樣,靈樂道長便知曉這女孩心中必有苦楚。而那些,自己作為一個局外人還是不要過問的好。以免得讓她再度傷神,自己也鬧得不愉快。

    “謝謝您。”

    用袖子飛快的擦掉自己不爭氣的淚水,幕清幽努力擠出一個笑容。

    “嗯,小淚,我今天找你來其實還有另一件事。”老人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您請說──”

    “你知道你自己中毒了嗎?”

    “中毒?”幕清幽心里再度一驚,但是轉瞬間就想到了今天被靈樂道長號脈的事。該不會是被診斷出了中了c藥的事吧?這靈樂道長究竟是何人,竟會有如此高超的醫術!

    “沒錯,你的身子似乎是中了一種y媚的毒藥,那會讓你深陷於欲望中不能自拔。而且──”頓了一頓,老人又接著說道,“不僅是你,連風兒也中了一種刁鉆的蠱毒。那毒藥下的劑量不少,已經到了可以使人迷失心智的程度。”

    “真的嗎?”

    原本對自己中毒的事還想著遮遮掩掩,生怕被對方抽絲剝繭漸漸的挖掘出了過去。但是一聽到靈樂道長居然輕輕松松的一語道出了魔夜風的命脈,幕清幽立刻就在椅子上坐不住了,急急忙忙的向救命稻草奔去。

    “道長您告訴我魔夜風的蠱毒有的解麼?那是種什麼東西!對他的身體有傷害麼?”顧不上以下犯上的失禮,女人一把抓住了老人的手連嘴唇都激動地在顫抖了。

    太好了太好了!!沒想到啊,她和神樂暗中訪遍名醫也沒能得出的結論現如今居然被魔夜風母親修行道觀里的住持看了出來!看這靈樂道長總是一副深藏不漏的樣子,也許是位醫術高明的隱士也說不定啊。

    “你不關心自己,先顧及男人的安危?”

    見幕清幽反應如此,靈樂道長對她的喜愛又加重了幾分。看得出來,這小丫頭對她們的風兒是動了真感情。

    “請您幫幫他吧……”這一激動,眼淚幾乎又要奪眶而出。幕清幽將靈樂道長的手握得更緊。

    “哦,風兒的毒并不難解。他只需要多受點刺激就夠了。”見女人緊張的模樣,靈樂道長笑著安慰道。

    “多受刺激……是什麼意思?”

    聽了老人的話,幕清幽頓時傻了眼。

    她怎麼也沒想到對於魔夜風的病只用這樣的三言兩語就能解決了,仿佛這根本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這道長不是在開玩笑吧?不需要入藥,也不需要療養……只需要……讓他多受刺激??

    “哦,這個我會安排,到時候你只需要乖乖合作就好了。”靈樂道長神秘的笑笑,又接著說道,“倒是你,女娃兒,對於你身中的y毒自己又了解多少?”

    “我……”提到自己,幕清幽一時語塞。

    她該怎麼說?說自己這一身狐媚的功夫都是拜魔夜風那個爛人所賜?還是算了吧……一想起過去她自己都很不得立刻化作蛇蝎喂毒殺了他!又怎麼還能繼續好聲好氣的呆在魔夜風身邊。

    見女人猶豫,靈樂道長情不自禁又挑了挑眉──真沒想到這女娃年紀不大,秘密倒還不少。

    “你不愿意說也罷,但是我要說的是你這毒太邪惡,我還真的無法可解。”像個慈祥的長輩一樣摸了摸幕清幽的頭,靈樂道長的聲音有些無奈。

    “是嗎……”

    幕清幽靜靜地聽著,心里苦笑一聲,卻也沒有多大在乎。反正她不過就是這樣了,有c藥也罷,無c藥也罷。她這早已習慣了y蕩的身子又怎能離得開那些男人的魔爪?

    有的時候她還會慶幸自己身重媚毒,不然這以後她又該如何在心里念著一個人的時候卻又躺在另一個人的懷中。

    “是啊,怕是我師弟在這里也是無能為力啊……”說到這,老人像是不知想到了什麼,眼神開始有些迷離……

    “那家夥一定又會氣得跳腳,大吼著天下居然有老子解不了的毒。呵呵,從來就是這麼一個古古怪怪的脾氣,仿佛天下只有他的醫術最高明一樣。老都老了,卻還要收兩個小娃兒做關門弟子。一個教救人,一個教殺人。全部都是他自己的任性而已。”

    耳聽靈樂道長旁若無人的自顧自追憶著有關她那師弟的往事,幕清幽卻覺得這個人有些似曾相識。暗暗的想了一會兒,她忽然靈光一閃──

    “您說的那位該不會就是名震天下的醫圣吧……?”

    像是肯定了她的想法一樣,老人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唇,“什麼醫圣,就是個沽名釣譽的騙子而已。”

    “天吶──”

    幕清幽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奇遇,眼前的這個脾氣古怪的老道姑居然會是醫圣的師姐!

    所謂醫圣,那可是醫中圣賢啊……正是印無憂與皇甫玄紫的師傅。乖乖……這一下魔夜風是真的有救了!!

    “叫什麼天,小女娃不懂事,盲目崇拜那個糟老頭子作甚?”見她這副大喜過望的反應,靈樂道長的眉頭皺的更深,嚇得幕清幽趕緊收起崇拜的笑容立刻假裝憂郁。

    “呵呵,真是聰明的女娃娃……”老人見後笑了出來。

    “不過雖然你這y毒我是無能為力,但是你臉上這條疤痕我把它去了還是易如反掌的。雖然不怎麼影響你的美貌,但是擺在那里我還是看著就覺得刺眼啊。”

    過了一會兒,靈樂道長忽然伸出手指點了點幕清幽的額頭淡淡的說。

    “是麼?”

    聽到對方說能恢復自己的臉,幕清幽一瞬間有些恍惚。

    原來還是不能夠裝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啊……

    初時拜見魔夜風的母親時,老婦人雖然并未點破還善意的稱贊她美貌。但是從後來她對他們兩人之間的關系如此懷疑就可以看出對方一定是因為這道疤痕才對魔夜風的品行產生質疑的。說不定她在推測是因為自己不肯屈服才被男人毀掉了半張臉的。

    往事歷歷在目,全部都是她一路與魔夜風走到此處的艱難。

    其間有誤會、有詭計、有背叛、有強占……但是事到如今聽老人這麼一說就好像這一切都會跟隨著這道疤痕的消失而隨風而去一般,了無痕跡……

    這難道會是上天賜予他們兩個的全新的開始麼?

    “謝謝……”吸了吸鼻子,幕清幽開心的笑了。

    見眼前的乖女孩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弄得自己心里也跟著酸酸的,老人過了半晌忽然狡黠的說道,“我說女娃兒,你這樣的美人兒跟了風兒那種野狼是不會有幸福的。我有個侄兒在山下的私塾里面教書,沒事的時候會來看我幾眼。不如把他介紹給你怎麼樣?”

    “哈?”幕清幽淚痕未干,卻又滑稽的長大了嘴巴。

    分手

    從來到絕塵觀里的那天開始,魔夜風就覺得什麼都不對了。

    一方面是因為自己的娘親不相信他和淚兒是真心相愛的讓他有種嚴重受到打擊的挫敗感,另一方面則是自從他的女人被那個變態的老道姑占去之後他就再也沒有什麼機會能夠接觸到她。這讓他渾然覺得自己仿佛被拋棄了一般,既不能抱著心愛的女人睡覺,又不能一家三口享受重逢的樂趣。

    嗚嗚嗚……他真的好可憐哦!

    來到這里的第三天,魔夜風起了個大早滿心歡喜的跑到靈樂道長的屋門前去接自己的女人想跟她說說話。卻不料還沒有伸手敲門,從里面傳出來的對話聲就吸引了他的注意,讓他屏住呼吸好奇的聽下去──

    “我那侄子今天傍晚就會過來,到時候介紹你們倆好好的認識一下。”一個比較蒼老的聲音說道,應該是靈樂道長。

    侄子?什麼侄子?魔夜風聽了後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

    “是嗎?那我是不是要好好的打扮一下,給他留個好印象。”一個嬌嗲的女聲緊跟著回答,應該是來自幕清幽。

    什麼!給誰留下好印象?什麼介紹不介紹的?男人在外面聽得一頭霧水,鐵拳卻因為d悉了其中的大概而不由得攥緊。

    該不會是那個死老太婆想要拆散他與淚兒的伉儷因緣,反而要把自己的親戚介紹給她吧?這種事……這種事他怎麼可能會容許發生!

    “不用特意打扮了,我那傻小子一準沒見過比你還美的姑娘。要是能和你配成對,他高興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嫌棄你的打扮。”

    靈樂道長顯然還在煽風點火的繼續說著,但是屋外的男人卻已經完全聽不下去了。

    砰地一聲──

    只見魔夜風氣勢洶洶的推門而入,一把拉過仍在梳妝的幕清幽惡狠狠的對靈樂道長說道,“不用麻煩了!我的小淚今天一天都要跟我在一起,不會去見你那什麼侄子的!”

    “喲,原來是你,真是越來越沒規矩了。”

    靈樂道長一見到魔夜風那張想要吃人的臉,便故意擺出一副冷冰冰的臉龐涼涼的說道。

    “這是我和淚兒之間的事,你瞎摻合什麼?”

    “什麼瞎摻合?你沒聽到我說她是我未過門的妻子麼?現在居然還要為他介紹別的男人,是想做什麼!”魔夜風緊緊摟住幕清幽的腰身理直氣壯的吼道。

    “你才是沒有弄清楚狀況吧……”見魚兒上鉤了,老人更是抬起頭倨傲的用眼角斜睨著他。

    “小淚把什麼都告訴我了,現在有我在為她做主她不會再屈服於你的y威之下。”

    “什……什麼y威……”

    魔夜風聽了這句話之後徹底的愣住了,只見他一臉錯愕的轉頭凝視著身旁的女人。一雙深情的眼眸中滿是不敢相信的疑問。

    “淚兒,你對她說了什麼?”

    “我只說了實話。”

    只見幕清幽看他的眼神已不再是像以往時那般癡迷,不僅沒有半點溫柔,還冷得像冰一般。

    看到男人似乎是被大石頭擊中了一般全身的肌r都崩潰開來,女人抿著唇臉上居然涌起一絲報復的快感。

    “你以為你的母親和靈樂道長不提,你就可以當從沒有傷害過我一樣麼?”

    幕清幽指著自己的臉突然惡狠狠的說道,“雖然現在這個傷疤沒有了,但卻是我心中永遠的疼痛。而這些全部都是你的自私與霸道造成的,所以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真的不見了……”

    看到幕清幽又恢復到了原先那樣白璧無瑕的臉,魔夜風一時之間卻還沒有反應過來女人話中的敵意,反而興奮的捧著她的嬌顏開心的叫道。

    “太好了!你的傷疤沒有了!”

    然而幕清幽卻一把推開了他,轉過身去不帶感情的說道,“是道長幫我醫好的,沒有了這道疤痕我也可以開始我新的生活了。從此以後,我的事與你無關。我們各走各的吧。”

    “淚兒……你怎麼了?為什麼突然說這些話……”

    魔夜風愕然的後退幾步,眼里流露出被傷害的無助,直到這一瞬間他才有點明白他的小女人究竟是要跟他說些什麼。

    她是在說著想要離開他的意思麼……

    “我們不是都說好了麼,你不是已經原諒我了麼……你現在這樣說又是什麼意思……”囁嚅著顫抖的嘴唇,他的聲音像是被灌了鉛一般的沈痛。

    “就是我要跟你分手的意思。”

    幕清幽連看都沒有多看他一眼,徑自走到了靈樂道長身邊任男人被現時擊打得潰不成軍。

    “以前我是怕你會一時發狂殺了我,所以才一直對你曲意逢迎。但是現在我不怕了,因為道長會保護我,你也不至於在自己的長輩面前對我下毒手吧。”

    像是火上澆油一般,女人似乎是還怕他不夠痛,又跟著狠狠的補上幾句。

    “不……你是騙我的對不對?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魔夜風整個人幾乎已經快要散架,根本不知道自己現在身在何處……若只是一場無邊無際的夢魘的話,他只乞求能讓它快點停止。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他心愛的淚兒為什麼會對他說出如此絕情的話來?難道說他們的過去真的只是一場騙局,從頭到尾自己都只是被一個會演戲的妓女迷住了而已……

    不,不會的,他的淚兒是全世界最美好的女人!她不會這麼對他的!

    “你沒聽說過婊子無情,戲子無義麼。”見到魔夜風仍然不相信自己所說的話,幕清幽忽然一笑,魅惑之中多了絕情。

    “你與我之間原本就是擦身而過的路人,現在戲已經唱完了,還是早些散場比較好。”

    懶懶的揮動衣袖,女人轉過身去不再理踉蹌的倒在一邊的男人,而是對著靈樂道長甜甜的說道,“婆婆,你看我把這邊的頭發挽起來會不會更好看些?您的侄兒會喜歡麼?”

    “不──”

    魔夜風看著眼前的情景只覺自己已經被遠遠的排除在外了,這種感覺就好像天塌下來了一般。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你有沒有體驗過比死更絕望的時候──

    那個時候天都是灰蒙蒙的,陽光像針一樣只能刺痛你的眼睛,讓你忍不住想要找最黑暗的地方躲藏。

    你是否曾問過自己,這個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顏色,紅的、黃的、粉的、紫的……可你為什麼卻偏偏選擇了黑色。

    從靈樂道長的房間里走出來之後,魔夜風發覺自己的靈魂都已經變得空曠。周身失去了知覺,不曉得痛也不曉得悲傷或者快樂。

    不,他的世界已經再沒有什麼快樂。失去了心愛的女人,他的生命就一文不值。

    像一只最蒼涼的野獸,他一個人蜷縮在屋子的角落里一動不動的發呆。頭腦里回想著的都是他與她的過去,那些快樂的或者傷懷的事──

    心臟裂開了一般,思來想去,他卻也找不到一個合理分手的理由。

    男人只是想不明白,明明兩個人就相處的好好的,為什麼會突然間變成了這樣……

    就這樣不吃不喝的坐了一天,直到窗外天色漸暗,他才猛然警覺的響起今天早上靈樂道長對淚兒所說的話──是不是有一個什麼男人這個時候要上山來見她?

    思維一觸及此處,他的身體就如同坐在針氈之上一般突然彈跳了起來。

    不行!他要去阻止他們,不管兩人究竟是為了什麼原而見面,他都不允許自己的淚兒跟別的男人跑了!!

    她是他一個人的,她必須是他一個人的!!

    這麼想著,他發瘋了一般的猛沖了出去……

    新歡舊愛

    “我姑姑說的沒錯,你果然是個極美的姑娘。”

    并肩走在絕塵觀後面的竹林里,駱玉橋第一次覺得有點緊張。

    他是個私塾先生,不止教孩子們功課,偶爾也會讓一些想要學寫書信的成年人跟他識字。所以作為一個經常接觸陌生人并且要滔滔不絕傳授知識的讀書人,他很少在什麼人面前表現得手足無措。

    謙和有禮、溫順博學就是他平時給人的印象。山下的住戶都覺得他是個很好的人,也都喜歡把孩子送到他的私塾里面學習。所以在俗世山這一帶,男人頗有些人緣。

    但是今天,他一見到幕清幽,以往的這些習以為常的自信卻不知道都跑到哪里去了。因為男人做夢也未曾想到自己有一天能遇到這樣一位美得不似凡間之物的女子。而且姑姑還告訴他,這是帶來給他相親的對象。

    天啊……這樣一個美人兒啊,居然是要給他做老婆的!一想到這種可能性,駱玉橋連路都不會走了。

    “謝謝,先生過獎了。”

    幕清幽聽到男人這樣的夸贊,不禁嫣然一笑。這一笑更是千媚百媚的生出來,直閃得駱玉橋滿眼都是粉色的星星,一顆心如小鹿亂撞的跳啊跳,手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擺才好了。

    “不是過獎,姑娘值得這樣的美譽。小生只恨才疏學淺,不能找到更恰當的詞匯來形容姑娘的美貌,實在有辱圣賢之書。”男人擦擦冷汗,不好意思的彎了彎腰。

    “呵……”

    幕清幽抿唇搖頭,一只玉手和善的搭上了男人的肩膀看上去是想要給他一些鼓勵。

    “啊,姑娘,男女授受不親啊!”

    哪知對方一見她如此親密的舉動嚇得趕緊退在一旁,生怕唐突了佳人。一雙眼睛還謹慎的瞪著幕清幽,生怕她又會突然做出什麼自己意想不到的事來。

    “怕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

    幕清幽見他像只受驚的小兔子一樣躲開忍不住心中一樂,當下就決定要逗逗這個老實人。於是她更是上前一步的湊近,不僅將手勾在了男人的臂彎上,連軟馥的身軀也是毫不在意的貼了上去。

    這一下駱玉橋佳人在懷,鼻腔里都是女人的幽香。煞那間只覺得渾身都輕飄飄的,竟然忘記了掙扎,只是傻傻的張大了嘴巴看著對方。

    “怎麼樣?我這麼可怕麼?”幕清幽故意嘟起紅唇嬌滴滴的說道。

    “我……我……你……”

    男人一時語塞,結結巴巴的說不出半句完整的話。

    “哈哈!”幕清幽笑得更開心了。

    也許是她自小交際的圈子就不大,在她的印象中好像還從來沒有遇到過像駱玉橋這般老實憨厚的男子。男人勤勤懇懇,努力工作。沒有什麼遠大的抱負卻也過得平順安康。等到了年歲娶一房合適的媳婦,便能夠一家人從此相互依偎著幸福生活下去。

    其實這樣的生活也不錯,不是麼?

    心中這樣想著,女人卻沒有忽略掉遠方y暗處那一雙充滿著憤怒與嫉妒的仇視目光。她心里很清楚躲在那塊巨石背後的人是誰,也明白自己接下來的命運。

    自從那天靈樂道長與她徹夜長談之後,她就對治療魔夜風蠱毒的方法了解清楚了。今天與駱玉橋的見面,其實也是老道姑用自己傻呵呵的侄子給她做了個小道具。為的就是狠狠的刺激魔夜風讓他徹底的發瘋發狂以沖破被蠱毒封住的那一層心脈……

    心脈一旦恢復,魔夜風也就會記起以前的事,而後又變回曾經的那個活閻王一般的大魔頭。這就是神樂交給她的任務,也是她拋棄自己過去的身份一直待在魔夜風身邊的目的。

    可是,這真的是她想要的嗎……?

    偎依在駱玉橋的懷中,幕清幽忽然又變得很傷感。

    心里好痛,快不能呼吸了……那感覺就像是要親手殺死自己的愛人一般。沒有了那個癡情溫糯的魔夜風,也就沒有了她這些日子以來的癡纏和愛戀。他們的快樂、他們的承諾,一切的一切都會隨著另一個魔夜風的幻滅而消失殆盡。

    幕清幽不知自己對那個男人究竟有沒有如此之大的影響力,但是一想到魔夜風很可能馬上就要恢復到以前那副模樣,她的心還是很不爭氣的碎成了一片一片……

    怎麼辦,她好不甘愿。

    “姑娘,你……你怎麼了?”

    原本還在陷入這美人過於豪放的舉止中無法自拔的男子此刻卻像忽然感受到了她的傷悲一般慢慢的伸手將幕清幽抱緊,平凡無奇的面容上流露出不解的關切。

    “沒事,沒什麼。”幕清幽吸了吸鼻子,對著駱玉橋抱歉的一笑。

    也許善良的人都天生敏感,男人雖然不明白她為什麼忽然脆弱,卻還是像平時哄自己的學生一般輕拍著女人的後背。唇角扯開一個溫柔的笑容輕聲對她說,“沒事的,一切都會好的。”

    “謝謝,你真是個好人。”

    得到了一些鼓勵,幕清幽的心里舒服了一些。

    然而兩人不含任何情欲的動作卻令遠處的那一道視線變得更加怨毒,灼熱的火焰像是要將他們的背後都燒出一個d一般。感覺到了魔夜風的變化,幕清幽心念一動。

    像是暗暗下了什麼決心一樣,只見她一雙手猛地把住駱玉橋的頭用力的拉到自己的面前直勾勾的望著他錯愕的臉壓低聲音說道。

    “公子,現在有一個忙只有你能幫我,你愿不愿意?”

    男人的臉被她固定住動彈不得,雖然不明所以卻仍然點了點頭。

    畢竟美人兒的忙不是什麼時候都有機會幫的,更何況兩個人現在幾乎是貼在了一起,他早就昏昏沈沈摸不著北了。

    “謝謝。”

    幕清幽很感激的一笑,目光非常的親切。

    “不客……”駱玉橋也跟著傻笑,哪知一句不客氣的‘氣’字還沒說完,他的唇就被女人重重的吻住了。

    佳人香甜的嫩唇碾壓著他的呼吸,一雙藕臂緊緊的抱住他其實并不高大的身體。

    駱玉橋嚇壞了,但是無論如何掙扎身體都還是軟軟的沒有半點力氣。幕清幽的吻甜的像蜜,帶著酥麻的電流流竄過他的全身。男人只覺得自己很快就被她順勢壓在了樹干上,豐滿的胸脯還擠壓著他的身體。那種飄飄欲仙的感覺足夠他瞬間失去知覺,只能被動的回應著女人的香吻。

    就在他以為自己就要醉死在對方的親近中時,一陣迅疾的掌風卻照著他的頭顱直劈而來。這一下帶著勢必要將他斬得腦漿迸裂的架勢,很明顯是想要他的命!

    “你們太放肆了!”

    一聲怒吼緊跟著如五雷轟頂般在他耳邊響起。

    “啊!”

    駱玉橋大叫一聲,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自己的身子就被幕清幽用力搡到一旁狼狽的跌倒在地上。

    “你做什麼?”

    女人冷笑一聲抬眼睨著眼前怒氣沖天的男人。見到魔夜風五官扭曲,眉毛都快要倒豎起來只覺得心情愉快。

    至少他現在還是在乎她的。

    “我要殺了他!”

    魔夜風惡狠狠的咬牙叫道,一雙鷹隼般的黑眸死死的盯住在地上爬行的駱玉橋。高大的身體轉眼間又追上前去一爪抓向他的咽喉,不見鮮血誓不罷休。

    他們親嘴了?他們親嘴了!!這死女人竟然敢當著他的面做這種事!!他絕不會讓那個膽敢染指他女人的家夥活著走出這座山!

    原本他一直不敢面對現實的躲在屋子里當鴕鳥,回想今天所發生的事。但是一記起這個女人要去和什麼野男人相親,他真的是渾身的血y都立刻起來了,連忙不要命似的跑過來監視他們。

    結果……結果就真的看到他們兩個人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擠在一起卿卿我我……

    這是怎麼回事!他的心好痛!!被背叛的感覺──真的好痛啊!!

    “你憑什麼殺他!”

    幕清幽敏捷的搶身而上,從腰間抽出早已準備好的軟劍,劍尖直指魔夜風的鼻梁好不讓他對駱玉橋下毒手。

    “淚兒小心!”

    雖然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看眼前兩?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