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42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56:21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你想退出?”

    狀似不在意的撩起女人的一頭青絲,魔夜風拉開自己的衣襟將外裳剝下一半,若隱若現的掛在臂彎處為他增添了一抹魅力,但是顫抖的手指卻顯示出他此刻心中已然不太平靜。

    “不想,但是我不與別的女人分享一個丈夫。”

    “那你呢,如果到最後你要我和另外幾個男人分享同一個妻子又當怎樣?”

    聽見幕清幽的執著,男人卻突然苦笑了出來。他沒有忘記這個女人現在還是皇甫贏的妻子,而她周圍的“綠樹青草”也快聚集成了一片涼蔭。

    “這……”

    沒有想到原本是想譴責對方的薄情,到最後問題的矛頭竟然落到了自己的身上。幕清幽啞然,腦海里浮現出皇甫贏他們的俊臉,一時之間竟然無法給眼前的男人任何“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的承諾。

    糟了!

    鬧了半天出軌的竟然是她,花心的也是她,一個人擁有好幾個情人的還是她。

    “答不出來了吧……”

    見幕清幽瞬間慌亂的俏臉,魔夜風突然閉目將自己的頭狠狠埋進她的胸口。

    “你愛不愛我?”

    又是一句惦記了千百遍的俗爛供,男人覺得無論自己曾經確定了多少次卻還是無法安心。

    “愛。”

    沒有半點遲疑,幕清幽似乎感染了他苦澀的情緒伸手溫暖的將他摟緊。

    “那你愛他們嗎?”

    “……我不知道……”

    誠實的說出自己心中所想,女人覺得到了這個時候再騙他就很不厚道了。

    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雖然對他們并沒有對魔夜風的那種心動的感覺,但是皇甫贏他們并沒有虧到過她啊──

    “你好壞……你這可惡的女人!自己不想分享戀人卻要我忍受只成為你愛情中的一部分的痛苦!”

    沒有收到自己心里暗暗期許的答案,原本自制的男人突然失望的發起狂來用雙手一把扼住幕清幽的喉嚨用力的收緊。

    “你想都不要想,我會讓你只屬於我一個的──即便是將他們統統都殺死!”

    惡狠狠的說出殘忍的氣話,魔夜風見女人被自己掐的臉色發紫卻仍然不敢多吭一聲,那臨近死亡的恐懼又讓他驀地將手放開心疼的查看她有沒有被自己弄傷。

    “幽兒,幽兒!你沒事吧?”

    知道自己下手一向沒輕沒重,魔夜風對方才的失控懊惱不已。

    “咳咳……沒事……”

    見一向沈穩邪佞的男人現在變成了這幅患得患失的模樣,幕清幽心中一痛,明白自己情債糾纏是他心頭上c著的一把刀。但是轉念間卻又恨得要死,如果不是他她又何需走到如今這步田地呢?

    “我的事我自己會解決,先說你的,你要把司徒星兒怎麼樣?”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當務之急是想要男人的一個態度。只有他真正的堅定了她才能狠下心來一一去切斷那些舊情,不然的話還不如跟了皇甫贏,省得他的花心薄情到最後成了她以淚洗面的理由。

    “她?”

    魔夜風只顧著輕輕揉搓女人脖子上被自己的指甲剛才掐破的地方,哪里有心情認真去想司徒星兒的判決。對現在的他而言那女人什麼都不是,頂多是個不知死活的礙眼蠢貨罷了,哪還用得著在她身上浪費那麼多腦細胞?

    “對。”幕清幽為他的溫柔而感動,忍不住將臉蛋在他的掌心蹭了蹭。

    “直接剁成r醬喂狗不就得了。”

    見到女人可愛的模樣,魔夜風心里一激動什麼都忘了。一不小心暴露出殘虐的本性,卻當即把眼前的美人嚇了一大跳。

    “啊?!”

    也太狠了吧……

    “啊什麼?嫌判得太輕?也對,那個賤人竟然敢給本王下藥。那好,就把她舌頭割了眼睛挖了耳朵薰聾了四肢剁下來丟到茅坑里自生自滅吧。”

    如此殘虐的酷刑在魔夜風嘴里說出卻跟家常便飯一樣,把幕清幽聽了個心驚r跳。

    “唔……我們還要不要做了?繼續吧──”

    及時的轉移開了話題,女人心中暗想關於司徒星兒的結局還是交給神樂去做好了。不然的話……那位星兒小姐真的會很慘很慘呢。

    “好!”

    一聽要繼續最最重要的事,魔夜風的臉上重新浮上y邪的笑。方才的不快表面上看來似乎是沒心沒肺的一掃而空了,但是只有他那過於舒展的眉宇之間若隱若現的黑氣才能預示,這個男人在心里已經有了某些不為人知的思量。

    他究竟想干什麼呢?

    當然是想方設法將幽幽完全變成他一個人的了……哪怕不擇手段。

    秋千交歡

    兩個人七手八腳的將下半身的衣物全部都脫下,羞得旁邊的小狐貍直用小爪子遮住眼睛背對著他們到樹底下打盹去了。

    光l的s處一貼緊,他們就分別舒服的呻吟了一聲。

    那種r與r之間的摩擦特別的曖昧,也特別的能勾動人潛藏在心底的情欲。女人雪白的小腹露了出來,上面正對著一根紫紅色的yj在輕輕的戳弄。這里風景極好,和煦的微風卷著花香鉆入兩人的鼻息將他們迷得熏熏欲醉……

    “好舒服。”

    愛嬌的嘆息了一聲,幕清幽分開雙腿跨坐在魔夜風的大腿上用自己的藕臂摟緊他的粗頸。

    “這就叫舒服了?更爽的還在後面呢。”

    輕聲狎笑女人的易滿足,魔夜風雙手抓住秋千的繩索,雙腳踏地為過會兒施力做準備。

    “你能讓我更爽嗎?”

    知道男人最見不得自己的性能力受到懷疑,幕清幽低頭主動親吻他黝黑的胸膛。上面的肌r很堅硬,一塊一塊棱角分明,還有陳年的舊疤痕為他增添陽剛的男人味兒。

    “啊,你很少這樣服侍我……”

    先是訝異,而後仰起頭受寵若驚的享受起這難得的眷顧。魔夜風忍不住在女人舔吻他肌r的同時向前頂了頂臀部,碩大的圓端擠著對方柔軟的腹部算是一個絕佳的望梅止渴。

    “喜歡麼?”

    從肌r吻到他胸前的男性茹頭,幕清幽學著他的樣子將那勃起的小點含在口中溫柔的吸吮舔舐,立刻就覺得戳著自己肚子的rj像鋼槍一樣又硬了幾分。

    “濕了……濕了沒有?”

    有些受不了的用r棒下端的兩個圓球去磨蹭女人粉色的小x,男人啞著聲音期許著更進一步的嵌入。

    “你猜?”

    像是故意逗著他玩兒似的,不知為什麼今天的幕清幽特別的放蕩也特別的銷魂。那白嫩p股上的r縫對準魔夜風的下t在那r棒的邊緣畫著圈的蹭啊蹭,弄得男人全身就像是爬了幾萬只螞蟻一樣,啃得他心里發癢。

    “坐上來吧……寶貝兒……”

    呼出一口濃濁的熱氣,男人的臉上已經有了快要到達什麼東西的極限一般的表情。忍不住更快速的擺動臀部,魔夜風騰出一只手來去摸幕清幽的p股,順便撐著她的腰讓她稍稍抬起來一點好讓自己做深深的c入。

    “嗯……”

    咬了他右茹頭最後一下,幕清幽媚眼如絲的接著他的力將背部弓起。而後白嫩的p股在將小x對準了男人的g頭將那龐大的異物吞下之後竟然沒有馬上下落而是妖媚迅速的擺動起來,用自己的yd像一張會咬人的小嘴兒一樣從各個角度深深淺淺的套弄起了男人的性器。

    “哦!該死的!干!”

    被這樣另類詭異的性技巧給徹底的征服了,魔夜風仰天大吼一聲忍不住爆出臟話來紓解心中冉冉升起的欲火。

    “讓我c!啊啊……讓我c!”

    不滿她只是含著g頭騎在自己身上畫“8”,魔夜風再也受不了主動權掌握在這個女人的手里。心里一震顫,他伸手頂腰一個用力就在“噗滋”一聲之後將自己整根埋入了幕清幽的小x。

    “啊……太深了……”

    沒想到自己的游戲還沒有玩得過癮,這死男人就受不了了來了個霸王硬上弓。

    感到坐騎的姿勢正巧符合了他yj所勾的角度,腹部立刻被他頂出了一個符合yj大小的輪廓。幕清幽被那種瞬間充實的飽脹感c的酸麻不已,花心處立刻噴灑出一股熱y淋滿了那粗壯的r棒。

    “就是要深,我要狠狠的c你!”

    顧不得給身上女人一個適應的階段,魔夜風雙腳對著地面用力一蹬,承載著兩個人的秋千就高高的向湛藍的天空飛去──

    “啊啊啊啊!!嗷嗷……啊!!”

    沒想到借助著重力的作用c起x來會這樣的猛,每當秋千落下時幕清幽都感覺到有一股無形的推力將她往魔夜風的下t上按迫使yj壓迫花心口,g頭一次又一次的頂開小縫使勁鉆了進去,還“張嘴”到處亂咬她里面的r。

    而當秋千升起的時候魔夜風就會順勢弓腰擺臀使勁兒抽c她張開的x,兩片小唇兒被他這樣擦搓得又紅又腫,一不小心連粗黑的ym也會被他一塊朝那溫暖的小d里面頂了進去。

    “叫吧寶貝兒,再大聲點!喜不喜歡這樣干x,我好爽!好爽!”

    也許是因為這樣飛上飛下的性j玩起來更刺激,魔夜風簡直愛死了這一次與眾不同的經驗。開始的時候還規規矩矩的抓著繩索只靠腰力侵犯身上的女人,到最後玩到興頭上干脆使內力將自己的身體黏在秋千的橫板上伸手一邊撫摸女人的嬌軀和她熱情的舌吻,一面更狂浪的干著她甜美的妖x。

    “喜歡……呃呃……好刺激!”

    感覺到自己體內有一根火熱的g子在飛速的進進出出,不斷地失重和超重讓她的身體也享受到了不一樣的快慰。低頭凝望兩個人的交h處已是y水一片,“唧唧唧唧”的搗得又快又猛。他們互相配合著做古老的活塞運動,男人就像不要命了一樣痛入她的身體將她的肚皮頂得一跳一跳。

    “啊啊!啊啊!干你!好爽!”

    情到最濃時,欲念已經泛濫成災。

    在如此媾和了大概一炷香的時間之後,魔夜風突然大叫一聲似是隱藏了無限的能量要爆發出來。只見他抱著心愛的女人借著秋千蕩到頂點的勢頭一個縱躍,兩人緊緊相嵌的身體就像一只大鳥一樣飛翔於天空之中。墨黑的發絲糾纏著墨黑的發絲,即便是在空中男人仍然蠕動著性感的背脊將幕清幽狠狠的c弄於自己懷中。

    “啊……天吶……”

    不知為何身體已然騰空,待女人反應過來時兩人已經穩穩的落在地上。隨後她半l的嬌軀就被魔夜風反手一壓,像動物一樣不得不用手支撐起樹干將還在滴著黏膩y體的雪臀高高翹起。

    “嗯哼……”

    身後傳來男人的一聲悶哼,緊接著柔軟的臀r就被人從後身掰開然後緊窒的菊x就讓一個堅硬碩大的東西給抵住了。

    “啊?那里……”

    還沒來得及說個不字,幕清幽就感到菊x一松男人的性器已經開始不急不緩的向里c。

    “給我干這里吧,幽兒……我要干你這里……”

    半是懇求半是強迫的推進自己的陽具,魔夜風額頭滴著運動後的熱汗,俊臉上已是潮紅不已。

    為了讓女人放松,他很溫柔的一邊扭動臀部將菊x慢慢c松,一邊將胸膛貼在她的後背上雙手罩著她的茹房輕輕的愛撫。

    “啊啊……啊……”

    後頸被吻著,茹頭被捏著,菊x……也在被男人變態的進攻著。幕清幽覺得渾身好熱,剛剛被干過的小x根本就沒來得及高c現在還在饑渴的蠕動。

    “我前面……前面也想要……風……”

    “好,小s貨!給你!”

    咬牙用力一個挺腰,魔夜風將自己的陽具全部都c到幕清幽緊得要命的菊x里p股一聳一聳的開始了強烈的抽c。一只手仍然按壓著她左邊的茹房不放,另一只手卻一路向下摸到她y戶前端的小y蒂,施勁兒揉弄了幾百下在感覺到小x更饑渴的震動了起來的時候男人扯了扯嘴角中指一伸兇猛的刺進那饞嘴兒的rd里,合著自己c菊花的頻率一前一後的玩弄起了身前的美人兒。

    “如你這般美麗竟也被孤王這樣的猛c,感覺如何?”

    感覺到菊x里面的r比yd里的還要滑潤,被吸吮得甚爽,魔夜風感嘆自己的幸運竟能擁有如此一個絕豔無雙的傾國佳人。

    男人都是有征服欲的,但凡是唾手可得的東西往往平庸到不值得他們去珍惜。

    但是去上一個人盡可夫的婊子或是花錢買來的處女跟狂浪的蹂躪一個美若天仙的女人那種感覺可是極大的不同。

    幕清幽就是這樣一塊瑰寶。

    她又嬌又俏,不僅美麗還文武雙全、聰穎慧黠。而且人精一般三分清純加上七分狡詐,任何一個男人都難以逃脫她的吸引力。

    可這玉人兒一般的寶貝就讓他給弄到手了,不僅愛自己、還讓他c讓他玩,讓他把r棒c進菊x里面夾弄……這樣的想法令男人聳動的速度更快,中指將小xc的痙攣不已,r棒也把菊x捅出了一條甬道。

    魔夜風越干越美,越c越愛,滿心都是粉紅色的愛情泡泡。那滿足興奮的表情把樹邊的小狐貍看的直惡心,索性鉆到幕清幽的身下抬眼偷窺那茹房的晃動以及雪白的嬌軀被古銅色高大男人jy的媚態。

    “啊啊……啊啊……愛我愛我!”

    被魔夜風搗弄得全身酥軟,第一千下之後幕清幽終於咬著自己的紅唇前後兩x都達到了驚人的高c。

    “n了……不要……我要n了……”

    太過激烈的高c已經使她處在崩潰的邊緣,小腹在極度興奮中迅速聚集水y讓她很快就有了n意。

    然而魔夜風哪里肯放過她,仍是抱緊她的臀部不放盡管已是一手y水還是快速抽c不停。

    “不!!啊啊……”

    就在男人一臉痛苦的加緊速度用力的挺向那早已疲憊不堪的rd的時候,幕清幽兩腳一軟終於在他激s出濁白jy的同時丟臉的n了出來。

    “嗷!!嗚嗚!!”

    最倒霉的是站在幕清幽與樹之間流著口水看熱鬧的小狐貍,無緣無故被淋了一身美人的ny……委屈的抖動著原本香噴噴,雪白白的茸毛,銀狐瞪著仍抱在一起享受高c後余韻的色男色女。

    哼!我甩甩甩!把n都甩到你們身上!

    意外的車夫

    “吃飽喝足”之後,魔夜風對帶上那只滿身是n的小狐貍也沒什麼意見了。

    反正有了這個小東西在,他就可以隨時隨地以虐待它或是趕走它為名來幕清幽就范。好讓女人在被迫的情況下不得不順從他的各種奇思怪想的變態欲望。不過帶上歸帶上,但是在它洗干凈身子之前他是絕對不準幕清幽再抱它半下的。

    於是可憐的狐貍只能氣鼓鼓的抖著不太好聞的茸毛跟在兩人身後奔跑,不僅累的舌頭都吐了出來,而且在過懸崖的時候還要忍受自己的尾巴被男人揪在手里嫌惡的扔過去的丟臉。

    大約過了一天一夜的時間,兩人一狐順著來時的道路來到了山腳下。女人照例被裹在男人的大披風之中取暖,而在風和日麗的山頂上過慣了的小狐貍則深陷於雪地里凍得瑟瑟發抖。

    “啊嗚嗚!”

    狐貍艱難的邁著小步子,身體幾乎完全陷入了過人膝蓋深的雪層里。

    “啊……它要不行了,我們還是抱著它吧!”

    幕清幽看不下去了,這不是成心要凍死小家夥嗎?

    “不行,它是雪狐啊怎麼能怕冷?”

    冷血的男人淡淡的瞄了半死的狐貍一眼,還在y陽怪氣兒的說著風涼話。再者說,他現在懷中是美麗的幽幽,兩人身貼身、手牽手,這感覺要多濃情蜜意就多濃情蜜意,干嘛要驀地增加一只礙事的冰狐貍?

    “你這個人……”

    幕清幽無奈的睨了他一眼,覺得這個男人現在什麼都好,就是對待別人心腸還是忒硬,一點都不溫柔善良。調整了一下思路正待以另一種方式說服他不要這麼殘忍的對待動物,然而就在這時,兩人的耳邊卻出現第三個人的聲音。

    “大王、清幽姑娘,小人在這里恭候多時了。”

    聲音穿過暴風雪,穩穩的震動著兩人的鼓膜。但是在視線的范圍內他們還只能在雪幕中隱隱的看到一個龐大的黑影。

    是何人?為什麼會知道他們的身份?

    疑惑的對望了一眼,魔夜風也不鬧了,用眼神示意幕清幽抱起小狐貍。而後兩個人依附在一起并肩向遠處的“熟人”走去。走近一看,竟是一個身著勁裝的中年車夫,身後靠著一駕低調卻穩固的馬車似乎是在此地等人。

    “你是何人?”

    魔夜風沈著聲音問道,墨黑的發絲因積滿過多的冰雪而糾結在一起襯得棱角分明的臉龐更加冷峻。

    “小人是言悔公子派來接二位的,公子說了,十五日之前請清幽姑娘務必回中州一敘。否則……”說到這里,車夫的聲音頓了一頓臉上浮現出一絲猶豫。

    否則?

    不喜歡別人總是說話說一半,魔夜風不由自主的將懷中的一人一狐加勁摟緊,眉宇之間有了摺痕。

    “否則,恐怕清幽姑娘將會有性命之憂。”

    “胡扯!”

    不喜歡別人將生死之事隨隨便便的往心愛的女人身上套,魔夜風大手一揮臉上已浮現了明顯的怒氣。

    “小人沒有胡說,只是轉述了我家公子的原話。若大王擔心姑娘,就請二位上車,小人保證能在月中之前將兩位平安的送到中州。至於剩下的事情,自有我家公子跟您繼續交代。”

    恭恭敬敬的將該說的話說完,男人就利索的坐上了車頭讓出身後的空隙。

    幕清幽不認識這個車夫,下意識的去用目光詢問身邊的男人,卻見他冷抿著唇似乎在惱火也似乎在陷入另一場沈思之中……

    “我們走。”

    片刻之後,魔夜風伸手撣撣身上的積雪,優雅的領著自己的愛人坐進了車子。

    “誒?不會是敵人吧……”

    幕清幽靠在他耳邊小聲的嘀咕。

    “放心,有我在你怕什麼。”男人安撫的摸了摸她的手,勾唇給了她一個安然的笑。

    對於幕清幽來說,全世界最危險的男人莫過於自己了。現在就連他都乖乖的坐在她的旁邊了,這美人又有什麼好怕的呢?

    不好翻的舊賬

    盡管開始的時候兩個人還有一些懷疑,但是在行進的路途中車夫的確沒有做出任何出軌的舉動,倒是車技那不是一般的好,令原本需要一些時日的路程變得短暫而迅速。

    投店時幕清幽與魔夜風共睡一間房,車夫看見兩人親密的樣子訝異的張了張嘴,卻還是忍住了什麼都沒說。只不過那眼神忒也古怪,似乎將什麼重要的事情隱匿在了心底。

    在女人拎著狐貍去洗澡的時候,魔夜風坐在桌子邊上喝茶。離了俗世山,他便又是那個氣宇軒昂的驍王。戀愛中的傻氣與溫柔正在一點一點的消散,也許是因為馬上就要回到敵人的領地內的關系,男人斂著眸一身戾氣的將杯沿送至唇邊神態若有所思……

    “好了,這回香噴噴的了。”

    抱著特意放在窗邊去風干過的小狐貍,幕清幽勾唇微笑,嫵媚的神態特別像一個將孩子照顧得很好的母親。眉眼之間全是濃濃的幸福感,那柔美的模樣看得魔夜風心頭一熱。

    “干凈了?”他忍不住挑眉,沾染了她的喜悅。

    “是啊,來,讓哥哥看看我們漂不漂亮?”

    像是獻出自家最珍貴的寶貝,幕清幽托著狐貍的腋下將它抱到魔夜風的面前。

    “嗚嗚!”

    小狐貍也覺得自己現在的樣子比較可愛,忍不住開心的叫了一聲,還對著男人搖尾巴撒歡。幾乎忘記了他曾經給過自己的那些阻撓與“傷害”。

    “呵,現在不咬我了麼?”

    善意的摸了摸狐貍的頭,見它立刻瞇起眼睛享受自己的愛撫,魔夜風將手中的茶杯遞過去對它說道──

    “吶,喝茶麼?小子。”

    “咕唧……咕唧……”

    狐貍當然是不能回答他說的話啦,但是它也的確聽得懂人話。一見男人舉杯有邀約的意思,小尖嘴也就毫不客氣的伸了過去用舌頭將杯盞中的鐵觀音舔得滋滋作響。

    “真是個聰明的靈物啊……”

    男人一向喜愛非同一般的事物。比如權利、比如財富、再比如豔絕天下的美人。現在,當他意識到了懷中的畜生絕對不會是凡間俗物的時候,心中便對它也升起了一種喜愛之情。

    “看吧,我就說它是個好寶貝!”

    原本還在腹中打了半天草稿想著該如何說服男人以後不要再欺負她的狐兒,現在想來這種顧慮是多余的。她的男人又怎會和她擁有不一樣的品味?相戀的兩個人連容貌也會變得越來越相似的。

    “是啊,就叫白兒吧。”

    摸著狐貍雪白的茸毛,魔夜風見它喝完一杯還意猶未盡,便又好興致的親手為它再斟上一杯然後繼續看它喝得歡暢的樣子。

    “白兒?也好,就叫白兒吧。”

    女人對名字這種東西倒是無所謂,既然魔夜風開口了,就隨他去吧。

    這天晚上,魔夜風就擁著打著小呼嚕的白兒沈沈睡去了。而在他旁邊一直備受寵愛的幕清幽卻百思不得其解,怎麼這家夥說轉性就轉性了呢?

    開始的時候不是還嫉妒狐貍搶了他本該占有的位置,而吃起橫七豎八的亂醋來。可是現如今自己卻反過來成為了狐貍的“受害者”,不僅男人溫暖的臂彎被這個小東西給占據了,就連那具溫暖的高大身體也因為它橫在中間而與自己隔開……

    幕清幽啊幕清幽,敢情他有了狐貍就不要你了啊?

    正自因為茫然加郁悶而在床上輾轉反側,忽然間一只大手朝她的腰間伸來,猛地一下將女人的嬌軀拉進自己的懷中。

    “啊嗚!”

    正自做著美夢的狐貍被突然間擠成了三明治中間的餡,驚聲尖叫之後又被男人輕輕踹到腳底下繼續打盹去。

    “怎麼了?”

    不明所以的轉過臉來,正對上魔夜風一雙深幽幽的狹長黑眸。那過於晶亮的光顯示出他根本就沒有睡著過。

    “其實孤王一直想問你──”

    “嗯?”幕清幽不解。

    “你和神樂的事……怎麼樣了?”

    似乎是覺得自己的問題有些丟臉,男人的臉上有著些微的赧然。

    從窩在驍王的宮殿里想她想到不得不用迷魂香來麻痹自己,再到中了司徒星兒的蠱術之後被莫名其妙的送到麒麟國來,而後又在攏翠樓里撞見幕清幽假扮的名妓……這一切的一切都脫不開神樂在其中安排的關系。

    他是他最好的將軍、最值得信賴的友人,也是他最難以擊破的情敵。他信任他、重用他、答應他借了他的身份就一定會把驍國治理好──但是這并不表示自己就可以忍耐他分享他的女人。

    沒有忘記曾經躲在鬼將軍的府邸從窗子外偷窺幕清幽與神樂兩人交歡的情景。現在想起來那y靡的畫面都還又是恨,又是妒,當下只想立刻沖進去殺人。

    但是不行啊──

    總不能為了一個剛認識不久又被他狠狠qg過的女人而去傷害把整個天下都微笑著送給自己的兄弟。

    神樂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他的事,要說抱歉搶了人家女人的壞家夥應該是他而不是對方。但是他不愿啊……不愿跟任何人分享他的幽兒,哪怕是神樂也不行!

    所以他今天想問問,就想聽她幕清幽的一句話,好讓自己更安心。

    “啊,我和他啊……”

    經他的提醒之後,幕清幽這才回想起神樂的那張溫文爾雅的俊顏。那俊逸的身姿啊,輕搖手中銅骨折扇的風流模樣,以及永遠噙著笑的丹鳳眼。這樣的一個男子竟不知不覺中已在她的心田里退出好久了呢。

    “我和他已經──”

    原本想告訴魔夜風她因為神樂曾經欺騙過自己的事而已經同他宣告分手,但是轉念一想,眼前的這個人也是參與了大騙局的幕後黑手。如果說因為被背叛了感情而同神樂分手,那她現在反而和魔夜風在一起豈不是對那個男人很不公平?

    “已經怎樣?”

    焦急的等待著接下來的回答,魔夜風情不自禁的睜大眼睛。

    “分手了。”

    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皺著眉告訴他這個其實不算驚人的結果。但是在她的內心深處卻已經蕩起不平靜的漣漪。

    “真的?沒騙我?”

    沒想到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這個最大的情敵就已經消失不見了。魔夜風有些欣喜又有些錯愕,認不住傾身上前快樂的一下吻住幕清幽的嘴唇開始放肆的碾壓輕咬。

    那就好,省的他們兄弟翻臉了。

    “嗯……”

    習慣了男人的索吻,幕清幽也不抗拒,而是本能的反擁住他壯碩的身體承受他所給與的一切。但是在心里那不易被他察覺到的角落里卻升起一種莫名的情愫……

    神樂啊──

    再見神樂1

    麒麟國 中州 攏翠樓──

    “主爺,大王和清幽姑娘已經到了。”

    幽靜的角落里,一幕水晶珠簾仍舊隨著偶爾路過的清風而微微搖曳著。而坐在里面的神秘男子則安定的端著茶盞,一派與世無爭的清閑樣。聽到代理掌柜的報告,他這才將目光從手中的書本上移開,清秀的眉宇之間看得出明顯的欣喜。

    “是嗎,快請他們進來。”

    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壓制住聲音之中的顫抖,神樂垂手凝望著自己尾指上的翡翠戒指。那翠綠通透的質地溫潤圓滑,卻抹不平他心頭的空虛之感。

    戒指戴在尾指之上表示獨身,他是出於自虐的心態才時時刻刻做著這樣的標志來折磨自己的。原本他也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好女人,只可惜,無論是身體上還是心靈上這個女人早已不再屬於他。

    思緒不知不覺間飄到遙遠的從前,直到熟悉的腳步聲驚擾了他的心神。

    吶──

    今天剛好是月中十五啊。

    “回來了?”

    原本有千言萬語要說,可是到最後男人還是噙著一貫溫文的笑淡淡的說了這麼一句。

    話音剛落,眼前就出現了一男一女或俊美或明豔的身姿。

    “嗯。”

    只見魔夜風身著一貫展現著帝王霸氣的黑色絲絨長袍,黑瀑般的發絲高高束起。眉宇之間盡管仍是一派冷峻威儀,但是那幽深明亮的眼眸中卻閃動著些許不易察覺的溫柔。而站在他旁邊的幕清幽卻如同伴著大鵬的凰鳥一般,淡藍色的紗衣襯得她肌膚皓白如雪。容顏依舊是清麗之中擁著一點蠱惑,妖冶之中藏著幾許純真。

    “都明白了?”

    挑眉揮開袖中的銅骨折扇,神樂故意不讓自己的目光停留在幕清幽身上過久而是轉而與魔夜風攀談。

    “謝謝。”

    面對他的問題,高大的男人負手而立,千言萬語已蘊含在這兩字之中。

    “那就好……那就好啊……”

    呼吸因不經意間對上女人投來的目光而驀地一窒,神樂手中搖動的折扇也沒了往日的從容反而有一下沒一下的減緩了速度。

    “你們……?”

    其實原本不該問的,但是看著幕清幽偎依在魔夜風身邊那毫不避諱的樣子,神樂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語言而為此失了神。

    “我們在一起了。”

    伸手攀住身邊男人的臂膀,幕清幽迎上他有些傷悲的表情狠心的說出殘忍的現實。

    從剛才進門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他已經發現了,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之間若是有了情事,那就會連走路的姿態與臉上的光芒都會變得與眾不同的。神樂如此聰明,又怎會看不出自己與魔夜風之間的改變。但是終究是她曾經戀過的男人,與其讓他自己去猜倒不如由她來親口告知。

    “是麼……我知道了。”

    三人間的氣氛有片刻的尷尬,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又在對上彼此目光的下一刻就迅速別過頭去。到最後還是神樂最為灑脫,只見他手腕靈活的一揮,“啪”的一聲將銅骨折扇復又合上,而後笑著掀開珠簾在前面為兩人引路。

    “都累了吧?先清洗一下然後大家熱熱鬧鬧的吃個飯,剩下的事咱們以後再說。”

    聽他這麼一說魔幕二人才察覺到自己身上的疲憊。

    剛才的見面的確有點緊張,害得他們將其他的事情都忘記了。現在見神樂似乎看得很開,便也都悄然的松了一口氣。兩人當下點頭,毫無防備的跟在他身後走向他給予的未知。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那“以後再說”卻來得那樣的快……

    再見神樂2

    上有天堂下有冥府,皆比不過人間夜晚的熱鬧喧嘩。

    而在人間,每當圓月高掛的時刻這攏翠樓里便是一派歌舞升平,快樂得不成樣子。往往惹的人流連忘返,連自己姓甚名誰都不知道了。

    “公子,進來坐坐呀──”

    “來嘛,來玩玩,春宵苦短啊──”

    “好好好,這就來了。”

    姑娘們衣香鬢影的倚在那高高的樓頭上咬著衣袖、揮著手絹。嫣紅的嘴唇,扎緊的酥胸,一聲聲嬌嗲的呼喚將路過的行人骨頭都叫酥了一半。風流的富家公子,德高望重的官場政客,甚至是那靦腆且囊中羞澀的酸秀才,沒有一個人能禁得起這般露骨的誘惑,皆是散盡了身上的錢財也要投身於溫柔鄉中做那花下之鬼。

    人不風流枉少年啊──

    只要是男人,又有哪一個能過得了美人這一關呢?

    “在看什麼?”

    見幕清幽洗完澡後就一直披散著及腰的長發如同那些青樓女子一般懶懶的倚在窗邊向外看。那單薄卻玲瓏有致的身影在夜色迷朦中更顯柔美,魔夜風站在一旁凝望著她不知不覺間變得有些癡迷。

    “沒什麼,今天月亮很圓呢。”

    將輕拂過自己唇邊的幾縷青絲漫不經心的勾在耳後,女人裹緊身上新換的緋紅紗衣柔柔的道。

    “十五嘛,總歸是漂亮些。”

    沒有注意到她在看月亮的時候眼神忽明忽暗有些古怪,魔夜風只顧著皺起劍眉走到窗欞處一把將幕清幽懶腰抱下,并給了在下面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排成好幾隊呆呆的流口水看美人的登徒子警告的一眼。隨著他突如其來的動作,一塊輕薄的紗巾不經意間由女人毫無防備甩出的袖口而迎風下落,立刻遭到底下人不要命似的哄搶。

    “我的!這是我的!”

    “滾蛋!明明是從我頭上掉下來的!”

    “走開!給我!”

    切!

    冷冷的看著這瘋狂的一切,魔夜風抬腳將窗子瀟灑的踢上──

    有鮮美的r就應該自己趕快享用掉,放到一群餓狼面前顯擺什麼。更何況,那群惡狼在他面前連叫囂的資格都沒有,真把他惹急了他一刀一個把他們的狼頭都剁下來喂狗。

    “啊……”

    感覺到自己的身子瞬間落入一個熟悉而溫暖的懷抱中,幕清幽輕叫了一聲而後反手攀住他那粗壯的頸子舒心的享受起男人的占有欲。

    這麼多天過去了,經歷了風風雨雨、經歷了海誓山盟,她早已愛上了他和他慣有的霸道個性。這個一向殘暴偶爾也會y陽怪氣的男人至少也會把什麼東西放在心里了,這大概是他唯一可取的地方吧。

    “啊什麼,孤王還沒怎麼著你呢就叫得這麼媚?一會兒真到了該叫的時候就怕你舒服得已經叫不出來了。”

    打橫抱起她放在自己緊接著在床邊落座的大腿上,魔夜風愛惜的吮了吮幕清幽的唇。在嘗到那甜美的滋味之後,他凝眸舔了舔嘴角,復又落下,而後更狂狷更放肆的吸咬起那柔嫩的軟r來。

    “嗯……”

    粗糙的大掌伸進美人的衣襟里施力揉弄那飽滿的r峰,揪著那嫣紅的一點,男人用指腹隔著肚兜磨弄她r尖的邊緣。

    “不……等……等一下……”

    原本兩人的濃情蜜意一直燃燒的恰到好處,而幕清幽也自然而然的仰起俏臉迎接他長舌的探入。并且挺起胸膛,任由他將自己逗得茹暈處突起一個個細小敏感的顆粒。

    但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午夜時分越來越與他們接近。幕清幽的氣息竟開始變得紊亂,淡色的瞳仁也像是受到了某種極度的刺激一般緊縮起來,嚇得伏在她身上的男人心臟漏跳了一拍。

    “你怎麼了?幽兒?幽兒!”

    先是沈著的支起身子來,魔夜風將信將疑的晃了晃她的身體以為她是在同自己開惡質的玩笑。但是細細查看了片刻,這種情人之間的心電感應就告訴他事情絕非只有他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哈……哈……我……我喘不過氣來了……”

    從未患過哮喘之類病癥的女人卻突然像是缺氧一樣開始呼吸困難,白皙的容顏漸漸的憋成了駭人的紫色。雙手也一會兒松開,一會兒攥緊,茫然無措的不知該如何擺脫身上的異狀。

    “你別急,慢慢呼吸,我帶你去找大夫!”

    心下忖度著莫不是在俗世山上忽冷忽熱感染了某種急癥,魔夜風當機立斷抄起自己搭在椅子上的長衫將幕清幽蓋住就要抱著她往窗戶外面跳。這里是攏翠樓位置偏僻卻華美的上等廂房,是神樂專門為了他們而準備的,卻離真正的大門很遠。

    怕時間長了耽誤了女人的病情,男人就想抄近道直接走窗。哪知身子剛掠至窗前,身後屋子的房門就被人“啪”的一聲推開了。

    “站住!”

    不濃不淡的一聲呼喚,雖是溫柔卻也沈著,令魔夜風原本火燒火燎的心竟然奇跡般的鎮定下來。

    “神樂……?”

    本能的回頭投以求救的眼神,在見到身後穿著月白色長袍的清雅男人的那一刻,魔夜風的心終於像是找到了某種依托。

    “終於……還是發作了麼?”

    腳步慢慢的踱著,像是對眼前的狀況早已胸有成竹。神樂邊問邊揮開手中的銅骨折扇細長的眸中閃爍的光芒半是自嘲半是苦澀。

    “你什麼意思……她會這樣與你有關?”

    聰明如魔夜風,見神樂如此冷靜又說出這些語意不明的話語,他立刻瞇起了危險的長眸心中隱隱有了某種猜測。

    “算是吧。不過這些并不重要,現在應該先救她不是?”

    抬眼以一種質問的目光掃向又恢復一臉戒備的男人,神樂不聲不響的走到大床的邊上示意此時此刻對方應該把懷中的女人放下好讓他來為她“診治”。

    “你,最好是真有辦法!”

    沒有功夫再多做猶豫,魔夜風擔憂的望著懷中兩眼上翻的幕清幽只得咬牙快步走回將她放置到神樂的身旁。但是腳步卻不肯離開他們半步,更不可能只是將一切都交給神樂去處理,而自己只是遠遠的旁觀著。

    “幽兒……我的幽兒……”

    像是沒聽到朋友的警告一般,神樂卻在見到幕清幽痛苦的樣子之後臉上浮起快樂的笑容。

    “這下子,你要怎麼才能繼續拒絕我呢?”

    像是心滿意足的自言自語,又像是故意在情敵面前羅列著自己的籌碼。神樂笑得得意,笑得縱情,卻又在點點苦澀中渲染了某種凄涼……

    下一瞬間,在魔夜風投s出的兩道難以置信的目光之下,他大膽的俯身吻住幕清幽像瀕臨死亡的魚一般勉力翕合著的嘴唇并將自己的口津接著長舌的糾纏哺喂到她的口中。

    “你這是做什麼!”

    見不得自己的女人就在眼前被別的男人輕薄,魔夜風忍不住拍出一掌。但是掌風還未觸及到神樂的俊顏,就見幕清幽原本痙攣著的身體卻奇跡般的安靜了下來。并且在半昏迷的情況下下意識的回應著神樂強加於她的熱情擁吻。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

    見神樂一面低頭親吻身下的幕清幽,一邊還緩慢掀起那長長的睫毛對自己展露出的狡猾眸光,魔夜風突然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緊張。

    因為那是一種蓄謀已久的y謀與邪佞的眸光,不應該出現在神樂這般溫文坦蕩的男人身上才對。

    這小子,到底對他的幽兒做了什麼……

    神的y謀1

    這是一個激情且綿長的吻。

    柔軟的紅舌交織在一起在空氣中勾纏出銀色的絲線,牙齒不經意間撞在一起,又被神樂哂笑著偏頭側開換個角度繼續用無盡的精神與耐力碾壓著面前的芳唇。

    但看幕清幽,此時此刻神情恍惚已分不清面前是誰。但是她的身體卻本能的像八爪章魚一樣死死的纏住身上的男人,拼了命的用舌尖去挑逗他的嘴唇。

    渴啊……她好渴……像被太陽炙烤的魚一樣快要干裂了。

    而身上伏著的這個男人卻源源不斷地散發出水的味道,令她不顧一切的吸吮著他口里的甜津。吮著?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