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39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55:0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你沒事吧?”

    軟馥的女體在懷,幕清幽身上天然的體香把呆書生迷得有些薰薰然。但是當務之急還是要先關心一下對方的情況比較好。

    “嗯,還好,謝謝公子。”

    從來就不是那種矜持到矯情的女人,幕清幽曾經女扮男裝進宮當侍衛也并不覺得有什麼不妥。所以當發覺駱玉橋還傻傻的緊抱著自己的時候,她也并不是十分介懷。

    “那就好,嚇死我了……”

    男人不好意思的傻笑著,這才察覺到兩人之間的親密,臉頰終於浮起了兩朵赧然的紅云。

    誒,他們現在在擁抱呢。

    上一次是接吻,這一次是擁抱……老天也太眷顧他這個平凡的書生了吧?

    就在他心滿意足的瞇眸冥想之時,不遠處卻傳來其它男子的輕咳──

    “啊……?”

    駱玉橋聽到熟悉的音色,冷不丁的睜眼一看,只見魔夜風就衣袂飄飄的負手站在十米之外,一雙深眸直勾勾的盯著他不放。

    就像是發現獵物的雄鷹。

    傻書呆被他盯得發毛,猛地想起來他就是那天兇神惡煞要殺掉自己的男人。心中大駭,連忙松手放開懷中的嬌軀轉而懦弱的躲到了她的身後。雖然丟臉了點,但是這位姑娘的身手可是他親眼領教過的!

    至少,能保住他一條小命吧?

    順著駱玉橋瞳孔放大的目光,幕清幽也注意到了魔夜風。

    心中一動之外,她察言觀色,發現對方面無表情的挑著眉,一副淡漠慵懶的模樣。雙眸炯炯的十分不友善,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麼。

    沒有心情主動上前搭話,女人選擇睜著一雙靈媚的大眼睛警惕的看著他,雙臂展開護著身後的呆書生。

    大清早的,他怎麼會在這?莫不是一路尾隨她和駱玉橋過來吧?

    不了解對方的心思,幕清幽只能以靜制動。

    卻見魔夜風見到他們兩個如此親密,只是勾起了薄唇冷冷的發出一聲蔑視的輕笑。那眼神就像是根本不屑跟他們糾纏一般,只是單純的覺得太過敏感的駱玉橋即沒用、又好笑。

    沒過多久,幕清幽就看到男人邁開長腿,一步一步的向她和駱玉橋的方向走來。表情帶著王者的氣定神閑,步履不疾不緩,卻是氣勢人。一雙鷹眼仍舊的盯著她身後駱玉橋的臉,銳利的眸光像是隨時都可以化劍穿刺而來。

    見到這樣的魔夜風,幕清幽也是有些害怕的。身後的書生更是嚇得瑟瑟發抖只能跟著身前女人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後退,一直退到一棵參天大樹邊上,才退無可退的止住了腳步。

    “你……你想……”

    做什麼?

    受不了這種壓抑的氣氛,幕清幽咬牙先對魔夜風開了口。

    哪知一句問話還沒完整的說出口,英俊的男人已經走到她面前改為視她的臉。

    這一次雙眸對視,只看得幕清幽心驚膽戰。魔夜風鳳眼太過深邃,又因為舊時的神志剛剛恢復,對於幕清幽來說面對的恍若新人。

    剎那間四道冷熱不均的視線相互交接,滋滋的迸出詭異的火花。然而,就在女人覺得自己被他看到快要窒息之時。魔夜風卻突然收回視線,對她不冷不熱的說了句“早上好啊。”就繼續邁動步伐同她擦肩而過。

    末了,還丟給她一聲只有她自己才能聽得見的輕笑。

    那從喉嚨里擠出的單音就像是在說,

    “吶,別自作多情了──”

    收到這樣的對待,幕清幽全身一怔,錯愕的偏過頭去追隨男人的步伐。卻見魔夜風露出一個妖魅又親昵的笑容,大笑著從她和駱玉橋倚靠的樹干之後揪出一個滿面羞澀的小道姑。并且還靠在那人白嫩的耳邊輕聲低喃。

    “抓住你了吧?看你還往哪跑,我的好萍兒。哈哈哈哈!!”

    就是這麼一句,明顯是在調戲良家婦女的情話,魔夜風不知轉換對象說了多少遍。然而此時,這熟悉的霸道腔調聽在幕清幽的耳中卻比指甲劃冰面的聲音還要刺耳。

    看見自己依然深愛的男人去找別的女人,并且一副快樂的模樣那是種什麼感覺?

    暗無天日的世界里,時間在這一秒鍾靜止。

    忽然一道白光獰笑著從她心口處穿行而過,留下一個不斷噴灑鮮血的空d。

    原來──

    他是在跟道觀里的小新歡玩捉迷藏來著,根本就不是來找她和駱玉橋的麻煩的。

    呵呵……

    果然,是她自作多情了吧。

    “討厭啦!魔公子,又被你抓到。人家不要玩了啦,待會兒被師傅看見又要罰跪了。”

    見魔夜風一直抓住自己的小手不放,臉上的表情又是魅惑又是y蕩。名叫萍兒的小道姑不依的撒起嬌來,只聽得幕清幽手心滲出忍耐的冷汗。只恨不得沖上前去將那個女人狠狠的推到一邊,再跟魔夜風這個欠她幸福的男人好好討一比舊賬。

    但是不行啊……已經,不行了。

    “淚兒,我們……我們走吧?”

    就在這時,一直當蝸牛縮在殼里沒有出聲的駱玉橋從她背後鉆了出來,小心翼翼的扯了扯她的袖子。

    看了半天,他也明白了。

    這個活閻王不是來繼續要他的命的,此時不走又更待何時?要不然一會兒他沒事做又跑來追殺他,那豈不是完蛋了。

    “嗯,我們走。”

    黯然的別過頭,幕清幽需要安慰的牽起了駱玉橋的手半靠在他的懷中向與魔夜風相反的方向慢慢的走去。耳邊充斥著身後男人與小道姑放浪的調笑聲,令她暈眩欲嘔。

    殊不知身後兩道灼熱的視線一直緊盯著她和駱玉橋緊貼的身體不放,并且笑得更大聲。

    第三部

    1 傷離別

    待在絕塵觀里,幕清幽的日子可以算得上是度日如年。

    一方面是因為自己喜歡的男人現在變成這樣,又整天被她知曉他又在哪里和小道姑們打情罵俏被靈樂道長抓住訓斥。作為女人,她的心里可真是非常的不是滋味兒。另一方面,神樂最近也飛鴿傳書過來,對她說務必在本月十五日之前趕回中州告知大事,否則就會造成很嚴重的後果。

    思來想去,她覺得現在正是離開的最佳時機。

    沒有通知魔夜風,她自己去向靈樂道長告了別,順便將身上的一塊玉佩交送給駱玉橋作為臨別禮物,以報答他多日以來對她的友善。

    將歸期寫在小紙條之上,女人對著天空放飛了手中潔白的信鴿──

    既然任務已經完成了,她可以無負擔的再次回歸到自己的生活了。

    也許遺忘掉一個男人并不容易,但是當自己的戀人已經不幸去世總該可以了吧?

    皇甫玄紫和皇甫贏還在等著她回來給他們一個交代,為了黎民百姓和幕家那個詭異的小鬼,她還要將蓮妃和祝宰相他們背後的秘密徹查到底。

    這一切都給了她終結傷悲的動力。

    有工作的感覺真是好啊……

    閉上雙眸,幕清幽對著窗外的花草深深的吸了一口馥郁芳香的空氣。

    最起碼,她還能感覺到自己是被別人需要的。不會因為被魔夜風拋棄了就將自己貶低的一文不值。

    不過──

    神樂將要對她說的那件大事究竟是什麼呢,為什麼又一定要在十五日之前趕回去呢?

    思來想去卻也毫無頭緒,好奇心取代了失落感。她相信,這一次一定又會有某些離奇有趣的事來等著她參與。

    簡單收拾了行囊,包括一些水和食物,幕清幽發現自己可以帶下山的東西真的不多。仔細回憶起她和魔夜風上山來時的路徑,想到他曾經抱著她蕩秋千般的掠過驚險的天塹。不知不覺間,她的眼圈又紅了。

    吸了吸鼻子,她命令自己不可以再多愁善感。

    這一次的離開她故意沒有同那個討厭的男人打招呼。反正他的心里已經沒有她了,此時此刻,他還是那個邪佞跋扈又無所不能的帥驍王。有了自己的行動能力,不需要人照顧了。那麼她想去哪,做些什麼又跟他有什麼關系呢?

    想到這,幕清幽躺在床上閉上疲憊的雙目。

    雖然是白天,但是她實在沒有什麼胃口吃東西,不如就養精蓄銳等待明天的來臨。

    俗世山、絕塵觀。

    不知道此生還有沒有機會再回到這里,說不定那時候她已經做好了出家的打算。

    青春r體都是短暫的,愛恨糾纏也是非常的不可靠……人會變,人變了心也跟著變,到最後還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淚兒姑娘──”

    就在這時,屋外響起了駱玉橋的聲音。

    “什麼事?”

    她擦了擦眼淚盡量做出沒事的樣子跑去打開了門。

    “嗯……那個……”

    男人也不進屋,依舊是一副靦腆羞澀的表情伸手從袖子里掏出了一個錦囊。

    “什麼?”幕清幽不解的望著他,卻也有足夠的耐心等他繼續。

    “這是我在山下的廟里給你求得的平安符,希望你能帶著。”傻書呆憨厚的一笑,將手中漂亮的小玩意兒遞給幕清幽。

    “啊……謝謝。”

    收到對方的心意,幕清幽的心里涌上一股難言的感動。

    “嘿嘿,沒有什麼的,只是不值錢的小東西。我只是希望淚兒姑娘能帶著它,日後不要忘記曾經認識過我這種平凡的人。”

    瞧他說的──

    看著駱玉橋老實的臉,女人從他的眼神中讀出了一點不舍與傾慕。

    她其實一早就看出來駱玉橋這傻書呆喜歡她。怎麼能不喜歡?一個教書匠,心思純純的,原本見了漂亮的女人手都不知道該往哪擺了,結果被她利用著又親又摟的。若說心里不波瀾那也是不正常。

    但是這男人就是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是無論如何都配不上這般天仙的女人的。所以干脆就選擇另一種比較安靜的方式來對她好。

    看著他,幕清幽覺得自己以前生活得真的很悲哀。

    整日糾纏在那些霸道自私的男人身邊,她幾乎都要忘記了這個世界上還有另外一種男人,另一種更加卑微更加純潔的表達愛情的方式。

    喜歡一個人并不一定是非要占有她不可。

    喜歡──可以有很多種。

    帶著這種如夢初醒的感悟,幕清幽接過他手中的錦囊小心的收進衣襟里熨帖著自己的心臟。沒有更好的禮物回贈,她除了玉佩那種有形的東西之外還想贈予這個男人更多。

    於是,她輕輕拉下他的頭,在駱玉橋的眉心印上祝福的一吻。

    “淚兒姑娘……這……”

    “啵”的一聲輕響,換來了男人受寵若驚的錯愕與通紅的臉。

    “祝你幸福駱公子,我會永遠為你祈禱的。”

    送完了自己的禮物,幕清幽同他揮手告別。看著駱玉橋一臉幸福滿足的跑開,幕清幽關上房門欣慰的勾唇一笑。

    然而,就在她回過身去的那一刻,卻看到自己的床上坐著一個不該出現的人。

    “真感人啊,沒想到我的武者竟然也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勾搭上一個新的男人。看來孤王把你送去麒麟國伺候那些王子王孫後也讓你學會了不少狐媚的本事。”

    魔夜風正襟危坐在女人的香榻上,一雙邪魅的鳳眸閃爍出幽暗的光芒。

    就像是──在為什麼事而生氣。

    “你怎麼進來的?”

    被他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幕清幽不由得後退幾步卻直接摔靠在緊閉的門板上。這時一陣微風吹過,窗扇搖晃得嘎吱作響,她才意識到魔夜風是如何出現的。

    “原來是這樣。”她心中有數了。

    緊跟著,美人收起方才面對駱玉橋時的禮貌周到,臉色變得冷冰冰起來。

    “我也沒有想到,堂堂的驍國國君居然也學起那些j鳴狗盜的行當,開始從窗戶里翻墻入室。”

    2 可惡壞男人<高h 慎>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孤王站在自己的領土上想去哪都是我的權利。”

    看見幕清幽後背仍然抵著門板,似乎是做著某種防備的姿勢。魔夜風瞇了瞇黑眸放肆的一笑,爽朗的低音立刻從他喉嚨里震動而出,直聽得女人渾身發顫。

    又來了──

    幕清幽輕咬著嘴唇斂起下巴,後脊椎只感到一股陌生的冰涼正在不斷的向腦仁里面猛竄。連個毛孔都很難找得到的細致皮膚上起了一層的j皮疙瘩,只因為每一次魔夜風像這樣y陽怪氣的說話都讓她感到非常的不自在。

    在他的真身面前,她一直都像個被動的傻瓜。不管武功多高,性格多狡猾,在他的面前她永遠都棋差一招。就算那些女子的嬌柔平時被智慧掩藏的再好,一旦這個男人帶著火山爆發般的黑色氣焰向她撲來,她也只能像個尋常的弱質女流一樣被他蹂躪到哭。

    魔夜風太邪惡了……

    勾引她、侵犯她、摧殘她的意志,占有她的身體。讓她從骨子到血y都染上他邪佞冷酷的味道。是那麼的霸氣任性,卻又那麼該死的迷人。

    “什麼你的王土,這里是麒麟國不是驍國!”

    想起過去的事,幕清幽傾國傾城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不甘落後於人,她忍不住挺起胸膛出言提醒他的自大,但是潔白的手心卻開始滲出虛汗。

    敢與魔夜風作對的人,能活下來的似乎只有她一個。但是這種活著,卻給了大魔王機會把她玩弄的比死更難過。

    “哼,無所謂──”

    若有所思的看了女人一眼,魔夜風忽然從床榻上優雅的站起,高大的身形開始緩緩的向她這邊走來。

    “麒麟國也好,驍國也好,等孤王解決掉皇甫家那幾個男人,我想要的一切都會是我的。”

    三步、兩步、一步……他在一步接一步的向她靠近。

    看著比自己高壯許多的男性軀體幾乎帶著輻s般的熱力越來越貼近自己的身體,幕清幽難受的吞了一口口水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從門板上挪開。

    離他太近她會窒息……

    那俊美無儔的面容,緊抿卻又傾斜著勾起的性感唇角。結實溫暖的胸膛還有那長直有力的大腿……看著魔夜風的影像不斷放大,聲音真實又詭秘的敲打著自己的神經,幕清幽的胸口開始急速的起伏開來。

    “你,你要對他們做什麼?”

    迅捷的從門口閃到窗邊,幕清幽為自己躲過了與他面對面的一劫而松了口氣。但是轉念間,她又猛然驚覺這個男人似乎是正在醞釀著某些對皇甫兄弟非常不利的y謀!

    他想做什麼?什麼叫解決……這個冷血的大魔頭難道還想親手弒兄麼!

    “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關心他們,難道說作為孤王的武者……你還會對我的決定產生質疑麼?”

    見女人從自己眼前逃跑,倉皇的就像一只受驚的小兔子。魔夜風轉過身來,一雙漆黑如夜的深眸直勾勾的盯著她,似乎在等待一個令人滿意或者惱怒的回答。

    他的表情太過平靜,高深莫測的讓人害怕。但是幕清幽一想到那個還愛著自己的皇甫贏,和雖然有些神秘卻依然對她很好的玄紫王爺──有些問題就像是離弦的劍,不問不安。

    “別告訴我,你想傷害他們。”

    顫抖著誘人的紅唇,女人一只手撫在窗欞之上有些激動。

    “不要他們的性命也可以,”聽到帶著恐懼的疑問句,魔夜風眼角魅惑的挑起。瀑布般的青絲披在肩頭襯托著他冷峻的面容緩慢而堅決的釋放出一種惟我獨尊的王者之氣。

    “只要那兩個人肯跪在我的面前,對我臣服。我就能饒他們不死,反而還會‘好心的’將他門永遠放逐。”

    “跪你?”聽了魔夜風的話,幕清幽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美眸。

    “他們是你的兄弟!”

    替丈夫和小叔抱出不平,幕清幽幾乎罔顧了自己仍然身處危險之中。

    “順我者昌。”

    魔夜風目光炯炯的凝視著對方,雙手甩開衣袖負手而立。那種人的威嚴如同殘酷狠辣的旋風,鋪天蓋地的席卷而來將方圓百里的仁慈全部連根拔起。

    被男人盯得全身僵硬,幕清幽眼中幾乎瞬間就噙滿擔憂的淚水。

    “那如果他們不愿意向你下跪呢?”

    將口中略咸的苦味吞下,幕清幽揚起長睫忍不住追問一句。

    “殺、無、赦。”

    三個字,干凈利落。幾乎已經讓人聽見了刺耳的劍鳴和血y噴灑的嘶嘶聲。

    “不要這樣,求你……”

    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的時刻只能撿最簡單的期盼來說。幕清幽一向聰慧堅強,但是此時此刻她的腦子里卻亂作一團,不知道該怎樣做才能讓魔夜風打消為了王權同皇甫兄弟爭個你死我活的念頭。

    “為什麼求我,難道你忘了你是驍國的人,是我的手下?”

    說著這句滿含質疑的話,魔夜風上前幾步以女人避無可避的速度擒住了她的下巴將她的俏臉捏在自己的手指間。

    他真的生氣了──

    渾身上下都沁滿墨汁一般濃郁而黑暗的顏色,將彼此的呼吸染得濃濁。

    “還是你真的以為自己已經是麒麟國的王妃,陪那個男人上幾次床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

    修長的手指越收越緊,古銅色的大掌襯得幕清幽的身子越發無力而嬌小。

    “他們對我很好……”

    不想做出任何不利於皇甫兄弟的解釋,幕清幽咬牙將所有的注意力都轉移到自己的身上。 就當她變心了好了,反正這個男人也不過是在利用她。比起那些,從開始時的懷疑到最後對她掏心挖肺的真誠,皇甫贏反而要顯得更好一些……

    她可以被利用──

    但是那只限於調查隱藏在他們所有人之後的幕後黑手。為了所有人的幸福,就算是犧牲了她的性命也無所謂。

    但是若要她相信自己從今往後所作的一切都只是在滿足眼前這個男人掌權的欲望,而反而把皇甫贏與皇甫玄紫一同推向死亡的深淵……

    這就是萬萬不能的!

    “哼,什麼叫很好?”聽到這句話,魔夜風眼神變得更加y鷙。哼出的冷氣簡直要將人活活凍死。

    “他們對你好你就恨不得長了翅膀也要飛回到那兩個男人的懷中去?那駱玉橋也對你不錯,你就不知廉恥的隨便舍吻……現在是怎樣,只要哪個男人稍稍對你表達出一點好你就迫不及待的要脫褲子了麼?”

    “你!下流!”

    聽了對方難聽的話,幕清幽瞪圓雙眸好想甩他一個火辣辣的巴掌。但是揚起的玉手還沒到半路就被魔夜風一把抓住了。

    “我下流?”

    魔夜風大笑一聲,單手擒著幕清幽的兩個手腕高舉過頭頂。而後摟著她的腰將她狠狠的推倒在窗子旁邊的墻壁上。

    “你這女人才算是學得越來越下流!”

    懲罰似的撕開她的襟口,女人雪白的肌膚當下l露出來大半。豐滿的玉r上緣隨著系帶被扯松的肚兜掉落如同出水芙蓉一般若隱若現的露出,當下就將男人的兩個瞳仁刺激得立刻緊縮。

    “我對你也不錯,你是不是也該給我點甜頭?我保證能比那三個呆子弄得你更爽!”

    說著,魔夜風伸舌舔吻幕清幽花瓣一樣嬌嫩嫣紅的嘴唇,霸道的將自己粗礪的舌頭捅到她的口腔深處去。

    “不要!你走開!!”

    才談了這麼一點功夫,這魔頭就迫不及待的要侵犯她。幕清幽在魔夜風的懷中痛苦的掙扎著,換來的卻是右邊的茹房被他黝黑的大掌一把握住。

    “我走開了誰來滿足你?”

    見懷中的女人無論如何都不肯聽話,魔夜風不耐煩的出手點了她身上幾處大x。這一招他很久以前就用過,只不過這一次更狠。并不是廢她幾個月的武功,而是根本就讓她在短時間內動彈不得。

    “你是個禽獸!!”

    感覺到自己渾身無力的向地板上倒去卻立刻被男人接住打橫抱起走向床鋪。幕清幽瘋狂的大叫了起來,這一次她無論如何都不想跟這個冷血的變態上床!

    但是轉眼間,她就像一個麻袋一樣被毫不憐惜的丟到了床上撞痛了身上的骨骼。

    “那又怎麼樣?你不喜歡禽獸玩你麼?”

    故意在幕清幽驚恐憤恨的目光之中寬衣解帶,魔夜風摘下自己的腰帶丟到地上,又瀟灑的褪下長袍和中衣。現在的他身上只穿了一條單薄的長褲,而下一瞬間,他已經像一頭矯健的黑豹一般撲上了床上女人的身體。

    “不……不要……”

    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被黝黑的男性手掌一件一件煽情的拉下,幕清幽忍不住痛哭起來。溫軟如玉的女體在空氣之中完全暴露出來帶來難以承受的涼意。她不能忍受自己又再一次被這頭野獸給qg了……

    “為什麼不要……”

    魔夜風低頭用發燙的唇舌親吻著她細嫩的脖頸,兩個大手分別握住兩團凝脂般的茹房開始用力的揉弄。

    “我不是一直都能讓你高c麼?”

    一點一點的舔刷幕清幽美麗的臉龐,男人就像是在吃一道菜一樣對著女人的臉不斷吻咬。

    額頭、鼻尖、香腮、下巴……

    最後目標落在她甜美的紅唇上。男人靜靜地看了她一會兒,然後忽然低下頭撫摸著她迷人的身體給了她一個纏綿的深吻。兩人的嘴巴全部都張開,只有舌頭糾纏在一起在放浪的攪動。

    “他們兩個有沒有一起玩你?一個人在前一個人在後,將你c的死去活來?”

    食指和麼指捉住女人的茹頭輕捻,時不時的忽然用力向上一揪,將勃起的茹頭弄的更紅。魔夜風親著親著就將薄唇緩慢的移動到幕清幽的耳邊,一邊咬著那柔軟有嚼勁的耳廓,一邊吐字粗喘……

    “還是你更喜歡神樂那樣溫柔的來干你,所以連準備回去都沒有通知我……”

    將舌尖伸進幕清幽敏感的耳d里輕輕轉動,魔夜風的手指開始繞著茹頭在女人的茹暈上輕輕滑動。

    “不……不要……求求你……啊……”

    很久沒有歡愛了的幕清幽被魔夜風這麼一逗,yx里想不出水都難。不一會兒汨汨流出的汁y就滋潤了她干澀的甬道,也順便讓粉嫩的小y唇開得更豔。

    “求我什麼,求我這樣?”

    邪笑著咬了一下美人的耳垂,魔夜風低下頭親吻她纖細的鎖骨。將那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芳香l體看個清楚。

    此時幕清幽已經沁出淋漓的香汗窩在男人身下嬌喘不休。烏黑的長發早已被打散,看上去凌亂又有一種妖媚的美。微腫的紅唇,顫抖的雙r,以及上面挺立而嬌羞的兩個小小蓓蕾……

    這一切的一切都在誘人犯下滔天的重罪。

    “啊……啊啊……”

    眉頭忽然緊皺,堆積成痛苦的褶痕。因為幕清幽發現自己的一條玉腿已經被男人大大拉開,一根不安分的中指正在邪佞的輕壓旋揉她尚未蘇醒的y蒂。

    這種調情的動作太親密了,如果是被qg,是不是有點太多余呢?

    但是沒功夫多想這些,因為被魔夜風獬玩著y蒂還不算,右邊的r尖也被他低頭含住了。現在這放浪的男人正伸著舌頭來回輕撥著嫩豆腐一般的柔軟蓓蕾,還繞著她粉色的茹暈畫圈……

    她真的、真的快要受不了了!

    隱藏的秘密<高h 慎>

    “不喜歡還叫得那麼s?”

    聽到女人的呻吟聲,魔夜風放浪的一笑,更是變本加厲的使勁兒玩弄起她敏感的y蒂來。沒一會兒的功夫,那稚嫩的r粉蒂色就被他蹂躪成了鮮豔的緋紅。軟嘟嘟的蒂瓣充血挺立起來,成了一個漂亮的蕊珠。一下一下的磨蹭著他長有刀繭的手指,在黝黑的膚色下聽話的綻放著。

    “嗯……乃子還是這樣的軟,小x還是這樣的s。”

    極盡舌功之能事,魔夜風捧著一對兒玉r逐個兒親吻。對著茹頭沒完沒了的舔、咬、吸、啃,像個饑渴了很久的嬰兒一般含進大塊的rr在溫暖的口腔中咬嚼。

    “啊啊……你這個禽獸,為什麼就是不肯放過我……!”

    哭鬧的聲音在男人的置之不理之下逐漸變為沙啞的嗚咽,幕清幽低頭看著魔夜風滿臉y蕩的玩弄自己的樣子,只覺得這一輩子她都別想要脫離這個男人的魔掌安安靜靜的過與世無爭的生活了。

    為什麼這麼命苦,為什麼他又變成了這般可怕、霸道、自私的惡魔?

    “我就是禽獸,既然是禽獸又怎麼可能放棄跑到嘴邊的佳肴呢?”

    聽到幕清幽絕望的吶喊,魔夜風深沈的一笑,黑發潑灑下來瘙癢著美人兒潔白光滑的肩頭,像是另一種意義上的愛撫。

    “即便你這個‘佳肴’很不聽話,還被不同的男人上過,”吐出口中已經被吸得快要發紫的茹頭,男人弓起性感的背脊將高大的身體跪在了女人的雙腿之間。

    “但是有的時候孤王還是很想玩弄你,讓你在我的身下接二連三的高c。”

    說著,他的目光變得邪魅而有侵略性。

    黝黑的大掌摟抱起幕清幽的腰肢將她的下t朝自己的方向抬高,另一只手則用并攏的食指和中指抵在那已經泛出水光的r縫里開始上上下下的快速移動著。

    “啊嗯……啊啊……”

    全身無力的任由男人強大的力量支撐著自己,幕清幽只要稍微一抬眼就能真切的看到魔夜風究竟是在如何猥褻她的……

    修長的手指劃開緊閉的花瓣,一面按摩著飽滿豐腴的大貝r一邊搓揉著小小的粉色y唇。被他這麼一逗弄,原本就水光瀲滟的x口更是自己不斷跳動著翕合起來。像是不滿意那粗壯的長指只是在自己周圍畫圈按壓而不真正的填補進來c滿它蠕動著的空虛一般。

    “你看,小x吐了好多水,很想被我c呢。”

    輕佻的勾起右邊的嘴角,魔夜風在前面恣意的玩弄了一會兒幕清幽的y溝。而後又不滿足的將邪惡的手指沾滿y水移到了美人的後x開始不懷好意的摳挖那小巧緊窒的菊瓣。

    “讓我舔一口吧──”

    被漂亮的女性私密誘惑得全身肌r緊繃,魔夜風輕喃一聲忽然低下頭來張嘴含住了女人的yx。輕嘬了幾口香甜的水y,他緊接著伸出舌頭刷舔那柔軟的x口。不時的將舌尖用力的捅入那美好的yd,被緊緊吸住之後又開始轉著圈的刮舔那稚嫩的r壁。

    “魔夜風……呃呃……放過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啊!”

    被玩弄得全身痙攣,幕清幽無力的長著大腿只感到小x處有一股強大的熱流在向四肢百骸竄去。高c在她的身體內若隱若現,無論是y蒂還是yd,都有一種強烈的渴望想要男人來狠狠的c干她。

    “放過你?”

    像是聽到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魔夜風從幕清幽的y戶上抬起臉來,下巴和嘴角晶晶亮的閃著y靡的水光。

    “你是在和禽獸談條件嗎──?”

    伴隨著嘲諷的語氣,魔夜風止不住的大笑起來。古銅色的健壯身軀在獵物面前閃爍著強悍的金屬光芒,僨起的肌r顯示著他非同一般的雄性能力以及他恢復心智以後的邪佞與殘暴。

    “你……可惡!”

    被對方用自己的話反揶揄了一句,幕清幽的心徹底的涼透。

    好蠢……

    她在心里苦笑,自己怎麼會天真到要與虎謀皮!

    想當初有哪一次魔夜風要硬上的時候她沒有反抗過,又有哪一次她是真的反抗的了的?

    求饒的話語在此時出現顯得是那麼的懦弱與可笑。如果注定逃不開這個惡魔的掌控的話,那麼至少她也要有尊嚴一些,不能讓他在qg她的同時還享受到征服了她的快感!

    這麼想著,幕清幽決定閉上美麗的雙眸緊咬住下唇不再說話。不僅不說話,眼角還不斷的落下厭惡的淚來,用實際行動來指控魔夜風的無恥與徒勞。

    “喲?學會裝死了?”

    看見幕清幽突然完全放松了身體不哭也不鬧的任由自己為所欲為,魔夜風側過英俊的頭顱眼前明顯的掠過一絲y狠。

    這是她新的挑釁麼?

    “這麼不愿意讓我碰啊,連點做a的反應都不肯給我了麼?”

    瞇著狹長的深眸,魔夜風沈下臉來抿緊薄唇──

    他喜歡激烈的性a,喜歡qg,喜歡蹂躪自己捕捉到手的獵物。卻不喜歡總是被人提醒自己的行為是多麼的無關痛癢以至於她都快要無聊的睡著了。

    喜歡也罷,厭惡也罷!至少這個女人得給他一點看得見的反應!

    這麼想著他大手一揮,便將幕清幽的身體如同砧板上的活魚一般騰空翻了個身讓她改為趴伏在床上的姿勢背對著自己。

    伸手扯去自己身上僅剩的長褲,男人赤ll的疊壓上美人的嬌軀從背後開始新一輪的攻勢……

    “就算對你這樣你也不叫床麼?”

    溫柔的碎吻像雨點一般的在幕清幽最敏感的後頸肌膚上落下,呷出響亮的吸吮聲。魔夜風的雙手向下在她的玉體上胡亂的撫摸著,熱燙的掌心將自己的體溫盡數傳遞給身下的女人。

    “嗯……”

    感覺到粗糙的大手準確的握住了自己的兩片臀瓣像揉面一樣用力的抓捏著,幕清幽幾乎忍不住哼出聲來,卻又被她咬住舌頭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他在勾引她,但是她決不能認輸!

    呼吸變得沈重起來,每吸進一口氣都要花費她好大的力氣。魔夜風的粗喘聲在她耳邊急促的響起,聽起來那麼的性感惑人。

    他咬她的肩膀,揉她的p股,時不時的手腕還繞到前面去侵襲她被壓扁的茹房。但是這一切卻沒有換來美人半點令人得到鼓勵的反應。

    就像是早就準備好了一樣,盡管幕清幽覺得自己的身體被他玩弄得快要虛脫了,連眼神也染滿情欲的顏色,但是她就是要用最後一點理智來對抗男人對她的不尊重。

    要qg就qg一具尸體吧!老娘就是要跟你死撐到底!

    “你這是下定了決心要讓自己不好過!”

    見自己無論怎麼挑逗,對身下的美人來說都是無用。魔夜風終於失去了最後一點耐心,忍不住伸手揪住她一頭青絲向後用力一扯惡狠狠的吼道。

    “那又怎樣,我就是討厭你,全世界的男人我最惡心的就是你。”

    見激怒了大魔頭,幕清幽一面淌著忍耐的汗水一面驕傲的露出勝利一笑。

    “和自己討厭的人在一起,就是這樣索然無味。不喜歡你就放開我,大家橋歸橋路歸路從此之後毫無瓜葛!”

    狠心說出絕情的話語,幕清幽只想揮劍斬情絲。殊不知這句話卻深深刺激到了魔夜風,讓他變成了比平時更瘋狂的猛獸。

    “他們要你都能給,為什麼就是不給我!!”

    粗魯的扭過幕清幽的臉蛋,魔夜風用鼻尖抵著她的,眼眶之中幾乎要噴出火來。

    在得不到回答之後,他不甘心的強吻住她的嘴唇,撕扯般的啃咬她的唇瓣她迎接自己的侵入。

    “至少他們有那麼一丁點的愛我,而你呢?”

    冰冷無情的一笑,幕清幽又紅了眼眶。幾滴熱淚在魔夜風銳利的目光下流淌下來滋潤了她干涸的心田,也給吻著她的男人帶來幾許震撼。

    親吻和上床又有什麼用?沒有相愛的真心一切都只是滿足暫時欲望的空中樓閣。

    “我不信,愛不愛的有這麼重要麼?沒有愛,孤王一樣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女人!”

    咬破了女人的下唇,魔夜風的行為前所未有的粗暴了起來。

    抓住傀儡的一只腳踝他將幕清幽的臀部微抬,擺成一個可以進入的姿勢。顧不得因為剛才的抗拒她先前流出的y水已經干了大半,勃起的y蒂也悄無聲息的軟了下去。男人仍然用手握住自己已經堅硬如鐵的yj對準渴望已久的x口一個用力就將欲望的r棒深深的c進了女人的yd里。

    “好痛!”

    被撕裂般的疼痛讓她不由自主的輕呼一聲,但是幕清幽在痛過之後卻反而比剛才還要清醒一些。

    沒有y水滋潤的性j不僅難受還掃盡了彼此的興致。魔夜風抱著她被點x後無力的身體聳動結實的臀部在柔軟的小x內猛力的抽動幾下,想期待因為動物的本能而讓幕清幽的r壁重新濕潤起來。

    然而,無論他怎麼動怎麼c,那甜美的甬道內依然干巴巴的沒有一點讓人歡喜的反應。

    “該死的!孤王就不相信今天c不到你!”

    抽出摩擦得有些疼痛的yj,魔夜風臉色難看的將幕清幽重新翻過來掰開她的大腿從正面再次入侵了她的甬道。

    “嗯嗯……哦……”

    r體相撞發出“啪啪”的拍打聲,魔夜風一邊伸手揉抓著上下彈動的兩個白嫩的茹房一邊不遺余力的猛烈c著眼前的幕清幽。

    烏黑的毛發中伸出一根紫紅色的yj,而這根yj又有一大半埋在粉色的小x里不斷的進進出出。這一切本該是無比的舒服和歡愉,然而他所看到的卻是除了一個面無表情還淚流不止的女人之外,再無其他能讓人感到高興的東西。

    “我不信!我就要c你!c你!c死你!”

    左右搖擺著健臀,男人試圖像以前那樣用旋磨的方式刺激幕清幽的花心讓她動情。但是現在看來,不只女人仍在咬牙忍耐之外,連他自己都感覺到有些疼了。

    “啵!”

    大吼一聲拔出緊c在女人身體內部的陽具,魔夜風全身忙的大汗淋漓卻是連半點快感都沒有得到。

    氣急敗壞的坐倒在一邊的床榻上,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隨後一把將床榻上的幕清幽抓了起來拉進自己的懷里直視她的雙眼。那雙原本就讓人敬畏的黑眸此時更是目光如炬,像是有千言萬語要等不及的脫口而出一般!

    “幕清幽,我問你!對你而言愛不愛就那麼重要嗎?沒有那些你就不肯跟我上床,不肯陪在我的身邊做我的女人?”

    鏗鏘有力的話語充滿了男人得天獨厚的磁性,此時聽在幕清幽耳中卻宛如小孩子一般幼稚天真。

    “當然!每一個女人都渴望被人愛,都想跟自己喜歡的男人過幸福的生活。而不是跟你這種冷血的大魔頭沒日沒夜的廝混。”

    揚起下巴高傲的回答了他,幕清幽淚痕尤濕看上去卻比男人更加堅定。

    “真的麼?”魔夜風不信,用力的搖晃著她。

    “千真萬確。”

    “那好──”

    男人將她的身子猛地一抱,微皺的眉頭顯示了他此時此刻真的被她弄得頭痛不已……

    過了好一會兒,只見魔夜風萬般無奈的呼出一口氣,隨後伸出大手將女人的頭按向了自己迅速跳動的的心窩。

    “你、你這是做什麼?”

    也許是因為對方的動作忽然轉變的太過柔情,讓幕清幽一時之間有些接受不了。但是男人卻執拗的這樣抱著她,一股暖意隨著這般親昵的舉動在他們周身擴散開來形成異常曖昧的氛圍。

    “但愿人長久──”

    靠在女人的耳邊,魔夜風輕聲說到。

    而這句話正是他們當日在河邊放花燈之時幕清幽在燈芯里許下的心愿……

    4 坦白吧,男人

    “你說什麼……”

    在聽到那一句原以為魔夜風早就忘得一干二凈的誓言之後,幕清幽覺得自己呼吸都快要停止了。忍不住將美眸睜到最大,揚起的長睫幾乎觸及了柳眉。當她渾身顫抖著抬起頭來用質問的目光望向魔夜風時,卻看到一雙久違了的滿含深情的溫柔長眸。

    那是另一個魔夜風才會擁有的眼眸──

    帶著歡喜的、憐愛的、充滿熱戀中的激情的眼神。讓人歡喜讓人憂……

    他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說他恢復心智以後并沒有忘記當初兩人相處的甜蜜記憶,只是在一直跟她裝蒜嗎?

    “我說──但愿人長久。你在花燈里寫的紙條,不記得了嗎?”

    見幕清幽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虛軟的嬌軀快要不能承受突然改變的現實。魔夜風嘆了一口氣,將女人抱在懷里鎖緊,生怕她會就這樣脆弱的昏了過去……

    他還有好多好多話要對她說,說他這幾日以來的天人交戰。說他是如何說服自己隱瞞了并未失憶的事實,又如何在此時此刻不得已的袒露心事的。

    “你把話說清楚,你該死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震驚過後,幕清幽的眼淚更是嘩嘩的掉。

    一股難以言喻的委屈翻江倒海的涌上她的心頭,讓她覺得自己就像個傻瓜一樣再次被這個男人給自私的耍了!

    明明沒有失憶為什麼要裝作根本沒愛過她的樣子?說出了那麼多傷人的話,又做出了那麼多禽獸般的事,現在只一句“不記得了嗎?”就想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撫平所有的傷痛麼?

    他會不會太自以為是了一點!

    “怎麼了幽兒,為什麼又哭了?”

    見自己的坦白并沒有讓懷中的女人好過一點?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