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52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57:51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率先走上前去將幕清幽雙腿在兄弟面前拉得更開,皇甫贏好像完全沒意識到幕清幽也個大活人,就像出示待價而沽商品一般指指她y部說道──

    “這里你也c過,是不是很緊,很濕?”

    說著,他還特意用兩指分開女人小y唇,將中間隱藏著私密rd扒開給別人看。

    “啊,而且她茹頭和y蒂都特別敏感,稍微弄一下就y水直流,天生就個欠人干浪娃兒。”

    被皇甫贏這般帶動著,想不融入角色恐怕都難。見自己哥哥已經這般放得開了,皇甫玄紫更沒什麼好顧忌了。就像和好友分享自己玩得最得心應手寶貝兒一般,也湊上前去摸了摸幕清幽兩團大乃子,還用麼指輕輕旋磨那兩個嬌嫩小茹頭,口中發出興奮地叫聲。

    “啊嗯……”

    莫名其妙被兩兄弟這般展示玩弄著,幕清幽徹底羞紅了臉,口中卻情不自禁逸出嬌媚呻吟。

    這剛一叫出聲來,她就後悔了。

    為什麼?

    因為兩個家夥目光同時轉向她,幽深眸子里s出野獸光芒,簡直就不像人類了。

    “聽聽,她聲音有多嗲。叫起床來讓我骨頭都酥了,只能更用力c她。”

    用手指輕輕摩挲了幾下幕清幽y蒂之後,一感到小x里面變得濕潤,皇甫贏就迫不及待將最粗中指c了進去,就著那滑溜溜yy開始來回抽c。

    “還說呢,越c她她就越叫得歡。到最後我累的快精盡人亡了,才把她小肚子s滿了一半。”

    眼神犀利望著兄長不斷在女人小x中進出沒入手指,皇甫玄紫伸出一只手繼續玩弄幕清幽一團茹房。另一只手卻沿著玲瓏曲線滑下,愛不釋手摸起她柔軟又充滿彈性p股來。

    “啊啊……啊……別這樣……們到底要干什麼啦!”

    見他們從開始到現在都只顧著跟對方說話,完全沒有估計到她感受。幕清幽忍住放聲大叫好舒服沖動,顫抖著聲音想問個究竟。

    誰知那兩個臭男人卻像沒聽到一般,她越叫他們就動越歡。

    “脫衣服吧,玄紫,穿著東西總礙事些,就感覺不到她皮膚有多滑。”

    看著自己中指上已經晶亮無比沾滿了小x里流出來y水,皇甫贏俊顏上流露出興奮,抽出手來開始解自己懷。

    “好。”

    依依不舍放開那已經被自己揉得發紅乃子,玄紫也開始低頭解腰帶。

    “啊……變態!你們!”

    終於得空喘了口氣,幕清幽才剛放松一下就發現這兩個家夥瞬間就脫得光溜溜,精壯身體暴露無遺,身下陽具也熱騰騰高高豎立著,一紫一紅,好不嚇人。

    原來他們里面根本就沒穿衣服,只披了個袍子就進來了……剛才在外面不知道在干些什麼。

    “變態?!”

    聽到女人謾罵聲,兩兄弟這才像回過了神來,相視一笑不正經地對她說。

    “對,我們就禽獸,就變態。可你不也是個喜歡同帥男人交歡小妖精麼?妖精配變態,剛剛好──放心,幽幽,我們已經商量好了,以後不再讓你為難。”

    “什麼為難?”

    被他們看似吊兒郎當卻又像十分認真語氣嚇住了,女人睜大美眸,怯怯望著他們。

    “為難到底該選我們中哪一個啊。”

    疼惜用手撫摸著女人臉頰,玄紫忍不住低下頭在她唇上輕輕吮吻。

    “那……唔……那你們會怎樣?”

    好不容易避開纏上來舌頭說出一句話,幕清幽心跳變得越來越快。

    “我們準備輪j你。”

    不滿弟弟搶占了先機,皇甫贏也跟著坐上塌開始舔弄女人小r尖。

    “什麼?!”

    “哥,瞧胡說些什麼,這怎麼能叫輪j?”

    被兄長聳動詞語駭到,皇甫玄紫優雅解下自己一頭長發,嫵媚摟著幕清幽腰用自己胯間r棒去摩擦她大腿。

    “那叫什麼?”

    疑惑挑起了眉,皇甫贏摸著女人菊x納悶問。

    “這只能叫一起上,懂麼?”

    魚一般不斷挺起臀部讓r棒與她大腿摩擦加重快感,皇甫玄紫喉嚨里逸出“嗯嗯”聲音,表情y蕩又快活。

    “你們怎麼可以……唔……”

    聽完兩兄弟闡述,幕清幽總算明白了這兩個下流胚子究竟要做些什麼。腦海中浮起當初神樂與魔夜風一起玩自己時樣子,她害怕極了,頭腦都變得不清楚。

    不會吧……

    天吶!她怎麼那麼可憐!

    原本還擔心他們會因為自己而打起來,結果這兩個人卻狼狽為j打起了這麼壞主意,要一起上了自己。

    這不輪j又什麼?!!!

    “幽幽……”

    “幽幽……”

    然而接下來話語卻被兩個男人分別吞進肚里。她躺在中間,而他們極有默契一左一右分侍兩旁。

    粗壯臂膀與優美臂膀同時摟抱住她,不同性格風格的男人卻同時有讓女人攝魂奪魄風情。

    “寶貝兒你就從了吧,今後咱們三個人好好的,做a也一起做,就不會再打架。”

    皇甫玄紫伸出舌頭溫柔舔弄著幕清幽唇瓣,細長美眸舒服得像貓一般瞇了起來,堅挺鼻梁抵著她臉,深情款款同她接吻。

    “就是,我們不想輪j你,所以你要乖乖聽話,配合我們。不然的話,會對做出什麼事我們也不能保證。”

    看似講理提議卻把幕清幽聽欲哭無淚,只見皇甫贏也將自己舌頭伸了過來,和皇甫玄紫一起舔她嘴。

    “伸出舌頭來,乖。”

    一人握住一個大乃子以不同力道揉弄著,男人們發起情來可出乎意料一致。

    “啊……嗯……”

    r尖被他們像不同方向揪去,幕清幽沒辦法,只好伸出了自己舌頭。

    頓時,三根顏色火紅長舌蛇一般扭動在了一起。幕清幽和皇甫贏舌吻完就又被皇甫玄紫含了進去,他們大手抓握住她乃子揉動個不停,將她茹房弄得又沈又脹。

    “真乖……”

    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很快,接吻就已經不能滿足這兩個家夥的需要了。

    “上下?”

    遞給弟弟一個急切眼色,皇甫贏用手掌罩住幕清幽y戶中指來來回回摳弄起來。

    “好。”

    點頭接受兄長安排,皇甫玄紫低下頭接著吮吸她鎖骨、肩頭,小腹,最後又回到她茹房上,托起那兩團沈甸甸大乃子左一口右一口啃咬,甚至還將它們用力推擠在一起好讓自己可以同時咬住兩個茹頭。

    “啊……太刺激了……啊啊……”

    被皇甫玄紫這麼一弄,幕清幽昂起頭尖叫了起來。然而她越叫男人就越興奮,到最後連皇甫贏都將頭埋在她雙腿之間大口舔弄起她濕漉漉小x來。

    “這里太美了,真是欠人c的好x啊……”

    不但對著那顫抖小y蒂吸了又吸,皇甫贏還粗魯舔弄了幕清幽小x口。到最後一個用力將自己舌完全擠進那迷人rd里,擺動著頭部來回抽扯。

    “啊啊……啊啊……”

    上面被皇甫玄紫侵犯著,下面又讓皇甫贏親了個夠。幕清幽頭越來越昏,整個人都要被滅頂快感給淹沒了。

    就這樣過了好一會兒,皇甫贏先按耐不住了。只見他迅速跪起身來,大手壓著幕清幽腿窩將下t粗黑毛發中大yj對準了那流滿y水小x“噗滋”一聲就用力c了進去。

    “啪啪……啪啪……”

    男人猛虎一般吼叫著,不斷挺腰干著幕清幽。烏紫色yj被小x緊緊包裹著,將彈性內壁完全撐開,加劇了兩個人快感。

    “大哥真心急吶……”

    低頭望見兄長那忘y蕩表情,皇甫玄紫嬌媚嗤笑一聲,自己也扭著腰坐到了女人身上,將兩團軟奶推擠出r溝好夾住伸過來r棒。

    “嗯……”

    明白要跟自己r交,幕清幽臉已經完全被欲望染上了春色。默許張開了小口她迷蒙著雙眼盯著玄紫臉,仿佛在說“快點,干我”。

    “就來了!夾緊我啊!好寶貝!”

    被心愛人鼓舞,又因為大哥就在身後看著自己臀部起伏。皇甫玄紫立刻賣力在女人r溝間律動起來,口中還“啊啊”叫著,任憑粉紅色r棒將雪白rrc得紅腫。

    “c……c你個小浪貨……”

    如此香豔場景皇甫贏從未體驗過,下半身瘋狂c在幕清幽小x中抽動,g頭還不時頂撞到她最敏感部位。男人抬起頭,黑眸就看見自己弟弟雪白p股在色情扭動著,連粉色菊x都一覽無遺。欲火便燃燒得更勝,無處發泄只能更用力繼續c幕清幽。

    “噗滋噗滋”──

    皇甫贏律動攪出大量yy,沾濕了自己毛發。而還在不停地扭動,撞擊。

    “啪啪啪啪”──

    女人胸部沒有水y來潤滑,但柔軟rr卻也將皇甫玄紫磨蹭得爽歪歪。兩個勻稱

    小圓球不斷擊打在她茹房下緣,發出聲音不遜於身後。

    “好舒服……你們c死我了……”

    過多快感讓幕清幽快要哭出來了,無奈雙手被綁著,她更覺得腿心酸脹,茹房沈重。

    “要不要換換位置?”

    就這般干了幕清幽不知多少下,感覺到自己r棒埋在yd里一跳一跳叫囂。皇甫贏伸手拍了一下弟弟p股,大膽提議道。

    “好!”

    爽快答應了哥哥建議,皇甫玄紫立刻將脹得更紅yj釋放出來,不再蹂躪那已經滿紅痕茹房了。

    此時幕清幽已經被干欲仙欲死,早已沒有了反抗力氣。兩兄弟對望一眼便七手八腳解開她手上腳上腰帶,將她重新在睡床上擺了一個跪趴著姿勢。

    “嗯……嗯……”

    手腳雖然解脫了,但幕清幽并沒有因此而好過了一點。

    轉瞬間,皇甫玄紫已經來到了她身後,扶著她p股將被哥哥c得d開rx重新c進自己yj。

    感覺到下t進入了一根又長又燙東西,一下子就頂到了自己花心。幕清幽本能收縮著小x將這一根堅硬棒子吸緊。

    “哦……哦……哥哥……她的小x吃我吃好舒服……”

    迫不及待擺動起下半身干著幕清幽rd,皇甫玄紫特意將臀部扭得像畫畫一般用長r棒抽c她yd里每一個地方。大手邪惡探到她小腹處,感覺那被自己頂起來圓柱形輪廓,男人抖動起雪臀震動更賣力。

    “……我也很爽啊……兄弟……”

    正躺坐在幕清幽頭部以下,命令著她用嘴巴舔吸自己r棒。皇甫贏看著美豔紅唇一點一點吞吐著自己巨大r棒,那種滿足感令從腰椎處開始往上透出酸麻。

    “唔……嗯……”

    美麗胴體被兩個男人輪流j著,幕清幽心里說不上什麼滋味。反正他們都自己心愛男人,其實也沒有那麼難以接受。

    心結解開了,她也就放縱自己享受起三個人性a來。

    只見她妖嬈扶住皇甫贏大yj,將臉埋進胯間。男人長有六塊腹肌y部正對著她眼,讓她產生了一種被征服快感。

    “嗯嗯……好大……”

    用舌頭賣力舔吮男人r棒,她還用手去玩弄棒身後面那兩個圓球。舌尖時而輕柔,時而重重抵著那翕合小孔,她很快就將碩大g頭吸得更紅。

    “小妖精……哦……別光吃我的g頭……後面也要舔……”

    怕被她一直舔弄敏感部位提前s了出來,皇甫贏扶著女人頭抬臀開始輕輕抽c。

    於是,哥哥烏紫色r棒在前面勇猛進出著女人紅豔豔小口。而弟弟則在背後y蕩搞她小x。

    “哥……哥……她留了好多水……高c了……”

    身上汗水越積越多,在運動過程中甩到床上、女人身上。皇甫玄紫將幕清幽兩瓣臀r掰開,低著頭眼神y鷙盯著自己如何快速進入她妖x。

    “我們寶貝兒就是敏感,隨便c一c就能高c。”

    抬眼望見自己弟弟慢慢放開了女人臀部,改為向後撐著自己同時挺起下腹部姿勢更快更猛在小x里面震動,那豔情姿態簡直不似凡人,粉色r棒也在與yd摩擦中變得更紅、更大。

    皇甫贏被這香豔畫面刺激到,也開始加重埋在女人口中旋轉抽c力度,配合弟弟動作繼續一前一後c干著她。

    “哦……哦哦……哦!”

    終於,皇甫玄紫在運動了幾百下之後放松身體吱吱s了出來,將女人小xs滿滿。而後皇甫贏也在幕清幽小口吸吮之下喂給她自己灼熱精華──

    “哈嗯……”

    被兩個男人如此這般干過之後,幕清幽無力倒了下來,任憑自己口中小x中汨汨淌出珍珠色jy。

    好累啊……怎麼會這麼累……

    胸口也累,yd也累,嘴巴還酸酸……這群男人們,簡直就禽獸嘛!

    “看,這小妖精樣子有多y蕩。”

    抖了抖消軟了一些r棒,皇甫贏跪坐起來向自己兄弟那里靠過去。

    “早就知道她蕩,你還不是無可救藥沉迷了進去?”

    懶洋洋夠唇一笑,皇甫玄紫往旁邊挪了挪,給兄長騰出了一些地方。

    “吃飽了沒?”

    垂頭見女人p股正對著們兩人視線,而那被稱為“y蕩”小x已經被c得d開,連jy抖收不住。正呼吸一樣一開一合著,皇甫贏覺得自己好像完全沒滿足。

    “還沒,呢?”

    聽了兄長問題,玄紫了然一笑。

    “那就多吃幾次吧。”

    見弟弟明白,皇甫贏也笑了,只不過們笑聲卻令正閉目養神幕清幽心里直發毛。

    再來一次如何?

    “啊啊……啊恩……”

    柔軟水床上,此時真如同在泛舟一樣劇烈搖動起來,還伴隨著女子又痛楚又舒服得叫床聲。

    “一二三四五六七……”

    托著自己美豔香腮在一旁認真觀看著皇甫贏挺動下t將被壓成折疊型幕清幽狠狠c干情景。皇甫玄紫嚅動著紅唇記錄著那時而飛快時而緩慢律動次數。

    “兩百下哦,不許多c。”

    見自己哥哥“砰砰砰砰”甩著圓球干爽快,皇甫玄紫突然美眸一瞇,素手飛快身上前去一把握住了皇甫贏剛抽拉出還沒來得及沒入yj,邪邪笑道──

    “不準再c,該我了!”

    “真小氣!”

    從喉嚨中逸出一聲不滿呻吟,皇甫贏抽出沾滿y水性器,責怪瞪了弟弟一眼。

    “本來嘛,剛才才多c了一下就哇哇亂叫。”

    小心眼兒遞給一個報復眼神,男人快樂將雪臀攬抱過來,翻開快要被c爛小y唇將自己yj頂了進去。

    “不要了……求你們……我快被你們c壞了啊……”

    已經記不起自己維持著這個姿勢被們兩個人輪著干了多久了,幕清幽渾身虛軟喘著氣,心想他們沒說錯,這絕對絕對一場可怕輪j。

    “壞了?怎麼會呢?”

    挺起腰桿慢慢旋轉著進入那妖冶嫩x,皇甫玄紫頂了兩下又以同樣方式退了出來。

    “這小sx便被我們輪上一百次,也不會壞掉。”

    得意擺動起來,真愛死了這個游戲。方才跟老哥商量好了,兩個人輪流玩弄幽幽,看誰先s出來就算輸。現在剛過了五輪,還沒有s意,看來贏家非自己莫屬了。

    正自癡心妄想著,旁邊皇甫贏卻突然臉色y沈一把抱住了腰制止在繼續律動。

    “怎麼了?沒到一百下啊?”

    不只沒到,還差得遠呢。

    “老哥,你不會想耍賴吧?”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皇甫玄紫不悅皺起了細眉。

    “慘了……”

    哪知皇甫贏卻完全沒理,只尷尬又心疼只著自己yj與幕清幽小x連接那一部分。

    “怎麼了?”

    順著目光看去,皇甫玄紫自己也傻了眼。

    “真c壞了啊……”

    見一縷縷細微血絲合著yy一起順著女人股溝留下,兩兄弟互望了一眼,發出驚嘆。

    故人來聚 <高h、慎>

    是說,皇甫兩兄弟將幕清幽玩得快掛掉結果,就待她小x恢復之後一個人氣沖沖搬進了後山附近那座別院里。并且在她氣消之前不許兩公子中任何一位前來探望。

    聽到這個“噩耗”,皇甫玄紫媚眼一轉倒心照不宣沒多說些什麼,反而皇甫贏整天冷著一張臉到處給人家臉色看。

    不愿意?!

    不愿意又能怎麼樣!

    明明沒輕沒重合著弟弟一起“懲罰”這個沒事愛爬墻小妖精,到最後居然將那嬌嫩小xc出了血絲。不過經弟弟診斷過之後發現也只磨破了一點皮而已,涂點清涼藥膏就痊愈了。

    雖然無大礙,但心理和生理上疼痛總歸會有。也難為她只暫時搬到別地方去住沒有做出更令擔心事情來。

    唉……

    算了,她既然喜歡就由著她吧。

    最近也國事繁忙,剛好可以靜下心來好好處理一下。順便沒事去玄紫那調養調養受傷腿,等幕清幽回來再好好地跟她溫存。

    要說真生氣到離家出走,幕清幽一定會笑,因為她從來就不那種會一哭二鬧三上吊女人。皇甫玄紫之所以沒有多加阻攔因為明白幕清幽此行其實醉翁之意不在酒。雖然有誤打誤撞之嫌,但單憑皇甫贏當初歡愛時一句答應,要完全放任女人自己住在別院而不過來找她恐怕不一件容易事。

    若正當她在後山深林里勘察銀狼下落或做著什麼秘密事情時候那男人心血來潮突然闖進來,豈不會壞了們大事。

    “嗯,所以說這樣很好。”

    纖纖玉手摩挲著別院里古舊卻精致家具,幕清幽想了想,而後滿意點了點頭。

    但若為了賠罪而滿足女子想暫時獨居要求,皇甫贏心里縱使有一百個不愿意,卻也不敢多說些什麼。

    好了──

    輕吐了一口氣,

    幕清幽舒服伸了個懶腰而後換上了一身便於行動勁裝。如果真依照皇甫玄紫所說,這後山深林里藏有蓮妃地下秘密巢x。那麼難免會有些守衛機關之類在等著她。這麼久沒活動了,身子骨應該還算靈活吧?

    過即便不靈活了也不用太擔憂,當初魔夜風宮殿dx她不也照闖不誤。雖然到最後下場蠻慘,但那因為對手那個“可怕”男人。一般侍衛嘍羅還不能奈她如何。

    邊思索尋覓路線邊走到院子里壓腿打拳,幕清幽將手指關節攥得咯咯直響。極目望去,這別院半靠著後山,其實離主殿極為偏遠。應該皇帝們不得寵妃子被打入冷宮地方。

    唉,女人們可真可憐。明明將自己一生幸福都賭在了那個位高權重男人身上,到最後一個不順意卻還一無所有。還不如尋常老百姓家里村婦,雖然貧瘠了點但起碼丈夫還自己,一家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己為自己生計忙碌,倒也落個閑云野鶴般自由自在。

    正自思量著那些尋常女人甜蜜小事,呼吸著這里清新空氣,一陣幽風卻從她身後迅速掠過。待她後背發涼冒出一個激靈之時,她柔軟身子已經落入一個熟悉懷抱。

    “是你麼?”

    被擁緊那一瞬間女人原本要發出拳頭卻突然松開了,取而代之她會心一笑以及輕闔雙眸。

    她手溫柔撫上了摟著她腰大手,那溫熱觸感讓她心醉。

    “想我沒?”

    男人長發被一根黑色絲絳低調束在腦後,一貫風雅。手中原本握著銅骨折扇被利落收進袖里,只為了能更好擁抱懷中女人。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和他相擁著溫存了片刻,幕清幽忽然間像想起了什麼似,狐疑轉過身來睜大了雙眼。

    “這個嘛……”

    低頭輕啃女人面頰,神樂伸出舌頭戲玩了她紅潤嘴唇一會兒才咂咂嘴回味無窮說道──

    “多虧那位玄紫王爺幫忙。”

    “什麼?你說……玄紫?”

    難以置信皇甫玄紫居然會主動跟自己“敵人”勾搭上,但轉念一想曾經說過那些話,就會了然,這個妖媚家夥不希望兩國打仗。甚至還叮囑她要將銀狼交還給神樂處置。

    唔──

    真想不到啊,那個人心思居然這般縝密。每一步棋都安排甚好,井井有條卻又令人捉摸不透。

    “他讓你來幫找銀狼?”

    明了之後,幕清幽笑靨如花用雙手摟住男人頸子。

    “也對也不對。”

    輕吻了她鼻尖一下,神樂笑著說。

    “那來做什麼?”

    幕清幽不解。

    “王爺其實已經和我暗中通信很久了,他立場跟我很相同。”

    俊顏上閃過一絲英雄惜英雄表情,神樂重新搖開袖中折扇邊摟著幕清幽往房中走邊說道──

    “我們都不希望自己國家利益受損,同時更不希望兩國打仗。所以王爺和都在想著要用什麼方法不動一兵一卒來化解這場干戈。”

    來到屋里,神樂大大方方坐下,而後伸手接過女人殷切遞過來一杯熱茶。

    “最終們目標鎖定在了兩件事情上。”

    喝了口茶潤喉,神樂眸中閃爍著智慧光芒。

    “什麼?”

    幕清幽喉嚨一緊,心跳開始加速。

    “擒黑手,找銀狼。”

    圓潤茶杯被捏在指尖把玩了一圈之後被重重放在桌子上,一想到他們所面對重大任務,男人原本平靜表情也變得憂慮起來。

    “黑手?銀狼?”

    “沒錯。當務之急先將蓮妃藏起來獸神銀狼找出來掌握在咱們手中,接下來黑手被削去如此有力武器自然就好攻破了許多。”

    “好!無論你們想做什麼,我都幫你們!”

    見神樂說鄭重,幕清幽也被一腔熱血所感染。想起自己兄嫂,想起聰明過人幕驍郎,她發現自己愿意用一切去換他們平安。

    “嘿嘿,放心。這件事少不了你。”

    愛極了女人這副激動地神情,神樂長臂一伸將她重新勾進自己懷中。

    “和玄紫王爺想得再多也只能待在幕後,但這一件一件事情該怎麼做成,還要靠了──聰明小幽幽。”

    “嗯,不會辜負你們期望。”

    安心窩進神樂懷中,幕清幽堅定地答應了。

    “好了,正事兒談完我們是不是該談點私事了?”

    漸漸地,男人臉上繃起棱角又放軟了許多。只見神樂嘴唇開始不規矩在幕清幽脖頸上游移,手掌也不偏不移伸向了女人飽滿胸部。

    “什麼……什麼私事?”

    好久沒跟親熱了,稍微被這麼一逗幕清幽就覺得自己身體開始發熱了。

    “忘了吧,今天可月中十五吶──”

    一把拉開了女人緊束衣襟,露出里面繡著花朵大紅肚兜。男人麼指來到那被覆蓋住茹頭上輕輕地摩擦。

    “對……對呢……”

    額上滴著汗,女人完全沒反抗任神樂褻玩著。

    難怪一接近她時候她就覺得渾身上下都舒暢了、爽快了。被滾燙肌膚貼著,她覺得內心深處欲望都被滿足了一般。

    “我想c你。”

    低下頭緊貼著女人身體,男人氣息也變得急促起來。

    “嗯……要……要樂哥哥……”

    突然掙脫出來,將怔愣男人一把拉起又推倒在整齊錦榻上。幕清幽迷蒙著雙眼當著男人面愛撫起自己身體來,又故意放慢動作一件接一件將剩下衣物也全部褪去。

    “天吶……你這小s貨……”

    難以置信睜著欲望長眸將女人瑩白l體擺出各種嫵媚姿勢盡收眼底,直到幕清幽放浪舔著自己紅唇像妖孽一般爬上床來在身側躺下之時還沒能從這種美色震驚中回過神來。

    “樂哥哥……看著我……”

    沖著神樂妖嬈一笑,幕清幽張開自己雙腿將中間漂亮y部完全呈現在男人炙熱視線下。一雙修長素手分別對自己做著色情至極的事。

    “啊……啊……”

    啟唇嬌滴滴y叫,她一手撫弄著自己勃起粉紅茹頭一手則來到腿心處撥開微合小y唇自己撫弄起那圓潤小y蒂來。

    “幽兒要樂哥哥這樣玩我……啊……啊……”

    沒有人比自己更清楚自己敏感點,也許藥物令她在見到神樂那一刻就變得格外y蕩起來。幕清幽快速揉動著手指按摩自己y蒂,茹頭和胸部也被她弄得更大更脹,沈甸甸來回輕顫著。

    “幽兒……你想用這種方式殺了我麼……”

    發覺自己喉嚨緊連說話都變得困難,手中銅鼓折扇啪落地。顧不上風雅和溫柔,神樂呻吟一聲快速脫掉了自己身上衣服朝著z慰著美人兒撲了過去。

    “繼續……繼續這樣動……我喜歡看……”

    著迷望著幕清幽玩弄自己時情景,神樂一邊伸手到自己胯間快速套弄著那越變越大r棒,一邊將視線與女人妖x湊得更近。

    粉嫩花x漸漸變得濕潤起來,一開一合小d因為動情而分泌出透明粘y。女人潔白指尖依然壓迫著敏感y蒂,而幕清幽充滿春情眼神也男人一劑催情良藥。

    “過來,幫我吸。”

    再也受不了只在一旁邊z慰邊觀看,神樂將幕清幽整個抱起來讓她跪趴在自己腿間,同時按下她頭讓豔紅小口對準自己勃發yj。

    “這里幫我!”

    雙掌不由分說握住女人因低頭而變得更大雙r,像要將它玩壞一樣用力捏著。

    “唔……嗯嗯……”

    順從張開口含住男人不斷跳動著巨大男g,幕清幽擺動著自己頭部上上下下套弄起那灼熱玉棒。

    神樂性器雖然不及皇甫玄紫那般花香四溢,卻也干凈好聞氣息。吃她身體越來越熱,忍不住將小口收緊用力吸吮起來。

    “哦……好棒……被吸死我了……”

    見幕清幽吃r棒吃色情,男人忍不住配合她動作擺動起健腰,像在跟她做a一般抽c起她小嘴來。

    “嗯……唔……”

    不經意間被對方孟浪動作頂到喉嚨深處,女人皺了一下眉連忙用手握住根部不讓動太厲害。

    “討厭……這樣太深了啦!”

    感覺到紫紅色r棒上青筋都在興奮地跳動著,幕清幽吞咽著快要流到身上口水不滿抱怨著。

    “那下面呢?嗯?幽幽,讓我c下面好不好?”

    半祈求半威脅將幕清幽雙腳直接拉了過來,神樂從女人嘴里抽出濕淋淋yj而後對準那早已春y泛濫妖x。

    “嗯……c吧……給c……嗯嗯……用力……”

    鼓勵話語還沒說完,幕清幽就感覺身下一緊,碩大異物蠻橫擠了進來將她yd瞬間填滿。

    “啊啊……哦……”

    男女叫床聲此起彼伏在室內混成一片,兩個人維持著最傳統男上女下姿勢開始了激烈性j。

    “幕清幽……我好愛你……”

    一邊用力在緊致柔滑小x里面c拔,神樂抓緊女人胸前兩個乃子抖動著p股說出深情實話。

    “我也愛……樂哥哥……”

    情不自禁摟緊身上賣力聳動男子,幕清幽主動將雙腿纏上健腰以便能c得更深。

    剎那間男人小球啪啪甩動,r棒抽拉yy四濺。兩個人p股像要黏在一塊似貼的死緊,只把他們爽滿面通紅渾身熱汗。

    “快要死了……要被c爛了……哦啊……”

    情動之時,幕清幽無助喊出y靡話語,卻只換來男人更劇烈震搖。yj像活一般搗進女人小x里又扭又鉆,次次都撞在她敏感點。

    “就要c爛……小浪貨……大乃子……看我今天怎麼玩你……”

    不聽她告饒,神樂c表情兇狠,一點也找不到平時那個風雅樣子。

    “啊啊!!”

    快到高c之時,幕清幽開始用力收縮yd想要同時擠出男人精華。果然,被她這麼一夾神樂只差沒爽昏了過去,連忙咬著牙扭著臀部在小x里狠撞幾下,最終放松精關s出了灼熱白y。

    “呼呼──”

    舒服了過後,幕清幽放松身體被壓在神樂身下喘息。哪知身上男人卻完全不滿足這片刻欲望紓解,反而將很快再度硬起yj抽了出來,而後將她翻了過來g頭直接頂住了她許久未被人開采菊x。

    “要干這里,幽幽!”

    “好……給你干……用力……”

    明白想要j自己菊花意圖,幕清幽不怒反笑,雪白臀部也配合著動作擺動了起來。

    甜蜜c菊 <高h、慎>

    “哦……”

    因為不是第一次被干後x,所以神樂進入并沒有帶來多大痛楚。軟軟xr被堅硬r棒完全撐開一條通路,將兩個人快感都升華到了另一個境地。

    “樂哥哥……樂哥哥……你c得我好舒服……”

    情不自禁伴隨著男人挺進左右搖擺起自己臀部,幕清幽揪緊身下床單俏臉上露出歡愉表情。

    “乖幽兒……樂哥哥也很舒服啊……”

    大掌用力掰開女人兩瓣p股,神樂盯著那條粉色r溝將自己性器進入更深又迅速拔出。如此一來一回,將幕清幽菊花c得越來越通暢,其劇烈程度絕不亞於干那濕漉漉yx。

    “嗯嗯……嗯……”

    紅唇興奮地嚅動著尖叫,幕清幽性到極致難以自控甩動起一頭烏黑長發。凌亂發絲伴隨著身體拍打與震搖在空中畫出不規則線條,那種野獸交歡般放浪姿態將神樂迷得如癡如醉。

    “小浪貨,你就這麼喜歡被我干後x?”

    心中升起暴力因子,男人伸出手扯住幕清幽雙臂讓她擺出奴隸被俘虜姿勢被動承受著自己另一輪猛烈地進攻。

    “啊啊……啊啊……”

    這種類似qg姿勢令幕清幽完全掌控在男人身下,雙臂被扭得疼痛,菊花卻依然c著一根粗大r棒在進進出出。她沒辦法再像剛才那般扭動腰肢,只能不停地搖動著頭將胸前兩團綿r抖出漂亮波浪。

    “說啊,喜不喜歡我這般j你?”

    不滿足將臀部抖動越來越快,抽c幅度卻越來越小。到最後,神樂一個猛力從後面將幕清幽拉進懷里。一邊瘋狂舔吻著她雪白頸部一邊將窄臀抖得跟篩子一般小幅度c在女人菊x里抽動。

    “喜歡……喜歡啦……”

    後x被摩擦越來越熱,一種類似高c奇異感覺開始在女人後臀間不斷聚集。伴隨著神樂性感吼叫,幕清幽也只能用叫床方式來宣泄過多快感。

    “哦……天吶……哦哦……”

    男人下腹部“啪啪啪啪”打在女人p股上,將她身體撞得快要飛出去。堅硬ym偶爾被連帶著c進女人菊x里,用它獨有方式刺激著敏感xr。

    “我不行了樂哥哥……我快n出來了……”

    雖然只後x被干,但幕清幽剛高c過yd卻也因為這般激烈g交而迅速收縮起來。n意在她下腹部聚集起來,讓她分不清到底哪一個x會率先飛上頂點。

    “真麼……那好……”

    本以為這麼說對方會稍稍緩和一下cx幅度,卻沒想到聽到她快要小解反而令神樂更興奮將三根手指狠狠c入她抽搐小x。

    “給我……給我……”

    用手指和yj同時jy著幕清幽前後兩個甜美小x,神樂英俊臉上露出不符合性格獸性神情。

    只見卻c越快,越抽越狠。直玩得幕清幽渾身顫抖嬌泣連連。

    “要s了……s了……”

    直到女人yd里終於噴出大量汁y將手弄得一片泥濘之時,男人這才抱緊了她狠命抽c了一百來下。接下來r棒埋在菊x深處興奮彈跳著,最終圓頭小孔開啟,一股股濃稠jy伴著男人特有香味兒s進了女人後x里……

    “啊……”

    結束了兩場性a上盛宴,幕清幽疲倦軟倒在神樂懷中嬌喘吁吁。

    而男人則輕撫著自己剛剛消軟陽具,修長手指恣意把玩著那紅通通g頭用自按摩方式將剩下jy也擠個干凈。

    “來幽兒,幫我舔干凈。”

    溫柔撫摸著她頭,神樂握著性器送到幕清幽唇邊示意她為服務。

    “嗯……”

    滿足睜開末梢微挑媚眸,女人聽話伸出香舌一吮一含將那些珍珠甜y卷進口中吞下。

    “啊──真舒服。”

    就在幕清幽幫吸吮著r棒時候,神樂仰起頭將一頭長發松散開披到精壯l體上,看上去就像一個來自遠古神明。

    “啊,這檔子事怎麼做都做不夠。”

    合攏自己被c有些麻痹雙腿,幕清幽親完了陽具便挨著那越縮越無害“東西”枕在了男人有力大腿上休息。

    “反正你四年之內也不會有妊,趁著還稀罕我們可以盡情做。”

    臉上掛著寵溺笑容,神樂低下頭輕吻著女人身子。

    不介意她有別男人,更何況這幾個男人之間也多多少少都有些淵源。與魔夜風故交,而魔夜風又和皇甫兄弟有著化不開血緣……

    說到底,大家不過一家親,打斷了骨頭連著筋。只要幽兒喜歡,那也沒什麼不好。

    更何況有了這一層關系,驍國與麒麟國交好也早晚事,對黎民百姓來說也一個天大福氣。

    “在想什麼?”

    見神樂若有所思盯著自己胸部出神,幕清幽掐了茹頭一下明了絕不看自己乃子看到走神。

    吃都吃過,摸也摸過,有什麼好看呢?

    “沒什麼,呵呵。”

    神樂親昵蹭了蹭她臉。

    “只覺得很神奇,那麼多男人之間流血流汗都解決不了事被你用兩個s浪小x就這麼輕易地給處理了。讓我感慨這個世界上,還是女子力量大啊。”

    “去,不正經。”

    聽了男人半夸獎半揶揄笑話,幕清幽狠狠又掐了他的茹頭一下表示自己很不滿。

    “喂,痛誒……”

    不甘心用同樣方式回敬著她,兩個人嘻嘻哈哈不一會兒就在床上笑成了一團。

    “好啦,別鬧了。做完了趕緊走,還得養精蓄銳明天去找銀狼下落呢。”

    擔憂推了推身旁,一方面真想休息了,一方面又怕神樂待過久被人發現了會有性命之憂。幕清幽摟著男人頸子輕輕說。

    “好沒良心小東西,把我用完了就不管了?”

    明白女人為了自己著想,神樂擺出了一個苦惱樣子卻也沒在抗拒,而識大體走下床從地上撿起皺巴巴衣服重新套在英偉身上。也一樣有很多要事要處理,若只顧沈溺於女色,神樂也不會今天運籌帷幄鬼將軍了。

    “幫我告訴魔夜風,我也想他。”

    猶豫了半天,就在神樂將要踏出屋子那一刻,幕清幽還沒忍住脫口而出心中惦念。

    原以為神樂會生氣,卻見大方一笑,臉上浮現了一抹意味深長曖昧。

    “放心,他早晚也會如我這般來找你的。

    夜探密林1

    和神樂激烈歡愛了一夜,解了身上十五相思之毒,幕清幽抱著枕頭好好地睡了一個甜覺。轉天早上醒來之時,她望著屋外明媚陽光心里充滿了振奮感與力量。

    她的男人們在等她完成任務,她的男人們在背後給予她信任。能被一些這般優秀男人所依賴其實也一件幸福事。無論魔夜風、神樂、皇甫玄紫亦或皇甫贏,這樣男人擁有一個都福氣,何況上天還一下給了她那麼多。

    “唉,我可不能辜負了你們啊──”

    用力伸了個懶腰,幕清幽自己燒水洗了個熱氣騰騰澡。

    為了防止機密泄露,她特意要求皇甫贏讓她住在這邊日子沒有侍女陪伴。雖然很多事都要自己動手,但她從來就不那種嬌生慣養大小姐,倒也能夠怡然自得。

    國家大事一方面,正如神樂所說她不希望看到生靈涂炭。但作為一個女人,尤其一個被男人愛滿滿包裹女人。她更不希望自己幾個男人為了這些勞什子政治自相殘殺。

    不是弟弟殺了哥哥,就是哥哥殺了弟弟,這樣爭斗原本就沒有任何意義。但偏偏魔夜風和皇甫贏那強得不行臭脾氣又是那般的相似,害得她非得用極端手段不可。唉,兄弟就兄弟,再怎麼胡鬧身體里還留著一樣的血y啊──

    在心里一邊嘆息著這兩個任性死家夥,幕清幽一邊燒飯、收拾房間、整理去後山密林會用到的東西,整個白天她就在這種閑適中靜悄悄度過。

    但當天際隱去最後一道落日余暉,她那末梢微挑星眸就像覺醒母獅一般變得精明犀利起來,全身上下都進入了備戰狀態。只見她穿上夜行衣,背上準備好包袱一個人用輕功迅速潛入了後山,在那茂密幽森密林里踏月疾行,沒過多久就隱入了這深就像永遠看不見盡頭林子里。

    “咕……咕……”

    月亮掛在樹木枝頭,白慘慘顏色看上去有些詭異。女人用輕功飛奔了一會兒,發現無論怎麼加速周圍樹木也一樣多,道路也一樣不好走,便卸了勁兒從樹上躍到地面上來。

    耳邊響著貓頭鷹古怪叫聲以及各種蟲鳴,一陣冷風拂過她冰涼面頰,讓她禁不住打了個寒戰。

    “想不到這個地方y氣還挺重。”

    鼻尖嗅著茂林深處濃重潮濕氣,她從懷中掏出火折子點上仔細查看起四周來。

    後山原本就未經開墾過地方,當時為了注重風水,才將皇宮蓋在此處。但另一方面也要防止敵人從這里偷襲皇宮,才一直保持著它最天然模樣。

    細一查看這些樹木少說也有幾百年歷史,一棵棵粗壯無比,枝葉糾纏,就像一個天然屏障。即便現在已入了深秋,?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