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61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0:3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不要?哼哼……”小紫狐似乎對她的這句話很不滿,p股啪啪的拍打在她的y戶上讓兩人的交h的感覺更強烈。

    “你沒有選擇的權利了,以後還有很多妖怪要來一個一個的輪j你。到了這里以後你每一夜都少不了男人!”明知道她最害怕什麼,但是少年還是殘忍的對她說出即將到來的悲慘命運。

    “大夥會輪著上你,一個人j你五六次就換成別人。這本來就是圣物在妖界的命運,你也不例外。”將女人的雙腳抗在肩頭,紫狐改為跪坐在她的雙腿之間一下一下的挺入。她一害怕夾他就越發的緊,小學里面的嫩r還會風s的蠕動,的確讓他逐漸有了s精的快意。

    “不……我不要被輪j……啊啊!!”青悠仙子嚇壞了,顧不得自己身子已經被妖狐用下流的方法j污了。不顧羞恥的趕緊用雙腿環住少年的健腰不讓他離開。

    她只求眾妖們不要輪著上她,她不要變成下賤的破布啊!

    “不想被輪j?”紫狐喘著粗氣,眼珠子滴溜溜一轉,“那你叫‘好紫兒快j我,你的r棒c的我好舒服’我就幫你。”說著臀部快速的抖動起來。

    “唔……”青悠不想說如此難聽的葷話,卻被少年一下子頂到了花心研墨般的旋轉。

    “好……好……紫兒……快j我……你的r棒c的我好舒服啊!”終於還是妥協著哭喊而出,青悠仙子掩面大哭起來。

    “哦哦……繼續說……”紫狐張開紅唇露出尖銳的牙齒,腰部抖動的像觸電一般迅速在溫柔的甬道里做著最後小幅度的抽c。他微昂著頭,享受的瞇起了眼睛。大仙女親口說出的y語徹底刺激了他。

    “我要你的大r棒使勁的干我……c我……用力的j我!”哭聲不止,女人還是勉強著自己嬌喘呻吟。

    “還有呢……”少年的眼睛越瞇越細。

    “我要你……只要你干我啊!”

    “呃呃啊啊!!”

    就在這時,紫狐突然直豎起毛絨絨的狐尾終於大吼一聲,腰間用盡全身的力氣向女人的花心重重一c……一股充滿妖氣與芳香的r白色jy就一波波噴灑在女人的yd里久久不停。

    “啊……”青悠仙子也被這一擊c上了最後的高c,噴出的y水沖刷著體內的jy讓y靡的y體涌出小x。

    霎那間,女人的眼前出現一片刺眼的金光,還伴隨著少年極度歡愉的呼聲。

    她本能的閉上雙眼不接受強光的刺激,當她再度睜開眼簾時,先前俊秀靈暇的小狐妖已然不見,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個全身赤l的精壯美男。

    只見他的陽具已然深c在她的體內,雖然消軟卻明顯比先前大上許多。男人的臉上還能稍許尋找到一些方才少年狐妖的痕跡,依然是一副傾國傾城的美貌。但是他尖尖的狐耳已經消失不見,卻而代之的是與人類和仙人無異的耳廓。而他身後的狐尾也不再出現,整個人一改先前的瘦弱,玉塊一般的肌r緊貼著他修長的骨骼。讓他醉人的微笑看上去有種妖嬈的媚態──

    “小美人兒,謝謝你。”男人笑著湊近青悠仙子的臉,低沈的嗓音雖然y柔卻已成人。他現在看上去比她還要大個一兩歲是以不再稱呼她為姐姐。

    “你……”驚訝大過於惶恐,青悠仙子沒想到他與自己交h真能成長如此之多的法力。眼見方才的少年此時已變成活生生的大男人,被他如此貼近著讓她的臉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

    “你已經得到自己想要的了,可以放了我吧?”她小聲的說。

    “嘖……”狐妖笑而不答,眉眼之間卻有著輕嘆的惋惜。

    只見他最後吻了吻她的紅唇,隨即披上一件外袍將她也用床單裹起來打橫抱著就往屋外走。現在他長高了許多,那件小狐的長衫幾乎遮不住他的大腿,但他仍然毫不在乎的穿著它將懷中的仙女往神秘的方向抱去。

    “喂,你是不是要放了我?”青悠得不到肯定的答案,心里根本無法安心只能不斷的追問著。

    “傻瓜,”紫狐曖昧的笑了笑,勾人的眼眸中流露出y邪的魅意。

    “好東西當然要大家分享,把你送去給水妖洗洗,順便也讓他嘗嘗你的滋味好再傳給下一個人。”

    “你!”不是答應過我不讓別人輪j我的嗎!青悠仙子倒抽一口涼氣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美眸。

    “所以才說你是傻瓜,妖精的話怎麼能相信呢。”紫狐笑得分外妖嬈,腳下的步伐卻是片刻不停。

    (0。68鮮幣)第二夢.轉手冷情水妖──櫻

    寂靜的竹林里,一片蓊郁的綠色。

    碧綠、翠綠、墨綠──

    各種綠交融在一起形成一幅翠麗的同色畫面,顯示了主人對色彩的專一。

    地上雖然有窄窄的一道碎石鋪成的小路像河流一般蜿蜒的在林間穿過,但它看上去卻是光亮如新就像是剛被新鮮的雨水沖刷過一樣。

    這里人跡罕至,偶有清風吹拂撼動竹葉發出“沙沙”的碎響再參雜著幾聲飛鳥振翅時的鳴叫已經算是不易,更不要說所謂的“人聲”。

    不過對於心靜的妖怪來說,這竹林絕對是一個修行的好地方。

    它靜的駭人,還帶著某種說不出的禁忌。仿佛只要有人敢擅自打破這份像被結了印一般保護起來的寧靜,那麼他的結局就只有死一樣。

    此刻正是萬物復蘇的清晨,竹林間彌漫著一縷縷如煙的白霧將氣氛暈染得十分飄渺。靠近竹林盡頭的地方隱隱的傳來流動的水聲,想必那里依傍著一個水源。

    太陽舒展著身骨,本欲撥開y云將光芒照s在這片美麗的土壤上。然而一陣吵鬧的女人尖叫聲卻讓它迅速收斂起金光躲進厚重的烏云里好像生怕會被誰遷怒一般唯恐避之不及。

    煞那間,四周風云驟起,黑色的濃霧迅速籠罩了這片靜謐。連游走的妖獸都恐懼得收斂起自己的耳尾顫抖的躲進y暗的dx里不敢發出半點嗚咽。

    究竟是什麼人有這麼大的膽子敢擅闖水妖的領地還發出不可饒恕的噪音呢?

    滴答──

    一滴晶瑩的露珠沿著竹葉的弧度緩慢的墜入一片透明的深潭里發出清脆的響聲。

    在這片彌漫著霧氣的水潭中央有著一塊突起的巖石,石面光滑平坦可以讓一個人仰臥在上面休憩。而此時,一個身上不著寸縷只在腰間圍了一塊白色的長巾作為遮羞衣物的男人正閉著雙目一動不動的盤腿坐在上面掐指打坐。

    白的發。白的眉。白的膚。

    如果不是俊美無儔的輪廓讓他看上去還有點妖精的骨血,連日月之神都快要以為這個空明的男人已經修業到可以隨時羽化成仙的地步了。

    因為他太純凈,太清澈,沒有一絲雜念,也不為任何事情所動。

    這就是水妖,法力僅次於夜王的魔物。

    幾萬年前他還是黑發烏眉的少年模樣,他們水妖一族判斷修行的依據就在於身上能有多少純凈的顏色。法力越是高強,r身就越是無用。

    因為隨著道行的加深,這副皮相會逐漸的變白,白到詭異,白到發藍。而後,他們的身體也會漸漸的變為透明……最終連血r都會消失不見。

    到那個時候,他們就是水,他們就是霧,就是雨,就是冰。

    只要有水的地方就有他們的靈,只要有水的地方就都是水妖的領土。

    嗯?有人──

    就這樣安靜的修行了近萬年都沒有人來打擾,但是此時一股陌生人的氣味兒卻從遙遠的竹林深處傳入他的鼻息。

    刺耳的尖叫聲震蕩著男人敏感的聽覺,微微的皺起長眉,水妖冷然的睜開雙目。依舊是千年冰塊一般的無波瀾的表情,他簡單的動了動手指,很快便算出了來者是誰。

    那個狐妖。

    他來做什麼?

    “不要!你這下流的狐妖!你放開我,我不要去!不要!”

    顯然,狐妖并不是一個人前來的。當紫狐帥氣的成年人身影在竹林的盡頭逐漸顯現出來的時候,他的懷中還抱著一個用被單包裹住的女人。

    “嗨,櫻──好久不見!”

    紫兒笑著沖著水潭中心的水妖招了招手,一雙勾魂的媚眼瞇成了月牙型。

    “什麼事。”

    水妖看著他,仿佛并不怎麼期待這個客人。

    “沒事就不能來找你玩嗎?”

    狐妖露出一副很受傷的樣子,忘了自己現在已經是個成年男人。他還是像以前撒嬌時做慣了的那樣假惺惺的吸了吸鼻子,看上去很是滑稽。

    “無事闖入者,死。”

    淡淡的丟出這麼一句,被稱作櫻的妖怪緩慢的抬起右手,一片晶瑩的水花便在他潔白的掌心中綻放開來。

    見他這樣,紫狐立刻收起嬉皮笑臉的姿態。

    在夜王身邊待久了,他心里自然很清楚櫻的法力。他掌心那水花看似無害,要是真的被他推出來打在自己的身上,那他這條小命可就要休矣!

    “別這樣嘛~~”他連忙嬌著聲音討好的說。

    “我可是帶了禮物給你。”

    哼──

    水妖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你看這是誰!”

    為了證明自己沒有說謊,紫狐趕緊將懷中的美人兒放下,順手扯去了她身上的包裹。讓瑩白如玉的嬌軀赤ll的呈現在水妖的面前。他原以為水妖見到大仙女之後會大喜,因為畢竟單靠修行絕對沒有qg她長法力要來得快。

    哪知櫻只淡淡的瞥了被玷污過的青悠仙子一眼,視線最終落在她雙腿間仍然汨汨流出的珍珠色jy上面。刀削般的薄唇冷冷的吐出一句──

    “好臟。”

    女人,他不需要。

    被別的妖精侵犯過的女人他就更不想要。

    “沒想到你還有潔癖啊……”

    皮笑r不笑的扯著紅唇,紫狐這一次真的覺得自己拍馬p拍到了馬蹄子上了。

    他早該想到像櫻這般清高的妖怪是絕對不會忍受和別的妖孽一起y辱同一個女人的,他也早該想到對方既然看不起他,自然也會同樣看不起他送來的禮物。

    總之,這次獻寶算是沒著沒落了……

    自討沒趣之後,紫狐怏怏的摸摸鼻子又從地上撿起被他丟掉的被單重新將手無縛j之力的青悠仙子像包禮物一般包好。

    嘿嘿──

    他不要,有的是妖怪要!到時候不怕從中得不到什麼好處。

    “你們……殺了我吧。”

    就在這時,兩人的耳邊卻同時傳來女人決絕的聲音。

    士可殺不可辱。

    青悠原本已經快要崩潰,而剛才水妖的一句話讓她越發覺得自己不潔而下賤。

    她可是神殿上最不可冒犯的大仙女啊……想當初,她是那麼的自傲,那麼的圣潔。而現在,竟然連一個妖怪都將她棄如敝履。

    顫抖著嘴唇,她滿心的委屈與羞恥。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噙滿淚光控訴著不遠處坐在石頭上猶在打坐的男人。

    他的輕謾深深的傷害到了她,令她有種想以死明志的絕望。如果真的要反復經歷這樣的羞辱與折磨,那還不如讓她立刻化為一縷幽魂要來得干脆。

    嘖……

    意外的收到女人含恨的瞪視,水妖漫不經心的朝她瞪他的方向回視過去──

    她哭起來還是很好看的。

    見到女人眼中晶瑩的淚水,水妖一向冷情的心里竟然有了一絲動容。

    “殺了你?我才不會那麼笨。”

    紫狐沒有意識到他們兩人之間眼神的交融,而只是掛著邪氣的笑容將女人再度打橫抱起。除了水妖之外還有火妖風妖金妖土妖……多的是人等著他去巴結呢。所以他要抓緊時間,在夜王察覺到他所做的這一切之前要爭取多利用她的身子從別的妖精那里得到一些好處。這樣一來,也不枉他作為狐貍精的智謀。

    “走吧,他不要你,你就得去伺候別人。”

    惡質的拍了拍青悠的臉頰,紫狐覺得她無論是生氣還是痛苦都與自己無關。只要她還是能助人長法力的大仙女,她就是他的金山銀山。

    “我恨你!”

    見求死不能,這狐妖顯然是不打算放過她。青悠仙子的眼睛里s出的光芒像是要將他碎尸萬段。

    “我不在乎。”甜美的一笑,紫狐別過臉去抱著她向來時的路走去。

    “等一下。”

    就在這時,他身後卻傳來櫻的聲音。沈著有力,卻不帶半點溫度。

    “唔?”紫狐疑惑的回過頭。

    “你還有事?”

    “我要她。”

    依然是惜字如金,水妖并不想跟這個不入流的狐妖有過多交集。下三濫的手段他從不屑用,但是他到底是妖怪,所以并不介意利用別人來達到目的。

    他自己是不會去掠奪女人的,但是既然有人替他送了過來,還是值得玩味一下。尤其是這個女人還生著那麼一雙含水的美麗媚眸,讓人瞅一眼就難以忘懷。

    “嘿嘿~”聽了櫻的話,紫狐愣了一下,隨即笑著彎腰將懷中的女人平放在地上就像一個無生命的玩偶。

    “本來就是要送你的,不過……我很好奇。”狐妖用手指摩挲著自己的下巴,纖長的睫毛閃動了兩下。

    “是什麼讓你改變了主意?”

    切──不是嫌她臟嘛,干什麼又將她留下?

    “這與你無關。”櫻注視著他妖美的臉一字一句的說。

    “那好吧。”紫狐聳聳肩,反正他也不是個多事的人。

    “不過既然我這麼辛苦把她從那麼遠的地方送過來,你是不是要……”他意味深長的伸出手,眼中閃著精明的光芒。

    他是個唯利是圖的妖怪,一直都是。

    “拿去。”

    櫻冷笑了一聲,手指一彈一片輕薄的水衣就平穩的從潭中飛出像一張大網一般將紫狐密不透風的裹緊。

    “誒?”

    紫狐原本嚇了一跳,還以為他要用水勒死自己。哪知那件水衣在貼合了他的肌膚之後竟然瞬間消失不見就像是融進了他的體內一般。

    “這是什麼?”煞那間他只覺神清氣明,渾身上下都充滿力量。驚喜的摸著自己的身體,紫狐不解的向水妖問道。

    “這是水御。”

    櫻對他過於興奮的樣子有些鄙夷,但還是回答了他的問題。

    “能增加你的防御力寶衣。”

    “哇──!真了不起!!啊哈哈哈哈!!”

    紫狐聽後更是喜不自勝,他是聽說過水妖的“水御衣”的。

    傳說這種衣服不僅水火不侵,而且還能直接覆在穿著者的肌膚上讓他感覺不到它的存在。最重要的是,這件用八百年的光y在寒冰深潭下練出的寶物可以保護他的主人不受降魔法器的攻擊。是以對於妖怪來說,水御絕對是抱住小命的護身符!

    真想不到,不過就是給了水妖一個女人,竟能換來如此珍貴的寶物。這筆交易真是太劃算了!

    “還不快走。”櫻顯然對他有些不耐,閑雜人等入他的竹林已經太久了。

    “是~我馬上走!”紫狐曖昧的望了一眼平躺在地上的青悠仙子,嘴角掛著y邪的笑容快步閃身離去。

    哼!裝什麼裝,到最後還不是跟我一樣想上她!

    (0。32鮮幣)第二夢.欲速則不達

    紫狐消失之後,深潭周圍的一切似乎又都恢復了平靜。

    櫻緩緩的吐納出一口氣,雙手在空中一揚變換了一個指法。而後就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將手背分別落至雙膝之上閉上眼睛繼續打坐。

    半個時辰過去了──

    一個時辰過去了──

    空氣中沈淀著萬年不變的靜謐,偶爾有露珠滴落發出的聲響就算是給一動不動的男人一點聽覺上的調劑。除了打坐修行,這個世界上似乎沒有任何事值得他去關心。

    他一直是耐得住寂寞的人,一直都是──

    幾萬年來,作為水妖一族僅存的後裔,他沒有朋友也沒有親人。就這樣孤零零的徘徊在天地之間,做著最堅忍的修行。妖魔的情感在他身上幾乎已經消失殆盡了,僅有的一點對蒼生的同情心也被消磨得所剩無幾。

    其實,他也很納悶自己為什麼要留下那個不潔的麻煩女人。他一向都是對女人沒有多大興趣的不是嗎?

    但是看到她哭,那盈盈水光又讓他動了心中的惻隱之情。

    她眼中的淚水是他所見過最清澈的水源,幽幽的閃著藍光,就像他現在的皮膚一樣。水,是他的生命,也是他的最愛之物。只有最干凈、最純潔的生靈才能擁有這樣的淚水。但這卻與她此刻骯臟的外表是如此的大相徑庭……

    這一切都讓櫻感到深深的迷惑。

    所以──在他沒想出來如何安置這女人之前,他決定讓她先待在自己的竹林里。這總比被那個唯利是圖的紫狐妖送去給別的妖精糟蹋要好得多。

    他究竟想怎麼樣?

    水妖不動,青悠仙子就只能像一具尸體一樣一直被白色的被單包裹著躺在冰冷的水潭邊上。她剛剛才歡愛一場,渾身上下都被妖氣侵蝕得酸軟無力。此時若是沒人搭救她,恐怕她就會冷死、餓死在這個幽深寧靜的地方了。

    不過這樣也好,讓她先靜下心來將自己的處境理理清楚吧。

    幽幽的嘆了口氣,青悠嘗試著閉上眼睛學著他的樣子輕柔的吐納試著恢復一點力氣。

    原本她還很怕這個陌生的妖怪會像剛剛那個笑里藏刀的紫狐一樣猴急的撲上來對她為所欲為。

    但是慶幸的是──他沒有。

    不僅沒有,相反的,直到她都感覺到自己的背脊已經將身下的涼土捂熱了的時候,那妖怪還是毫無動作,就像她根本就不存在一樣。

    真是個不合群的家夥……

    女人在心里忍不住奇道。

    剛才她一踏入這個竹林的時候,就感覺到這里彌漫著的氣場是與紫狐身上的那種濃濁的妖氣迥然不同的味道。那個紫兒的身上到處都是香味四溢的邪氣,而這里的空氣卻是清新的,不帶一點惡意。

    他……應該不會傷害她吧?

    這樣想著,青悠心里放寬了許多。

    於是她靜下心來,凝著一口仙氣嚅動著櫻唇念出爛熟於胸的咒語。這里妖氣不重,也許她的法力還是有效的。

    果然──

    沒過多久,一個金光閃耀的白茶花臺就在她的身下形成,而後就像一張會飛的軟榻一般將她輕輕的托起。

    睜開眼睛,青悠驚喜的發現自己已經被茶花臺托著飛起了一丈來高。試著動了動手腳,力氣在不知不覺間也恢復了一些。這樣下去的話,再給她半天的功夫她就能完全恢復功力乘坐著茶花臺回到天上了。

    真是太好了!

    帶著滿心的期待,她干脆坐起身來盤著修長的玉腿,雙手在眉心前結印,口中的咒語更如連綿不斷的泉水一般涓涓吐出。

    身上單薄的被單隨著她的動作滑落在身下露出玲瓏的玉體,但是她已經顧不上這麼多了。反正那個水妖也是閉著眼睛的,應該不會看到她現在這副樣子。

    咒語催動青悠仙子身邊的空氣升溫,不一會兒的功夫她嬌美的身子上就覆上了一層淋漓的香汗。而她卻仍然不顧這樣的躁進會大大耗損她的身體,還有可能會隨時走火入魔。

    此時此刻,她只想快些離開這個魔鬼的領域。不然的話,她可能就真的會被重妖輪j慘死在這個地方毫無尊嚴!

    但是剛被紫狐的妖氣污濁過的她又怎能像以前那般將仙咒駕馭得如此輕松自如?這樣硬生生的催功運氣不到片刻的功夫她就已經是嬌喘吁吁,臉頰漲紅得詭異。又過了一會兒,她的茶花臺在空中已經變得不穩,開始忽上忽下的傾斜顛簸。

    就在這時,不知從哪里竄出一只飛鳥。滑翔的翅羽不偏不斜的剛好擦過她的發際,讓她在行功之中驀地受到干擾全身一震。

    “呃嗯……”

    只聽哇的一聲,女人在嬌哼過後吐出一大口紅色的鮮血。隨後軟綿綿的身子就像一只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隨著茶花臺的逐漸消失直直的跌入水潭中向深底沈去……

    (0。46鮮幣)第二夢.又一道垂涎的視線

    咕嚕……咕嚕……

    掉入水潭之後,青悠仙子喝了幾口水,只覺一股冰涼的壓力向周身籠罩而來。水潭很深,潭水冷的刺骨。她艱難的掙扎了幾下,卻驚恐的發現在這潭水中人非但沒有半點浮力,反而還像是被一股強大的吸力緊抓著不放一般不斷地向更深處的潭底拽去。

    不行!水嗆進肺里了!

    雙腳胡亂的蹬著潭水,她難受的扼住了自己的喉嚨。

    一串串白色的泡泡從她的唇邊逸出帶走更多的氧氣,墨色的長發像一朵盛開的蓮花般在冰藍色的水中綻放著絕望的華麗。而她卻只能像只不會泅水的小動物一般在死亡的邊緣徘徊不前。

    意識越來越模糊,她掙扎的力氣也越來越小。美麗的頭顱在微微後仰,已經模糊了視線的美眸也很自然的閉上。當青悠仙子意識到自己馬上就要精疲力竭的淹死在這深不見底的寒潭中時,她抿著嘴唇苦笑了一下。緊接著反而像是釋然了一般慢慢的啟唇呼出胸腔里的最後一口氣,放松身體等待著肺部被冷水淹沒後結束她卑微的生命。

    也許就這樣終結在這里也還不錯──

    她太天真了。

    現在想來,就算真的讓她依靠著茶花臺的力量回到了天闕又怎樣?她早已是個不潔的廢人。一個被狐妖玷污過的大仙女難道還能繼續像以前那樣孤高冷傲的當她的圣女麼?一個在眾仙眼中比妓女還要骯臟的圣女難道還能繼續得到日月之神的寵愛麼?

    當然不會──

    他們只會將她當做神殿的恥辱。

    那麼被撕了翅膀的鳥兒如果沒有資格再飛向天空,就還不如干脆墮落到地獄里的好。

    至少在閻羅王的宮殿里,那些冤魂厲鬼沒有一個能嘲笑她的失貞。

    沈沒──沈沒──

    嗯……?

    原本已經放棄了求生的念頭,青悠仙子任憑自己像具死去的尸身一般在深潭里沈浮。但是當意識走向朦朧邊緣的時刻,她的眼前卻出現了一片耀眼而圣潔的白光。

    剎那間她只覺耳邊嗡嗡作響,仔細聽來竟然是人的歌聲。

    那聲音悅耳悠揚,伴隨著流暢的琴音一波一波的震蕩著她的心弦,仿佛是從遙遠的天籟傳來只為安撫她絕望的心靈而生一樣。

    是誰?是誰在那里唱歌──

    她疑惑的睜開眼睛,冰涼的潭水立刻將她的眼球刺痛。

    但是轉瞬間,她的身體竟像是被什麼東西托住一般定在那里。

    就在這時,一條虹霓般的白練穿流而過像勢不可擋的游龍一般擺著長尾沈著有力的來到她的身邊繞著轉了幾圈。而後女人就被這條白練緊緊纏繞著以難以想象的力道向上拉去直到將她狠狠的拋出水面。

    嘩啊──

    女人被寒潭水凍得發紫的玉體就這樣像一件完美的藝術品一般躍出水面在空中輾轉了一個優美的弧度後再度下落。只不過這一次,一雙溫暖的手卻將她穩穩的接住後攬到自己的懷中。

    “你沒事吧?”

    抱著她的男人露出友好的笑容,修長的手指像撫琴一樣輕柔的流連在她光l的玉體上似乎很享受這種細膩的觸感。

    聽到與水妖并不相同的溫柔嗓音,青悠一面大口的吸著久違的空氣,一面勉力揚起蜷曲的長睫向他看去。卻見到正用一雙善意的長眸注視著她的陌生男人眼中流露出的竟然是比月亮還要溫和的清光。

    他好俊,身上穿著一層通常只有女人的衣服才會出現的月白色輕紗。

    長長的墨色發絲帶著幾綹緋紅垂蕩在身前,纖細的長眉直入鬢角將他那雙迷人的眼睛映襯得愈發傳神。

    “先來狐妖,後有琴魔。”

    見琴魔抱著剛從水里救出的青悠仙子不放,一雙撫琴的好手還在上上下下的吃她的豆腐。一直都在打坐的水妖這才睜開眼睛淡淡的望著他,薄唇吐出的話語卻是一如既往的冰冷。

    瘦田無人耕,開荒有人爭。

    “我只是收到消息你似乎得到了什麼好東西,共事這麼久你不會是想獨吞吧?”琴魔聽後幽幽一笑,竟有種傾國傾城的魅惑。

    他也很美,但是這是一種不同於紫狐的柔美。

    紫兒美得妖豔,美得邪惡,什麼時候看上去都像是在勾人。但是琴魔不是,他的美太柔軟,太沒有侵略性──十分無害,且萬分無辜。

    “我什麼都沒做。”

    聽到對方也是想來染指大仙女,櫻掀動著長睫飄忽的說。

    無色的俊顏空明清朗,仿佛不食人間煙火。

    “是嘛……原來你是對她沒興趣。”琴魔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那正好我就將她帶走了,省的待在你身邊早晚會淹死。”

    男人意有所指的一笑,剛剛美人兒的處境那麼危險但是這冷情的水妖卻還是見死不救。要不是他及時出現,恐怕他懷中現在抱著的就只是一具冰冷的尸體了。

    那樣的話可是無趣得很──

    “弄樂──”見琴魔抱著女人轉身就要離開,水妖卻突然叫住了他的名字。

    “怎樣?”琴魔轉身一笑,溫文無邪。

    “她洗干凈了嗎?”櫻突然問了一句。

    “什麼?”

    琴魔有些錯愕,本能的瞄了懷中的女人一眼。卻見青悠仙子在聽了兩人對話之後原本蒼白的臉更是氣得發青了。

    呵呵──

    不用管她,任誰聽了自己即將被“分而食之”的話都會這般生氣的。不過她凍成這樣,應該是無法開口辱罵的吧?弄樂十分樂觀的想。

    “等一下,你剛才不管她的性命只是為了要清洗她的身體?”注意力繼續回到水妖身上,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怎麼?

    見到這樣一個嬌弱的美人兒那麼我見猶憐的跌入他那冷得像冰窖的潭水里卻無動於衷只是為了順路洗去她身上的污穢之物?

    這也太過分了吧。

    “她剛被紫狐玩過,很臟。”櫻卻并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

    “嘖……”

    琴魔咂咂嘴,繼而撩起自己的發絲輕輕的問。

    “我看是洗干凈了,那你又要如何?”

    都說水妖無情,看來這話所言非虛。

    今後再與他聯手給夜王辦事時一定要小心一些,不然哪天說不定對方一個嫌惡連他都不放過的處理掉了……

    “我要她。”

    既然這樣,櫻舒展開眉宇意外的給了他一個淡笑。

    他沒有決定放手的人,誰都別想帶走。

    “你……是認真的?”弄樂不相信,他并不認為水妖會是一個愿意屈尊和別的男人共享一個女人的那種人。

    但是水妖卻嘴角一斜,有力的長腿登時就從寬石上支撐著緩慢站起。修長的身子像一座冰做的雕塑一般輕飄飄的踩著水面移動。他所到之處就像是踩在實地上一般,沒有陷下去半分,白乎透明的r身隨著他的動作糾結出細膩的肌理。

    片刻之後,男人朝琴魔懷中的青悠仙子伸出了雙臂,雙眸卻是一瞬不瞬的盯著琴魔說了他有生以來最長的一句話──

    “感興趣的話,我并不介意你在旁邊觀看。”

    (0。28鮮幣)第二夢.謙讓

    “哎呀呀,真想不到你──”

    聽到櫻這麼說,弄樂真的有點不敢相信。但是探究的目光掃過對方嚴肅的俊顏,卻找不到半點戲謔的痕跡。

    呀……

    美麗的男人撩著自己的青絲在心中暗忖。

    鬧了半天,這看似純凈的水妖精竟然是個不折不扣的悶s男啊──

    怎麼,見到漂亮的l女春心就動了?

    “不了,謝謝你的好意。”

    想到這,琴魔嫣然一笑,背後烏黑的青絲和輕飄飄的紗質衣袂一齊在微風中飛舞。讓他看上去有點翩然若仙,嫻靜得就像一朵流云。

    只見他沒有半點掙扎的笑著將懷中的青悠仙子恭順的讓給了水妖,修長的身子骨禮貌的向後退了幾步,看上去就像是根本不打算跟他搶奪些什麼。

    是的,他可是習慣了在閉月羞花、流觴曲水中尋歡作樂的溫文男人。

    一雙好手,一把魔琴就能構成他全部快樂的源泉。而戰爭自古以來就是實現個人欲望的工具,他的欲望既然已經能被自己滿足了,就無需再傷神從別人身上掠奪。

    今天他到這里來無非只是想從大仙女的身上沾得一些好處,灌注給他的魔琴以便奏出更動聽的旋律。他不要法力,他要這女人身上的那點仙骨。為了這能讓他的音樂更傳神更優美的仙骨……就算是排排隊、讓讓位也是理所應當的。他不介意當最後一個,反正熱愛音律的人都有得是耐心──

    “我不習慣看見男人的l體,還是你先來吧。”他無所謂的聳聳肩,還能風趣的說著笑話。

    一抬眼,見水妖雙手打橫抱起青悠仙子的身體就站在水潭邊一動不動的望著自己,那眼神中似乎帶有一點驅趕的意味。

    琴魔了然的一笑,隨即轉過了身子,邊走邊將雙臂優美的在空中畫弧張開──

    煞那間幾點金光閃動,十數根如夢似幻的銀弦就在他的雙掌之間若隱若現的成型。片刻之後,一把白玉雕成的古琴就被他疼惜的抱在懷中。

    “我就坐在你的林子里彈琴,弄完後給我個招呼。”

    輕柔的嗓音無限溫和的傳述著他的需求,最後曖昧的用細長的眼眸瞄了水妖一眼,琴魔嘴角揚起意味深長的弧度。

    瀟灑的扭頭大步向竹林深處走去,男人的腳步聲漸漸幾不可聞。

    又過了一會兒,空氣中遙遙的傳來點點琴聲。彈琴的人似乎心情很好,撫出的都是雀躍的旋律,暗示了他對接下來發生事情的期待。

    櫻輕輕一笑,正要考慮抱著懷中的女人去何處作樂時。一個有些晦澀沙啞的女音氣若游絲的在他懷中顫道──

    “不要……”

    青悠仙子幾乎是耗盡了全身最後一點力氣才說出這兩個字,赤l的嬌軀抱在男人半l的強壯胸膛上酥軟得沒有半點還擊之力。

    她很怕,很難過……

    剛被水嗆過,現在眼角里還分不清是潭水還是淚水。身體都被沖的干干凈凈了,再沒有半點紫狐的氣味兒。然而現在的她就像是一道被處理好的菜肴一樣,隨時等待男人的享用。

    她不要,她真的不要了。

    可不可以給她吃點東西,讓她休息一下,而不是用那種只有男人對女人才能做的方式羞辱她?

    “嗯?”沒有回答她的乞求,櫻注視著她慘白卻依舊美麗的臉輕哼了一聲。

    “我以為你不會。”

    眼淚滑出了女人酸楚的眼眶,青悠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她看到他潛心打坐還以為他是個好人。

    聽到女人的怨艾,櫻靜靜地看了她一會兒。半晌過後,有力的臂膀卻堅決的收緊。

    長腿沿著剛才走過來的道路依舊是如履平地般的踏過幽深的黯潭。他沒有被她的眼淚所打動,或者說,那晶瑩的淚花反而成了他的催情劑。讓水妖更加深了想要品嘗擁有這般純凈之水的女人滋味的決心。

    他不曾擁有過什麼女人,所以這一次他想試試看。

    “我不會傷害你的。”

    將青悠仙子平放在寬闊的巖石上擺成大字型,水妖輕輕揭去自己腰間的屏障讓不著寸縷的男性r體顯露出來。

    “過一會兒你就會慶幸,還好是我──”他幽幽的說。

    (1。1鮮幣)第二夢.與水妖交歡<高h、慎>

    “嗚嗚……嗚嗚……”聽到水妖的暗示,青悠仙子難以自抑的痛哭起來。

    不要……不要再來作踐她了……

    她好累又好餓,能不能不要這樣輪著折磨她,能不能給她留一點生存的余地……

    嬌美的人兒仿佛是水做的一般,一張精致的小臉哭得紅撲撲的上氣不接下氣。淚珠大顆大顆的順著腮邊滑落下來,滴在堅硬的巖石上竟然神奇的立刻化為一縷水汽。

    女人長長的睫毛沾著水珠顯得愈發的烏黑濃密,顫抖的小嘴唇襯著晶瑩的雪膚竟然透出介於粉與紅之間的瑰麗顏色。

    “求求你,放過我……”女人楚楚可憐的祈求此時看來更像是要誘人侵犯,越是甜美的嬌呼就越是能引發圣人內心深處的獸欲。

    她微微蠕動的嬌軀帶動茹房小幅度的震顫,兩塊白奶凍般的綿r抖出誘人的波浪。上面有著含苞待放的小r蕾,嫩呼呼的,更像是在等待別人的采擷。

    櫻一直定定的看著自己的獵物,就像個沈默寡言的男人。

    銀白色長發在氤氳的水霧中隨著清風飄舞,淡色的瞳仁透著一點冰冷的藍。只見他刀削般的薄唇不輕不重的抿著,讓人看不出接下來要做什麼。

    是啊──

    他究竟要對這個女人做些什麼呢。

    他承認這女人攪亂了自己的心神,讓他沒有辦法再對她視而不見。但是接下來的一切光是用想的就過於煽情,讓他這個從未要過女人的童男之身不知該如何面對。

    “為什麼要哭──”

    好美。

    目光不帶一絲情色意味的掃過青悠豐盈的胸r繼而緩緩的勾勒著她迷人的曲線。

    櫻的眼神一直追隨著對方的身體移動,來來回回好幾次才最終停留在美人兩條修長的玉腿之間……因為那里有著一條非常引人遐思的嫩粉色的r縫,此時正因為雙腿大張的姿勢而微微張開來。花瓣一般的小唇含羞帶怯的包含著里面那一點私密的x口,y戶頂端的y蒂也正軟軟的蜷縮著,等待男人的手指來為它重新注入力量。

    “我不會傷害你。”

    伴隨著男人喑啞的低語,櫻不知不覺間已經在女人雙腿間跪坐下來,彼此肌膚的相碰帶來他一個人時感覺不到的熱度。男人的ym輕s著對方的y戶,為接下來的親密行動緩緩拉開了序幕。

    有些僵硬的盯著青悠仙子胸前的兩團凝脂,水妖伸出了雙手,卻又在半路中生生定住──

    怎麼辦。

    他昂起頭,閉著眼睛,任長發順著背脊上的肌理寸寸下落……雄性向外弓起的背脊帶著緊張的興奮,堅挺的鼻梁下翕動著抽進更多的冷空氣。

    因為童子之身更有利於修行能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所以他到現在都不曾真正擁有過一個女人,對房事知識的匱乏讓他此時此刻有些茫然。該怎麼開始、如何進入、接下來又要怎樣怎樣的律動,他雖然法力高超卻是對此道一竅不通。

    正當男人滿心垂涎卻又不知所措之時,一縷勾魂攝魄的琴音卻從遙遠的地方緩緩的流入他的耳中。

    是弄樂──

    櫻微微皺起白色的英眉。

    怎麼?

    連他也知道自己是如此的不中用麼。

    本不想理會,但是弄樂的琴聲卻越來越大,雖然相隔甚遠卻像是有意彈給他聽一般綿延不斷的送入他的耳中。

    心念一動,水妖揮開防備之心側耳細聽。

    卻發現這一次琴魔奏出的樂曲纏綿妖嬈,激蕩得他心緒不寧、r體饑渴。這樂曲好像金蛇狂舞一般在他心里看不見的角落扭來扭去,s得他渾身都癢。

    過了一會兒,他的皮膚開始沁出熱汗,眼前竟然朦朦朧朧的看到了一對男女交媾的畫面──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