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49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3:1:17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後他也只能一直按著傷處默默的忍耐。

    “蓮妃,如果這就是你所謂的報復,那麼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對著無盡的y霾扯出一摸苦笑,男人最終還是放開了會顯示出軟弱的手將頭重新埋入了卷宗之中。

    一個月前──

    “無所謂嗎?知道了一直信任的女人居然跟自己的兄弟胡亂搞在一起,你這堂堂麒麟國的國君也還是能那麼無動於衷麼?”

    蓮妃求愛不成反成怨,為了報復絕情的皇甫贏,她的臉上流露出嗜血的神情吐露出不堪入耳的機密。

    “胡說八道些什麼。”

    乍一聽到這種事,皇甫贏先是一怔,而後原本就不悅的俊臉變得更加y沈。

    “亂說話的女人是不會有好結果的,祝晴蓮。謹慎你的言行!”

    “哼哼,好結果……你以為到了現在我還會祈求自己能得到什麼好結果嗎?”

    見皇甫贏雖然故作平靜,但是繃緊的俊臉上還是浮現了一絲緊張的裂痕。女人咬牙冷笑,跌跌撞撞的從地上爬起來。

    漂亮的首飾散落了一地,華美的秀髻也因為剛才的推搡而扯散,變成了一堆亂絲。

    只見她因哭泣而脂殘粉退的嬌容上已不復方才的凄楚,慘白的面色凄厲的嚇人,讓人恐懼也讓人為她嘆息。

    自古多情空余恨,明明就是無望的愛情,又何必如同飛蛾撲火一般自取滅亡呢。

    “你那幽妃娘娘啊,真是好手段,把你們兄弟倆都迷得團團轉。嗯呵呵──你還不知道吧,那丫頭在玄紫的床上那叫一個浪啊。兩個人濃情蜜意的什麼冰塊花瓣的全玩遍了。怕是嫌你這個木頭一樣的夫君實在是太不解風情了吧?”

    “啊!”

    話還沒有說完,祝晴蓮的臉上就被狠狠的箍了一個巴掌。

    “住口!賤人!還敢在這大放厥詞,你是活的不耐煩了麼!”

    誰都沒有料到,皇甫贏會突然發飆。

    一向沈穩守禮的男人竟然會如此用力的去抽打一個弱質女流,更何況對方還是自己的妻子。

    祝晴蓮不敢相信的捂著自己的臉狼狽的再度摔倒在地上。顫巍巍的抬頭望上看見的卻只是一張怒氣沖沖的俊臉。

    她從來沒有見過皇甫贏如此失控的樣子,就好像、就好像不能忍受什麼最重要的東西被奪走了一樣。眉頭幾乎要氣的立了起來,薄唇抿得緊緊地,連同臉部的肌r也都變得僵硬無比。

    他的手還高高的揚著,口中卻已經吼出了野獸般的咆哮──

    “幽兒她不會!不會背叛我!”

    “是嗎,你若真相信她不會背叛你的話又何須如此憤怒。”

    當疼痛退去,祝晴蓮驚訝的發現這一次她是真的傷害到了皇甫贏的時候,那得意又怨毒的表情再度回到了她的臉上。

    “你知道的吧?哈哈,其實你什麼都知道吧?”

    眼角的淚還未風干,她突然又像個瘋子一樣大笑了起來。

    “連我做的那些秘密的事你都知道,又怎麼會不曉得自己的女人跟弟弟的那堆胡搞的爛事呢?皇甫贏──我原本還小看你了……你這皇帝,自然是手眼通天,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的了。”

    “那,又怎麼樣?”

    呼出了一口氣,男人放下震得發麻的手掌冷冷的撇向祝晴蓮。

    這女人真是怎麼看都叫人討厭。一想到他與她曾經還有過所謂的夫妻之實,他就打心眼里作嘔了起來。

    不過幽兒和玄紫……

    哼。

    他們的事以後再解決吧。

    “怎麼樣?”

    祝晴蓮笑得整個臉都變得扭曲了起來。

    “你這皇帝都甘心做王八了,我還能怎麼樣?”

    “真是一張不饒人的嘴啊──”

    見素來被自己看做名門閨秀一樣的女子此時也不過像個潑婦般滿口穢言,行為粗魯。皇甫贏對她徹底的失望了,連看都不想再多看她一眼。

    他承認,自己方才的行徑也有些失控。不管對方多麼惡劣,打女人總是不好的。但是現在面對著祝晴蓮這副惡毒的嘴臉,他倒是有些後悔方才是不是打得太輕了。

    “孤王的事原本不用你c心,但是蓮妃你卻太多事了。不如就去冷宮里好好反省一下吧,直到你明白什麼叫恪守本分為止。”

    長袖決絕的一揮,皇甫贏轉過了臉為她下了判決。

    “你、你要將我打入冷宮?”

    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會遭到如此對待,祝晴蓮尖叫了起來。

    她一直以為自己好歹也是宰相的女兒,皇帝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可是沒想到,這個男人絕情起來可是六親不認的。

    “對。那個地方很適合你,隨你怎麼撒潑都可以。”

    原本已經不想再理睬她,可是一想起方才她對自己不知輕重的羞辱,又令皇甫贏好心的彎下腰,一把攫住祝晴蓮的臉,嘴角上揚出一個報復性的笑容。

    “因為那里除了你,一個人都沒有。”

    灼熱的呼吸噴到女人的臉上,可那已經同愛撫無關。

    女人睜大了眼睛,但是透過男人那深邃的瞳仁,她所見到的只是一汪死海的潮涌。那里,決定了她未來的日子無比凄慘的宿命。

    “你好狠……皇甫贏!!你好狠!!”

    不顧一切的揪住了男人的衣擺,祝晴蓮發出絕望的哀嚎。

    “在決定跟我作對的那一刻起,你就應該了解到我的性格。”

    皇甫贏任她在自己身上發泄著最後的力量,只是冰冷的旁觀著這一切。

    “我要讓你後悔!我要讓你一輩子都忘不了我!”

    然而他沒想到的是,對於一個從小就錦衣玉食的女人來說,再沒什麼比被打入冷宮更讓人覺得生不如死的了。

    光是想,就已經令祝晴蓮全然崩潰。

    “我恨你!!”

    最後哀怨的望了這個令她又愛又恨的男人一眼,祝晴蓮突然瘋了一般的用力推開他而後將頭往旁邊的柱子上使勁兒撞去。

    “你!”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皇甫贏措手不及,只見他本能的飛奔上前攔在女人與堅硬的石柱之間。

    “磕嚓──”

    祝晴蓮只覺自己撞上了某種雖然堅硬卻遠遠不如石柱的什麼東西。再抬起頭,卻見皇甫贏臉色痛苦的跌倒在她面前,撫著自己形狀扭曲的右腿顫抖不已。

    “你……”

    萬萬沒想到關鍵時刻這殘忍無情的男人居然會用自己的血r之軀擋住了她的自尋短見。看到他因自己而受傷,祝晴蓮不自覺的落下淚來,而後又哭又叫的狂奔了出去。

    “來、來人……”

    冷汗一個勁兒的往外滲,皇甫贏在地上蜷縮著,用最後的力氣向侍衛呼救。

    這女人,果然是他的災星吧。

    雨,依然下個不停。

    回憶著那些不怎麼令人愉快的往事,皇甫贏的臉色倒是出奇的平靜。

    事情的結果雖然不能讓人高興,但是至少也沒有壞到什麼地步。

    蓮妃瘋了,不吵不鬧的被送入了冷宮,從此應該不會再禍害他們了。他的腿殘了,醫生說無藥可醫,一到天氣不好就會痛而已。銀狼還沒有找到,但是至少已經有了頭緒。

    總之一切的一切──

    還是全都牢牢的掌握在他的手里的。

    “爺,您上次派出的密探來報。”

    就在這時,一直以來的親信恭敬的走了進來,打斷了他的思緒。

    “讓他進來吧──”

    皇甫贏斂起神色,威嚴的坐直了身子。

    片刻之後,一個蒙面的黑衣人出現。

    “報告主上,幽妃娘娘最近白天一直在玄紫王爺那里停留,偶爾晚上也會留宿。”

    “是麼──”

    聽到這樣的話,男人瞇起了黑眸,臉上的表情高深無比。

    過了半晌,他才回過神來朝黑衣人擺了擺手。

    “知道了,你繼續監視。有什麼異動就來秉報我。”

    “是。”

    叛逆

    作為一個君王,無論什麼時候都要識大體。這一點,皇甫贏比任何人都更清楚。

    但是自打從密探口中得知這段時間幕清幽一直在同皇甫玄紫私會之後,他原本沈著冷靜的心卻開始掀起層層暗涌。

    他其實知道很多事,多到超出那兩個人的想象。但是他仍然選擇什麼都不說,也不去阻止。就這樣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任憑事態發展下去。

    為什麼?

    你問他為什麼,而這個問題皇甫贏自己也一直很想弄清楚。

    最糟糕的是他其實一直都很明白自己的心思,可就是因為這心思太理智、太適合一個君王的身份了,所以才令他更加痛苦。

    不就是皇甫玄紫看上了自己也喜歡的女人麼?

    那又怎麼樣。

    他是他嫡親的兄弟,血脈相連的手足。從小到大這個弟弟就y柔沈靜,與世無爭的,很少為他惹出什麼亂子或者麻煩。一直以來他都很擔心玄紫的心理狀況,害怕他真的會變成一個不男不女的笑柄。

    但是現在既然他與幕清幽有了隱晦的關系,就表示玄紫不再斷袖,而成為一個堂堂正正的男人了。他不用再擔心這個家夥會在國宴上像個身份卑賤的戲子一樣穿著妖媚的女裝招搖過世了,也不用擔心除了自己這一脈之外皇甫家的香火將會冷冷清清。

    這不是很好麼──

    但是不能控制的,皇甫贏的心就是覺得像被人突然刺了一刀一般,好痛好痛。痛到他都快要無法呼吸了……

    為什麼,幽兒?

    為什麼背叛我?

    我對你難道還不夠好麼,還不夠真誠麼,還不夠忠心麼?

    為什麼你要用這種方式一次又一次的將我的真心踐踏在自己的腳底!

    一面躺在我的懷中展現無限柔情,一面又同驍國的那兩個男人藕斷絲連,甚至還突然從我身邊消失去追逐與我的存在無關的另一個夢。直到現在,又背著我投入我親生兄弟的懷抱之中。

    我對你而言……就真的如此一文不值麼。

    失控的一把將桌上的卷宗全部掃落在地,皇甫贏的臉上露出憤恨與失望交織的神情。

    黑色的墨汁潑灑了一地,將那些泛黃的紙頁慢慢的侵蝕。濃濃的污漬看不到任何純潔,像是某種邪惡的物質正在悄無聲息的滋長。

    他好怨,他好怨啊。

    忽然之間和蓮妃有了某種共鳴,原來當一個人愛上了另一個永遠不會愛上自己的人的時候,這種愛就會令人瘋狂,會讓人崩潰。

    “幽兒……幽兒……”

    低喃著那個讓他無比心痛的名字,皇甫贏頹然的坐回了自己的寶座上。

    麒麟國的御書房連座椅都是黃金打造的,但是此時此刻,那金燦燦的質地卻沒有令他感到半點的耀眼與榮華。

    “爺──您這是,怎麼了?”

    親信聽到聲響急急忙忙的趕了進來,看到的卻是眼前狼藉的一幕。

    “沒什麼,我只是有些累而已。”

    疲倦的撐著自己的頭,皇甫贏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脆弱。

    “爺,您別這樣,您這樣的話奴才心里也不好受。”

    跟隨了皇甫贏多年的隨從,又怎麼會看不出這男人究竟是在為何事傷心。他知道皇上只是因為擔心自己的弟弟,所以決定咬牙分享自己的女人。畢竟玄紫王爺的性向一直都是皇宮里每個人都關心的事,這也和皇家的威儀有著莫大的關系。

    但是孤傲如皇甫贏,在被蓮妃那樣的羞辱了之後,他又怎麼能獨自忍受這種莫大的傷悲呢?

    和弟弟共有一個女人,這簡直……簡直就是男人的恥辱啊。

    “小四──”

    見多年的亦仆亦友流露出真誠的關切,皇甫贏情不自禁為之產生了些微動容。

    是啊,連個仆人都知道他在難過,他在傷心。而那個他已經傾其所有的女人卻將這一切都當作是理所應當的給予。時至今日,幕清幽甚至沒有濃情蜜意的對他說過一句“我愛你”。

    愛啊……

    對他來說是多麼奢侈的字眼啊。

    “奴才在。”

    見皇上有話要說,仆從連忙上前聽候。

    “孤王記得後宮應該還有幾個從未臨幸過的秀女吧?”

    自我解嘲過後,皇甫贏擰起濃眉,原本的憂傷漸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作為一個男人、一個君王的堅強與尊嚴。

    “呃……沒錯,是有那麼幾個。”

    “傳令下去,今晚孤王要臨幸後宮,幽妃那里就暫且不去了。朕想安靜一段時間。”

    桌子是無辜的啊

    “已經多少天了,你皇兄不會一直與我賭氣永遠不再回來了吧?”

    將自己親手為幕清幽縫制的外袍小心翼翼的整理好,皇甫玄紫拿出一塊布料將這件精致的衣服包裹起來,好讓女人在離開的時候方便帶走。

    做完手中的這些瑣事,皇甫玄紫抬眼望了望正托腮一臉愁容的坐在桌子邊上發呆的幕清幽一眼,而後為自己那個皇兄的“幼稚”笑著搖了搖頭。

    “幽,別犯愁了,他想通了就會自己回來的。”

    充滿關懷的走過去扶住她的肩膀,皇甫玄紫瞇著月牙眸細聲細氣的安慰道。

    唉,哥哥也真是想不開──

    事實便是如此,賭氣又有什麼用呢?

    如同他們這般的男人在決定愛上這個女人的那一刻,就該明白自己將要面對的會是什麼。所謂男人的占有欲如果還是不能消除干凈的話,到最後就只會令彼此都痛苦。

    因為她太美麗,又太聰明、太與眾不同了。

    這樣的女人原本就耀眼的如同天上的太陽一般,會不斷惹狂蜂浪蝶來追逐。更何況她自己還是個道德觀念淡泊的家夥。只要幕清幽開心,沒有什麼事情她是做不出來的。哪怕是同時愛上好幾個男人,自己像個女皇一樣坐擁三千佳婿也一樣面不改色。

    想到這里,皇甫玄紫也為自己的懦弱而感嘆。

    若不是真的愛,作為一個男人,他的占有欲其實也沒有那麼容易就消除了吧……

    “玄紫……你干嘛這麼用力的捏我的鼻子……”

    正想到出神,月牙眸時而瞇緊,時而放松。自己的袖子卻突然被誰用力的抓住了不停的搖晃。等皇甫玄紫回過神來,才發覺自己不知不覺之間也因為埋藏在心底的對幕清幽三心二意的不滿而自動對準她那秀致的鼻尖使勁的捏了下去,差點沒把美人擰成豬八戒。

    “哦,對不住!紫一時失神,沒捏痛你吧?”

    慌張之中忙低下頭查看有沒有弄傷她,結果卻發現女人潔白的鼻尖已經被自己掐的紫紅紫紅的很是滑稽,實在是令人有些哭笑不得。

    看來他的怨念也還沒能完全消去啊……那他那個一根筋的冷酷大哥就更不可能這麼快就原諒眼前的小美人了。

    “很痛誒,你掐死我了。”

    酸酸的吸了吸鼻水,幕清幽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但是一邊揉著發痛的鼻子,她又發愁的垂下眼角為皇甫贏的事情傷腦筋。

    “他怎麼就知道了呢?你和我的事那麼隱秘他又那麼忙,怎麼會一下子就被他給發現了呢?”

    自從皇甫贏不再來他們的寢宮,她心下疑惑派皇甫玄紫找親信去查得知是因為自己和皇甫玄紫的“j情”敗露才氣煞了那家夥決定跟她冷戰之後,幕清幽都一直不解這個問題。

    印象中那皇甫贏一直都傻傻的,雖然傲慢冷酷,但是實際上卻是根笨木頭,做什麼事都少根筋。但是這一回他可算是聰明得很,不僅像只小狗一樣迅速嗅出了她身上別的男人的氣味,居然還學人家鬧起了脾氣。

    這死男人明明就是一向不近女色只知國事的嘛──

    這回倒好,哪里還能叫不近女色,根本就是自暴自棄變成了萬世y魔撲到了花叢中就不肯回頭了。

    男人,原本不就是那麼回事兒。先前他那是沒經歷過什麼熱情的床底之歡才不懂這玩意兒的好處。現在後宮那群女人在長期被冷落下都養的跟惡狼似的,皇上一來還不使出渾身解數拼了命也要留住他啊?

    呃──

    一想起那個酒池r林的畫面,她就、她就真是該死的覺得好不爽啊!!!

    忍耐、忍耐……忍無可忍了!

    只聽“砰!”的一聲,女人忽然站起,伴隨著雙拳砸桌,一臉的猙獰。

    要說皇甫玄紫這個人一向節儉,從不鋪張。這桌子還是他剛被封王爺那年自己親手刨制的,用了很多年很有感情。然而在幕清幽這純粹泄憤的一拳之下,嘶啦嘶啦的碎響緊跟著此起彼伏,很快這張帶有他深厚感情的桌子就轟然倒塌變成地上的一堆碎木屑。

    “啊!!我的小黃……小黃啊……”

    傷心的撲到在地將那些可憐的碎片抓在手里,皇甫玄紫的眼眶濕潤了。紅潤的唇也哀傷的張開,開始小聲的嗚咽。

    “嗚嗚……小黃……你死的好慘啊……”

    “啊啊!!受不了了!我要去捉j!!”

    然而那個仍然睜著大眼,一臉怒意的“殺桌犯”卻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暴行給別人帶來了多麼大的傷害。一打定了主意,幕清幽大叫一聲像陣風一樣朝那所謂的後宮沖了出去。

    只留下哀傷的皇甫玄紫一個人獨自心碎。

    “小黃!!!!!!!嗚嗚嗚嗚……是我不好……哥哥沒有保護好你啊!!!!!我們只能來世……再見了……”

    女人不能輕易惹

    狼吞虎咽的沈下腰,皇甫贏此時唯一想做的事就是狠狠的進入她!

    他要把她像麻袋一樣扛在肩頭然後用力的丟上床去,再用那沈睡許久的饑渴能量將她狂暴凌遲。

    撕碎了她的衣服,扯住了她的長發。他靈活的舌像利刃一般刺進她的口中,伴隨著身體上無比親密的結合。

    下一刻──

    那永遠都不會覺得厭倦的強烈律動就在他們彼此之間持續的展開!

    惡狠狠的吞下一口辛辣的酒,男人因自己腦海中不斷浮現出的y靡幻想而狼狽的閉上了雙目。

    真是太丟臉了。

    明明都已經從那個女人的掌控中逃出來尋歡作樂了,但是心里有股纏人的力量就是不肯放過他。讓他即便是置身於萬花叢之中,也仍然是只想將幕清幽一個人就地正法而已。

    嘶……

    他是不是有什麼毛病啊?

    為什麼此時此刻面對著這麼多花容月貌酥胸半露的美人,他的那里就是軟趴趴的無論如何都硬不起來呢。難道說他皇甫贏這輩子命該如此,就是要卑賤的被那不拿他當回事兒的死丫頭吃得死死的。

    任她魚r,動彈不得?!

    那他作為皇帝的面子要往哪里擱?他作為男人的尊嚴又該與誰訴說!

    “王,難得來我們姐妹這里一趟,再多喝幾杯嘛。”

    心里亂亂的煩躁不已,耳邊嘰嘰喳喳的卻全是後宮佳麗們不會看人臉色的殷勤。

    越是和她們周旋就越是覺得幕清幽可愛。那個妖女不僅美麗而且蕙質蘭心,那小媚眼上挑著壞壞一笑的勁兒啊──

    讓他光是想想心里就整個兒全酥爛了。哪像這幫庸脂俗粉,一看見他踏進來一只鞋就恨不得趕快脫光了在床上等他。

    饑渴也得有個限度,就算他平常不諳性事冷落了她們,那怎麼說也得有點大家閨秀選出來的格調啊。就不能有個誰溫柔嫻靜的像一波碧綠的池水,等著他慢慢的發覺她由內而外散發出的美麼……

    “呵!”

    接過對面不知是誰遞來的酒一飲而盡,皇甫贏快被自己煩死了,怎麼腦子里想得全是幕清幽那個沒良心的小東西。還比來比去的,更令他心煩意亂了!

    她喜歡亂找男人是她的事,她喜歡勾搭自己的小叔那也是她的事。

    既然選擇了喜歡她就要學著接受她的一切他明白,但是也沒理由委屈自己做柳下惠啊。總不能一直都是她出軌,他只能默默的守候著她當綠帽子烏龜吧。

    恩怨分明素來是他皇甫贏的代名詞,既然你進我一尺,我必然要還你一丈。

    誰說他在女人方面就是根冷木頭?誰說他皇甫贏這輩子只能有幕清幽一個女人?

    他不是沒想過要給她三千寵愛,只可惜,人家不稀罕、不稀罕啊!

    皇甫玄紫的事,他感謝她,也因此而傷透了心。一個是從小就令人擔憂的人妖弟弟,一個是他下定決心永不分離的女人……這感情太復雜了,太難取舍了。到最後思來想去也不過是只能委屈了他一個人而已。

    “該死的。”

    恨恨的咒罵了一聲,皇甫贏痛苦的伏倒在一個秀女的身上。

    那女孩皮膚光潔,胸部豐滿。男人這一倒正好賣勁她故意露出的r溝里,立刻嗅了整個鼻腔的芳香。

    “啊……”

    憂傷霎那間被沖淡了一半,感覺著臉部緊貼著的滑嫩觸感,以及對方因為興奮與害羞而發出的咯咯嬌笑──

    皇甫贏覺得自己醉了,醉得很徹底。

    就讓他至少今夜忘了那些愁人的事兒吧……就讓他至少今夜為了自己的男性尊嚴痛快的活一次。

    慵懶的脫下自己的長衫,男人臉頰有些微紅,薄唇緩緩的吐出飄著酒香的熱氣。

    “女人,把我扶到床上去。”

    半瞇著黑眸對周圍的幾個秀女下了命令,皇甫贏身體開始發熱。

    也許是方才故意在酒中慘了些c藥的緣故,怕自己臨上陣還會退縮,更怕因為那話對幕清幽一個人的依戀而最終勃起不能而在後妃中落下‘不是不要,而是不行’的惡名。他自作聰明的在美酒之中加了料。

    怎麼樣?

    他今天就是要出軌一次,要跟著幾個溫香軟玉的美人兒好好玩到天亮。

    幕清幽算什麼……

    不重要,不重要。

    “王,快!摟著咱們的肩膀,奴家馬上就把您扶上去。”

    一聽皇甫贏有了那方面的暗示,幾個女人心下竊喜,忙互相遞了個眼色七手八腳的將微醺的男人往不遠處的大床上抬。

    天天等著、盼著,為的不就是這麼一天麼。

    原本還以為自己會在這深宮之中孤獨終老,但是現在看來,老天爺真是給了她們一個巨大的咸魚翻身的機會,若不好好抓住了怎麼對得起自己!

    “王……就快到了……您不要睡著了哦……”

    一邊急匆匆的往辦事兒的地方趕,一邊不忘折騰著皇甫贏怕他就此睡了過去壞了她們的機會。

    只見男人的頭才剛碰到枕頭,秀女們就趕緊利落的往下扒他下半身的衣服。不一會兒,那火紅粗大的陽具就赤ll的矗立在好幾雙驚詫的大眼之前,將她們駭得面面相覷。

    “不得了了,王的那話怎麼那麼粗那麼大!”

    c藥畢竟還是起了些作用,讓皇甫贏自行豎得頂天立地。

    烏黑的ym蜷縮成一片茂密的叢林,沿著他結實的小腹一路向下生長不息。修長的大腿緊緊的攏著,讓肌r看上去更加緊繃。雖然不會武,但是皇甫贏的身材好的令人流口水。該強的地方強,該猛的地方猛,連見慣了男人的妓女估計都會嚇得不敢接這個客人。

    “完了,我還是第一次,這要是坐下去還不得痛死……”

    一個秀女害怕了,膽小的退後了兩步。

    “呸!能進宮來當秀女的哪個不是雛兒,別把自己說得好像多與眾不同似的。”

    她的話語立刻惹來眾女人的不滿,紛紛向她拋出白眼。

    “人家、人家就是害怕嘛……要不,讓茜姐姐先上,等榨了他一回稍軟些我們再跟著上?”

    小姑娘又退了兩步,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我?我才不要,還是讓菁菁上吧。”

    叫做茜的女人也不想當冤大頭,連忙將手搖個不停。

    “干嘛推到我身上,不是你們要當爭寵的嘛。我其實就是一個平凡的女孩,宮里養著我挺好的,我不做那麻雀變鳳凰的夢。”

    幾個人你一言我一語,誰都不肯走上前去將皇甫贏收入囊中。

    男人的意識越來越朦朧,眼看就要陷入夢境當中。然而就在這時,一個夾帶著些微嗲氣,卻擲地有聲的聲音清澈的回蕩在偌大的房間之中,霎那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都別爭了,你們吃不消的。出去吧,這里有我來照料就行了。”

    款款出現在眾女人的面前,雖然沒經過任何刻意的打扮但是幕清幽那絕美出塵的容顏卻還是立刻豔驚四座,將其他女人的姿色毫不留情的比了下去。

    只見她身著一件淡綠色的衫子,包的挺緊的,但是凹凸有致的曲線卻還是惹人垂涎。面無表情的將目光遞過去冷冷一掃,眾秀女立刻齊步後退,心里都七上八下的不知是何種難咽的滋味。

    明明怕著,妒著,另一方面卻忍不住自慚形穢,皆是暗想“我怎麼能跟她比”而默不做聲的垂下了頭。

    “幽妃娘娘……這,不好吧。”

    過了半晌,稍微有個膽大女人忍不住抬頭問了句。

    好不容易到手的機會真放棄了其實也蠻可惜的啊……都不知道以後還有能沒有見皇上的時候。

    見她們臉上那又驚又怕的表情,幕清幽的美眸閃了閃,心里終於忍不住嘆了口氣。

    她其實心里很清楚,這些女子也不過是想謀個好一點的出路而已。都是女人,又不是她們的錯,男人們要三妻四妾又怪得了誰呢?

    想到這里,她張開小口慢慢的對她們說道──

    “眾位姐妹,這床上的男人和我有過生死之約,這輩子只能愛我幕清幽一個人。現在他雖然忘了,但我自有方法能讓他想起來。所以今晚你們的好事不得不就此告一段落了。”

    頓了一頓,她又放柔了臉色接著說。

    “明天我會跟大王說,給你們一筆錢讓你們都回家去。以後自會為你們安排好人家再嫁,不失體面,也沒有休妻的意思。所以從今往後,你們再不用擔心會孤獨終老了。”

    一席話說完,屋內已是鴉雀無聲。

    過了好半天,直到床上的男人因為燥熱開始呻吟的時候,一個女子終於微笑著點了點頭,第一個從房間里退了出去。

    女人心里明白,能對她們說出這樣的話的女子絕對不簡單。而且,早就聽說皇上為了她連蓮妃都給廢了,就等著立這位幽妃娘娘為皇後呢。跟她爭寵無非是以卵擊石,那她又何必自討苦吃。

    有第一個就有第二個,沒過多久屋內的人都走光了。只留下睡得渾然不知的男人和幕清幽兩個人獨處一室。

    直到這時,幕清幽遠遠地打量著皇甫贏光著p股醉得一塌糊涂的樣子,眸中的柔情一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呵……”

    從懷中掏出一把鋒利的刀,女人嘴角揚起駭人的冷笑。

    “想偷吃?門都沒有!”

    安撫1 <高h 慎>

    一陣詭異的沙沙聲音過後,幕清幽滿意的望著自己掌中的“杰作”。

    越是大男子主義就越是要讓他丟臉,越是放不下自己的面子認栽就越是要讓他認清現實。

    柔軟的素手緩慢的握住手中這一根碩大的陽具技巧性的上下移動著,像是在用自己的掌溫給他某種體貼的安撫。接下來她慢慢的低下頭,吐出濕潤的香舌開始在男人巨大的圓端上甜蜜的舔弄。

    “嗯……嗯嗯……”

    原本陷入半朦朧狀態的皇甫贏直到此刻才因為下腹部傳來的一陣電擊感而不舒服的張開了黑眸,那是一種要人性命的酥麻。勾魂攝魄的從他最見不得人的地方一點一點向外擴散開,直他的靈魂深處。

    是誰……究竟是誰?

    竟然膽敢用如此惡劣的手段折磨他這個堂堂麒麟國最至高無上的王君。

    “啾啾……啾啾……”

    畢竟是喝了酒又迷了藥,男人此時的智商遠遠比不上一個四歲的孩童。長長的睫毛用力的閃了兩下,卻還是沒能將埋在自己雙腿之間的那個頭顱看清。

    隱隱約約只是見得對方渾身上下似乎沒有一絲遮蔽,光溜溜的肌膚折s著室內明亮的燭光,散發出白玉一般溫潤的顏色。

    應該──是個女人吧?

    沒有察覺到皇甫贏此時正在做著艱難的思考,幕清幽將他的碩大正吃得滋滋有聲。

    都說男人的那個地方很像是一朵飽滿的草菇,但是在幕清幽看來,皇甫贏的那里不僅不是那種嬌小的生物,反而更像是烏賊那張狂夸張的頭部。

    光是含進他一個頭而已,她就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小嘴被脹得發麻,舌頭的移動也遠不如方才靈活。

    他的r棒將她的嘴巴塞得滿滿的,令她只能騰出手來用掌心愛撫他其他的地方。光滑的棒身布滿囂張的青筋,而且還有越來越脹大的趨勢。他的陽具漸漸的變成寶石一般的紫紅色,隨著她的吸吮自動的上下彈跳著抖動。

    一口一口的吃著他干凈好聞的陽具,女人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懲罰”了他之後,又開始贖起自己欠他的罪過。

    是她不好,冷落了他。才令皇甫贏心灰意懶的出來尋歡作樂。

    盡管一想起這個事實她還是覺得很生氣,但是轉過念來又開始對這個一根筋兒的家夥產生了深深的憐惜。

    “對不起……讓你等。”

    吐出沾滿了粘絲的性器,女人舔了舔唇又側過身來一點一點的親吻起那壯碩的棒身。雙手隨著她的親吻而輕輕的搓動,好似看不得他這般粗壯要故意將他變細一樣沿著根部摩擦他的線條。

    “哦……是誰……不要……”

    如此強烈的刺激令皇甫贏立刻就皺緊了眉頭。一抹紅暈不自然的在他剛強的俊臉上擴散開,帶著某種難以言喻的羞赧。

    奇怪,他又不是未諳世事的娃兒,怎麼會因為一個陌生的女人對他作出這種曖昧的動作而感到萬分窘迫呢。

    但是、但是她的手啊──

    就像是帶有魔力一般,將他的那里越搓越熱,越搓越悸動。某種溫柔的物體一直在他敏感的部位慢慢地移動,時而將他整個含進,用濕潤的口腔包裹他的緊繃。那家夥的動作是那麼的蠱惑,簡直不輸於幕清幽那個希邪惡的小妖精。甚至連他g棒下方的那兩個圓球都被她體貼的照顧到了,如同捏j蛋一般一左一右慢慢的揉動……

    這感覺,真是該死的太銷魂了。

    “你是……孤王的秀女嗎?”

    發覺自己已經在享受對方的服務,皇甫贏自我解嘲的笑了一聲。繼而放松了身子重新閉上眼享受起這美妙的一刻來。

    真是的。

    明明就是來尋歡作樂的,有什麼值得緊張羞愧的?

    他沒有對不起幕清幽,只是兩個人平等而正常的尋找自己的需要罷了。這麼巧這個不知名的女人把他伺候得這般舒服,那就讓他徹底為自己墮落一次吧。只有這樣他作為男人的心理才能得到某種滿足。

    “算是吧。”

    聽到皇甫贏忽然開口問話,幕清幽的動作頓了一頓,眸中閃過一抹不悅。但是接下來她卻壓低了聲音淡淡的回應了他,而後低下頭將口交的動作做得更激烈。

    就順他這麼一次吧,為他營造一回終生難忘的出軌。

    想要調教,想要算賬以後有的是機會。今天就只讓他開心就好了。

    於是,紅唇盡可能的長到最大,幕清幽伸出舌頭用口腔包裹住那駭人的陽具一點一點的向喉嚨深處吞去。這種深喉的動作令她有些惡心,但是因為對象是他,所以她就能心甘情愿的默默承受這一切。

    “哦……好舒服,你的口活還真好。”

    察覺到快感如同洪水一般朝自己呼嘯而來,皇甫贏情不自禁的呻吟一聲,而後伸手一把抱住了女人的頭,用自己的力量幫助她上下套弄起那蓄勢待發的欲望來。

    “唔……”

    驚愕的瞪大了雙眸,幕清幽的額角上伸出冷汗,喉嚨被堵的快要喘不過氣來。

    安撫2 <高h 慎>

    也許是因為女人溫暖的口腔所帶來的銷魂感太強烈了,皇甫贏貪婪的坐起身來用力按著幕清幽的頭同時擺動下t運動r棒在她口中規律的進出。

    “唔……唔唔……”

    唾y順著男人光滑的棒身慢慢地流了下來,在他陽具的根部形成晶瑩的露珠。女人只覺得自己的整個嘴巴被撐到最大,g頭的頂端還一直磨蹭著她的上顎。這種半強迫式的口交雖然有些難受,但是因為吃著對方最性感的部位,她的身體還是漸漸的燥熱起來。

    “哦……好舒服……”

    享受的瞇著黑眸,皇甫贏昂起俊顏將下半身挺動得更加厲害。

    感覺到下t不止被濕潤的嘴巴用力吸住,而且對方還不停的用自己的手把玩他下面的兩個圓球。這種雙重刺激是皇甫贏甚少享受到的,也就愈發愉快。

    “嗯……”

    察覺到自己的氣息變得急促,幕清幽一邊仍來回吞吐著男人的碩大,一邊皺著眉思考該怎麼令他停下這種明顯在虐待她的親熱方式。

    口交這東西,不管怎樣都還是女人自己來動的好。

    無論是輕輕的舔吮,或者深喉的動作,都要由她來掌控才不會意外的傷到自己。

    但是此時的皇甫贏顯然已經面臨著失控,一直在用力的c她的嘴巴,幾乎要把她稚嫩的口腔給脹破。

    “停下來……不要了……”

    雙手微微使力推拒著男人的小腹,同時幕清幽也用不停擺頭的動作來證明自己不喜歡他繼續下去。

    原以為兩人之間要達到共識還得經過一番激戰,但是沒想到自己才稍稍表露出不滿,那瞇眼享受的男人就停下了所有的動作。而後慢慢地抽出自己沾滿粘絲的r棒,坐在床上不知所措的望著她的臉。

    這麼乖?

    不會吧──

    伸手擦了擦濕潤的嘴角,幕清幽吞下多余的口津疑惑的抬起了頭。

    “你不喜歡……”

    男人看上去有些失落,英俊的臉龐上難得浮現出他這般冷硬性格絕不會呈現出的脆弱。

    “我的技巧不好,你們都不會喜歡的。”

    正當幕清幽疑惑加深的時候,皇甫贏又自顧自的喃喃自語道。

    哦,原來是這樣。

    這個平時傲慢的要命,又大男子主義的要命的家夥居然也會自卑啊──

    “算了,你走吧。孤王想一個人靜一靜。”

    勉強撐住自己混沌的頭顱,只見他隨便從旁邊拉起一條被單蓋住自己腫脹著的分身而後疲倦的將自己的頭埋入軟枕之中。

    沒有女人會喜歡他這般的男人吧……

    他即不像魔夜風那樣身經百戰,又沒有玄紫的溫柔體貼。性格剛硬一向是他引以為傲的為王資本,沒想到卻成了他在情場上注定失意的軟肋。

    一定是他自己不夠好,不能滿足幕清幽的所有需求,她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別的男人那里尋歡。

    原以為這般的自暴自棄就是他放任自己不去奢求與思念的最佳借口。然而,正當他難過得快無法呼吸的時候,身上的被單卻驀地被人掀開了一個角。隨後,他就感覺到女人的身體像一條滑溜的魚一般一下子就鉆了進來睡在了他的旁邊。

    “真冷吶,王──”

    對方的聲音軟軟的,有點膩,卻又莫名的溫暖。

    “冷麼?”

    聽到對方這麼說,皇甫贏想都沒多想就本能的伸出手去將她軟馥的嬌軀攬進自己寬闊的懷中。

    “真是不解風情啊,你怎麼能在這種重要的關頭將我趕走呢?”

    壞心眼的伸手向下捏住那j蛋大的圓頭用麼指慢慢地磨弄,幕清幽毫不意外的看見皇甫贏的俊臉上浮現出一絲半痛苦半舒服的神情。

    “你……你根本不了解我是個什麼樣的男人。”

    被對方刻意的挑動所折磨,皇甫贏咬牙盡量不讓自己呈現出失控。

    但是那可是他渾身上下最敏感的地方啊……此時此刻像被小流電擊了一般正洶涌的向四周擴散開酥麻的快意。從圓球到腰眼,再從腰眼流向大腿根,沒有一處不被濃烈的性欲所淹沒。

    他……他快要受不住了。

    “哦?那不如你來告訴我自己是個什麼樣的男人。”

    女人不怕,反而嬌笑。

    不就是個外表自大內心脆弱的家夥麼?還會有什麼人比她更清楚他的性格。

    “嘶──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小丫頭!我是看不清楚你的臉,但也知道你有多麼的弱!不想被我的粗暴活活玩死的話就從我的床上滾下去!”

    被對方不斷的挑釁弄得很是煩躁,皇甫贏一把攥住她不安分的小手硬生生的從隱秘部位給拖了上來。

    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頭!他現在喝了酒,迷了藥什麼都看不清楚。等他看清了這女人的臉之後一定會好好的記住她!

    “可是我很想要,怎麼辦呢?”

    斜眼瞄到男人深陷入自己r中的長指,幕清幽忽然讀懂了那暴烈背後的孤獨與自卑。心中的一塊專屬於他的地方變得越來越軟,到最後竟然因為他而化成了一灘溫柔的水。

    傻瓜……真是傻瓜……

    若是不喜?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