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63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1:4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逋偎看由嗉庖恢繃擁剿橥飛烯ぉぞr亮烈徊恪?br /

    “啊……啊……”

    迷蒙著媚眼將琴魔玩弄自己的樣子完全看了個清楚,青悠仙子只覺自己雙r被玩更加發脹了。沈甸甸,又麻又羞。

    “叫聲可真動聽啊,沒想到青悠仙子也會像個風s狐貍精一樣叫床呢。”

    撫摸著女人身體,琴魔好像怎麼碰觸都不覺得滿足。滾燙yj貼在她小腹上一下一下廝磨,滲出前精落在她如絲皮膚上,烙下晶瑩印記。

    “弄樂……弄樂……玩啊……恩啊……”

    胸口剛剛被戲弄了一番,青悠食髓知味。雙手主動攀爬上胸前肌r,貪婪撫摸著跟自己呈現出來柔媚完全不同雄性r體。

    “哈哈,真可愛。”

    腥紅舌頭在琴魔口中徘徊,而後青蛇吐信一般忽然伸出來竟比正常人尺寸長了數倍。

    “啊!”

    從沒見過琴魔妖形,沒想到情愈濃時竟然出了本相。青悠仙子沒有心理準備先被嚇了一跳,緊接著卻又被調情手段給弄得再次變得迷迷糊糊。

    “怕什麼,這能令人快樂的東西。”眼角微挑,男妖瞇著眼露出邪嫑惡笑容。

    只見絲帶一樣軟舌靈活無比,隔著半尺長距離頂著女人檀口就給伸了進去,一下一下瘋狂攪出更多蜜津,甚至還刻意做出常人難以企及深喉動作。

    “啊……恩好癢……”

    親完她小嘴,又不甚滿足用舌頭舔遍了她全身。健壯身體越滑越靠後,到最後干脆跪趴在她兩腿之間,將整張俊臉埋進了大仙女腿心。

    “不知道用這舌頭舔這里,會什麼感覺呢?”

    用兩個麼指將女人y戶掰開到最大,琴魔放肆瞧著她動人小x。長舌頭呼啦一掃,就將整個y戶舔洗了一遍。從外到內,從大y唇到濕淋淋的花瓣,差一點連私密菊x都被褻玩了去。

    “哎呀……舒服……好舒服……”

    男妖唾y似乎有種催情功效,被舔過之後,青悠只覺得y戶熱熱的,小x兒也不由自主張得更大。

    “進來……進來啊……”

    禁不住誘惑主動向他求歡,青悠仙子明白自己這一次真墮落了。

    “好啊,那就來舔舔這里吧……”

    聽著催情y話,琴魔瞇起了妖眸,而後緩緩將自己長舌頭探入了青悠仙子yd。

    “啊……深點……再深點……弄樂……”

    抱著男妖頭,青悠仙子y蕩張大了雙腿任憑長而靈活的妖舌在自己小x里魚兒一樣來回穿梭著。

    男人舌頭熱乎乎,軟軟頂著她宮口。還拼命往里面鉆,這種酥麻的感覺其東西給予不了,也讓她拼命收縮著yd一臉春情享受著這極致快感。

    “這麼貪心啊……不怕被玩壞了嗎?”

    麼指不斷揉弄著她y蒂,弄樂變著花樣兒翻轉著自己舌頭。就像要將她小x給攪爛了一樣,恣意打著圈舔。只見水色薄唇緊貼著她yd口,一邊舔弄還一邊跟她下面那張小嘴兒接吻。唾yy水兒混在一起弄得到處都,空氣中陣陣香氣也混合了難以言說情欲氣息。

    “寶貝兒,真要被玩壞了該怎麼辦呢?”

    妖怪舌頭跟人類本就不太一樣,再加上們唾y具有催情功效。這一舔一c之間青悠只覺得自己全身都要難過虛脫了,只求一次高c,讓她釋放出積壓太久幾乎要傷身了能量。就算立刻死在這也在所不惜。

    “那就玩壞吧……求……玩……”

    就在弄樂又一次舔過她敏感點卻只刺激了一下就立刻轉移了目標讓她不能紓解之後,大仙女抱住了男妖頭開始小聲抽泣。

    好想要……好想快一點達到高c……她快要受不了了……

    “哦?哈哈哈,真沒想到這樣下流的話居然會被這個世間最為圣潔仙子說出口。沒想到吧日月之神,你們最寵愛大仙女也會在妖精床上放浪像個最沒有廉恥的蕩婦。”

    口中說著十分惡毒話,聽在女人心里很不滋味。然而現在她已經完全顧及不到這些名譽上的問題,沒有什麼比身體上需求來得更重要。

    “求你c吧,你就c吧。用胯間這一根大物事好好cc,保證欲仙欲死。”

    慢慢從女人yd內抽出自己的舌頭,弄樂挺直了腰桿將更大更硬的長物對準了女人小x。卻沒有立刻進入,只用雙手捧握住她柔軟雪臀將yj在她股溝里下流滑來滑去。

    深色而猙獰的妖精陽具盡情猥褻著粉色嬌嫩仙女私花兒,那怎樣一種不堪入目畫面?

    此時琴魔渾身赤l,墨色長發直垂腰間混合著幾綹血色紅絲。英俊面容看上去要比天神更加美麗,然而那一雙玉手上長指甲以及狹長眼眸卻令看起來絕非善類,邪肆人。

    “嗚……求……”

    感覺到有堅東西在頂著自己y唇,青悠連忙將p股向上抬了抬,饑渴小嘴兒一下子張開含住了弄樂的g頭。像得到了什麼了不起好吃一樣如饑似渴吞了進去開始不停吸吮。

    “嘶……真浪……”

    這一下變故弄樂也完全沒有料到,陽具上最敏感的地方忽然間被對方咬住。過電般酸麻沿著棒身流竄直達腰椎。

    周身原本聚集著紫氣一下子變得薄而透明,自動散開一個更大更圓結界圈將們兩個人全都籠罩在里面。

    “啊……這……”

    剎那間狂風驟起,伴隨著幻月閣外電閃雷鳴。

    七彩簾幕啪啦啪啦飛舞著,擊打著閣內長柱。然而身處於結界內大仙女與琴魔二人卻并沒有受到外面惡劣天氣任何影響。兩具赤ll的身體以一種極為常見卻非常適合性j姿勢交纏在一起,男妖跪壓在大仙女身上,雙臂撐著床板下半身與她死死相貼。

    原來,就在方才青悠驚訝於結界外面變化之時,弄樂已經狠狠一頂,“噗滋”一聲便將陽具用力c入了她的妖x。

    一時之間,女人美艷臉上一片春情。下身驀地被c令她渾身上下不快都瞬間通暢了,小x里面脹鼓鼓與妖精陽具貼嚴絲合縫。壯碩竟然一路頂到了她zg口一顫一顫磨蹭著那敏感媚x。

    “啊…………啊……”

    忍不住叫了起來,有爽快也有痛苦。因為弄樂c得深、頂猛,才一下就將她弄得酸麻要命y水兒橫流。

    “呵呵,可不就c麼,難不成還c?”

    稍微拔出了一點,弄樂享受著她那特有銷魂小x,而後又一個用力狠狠頂了進去。這一下方才還處於適應狀態的小x已經完完全全被侵占了。沒過多久便展開了銷魂律動,用力c弄起了青悠仙子來。

    “啊…………真舒服……好x啊……”

    一邊c一邊贊嘆,琴魔一向不似水妖冰冷,有什麼說什麼。此時跟著交節奏叫起床來也一樣感媚人。

    青悠皮膚皓白如雪,就連y部也漂亮像一件藝術品。現在,它夾著一根大r棒,還任憑像抽拔活塞一樣來來回回不斷運動,這幅畫面香艷十足足以令人血脈賁張。

    “啊……啊……用力……再c……”

    忍了這樣久時間,才終於被c進了yd。女人在身受催情之物蠱惑之後早已變得十分y蕩,剎那間只覺得干柴遇見了烈火恨不能用小x將弄樂陽具全部吞吃進了去。

    只見她用雙臂拼命攀住男妖肩膀,主動挺著細腰迎合抽c,小x還有規律一吸一放吞吐著進入的r棒。兩個人雙攻雙守,配合得天衣無縫,一時之間快樂似神仙。

    “吸得這樣緊,還以為哪個狐貍精變呢,看不干死你!”將結實窄臀抖動如同篩子一樣,弄樂親眼看著自己陽具不斷進出大仙女身體,只覺得十分刺激。

    性格偏向y鷙,偏又在不熟悉的人面前裝得十分友善。此時想搞的女人已經被搞上了床,就已經無需再裝,什麼惡劣幻想都想一一實現。

    只見一只手撐著床榻另一只手直接將女人大腿舉到自己肩頭p股一挺一縮c著那銷魂小x,幾乎將青悠仙子整個yd都c翻了出來。光這樣還遠遠不夠,聽著耳邊身體拍打“啪啪”聲,這樣了她幾百下又貪鮮換了側入式體位。躺在青悠仙子身側從後方再度c入她的yd,一頂一頂干她p股。

    “舒服麼,?”

    這樣姿勢能讓yd顯得更加窄小,一時之間水聲潺潺,“唧唧唧唧”全都是cx的聲音。對極了弄樂喜愛各種音律胃口。

    “舒服……唔……舒服……干……繼續……”

    見青悠仙子閉著美眸好似很享受,弄樂y笑一聲將手環住她玉體一邊c她一邊用手把玩她被冷落了許久的茹房。

    沒過多久兩個人又換成了“跪趴式”“觀音坐蓮式”“老漢推車式”。各種體位不斷交換,好像永遠都不知道停歇。

    “啊……又到了……不行了……”

    第三次噴出大量yy,青悠仙子騎在弄樂身上渾身顫抖達到了高c。不知這琴魔為何會有這樣好體力竟然能將她一c再c,而一直忍著不s精。青悠已經被男人c過了,也爽過了。此時渾身體力已經只剩下二成,只怕再做下去就要真正昏死過去了。

    “這就不行了,?”

    見懷中女人流露出不堪重負疲態,弄樂壞笑了一聲,摟著她身體幫助她繼續上下起伏套自己仍然硬像鋼鐵一般的陽具。

    琴魔,寄物為妖。

    生命與身體皆與懷中常抱白玉琴息息相關。一根弦就一個分身,一把琴七根弦自然根根欲望都滿足了才會最終s精。

    “不……不要了……嗚……”

    青悠仙子哪里知道這個男妖竟有如此多門道,只當天賦異稟可以久干不s。可憐小x兒里已有些發疼,那一根兒燒火g一樣的陽具還在拼命活動著。

    “來呀!干啊!”

    次次頂穿了女人花心,琴魔陽具埋在她體內劇烈跳動著,g頭上小孔一張一合吸吮著她流出來精華之y。

    因為有了她充滿仙氣靈y滋潤,琴魔妖力也在逐漸增加。原本那一頭墨色長發只有幾綹鮮艷血紅,但隨著時間推移,大仙女噴出yy越多紅發數量就越多,到最後竟然一頭長發熾烈如火,襯得愈發俊朗惑人。

    青悠仙子醒來時候才恍然發覺自己不知什麼時候被琴魔干昏過去了。顫巍巍撐起身子來抖開兩條玉腿,濁白萎靡的jy立刻從她下t流了出來。好像s了好多樣子,讓她小x再也裝不下了才肯停止。

    “醒了?”

    也許因為剛清醒一些還沒有來得及看清周圍,直到那個熟悉好聽的聲音隔著不遠距離再度傳到自己耳朵里時候,她才驚愕抱起軟榻上絲被遮住自己光l的身子。盡管她一切私密早已被這個y險家夥給一覽無遺。

    “下流……”

    一想起自己被琴弦和迷香控制著主動和他做出那些y蕩之事,青悠仙子悲從中來又羞又氣,到最後胸口起伏越來越劇烈竟要立刻就又哭了起來。

    “可憐美人兒,這就要哭了?下流沒有錯,可又哭又鬧求著c,難道會比這個妖怪更加高尚一些麼?”

    一語點破她悲哀現狀,琴魔悠閑地撥動著掌下白玉琴。一頭烈焰般紅發襯著皓白如雪長衫,竟然如此豐神俊朗宛若神尊降臨。

    然而,額角上卻多了一個墨玉色圖騰花紋,面具一般延展覆蓋住半截右臉,讓俊逸之中又多了些半神半妖邪氣,真說不出詭異。

    “、臉……”

    初看變成這副模樣,青悠先嚇了一跳。隨即想到紫狐和水妖跟自己交歡之後變化,也就不再奇怪了。

    看來因為侵占了自己身子,這笑里藏刀琴魔也功力大增呢……“呵呵,感謝恩賜。因為y蕩,又平白多了千年修行。美麗可人兒,要怎樣謝你才好呢?”

    琴聲慢慢停了下來,弄樂走到桌子旁邊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就著薄唇不徐不緩灌了下去。隨著吞咽,那脖頸之間男喉結也隨之上下滾動著,不知為什麼竟看得青悠仙子也跟著口干舌燥了起來。

    “能、能不能給我也喝一口?”

    舔了舔干涸嘴唇,女人目光變得渴望了起來。

    運動了那麼久,又喊又叫又出汗,她身子已處於十分饑渴狀態。此時若有人能給她吃一碗粥或者喝一杯水,那她一定會感激涕零。

    “不要這麼客氣,小美人兒。不過想喝水而已,怎麼會不給呢?”

    細長眼眸意味深長瞇了瞇,琴魔笑盈盈回應著她的要求。讓青悠看著友善笑容,覺得一顆心總算安了下來。

    卻不料,對方并沒有如自己所愿將水杯遞了過來。而直接端著茶壺,一步一步走到了自己面前。而後突然伸手抽出了腰間白玉腰帶,褲口一松,那蔽體絲綢竟然就墜落到了腳邊露出兩條結實長腿。

    “啊!干什麼!”

    這一下把青悠驚得不行,眼看男人褲子又脫了下來。只留下長袍一塊下擺能夠勉強遮擋住那不堪入目東西。然而琴魔又怎麼會就這樣放過她,只見大手一撩,自己赤ll的下身就毫無遮掩出現在了女人面前。

    “……無恥!”

    可憐那青悠仙子避無可避,只能惶恐盯著男人平坦下埋藏在烏黑ym里一根半硬半軟的陽具不知所措咬唇。

    “羞什麼,又不沒用過,昨晚它c你的時候可樂得很呢。”

    對於她這副到了現在還在矜持的舉動,弄樂只覺得可笑之極。她不想看偏要她看,不僅要看,還要她吸。

    這麼想著,唇角微挑口中囁嚅念出一段咒語。離不遠處案臺上那把白玉琴便像接收到了什麼命令一樣,自己彈奏了起來飄出縷縷銷魂魔音。

    “啊……不要!怎麼回事!”

    琴聲一響,青悠仙子身子就整個軟了。不僅如此,她發現自己身體又像被看不見的手穿了線,木偶一樣隨著音律動作,竟然不由自主從絲被里光溜溜站了起來,而後低賤跪坐在弄樂赤l的下身前。

    “不要喝水嗎?那就要喝個夠吧──”

    明知道壺里茶水溫,弄樂也不害怕會燙傷自己寶貝。只見優雅運動手腕提壺,那湯色澄亮茶水便匯成一股小流涓涓從壺嘴中瀉出盡數澆到自己陽具上,將整根r棒連同茂密毛發都打濕得晶晶亮亮如同沾上了瓊漿玉露。

    “喝啊,陽具上有你想要的茶水,要給一滴不差舔個干凈。不然話,一會兒在下就會c死你。”臉上依然掛著和善微笑,然後男人口中吐出話語在青悠仙子聽來卻宛如晴天霹靂

    “嗚……”青悠仙子哭了,聽了琴魔邪嫑惡要求,她真哭了。

    眼淚順著潔白細嫩臉頰大顆大顆滾落下來,最終匯成咸澀小流。然而盡管這樣,她卻不得不卑微啟唇,當真張開櫻紅小口含住了弄樂胯間陽具。

    “啊……嗚嗚……”

    原本男人陽具還處在半萎靡狀態,此時被她濕潤小口包裹著。一下子就如同充了氣囊帶一樣瞬間鼓脹了起來,變成了一根堅如鐵的r棒。

    “啊…………”

    隨著弄樂陽具脹大,青悠含著動作變得越發困難了起來。

    她嘴巴原本就不大,但男妖g頭卻如同光滑碩大的鵝卵石一樣。雖然圓潤,卻幾乎撐開了她整張小嘴。

    r棱子順著她口腔內壁來回刮磨,弄得她又酥又癢,為了方便吞吐她只能將雙手卷成筒狀微微使力握住男人r棒。

    “舔啊,怎麼不舔?不舔怎麼會舒服,又怎麼會解渴呢?”

    見青悠只含住自己的r棒慢吞吞吸吮,弄樂雖然覺得很爽快但這離要求還差得很遠。伸手輕輕撫摸著女人一頭長發,弄樂眼睛里多了些因她渾然天成美貌而興起迷醉。

    畢竟個粉雕玉琢大美人兒,又純潔仙子。原本該不染一絲塵埃,現在卻像個妓女一樣為自己口交。這種把白璧無瑕仙子玷污成骯臟東西的快感變態,卻所有妖怪們都非常鍾愛。

    “好……舔……”

    聽了這句話,青悠仙子只覺得自己口中饑渴變得更甚。也不知道是不是對方用音律又給自己下了什麼魔咒緣故。

    吐出口中r棒,她垂眼看著那一根壯碩陽物。

    紫紅色棒身青筋環繞,蜿蜒盤旋在光滑如絲表皮上。g頭很大,看上去像一個漂亮蘑菇。上面r比棒身還要更鮮嫩一些,端正小孔里已經汨汨流出了興奮前精。這一切都令青悠仙子感到口干舌燥。

    “……嘶……”

    極力伸出自己舌頭,青悠扶著弄樂陽具將自己美麗臉湊上前去開始慢慢舔刷起上面茶湯來。

    “不錯……喔……真會舔,看來已經被調教很不錯,不用再教了嘛。”

    享受著這一種像在腳底心撓一般又舒服又想逃開的快感,弄樂握緊了青悠仙子頭忍不住將她更按向自己胯間。

    “…………”

    青悠嘴被占著不能說話,眼神復雜看了一眼卻只蠕動舌頭將那依舊散發著絲絲蘭花香味兒茶水盡數舔進自己腹中。

    她香舌柔軟像一條紐帶,滑過r棒上每一寸肌膚用舌尖挑逗、舌苔研磨。她嘴唇也沒有閑著,舔一會兒就吮一下,順便將已經到口茶水吞咽進去。

    如此頻繁重復著相同動作,給琴魔帶來了至高無上快感。

    “好寶貝兒……對,就那……下面丸子也要舔……吸它……對……”

    一點一點指揮著女人做更符合心意動作,弄樂興頭上來不再滿足她只舔吻吸吮自己陽具上面的水珠。而直接健腰一挺,將灼熱的陽具戳進了女人嘴巴里。

    只見毫不憐惜磨蹭過她牙齒,一下子捅到了喉嚨深處。竟然沒有任何預示得將她嘴巴當成了yd一般無情c了起來。

    “唔……唔唔……”

    這麼一來,青悠仙子立刻陷入被動與無措之中。原本將口交頻率掌握得很好,而現在卻只能盡自己最大努力將嘴巴張開。眼睜睜看著那一根粗壯陽物極其兇猛在自己口中用力穿梭著。

    “喔……哦哦……得真爽!”

    弄樂紅發飛舞,雙分開腿將兩瓣p股夾得更緊,所有感官都集中在胯間那一根硬棒上。動作時快時慢,九淺一深、三長兩短。青悠仙子嘴唇慢慢被磨蹭微腫,大量口津混合著分泌出前精順著她嘴角流下來。匯聚到她奶酪般胸r上,竟然很快就一灘泥濘。

    “舒服……真舒服……c小嘴兒可不比c小sx要差呢。”

    “唔…………”

    青悠仙子沒有辦法說話,只能任憑對方挺著r棒在自己口腔里c入拔出。只見她一雙玉手先推拒著男人下t,只怕一下子戳過頭會就這樣死了自己。

    可漸漸,抬眼望著琴魔結實漂亮雄身體。她含著r棒,卻覺得兩腿之間竟然不由自主癢了起來。這種被一個男人完全征服了快慰不斷折磨著她內心,讓她覺得能有一個人每天這樣對待著自己也不錯。

    女人一心隨著弄樂c控起舞,完全沒有意識到因為妖精jy浸y,已經讓她從里到外都在慢慢像一個蕩婦過度。

    不再排斥男妖們jy,甚至渴望著那些英俊邪佞妖類抱著自己身體,玩著自己茹房,臀部還要一起一伏用力抽c自己饑渴的小x。

    墮落──

    只一瞬間事。

    當琴魔大吼一聲在她嘴里激狂噴s出來,她私花也同樣被自己晶亮的y水給沾染濕淋淋之時,她就茫然發現,那個純潔矜持青悠仙子……已經不復存在了。

    對於一個原本圣潔無比人來說,墮落最大恥辱──

    一個人搖搖晃晃走在妖氣四溢迷霧森林里。青悠仙子回想著過去三天自己被琴魔擁著在床上翻來覆去性j……這種活生生墮落感令她對自己已經徹底失望了。

    此時她身上穿著干凈衣服,認真梳洗過,腹中也并不饑餓。

    臨走前琴魔并沒有虧待她,不僅幫她打點好了一切,讓她能夠體面走出幻月閣。還將自己頭發剪下來一小束包在香包內給她掛在胸口,說能抵擋住等級低的小妖們對她不自量力的妄想。

    沒辦法,身處於這妖界之中,因為妖氣過重她根本一點法力都使不出來。弄樂畢竟跟紫狐不一樣,還比較憐香惜玉。或者更確切說,一想到自己要跟那些道行不過幾百年低等小妖們同時享用一個女人,同樣也會覺得顏面無光。

    然而此舉卻并沒有讓青悠仙子對善心感激涕零,但同樣,她也沒再像當初那樣聲色俱厲責備表里不一。

    因為女人心里比誰都更清楚,也許兩個人親熱剛開始時候還有些強迫意味。但到了後來卻變成了她也十分樂在其中,甚至恬不知恥主動摟著弄樂健壯身體向索求更多歡愛與高c。

    當然──

    這一切都可以歸咎於妖精們在她內s出的jy含有蠱惑人心催情作用才令她變得都不像自己了。

    但走著走著,青悠仙子慢慢來到一條小溪邊。面無表情低頭望著清澈溪水中倒影出自己影像──

    她情不自禁開始盤問自己心,真一點點動搖都沒有?

    “喲──兄弟們快來看吶。說這溪水邊上怎麼有股清新香味兒呢,敢情青悠仙子在這。真百聞不如一見吶,果然那八美千嬌妙人兒。也不枉柳樹精活了三千多年,居然有幸能見到這位美人。這運氣不也太好了點,你們說呢?”

    正當青悠仙子望著自己倩影出神,身後卻忽然響起了別人由遠及近腳步聲。猛地回頭察看,人數不多,卻也有三個。正是那綠眉綠發柳樹精、松樹精和柏樹精。

    “你們……”

    下意識後退一步,卻不慎一腳踩進溪水里差點跌倒。女人狼狽穩住重心,待到看清那三人面容時,倒驚覺對方竟然一個賽一個風流英俊。

    跟天神俊美威嚴不同,這幫妖精身上都透著一股子玩世不恭邪氣。雖然俊,卻俊冷,俊得冰,俊得狡猾也同樣俊得沒個正經。

    跟這樣男人做a……大概會很舒服吧……

    沒有想到自己頭腦中第一時間反應出不恐懼與逃離,反而這樣不知廉恥臆想。青悠仙子紅著臉咬緊了下唇,默不作聲繼續任憑對方用下流言語調戲著自己。明明仗著弄樂紅發護體,腳底下卻一動都沒有動。

    “我們怎麼了?大仙女,今天既然讓我們遇見也算有緣。一個人在這迷霧森林里人生地不熟,真要迷了路可就出不去了。不如跟我們哥兒三玩玩,作為報答們給指條明路,也不枉咱們相歡一場。”

    沒有閑情逸致跟她風花雪月,這三個妖怪道行尚淺,不比那琴魔諸多心思。

    見青悠仙子一個人孤零零走在迷霧森林里,三人皆一般邪念叢生。想跟這位不知道比那些y蕩小女妖們漂亮多少倍仙子交歡是其一,更重要,紫狐說對──沒有人會不覬覦那平白得來的千年修行。

    所以只要青悠還在妖界,就會不斷有妖怪來c她、玩她,直到將她活活死為止。今天算他們好運,白撿了這個便宜。

    “走、走開……”

    自覺實在失態,青悠仙子輕咳一聲,原本想怒斥對方輕佻,卻不料說出口來話語竟然這般底氣不足。那三個男妖見狀“嘿嘿”一笑,英俊臉上皆露出更放肆y蕩表情。

    “來嘛,小美人。跟三個男人一起玩還沒試過吧?我們會得欲仙欲死……”

    這柏樹精雖然修行最淺,但膽子卻最大。見女人一臉遲疑卻也沒有立刻嚴拒意思,便笑嘻嘻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她手腕。

    “啊!”

    這一出手身邊另外兩個妖怪皆皺眉,覺得此舉過於莽撞。果不其然,青悠仙子被抓住了還沒來得及反抗,就聽男人一聲慘叫已觸電般放開了抓著她大手。

    “好疼……好疼……弄樂……弄樂的女人……”

    跌跌撞撞爬回自己同類旁邊,柏樹精臉色慘白,握著自己已經全然麻木手腕再也不敢輕易造次。

    “果然如此……”

    柳樹精與松樹精先面面相覷,而後皆遺憾搖了搖頭。

    “看來琴魔有心護著這位仙子,不忍被們這種程度妖怪分去了一杯羹。罷了,咱們走吧。今日跟這大仙女無緣了。”

    兩個人從地上扶起受挫柏樹精,最後戀戀不舍望了青悠仙子一眼。而後默默地轉身離去。

    “等、等一下……”

    原本以為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因為有琴魔香包護體,一般二般妖怪根本動不得青悠仙子分毫。

    卻不料就在們決定放棄了之時,女人居然主動叫住了們。

    “仙子還有什麼事?”

    不敢再不正經,柳樹精這一次態度恭敬了許多,連聲音也客氣起來。

    “你們……來吧。”

    咬著唇說出自己做夢也沒想到一句話,青悠說罷便將身上弄樂給的香包摘了下來,指尖一滑竟鬼使神差將那救命的東西扔在了溪水中。

    變故來得太快,誰也沒有想到青悠仙子竟然會無視琴魔保護主動對自己投懷送抱。一時之間,三個樹妖面面相覷,誰都不敢輕舉妄動。直到那包裹著弄樂發束香包隨著溪流漸漸飄往了看不見遠處,他們這才放下心來一同走向站在溪水旁一臉紅霞美麗仙子。

    “大仙女,……這為何?”

    向來謹慎柳樹精不像松柏那般急色,雖見對方護身符已經沒有了卻還沒有立即上前輕薄,而溫和問出了心中疑惑。

    “別、別問了……”

    倘若三個妖精直接撲上來將她“就地正法”那感覺或許還要好上很多。然而面對著柳樹精畢恭畢敬提問,青悠仙子除了感到無比羞恥之外再無其它。

    她也不想這樣呀──

    可經歷了這麼多天情欲洗禮,她身體不斷被各種各樣妖精激烈調教。原本圣潔無比仙女早已變得y穢不堪,更不用說體內被灌進了太多妖精jy。那些具有催情效果東西不斷侵蝕著她的意志,令她一看見男人就小x濕潤,渾身發軟。

    “這樣啊……”

    抬眼細看此時青悠仙子,柳樹精敏銳發現了她微微夾緊雙腿,似乎在阻止什麼粘稠東西向下流。這一過於誘惑的小細節令他立刻就明白了這女人此時進退兩難處境。以及她不得不面對y蕩身體對她依舊圣潔心靈背叛與折磨。

    “唉……真想不到啊,天界最圣潔美麗大仙女居然也會落到如此地步。”

    知她情非得已,心中一定痛苦不堪。盡管心里也同樣在想著輕薄她身體好獲得那千年修行。但最為一個樹妖,柳樹精雖不及琴魔風雅卻也頗有良知。

    惋惜之余上前一步輕輕將青悠仙子摟在懷中,而後竟然將她公主一般打橫抱了起來,那珍惜姿態就像在侍奉一個依然尊貴高雅仙子。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客氣了。不過放心,我們三個會好好疼你。”

    說完這句話,柳樹精就給松柏二妖使了個眼色。那二人見差點錯過了修行又失而復得,立刻喜不自勝。連忙一左一右跟了上來,跟著柳樹精將人帶回了原本屬於他們的領域。

    柳松柏三妖原本掌管著這迷霧森林三兄弟。由於等級低,為了方便修行不被宿敵打擾就依然居住在隱秘y涼山d里。

    這迷霧森林y氣濃重,再加上妖氣彌漫,青悠仙子已經感到有些不適。好在山d里被布置很好,并不是想象中野獸一樣凌亂。

    柏樹精積極去生了火把,而柳樹精則將她小心翼翼放在地上鋪著柔軟獸皮上。一時之間d內變得明亮,火光忽明忽暗照在四個人臉上身上,竟然令氣氛變得十分曖昧起來。

    “熱不熱啊……美麗的仙子?”

    察覺到柏樹精似乎特意多添了一把柴火,那干柴在烈火中燒“啪啪”作響,令人身上蔽體衣服似乎也變得多余了起來。

    只見一直未開口的松樹精先y邪笑了幾聲,而後慢悠悠向半躺在獸皮上女人伸出了自己魔手。

    “我來幫你脫掉,說好麼?”

    第五夢.一群妖 <高h、慎>

    當男人手溫柔解開青悠仙子腰帶那一刻,女人身體就立刻變得燥熱了起來。

    琴魔給她穿了一件薄如蟬翼的肚兜,半透明狀緊貼住飽滿的胸口。所以外面罩衫一離開身體,那圓潤雙肩以及凝脂一般雙r就如同蓄意勾引一樣若隱若現呈現在三個樹妖面前。

    “哇,好漂亮的乃子!”

    松樹精從未見過這般美麗女體,立刻就興奮得紅了雙目。舍不得馬上破壞了這般朦朧美景,有些y邪和身邊柏樹精對望了一眼,而後便將青悠細長脖頸勾了過來,舔吻著她紅唇用跟美人兒饑渴接吻來暫時紓解自己身體上欲求。

    收到暗示,柏樹精早已迫不及待了。只羨慕盯著自己兄弟和大仙女接吻的放浪姿態,自己那一雙修長手也開始不安分去隔著肚兜觸碰輕撫女人兩個茹房。

    “好軟……哦……這手感真好……”

    輕攏收緊又上下左右推擠──受不了那種銷魂質感,情不自禁湊近一點,近距離觀察起那粉色小茹頭來。

    “大哥,也來試試。真很美──”

    隔著薄紗依然能看清那幼嫩粉顏色,花朵一般在饅頭似茹房頂端含苞待放。

    “呵呵,你們先。”

    見自己兩個小弟都興奮不行,柳樹精卻只敞開了自己衣襟找了塊不遠不近獸皮坐了下來。一邊觀看著自己兩個弟弟恣意玩著那美麗大仙女,一邊將右手慢慢伸進了自己褲子里……

    “嘿嘿,我們都快要忘記了。大哥口味重,喜歡用看。”

    開著玩笑拿自己兄長打趣,松樹精先y蕩舔了舔自己唇邊流到處都口津。而後伸出火紅色妖舌,繼續撫摸著青悠仙子美麗臉,將舌尖喂進了她不斷翕張小嘴兒中。

    三個人在迷霧森林里修行,從來就只有更低等小女妖可以褻玩。這些小妖怪獸形未退,多半只進化出了人類身體而臉還獸臉,玩起來未免有些倒胃口。

    可這大仙女卻那一等一美人兒,不僅面容嬌美,那身材也一樣感火辣。令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會這麼好運,可以c到她。

    “啊………………”

    松樹精接吻技巧極盡纏綿,跟弄樂舌頭不同。舌頭寬大而柔軟,上面似乎還生了許多r刺。隨著一下一下舔吻,那些r刺不斷按摩刺激著她口腔內敏點。青悠仙子被吻得越來越熱,情不自禁主動伸出舌頭來跟他勾纏。

    “呵,這麼浪?”

    不負所望含住了女人舌尖,松樹精開始用力吸吮。一時之間,兩個人舌頭伸出唇外在空氣之中赤l交纏──一個跟著一個,舌苔相交、唾絲相連。

    “哥……她真美……”

    仍在撫摸揉捏女人兩個茹房的柏樹精見狀就像再也按耐不住了一般,急刻將年輕俊美臉湊到了那兩個軟r面前,而後隔著薄薄布料張嘴含住了其中一個r尖。

    “啊……”

    沒想到會突然被吸,青悠紅著臉頰情不自禁攀住了抱著自己松樹精肩膀。

    “好香……真好吃……”

    吸奶一樣猛嘬口中小珍珠,柏樹精光用舌頭舔弄還不夠。右手還在繼續按壓揉捏另一個茹房上的茹頭。

    青悠仙子嘴唇被吻,舌頭被吸,現在兩個茹頭也被樹妖y邪玩著。下t原本就微濕的甬道,此時更自行擴張開來,分泌出更多滑溜溜花y來。

    “不要這個了……”

    見女人肚兜已經完全被自己口水打濕,柏樹精心中一動,一把扯下那礙事布料直接將臉埋進青悠仙子赤l的胸口。

    女人高聳的茹房開始被用俊顏磨蹭按摩,與此同時,男人舌尖也恣意在她r峰茹頭與r溝之間y浪游移。

    “啊……啊……”

    這感覺真太舒服了,青悠瞇起美麗眼眸因為這不斷攀升的性欲而變得有些迷醉。

    不知過了多久,兩個妖精已經將她完全平放在了獸皮上。潔白女體陷入野獸毛發之中形成鮮明對比。

    沒有給她拒絕機會,兩個人將她身上剩下一點衣物也全部都脫了下來。此時青悠仙子被們擺弄成雙大張形狀,腿心處私秘正在y蕩微開著,露出里面粉嫩花瓣,那形狀就像一個鮮美鮑魚。

    柏樹精和松樹精看得興奮無比,忍不住一邊捻弄著她兩個茹頭,一邊同時伸出手指去觸碰那濕淋淋小x──

    “啊啊……”下t瞬間有麻電流通過,因為那兩個男人爭著搶著按壓她敏感的y蒂,拉扯她的花瓣,還用手指捅她菊x。

    “不要……啊啊!”

    青悠仙子呻吟了起來……

    身體上幾乎一瞬間就有香汗沁出,因為他們不斷撫摸揉捻著自己身上最脆弱部位。用盡下流手法褻玩,而後突然毫無預警,將兩根不同中指同時深深刺入了自己的yd里。

    “啊……啊!”

    下t突然被塞入異物,青悠仙子難耐揪緊了身下皮毛試圖合上雙腿抗拒。然而松柏二妖又怎麼會給她這種機會,互相遞了個眼色就半脅迫式一左一右躺靠在了她身側,將她夾在中間。

    “舒不舒服啊……大仙女……我們這樣好不好玩?……說啊!”

    兩個人中指齊動,從不同角度c入女人嬌x在里面翻江倒海摳挖。y水被帶出了一波又一波,發出“唧唧唧唧”萎靡的聲響。青悠想要扭動,可那兩個男人分別握住了自己一只軟r一邊玩一邊親吻著她身體。

    一時之間人為刀俎我為魚r,她拼命張開嘴巴吸氣,只覺得下tn意攀升,不一會兒就被玩得噴出一股香甜y水兒來。

    “到了?這麼敏感,我們都還沒真c呢……”

    這一下她整個身軀都開始顫抖了起來,因為高c而帶來愉悅使她得小x不住痙攣,高頻率吸附按摩著仍自在花心中間兩根男人中指。

    “半透明……很甜啊……”

    松樹精率先抽出自己指頭,先將那沾滿晶亮y體中指舉到眼前認真觀察了一下。而後在青悠仙子面紅耳赤注視中將其放浪含進了自己口中吸吮。

    滋滋……啾啾……

    “好吃……真美味啊……”

    “真的嗎?哥,我那也要吃。”

    見吃香甜,柏樹精舔舔水色薄唇看上去很羨慕。

    只見手腳并用從地上爬了起來,很快爬到女人兩腿之間。不顧對方羞澀,俊顏一埋竟然就張嘴含住了青悠仙子整個y部。腥紅色妖舌頓時飛快在r縫中來回舔弄起來,不斷將那些溢出x口的yy卷入自己腹中。

    “啊……啊啊…………”原本就處在高c余韻當中尚未恢復,青悠仙子被柏樹精這麼激烈一舔。下t頓時顫動得更加厲害,很快就達到了第二次高c。

    “真浪啊……”

    張嘴將那些yy細細舔了個干凈,定力最差柏樹精已欲火焚身。來不及做更多前戲,只覺得下身堅如鐵。如果再不發話,一定會爆炸。

    “哥……先干了!”

    丟下這句話,男人就從褲子里掏出碩大的r棒對準青悠仙子已然d開的小x,“噗滋”一聲就給完全c了進去。

    “啊!好暖好濕……”

    初嘗歡愛青悠仙子原本小x就比一般女人緊窄,但因為y水過多也被對方c得極為順暢。柏樹精龍頭進入之後就一路向底長驅直入,到最後整根yj都被那貪婪小嘴兒吃了進去,陷入溫柔鄉之中無法自拔。

    “感覺如何?”

    一臉情欲望著自己弟弟與青悠性器交h處,松樹精喉結上下滾動了幾下,大手情不自禁覆上她兩個軟奶開始不輕不重撫弄起來。

    “簡直要命了……啊…………”

    頗為舒爽向自己兄長勾了勾唇,柏樹精無暇再顧及其。將女人兩條玉腿扛在肩上,健壯勁腰就開始瘋狂擺動了起來。

    只見陽具如同堅硬的鐵棒,一下接一下舂著女人甬道。g頭楞子刮著那敏感的花壁,沒過多久就將y水搗出了不少細白沫子來。

    “啊啊……啊……”

    柏樹精干得越來越起勁兒,青悠仙子固然爽,卻也混合了一些不適在里面。

    這些y邪妖孽們,陽具一個比一個粗大厲害。興許這樹精屬木,r棒頗為堅硬。讓她覺得下身被越c來越大,如同一根燒火g兒一直在通著她s處,脹得厲害,卻又不能吐出。

    “干……干死啊……大仙女!吃r棒!”

    柏樹精性子頗為急躁狂妄,不似柳樹精那般拿捏分寸。這一干起來未免有些得意忘形,什麼葷話臟話都肯丟在這冰清玉潔仙子身上。

    只見眉清目秀的臉上因為性j而變得有些猙獰,翠綠色眉頭時而擰起,時而舒展。同樣碧色長發正隨著腰部擺動而前後飄蕩著。那雪白p股抖得跟篩子似,“啪啪啪啪”拍?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