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58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59:10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錁禿苣巡蝗ズ匏?br /

    誰能想象到一頭狼孤寂……在這寂寞三界里獨自傷懷了這麼多年,沒有主人也沒有親人。雖然被封為狼王,但只有自己最清楚那位子意味著什麼。想當年,夜風戰神威風凜凜,敢於和天地叫板。而他呢?不過是平息了戰亂之後,拿來充數一個妖精而已。強大妖魔都在那場浩劫中死去,留下不過這顆菜……多諷刺榮耀。

    所以逃了。

    不惜舍棄在妖界權勢,選擇到人間來流浪,孤獨尋找著所崇拜人轉世之後蹤跡。這麼多年過去了,這麼多年過去了!頭發越來越長,修行越來越深,人世間也流傳著“得銀狼者得天下”口號。

    結果呢?

    統治者都想利用它,只憑借著一個毫無證據神話就想將據為己有好印證“得天下”預言。遇見人不嫌棄就害怕,光一頭異類銀發就已經讓受盡了侮辱。

    不斷受傷,不斷被拋棄。

    流落到一個野心勃勃人手里又因為失敗而轉手於另一個人。周而復始,王朝交替,看盡時間流逝,日月與流年──沈淀過後只剩下一個信念,那就一定要找到夜風王!

    雖然已經長大,但心智依然逃避未變。

    幾千年前,在還一個完全沒化為人形小幼狼時候,看到了那個男人溫柔與慈悲。那麼這一世,就只為了那個男人笑容而活,為了那男人光榮而戰。真好想夜風王,好想在懷中像當年那般安然入睡。被濃郁安全感所包圍,完全不在意外界有多麼危險與混亂。

    一點都不強大,只一只需要主人愛護狼而已。

    “別……別這樣對我……”

    不知道為什麼,幕清幽覺得體力在銀狼強烈怨氣之下正逐漸在流失。也許前世今生記憶太混亂,讓她一時之間分不清過去與現在。她只覺得仿佛又回到了那個年代,不斷有妖精欺上她身,將她當做玩物一般恣意欺凌。

    她想掙扎想大叫,可她沒有力氣了啊……

    囚牢。

    銀狼,也要她。

    銀狼太壓抑了,迫不及待想尋找一個出口將自己幾千年來憤懣發泄出來。而幕清幽又太悲慘了,幾世情緣下來仍然逃脫不掉被妖精拿來泄欲命運。

    緣分像一張網,把合該在一起人緊罩在其中掙脫不得。債也好,孽也好,既然攤上了,就只能面對。

    “給我跪著!”

    七手八腳脫去自己身上衣服,銀狼直接將幕清幽身下毯子當成床,推搡著她冰肌玉骨身體要她擺出動物交歡姿勢。

    若說在性事上,雪畢竟還狼,喜歡四腳動物最傳統體位。

    一手撫摸著女人雪白臀部,一手伸到自己胯間將半軟陽具搓動到完全勃起。野獸一般物事迅速充血變得堅硬而龐大,沒過多久就一柱擎天展露出傲人姿態。

    “啊嗯!”

    男人粗魯動作令幕清幽十分不適,但又沒有辦法抗拒只能甩動著一頭長發撅起p股趴在毯子上哀泣。

    粉嫩r縫赤ll暴露在男人視線中,讓喉結貪婪上下滾動。摸夠了滑溜溜臀部,銀狼手指撫上幕清幽y花開始在小x周圍蠢蠢欲動。

    “哎呀……哎哎……”

    呻吟聲斷斷續續,混雜了幕清幽汗水。她臉沖著前方看不到銀狼怎樣玩弄自己,只感覺到小y唇被手指頭撥來撥去,又用力向兩邊拉扯將原本閉合著rd口拉得張開了一些。

    眼睛被蒙著,令感官更敏銳。只輕微一個撫摸就像將感覺放大了數倍一般,讓她立刻難受起來。

    “你這婊子sd還挺嫩,沒想到被男人干了這麼多次顏色還那麼粉。”

    嘗試著用手指摳了摳女人交歡時最正常那個部位,在感到非同一般緊致之後雪笑著轉移了陣地繼續刺激幕清幽菊x。

    “別……好癢……”

    被人按摩菊花滋味說不上麻癢,雖然不該,但已經被男人進出過了菊d自然比一般女人還要敏感些,也就有了羞恥快感。

    “癢麼?癢就是舒服,看來你很喜歡被人干p眼嘛。”

    說著最下流y話,銀狼變本加厲將自己食指深深c入女人菊x,色迷迷看著她翹著p股用嫩嫩軟r將自己手指頭夾得死緊。

    “好s……兩個d都好s……看來我今天不把你這兩個d都給c爛了根本滿足不了你!” 說著,雪又加入一根手指在女人菊x里用力一頂,硬生生用兩根手指頭干起幕清幽後x來。

    “啊……不要……啊啊!!”

    又疼又麻癢,女人幾乎一瞬間就哭了出來。哪有這樣,沒做任何潤滑直接就沖著菊花來?

    “怎麼不要,你的p眼可好喜歡呢!快要被我給c翻了!”

    大麼指強硬按壓著幕清幽小x,在y唇上面用力摩擦。銀狼興致隨著觀看自己如何玩弄轉世大仙女菊花而變得高昂。一根巨大狼鞭興奮跳動,圓端上小孔也不住滴著淚,不一會兒就將一根r棒沾得晶晶亮亮。

    凌辱轉世大仙女2 <高h、慎>

    “求你……不要折磨我……”

    嫩紅嬌x被男人手指c滿,幕清幽低著頭又難受又羞恥。然而銀狼又怎麼會那種隨便哭一哭就很好說話男人呢?見女人如同卑賤妓女一般在自己身下承歡,只能讓更加痛快而已。

    “你還是求我趕快c這里要來快些!”

    繼續用手指和粗鄙言語凌辱在眼中大仙女替身,雪看著她雪白臀部在自己面前下賤扭動著,那副y靡模樣太過勾人欲望,叫想多忍一會兒都不行。

    “啵”抽出快要被夾斷手指,冷笑了數聲緊跟著按住幕清幽兩片臀瓣向外掰開。

    此時此刻,鮮豔花朵上已沾滿了動情露珠。女人小x像一張嘴巴般不斷翕合著,中間還有一股晶瑩小流正在汨汨流出。

    “嗯……”

    扶正自己rj,男人粗硬與女人柔軟瞬間形成強烈對比。

    “啊……啊嗯……啊啊……”雪對準了女人小x,運動腰部力量開始用力向里面頂入。巨大圓端將狹窄甬道整個撐開,飽脹感覺幾乎要將她撕裂。

    幕清幽甩頭哀叫,卻抵擋不住男人進攻。

    刺進了半截yj,男人沾上她y水又慢慢抽了出來,休息了一下又再度頂入。這一次進比方才要更深一些。如此反復,經過了四次戲弄般c入,幕清幽已經顫抖著身子被一c到底,哆哆嗦嗦跪趴著呻吟。

    幻狼族性具不同於人,其巨大程度超出凡人想象。若不先前有眾多天賦異稟男人幫助幕清幽開墾身體,只怕此時她已經被雪給活活c死。

    “如何?g子是不是很大很硬,頂的你很舒服?”

    炫耀般擺動起身體輕輕動了數下,雪動作很緩慢磨人,就像在故意讓女人充分感受到性器摩擦一般。

    “太大了……我受不了……”

    從來沒試過像被小孩子手臂進出yd一樣感覺,幕清幽滴著冷汗咬牙忍受這種像被人從頭到尾都通開酷刑。

    “大還不好麼?蕩婦不是最喜歡大陽具?”

    如此蜻蜓點水般抽動對幕清幽來說折磨,而銀狼又何嘗不在忍耐。

    大仙女轉世已經被騎在身下了,yj正緊緊c在她小x里占有著這具身體。只見抓著幕清幽臀瓣手掌在不斷收緊,沒過多久,雪便開始揉動著女人臀r配合自己腰部展開劇烈擺動。

    “啊……嗯嗯……不要……不要……”眼睛被蒙著,什麼都一片黑暗。腦子里畫面流轉,一會兒y蕩紫狐一會兒y險琴魔。每個人都好似從未將自己尊嚴放在心上一般將她恣意欺凌著。

    銀狼r棒活塞般在她小x內進進出出,搗出大量水y。yj兩端r球拍打著她y戶,將嬌嫩小丘撞得又紅又腫。

    “不要!啊啊!”

    一路折磨,一路歡愉。

    每個妖精都如此貪婪,如此y邪。配合著跪趴著給銀狼猛干現狀,她甩動著兩個飽滿乃子卑微承歡。記憶像水流漸漸注入她腦海,讓她與前世身份逐漸重合在一起。她想起了很多事,很多人……以及自己前生今世都對夜風這個人,深深執戀。

    “不要什麼?不要太不用力?”

    低頭欣賞著自己抽c幕清幽樣子,雪十分滿意將自己yj在小x里c得更深。一抽一c之間,情愫蔓延。男人身體肌r糾結,潔白如玉,布滿了因歡愛而沁出汗水。

    銀發披散在身後,隨著搖擺動作不斷舞動。在這一片白茫冰d里,任何一片冰晶都可以當做鏡子,將兩個人交歡場面反s出無數。

    “啊……啊啊……”

    最初時還疼痛與掙扎,等到幕清幽完全恢復了前世記憶之後,那副天生媚骨身體就已經完全在迎合雪進入了。

    紫狐也好,水妖也罷……她現在要放縱、沈淪、令人忘記傷痛欲死欲仙性j。

    “干啊……干……”

    “砰砰砰砰”撞擊著幕清幽p股,銀狼因極度興奮而露出尖銳狼齒。狼形與人形閃動交替著,指甲忽長忽短十分詭異。

    深色r棒包裹在軟r里不停律動旋轉,緊致小x幾乎讓男人爽快發了瘋。

    “好x……好x啊……”

    不知用這個姿勢干了幕清幽多久,墨綠色深瞳開始放s出幽幽綠光。不慎滿足抽出水淋淋狼鞭,雪粗魯將女人翻了個個兒抱坐在懷中從正下方“噗滋”一聲重新c入那銷魂蜜d。

    “啊啊……嗯啊……”

    突如其來天旋地轉令幕清幽惶恐攀住身前男人,殷紅小口瞬間被對方饑渴封緘住并且將狼舌伸了進來不斷攪動吸吮。

    銀狼一只手按著幕清幽腰部幫助她繼續套弄自己yj,另一只手則粗魯揉捏著一只飽滿乃子,并且不厭其煩搓捻上方茹頭。

    “嗯……我現在知道為什麼男人們都喜歡你了,沒想到你看上去s浪c起來更不同凡響。”下流揪著女人r尖,銀狼親夠了幕清幽嘴唇又轉移陣地開始舔舐親吻她耳朵和脖頸。

    “真是個惹男人垂憐美尤物,在床上絕對能讓男人們魂兒都丟了。”

    如此這般又用觀音坐蓮姿勢玩弄了她好一會兒,男人心里慢慢又升出更加邪惡褻玩方式。

    “嗯……啊啊……”

    幕清幽不知,只本能配合著銀狼玩弄。身體被c得花心大開,y水四濺,小x又酸又麻不斷收縮著。

    “想不想試一試幾個男人同時玩弄的感覺啊,大仙女……”

    推開女人擁抱,銀狼再度抽出上下彈動rj。將不知所措幕清幽在毯子上擺成了浪蕩大字型,雙手結印,著狼眸默念出了一段詭異妖咒。

    不好玩游戲

    狼王妖,亦仙。

    咒語催動幻象,不一會兒就金光閃爍憑空變出四個在幕清幽看來足以瞬間就讓自己落下淚來男人。

    “琴魔……水妖……紫狐……”

    “還有……夜風……王……”

    原本就滿眼淚水女人此時更收不住那些斷了線珠子,明知道幻覺、銀狼用來羞辱折磨自己工具,她卻情不自禁為之神傷。

    “你們……來了?”

    擺出y蕩姿勢無力躺在軟毯之上,幕清幽努力伸出手去想要觸碰那在幾千年前就早已覆滅男人們。

    “你想念麼?這些曾經跟你有過魚水之歡妖怪。”

    原本想看她的好戲,想趁著y興來默默欣賞這個欠干女人被幻象凌辱模樣。但在見到幕清幽淚眼婆娑,伸手擁抱住那些冰冷假人那一刻。雪心卻被莫名刺痛了,一種不該產生同情心折磨著,令痛不欲生。

    “別裝了!你這個婊子現在做出這副模樣給誰看?”

    惡狠狠說出橫蠻話語,不想讓一件原本充滿著邪惡事突然間轉化為溫情。但銀狼卻并沒有上前把和四個男人激動相擁女人冷酷扯開。因為沒有勇氣……沒有勇氣面對這為大仙女轉世傷悲與失落……

    怎麼了嗎──

    不說過要永生永世恨她?不發過誓在找到夜風王之後,就想盡一切辦法拆散他們,讓王遠離這個災難制造者。

    可為什麼,看著她對這些過往妖魔流露出來溫情與依戀,自己卻忽然覺得很寂寞、很寂寞。

    其實除了那些人之外,真正在前世與她產生過淵源人……還有自己吧……為什麼唯獨對他,這個女人一點依戀與感情都沒有呢?

    “你們好不好……好不好?對不起……對不起……”說不出別什麼,幕清幽覺得自己幾乎跟曾經青悠仙子重合了。溫柔、懦弱,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些男人與天界作戰,最終凄慘而死。

    記憶像一把火,涂炭著她r、她骨。原本怨恨著這些不斷jy自己妖類,但一想到天界所作所為,一想到夜王坦然要拿自己做誘餌,引得仙妖再度大戰y謀。她便立刻原諒了他們,因為這些妖怪和自己一樣,不過別人手中一顆卑微棋子。

    沒有銀狼幻術繼續催動,眾妖只木訥接受著幕清幽撫慰,一個字都沒有回答她。但幕清幽卻像見到了熟知故友,一個一個點出們前世今生身份。

    “夜王小寶哥,水妖贏哥哥,弄樂樂哥哥……紫狐嘛,玄紫王爺,對不?”

    無人回答,只有幕清幽自己又哭又笑,對這樣認人游戲樂在其中。

    “你們都在,你們都好……幾千年後還在,謝謝你們來找。”話音剛落,她還沒來得及更進一步探尋,眼前又一片金色,那些被銀狼變出眾人前世一瞬間又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不要走!不要走啊!不要丟下我!!”沒有想到會撲了個空,幕清幽卑微在地上爬行、痛哭徹底慌亂了。顫抖著摩挲那些人殘留痕跡卻一無所獲。

    “你們回來!回來……我還有好多話要對你們說……”

    不甘心忍受這樣得而復失,女人在像沒頭蒼蠅一般亂撞了半天之後,這才想到回過身去求將那些幻象召來那個人。

    “雪!雪!求求你,不要帶走他們!”

    “你神經啊!那些都是假,都是我變出來玩你的,你懂不懂!”

    受不了女人抱住自己可憐兮兮像自己求饒,真該死,明明才受害者。想向她報復才做出這一切,為什麼現在反過來自己要忍受心靈上折磨?

    “你看清楚,他們都死了,不在了。真實存在只有我!”

    心底一絲微酸情緒涌動上來,銀狼不甘心將女人赤l身體緊緊擁抱在懷中,用r體之間廝磨提醒她自己存在。

    “不在了……不在了?”

    眼淚還溫熱掛在美麗俏臉上,幕清幽此時頭發亂糟糟,眼睛鼻子都紅,看上去好不可憐。

    幻覺破滅,留下總近乎殘忍真實。

    幾千年前那一場浩劫夢魘,也許永遠都不能醒過來。

    “啊,都死了。不過還好沒死絕,現在轉世了。那群家夥可都還活著,還等著我們去救他們。”

    難得溫柔替女人抹去不必要眼淚,銀狼嘆了口氣,幽幽說。

    我來幫吧

    直到這一時刻,幕清幽才從夢幻之中猛然覺醒過來。

    是,傷悲根本無用,就算對過去再懊惱留戀也不能回頭了。還不如趁現在事情沒有變得更糟,趕緊想出一個辦法將那些男人今生從危機之中解救出來。

    “你沒事了?”

    見幕清幽慢慢收住眼淚轉而陷入深思,銀狼這才緩緩吐出一口氣,眉目溫和伸手幫她隨便裹上一件單衣。

    “嗯……謝謝……”

    自然而然將對方披上來衣服拉好,幕清幽先感激一笑。下一秒鍾,卻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低頭怔怔審視了一番,當發現自己和銀狼正赤身l體相擁在一起,而對方胯間欲望還沒有完全得到發泄翹得正高時候,她一個激靈跳了起來。二話不說,飛起一腳將雪俊美臉踹扁在了冰壁之上。

    嘩啦嘩啦,碎屑掉落一地。

    “咳咳……咳……你這個瘋女人,這干什麼!”

    完全變成了被踩住硬殼烏龜,銀狼手舞足蹈好半天才捂著被踹出鼻血鼻子“哧溜哧溜”從冰壁上滑落下來。

    “你還好意思問?趁著我頭腦不清楚,你這個下流色狼對我做了些什麼!”原本氣想哭,但看到銀狼這個衰樣幕清幽又覺得自己不太哭得出來。轉而變成了一副嚴厲面容,一腳又一腳繼續踢在某只色狼身上。

    亂了,真亂了──

    頭痛按摩著自己太陽x,幕清幽暴打過銀狼之後又覺得這樣下去實在沒有什麼意義。便怏怏喘著粗氣裹緊了衣服愁眉不展在原先那張軟毯上坐了下來。

    真糟糕,好好局面為什麼又被自己弄得如此不堪?

    原本為了天下,為了讓驍國和麒麟國不開戰而拼命幫助皇甫玄紫來尋找銀狼。結果找到了之後,卻發現這只小狼崽原來跟自己這一行人有這麼多一言難盡淵源。

    現在好了,理清了前世今生,面臨著敵人似乎只剩下了祝宰相一個。可這銀狼卻偏偏跟自己過不去,不僅在危機關頭將自己帶到了這樣一個鳥不生蛋地方,還趁著她思維混亂身體虛弱之際直接qg了自己。

    雖然她也不什麼貞潔烈女,想起了前世記憶以後,這些凌辱也不過變成了一點毛毛雨。關鍵,這個銀狼身份還極其特殊。萬一帶回去讓別人知道了他們兩個之間有過關系,那幾個醋意極大男人不知道又要抽什麼羊角風了。

    “蠢女人,自己在想什麼啦……”

    被打鼻青臉腫銀狼心里覺得有些委屈。看得出來幕清幽完全不想再搭理自己,一副將視為癩蛤蟆模樣。我可獸神誒!我們兩個前世本來就有淵源,此生纏在一起也沒有什麼好奇怪,干嘛擺出一副臭臉給看?

    “在想我們現在在哪里,怎麼出去……”

    沒工夫再跟斗嘴皮子,清醒過來之後,幕清幽所有心思都放在擔心魔夜風們身上。不知道那些人現在在哪里,好不好。皇甫贏被宮危機究竟解決了沒有。

    “才知道問啊……早就勘察過了,這里地下冰窖,我們出不去。”

    聽她這麼一說,銀狼聳肩攤手做出一個無奈動作。低頭望見自己胯間兄弟還在蠢蠢欲動,大色狼撇了撇嘴,再度臥倒在了地上,而後用右手罩住自己欲望輕輕套弄了起來。

    “什麼?你把我帶到這里來,卻不知道怎麼出去?”

    聽對方這麼一說,原本還抱有一線希望幕清幽徹底急了。出不去?!出不去話就沒辦法去找皇甫贏和魔夜風,萬一那兩個人遇到危險那要怎麼辦才好?!

    “我有說是我把你帶到這里來麼?呃……哦……嗯……我們被人抓來這里……呃……好不好……”

    忙著z慰銀狼正陷入難以言喻快感之中無法自拔,聽到對方氣急敗壞質問卻也漫不經心在呻吟之余隨便應答兩聲。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閑心做這種下流事!”

    一扭頭看見銀狼猥瑣樣,幕清幽差點沒氣死。當即奔了過來蹲下扳過男人肩頭就恨鐵不成鋼搖晃了起來。

    “……你懂什麼……”

    手上沾滿了方才交歡從幕清幽身上取得粘y,銀狼面色潮紅,口齒不清,卻還在孜孜不倦用自己大手按摩那一根猙獰r棒。

    “那死狐貍精為了防止我們壞事兒,聯合祝宰相把咱倆抓來關在這里。哦……嗯嗯……我有法力,但都是幻術。想無中生飛天遁地難了些,只能借助靈y來滋長法力……”“靈y?什麼靈y?”

    低頭望見雪那張情欲迷蒙俊臉,幕清幽吞咽了一口口水,身體再度跟隨著燥熱了起來。

    “就是你這個轉世大仙女身上的體y……笨……”

    “啊?”

    “y水兒……口水,什麼都行。你真當我是色欲熏心,沒完沒了找你交媾。如果不能通過和你交換體y獲得更多靈力,就沒有辦法知曉外界事兒。更沒辦法幫助夜風王和那些小情郎們度過此劫……”

    “別人無所謂,死了就死了。但夜王銀狼是我誓死效忠的對象,就算犧牲自己性命,也絕對不能讓他有事。”

    貪婪撫弄著自己圓端上小孔,銀狼說這話同時不斷地用自己手指將敏感它分開,然後將女人粘y引流進去與自己相結合。

    下流怎麼了?夜王還等著我去搭救……扭轉悲慘命運乾坤。如果不能快點獲得更大法力變出神幻之鏡話……只怕這一世,他們又要悲哀錯過了。

    “原來如此……”

    聽完這番話之後,幕清幽再度陷入了沈默。

    “雖然……咳……我不怎麼喜歡你,但y蕩這件事,還有點作用……”

    望著女人憂慮小臉,銀狼舒爽之余俊臉上透出一抹卑微蒼涼。

    “哪怕我們都小仙,是廢物……但是不到最後關頭,我們還要相信王,不要隨隨便便就放棄了啊……”

    銀狼說這番大聲音不大,也沒有很語重心長但卻在幕清幽心里產生了很深影響。現在什麼情況?已經到了背水一戰地步了麼──

    不到最後關頭不能放棄,雖然廢物還能拯救對方……無數話語縈繞在她腦海之中,讓她為之瘋狂。

    “我來幫你吧……如果說,我的身體真還有這麼大作用話。”

    頭腦里聲音一直鞭策著她行動,那些哀傷話語像木樁敲響她耳邊鍾聲。忽然伸出手來握緊雪得欲棒,雖然在做y靡事,但這一次女人心中卻格外坦然而悲愴。

    奮力結合 <高h、慎>

    “這樣……對不對?”

    整個人俯在銀狼胯間,幕清幽用雙手套弄著男人r棒,臉上露出極其認真表情。

    “……”

    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真能聽進去自己話,并且還能主動做到這個地步。銀狼脹紅俊臉透露出欲望,同時也有一絲絲感動。

    她也在努力想拯救夜王大人吧……

    如果這樣話,看在她真愛夜王大人份上,也許事成之後不會那麼強硬拆散他們……

    “不行……我要體y,忘記了?”

    伸出雙手抱住了女人頭部,銀狼紅著臉輕聲提醒道。

    “對……瞧我這記性……”

    尷尬笑笑,接下來幕清幽卻一點即透用手指將多余發絲勾在腦後。張開花瓣一樣嘴唇將雪得龍頭含入了自己口中吸吮。

    “嗯……嗯嗯……”

    也許為了分泌更多口水,銀狼感覺到女人不斷用那柔軟小舌圍繞著g頭來回打轉,將透明津y推來推去。

    她舌尖碰到了自己小孔,甚至還努力向里面推擠。男人有些受不了這種強烈刺激,就好像n道口都要被她舌尖給撐開了一般,情不自禁挺起下身一個猛入c進了幕清幽喉嚨深處。

    “好癢……大仙女……好癢……”

    這一c直頂著幕清幽咽喉,女人艱難適應了一下,便又將壯碩r棒吐了出來。而後就著上面黏著絲絲津y,開始用舌苔將整根r棒都上上下下舔了一遍。

    “啊……好舒服……”

    瞇起眼睛享受這一刻歡愉,同時,銀狼也沒有忘記默念咒語幫助從這些y體上傳來靈氣更好進入自己體內,與靈力相結合。

    “這樣呢……這樣如何……”

    專門吮住那早已變成深紅色g頭吸了又吸,幕清幽見銀狼露出“痛苦”表情也沒有多想,反而更賣力舔吸陽具,連rj後頭兩個圓球也含在嘴里好好吸吮了一番。

    巨大r棒c入她口中,與她白嫩膚色形成鮮明對比。而她卻好像沈浸在這種被占有曖昧之中,孜孜不倦舔舐著對方性器。

    “仙女……大仙女……啊啊……”

    分不清楚女人前世還今生,因為對於雪來說,無論哪一個她都一樣──一樣嫵媚,一樣傾國傾城,一樣純潔又放蕩,一樣在床上能勾去了男人魂魄。

    唯一不同,青悠仙子比較懦弱,只能眼睜睜看到天界那些偽君子奪去原本能夠給自己帶來不一樣幸福一切。而這位幕清幽姑娘卻叛逆而慧黠,作為一個女人,難得既勇敢又不屈。

    “過來……仙子……”

    漸漸地,只讓對方幫助自己口交已經不能讓雪感到完全滿足。體內靈力一直在增加,卻總差上那麼一點,令他不由得心急不已。

    “讓我親親……”

    健壯長臂一伸,銀狼將幕清幽纖細身體卷入自己懷中。輕而易舉就為她解開了方才自己親自披上那一件單衣。

    雪白茹房暴露出來,只接觸到寒冷空氣那兩個嫩粉色小茹頭就立刻充血勃起。就在面前y蕩鼓脹成兩粒漂亮小圓球。

    “等我們救出了王……你也收了我好不好……嗯?”

    忐忑問出心中一直在遲疑話語。說罷,不等她回答。男人迅速張開薄唇,將其中一粒小珍珠貪婪吸進自己口中。

    “這……”

    沒有料到在這樣關頭銀狼居然會提出這種要求,幕清幽頭腦一熱,來不及去想該怎樣回答,就已經被在懷中摟得緊緊就像親密愛人一樣親吻吸舔著自己胸部。一雙大手停留在她臀部還放肆揉捏著,一時之間倒不像為了積聚靈力而不得不交h,反而像真心實意要與她通過這種方式來傳遞愛意一般。

    “不許拒絕!”

    一見女人皺著眉頭開始猶豫,銀狼傲嬌勁兒立刻就上了頭。雙手沿著她股溝摸索到幕清幽身上最柔媚地方,兩根手指一分,就將那濕淋淋小y唇給扒得開開,還往下流淌著透明粘y。

    “看,小s貨!流出來水兒可真多!你要是對我沒有感覺的話,會這樣麼?”

    洋洋得意將一根中指c了進去,唧唧攪動著濕潤滑膩甬道。雪得神色看起來頗有些開心,狼舌津津有味在幕清幽身上舔來舔去,舔到了她口唇邊上,“刺溜”一下鉆了進去,纏住她舌頭不讓她說出自己不愛聽話。

    “唔……唔唔……”

    這算……表白麼?!

    聽完這番話語,幕清幽有點哭笑不得。無奈嘴唇被封,男人舌頭帶著r刺兒,刮舔著她口腔內壁讓她全身欲火焚燒。不然話,她真要跟講清楚,自己反應這麼劇烈并不因為喜歡。而是身上所中y藥以及極其堅定想救魔夜風等人決心在作祟。

    無奈這只長大了卻也幼稚得不得了小狼崽卻完全當了真,修長中指在她體內搗來搗去掏出無數滑膩水y。似乎完全忘記了,上一個時辰自己還鬼吼鬼叫qg了她,惡狠狠要讓她為前世夜風王死付出慘烈代價。

    也許報仇假,這幾千年來。孤獨徘徊在兩界之間,這銀狼也不過太過寂寞,拼命給自己一個尖銳理由,來繼續茍延殘喘活下去罷了──

    精融 <高h、慎>

    “抬起來……讓我進去……”

    r體癡纏讓銀狼感覺情欲更熾,兩個人下t相互摩擦,那根巨大r棒就擠在幕清幽小腹處磨蹭良久卻過門而不入。

    受不了只用擠壓方法獲取快感,銀狼抽出自己中指覺得女人甬道內聚集靈y已經夠多了,便分開幕清幽雙腿將她臀部托起挺著滾燙r棒就給直c了進去。

    “好多水……真棒……”

    性器結合發出y靡聲響,原本閉合著得粉嫩小縫一下子向兩邊裂開,迎入了一根巨大陽具。

    “啊恩……”

    幕清幽沒有抗拒,下t一瞬間變得酥麻又酸脹。狼王的性器很大,脹得她r壁發疼卻緊

    跟著帶來更多快感。

    “多流一些蜜汁出來……大仙女……你可以的…”

    結實臀部貼在女人下t之上開始性感的起伏,碩大龍頭c到女人花心口,左右扭轉著專門蹂躪最敏感那一點,引得幕清幽花枝亂顫,口中呻吟不斷。

    “雪……雪……”

    “你看……你的小x在不斷開口,等著我進去搗動……我和你的身體也這般契合對不對?嗯……”低頭望見自己r棒在幕清幽小x里不斷抽動,一波一波yy被抽拉了出來,又有些不舍慌忙c入再度刮帶了進去。

    “噗滋……噗滋……”

    溫暖r壁包裹著yj,給他無上刺激與快感。所以更賣力抽動,不斷挺著臀部用自己r棒抽c那一個甜美銷魂rd,時而三長兩短時而九淺一深。將雙方性器都摩擦得越來越紅,越來越腫。

    “等一下……雪……嗯嗯……你c得太深了!”

    被男人一個猛力撞到了最深處,將那小巧花心完全頂開,往里面塞進了半個龍頭。幕

    清幽在自己小腹上看見了對方性器的形狀,甚至那東西如何在自己肚子里面蠕動都能看個一清二楚。

    酸麻,疼痛,還有說不清道不明快感。

    她用手害怕按著那一塊突起,試圖用外力把不知深淺小狼崽推拒了出去。卻被銀狼一把攥住她雙手,一個翻身生生按在她頭部兩側著她跟自己十指交纏。

    “你辛苦了……但你那里面靈氣最多……別怪我……”

    低頭親吻著女人嘴唇,雪得銀發流瀉下來蓋在正在交媾兩人身上,在這冰d里面宛如一張瑰麗銀毯。

    兩個人肌膚皆皓白如雪,此時疊在一起下t相貼性器相容。男人壯碩俊美陪襯著女人清麗柔媚,伏倒在冰面上快速震動,從遠處看去宛如兩只妖冶絕美的小獸。

    “啪啪……啪啪……”

    r體拍打聲越來越響亮,銀狼不斷抽c著幕清幽,用力抽c著她。臉上汗珠滴了下來,落在冰面上很快就變成了冰。

    盡管赤身l體,但幕清幽與銀狼卻非但不覺得寒冷,反而還燥熱得要命。激烈運動幾乎令他們皮膚表面形成了蒸汽,深紅色r棒一直c在蜜d里進進出出……

    “啊……啊啊……啊……”

    雙腿被分到麻痹,兩片小y唇也早已黏答答,疲倦被擠到了x口兩邊。此時銀狼兩只眼睛開始如同寶石一樣發出森森綠光,銳利狼齒再度現行伴隨著狼族嚎叫,看在女人眼中不由得心驚r跳,幾乎分不清自己在與人交h還獸。

    “嗷嗚……嗷……”

    即將攀升到欲望頂峰雪已經說不出人類語言,暗紅到幾乎發黑r棒猙獰不堪以看不見速度兇猛在幕清幽小x中進出著。

    “不……我要死了……啊!”

    幕清幽被這奇跡般得異狀嚇住了,伏在身上男人忽然間失去了真實感,如同幻象一般時而是人時而顯現出狼形。但在這種強攻之下,也許恐懼心理在作祟,女人下t忽然感覺到一陣麻癢幾乎一瞬間就高c并噴出了大量yy。

    “嗷嗚……”

    靈氣滿溢之時雪渾身開始劇烈震動,不止如此,整個冰窖也因為身上仙氣流竄而地震般搖晃了起來。

    “嗷……嗷……”

    十分痛苦揚起了漂亮頭顱,雪緊緊抓住懷里的女人,在震動之中嘶吼著噴出雪白jy。

    神幻之鏡

    “哈……呵……”

    銀狼s精之後幕清幽癱倒在地上兩腿慢慢垂下,幾乎已經全身虛脫。再看男人,作為運動那一方雪顯然要比自己這邊疲倦的多。

    但沒有做過多休憩,待氣息稍微順暢了一下銀狼就迅速盤了雙腳倚靠著冰壁嚴肅打起了禪坐。只見十指相扣合於胸前,薄唇催動出妖魅符咒,儼然一派老成的神仙模樣。

    此時冰窖已恢復了常態不再震搖,不知哪里來一陣y風浮動起男人銀發。雖然銀狼依然赤身l體,但在幕清幽眼中,現在再不那個傲嬌青春少年,而一個千年難尋不朽傳說。

    “開──”

    雙手猛然間托起一股靈異力量,銀狼驀地睜開碧綠雙瞳將這股神力投s在對面光潔冰壁之上。幕清幽訝異看著這一切,若不親眼所見她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如此神話一幕。

    “你怎麼樣……這是什麼?”

    只見被那股看得見靈異力量撞擊到冰壁慢慢融化出一面一人高的水鏡,鏡中正顯示出皇甫贏大殿之外已經重重包圍了三層身著鐵甲士兵情形。領頭將軍騎著高頭大馬,身邊戰旗赫然寫著“祝”字,看樣子來者不善,氣勢洶洶。

    “呼……呼……”

    大口大口喘著氣,雪撫著自己胸口汗如雨下面色蒼白。好像失血過多一樣在最初一段時間之內連基本話語都說不出來。

    “這能穿越空間映照出外界情況鏡子……呼……呼……是我們靈力共同結合而成結果……”稍微順了順氣,男人伸展開一雙長腿擦了擦額上冷汗又接著道。

    “我們已經在這個地方待了一天一夜了,看樣子祝乘風已經開始宮了──”

    “那怎麼辦!我們還可以做些什麼?”

    一聽此話,幕清幽立刻就急了。匆匆忙撿起一件衣服披上焦急奔到了那面神幻之境面前。

    這面鏡子神奇,可以讓他們知曉外界情況。但知道又能有什麼用呢?她幕清幽不那種待在家里,等著丈夫征戰沙場凱旋而歸小媳婦。她所希望自己也能幫上忙,親自陪他們去面對成功或者失敗那一刻!

    “你別著急,我們看著……”

    也撿了件衣服披在身上,雪顫巍巍從冰面上站了起來。光著雙腳卻一點也不懼寒冷走到幕清幽身後攬住了她肩膀。

    “雪,跟我說實話……贏哥哥他們會有事麼?”

    原本心思細膩女人此時哪有這個閑情逸致看戲,一回身就猛地抓住了銀狼雙手急切問道。

    “我也不知道……但我會盡力。”

    望著她呼之欲出淚水,銀狼滿心想要去安慰,卻不得不沈痛搖了搖頭。

    現在這個時候說安慰話沒有意義,給別人不確定希望,萬一失敗了留下只能加倍失望。

    “你不知道?!你為什麼不知道!你不是神仙麼?‘得銀浪者得天下’得什麼?”

    不愿去相信自己能求救最後一個希望也覆滅,幕清幽激動質問銀狼。面對對方急切之下不分輕重苛責,雪并沒有委屈反駁,而苦笑了一聲輕聲說道。

    “我跟你說過,雖然我被封為狼王卻只是拿來充數而已。能力有限,神幻之鏡是其一,還要借助幫忙。其它就只能提前預見災禍。下雨干旱對於一戶人家來說算不上什麼,但對於一個國家,知道了這些便可以做好應災準備。從此風調勻順國泰民安。這就所謂真實‘得天下’,倒不如說守天下……”

    “所以呢……”

    女人心開始發涼。

    “所以,那些利欲熏心想要得到我來篡位人算盤都打錯了。”

    雙眸帶著鄙夷凝視著鏡中映照出“祝”字。

    “作為一個王者,有人相助自然如虎添翼。但普通人即便囚禁了,也不過只多了一張嘴來吃飯罷了。”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你能預知到什麼?”

    明白了銀狼所說之後,幕清幽有些悵然,卻依舊不死心。因為對方方才拼了全力要自己相助變出這樣一面鏡子,應該不只是在這里隔岸觀火而已。而且現在這樣淡定,就好像有了這面鏡子就能掌控一些事情一樣,說到底,她還期待。

    “預知談不上,同步就可以。最重要的是──”

    伸手輕輕觸碰鏡中皇甫贏,銀狼臉上掛了一絲高深莫測笑容。

    “有了這面鏡子,就能夠掌控時機,改變一些事。”

    宮

    麒麟國皇宮──

    望著將自己重重包圍住的叛軍士兵,皇甫贏一個人站在議事殿之前負手而立。冷峻面容一片平靜,既沒有動怒也沒有恐懼,就仿佛早已料到了這一切一樣。身邊自小就一直相伴的隨侍不聲不響立於左側,手中握著鋒利寶劍一臉絕然護在身前。

    “你為什麼不走?”

    將那些隨時都可能沖上來危及到自己性命敵軍視若無物,皇甫贏皺著眉將視線轉移到了這個忠心耿耿隨侍身上。

    小四凄然得看著,雙目一紅,聲音便已哽咽。

    “王,奴才怎能棄您於不顧……”

    “你哭什麼,這點出息。”

    見如此忠心,皇甫贏嘆了口氣。一向冷冽目光難得在除了幕清幽以外人身上變得柔和起來。

    “我們已經損失多少人了?”

    “回稟王,宮里護衛大部分都死了,其余一小部分改投了敵軍。”

    “是麼……”

    聽到這個消息,皇甫贏腦海中浮現出那些忠心士兵死傷情景,剛強心臟也忍不住抽痛了起來。

    “陸大人呢?”

    “陸大人……沒消息了……”

    提起那個官員,小四忍不住惋惜了起來。原本皇甫贏下了一道密旨給,讓他連夜趕去尋找北堂將軍前來救駕。卻不料?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