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41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55:55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戶上,魔夜風一個勁兒的運動窄臀打著旋兒,將幕清幽搞得y水直流,整個腿窩都是白膩膩的細沫子。

    “嗯……吸了……你好大……好硬啊……”

    聽話的拼命收縮著小x模擬高c來臨時rx內情不自禁的跳動,幕清幽也感覺到兩人營造出的y穢氣場在不斷升溫。

    眼前男人的身體在昏暗的燭光下熠熠發亮,僨起的肌r、雄健的輪廓、金屬的色澤……只有魔夜風才能像這般用自己高大的軀體將她雪白的身子完全罩在羽翼之下,只露出她兩條潔白的藕臂惹盡了旁人遐思。

    “哪里硬,哪里大……說啊……”

    忍不住想聽從女人口中嬌嗲的說出那些令人興奮的污言穢語,魔夜風快速的c了她兩下同時低下頭咬住一個r蕾用力吸吮。

    “啊啊……你……啊啊……”

    櫻唇已經無力閉合,嘴角流下透明的口津……幕清幽看著眼前那顆黑色的頭顱,目睹性感的薄唇是如何像嬰兒吃奶一樣抿住她的茹頭不停嘬飲的。魔夜風沒什麼胡茬,光潔的下巴擱在她的茹房上摩擦也不覺得疼痛。

    但是他的恥骨卻嚴絲合縫的貼著她的胯部正在不停律動,小x內已經被c的自動打開一條出路,等待著男人r棒更深入的掠奪。

    “你的r棒硬……啊啊……大r棒……”

    被男人九淺一深的頂弄著,幕清幽“啊”的一聲尖叫,只因那兇猛的g頭咬住了她體內最敏感的一塊軟r。

    棒身後面的兩個圓球隨著r棒的抽c而甩在女人的p股上,幕清幽整個人折疊成一半的大小被魔夜風壓著猛干已經有點承受不住。

    “風……你……你能不能不壓在我身上?”

    滴下幾滴困窘的香汗,幕清幽吐著熱氣向他求饒。

    “怎麼了?”

    尤不知自己身形巨大,嬌小的幕清幽已經被他沈重的身體壓的快吐了血。魔夜風舔著口中的r峰,將那滑膩的乃子暈染上他的唾y味兒。

    “你……你比他們都沈吶……我有些受不住了……”

    哀怨的將仍然被縛的雙手舉到魔夜風的胸膛之前推拒著那石頭般結實的肌r,幕清幽整個人都被他用r棒釘在床上寸步難移。

    他們……?

    無意中透露出的過去令男人敏感的挑起了飛揚的劍眉,幽深的瞳眸中點起嫉妒的藍焰,不一會兒就燒得火勢熊熊。

    “那好,我們換個姿勢。”

    表面上仍是不動聲色的應允了女人的請求,魔夜風抱著她汗濕的身體將幕清幽反過身來改為背對著他趴跪在床上的姿勢,順手也解開了她手上的桎梏。

    但是下一瞬間,幕清幽還沒來得及送上一口氣,腰間就被一條鐵臂攬抱著貼上了面前的墻壁。

    “跪在這里,手扶著墻!”

    有些嚴厲的對身前的女人下著不容抗拒的命令,魔夜風布滿欲求的臉上yy的有些發冷。

    “嗯……”

    不知道他的突然變臉是為了什麼,幕清幽只得順從他的意愿用小手按著白墻支撐自己的身體。

    後頸間傳來男人熱乎乎的噴氣,精壯的胸膛從她的後方熨貼上來──

    “哎呀!”

    享受著魔夜風在自己脖頸之間來回甜蜜的親吻的同時,潔白的p股也被他的大手摸了又摸,而後又變成施了力度揉捏。

    “啊啊……不要……”

    魔夜風呼吸粗重,揉她臀部的力量越來越快,幾乎將那飽滿的臀r撕成了幾瓣。

    “告訴我,你叫皇甫贏那個家夥什麼?”

    粗硬的巨j再次從後方擠進那已然有些紅腫的小x,魔夜風一邊繼續勻速抽c著幕清幽一邊揉著她胸前的茹房還不停地親吻著她。

    “……贏……贏哥哥……”

    後方進入的滋味更加磨人,r棒將小x里的汁y“噗滋噗滋”的掏了出來,r芯也被打樁般的舂著,麻癢癢的像被一萬只螞蟻同時啃咬。

    “那神樂呢?”

    聽了那個親昵的稱呼魔夜風目光攸的一黯,卻艱難的控制住了自己不要在此時此刻就崩潰發作。

    自虐般的產生了變態的好奇,關於自己女人的過去,他還想知道得更多……

    “……樂……樂哥哥……”

    不曉得誠實的話語正在一步步將自己推搡到地獄的邊緣,幕清幽沈浸在舒爽的性a里哪有時間去推敲男人的用心。

    “你還真是很缺少哥哥的關愛啊……”

    一口咬住女人的肩膀,魔夜風狠命的挺腰將自己的r棒送進她的小x深處一直戳到了那zg口上的小縫。

    浮動的悶氣一股腦的從心坎里奔涌上來,沖亂了男人的思維。

    贏哥哥樂哥哥……瞧她叫的這般親熱!!那些男人是不是也是在床上如此這般的將她調教才使的她小嘴這樣甜?

    “啊!你咬我做什麼!!”

    銀白的銳齒深深嵌入幕清幽的嫩r,血絲脆弱的沁了出來染紅了魔夜風的齒。

    “給你印上我的標志,不然你總有一天跟你那些該死的‘哥哥們’跑了!”男人咬牙切齒的說。

    接下來他不顧女人的疼痛,仍然賣力的扭著她的胳膊用奴隸式的體位繼續深鑿著那快要爛掉的yx。仿佛不把她的rd戳穿誓不罷休!

    “乖……叫我一聲風哥哥……叫一聲……”

    盡管此時此刻c進她濕漉漉的小x里律動的是他,玩弄那又大又軟的乃子的人是他,將那絕色無雙的嬌軀攬抱在自己懷中的人也是他……

    但是魔夜風依舊感到深深地不安,仿佛不這樣被她喚一聲就吃了大虧一般。

    “去……死……”

    虛汗越出越多,幕清幽終於被他的猛推重抽送上了絕頂的高c。整個身體出了軟還是軟,找不出第二種感覺。絲滑的y壁仍然吮吸著魔夜風的yj,壓迫他的神經他泄掉。

    被他搞得快要去了半條命,這個混蛋竟然還想讓她親熱的叫?

    抿緊嘴唇不去理他,幕清幽只覺得自己小x內那根陽具c的更加勇狠。

    “為什麼他們你都能叫,就是不叫我?”

    焦慮的捏緊手指間的茹頭,魔夜風皺著劍眉將女人的藕臂扭曲得用力。

    “……”

    雖然明白他只是因為太愛她才會吃醋,然而幕清幽想了又想偏不打算就這麼順了他的意。

    以為用身體這種卑劣的手段就能一次又一次的她妥協嗎?他才從良對她好了幾天?幾句喜歡,幾句想念就想換來一顆百依百順的真心?憑什麼!

    以前朝三暮四把女人不當人看還狠心將她送走……這些難道真的說算就算了?

    回想著魔夜風以前的可惡,幕清幽更不想說出那個r麻的稱謂了。咬牙任由小x中的r棒改為深攪的動作,她深呼吸著提醒自己要清心寡欲……

    “你!就這麼倔!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把你送走!!”

    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呼喚,魔夜風賭氣說出違心的話。見到幕清幽偏側的臉龐突然一沈,男人的心里暗叫不好,胯間的陽物趕快討好的柔柔起按摩她的敏感。

    “我無心的……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一向飛揚跋扈的男人難得慌了神韻,魔夜風抱著懷中的女人誠懇的致歉。

    “小寶哥……”

    低頭思忖了半天,正當魔夜風以為她又要生氣了的時候,對方卻驀地抬起臉來給了他一個狡猾的大笑容。

    “你……?”

    錯愕的瞪著美人兒帶著一絲戲弄的嬌顏,魔夜風頓時語塞。

    小……寶……哥……?

    這、這算什麼昵稱?娘啊……你害死兒子了。

    “小寶哥,你還不s麼?”

    撒嬌般的又喚了一聲雖然屬實卻讓魔夜風燒紅了俊臉的稱謂,幕清幽笑里藏刀的伸手握住了魔夜風下腹部與自己小x相接以外的那一部分r棒,將它圈在手中越收越緊……

    “啊……啊啊……啊!!”

    等男人終於反應過來這個其實挺y險的女人對自己做了些什麼的時候,他卻只能狼狽的吼著來不及阻止的看著幕清幽狠攥著他雄壯的男g硬生生的將他灼熱的精華給擠噴了出來。

    一時之間,濁白的熱y盡數潑灑在幕清幽的y戶上,女人并沒有給它半點深入的機會。

    “你……好狠……”

    心疼的流著熱淚捂著自己逐漸萎縮的小兄弟,魔夜風疼的跪在床上貓著腰顫抖不止。

    好痛、好痛、好痛!!!

    該不會落下什麼病吧??

    “哼!做我的男人就要乖,敢在跋扈一次我就讓你永遠都‘站’不起來!”

    毫不留情的在男人面前豎起了中指,幕清幽玉腿一伸,只聽“咚”的一聲──

    誰被踢下了床?

    xd~~

    臨行之前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眼見月中轉瞬即至。神樂那邊催得急,魔夜風和幕清幽這邊即便小日子過得再濃情蜜意也得動身回中州了。

    臨行前男人攜著愛人恭恭敬敬的給自己的母親和靈樂道長兩位尊長磕了三個響頭。幕清幽的身份還是隱去沒說,只是簡略的闡明了兩個人的情侶關系,還信誓旦旦的宣稱他們的婚事就算是這麼定下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拓跋的身姿顯得氣宇軒昂,古銅色的俊顏上全是意氣飛揚的喜色,就像是下一刻就真能辦喜事了一樣。唯獨幕清幽在旁邊聽著幾次開口欲言,卻又都硬生生的咽下去了。一雙明亮的美眸翻的快只剩下眼白,差一點就忍不住當場就將魔夜風在這清修的道觀里活活掐死了。

    還真是能胡說八道啊……這死男人……女人掐著自己的胳膊氣鼓鼓的想。

    她早就知道魔夜風從來沒把皇甫贏他們放在眼里過。但是此時此刻,她幕清幽還是麒麟國的皇妃,難道單憑他一句話就真的能另投他抱了麼?

    再說了,當初是他自己把她送出去的,現在又哭著喊著要搶回來。憑什麼?!他對她有皇甫贏對她好麼?他長得有皇甫玄紫那般貌美麼?除了仗著自己腦袋被驢踢了之後還勉強對他產生了的一點好感,這個霸道又殘暴的男人真的是一點競爭力都沒有啊……

    “我說你們這兩個孩子,一會兒有情一會兒無情。鬧的要死要活是成心想讓我這個老太太過得不踏實麼?”

    看著眼前一對璧人,靈樂道長雖然心里歡喜的很,但是表面上還是硬要擺出一副嚴肅的模樣。只因自從這兩個人來到絕塵觀,這觀里面就沒有真正安靜過。

    而且──別以為她不知道。

    每次他們“那個”的時候,哼哼哈哈的全道觀的小姑娘們都聽見了。白天也好,夜晚也好,還讓不讓人清修了?要是山下的訪客正好前來聽到這聲還以為她們這里改成窯子了呢。

    “誒,是風兒的不對。前段時間因為中了j人之毒,所以腦子一直都處在混沌的狀態,以至於連自己的未婚妻子都不認識了。還請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風兒計較這種小事了。”

    見長輩生氣,魔夜風難得的心情好也不跟她頂嘴。相反的,為了得到家長的祝福堂堂一屆驍王居然肯躬身低頭笑臉賠禮。

    看樣子……在這個世界上已是沒有任何事能比他的幽兒更重要的了。

    “這還像句人話。”

    看著魔夜風誠懇的臉,靈樂道長笑著點點頭不再為難他。

    “小寶媳婦兒,你過來一下。”

    見幕清幽站在一邊被冷落了很久,魔夜風的母親卻突然滿面慈光的向她招招手。

    “是──”

    聽到婆婆叫自己,幕清幽忙不迭的緊張上前,就怕給對方留下個不好的印象。

    “小、寶、媳婦……?”

    聽到這個夢魘般的稱呼,魔夜風摸摸鼻子頗有微詞,卻也不敢多說些什麼,只能怏怏的站在一旁。

    “姑娘啊,難為你跟了我們家小寶這麼難伺候的孩子。以後他若是欺負你,你就上山來找婆婆。大不了我們一起出家,遠離這些塵世間的是是非非。”

    此話一出,不僅魔夜風大驚,急急忙忙的扯住自己老婆的袖子大叫著千萬不要聽老人家胡說。就連在旁邊一直微笑的靈樂道長也情不自禁的挑起了眉。

    “誒,你怎麼說這樣的話?他好歹是你兒子啊。”

    老人家握了握自己徒弟的手,示意她不可以隨便破壞人家夫妻感情。

    “唉……師傅……紅顏薄命啊……”

    眾人有的錯愕、有的焦急,唯有語出驚人的徐娘道姑臉上仍然掛著極其淡漠的笑容。而這笑容之中,卻也隱隱漂浮著一絲凄苦之色。

    思緒飛回到自己年輕之時,那個時候她也曾是麒麟國里數一數二的美人兒,同樣也跟帝王之家有了情感糾葛。然而後來呢?皇甫天極非但始亂終棄,還狠心將她的兒子送與了別人。

    眼見這幕清幽水靈靈的姿色遠勝於當年的自己,而兒子的性格卻比皇甫天極還要難以捉摸。這一來二去摻雜在一起不禁令她為美人兒起了擔憂,只盼著能趁早做個提醒,免得將來這姑娘想不開時再追悔莫及……

    “娘,我是不會對不起幽兒的!”

    一把將心愛的娘子抱住,魔夜風的俊顏上已經有了明顯的怨念。

    娘親討厭男人他心里最清楚不過,不然當初得知自己的身世之後他也不會那樣的憤憤不平以至於到了要自立為王的地步。他知道自己的父親不管是誰,都一定是一個深深傷害了他們母子的大混蛋。這個仇他自會狠狠的報,但是老子不是東西不代表小子也是啊……

    娘親怎麼可以這樣教壞他的小幽幽!

    “好,我記住了。”

    盡管男人的臂膀是那樣的緊窒,那樣的不肯放手。幕清幽卻讀懂了自己未來婆婆臉上那種空谷幽蘭般的沈靜與堅強。

    婆婆見媳婦總要給些見面禮的,而對於魔夜風的母親來說,傳承一件金銀珠寶遠不如教授一種在男權當道的社會里女子身上應有的獨立與銳氣要來得珍貴的多。

    幕清幽是有慧根的女人,曾經在初識魔夜風之時她就是那般的倔強,那般的慧黠。女人和女人之間究竟傳遞了怎樣私密的信息,只一個了然的眼神她們婆媳之間就已經能做到心中有數。但是這種默契卻看的魔夜風心驚膽戰……

    “喂,記住什麼?不許記住!快給我全部都忘掉!!”

    害怕有一天他的幽兒終會投奔太上老君的懷抱而丟下可憐兮兮的自己,魔夜風用力的搖晃了她幾下,緊皺的劍眉顯示了心中的恐懼。

    “小寶哥,你晃我會不會太用力了點?”

    被魔夜風搖得差點把舌頭都吐出來,幕清幽一雙美眸轉著黑色的圈圈恍若掉進了漩渦中。

    “我不管,反正你不許離開我。”

    旁若無人的將美人兒擁入懷中,魔夜風在她的脖頸間輕輕的蹭。

    “咳咳!你們還走不走了啊!大白天的惡不惡心!”

    忽然間一個包袱被靈樂道長丟了過來,正巧打在了男人的臉上。

    “哎呦!”

    包袱緩緩落下,魔夜風的俊顏紅了一大片……

    這死老太婆!!

    不速之“客”1

    兩人告別了絕塵觀,當真背起包袱下山的時候幕清幽還真的不太舍得這一山的鳥語花香。這世上縱有千般萬般求不得,若能和喜歡的人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地方平平淡淡的過下去也未免不是一種幸福。

    因為留戀而故意走的緩慢,幕清幽時不時的蹲下身子摘些花花草草來編個花環之類的小物件把玩。自己頭上戴了一個平添嬌俏還不算,連身旁的魔夜風也被她的玩心牽連到讓腦袋上頂著一個可笑的花環走路。弄得他豐神俊朗的模樣看上去是那麼的滑稽,就好比五大三粗的漢子身上卻套了一件緋紅的紗衣。

    “幽兒,你真的這麼喜歡這里啊?”

    看著她戀戀不舍的樣子,男人摸摸鼻子語氣中有些寵溺又有些擔憂。

    她該不會真的愛上了尼姑道士的無趣生活吧?若是以後兩人一旦吵架,這小妮子就氣沖沖的跑來出家那他孤苦伶仃的該如何是好?

    “這挺好的,不是嗎?”

    女人歪著頭想了想,最後只贈給他一個令人浮想聯翩的微笑。神秘而優美,讓他看不出那美麗外表下的真實心機。

    是喜歡吶……還是不喜歡?

    魔夜風啞然。

    而後發現自己愈發的琢磨不透她了。

    都說當局者迷,其實從他終於肯敞開心扉坦言自己已經愛上她了的那一天起他就徹底的墜入了愛情的迷霧中。魔鬼在戀愛的時候也是一樣的。會煩惱、會憂慮、會庸人自擾患得患失。他愛她,他要她……可是她現在還偏偏不是他的。

    上有皇甫贏尚未解決掉,下有神樂那個“前夫”還在虎視眈眈的等待。魔夜風心中一顫,連忙趕上前去將纖細的美人兒在自己的懷中摟摟好。

    動情之處低頭望著那絕色無雙的清麗容顏輕輕的說了一句──

    “你若喜歡這里,等我們回驍國我叫他們堆一座一模一樣的山給你好不好?也有道觀、也有懸崖、也有瀑布山d。只要你喜歡,我什麼都可以給你。”

    不愧是習慣了君臨天下的男人,動不動就要蓋一座山。自古“一騎紅塵妃子笑”,說紅顏不禍水……其實也是騙人的。

    幕清幽聽後搖搖頭,笑容之中有著尋常女人難及的大氣與悲憫。

    “我才不當禍國殃民的妖精,你對我好我就什麼苦都能吃。等哪天你不做王了,我們找個安靜的村落就過那尋常百姓的日子,你說好不好?”

    再抬眼向自己的男人望去,眼波流轉之間有隱隱的期待與測探。

    會有這麼一天嗎?

    你會放棄追逐半生的權利跟我離開是非之地過那清貧的苦日子?還是說人心深不過三寸,挖到底人間的情愛終究還是只能同富貴而不能共患難?

    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懷中女人對亂世的厭倦,魔夜風靜靜的盯著幕清幽的臉。好一會兒,他才幽幽的嘆了口氣,像是明白了什麼又堅定了什麼一樣用力握了握女人的小手。

    “好,等我不做王了,我們就離開。”語氣鄭重、懇切。是一個男人對妻子許下的最赤誠的諾言。

    “嗯──”

    他一點頭,幕清幽的淚水幾乎就要奪眶而出。

    她心里明白,也許永遠都不會有那麼一天的。但是得到了男人的承諾,她的感覺還是喜滋滋的甜到了蜜里。

    這個男人是真愛她,她放心了。

    兩個人坦誠了心意,感情好像更深了一層。

    魔夜風心情愉悅的牽著自己的女人,只覺得這一路恍若真的能走到天荒地老一般,心里要多溫情有多溫情。

    正快樂的差點把眼睛都瞇起來了的時候,前進的步子卻因為身邊人的停頓而猛地一滯。男人不解的向幕清幽看去,卻見美人兒食指湊在唇前給他比了一個不要出聲的手勢而後悄悄的指了指不遠處路邊的一塊石頭。

    “你看,那是什麼?”聲音小的只剩下唇形。

    “嗯?”

    魔夜風定了定神,壓著聲響上前挪了兩步,在跟著幕清幽所指而看清石頭後面的動靜時幽深的黑瞳也不由得因驚奇而放大。

    哇──

    見過大世面的帝王也不禁為那東西的美麗而唏噓。

    只見一只毛茸茸的小動物正睜著一雙燦金的眸子怯怯的望著他們,見有人注意到自己之後那雪白的大尾巴示好的搖晃了幾下,小小的身子也從石頭縫後面慢慢的走了出來。

    居然是一只幼小的銀狐。

    “嗚……”銀狐叫了一聲。

    “好可愛啊!”

    幕清幽又驚又喜,貓著腰朝著那狐貍的方向一步一步的走過去,嘴里還柔柔的念──

    “不要怕哦,姐姐不會傷害你的。”

    小狐貍竟然也像是通了人性一般,見幕清幽走來非但不躲,還將毛茸茸的尾巴搖得更歡兒。

    “風,你看你看!它好漂亮哦!”

    小心翼翼的抱起那溫暖脆弱的小家夥,幕清幽走回魔夜風身邊。狐貍伸伸脖子在幕清幽的臉上蹭啊蹭,嗚嗚的叫著撒歡兒,好像很享受被美人兒愛撫的感覺,看得正主醋意橫生。

    “抱它做什麼,臟死了。”

    英俊的男人撇撇嘴,原本也很愛這通體雪白的小銀狐,但見幕清幽為了它而瞬間冷落了自己便開始違著心說反話。

    小東西,那是你能蹭的地方麼?嗯?快把你的臭爪子從我女人的胸口拿開!你這只色狐貍!!

    咬牙切齒的對著無辜的小動物瞪了又瞪,看得幕清幽又好氣又好笑。懶懶的白了他一眼,女人抱著狐貍轉過身去不理他。

    “小家夥,你媽媽呢?怎麼不回家啊?”

    摸摸狐貍的頭,幕清幽發現它的毛發在陽光之下閃著迷人的銀光。身上非但不像魔夜風說得發臟,反而干凈的像是剛剛清洗過一樣。白白的,一根雜毛都沒有,身上還飄著清新的花果香。

    這大概就是絕塵觀這仙境般的地方養育出的神獸吧?

    幕清幽在心里默默地想。

    “嗚嗚……嗚嗚……”

    狐貍見女人溫柔的愛撫著自己,舒服的跟剛才的男人近乎一個表情。金燦燦圓滾滾的雙眸迷得快成了一條縫兒,正一個勁兒的往幕清幽懷里鉆。

    “該死,你還沒完了!”

    魔夜風見它越來越過分,伸手就要去拎它的皮毛從幕清幽懷里丟出去。女人“誒!”了一聲,還沒來得及阻止某人虐待動物,誰知這狐貍也不是善茬,見黝黑的手指火筷子一般的戳過來便亮出一口白牙張嘴就咬。

    “昂!”的一口之後,一團毛茸茸的東西輕飄飄的吊在了魔夜風的手指上隨風飄蕩。

    “你這小畜生竟然敢咬我!!哎呦!你還不下來!在上邊蕩秋千呢!啊?”

    幕清幽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氣宇軒昂的驍王正狼狽的痛甩著手上的狐貍,但那狐貍任他怎麼甩怎麼搖都是咬死了不放。弄得魔夜風俊朗的面容上瀝瀝拉拉的滲出難過的冷汗,嘴角快耷拉到鞋面上。

    “幽兒!幽兒!快救我!!”

    半晌過後,見自己的指尖已經流出血珠來,死男人苦著臉向自己的老婆求救。

    不速之“客”2

    吱扭──吱扭──

    寂靜的山巔上,不知誰在一棵百年老樹粗壯的枝椏上綁起了一個秋千。此時一名貌美的女子正坐在上面小幅度的用腳尖撐著地面來回晃動著,懷中還抱了一團毛茸茸的白狐。

    “幽兒……”

    慵懶的坐在樹下,魔夜風不耐煩的喚了一聲。手指的尖端胡亂包扎著一條從女人裙子上撕下的布條正是方才被小狐貍咬過的“恥辱”。

    嘶──

    血絲隨著他的動作還在不斷的從傷口中滲出,血淋淋的兩個刁鉆的小d,深可見骨。雖然對於征戰沙場那麼多年的男人來說這點小傷不算什麼。但是一想到自己居然被一個小畜生給攻擊了,還咬在自己的手指頭上蕩來蕩去。這口氣就咽不下去只能郁悶的堵在胸口令傷口的疼痛又加重了一分。

    “什麼事?”

    逗弄著自己懷中的小東西,幕清幽的心思顯然不在魔夜風身上,對他的問話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隨口應著。

    女人年紀不大,還處在貪玩愛俏的階段。從來沒養過寵物的她乍見如此美麗聰慧的靈物哪里舍得放下手來,一會兒摸摸它的頭一會兒蹭蹭它的臉直把晾在旁邊的男人看的雙眼冒火,又是嫉妒又是生氣。只因自己相貌堂堂威猛強壯在心愛的女人眼里卻還比不過一個只會撒嬌咬人的臭狐貍!

    “我們要趕路了,快把它放下吧,狐貍也是要回家找媽媽的。”

    連哄帶騙的說著如此沒有含金量的謊話,魔夜風自己都覺得自己惡心竟然跟一頭畜生吃起醋來。但是沒辦法,幽幽是他的。只許他親他碰,這只不要臉的狐貍別想從他手中搶人。

    “哦……是嗎……”

    聽了男人的話,幕清幽的眼中迅速閃過一絲不舍。但是仔細想了一下男人說的也對啊,這狐貍還那麼小,總不能硬生生的將它從媽媽的身邊搶走吧?

    “嗚嗚……嗚……”

    小狐貍像是聽懂了他們的對話一樣先是沒好氣的白了魔夜風一眼,而後金燦燦的大眼睛又一個勁兒的瞅著幕清幽不放,小爪子在她的胸口上撓啊撓啊似乎是有什麼話想說。

    “啊……你想回家了嗎?”

    不明白小狐貍究竟是想做什麼,幕清幽順著魔夜風的建議將狐貍從自己膝頭放到地上,以為它這樣就能自己跑回家了。然而狐貍自己卻似乎并不想離開,見女人不抱自己了一雙大眼睛里立刻閃動著被遺棄的盈盈淚光。

    “嗚嗚……嗚!”

    急急忙忙的在幕清幽腳邊快速的兜著圈,小狐貍上躥下跳一會兒搖頭一會兒打滾,就是不肯離開她的視線范圍內。

    “你想說什麼?”

    漸漸發現了事情好像并不像是魔夜風說的那樣,幕清幽如此慧黠又怎會輕易被人蒙騙?見小狐貍一副不要丟下我的表情,她的心中大喜過望連忙又一把將地上那團小白毛再度摟進懷里開心的親啊親。

    “你是不是沒有媽媽了?想跟我們走對不對?”

    對啊對啊!

    狐貍見幕清幽終於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連忙撒歡的猛搖尾巴。

    “不對!”

    旁邊的男人蹭的站了起來,兩道劍眉已經緊緊地擰成了一股麻繩。

    “干嘛要帶著這個畜生上路?這麼麻煩又這麼討厭!我不喜歡動物。”

    他大少爺猛地一甩袖,英俊拓跋的身姿立在清風之中宛若神祗降臨。但是滿心滿眼卻都是將那可憐的小動物視為眼中釘r中刺,不除不快,一點愛心都沒有。

    不要就是不要,他還有一大堆情敵需要去面對已經夠煩的了。現在連個小畜生都跳出來要跟他分一杯幽幽做的“r羹”,這個世界上還有天理沒?!

    要說這個女人怎麼就是這麼嬌這麼媚這麼勾搭人呢?你說見過她的男人有不被她迷惑想要將她占為己有的麼?但凡是占有過她的男人又不上癮迷戀妄想著永生永世死在她的溫柔鄉里面的麼?早知道就不要讓靈樂那個糟老婆幫她恢復容貌的好!有道疤怎麼了?有疤也是他心愛的女人,只不過那些蒼蠅蝴蝶的就沒辦法再輕易纏上她就是了。也不會連個狐貍都妄想著將她染指。

    “我警告你小畜生!你趁早哪來回哪去,我們要下山、要去很遠的地方沒有辦法帶著你!”

    原本就冷硬的俊臉掛上更加兇狠的表情,魔夜風用另一只沒有受過傷的手指指著小狐貍的鼻尖恨恨罵道。

    “昂!”

    狐貍也是有脾氣的,明白女人早就妥協而這個討厭的男人就是一直叫囂不肯同意將自己留在美女身邊。見手指伸過來便毫不猶豫的張口,又是一個死咬──

    白乎乎的r團再次吊在了魔夜風的另一只手上隨風飄蕩。

    “老子宰了你!!”

    撲啦啦飛起一片驚鳥,魔夜風憤怒的吼叫聲回蕩在整個俗世山久久不絕於耳。

    “商量一下,我們帶它走好不好?”

    從裙邊又撕下一條軟布,幕清幽陪笑著跪在魔夜風身前望著正抿唇生氣的男人為他包扎另一邊被小狐貍咬傷的血口。

    “不要,這東西有暴力傾向!”

    男人斜眼看向正無辜的趴在女人腳邊瞅著自己的白狐貍,不知為什麼覺得那個小畜生恍若在笑的表情特別的刺眼。

    “明明是你自己先去招惹它的。”

    忍不住為小可愛說了句公道話,卻立刻收來不滿的瞪視。

    “為了它你連我的話都不聽了?”

    魔夜風有些哀怨的大聲抗議,只覺得自己在這女人的心里一點分量都沒有。

    “我跟你感情深還是它跟你感情深?”

    一時間覺得自己委屈的不行,一向狠辣的驍王也陷入了“你愛我還是愛他”的怪圈。

    “啊,這個不能比的……”

    被他無理取鬧的樣子弄得哭笑不得,幕清幽替他包扎好後就安撫性的靠著那強壯的身體坐在男人身邊,而後笑著在那耷拉著嘴角的薄唇上印下深深一吻。

    “給你親親好了,我喜歡這小狐貍想養著它。”

    “啊嗚嗚!”

    聽到這句話快睡著的白狐立刻來了精神,連忙狗腿的搖了搖尾巴。

    “你看,它聽得懂我說話呢。”

    心里歡喜這小家夥的聰明,幕清幽伸手摟住了面色難看的大男人在他的唇上親了又親。

    “啾……啾啾……”

    柔軟的紅唇落在魔夜風的嘴上將他逗得心癢難耐,一時之間沒了脾氣只好順手將女人的身子摟倒在懷中放肆的輕薄了起來。

    “你想留下它也行──”

    親吻的空檔男人感覺到自己的下半身已經發硬,於是眼珠子y邪的轉了轉靠在女人的耳邊色情的舔著低嘎的吐出自己的渴望。

    “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感覺到胸口上又有被“魔爪”抓握的跡象,幕清幽心下隱隱有了預感卻還是僥幸的詢問了一句。

    “我從沒試過在秋千上做……讓我做一次如何?”

    “啊……又要做啊……在它的面前?”

    秋千交歡'高h、慎'

    既然想到了交換條件,兩人站起身來說做就做。

    都跟了魔夜風這麼久了,幕清幽也學會了享受那檔子事兒,變得不矯情起來反而還有點期待。在秋千上交歡魔夜風是第一次,她又何嘗不是?一想到到時候的激烈,女人的臉頰紅撲撲的,美眸中閃動著興奮地光芒。

    其實她也是蠻好色的!!

    “要全脫光嗎?”

    低頭瞅了一眼正一臉黑線的小狐貍,幕清幽猶豫了一下要不要考慮寵物的思想教育問題。再說這是室外,說不定會有小道士或者上山來拜拜的善男信女路過。要是兩人光溜溜貼在一起的樣子被人看到實在是太不成體統。

    “要不只脫下半身吧……”也想到了同樣的尷尬,魔夜風皺著眉沈聲道。

    “那我自己脫還是你來幫我脫?”

    無心的問出天真的話,卻把男人聽得熱血。

    好啊──

    這麼快就將這些勾搭男人的伎倆學得爐火純青了?

    魔夜風挑眉好奇的窺探著女人的表情,見她將露骨的話說的是如此的一本正經,忍不住暗爽青出於藍勝於藍,這女人們要是放蕩起來恐怕十個男子都招架不住。

    畢竟她們是隨時隨地都可以做a的生物,沒有不能勃起的尷尬,也不會在釋放了之後短時間內需要休息一下。只要不破皮又沒有被頂得太深,同時伺候好幾個家夥也不是什麼難題。不過十個男人那倒是不用,他一個絕世大y魔就能把她的胃口全部都填滿。

    “你希望我幫你脫麼?”

    緩緩的靠近眼前的女人,男人的聲音不知不覺中變得有些沙啞。

    怎麼辦,光是聽到她的聲音、得到她同意交媾的許可,他的下半身就硬得像鐵棒,直把褲襠支起來好大一塊,看著就羞人。

    不過魔夜風在她面前迅速發情又不是第一次了,所以當下他毫不在意的就動手解開自己的褲腰帶,順便將褲子大喇喇的褪到了膝蓋處露出見不得人的s處。

    “你還是這麼心急啊……”

    無法不將目光集中在那猛地彈跳出的巨大r棒上,盡管早就對男人的身體不陌生幕清幽還是忍不住為那傲人的資本而喟嘆……

    怎麼會這麼大、這麼翹、又這麼嚇人呢?

    皇甫玄紫的身子就那麼粉嫩那麼漂亮,皇甫贏的也是粗壯卻不y蕩,就連神樂的性器也是恰到好處的一根,不會太過分。但是就只有這色驍王天生就長了一根不老實的rg子,瞧他頂端處那濕濕的前精和發脹的紫紅色就知道這男人的性能力絕對不會是一般的強。

    而且在明媚的日光下,男人小腹處緊繃的古銅色肌r還在閃閃發光。烏黑的ym茂密成型,結實的臀部也方正好看──好看得讓人有竄鼻血的沖動。

    “能不急麼,只要看見你我每時每刻都想狠狠的c!”

    說著下流的葷話,魔夜風一步一步的走到幕清幽身前故意用自己勃起的下身輕輕挑逗她的身體。

    “唉,色狼牽到哪里都是色狼。”

    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幕清幽拉著他的手臂將他帶領到秋千上坐好。考慮再三還是決定用男下女上的姿勢,不然的話一會兒秋千蕩起來男人會不方便移動的。

    “我只色你一個。”

    忍不住用目光貪婪的剝著女人的衣服,魔夜風收緊手臂將美麗的戀人攬進自己懷中就將薄唇親了過去。

    “唔……我才不信……你這喜新厭舊的臭男人。”

    “我什麼時候喜新厭舊了?”

    原本瞇著眼正享受著舌尖纏繞的柔軟觸覺,一聽到女人的抱怨,男人立刻像受了莫大委屈一般警惕起來。

    “哼……”

    懶得跟他理論,幕清幽別開眼自己解開系好的衣襟。

    “等一下!說清楚,我怎麼喜新厭舊了?”

    不理會她想別開話題的動作,魔夜風挑眉盯著那兩團瞬間落入視線范圍之內的綿r。原本想假正經的忽略掉的,結果死撐了片刻卻又認命的伸出手去一邊一個捏在掌心中漫不經心的把玩起來。

    啊……

    好軟,好大──

    就憑這兩個漂亮的乃子,也沒有人能從幕清幽身邊將他奪走啊!

    這麼想著,男人得寸進尺的將英俊的頭顱湊上大口的含住了一邊的茹房又是舔又是吸吮弄得不亦樂乎。

    而從幕清幽的角度來看,自己的胸部被男人如此親昵的褻玩著,那景象又是y穢又是舒服。嫩粉色的茹頭咬在魔夜風雪白的牙齒之間輕呷,又被齒縫中鉆出的舌尖快速的來回撥弄,酥酥麻麻的快感轉瞬間就化作電流將她的輕聲呻吟電出壓抑著的喉嚨。

    “哎……哎……你輕點……”

    不滿男人吃奶吃得太過狂野,女人忍不住抱住了他的頭想將他拉離自己。

    哪知魔夜風正用手指夾著另一邊的r蕾來回輕揪呢,這麼一推、他勢必不肯放,結果就把她的整個茹房都向外拉去,寶石般的小果粒和粉團似的胸部襯著男人長著粗繭的黝黑大手給硬生生的拖成了錐形。

    “你!”

    女人吃痛打了他一下,而魔夜風卻毫不在意那點蚊子叮般的s擾,更變本加厲的大力搓揉起幕清幽的整個胸部來。

    上上下下左左右,一下快過一下,一下重過一下,把幕清幽的胸部由晶瑩的雪白給玩成了瑰麗的緋紅。

    “快說,不然就讓你更難受。”

    犯起渾來魔夜風可有的是好手段,一邊用四根手指捏捻著那兩顆逐漸硬挺的小茹頭,一面伸頭在女人細嫩的頸子上用舌頭畫著圈圈。腥紅色的熱舌黏膩而濡濕,緩慢而堅決的滑過那不斷跳動著的大動脈。玩到動情處還用尖利的犬齒一口咬住那隱隱律動的青筋,深入的啃噬顯示出他無時無刻不想將她整個人真的拆吃入腹。

    “好啦!我說……你不是……不是還有個星兒皇後麼?”

    幕清幽被魔夜風咬的渾身哆嗦,宛如被惡狼撲食的小白兔,情急之下只好將悶在心中已久的顧慮脫口而出。

    是的,她原本還不想說。但是隨著歸期越來越近而現在馬上就要回到中州,她的心也越來越不能平靜了……那個司徒星兒要怎麼辦?他還要繼續立她為皇後麼?

    “……”

    聽到這句話原本還處在玩笑過程中的魔夜風卻突然止住了自己所有調情的動作,緊抱住她的手臂也改為將她的身子沈默的推遠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男人心思一向深沈,雖然近日來因為熱戀時而表現得會像個尋常的老百姓。但是他畢竟還是個關於掠奪的帝王,說到底,幕清幽沒把握那顆心是否真能像他當初的起誓那樣只為她一人而熾熱。

    “你不說我都忘了,還有這麼一個人呢……”

    忽然之間冷笑了起來,先前的溫馴憨實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鷹隼一般的眼神以及y鷙的面容。

    “嗯。”

    沒什麼表情的點了點頭,幕清幽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然而就在這時,她的下巴卻被男人一下捏住強著端起來面對他的臉。

    “在想什麼?”

    處在激情半途的男人難掩放縱的性感,但是那雙狹長的黑眸卻太過黑亮,深邃的不見盡頭。

    “我在想,你和我之間的感情若有另一個女人介入……我就退出。”像是暗暗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幕清幽看似淡然卻將這樣冷酷的話說得極其堅定。

    “你想退出?”

    狀似不在意的撩起女人的一頭青絲,魔夜風拉開自己的衣襟將外裳剝下一半,若隱若現的掛在臂彎處為他增添了一抹魅力,但是顫抖的手指卻顯示出他此刻心中已然不太平靜。

    “不想,但是我?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