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56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58:18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天佑民……真天佑民。”

    提到銀狼,神樂心里百味陳雜──

    都說得銀狼者天下,神樂曾經擁有過天下卻毫不在意拱手讓人,自己做個退居幕後鬼將軍,就因為在意并不僅僅權力而已,而黎民百姓否能夠真真正正安居樂業。

    江山孰姓又有什麼關系,只要百姓幸福安康就算要神樂死那也義不容辭!

    當初得知銀狼現世,不禁喜憂參半夜不能寐,只怕這神獸被j人所用禍國殃民。不管這傳說不真,若所有人都把它當做真,那麼即便假也會有不堪想象影響力。

    而現在呢? 銀狼既然已經落入自己人手中,那麼鏟平j佞就指日可待。神樂也終於可以不用那麼累,稍稍松口氣睡個安穩覺了。

    這真,太好了!

    “棒棒,回去告訴王爺,言悔愿意配合一切行動,請王爺務必放心。”

    刷一聲合上紙扇,忍住心中激動輕聲命到。

    “是!公子請放心。那棒棒先回去復命了。”

    “好。姑娘辛苦。”

    “公子客氣了。”

    恭敬朝男人拱手領命,女人點點頭。下一瞬間便抱著自己身體像皮球一樣滾動著消失在屋子角落里了。

    “咦?好神奇……”

    訝異望著棒棒消失地方,縱使神樂自己武功卓絕卻也猜不透為什麼這女人能在自己眼皮底下奇跡般不見。

    “真不愧王爺人,一樣神神秘秘令人參不透啊。”

    情不自禁長大了嘴巴,神樂覺得這女人又厲害又有趣。

    “不過……一個女人叫棒棒……那不很y蕩嗎?嘖……”

    亂.纏

    差人送走了魔夜風,皇甫玄紫那張妖媚臉兒上笑意逐漸收斂。但見長嘆一聲,而後默然坐在桌邊喝茶。一杯接著一杯,竟將那潤肺玩意兒當酒喝。沒過多久已一壺空蕩,而端著茶杯男人卻若有所思瞪著那白色空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唉,剪不斷理還亂啊……”

    不明不白道出這樣一句話,玄紫柔媚眼神忽然一凜,“喀嚓”一聲竟徒手攥碎了那白瓷茶盞。

    沒有一滴血。

    彎彎月牙眸因顯露出不多見y冷而驀地張開,隨後卻又緩慢恢復平和。揭示了男人心情變化。

    “呵──”

    啟唇發出一聲輕笑,皇甫玄紫輕晃著頭像在嘲笑自己不理智。

    握緊手指漸漸松開,早已化成粉末“杯尸”從指縫里流沙般簌簌滑落,在地面上聚成一個小小沙丘。又自沈吟了片刻,直到對著從懷中掏出小鏡子,那張從來都淡漠或者妖媚俊臉再度恢復成像以前一樣時候。皇甫玄紫這才輕輕撩袍站起,不緊不慢向內室走去。

    “今天好點了沒?”

    將手中剛熬好藥湯平放在木桌上,皇甫玄紫對著躺在自己床上人兒淡淡問道。

    “哼。”

    誰知,回只一聲不屑冷笑。

    “看來恢復還不錯。”

    沒在意輕笑一下,皇甫玄紫慢慢卷起衣袖坐在床邊將藥汁親自送到對方唇邊。

    “趁熱喝。此藥還得再喝三天身上傷口才能愈合。”

    “呵呵。”

    又一聲冷笑,然而那人卻并沒有抗拒遞過來湯勺,而乖乖張開了嘴巴將苦澀汁水全部吞了下去。

    “明知道凡間藥只能治療皮外傷,想讓我恢復神力還要仙界靈y才可。”

    翹著二郎腿,墨綠色瞳仁閃爍著揶揄光芒。

    “我不知道。”

    面對銀狼提點,皇甫玄紫卻像什麼也沒聽見一樣,猶自專心將剩下藥全部喂到口中。

    “切,裝傻充愣。”

    皺皺俊挺鼻子,少年墨綠色瞳仁里閃出一抹譏誚。

    “皮外傷能恢復就已經很不錯了,不需要非化為成人樣不可。”

    看著對方將自己熬藥全部都喝光,皇甫玄紫依舊那副看不出情緒淡漠表情。舉手投足之間只流露出對喂藥認真,完全不在意被服侍那個人所思所想。

    “你這混蛋!”

    原本還滿不在乎拿皇甫玄紫打趣,但一聽說對方根本無意將自己完全治愈。銀狼再也按耐不住憤怒情緒,一把揪住男人衣領掄拳就要打。

    “你真是太天真了,以為最起碼能被人所救。結果,反而一步一步落入了這個狐貍精圈套里!告訴,囚禁了我也沒用!若你想做什麼對王不利事,銀狼就算法力盡失也能與你同歸於盡!”

    “輕點,我說──”

    見一頭銀發少年氣急敗壞將俊臉直著自己美顏咆哮,皇甫玄紫卻只用手輕拍著那威脅著自己脖子爪子。

    “在下只個凡人而已,禁不起這位神仙怒火。”

    媚眼雖然柔情無限,但紅潤嘴唇卻勾起了一個冷冽弧度你。

    “而且……銀狼兄弟,我怎麼看都好心救你的那個人,怎麼反而恩將仇報呢?”

    “少跟我來這套!”

    鼻尖嗅著從對方身上傳來陣陣蘭花幽香,銀狼莫名感到氣悶。一個甩手,又將皇甫玄紫纖瘦身子狠狠丟了出去。

    “你上輩子是狐貍精,上上輩子也是狐貍精!難道這輩子就會變成好人麼?以為我不知道,當初所有人都喝了孟婆湯。只有你用男色誘惑孟婆,少喝了半碗沒有將前世記憶全部忘卻。紫狐啊,你安什麼心?當年報復難道還不夠麼,非要生生世世都讓王死於非命才滿意?”

    “話不能這麼說,死於非命自作孽,不可活。”

    提起這件事,皇甫玄紫淡漠面具終於被撕裂。冷笑著整理好自己衣領,慢慢轉身,留給床上少年一個無情背影。

    “怎麼會?你明知道……明知道那日月之神詭計!”

    先前桀驁氣焰消失殆盡,銀狼忍住身上傷痛顫抖爬到床沿,近乎乞求抓住玄紫衣擺一角。

    “王不想象中那般無情人,一直都在變好啊!”

    “變好?”

    揚起一邊細眉,皇甫玄紫把玩著自己一綹青絲露出一個妖媚卻殘忍笑。

    “有麼──”

    “幾千年前,為了滅我族類,將自己親生妹妹彩霓推下魔界做餌。可憐那彩霓仙子清純如玉,到最後卻落得個被活活j死下場。幾千年後又故技重施,將情人送到麒麟國來做那紅顏禍水,迷惑兄弟二人。企圖謀朝篡位,將二人一并殺死。甚至不念那兄弟之情,手足之誼。這樣魔鬼,殺一萬次都嫌不夠。”

    “……那你還……還……”

    不可思議睜大了綠色眼眸,銀狼望著皇甫玄紫逐漸猙獰面容只覺得駭氣凜然,渾身發冷。

    這個男人……這個男人……

    既然在心里那麼恨魔夜風,為什麼方才還在外面做出那副假惺惺模樣?難道說故意向魔夜風示好,用親情軟化心智只為了更進一步扼殺生命嗎?

    紫狐啊……

    究竟有多深藏不露……有多表里不一呢?

    “還什麼?還和他稱兄道弟?還還和把酒言歡?”

    輕盈伸出舌頭將紅櫻色嘴唇舔得性感而濕潤,皇甫玄紫挑起眼梢笑意更濃更冷。

    “那有什麼,逢場作戲罷了。別忘了,我可是狐啊。當年既然騙得了夜風王,現在也一樣能騙得過魔夜風。人生本就場戲,真真假假又誰能真正弄得清呢?”

    說著說著,皇甫玄紫竟然抿唇咯咯笑了起來。

    但見蘭指微翹,青絲如瀑。未施脂粉蒼白俊顏上,只有嘴唇嫣紅如血,既冶豔又預示了血雨腥風不詳。銀狼跪在身後看著這記恨千年狐妖化身,只覺得身體中蘊藏了快要爆炸恐懼以及自身對自身無助憐憫。

    啊,他可是狐啊──

    全天下間最狡猾也最執著的狐。

    當初只因善良圣女彩霓救過一命,就一直對她的慘死耿耿於懷。從始至終,裝腔作勢,曲意逢迎,一步一步埋下暗線,一步一步完成自己報仇大計。最終連自己和眾妖性命都搭了進去,終得換取夜風王一死來為彩虹仙子償命。

    而現在,如此這般處心積慮,又是為了何人在造業呢?

    “仇……不早就報了嗎?當初那場浩劫,除了尚且稚幼。包括夜風王在內,、水妖、琴魔幾乎所有法力強大同族都血濺七重天。鬼哭神嚎,尸橫遍野。侵犯過圣女人早已不在,此世為何仍不肯善罷甘休?”

    提起當年慘劇,銀狼原本如祖母綠一般閃耀著墨綠瞳眸也變得色澤y暗,神采凄涼。

    不愿想,不愿意回想起哪怕一點點能與那件事沾得上邊y霾。因為會害怕,會哭泣,會顫抖如同篩子一般不堪一擊。

    那一種滔天恐懼──上天,有五雷轟頂;下地,有野火焚身;入海,有巨浪猛鯨。

    死。死。死。

    沒有人給們活路,沒有人給們希望。留下,除了毀滅再無其他。

    琴魔弦斷了,十根手指被天斬一根一根剁下來,丟到地上被野火侵蝕。水妖被刺瞎了雙眼,除去了仙根,孤獨沉在那潭冰冷死水里化為一片蒼藍。夜風王抱著那個害死所有人女人,一言不發挺立著……直到被日月之神活生生挖走了心。

    而狐妖自己,支持到最後……

    那個時候,全身血,沒有一寸肌膚完好。然而死時候,臉上卻掛著笑。手中還緊攥著一條七彩絹帕,那美麗色澤恍若天上彩虹。

    慟哭。

    “休?”

    聽了銀狼問話,皇甫玄紫停止了笑聲,彎彎月牙眸露出難得凝重。

    “休不得啊──銀狼兄弟。”

    嘆息,又嘆息。長而濃密睫毛如同羽扇般上下飛舞。

    “從未後悔過當年那件事,害死人……都該死。只除了她……”

    想到那個女人,皇甫玄紫臉部線條也變得柔和起來。眸光之中除了暴戾與殺氣,還多了一絲令人意外黯然。

    “如果不是為了復仇,青悠仙子也不會被卷進那場浩劫之中,被眾妖玷污最終還丟掉了性命。欠她的,上輩子還不了,這輩子一定要還。管她大仙女也好,幕清幽也好。戀慕她,要許她幸福。”

    “為了那個賤人?”

    提起幕清幽名字,冷笑人換做了銀狼。

    “呃!”

    哪知話還沒說完,少年脖頸卻被驀然轉身皇甫玄紫一把攥住。

    “什麼‘賤人’……小心你的措辭,銀狼兄弟。”

    雙目直著墨綠色狼眸,玄紫啟唇露出一口白森森牙。

    “賤人……賤人……賤人!!”

    銀狼也不個省油燈,盡管被掐住了脖子快不能呼吸,卻還咬牙切齒繼續咒罵。

    “青悠仙子?別笑死人了……她就個千人騎萬人跨浪貨!!上輩子,這輩子也。生生世世都!!啊!”

    臉頰被狠狠甩了一個耳光,銀狼疼痛伏在了床板上捂著臉怨毒回頭望著玄紫。

    “閉上嘴也許你還能多活幾天。”

    懶再跟斗嘴,皇甫玄紫攥緊拳頭又松開。瞇著眸盯了少年一會兒,發現自己無意再這樣繼續下去便端起床邊空碗,轉身就要離開。

    “狐貍精,不用癡心妄想了。”

    在踏出門檻之前,身後傳來銀狼得意笑聲。停頓,皺眉。

    “雖然法力幾乎喪失,卻也還殘留著那麼一點靈力。那女人一背著我,我就感覺到了,她心里有人──只不過,并不你。”

    “呵呵──”

    勾唇,回眸。

    “那又怎麼樣?她喜歡的那個人早在幾千年前就被日月之神挖了心。”

    “你!”

    銀狼咆哮,卻由於雙腳被鐵鏈拴住無法下床跟拼命。可憐那銀發美少年,此時只能像個困獸在床上哀嚎掙扎。

    “哈哈,哈哈哈哈──”

    空氣之中,只余某人長笑。

    御書房偷歡 <高h、慎>

    找到銀狼之後,幕清幽這一次任務算圓滿完成了。

    她每天在別院里喝喝茶看百~萬\小!說,偶爾溫習一下快要荒廢掉武功,也算將日子過得愜意而舒適。

    神樂與魔夜風那邊沒什麼消息,而皇甫玄紫也因為要照顧銀狼久未露面。沒有了男人們打擾,她感覺就像回到了少女時代,一顆心都沈靜、空明,仿佛能夠把一切煩惱都忘掉。

    直到皇甫贏召見她時候,這樣寧靜日子已經持續了大半個月。

    詔書請小太監密宣,當時幕清幽身上穿著純白素裙,頭發只松散編了個麻花辮用絲絳一系。頭上、耳朵上、脖頸上任何多余裝飾都沒有,看上去就像個十八九歲純真少女。原本想換套衣服梳妝打扮一下才去見皇甫贏,但小太監卻說詔書下急要幽妃娘娘馬上去御書房面圣。

    萬般無奈之下,她只得放下手中書本,素面朝天跟在小太監身後抄小路來到了御書房。

    “皇上,幽妃娘娘到了──”

    安靜候在門外聽著小太監恭敬傳話,幕清幽覺得這一次會面有些與以往不同。

    也許因為太長時間沒有見到皇甫贏緣故,她心竟不自覺地加快了跳動速度。就像任何小別了一段時間夫妻一樣,再見面既期待又惶恐。

    惶恐因為怕兩個人都起了變化,再在一起反生尷尬;期待卻控制不了想念心思,只盼能將對方毫無顧忌緊緊擁入懷中。

    “讓她進來──”

    書房內很快響起了那個熟悉低沈聲音。不冷不熱,皇甫贏風格。

    “是──”

    在小太監眼神示意下,幕清幽邁動腳步走進了御書房。

    目所能及之處男人還埋首在一大堆奏折之中馬不停蹄辦公,就像完全沒有注意到她出現。

    今天皇甫贏穿了一件紫色繡著金龍長袍,冰山一般撲克臉上沒有表情,只有專注。不知道不最近都沒睡好緣故,臉看起來充滿了疲倦,下巴上還多出了一些胡渣增添了一抹頹廢氣息。

    難道又是祝宰相在興奮作浪,不然還有何人能讓日理萬機如此辛苦?

    微微皺了皺柳眉,幕清幽發現自己很不喜歡看到皇甫贏受累。不過轉念一想既然銀狼已經到手打敗敵人指日可待,便又漸漸放松了下來。

    “贏──”

    原本想張口喚,但出現卻只一個口型聲音又被她自己咽了回去。看到皇甫贏這麼認真批改奏折,那樣子真出奇俊美,幕清幽忽然覺得有點舍不得打攪。

    這感覺令她仿佛回到了們最初相識時候,這家夥竟然能丟她一個嬌滴滴大美人兒在床上發霉,自己則心無雜念坐在桌邊工作到深夜……可見定力非同一般。

    算了,反正她有時間,慢慢等忙完手上再說吧。

    自己找了張椅子隨便坐下,她歪著身子用手掌托著下巴安靜注視著側臉發呆。決定當個好媳婦,不去擾亂相公的正事。

    “我好看嗎?”

    不動聲色將手中最後一個奏折批改完,皇甫贏輕輕吐出一口氣捏著自己眉心。再一轉頭,目光已經落在了身旁女人身上。

    “好看,從這個角度看上去,很英俊。”

    見自己偷窺被發現,幕清幽也不掩飾什麼,只露出一個甜甜笑容。

    她說事實,皇甫贏書房窗子在側面。現在上午,陽光透過窗子投s進來將側臉鍍上一層金邊。生得冷峻,側面看去鼻梁挺直嘴唇薄利,很有一種神圣感,幾乎將她看得入了迷。

    “……”

    這麼直白夸贊讓皇甫贏一時之間不知怎麼回應才好。再一定神,發現幕清幽今天打扮如此清純,如此柔美……心里隨之產生了一點異樣震撼。

    “哼……”

    所有言語都化作一聲寵溺嘆息,男人側過身子來面對著她,目光如炬。

    “把衣服脫了。”

    一瞬不瞬緊盯著面前美人,看上去波瀾不驚,口中說話語卻如此聳動。

    “嗯?”

    原本以為對方有好多話要對自己說,沒想到第一件事竟然要她脫衣服,幕清幽愣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該不該聽指示。

    “怎麼,你想讓本王親自動手?”

    不滿女人還在磨磨蹭蹭,皇甫贏聲音已經變得沙啞了起來。

    這麼多天不見了,這個小妖精自己倒落得輕松自在。可苦了每天日理萬機,好不容易忙完了回寢宮卻連個暖被窩女人都沒有。做皇帝做成這樣,不也太慘了點,嗯?

    “好吧。”

    脫就脫,幕清幽聳聳肩倒也不覺得有什麼。

    先外衫,後裙子,最後輪到肚兜和褻褲。沒過多久,一具盈白美人兒l體就毫無遮掩展露在這原本應該整個皇宮里最莊嚴肅穆地方里。

    “啊──”

    深吸一口氣,再緩緩地呼出。皇甫贏黑眸緊盯著幕清幽l體,眼神像已經在用意念力同她交歡了一般炙熱。

    “喂!……”

    在被從椅子上站起來慢慢靠近自己皇甫贏撲倒在御書房地毯上那一刻。幕清幽有點激動,又有點哭笑不得。

    “吵什麼,這種時候應該專心點。”

    親親幕清幽臉,緊接著將火燙長舌探入她櫻桃小口。皇甫贏攪動著她口腔,大手順勢握住了她胸前兩個茹房。

    沈甸甸軟r被一來二去用力揉搓推擠,幕清幽有些吃不消了。這多日未見,皇甫贏忍得快崩潰了。

    “在這做?會不會太急了點……”嬌喘吁吁像一條滑溜溜魚一般被身著龍袍男人壓在身下扭動,幕清幽被熱情得緊,眼神變得有些恍惚。

    “所以咱們得快點,這是偷來的。”

    狠狠吸住幕清幽舌頭嘬了又嘬,皇甫贏不敢脫自己衣服,只倉促伸手向下解開褲頭將早已變得硬邦邦陽具釋放了出來。

    “啊哦!”

    雙腿迅速被皇甫贏分開掛在雄壯腰間摩擦那些昂貴衣料,幕清幽只感覺自己蜜x被用力c進來一根巨大r棒正以強悍力度在往深處頂進。

    “別怕,可能有點干,一會兒就好了。”

    抱著幕清幽雪白p股又調整了一下t位,皇甫贏高大身子跪趴在她r體上開始擺動著臀部迅速抽c起那渴望已久小x來。

    “嗯……嗯……”

    在干澀時候強行擠入有那麼一點疼痛,但皇甫贏一邊不受控制c著她一邊用雙手愛撫著她敏感茹房,用嘴唇親吻她身體。很快便使幕清幽動了情,從小x里流出動人花y來。

    “對,敏感美人兒……再多流點水兒給我……”

    華麗龍袍被撩到了腰部以上露出結實有力p股,隨著cx動作,那肌r明顯性感臀部也在以一種撩人速度起伏抖動著。

    “唧唧……唧唧……”

    兩人交h處因為不斷摩擦而發出曖昧水聲,烏紫色大r棒將嫩粉色小x撐得開開,yj根部已經被搗出了一圈細膩白色泡沫。

    “啊……贏……贏……”

    激狂性j令幕清幽有種被凌虐感覺,身上皇甫贏律動得太厲害了,猛烈到只顧發泄自己的欲望,已經無暇顧及到她的感受了。

    “對不起……你忍著點……停不下來了……”

    低頭望著沒做一會兒就已經香汗淋漓的幕清幽,男人俊臉脹得微紅,頭頂上原本梳得一絲不亂長發也垂蕩下來不少,跟隨著抽c節奏前後搖擺著。

    “不要了……太用力了……”

    看著皇甫贏試圖安慰自己用那溫熱指腹按壓旋磨著她兩枚粉嫩小茹頭,將它們在指間靈活繞來繞去。幕清幽有些痛苦攀住肩膀放聲尖叫,“啊、啊、啊、啊”呻吟個不停。

    她搖著頭,喘著大氣,想告訴下面c得太激烈了,再多愛撫也沒有用。但男人此時就如同縱欲野獸一般,幾近瘋狂撞擊著她身體用大r棒拼命jy著她嬌柔小x。

    “配合我……寶貝兒……”

    氣息變得越來越粗重,皇甫贏渾身肌r都繃緊了,沁出汗水將龍袍染得發潮。

    從正面抽c了不知多久,r棒埋在幕清幽體內興奮跳動著。而後突然間水淋淋拔出來,粗壯手臂抱著幕清幽翻了個身,從後面撫著那圓潤雪白r體再次用力突入。

    “如果實在受不住,就當做在qg吧。”

    嘆息著抱著女人臀部“啪啪啪啪”用小腹不停撞擊著,皇甫贏咬著牙吐出這邪惡幾個字。

    “寡人真想死你了……”

    小別勝新婚 <高h、慎>

    背入式姿勢從來對男人來說享受,對女人而言折磨。

    臀部高高翹起像狗一樣趴著,將自己私密處被干情況完全暴露在男人面前而自己卻什麼都看不到。這種情懷令人害怕,卻又點燃起一絲小小興奮……感覺到皇甫贏大手像鐵箍一樣緊緊抱住自己p股,幕清幽盡管被過於粗大r棒c得有些不適卻還咬著牙順從了渴求。

    “啊……啊……啊……啊……”

    叫床聲音尖銳而短促,配合著r體相撞“啪啪”拍打聲。yd被r棒摩擦得酥酥麻麻,像有一股電流在甬道內瞬間通過。嫩壁在g頭刮弄下震動,敏感點在兇猛撞擊下顫抖。

    她那根長長辮子沿著頸部曲線垂蕩下來無力蜷曲在地毯上,讓幕清幽被男人干樣子看上去更加柔弱可憐,也成功引發了對方更猛烈蹂躪。

    “你舒不舒服……舒不舒服?”

    疑問慢慢變成粗吼,皇甫贏用力擺動著健腰抽c思念已久身體。g丸不停甩動,粗黑ym摩擦著那飽滿嫩白y戶將周圍皮膚弄得發紅。雖然看上去只再普通不過性j,但對於皇甫贏與幕清幽兩人來說那更像一種靈與r之間侵占與廝磨。

    “感覺到寡人是愛了麼,感覺到寡人有多想你了麼?”

    拼命地c弄著已經被抽c得發紅y戶,皇甫贏拍了女人臀部響亮幾巴掌後壓著聲音強勢追問。

    “嗯嗯……哦……”

    過多快感與抽c已經令幕清幽y水決堤,生理與心理都處於迷蒙狀態。聽到皇甫贏問話,她也只能噙著歡愉眼淚一邊呻吟一邊用力搖頭。

    不沒感覺到,而她被干得好想大叫……快要受不了了……

    “沒有?”

    皺著眉緊盯著被自己侵占著小x,皇甫贏扭動著臀部更大幅度從不同角度撞擊進幕清幽甬道深處,連帶著蹂躪那兩片粉色小y唇。

    “現在呢?嗯?”

    幾乎將ym都c進那花水泛濫rd里,皇甫贏將原本縮得緊緊小x越c越大,“啾啾唧唧”響個不停。

    從來不覺得自己個沈迷女色男人,甚至在幕清幽還待在自己身邊時兩個人也不曾有過如此狂野縱欲。竟然不顧一切就在這隨時可能有人出入御書房內就地交歡了起來,完全將理智棄於不顧。

    但忍不住、受不了。除了做a無法發泄這麼多天壓抑著對她想念,以及乍見時那副清純模樣給自己帶來震撼。

    c死她!干死她!竟然穿那麼純真,那麼無辜……

    下半身用力一挺“噗滋”盡根沒入那銷魂rd,興奮看著女人“啊嗯”尖叫一聲將自己全部都吃進去。俯下身子用粗壯手臂攬住女人腰肢,胯部緊貼著她臀r以g頭抵住地方為圓心畫起了圈圈。

    “不要……不要……”

    也許以前這麼喊時候還有些欲拒還迎成分,但今天幕清幽用力掙扎著,甚至用手指掰著皇甫贏手臂瘋狂要擺脫這種過於強烈性j。她完完全全是認真的!

    老天,從哪里學來這種技巧?

    這就相當於直接去用最堅硬部位刺激她最敏感地方啊。

    嬌嫩花心一次次被頂開,又一次次不突入只在小縫處窮磨蹭。搞得她高c連連從頭到腳都哆嗦……尖叫已經於事無補,掙扎只能讓變態將自己還更緊。於幕清幽就只能緊咬著自己下唇,夾緊腿心處那一根粗大r棒一邊噴潮一邊跪趴在地上猛甩頭。

    “死吧……你去死吧寶貝兒……死在我身下……”

    用腥紅色長舌舔著她光滑皮膚上汗水呢喃,皇甫贏邪惡用手臂磨蹭她那兩團凝脂般乃子。

    “嗚……”

    終於忍不住又羞又急哭了出來,幕清幽放棄了掙扎如同一個沒有生命木偶一般一邊顫抖一邊放松開夾緊下t好讓彼此摩擦不至於強烈到讓自己羞恥的n了出來。

    “快了……就快了……”

    身上猶自持續著研磨男人突然間改變了語氣轉為壓抑粗喘。埋在甬道內部r棒也突然間劇烈彈跳了起來。

    “哦……哦哦哦……s了……s了!”

    爆發般大吼一聲,皇甫贏開始不受控制劇烈抽c起幕清幽的yd來。

    彈性極好小x像一個容器將鼓脹陽具內部精華一滴不剩吸吮出來,完全吞進zg里慢慢消化掉。

    待到皇甫贏衣衫盡濕的從女人體內抽出消軟了一半r棒之時,幕清幽全身無力撲倒在地攤上痙攣著縮成一團。雪白身體布滿了歡愉汗珠。

    天旋地轉

    終於抒發完自己對幕清幽想念,皇甫贏喘著粗氣將赤l她從地上抱進懷里。而後像伺候一個小嬰兒一般親手為她擦干凈身子,穿上衣服。

    “其實跟男人交歡也沒有那麼舒服吧,看你每次都要死要活。”

    貼心將她額前碎發整理好,皇甫贏摟著幕清幽忽然笑著打趣。

    “還好……還好……”

    這個問題問幕清幽很尷尬,說舒服就等於承認了自己y蕩;說不舒服估計又會傷害到皇甫贏自尊心。

    不就男女這點破事兒麼,一抽一c來來回回蠕動。其實真說不上什麼喜惡。不過她在幾個男人強勁體力下倒很少有不能達到高c時候,性事上已經比大多數女人幸福許多。

    “你什麼時候也學會不正經了?”

    在看到皇甫贏表情古怪盯著自己時候,她忍不住揚手捶了一下。

    “有麼,我不覺得啊。”

    微笑著摸摸自己鼻子,難得大冰山能笑得這般無邪。

    “沒有麼?”

    狐疑盯著,幕清幽從懷里爬起來給自己倒了杯茶喝。

    “呵呵,多疑的小妖精。”

    沒有再繼續追究這個問題,皇甫贏目光由無邪慢慢轉換成一種難以言說眷戀。像十分舍不得,卻又不得不割舍……

    “你怎麼了?”

    見男人俊顏上笑容只稍縱即逝,定定看了自己一會兒後又轉變為凝重投s到身後一軸卷宗上。幕清幽忽然覺得有什麼大事發生了。

    “祝宰相調兵了。”

    刻意用自己高大身軀擋住那軸卷宗,皇甫贏阻一把抓住女人想探個究竟小手。而後用自己寬厚有力大掌愛憐撫了撫她頭。

    “乖,不要擔心,我可以應付。”

    攬著幕清幽身子在她額上輕輕一吻,冰山般表情終於多了幾許溫柔。

    “這段時間宮里不太平,我已經你為安排好了,讓人護送著你回驍國。你也應該回去探親了不是嗎?”

    什麼?此話一出,幕清幽心里一驚。

    “我要看!”

    用力握住男人臂膀,她忍不住焦急請求。

    她才不信什麼事情都沒有呢!不然話為什麼這個一向占有欲強男人會突然間提出要將她送回去這種話?明明知道她是j細來的,也明明知道自己和其男人之間曖昧……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這難道……難道臨終前托付嗎?

    “你看什麼,政治上事兒。無聊得很。”

    見幕清幽始終不肯乖乖聽話,皇甫贏干脆一把將她打橫抱起,強制性按在自己懷中。

    “那說給我聽,說給我聽!我懂……你明知道我什麼都懂。我們不夫妻嗎,出了事……為什麼不肯跟我說?”

    原本不愛哭,但不知為什麼說著說著,眼圈就情不自禁紅了。幕清幽從小就孤單,長大後遇見這些男人對她而言既情人又夥伴。少了一個都不行,更何況還可能有生命危險。

    “對,我們夫妻啊……誰說不是了?幽幽,別哭了,我還好好在這里嗎?”

    女人一哭,皇甫贏就拿她沒辦法了。

    完全不顧及君王威儀,抱著她就在這紅色地攤上席地而坐。華麗龍袍與她樸素白裙交疊在一起,顯得意外和諧。

    “那告訴我,不許說謊。我才能安心。”

    恐嚇揪住男人衣領威脅,幕清幽誓死要問出其中所以然來。

    “唉……”

    拗不過她堅持,皇甫贏盯著她美顏半晌,確定了她認真之後終於開口幽幽說到──

    “我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卻沒想到這一天會來這樣快。”

    “嗯?”

    “祝乘風老臣,原本就野心勃勃,虎視麒麟國神威。這麼多年過去了,都沒有停止一刻來覬覦皇甫家江山。這老兒,不但妖言鼓動石夜風叛變,還讓女兒迷惑玄紫企圖為挾天子以令諸侯之用。只因娶了祝晴蓮,和他之間多多少少還有點牽制,玄紫又及時識破了y謀,這麼多年才能忍著按兵不動。但現在,祝晴蓮已瘋被打入了冷宮。我們之間一直僵持著這張網算撕破了。所以,他開始調兵遣將,想要退位。”

    “荒唐!一個宰相而已,名不正言不順,有什麼權利退位?”

    話音剛落,幕清幽已然皺眉。

    自古以來,若說皇子不滿太子繼位起兵造反屢見不鮮。卻還沒有見過家臣成功篡謀主上江山。這祝宰相野心固然不小,但應該還沒有本事大到能夠一手遮天吧?

    “沒有權利,但有兵力。”

    提起這件事,皇甫贏面容更加冷若寒霜。

    “祝宰相當朝老臣,年輕時也戰功赫赫,因此極得父皇賞識。即位時尚且年幼,先皇就賜予祝宰相太傅掛名頭銜,并且手握黑旗令,可隨時調動關外三百萬大軍,以防外敵入侵或者表親中王爺叛變。”

    “……卻沒想到,r包子打了狗,反而給了他謀朝篡位籌碼是不?”

    聽到這里,幕清幽不禁無語。

    這個皇甫天極,也太沒有遠見了吧?

    “幽兒……這個比喻……”

    兩個人原本在商談一件極其嚴肅事情,但到了關鍵時刻,男人卻被她逗得莞爾。

    “怎麼?本來就是狗!不,說狗還侮辱了狗,狗還知道忠心呢!”鄙夷啐了一聲,幕清幽恨恨罵道。

    “差不多吧。”

    親親妻子臉頰,皇甫贏忽然想就這樣一直抱著她到天荒地老。

    “那出兵原因呢?總不能跟關外將軍們說,為了自己篡位才調兵吧?”

    想到另一個重要問題,幕清幽連忙追問。

    “這個……呵呵。”

    皇甫贏一頓,隨即苦笑。

    “當然鏟除昏君,為民謀利了。”

    “昏君?”

    不悅挑起了細眉,幕清幽忍不住破口大罵。

    “胡說八道!”

    若說魔夜風個明君,她還有可能有點心虛。但皇甫贏每天勤於政事,廢寢忘食她作為妻子親眼所見。哪有任人污蔑道理?!

    誰見過昏君批改奏折到深夜?誰見過昏君不管晚上折騰得多累轉天也一樣準時去上早朝?

    哪里受了災了,哪里著了火了,她都好幾天看不見身影。好不容易回來了都一句話還沒來得及多說就累得睡著了。說昏君人,究竟有沒有良心!

    “怎麼胡說了?”

    皇甫贏冷笑著說著反話。

    “寡人性好奢華,浸y女色。為了來路不明j細妖女,連知書達理皇後都給活活瘋了打入冷宮。每天縱情聲色,最終縱欲過度導致腿腳都變得不利索了。這樣昏君,人人除之而後快不麼?”

    “……不要這麼說。”

    皇甫贏看上去越不在意,越淡漠,幕清幽心就越像針扎似地疼。待要用心安慰,心中某一處卻像被提點了一般猛然間被觸動。

    不對……

    原本只傷心難過,但越琢磨,就越覺得可疑。將皇甫贏被指責這些事情聯系起來,幕清幽只感渾身發冷。

    這一切……這一切……難道不她自己害嗎?

    可不麼──

    說什麼送她來探皇甫贏底啊,說什麼來揪出幕後黑手?麒麟國從來就沒有過什麼黑手不麼?祝宰相野心就在那里,自從她第一天踏進麒麟國這片領土時大家就都知道!皇甫玄紫知道,皇甫贏知道,而那祝晴蓮也從來都不什麼省油燈。

    神樂……神樂啊……

    心慢慢變冷了,眼淚不由自主模糊了雙眸。

    什麼細作一到這邊就莫名其妙被殺死了,連個渣都沒剩。什麼這邊有幕後黑手一直在c縱一切。一直都只神樂一個人在說而已。說了,告訴魔夜風,魔夜風再叮囑自己……

    結果就,她被送到麒麟國來。而後真成了禍國殃民褒姒妲己,真就將皇甫贏禍害一塌糊涂。

    於是,她到了這里這麼久,該查都沒查著,反而一直在助神樂一臂之力而自己卻不自知……若不為了她,皇甫贏怎麼會大興土木重新蓋了奢華寢宮只為兩人合住?若不為了她,祝晴蓮又怎麼會由愛生恨一頭撞斷了他腿骨?若不因為她……祝宰相興兵造反罪狀又有哪一樣能屬實?

    賤人!

    她真個白癡一樣小賤人啊!

    被男人玩弄在鼓掌之中耍團團轉,卻害了一直以來真關心自己人!

    “你去哪?”

    見幕清幽忽然捂著口唇瘋了一樣向外奔去,皇甫贏沒料到她突然激動一時之間沒攔住她。

    沒有回到話,女人一路狂奔。

    老天──

    不要讓她猜想一切成為真……不要讓她一直以來忘不掉樂哥哥再次成為所有事情罪魁禍首。

    她要去找玄紫,先留住銀狼不能像原先計劃那樣直接交給神樂!直到那個男人向她交待出真實一切為止!!

    狼子野心

    盡管心里焦急,幕清幽還沒有忘記要避人耳目。謹小慎微施展輕功用最快速度來到玄紫樓尋找著皇甫玄紫身影,卻意外發現一個纖瘦孱弱人兒被塞住嘴巴用鐵鏈拴住雙手雙腳困在內室一張床上。

    這……銀狼?!

    “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玄紫去了哪里?”

    不疑有沖上前去一把將少年嘴里布巾抽了出來,女人忽然間覺得很害怕。因為周圍人和事就像一下子什麼都不對了一般,令她手足無措。也根本就猜不清楚其中道理。

    先是祝宰相叛變,皇甫贏抱了必死決心要背水一戰。而後一直很放心交給玄紫照看銀狼卻莫名其妙被人綁在床上,同時皇甫玄紫不知所蹤……已經開始了嗎?祝乘風已經迫不及待朝皇甫贏身邊人下手了麼?玄紫為什麼不見了,該不會真是被對方擄了去吧!

    也許對情人關心一時之間蒙蔽了她聰慧,倘若皇甫玄紫真被抓去話又怎會單獨留下重要銀狼在這里?難道比起皇甫玄紫,一直被覬覦著銀狼會顯得更無足輕重一些嗎?望著一臉關切女子,少年喘著氣,墨綠色瞳仁里閃動著難以理解深邃幽光。如同黑夜里熠熠發亮寶石一般,照亮了黑暗,卻并不意味著光明。

    “王爺被一群蒙面黑衣人劫走了,我也不知道去了哪。我想要喊人阻止,可他們卻將囚禁在了這里。清幽姐姐,快來幫幫我,我的四肢被鐵鏈束縛得好痛。”

    待到氣息平穩,銀狼擺出一副可憐求救模樣,同時將自己因為掙扎而被鐵鎖勒出紅痕展露給面前女子看。

    “我手腳都快被弄斷了!嗚嗚嗚嗚……”

    “別怕,我會救你。”

    安撫得摸了摸銀狼頭,幕清幽心中對祝乘風恨意大增。

    這幫沒人性家夥,連一個少年都不放過!卻不知這繩索是皇甫玄紫親自綁,還特意試了試確定不會被這個牙尖嘴利狼崽子咬斷才放心離開。

    原本想用內力將這鎖鏈崩斷,到最後卻不得不借助在屋內能找到工具給用力鉗斷。待到銀狼可以下床活動時候,幕清幽已累滿頭大汗。

    什麼鎖鏈,居然這般結實……

    “雪,跟我走,先找個地方把藏你起來再說。”

    一把拉過少年手,盡管還沒有想到哪里更加安全。但怕那群黑衣人又折回來對兩人不利,幕清幽決定先將帶回別院再說。畢竟那里守衛比較稀少,而且沒有宮女侍從什麼來打擾。

    然後她在前銀狼在後,還沒來得及邁出內室門檻。一個凌厲手刀就從她頸後直切而下,施重力將她敲昏了過去。

    “……”

    閉上雙目之前,她難以置信回頭望著面無表情銀狼。那皓然白發帶著霜雪一般冰冷,襯托出墨綠色眸子里一點嘲諷。

    “小賤人,看來你不僅很s,還很蠢。”

    收起稚嫩童音,少年形態銀狼居然發出了只有成年男子才擁有沈穩渾厚低音。不輕不重,卻如同一塊大石頭“砰”一聲,砸亂了女人心湖……

    “別恨我。”

    修長手指蓋了上來,將她雙目合上。銀狼頓了一頓,而後手腳利落將昏倒幕清幽往榻上拖去。

    迷j興風雨 <高h、慎>

    一言不發緊盯著平躺在軟榻上幕清幽睡臉,銀狼心里升起一種異樣感覺。

    果然傾國傾城小妖孽啊──

    這容顏,這身段。

    無論做大仙女時候亦或現在轉世成了人,都一樣令人銷魂。

    “迷人又如何,迷人女子害了別人性命,就可以不用償還嗎?”

    帶著一股恨意輕聲低喃,雪手指慢慢撫上了女人臉頰。在充分感覺到那柔軟彈性質感之後又一路蜿蜒向下,到最後舒展成爪猛扼住女人咽喉并且用力收緊。

    “嗯……”

    昏迷了幕清幽盡管仍然沒有恢復知覺,求生本能卻令她皺著雙眉發出沈悶哼聲,看上去非常痛苦。

    “知道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