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47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57:15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這藤條細而堅韌,是宮里老嬤嬤為了對待犯了錯或者不聽話的宮女而準備的。只要被這藤條抽打上一下,管她是多厚的皮膚也能造成又痛又辣的傷痕。

    心里升起不懷好意的y謀,女人用手撫摸著手中多出來的藤條一步一步向猶自舒坦的坐在床邊的皇甫玄紫走去。

    “你……你要干嘛……嗷嗚!”

    幕清幽蓄勢待發的模樣讓皇甫玄紫看得心里發慌,美麗修長的身軀不由自主的向床上挪去想要離這個瀕臨瘋狂地女人遠一點。

    可惜──天不遂人愿,輕而易舉的,他就被幕清幽一把扯住了領口。而後,那可怕的藤條鞭就像是雨點般落到了他的身上。

    “叫你耍流氓!叫你耍流氓!”

    就像是教訓自己不聽話的么兒一樣,美麗的皇宮女主人瞬間變成了可怕的母老虎。一邊怒罵著,手下還一邊狠狠的使力抽打著面前的臭男人。

    “小s貨?啊!叫得還挺熱火哈!”

    手下的藤條不知疲倦的抽抽打打,直把玄紫王爺打得到處是傷,不重……卻疼的要命啊。

    他好歹是個王爺,又性a女裝。肌膚比尋常的公主小姐也差不到哪里去,如何禁得起這樣的虐待。

    “好痛……嗚嗚嗚……皇嫂,不要打了啦!!”

    晶瑩的淚珠滾落了下來,皇甫玄紫越發顯得楚楚可憐。但是他這副偽娘樣反而讓幕清幽越看越來氣,下手也是越來越重。

    “不錯啊你,還會點x,還會武!隔空滅燭火的滋味不錯吧,練了十多年的功力了吧?你不是龍陽嗎?不是斷袖嗎?啊?什麼時候也改口味喜歡女人了!!”

    見男人抱著自己的頭,悲哀的到處鼠竄,幕清幽一把揪住他的耳朵,不讓他亂跑。

    “滾回來!你給我交代清楚!!今天不給我說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就打死你這個臭流氓!”

    “嗚嗚嗚……嗚嗚嗚……人家只是一時起了色心嘛……又不是沒做過,皇嫂何必如此介懷……”

    好痛!真的好痛!

    嗚嗚嗚……

    皇甫玄紫在心中哀泣,但是緊跟著p股上又狠狠的挨了一計。

    “快說!你到底是想怎樣!說啊!不然我真的把你打到你親爹都不認得你!”

    打了人,出了氣,看著瞅準了機會就跑到柜子後面躲起來的皇甫玄紫。幕清幽氣喘吁吁的叉著腰,站在原地恢復體力。

    她不明白,她就是不明白啊!

    這玄紫王爺,從來都是一個謎。

    剛見面時的簡樸、平和,後來意外有了關系後的女氣、嫵媚。到現在,他居然敢大半夜的化作采花賊闖進自己的房間為所欲為……

    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皇甫玄紫?而那看似無辜卻在背後隱藏著極其深邃情感的內心,究竟是怎樣一種真實。

    “一時起了色心?玄紫王爺,事到今日你以為我會相信你這種敷衍的借口嗎。”

    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幕清幽以一種審視不知是敵是友的目光一瞬不瞬的望著眼前的男人。

    “嗚……”

    裝模作樣的抽泣了幾聲,抬眼見這一招對眼前的女人一點都不奏效。漸漸的,皇甫玄紫也不鬧了。

    “皇嫂,你真的想知道為什麼?”

    雖然y柔,但是當皇甫玄紫站直了身體不再嬉皮笑臉,一頭墨色的長發鬼魅般的披散在俊美的臉龐邊上時。幕清幽還是清晰的感受到那一股強烈的男性魅力在視著自己。

    “當然。”

    她堅定的說。

    “那你就在三天後的中午,來玄紫樓找我吧。我會告訴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說完這句話,來不及等幕清幽回應,男人裂開美唇給了她意味深長的一笑。接下來就迅速越過窗楞鬼一般的消失不見了。

    “好俊的身手……”

    雖然只是匆忙一躍,但是幕清幽看得出那絕不是她想象中的只是會武那麼簡單。看來這皇甫玄紫隱藏的秘密要比她想象中的多得多的多。

    “三天後麼……好,就去找你,看你能說什麼!”

    打定了決心,女人回到自己的床上感到身心疲憊……

    這麒麟王宮里真是到處都是虎豹,蓮妃的事還沒有打聽清楚,皇甫贏的腿又瘸了,到了現在,原本最無害的龍陽君玄紫王爺竟然也給她演了一出顛龍倒鳳的戲碼。

    這一切都在考驗她的智慧與耐性,可千萬不能有所閃失啊──

    “咦?這是什麼?”

    正自做著縝密的思考,右手心處突然一涼,似乎是抓到了某個瓷瓶。

    “如果小x實在太痛的話,把這個藥膏抹上就會舒服很多。”

    娟秀的字跡暗示了這封壓在瓶下的信箋出自何人之手,然而其中毫不遮掩的露骨的話也同樣令幕清幽紅了臉。

    啐!

    這深藏不漏的王八蛋!

    雖然覺得很尷尬,但是沒由來的,她的心還是因為對方的體貼而稍稍放了柔軟。

    女人吶──

    由其是像她這種離經叛道的大女人。

    其實是禁不起優秀男人誘惑的……不是嗎?

    春意蒙蒙 <高h 慎>

    與皇甫玄紫的三日之約就在今朝,才一吃過早飯,幕清幽就揮退了丫鬟,一個人整裝向那人跡罕至的玄紫樓走去。

    就像是中了魔障一般,在去之前她對著鏡子好好的打扮了一番。心情意外的鬼祟,仿佛少女即將會面初戀的情郎……

    水紅色的裹胸長裙緊緊包裹住她那呼之欲出的白嫩茹房,外面罩上白底綠紋的薄紗長袍,襯得她雪膚玲瓏晶瑩。

    但見那一頭飄逸的長發沒有太過嚴肅的堆成云髻,反而是松散而不失禮儀的梳成一束漂亮的馬尾,其間還裹纏著藍色的絲綢。美人圓潤的小耳珠點綴上華美的金飾,素來如同櫻花般淡色的嘴唇也描畫上了上好的嫣紅。

    對著鏡子中刻意打扮後傾國傾城的妖美女人,清純之外不乏別有用心的勾引。這一下就連幕清幽自己也都愣住了。

    今天她這是──

    怎麼了?

    從來不是矯情的女子,如同蓮妃那般講究衣飾的行為一向被她看輕。但是今天她卻有史以來第一次自發的因為要去見一個男人而精心打扮,而此行本應該是去興師問罪的。

    太奇怪了……

    如此心虛怪異的舉止她已經完全想不明白。

    皺著蛾眉思索了一會兒,也終究沒能得出一個令自己信服的答案。作為皇甫贏的妻子,丈夫對她那麼好,一直以來都掏心挖肺的。而她不但沒有一點點感激之情,反而一而再再而三同別的男人廝混。

    怎麼對的起皇甫贏啊──

    懊惱的咬緊了紅唇,幕清幽氣的狠狠捶了自己一下。

    但是慚愧歸慚愧,與皇甫玄紫最近曖昧不明的氣場卻還是令她的腳步不聽使喚的自發向玄紫樓的方向邁去。

    今天早上太陽過於明媚,她只好撐起一把描畫精致的油紙傘──

    那傘面上畫了一片絕美的淡粉色桃花,恍若象征了女孩戀愛的心情。

    粉色的,小小的花瓣。被柔和的微風一吹便輕盈的飄落,心甘情愿的跟隨著對方浪跡天涯……

    好美──

    “皇嫂來了?今天真是早啊──”

    不知不覺間,腳步已經站在了玄紫樓那塊樸素的木匾下面,而她卻仍舊陶醉在自己想象出的幻境中。

    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男音卻打斷了她的思維,溫柔卻不失霸道的進入了她的世界。

    一晃神間,幕清幽望著對方的臉竟然有些不知是真是幻──

    但見皇甫玄紫一襲白衣正圣潔的站在自己花園的正中央,一頭墨色長發就似那夜一般隨意披散著垂在肩頭。他臉上有笑容,笑容之中隱藏著令人不解的深意。

    漂亮的丹鳳眼因見到了自己想見的人而含笑瞇起,挺直的鼻梁下面是俏嘟嘟的元寶唇。整個人看上去宛若一個初臨人間的絕世仙人,讓人忍不住要對他進行誠惶誠恐的膜拜。

    周圍有花、有樹、背景有藍天白云。

    他的花散發著濃郁的香氣,他的樹生長出茂盛的綠意──

    而這個與她一樣擁有傾國傾城容顏的男子正穿著少見的男裝,對她展露出雄性最惑人的姿態……

    “啊──”

    頗為難耐的呻吟了一聲,幕清幽臉上露出痛苦又性感的表情。兩腿之間莫名其妙的就濕了,對他的渴望勢如破竹。

    “皇嫂,怎麼不進來?”

    男人就像是沒有發覺她赤ll的y念,更不曾注意到她看他的眼神簡直就像是要將他一口吞掉。

    依舊無害而溫和的對她招手,完全忘記了那天對她施暴的惡行。

    這家夥……

    到底是男是女?

    感受到自己的喘息越來越快,幕清幽被自己的視覺所迷惑了。有時候覺得他完完全全就是個錯投在男人之身的女人,而有時候──

    他又變成了一個貌似潘安,能吸引住自己全部注意力的絕世美男。

    “進來……?”

    機械的重復著對方的話,幕清幽身體輕飄飄的,木訥的挪進了那古樸的庭院。

    “要不要先喝杯茶?我這新來了南方上供的新茶,你剛好嘗嘗鮮。”

    將好小叔的職責完成的很好,皇甫玄紫沒有在意女人的呆楞,而是瀟灑的走上前去極其自然的將敞開的院門輕輕關上。

    “嘗鮮……?”

    吞咽了一口不斷分泌的蜜津,幕清幽為自己在心中曲解了對方言語中的涵義而汗顏。

    “皇嫂?你怎麼了?為什麼看上去好像很不舒服?”

    直到連說了好幾句話,得到的卻只是對方機械而木訥的反應。皇甫玄紫皺著眉,似乎此刻才發覺女人的不對勁。

    “我……”

    見他一臉擔憂的越來越向自己靠近,幕清幽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完全不聽使喚的自行運動了起來。

    “我……我……嗯……”

    當她意識到那雙原本屬於她的潔白藕臂正不知廉恥的一把將靠過來的皇甫玄紫抱住的時候,女人的心底如同被鐵錘重重擊了一下──

    激蕩出的旋律清清楚楚的告訴給她四個大字:亂,就亂吧。

    “嗯……啊……”

    勾纏著男人的脖頸拉下他的頭與自己熱烈的接吻,幕清幽張開嘴巴吐出芳香的小舌在皇甫玄紫柔軟的唇瓣上舔來舔去,甚至將他的整個嘴唇都含在口中用力的吮吸。

    “啊……皇嫂……”

    被她這麼主動一撲,男人眼中的倉惶之下卻迅速掠過一抹得逞的佞光。但是接下來他卻裝模作樣的推拒了幾次,最後氣喘吁吁的表示自己實在是抵抗不過她的“蠻力”,只得放軟了身子回擁著她品嘗那甜蜜至極的銷魂嘴唇。

    “玄紫……對不起……我好想要……”

    一面熱切的跟他親嘴,幕清幽的一雙玉手還纏綿的在他身上劃來劃去。甚至剝開了他的衣服直攻他胸前的兩朵紅梅。

    柔軟的指尖纏著他胸前的兩點不放,甚至故意沾了彼此的唾y繞著淺色的男性茹暈畫圈,不一會兒就將那兩個茹頭逗弄的挺立起來。

    兩個人的舌頭在彼此口腔之中放浪的追逐著,像小蛇一般纏扭在一起,拖出根根銀絲。她抱著他的頭不斷的親吻那美麗的臉,額頭、鼻尖、下巴……每一處地方她都細細的用舌頭滑過,留下自己的氣味。

    他們的體香混合在一起,竟然敵過了周圍馥郁的花香,變成最好的催情圣藥。

    “嗯……皇嫂……就在這里麼……你好急……”

    在被她強行推倒在濕潤的草地上的那一剎,男人羞澀的笑了,含滿情欲的丹鳳眼中s出揶揄的光芒。

    “顧不得了……嗯……”

    一把將皇甫玄紫身上那純潔的白衣扯個稀爛,幕清幽順手將自己的裹胸也扒了下來,任憑兩團柔軟的小白兔誘人的彈跳了出來。

    她好熱,好饑渴……卻完全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身體告訴她現在就是要好好玩弄身下的這個男人,不管他哀嚎也好、求饒也好,她就是要狠狠的上了他,或者被他狠狠的上。

    “摸我……吃我……”

    吻咬著他的喉結,幕清幽自己卻忍不住拉著他修長的大手往自己胸口上放去,帶著他揉捏自己的胸部。

    不滿足啊……不滿足……

    這樣的舉動簡直就是隔靴搔癢,含住了皇甫玄紫胸口的蕊珠,她不斷的舔,不斷的吸咬,過激的舉止令內心愛y的男人也忍不住悶哼著皺起了眉頭。

    “輕點……嗯嗯……紫有點受不住了……”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被男人的呻吟喚回了一些理智,幕清幽搖晃著自己的頭看上去快要哭出來。

    “沒關系……慢慢來……”

    看出女人此時正在為不能理解和控制自己的行為而崩潰,皇甫玄紫卻舒展了細眉對著她溫柔的笑了。

    “我知道。”

    伸手精準的抓住了幕清幽的一對上下顫動的茹房,皇甫玄紫再也不作那柔弱的模樣了,而是了然的運動起了十指,像是揉面團一般抓捏著女人的乃子。

    “相信我,你的感覺我都知道。”

    自己撩袍褪下了礙事的褲子,皇甫玄紫一邊玩弄著幕清幽的兩團軟r,時不時的掐捏那兩個粉紅的小茹頭。一邊慢慢翻身反過來將女人壓在身下,轉換了主導的地位。

    光滑的大腿肌壓住女人豐腴的身體,盡管同樣的潔白,但是男人的力量終究是比女人要多上許多。幕清幽的大腿與p股的連接處只是軟,而皇甫玄紫的身體雖然細瘦,該結實的地方還是堅硬無比。

    “啊……要……要……”

    不知什麼時候身上的衣服已經被脫得精光,全身上下唯一的外物變成了耳朵上的那一對金色的長穗。

    白嫩的l體在陽光的照s下像玉一樣發出耀眼的光芒,正難受的扭動著,而那皇甫玄紫則像野獸一樣伏在幕清幽的身上,低著頭貪婪的舔舐著她的每一寸肌膚。

    勃起的r棒摩擦著她的y戶,那甜美的小x里正流出豐沛的汁y……

    “知道嗎?每次我見到你都想狠狠的玷污你,讓你的整個身體都充滿我的痕跡。”

    吸咬著口中的蓓蕾,男人悶哼著宣誓,跨間的r棒在女人s處蹭來蹭去,不一會兒就沾滿了她分泌出來的潤滑y。

    “唔……舔我的茹房……接著舔……”

    此時的幕清幽得到了一定的滿足,卻還覺得遠遠不夠。她聽不清皇甫玄紫到底說了些什麼,只知道他的舌頭好厲害,舔得自己的茹頭好舒服。

    “嘿……小浪貨……看我今天不c死你!”

    受到美人的邀請,男人再也不肯客氣。大手攥住一只雪r,將它用力的擠壓,就像是想叫它爆炸一般把茹頭擠得發紅發紫。然後迅速用舌尖抵住圓端飛舔,力道大得幾乎要戳進她的奶孔里。

    “啊啊!!好激烈!”

    幕清幽感到自己胸部傳來強烈的刺激,一時之間舒爽無比,玉手忍不住沿著他的胸肌向下一路摩擦到男人的小腹。緊跟著找到并握住那能令彼此欲仙欲死的r棒,不停的上下搓動了起來。

    “大r棒……你的棒子好硬好粗長……我喜歡……”

    y蕩的主動將自己的雙腳分開,女人握著手中越來越大越來越硬的陽具就要往里頭入。

    “哎,等一下,誰說要c進去了?”

    就在這緊急的檔口,皇甫玄紫卻及時抽回了自己的分身不讓她這麼快的就如愿。

    “啊啊……我不管……我就要你趕快c嘛!”

    見他不愿意給,幕清幽急了。嫣紅的小嘴兒一噘坐起身來,將自己的s處在對方面前完全的敞開。

    “想被c哪里啊?你告訴我吧。”

    見她坐了起來,皇甫玄紫也跟著放開了手中被攥得發紅的玉r,大喇喇的挺著上下彈動的r棒坐在了草叢上。

    “就小x里啊……快給我……玄紫……我好想要你……好想要你c我這里……”

    第一次主動到泯滅了羞恥之心的地步,幕清幽伸手掰開自己的小y唇,將小小的d口呈現給他看。

    此時此刻,呈現在皇甫玄紫面前的是一副極其y蕩的美人求歡圖──

    但見她春情蕩漾,一身雪嫩的肌膚泛出淡淡的粉紅色。她的茹房因為這個姿勢而變得更圓更大,她的小x正毫無遮掩的展示在自己面前,正饑渴的吐著花蜜一吸一合。

    幕清幽的臉上寫滿了“快來干我,快來干我”的羞恥話語,把男人看得全身猶如有火在燒。這個時候再不上就真不是男人了!

    嘶吼了一聲,皇甫玄紫猛地撲了上去,將幕清幽狠狠的壓倒在地。她的雙腿被他扛在自己的肩頭上擺好了性j的最佳姿勢,男人一面伸手愛不夠的上下摸她的乃子和y蒂,一面緊握著自己的yj用力的擠進那為他張開的狹小rd里。

    “小y娃,嗯呃……就這麼缺男人c你!”

    健臀飛速的聳動了起來,來不及用研磨的運動方式先逗逗她。一感到那柔軟的濕x像嬰兒小嘴兒一般將自己用力的纏住,皇甫玄紫眼睛不由自主的向上翻著就只顧在里面用力的抽撤了。

    “啪啪啪啪──”

    r體激烈的撞擊聲回響在玄紫樓的花園里,現在是白天,還是在室外。這兩個赤l著身體的人卻像是野獸一般在激烈的交纏。

    巨大的r棒在幕清幽的體內來回的摩擦著,發出一聲聲響亮的“噗滋噗滋”……

    “啊……啊……玄紫……玄紫……你的r棒c的我好舒服……那里癢……對……就是那里……用力c啊……”

    下半身被抬高的姿勢讓幕清幽清楚的看見紫紅色的勃起yj是如何從男人的下腹部延伸出來一直沒入自己的小yx的。那雄性的象征沒入她的身體內部,高頻率的不斷演示著變短變長的魔術。

    過了一會兒,男人覺得只是重復著抽c太乏味了。於是便扭動著性感的p股從不同的角度撞擊著sx,同時還抓緊了幕清幽的兩團大乃子用力揉動。

    漸漸的,幕清幽被c的已經沒有了最初時饑渴的活力。反而像是待宰的小白兔一般無力的臥倒在翠綠的草地上瞇著美眸哼哼嘰嘰的承受著男人的聳動。

    太舒服了……她太舒服了……

    直到現在,她覺得自己才真正嘗到了什麼是交歡的快樂。被那堅硬的大棒子在體內抽抽cc就像是撓癢癢一樣,把她渾身的癢全部解掉了。

    “嗚嗚……玄紫……繼續c……我好愛……好愛你……”

    不知不覺中吐露出了不該說的愛意,將正大汗淋漓的運動著的美男聽得渾身一震。

    激烈的活塞運動因為這一段話而停滯了半晌,直到幕清幽又覺得不舒服睜開眼睛查看皇甫玄紫在做什麼時,男人激動的美顏竟然單用無法用言語表述的快樂表情就震動了她的心弦。

    “跪著……跪在我面前……我們對著干……”

    也不知哪來的力氣,皇甫玄紫恢復了之後竟然一把將躺著的幕清幽從地上抱起,和他面對面跪著用拜堂式的體位繼續剛才的親密。

    “嗯嗯……這個姿勢……嗯嗯……”

    抱緊皇甫玄紫的細腰,幕清幽仰著頭感到一種由下至上的疏通感。

    也虧得皇甫玄紫那話兒夠長,即便是這樣離奇的姿勢也依然能抖動著窄臀做大起大落的進攻。

    “c死你……c死你……你這見一個愛一個的小y娃……怎麼,現在被我c的爽了,便又覺得自己愛上我了麼?”

    狠狠的干著幕清幽的小x,那不斷流出的y水滴滴答答的落在了草葉上,也將他的身體刷的晶亮。

    “不……嗚嗚……”

    男人挺動的力度越來越激烈,幕清幽這才覺得自己雙腿酸軟,已經有點受不住了。但是皇甫玄紫卻發狠一般的猛干著她,手臂緊緊的抱著她吻咬她的胸口。

    “是不是所有能把你c美的男人你都愿意說愛他?嗯?”

    大吼一聲抽出自己的r棒,將幕清幽翻了個身,狗一樣的推倒在了地面上又接著從背後進入。

    “啪啪!!”的用手拍打著她的圓臀,不在乎她是否吃痛哭喊。皇甫玄紫美麗的臉上露出又愛又恨的神情,充滿了得不到愛情的怨毒。

    “不過你知道麼,既然對我說了這句話就要負責!不然的話,即便是你我也有辦法讓你生不如死!!呃!”

    碩大的yj以一種強占的姿態重新沒入銷魂的小x,皇甫玄紫用盡全身力氣的大擺大撞,直到身下的女人被騎得幾乎昏了過去的時候他才肯放松自己的身體將宣布高c的種子盡數s進了她的小x內,久久不能停歇……

    太陽剛剛落下山,屋里卻已是漆黑一片。

    只因這皇甫玄紫撤去了過於女性化的裝潢之後,便教人在自己房間內凡是能通風的地方都掛山暗色的簾幕,只有這樣才能有效的防止j人偷窺。

    他的床可沒有皇甫贏的那麼軟,上上下下也并不奢華,卻整理的極為干凈。床單被單都已經洗的發舊了,此時披在兩人疲倦的l軀上散發著一股自然的香氣。

    “累了吧?對不起,下次我會溫柔些。”

    手臂當作枕頭讓懷中熟睡的女人安穩的枕著,他只要稍微低下頭能看到她天真無邪的睡臉就已經覺得心滿意足。

    男人的嘴唇做梳輕吻著幕清幽散落在額頭兩邊的碎發,愛憐不已,連他自己都不明白這世上女人這麼多為什麼單單對她這麼迷戀。

    y謀1

    “你知道嗎,幽幽──”

    吻完了額發,男人又用自己挺直的鼻梁去摩擦她的臉。

    “佛語有云,人生共有七種苦。”

    不自覺的將懷中的美人摟緊,皇甫玄紫的笑容之中忽然摻雜了幾許惆悵。

    “生、老、病、死、怨憎悔、愛別離、求不得。”

    每說一字,修長的手指就繞著女人的發絲打一個轉。到了最後,烏黑的青絲緊緊纏繞在男人潔白的手指上,象征了某種命運的牽連。

    “求不得,求不得……”

    囁嚅著元寶般的漂亮嘴唇,皇甫玄紫絕美的俊臉上呈現出一片深邃的平靜。

    只見那雙細長的丹鳳眼慵懶的瞇著,宛如一只吃飽喝足了的波斯貓。那神情明明是愜意的,悠閑的,卻又在更深層的地方隱藏了不知名的危險。

    漂亮的東西總是危險的,就像是絕世工匠打造出來的刀刃。雖然如白雪般純潔耀眼,可當它染上緋紅的鮮血之時,犀利的光芒便會將罪惡一一呈現。

    而皇甫玄紫,就是這樣一把刀。

    “幽──紫喜歡你。所以,我絕對不會容許你變成我的‘求、不、得’。”

    原本一切都看上去那麼舒服,那麼寧靜,然而下一時刻,皇甫玄紫卻突然張開了唇宣誓般的發出強烈而恣意的笑聲。

    “你會喜歡我的,也會喜歡我為你安排的一切的。天下那麼大,總會有些出乎意料的東西。”

    笑聲回蕩在漆黑的房間里,從閉塞仄的黑暗之中引伸出華麗的y謀火焰。緊接著,屬於他的細碎之吻雨點般的落下,瘋狂地洗禮著女人l露出來的肌膚。

    他愛死了幕清幽這個女人,也愛死了她美豔鮮嫩的r體……所以他吻、咬、吮、舔──用火熱的唇,濕潤的舌尖和身上的每一個部位來試圖取悅這心儀美人的靈魂。

    當幕清幽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正一絲不掛的平躺在某個陌生的房間之中。而身上緊貼著的男性r體則親密的在她身上伏臥著蠕動,還用嘴吸咬著她敏感的r尖。

    男人的喘息細細的,有些嬌,聽得人心里發癢。她被這豔獸般的呼吸聲撩撥得心頭一熱,卻又慌忙的壓抑了下去。

    “你……”

    這一個發現令女人覺得大窘,但是慌亂之中她卻只能匆忙抱住埋在自己胸口處那一個黑壓壓的頭顱,制止他繼續做禁忌的動作。

    從男人身上傳來的香氣讓她陷入迷醉,也令她對眼前所發生的一切更加困惑。

    她不斷的問自己發生什麼事了,好像每一次遇到皇甫玄紫她都要這樣問一次。然而回答她的,卻只是來自對方的更深入更銷魂的探索。

    “把腿分開,幽。”

    理所當然的對她下達羞人的命令,男人的大手揉到了她的細腰處,又沿著臍部向下滑去。

    “玄紫……玄紫王爺……”

    無助的搖晃著美麗的頭,她將懷中的男人抱得更緊。

    “別這樣!別!”

    “嗯?皇嫂醒了?呵,你這樣弄我我還怎麼動得了?”

    感覺自己像個口袋一樣被身下的女人拼命的抱住,而令他欲一騁邪欲的玉腿卻又像抗拒什麼似的夾得死緊。皇甫玄紫笑了,而後安撫性的摸摸她的臉,示意女人可以松開自己了。

    這女人,還是不能完全習慣他的撫觸啊──

    “你不要動、不要再亂動了!”

    一聽他還有要繼續的意思,幕清幽更是全身僵硬,抿緊的紅唇顯示出了她的懊惱。也讓她為接下來該怎樣收拾這個爛攤子而發愁。

    又做了──

    他們又做a了啊。

    還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玄紫樓的庭院里。她就這樣像個女y魔一般對這可口的珍饈撲了上去,盡情的與他交歡。

    “那我不亂動,皇嫂可以放開我了嗎?我想去把燈點上。”

    笑瞇瞇的猜測著女人臉上豐富的表情,既然對方無心繼續,那他也樂得先做個正人君子,先與她把該講的事情都講清楚了再享受隨之而來的好處也不遲。

    y謀2 <高h 慎>

    “好……好的……”

    聽到皇甫玄紫這麼說,幕清幽這才察覺到自己實在將對方抱得過緊。臉上驀地一紅,而後像被什麼東西燙到了一樣,她一下子將藕臂松開。而壓在她身上的男人這才得以撐起了自己的身體,靜靜的走下了床。

    “呵呵──”

    空氣之中傳來他的笑聲,幾分寵溺,幾分揶揄。聽得幕清幽臉頰發燙,只得拽過一邊的被單將自己從脖子到腳都蓋得密不透風。

    “刷”的一聲,皇甫玄紫搖搖火折點燃了屋里那盞鏤空雕花的燭燈。溫潤的小火光暖洋洋的將四周照亮,也映照出了彼此各懷心事的表情。

    “王爺──”

    看著對方點了燈就毫不在意的赤身l體著在自己面前穿衣穿褲,幕清幽有些想哭,卻只能硬著頭皮看下去。現實中的狀況顯然已經不能用復雜來形容了,所以她決定靜觀其變。期待皇甫玄紫待會兒會給她一個合理的解釋。

    “過來。”

    正自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卻沒有發覺不知什麼時候穿戴好的皇甫玄紫已經用清水擰了一塊棉帕,慢慢的向她走了過來。

    “嗯?喂!”

    恍惚著隨便應了他一聲,下一瞬間卻又變成了驚聲疾呼。

    只見皇甫玄紫一把扯下包住她全身的白被單,而後動作熟練的分開她的一雙玉腿,用手中的棉帕小心的擦拭起了幕清幽腿心處的愛y來。

    紅腫的妖x之中汨汨的流出男人的jy,而這個男人的手正一下一下的慢慢拂過她敏感的y戶。身體不由自主的又燥熱起來,幕清幽紅著臉,想抗拒,但是不知為什麼,所做出來的卻只是配合他的動作將雙腳分得更大而已。

    “這麼紅?看來我確實是太用力了。”

    望著眼前呈現出的妖嬈美景,皇甫玄紫皺皺眉,有些心疼的說道。

    修長的手指縛著棉帕伸進了小x的內部來回擦拭、摳挖,將珍珠色的jy弄出更多,也讓幕清幽的身上沁出更多的香汗。

    “嗯……”

    感覺到男人的手指在自己體內越鉆越深,幕清幽忍不住啟唇呻吟。這一聲y叫聽起來是那麼的曖昧,又是那麼的放浪,引得皇甫玄紫也跟著全身一震。

    “不要叫──”

    男人挑眉,手上放輕了力度。

    “如果你不想再來一次的話。”

    將沾滿粘漬的棉帕從女人的體內慢慢的抽出,皇甫玄紫走到臉盆邊上涮了涮,又走回來用洗干凈的棉帕繼續幫幕清幽擦拭,臉上的神色已是充滿忍耐。

    “王爺……我……”

    想說的話到了嘴邊又不知道該說哪一句才好,因為女人一向聰慧的腦袋里此時堆積了數不清的問題。

    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一看見他就會忍不住上演餓虎撲食,更不明白眼前這個為她擦拭身體的男人為什麼能臉色平靜的繼續對她說出這些話,做出這些事……

    這很詭異不是嗎?

    或者說,從她第一次見到這個似男非女的家夥時,生活就已經在某一未知的角落變得詭異起來了。

    為她清理完自己留下的痕跡,皇甫玄紫將手中的棉帕丟在一邊,那靈活的手指像是在把玩著什麼一般輕盈的拂過女人柔軟的毛發。他沒有立刻站起來,而是像個忠實的仆從一般跪在她的面前,用那雙細長的丹鳳眼深深的望著她的臉。

    “王爺……”

    幕清幽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只得怔怔的回望著他。

    “乖……”

    忽然伸出手去勾下幕清幽的頸子,皇甫玄紫看她看到情動之時仰起頭來堵住那誘人的嘴唇。

    四片軟r一接觸上,便像是有了自然的吸力一般膠合了起來。紅舌卷著唾絲,一點一點的在對方口中深入的探索。

    幕清幽被他吻得迷醉,只能張大嘴巴迎接他的深入。感覺有柔軟的東西慢慢的滑過自己牙齒,又探入自己的口腔。上顎被舔得癢癢的,滿目都是男人放大的俊臉。她無助的嗚咽了起來,眼角含了動情的淚水。口中的舌頭越動越快,到最後卻像是要她吞下一般猛地抵住她的咽喉,令她快不能呼吸──

    “嗚……玄紫……”

    “啊!”

    大吼了一聲,皇甫玄紫借著兩人接吻的體位站起身來,順勢將幕清幽壓倒在大床之上。胯間的褲腰帶被大手抽掉,輕薄的綢褲瞬間落至了腳邊。

    女人的胸r在糾纏之中被男人握緊,每一個親吻都將幕清幽推入更墮落的深淵。

    他是故意的──

    當那火熱的性器抵住自己微濕的小x口時,幕清幽半睜著眼望著如同野獸一般壓在自己身上的皇甫玄紫如夢初醒。

    這般y險的男人啊,開始時說要去點燈只是為了要令她放松警惕而已,想要她的決心卻一直沒有放棄。

    此時此刻,屋內還閃爍著明亮的火光,將四周的物體都照的清楚極了。

    幕清幽睜開眼,感到自己在這個男人身下的脆弱和無助。如果說魔夜風是魔鬼的化身,那麼皇甫玄紫就是鬼中的妖精。

    他絕美、他冶豔、他深藏不露!

    每一次,魔夜風都是將自己的欲望赤ll的展現在她的面前的。直到自己被那股強大的雄性力量所征服。然而皇甫玄紫,總是扮演吃虧和羸弱的那一方誘她上當。在關鍵的一刻才爆發出他的原始本性……

    現在的他──

    應該就是爆發的時刻!

    “不要!不要再來了!”

    這一時刻,幕清幽很清醒,手心滲出的涼汗顯示出她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

    她不能在清醒的時刻接受皇甫玄紫的求歡!這樣禁忌的事情不僅會將她陷入一片混亂,還會對不起很多人。

    但是皇甫玄紫卻并沒有給她說不的機會,他選擇了沈默不語,豔麗的臉上布滿的卻全是勢在必得的情欲。

    “我要你!”

    用力的堵住女人說不的紅唇,皇甫玄紫對準她已經被蹂躪過一次的x口用力一挺,將自己的欲望再次c入自己嫂子的體內。

    “不……不要……”

    她應該是可以反抗的。作為一個武功可以跟魔夜風稍加抗衡的女人,幕清幽從不曾想過自己還有在完全沒被下藥的情況之下被另外一個男子強上的可能。

    但是在皇甫玄紫的鉗制之下,她竟然完全沒有反抗的余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站在床邊,借著位置上的優勢,一次又一次的將r棒搗進她銷魂的小x。

    “啊……嗯……”

    想要排擠他的入侵,到最後只能令兩人cx的感覺愈發強烈。紅腫的小x原本就格外的敏感,此時不斷收縮起來更是癢癢的充滿被撐開的酸麻。

    “嗯……嗯……好軟!”

    皇甫玄紫趴在幕清幽身上揮汗如雨,渾圓的臀部快速的聳動著,就像是一只永不停歇的y獸。r體發出劇烈的拍打聲,男人rj之後的兩個圓球也因為不斷的運動而甩打在幕清幽的y戶上,發出“啪啪”的聲響。

    “從了我吧……我不想每一次都對你用藥。”

    揉著掌中柔軟的綿r,皇甫玄紫一邊親吻著女人的臉頰、脖頸、香肩,一面充滿渴求的對她吐出希冀。

    “什麼?你對我下藥?”

    男人無意識流露出來的信息讓幕清幽心中一驚,但是這樣一來一切便都能得到解釋了。

    那些每次他出現時帶來的詭異甜香氣味,以及自己像個病人一般一次又一次對他進行無意識的“侵犯”。

    可惡!

    他明明就是個真男人,明明就武功高深,卻還總是在她面前扮起手無縛j之力的小綿羊!!這根本、根本就是扮豬吃老虎嘛!

    究竟是怎樣一個可怕的男人,才能就這樣用些見不得光的小手段將她一直以來耍的團團轉。他到底有多y暗,多邪惡,恐怕除了老天爺沒有人會知道了。

    “啊……嗯嗯……啊啊……”

    小x被他c得發麻,但是這男人還在不知節制的挺動。雙手被他死死的壓在自己頭顱兩側,而雙腿也屈辱的張開承受他r棒的侵犯。

    “我要你……我就是想要你……你那濕淋淋的sx是我每個晚上的渴望……”

    堅硬的圓端舂開緊窄的甬道為自己的欲望謀出一條生路,皇甫玄紫一次次頂開女人脆弱的花心,用自己最私密的部位向她更深層次的地方探去。

    “不要……不要這樣……哈啊!”

    雪白的身體隨著他的震動而上下顫動著,白花花的乃子抖出漂亮的弧度,緊接著又被他用唇舌洗禮。

    “嗯……嗯……!”

    皇甫玄紫干得熱氣騰騰,全身的血y急速流動,只為盡興的享受身下待宰的羔羊。

    他左右搖擺著p股畫弧,很快就將幕清幽搗得y水漣漣。透明的汁y將他的性器也刷的一片晶亮,c在紅腫的嫩r里半截半截的進進出出,看上去好不y靡。

    “過來……我還想要更多!”

    欲望膨脹的時刻,皇甫玄紫拉起幕清幽的雙腿抗在自己肩膀之上將她整個人倒著拎了起來從正上方c入她的體內。

    嬌嫩的小x緊緊吸附著里面的長物,像蟬翼一般將他薄薄的包裹。

    蠕動──再蠕動──

    yd里的褶皺隨著他的大起大落溫柔按摩著那強壯的棒身。女人的身體早已被調教的y蕩無比,正像一只小嘴兒一般貪婪的吸吮著他的r棒。

    “啊嗚……啊……”

    頭朝下的滋味又怎麼會好受,幕清幽被他弄得有些抓狂,但是下t傳來的震搖卻越發猛烈,甚至到最後男人將自己的兩根手指連同勃起的yj一起c入她l裎的yd口,在里面不停的抽撤攪動,讓她瞬間就達到了令人崩潰的高c……

    “這樣太粗了……”

    被撐到極致的疼痛令幕清幽哭泣,她的身體半掛在皇甫玄紫的腰間,雙手下垂是從未有過的羞恥姿勢。

    “粗不好麼……粗點才更有感覺。”

    然而皇甫玄紫卻根本不在意她的哀求,反而運動下t震搖得更劇烈。一雙漂亮的玉手很快就跟著抽c的yj被y水弄得濕淋淋的。他抱緊女人的腰肢,將她撞得搖擺個不停。

    “啊!好緊……”

    呼吸急促的同時,皇甫玄紫也感覺到幕清幽甬道之中的變化。經歷過太多的高c,那嬌嫩的小x有些吃不消,開始頻頻收縮壓迫他胯間的神經。

    “想要我s給你?底下的這張小嘴兒還是這麼餓麼?”

    被她這樣款帶著,一股熱流沿著男人的大腿根開始向中間的關鍵部位聚集,令他不由得加快了抽c的速度。

    沒過多久,皇甫玄紫放下幕清幽的身子轉為抱著那潔白的雪臀做著最後小幅度的快速撞擊。

    “啊!啊!啊!啊!”

    又弄了她幾百來下,男人漲紅了臉突然大吼一聲抽出自己完全變成深紅色的r棒臀部y蕩的抖動著將灼熱的jys在了幕清幽的胸部上。將那粉色的小果以及白白的r團都染上屬於他的曖昧清香,結束了這一場本不該發生的饕餮盛宴。

    人們都說,生在皇宮里的人就如籠中之鳥,全都十分渴望自由。

    但是對於有些人來說,雖然生來就被華麗的“囚禁”,但是只要心中的邊境無限大,那麼身處皇宮與身處天下也就沒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

    夜色撩人,坐在玄紫樓?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