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65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1:56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眩盞吹創蟮鈧媳闃皇o律畈豢剎庾6又磺械囊雇醯釹隆r約罷駒詰鈧醒耄幻磺逖凵窨吹沒肷矸6墩誆講結嵬耍鈧找彩懿蛔∽碭切┡艘黃鹛用那嚶葡勺印!?br /

    “站住,你留下來。我有說過,你可以走了麼?”  天不遂人愿……  縱使忽然看得空明一心想逃,然而還沒來得及多奔出幾步,夜風王冷冰冰又透著不可抗拒的威嚴低沈的聲音便如同鬼魅一般在她耳邊幽幽響起。 聽到男人的命令,青悠仙子腳下一滯,似乎在猶豫了一些什麼。然而一想到方才狐貍精的慘狀,她心里萌生出的那些粉紅情愛幻想便如同泡沫一般,經不起時間考驗一個接一個不攻自破了。 若不親眼所見,她大概還被單方面的戀慕蒙住了眼睛。

    原本以為那抱著自己,對自己說話夜風的還如當初天庭上傳說一般威武戰神。現在一窺真面,才發現,墮入魔道同那些冷血殘酷妖魔并沒有任何本質上的區別。 不要!她不要被這樣一個令自己幻滅的男人玷污!她真好害怕啊……  渾身顫抖著、戰栗著,腳下依然維持著狂奔只想快些逃離這個可怕男人。只可惜,她所作出垂死掙扎在夜風看來就好比惹人發噱笑話一樣。先為增添了一抹看好戲興味,緊接著便失去了耐性伸手凌空一抓,那倉皇奔跑的女人便如同被一股大吸力鉗制住一樣不由自主向掌心飛去。

    “啊!不要!”感覺到身體騰空片刻之後便被猛地抱住,青悠仙子嚇壞了,整個人陷入一片惶恐與無所適從中。不知道對方要跟自己說些什麼,她警惕望著,望著夜風王那冰藍色瞳眸以及高高在上不可違抗的姿態。一顆心快要跳出了喉嚨。 哪知對方卻沒有半點想跟她廢話的意思,人一抓到手便站起身來將她柔弱的身子一把甩在了自己原本端坐著的魔椅之上。接下來空氣中此起彼伏響起刺耳的裂帛聲,正在興奮撕扯著女人身上蔽體衣物。

    “啊……干什麼……!” 轉瞬間,那些漂亮綾羅綢緞便在男人暴力之下四分五裂。明白將要發生什麼事,在此之前青悠便已經對這種行為從其它妖孽身上了解到了許多。 只是她今天跟隨著貓妖出來便沒有想過再“清白”回去,在夜王身下承歡是必須的,卻不想以這種掠奪強占的方式啊。

    “以為你看了半天,對自己處境已經很明白。” 很快便將女人全身都剝得一絲不掛,夜王感覺著懷中魚一般滑溜溜女人,一口便咬在了她頸子上,狂野且蠻橫吸吮舔舐了起來。 “啊…………”  脖頸處一陣疼痛伴隨著難以抗拒的酥麻席卷而來,青悠掙扎了幾下發現拗不過對方,便無助陷入魔椅任憑對方在啃嚙著自己脖子同時又貪婪用兩手握住了自己的茹房。 “乃子還挺大,顏色也漂亮。仙子就仙子,一般妖精根本比不上。”

    頗為滿意的掐著手中的茹房捏來揉去,夜王行為盡管如此放浪,英俊臉上卻依然沒有半點多余表情。看上去好像只覺得親手玩這樣一個女人十分有趣罷了。 “放開……夜王……求求……”  不甘被用這種方式y辱,青悠仙子覺得自己天真過了頭。本以為只單方面情事而已,即便對方對自己無愛,也至少會有一絲憐惜。卻不想這一切都來得太幻滅太屈辱了,眼前男人并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嗜血兇殘無情無愛的魔王。

    “放開?開什麼玩笑……還想看看美麗仙子,在被那些下等妖精輪j之後y蕩成什麼樣了。”“不要……不!”  感覺到自己雙腿被對方抬了起來用力分開擱置在魔天玄椅兩個扶手之上,這種y部大開的姿勢令青悠仙子立刻便喪失了所有矜持與尊嚴。

    “不錯嘛,下面也是粉色。而且被男人c過了,應該已經學會怎麼吸住男人的欲根,怎麼蠕動著讓男人銷魂了,是不?”    夜王視線緊盯住青悠仙子下t,一只手仍然不緊不慢玩著她一個茹頭。另一只手則慢慢游移到她兩腿之間,用四根手指重重在她r縫上掃來掃去。 一時之間,rx被擠壓摩擦的聲音逐漸變得清晰。

    因為方才看了那麼多活春宮,青悠仙子x兒里已然有y水。此時被夜王用指尖不斷擠壓搓揉,兩只手指捏住了翕合的x口揪來揪去,不斷發出“唧唧唧唧”的萎靡的水聲。惹得男人心情大悅,中指一送便“噗滋”一聲用力c進了她體內。

    “啊!!!啊啊!”看著男人粗壯的手指在自己下t來回抽動,青悠仙子面滿緋紅,情不自禁呻吟起來。 “不錯嘛,外窄內闊,是個好x。”  夜風王先靜靜地欣賞著她的反應,而後俊顏一壓便張口含住她一枚茹頭用力吸吮了起來。

    男人舌頭很長,顏色腥紅。柔軟舌尖撥弄著那粉色的小珍珠,繞著茹暈一圈一圈打轉。把青悠仙子逗弄得香汗淋漓,小x中更被c得y水泛濫,沒過多久竟然如同意志力完全崩潰一般,臣服在這種獸性安撫之下除了y叫再不能表現出其他。

    “好麻……夜王……c得好麻……”  “麻麼?哪里麻……告訴本座,?”  聽了青悠仙子的話,男人俊美臉上露出更加y邪的笑容。 只見中指先深深一探,在yd內轉了兩圈便猛然抽出。親耳聽著那一聲拔塞子一樣的響聲,甩了甩手上黏膩的yy便將兩指并攏再度對準青悠的小x狠c了進去一直捅到了再也伸不進去為止。

    “唔……爛了……小x要被c爛了……”一時之間,下t酸脹無比。女人痛苦想合攏雙腿不讓他這般玩自己,可雙腳被制,茹房還被對方用力嘬著。沒有辦法發泄這股匯聚在下t令人崩潰的熱流,她只能本能縮緊了小x,像在咀嚼深入其中的手指一般蠕動了起來。

    “好浪,這本事可真好……” 女人的熱情讓夜風王興奮,下t脹得發疼再也沒心思去跟她玩些小打小鬧的調情游戲。只見男人瞬間脫下身上象征著地位的黑絲長袍,將雄健身體完全暴露了出來。 青悠現在姿勢十分方便進入,分明就是美味可口待宰的羔羊。所以既不留情,也不客氣。夜王微微屈下膝蓋,握著胯間大鋼鞭對準了那濕漉漉的x口就給用力c了進去。 r體結合發出“噗滋”一聲浪響,青悠仙子下t被大硬物瞬間撐開,一張櫻紅色“小嘴兒”慘兮兮被撐到最大,幾乎比得上小嬰兒吃飯的碗口。 “被c感覺怎麼樣?不要比那些妖精好很多?”  近乎蠻橫抽動起自己下t,夜風王興奮挺動著臀部眼神專注盯著自己的yj如何蹂躪那一朵粉嫩小花兒。 圓柱形rg埋在yx里,時而三長兩短,時候九淺一深進出著,搗弄著。一時之間r體被拍打“啪啪”作響,魔王cx本來就一件冶浪至極的事。更不用說現在c干天界被擄來的大仙女。

    “啊……大r棒……好大……好麻……” “人家為大r棒流了好多水……要被c死了……”  各種下流語句從青悠仙子口中飛瀉而出,讓她自己都覺得已經變得不像自己。 殊不知,哪怕只最一般小妖精進入到她內之後身上體y入侵都會起到催情功效。更不用說這至高無上的妖王了,只一進入,身上魔性便開始涂炭她的意識,讓她變成完完全全臣服於性a的y蕩女人。

    “這就不行了,?可本座就要c死你!干死你!這純潔的大仙女還不要張開雙腿任我jy?”  口中不忘做著最殘忍的奚落,男人腰臀抖得像篩子,陽具“噗滋噗滋”在柔軟濕潤的小x內飛快穿梭。玩到盡興之處r搗汁濺,兩人毛發都被y水糊成了一片彼此糾結勾纏緊緊地廝磨。 “啊……啊……好大……啊……”  如此強悍的戳在青悠仙子yx里聳弄了千百來下,女人已經被干的渾身無力四肢發軟。唯獨那早已紅腫的小x還在興奮張開著,無條件接納著夜王的進入。 “c死,啊,大仙女!這就是宿命!要s……s死這個勾人的小妖精!”  越干越興奮,到最後夜風王抓著她兩個乃子就像騎士騎馬一樣壓在她兩腿之間拼命抖動。 “啊……不行……太快了!啊……要被c死了……不要……”  “啊啊……s了……s了!”  爽到極致的叫床聲音也變得沙啞起來。滾燙jy噴出來那一刻,青悠仙子也一并被送上了高c。大捧y水泄了出來與夜王s出的珍珠色jy交融在一起,藕斷絲連……相融相許。

    自從在大殿上與夜王瘋狂交歡之後,青悠仙子幾乎每天都會被夜王召見。男人性欲很強,能力也強。有時候她一個人,有時候會同上次一樣,找幾個不同風情的女妖來先打頭陣。

    只是,無論r體上她與這個男人貼合有多緊密,心理上卻總隔著一層東西,讓人完全摸不清想法。

    大部分時候這個男人耐性都很差,興致來了將她抓起來就干。但有些時候,夜風王也會沈靜如同一潭深水,那一雙冰藍色瞳眸之中會s出幾許憂郁的光芒。

    每次夜王陷入深思的時候,青悠就會站在身後默默的望著。在她心里,這個男人似乎曾經經歷了許多無法訴說的事,才造成現如今如此殘酷y暗的性格。

    只是那些事情被埋藏得太深,深到光從表面上來看連一點蛛絲馬跡都難以猜測。

    雖然在不交歡的時候,她總極力將這個男人往好處想。但不得不承認,大部分時候,這家夥還冷血得令人恨得牙癢癢。

    “脫衣服,自己躺上去。”

    這一日原本正在游園,男人難得興致找她一同作陪。這妖界不比天上,魔宮花園里長得都是些奇珍異草,四處彌漫著詭異香氣,那些草葉花朵開得異常絢爛,讓人宛如墜入夢境。

    “躺上去……這里?”

    走得好好的,卻不知為何夜王殿下又忽然興起。見涼亭之中有一石桌,打磨得平滑光亮,便想嘗嘗看在這里做a的感覺。

    “別讓本王將話重復第二次。”

    英挺劍眉不悅皺起,夜風顯然不喜歡別人對命令提出任何異議。只需要說,周圍人只要乖乖去做就好。至於為什麼,這些不是他們這種身份的人該想的事。

    “唔……”

    尷尬看了看周圍,只見幾個隨身小妖還畢恭畢敬侍奉在二人左右。青悠仙子頗為為難,不認為自己有勇氣在眾妖面前赤身l體被夜王蹂躪。還在這四面皆沒有任何遮擋的涼亭里。

    “不脫?”

    見她遲疑,夜風忽然冷笑。

    “想讓本王找人幫忙還是希望本王親自來替你寬衣?”

    一句平淡無奇的話語說出口,青悠仙子不禁渾身一顫。因為她知道這個男人想做一件事不會只有所說出來的這樣而已。以他的性格,一定會先命令那些y邪下等的妖怪將自己好好侮辱一番,再去做剩下的事情才能滿足不愿被忤逆的自尊心。

    “不,脫!”

    抬頭掃了一眼周圍的下人,見他們并沒有因為夜王過分言行而露出任何不舒服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早已見怪不怪了一樣,青悠仙子便再無顧忌開始輕解羅裳。

    真是,都到了現在還在矜持些什麼──

    想當初即便在那莊嚴肅穆的大殿之上這男人還不是像在寢宮里一樣自在尋歡作樂麼,現在地點換成花園不過異曲同工而已。

    在此處待的時日越久,青悠仙子就越明白,妖精們是三界之中對欲望最放縱的一族。

    他們從不掩飾自己赤ll的性欲,無論男妖還是女妖,只要想干不管在哪都能立刻就地干起來。也因為這種單純不自制,才被日月之神定為下等生靈吧。

    自古以來,生靈對欲望妥協越多,就越低級。能將自己欲望控制在一個恰到好處的范圍之內,甚至完全抑制住──才配稱之為“神”。

    “……好了……”

    很快將全身脫得一絲不掛,此時青悠仙子全身赤l站在涼亭之中,只剩一頭嫵媚長發隨風飛舞。只見她身上肌膚如同羊脂玉一般潔白,前兩團豐滿綿r不用擠壓便已形成深溝。r尖粉色,尚未情動,茹暈很小。

    沿著平坦小腹一路看下去,修長雙腿自然夾在一起,中間y影十分秀氣。一時之間,眾妖無論男女皆發出艷羨贊嘆聲,一個個頓時將這美麗仙子驚為天人。

    “很美,很滿意──”

    一瞬不瞬盯著眼前的仙子,夜風王勾起薄利嘴唇,目光炯炯。

    聽到對方贊揚,青悠心情復雜一笑,隨即聽話的躺倒在冰涼石桌上將自己完全呈獻給面前這個男人。此處涼風習習,花香四溢。除去周圍觀看的侍從丫鬟不提,頗有些在大自然中打野戰的情趣。

    男人健壯的身軀很快便欺壓了上來,身體上某一部位蠢蠢欲動,不用怎麼挑逗便像自然充氣了一般剛硬如鐵。

    沒有著急褪下自己身上衣物,夜王瞇著眼睛先壓住青悠跟她纏綿親吻。一雙大手稍微用力在她周身游走,不出片刻便摸遍了她身體每一寸肌膚。

    “還是這里最嫩啊,別的地方比不了。”

    粗糙的手指拉扯住迷人的花瓣,將上面的褶皺完全撐開。而後又猛地一放,故意逗弄她一般將青悠仙子的s處當玩具來玩。

    “輕點……很癢……哎呀……”

    感覺男人大手扣住了自己y部,中指試探就要往rx里面c入。青悠仙子還沒有做好被進入的準備,只能先攀住身上的男人求饒似的呻吟了起來。

    “不癢,這叫舒服,本座一弄就渾身舒服。”

    瞇起雙眸在女人胸口落下一連串親吻,夜風似乎對她兩團玉r有些愛不釋手。不斷用掌心推擠按摩這飽滿軟r,還用舌尖舔弄頂端小茹頭。

    “夜……風……”

    男人炙熱的體溫隔著衣服傳遞到她身上,一陣風吹過,拂起女人垂在石桌之下的柔順青絲,讓整個氛圍變得浪漫了起來。

    “這樣直呼本座名諱,該罰!”

    女人呼喚讓男人心中一動,垂眼望著溫柔承歡的青悠。夜風王忽然覺得有種說不出的情愫在內心之中涌動。

    這個女人曾經說過喜歡自己,不知道真不真。一個無情無欲的人,但這并不妨礙這個蠢女人還口口聲聲的戀慕著,即便被戲弄到如此地步還能滿含深情的呼喚著自己的名字。

    嘖……

    天界人,難道都白癡麼。

    想到此處,忽然站起身來將自己腰帶解開,拉下褲子將兇猛欲獸釋放了出來。

    “罰用嘴伺候它,讓它舒服吧。”

    勾著女人的脖子將她從石桌上扶了起來又按向自己胯間。夜風王冰藍色的眸子閃爍不已,里面透出深不可測的光芒。

    “恩……”

    沒有拒絕要求,青悠仙子先害羞打量著那宛如自己手臂粗的r棒。只見男人陽具又粗又長,g頭有半個j蛋大小正自分泌出亮晶晶的水y來。

    用手嘗試著觸摸它的棒身,發現盡管看上去顏色深沈青筋暴突但手感卻如同上好絲絨一般又滑又燙。

    稍微用力上下套了幾下,那y物便像活了一般自己上下彈動了起來,令女人看得驚訝不已。

    “用嘴,沒說清楚麼?”

    不滿意對方只用那雙軟香玉手好奇把玩著自己的兄弟,夜風挑起了眉,不認為只這種蜻蜓點水的程度就能紓解自己身上全部渴望。

    “好……”

    見男人身上又烏壓壓籠罩上一層不悅戾氣,青悠仙子嚇了一跳。匆忙啟唇用自己軟糯的口腔緊緊包裹住了那個碩大的g頭。

    “哦……恩……”

    這一下正中男人的敏感地帶,一股電流從上面小孔一直流竄到夜王的腰椎。讓他情不自禁抱住了女人的頭,聳著結實p股將自己的yj送入得更深。

    “含著……也要舔……用舌頭……對……繞著那里舔……”

    “唔……唔唔……”

    盡可能用自己的嘴巴去迎合對方每一個要求,青悠仙子一邊賣力舔吸著男人的陽具,一邊用自己的手撫摸臀部和g丸。

    舌頭像靈活的小蛇,繞著g頭r楞子一圈一圈打轉。對準了頂端的小孔用力一吸,立刻就聽見男人近乎嘶吼的呻吟聲。

    “對……繼續……啊……舌頭都要鉆進小孔里去了……真是個磨人的小妖精……本座很舒服……”

    “恩恩……唔……”

    見夜王被自己伺候得高興,青悠仙子更賣力吃著口中幾乎快要頂到她喉嚨深處的r棒。

    “好吃……真好吃……”

    前精隨散發出來的腥甜味兒對她而言宛若催情道具。吮著男人的g頭,她用舌頭舔了幾下之後便開始擺動頭部,一前一後用力嘬著套了起來。

    花園里,一切都那麼美好安逸。

    幾個侍從雖然不敢直視夜王同女人交歡,但耳邊聽著涼亭內不斷傳出的y聲浪語還感覺到自己身體也都在跟隨著他們的“步伐”而變得蠢蠢欲動。

    男人的褲子漸漸完全離開了古銅色肌膚,沒過多久,上半身衣物也隨之而去。這一次,他們公平,夜王與青悠仙子一同在這公開場合之中脫得一絲不掛。再不單純誰在玩誰,誰在羞辱誰。

    轉眼間,男熱的健壯與女人的柔媚形成鮮明對比,讓人不得不感嘆大自然塑造那樣鬼斧神工。夜風王身材高大,肌理分明。每一次r體緊繃與舒展都能看到完美肌r在跟著運動。

    而青悠仙子身上沒有一處不潔白,沒有一處不光滑。此時她正努力抱著男人臀部,張開嘴巴吃著對方的大r棒。

    這個畫面旖旎、情意綿綿又香艷十足──

    “恩……唧唧……唔……”

    多余口津沿著女人動人的嘴角流淌下來,令她看上去像一個貪吃卻不記得擦嘴的娃兒。美麗的臉時不時被烏黑的ym刮s著,有些微癢,卻阻止不了她將男人陽具吃得津津有味。

    “好吃麼?”

    運動了半天,低頭看見青悠仙子還在依依不舍吮著自己的g頭。夜風王情欲高漲,忍不住配合她的動作在她的口中小幅度抽c了起來。

    “唔唔……好吃……唔唔……”

    青悠仙子從來不認為吃別人的陽具、伺候也能讓自己身子變得無比興奮。

    然而抬頭望上,只見自己嘴巴里c著一大根火腿腸一般的巨w,連接著男人腹肌糾結的小腹,周圍則烏黑卷曲的ym。再往上,夜風王茹頭深咖啡色,小小一粒長在塊狀肌r之上讓人光看就覺得很有食欲。

    不得不說,她喜歡這個姿勢──

    像一個聽話的女人一樣跪坐在夜王面前,口中含著陽具。也許卑微也許墮落,但與此同時,一種被雄征服著占有著的滿足感也令她渾身上下像熏了迷香一樣,茫茫一片快要化成了一灘泥。只想盡情被暴占有與蹂躪。

    “真乖……喜歡聽話的女人。”

    按住她的頭不再讓她動作,夜風瞇起了眼眸開始粗喘著加快在她口中進出的幅度與速度。將她柔軟濕潤的小嘴兒當做yd一般來回抽c,男人下t上的g丸甩打在她的下巴上,發出“啪啪”的聲響。

    “喜不喜歡……?喜不喜歡這樣對你……”

    低著頭眼神y鷙的盯著自己的陽具如何搗弄女人的櫻桃小口,看著青悠仙子臉上露出痛苦又享受的神色,夜風王情不自禁的干得更激烈。

    “哦……青悠……小嘴伺候得好舒服…………頂到舌頭了……對……再張大一點……g頭要進喉嚨里了……”方正黝黑的臀部背對著那些妖精侍從不斷抖動,健壯的腰肢就像永遠都不知道疲倦一樣。夜風王干得盡興,青悠仙子也意亂情迷。

    被男人這樣對待著她的茹頭皆已興奮地膨脹了起來,變成了兩粒粉嫩的小珍珠。不安分的撫摸著男人的p股,大腿,最終玉指游移到股溝。

    也不知道著了什麼魔,青悠仙子忽然想看看這個男人更瘋狂更性感的模樣。便鬼使神差的按壓著緊致的菊x,恣意按摩了一番之後忽然間將食指用力捅了進去。

    “啊……哦哦……這個……”

    誰也沒有料想到,堂堂夜風王最敏的地方竟然是自己的菊x。

    原本在女人口中抽撤得虎虎生風,卻不料被對方這麼一c,yj便奇跡般得抖動起來,沒過多久就s出了滾燙的jy。

    “恩……恩恩……”

    吐出口中已經消軟了一半的陽具,青悠仙子眼睛濕潤的抬頭望著泄了的夜風王。但見他滿面潮紅,氣息微喘,好像剛剛經歷過這個世界上最絕頂的高c一樣,半懊惱半新奇。

    “小妖精……cp眼似乎很過癮是不?”

    用手捋了幾下自己黏答答的陽具,將那些y蕩的y體全都抹在青悠仙子胸口上。夜風王夾緊臀部,感覺到對方的手指還深埋在自己體內,臉上便露出y邪的笑容。

    “沒有……沒有啊……”

    男人體內溫暖而緊致,似乎比女人小x還要更加銷魂。青悠仙子手指一深入便有些舍不得再拔出來,甚至在對方含義不明的視下還忍不住淺淺抽c了幾下。

    “好……很好。既然對這個地方如此感興趣,今天就讓你玩個夠。來人吶,把假陽具拿過來。”

    “是,大王。”

    幾個小妖聽到命令不敢做半點耽擱,匆匆忙忙跑回大殿里去到這魔王平時為了y樂放置各種奇怪道具的地方。

    沒過多久,一個精致的小木匣子被取了過來。當著女人面打開一看,青悠訝異的發現天鵝絨襯里之上竟然整齊排放著一藍一粉兩只堪比真人大小的假陽具。

    這陽具看上去十分真,用手指觸碰一下便覺軟硬恰到好處,竟有點像燕窩等補品熬出來的膠質制作而成。

    “這寶貝很少拿出來用,今天既然仙子有此雅興,本座就陪你玩上一玩。”說罷,不等青悠仙子有任何回應。夜王便將女人從石桌上抱了下來,換成高大的自己趴跪在上面背對著眾人竟然做出了狗爬姿勢。

    “這……”

    一時之間青悠仙子一頭霧水。抬起頭來卻只看見男人性感至極的p股,以及叉開r縫中那一枚深色緊致的菊x。

    “夫人,這姿勢叫‘顛鸞倒鳳’,奴婢來教您怎樣玩。”

    旁邊的小妖卻像早有準備,只見他將盒子其中一只假陽具取了出來,嘴角掛著戲謔的微笑將其塞到了青悠仙子手中。

    這妖精乃在山中修行的蟒蛇精。年齡不大,卻也頗得夜王欣賞,所以才將他留在自己身邊。

    青悠仙子見他也相貌英俊,身材健壯。跟夜風王在某些方面竟然有些類似。但見他拿著另一只陽具伏在自己耳邊如此這般詳細解說了一通,話還沒說完她已經目瞪口呆滿面潮紅。

    “羞什麼,妖精本來就這樣。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何必在這樣事情上裝腔作勢呢?”

    夜王等得不耐煩,回頭見青悠仙子握著那精致的假陽具面露猶豫之色。一時之間,嘴角勾起一個嘲弄的笑容,而後又對著蟒蛇精吩咐道。

    “她就交給你了,就當本座賞你。”

    “是!謝謝大王!”

    一聽夜王居然這麼說,蟒蛇精立刻面露喜色。周圍的小妖精們但凡是個男人臉上都露出羨慕的表情,唯獨青悠仙子不知所措的握著一根假陽具,聽得云山霧罩。

    “哦……就這樣……本座喜歡……”

    片刻之後,涼亭之內便再度響起了y聲浪語。只這一次,參與這次事的不再是夜王與青悠兩個人,而連方才一直服侍在旁邊的蟒蛇精也加入其中。

    只見夜風王呻吟著跪趴在石桌上,臀部高高翹起對準了青悠仙子的容顏。而女人正在奮力用右手中緊握的一根藍色假陽具不斷捅男人的菊x,左手則繞到小腹之下抓握住真陽具,一前一後手y了起來。

    “恩……恩恩……”

    盡管自己是掌握夜王身體的主宰者,然而青悠仙子自己卻并不比他要好過。視線移動到女人豐腴的臀部上,只見背對著她的玲瓏身體。那張開的r縫之中一上一下兩個d分別c著一根粉色假陽具以及蟒蛇精又硬又長的y物。

    夜風王所說的賞賜就是這個,讓他有機會c進青悠仙子小x里享受她的銷魂滋味。

    “啊……哦哦……好夫人……小x好仧y……讓奴婢干得好過癮……”

    蟒蛇精抽c得十分賣力,一心想在這仙子體內獲取更多快感。

    要知道,能得到她的yy滋潤就相當於平白無故又多了幾百年修行。更不要說這女人身體又濕又緊,彈性十足。雖然物事比不上夜風王大,但卻也被吸吮的緊緊的,yd內壁還像活了一般裹著棒身慢慢蠕動了起來。

    這種絕頂愛欲體驗在一般妖精身上根本體會不到,一c入她的yd內便像再也舍不得拔出來了一般,g頭一陣亂鉆,頂住青悠仙子zg口就不斷窮磨蹭。

    “啊啊……被c爛了……不行……不行……”

    手上馬不停蹄干著夜風王的菊x,自己身後卻又被一根假陽具和蟒蛇精同時干著。青悠仙子放聲尖叫,快感四溢。只覺得自己今天一定會被干死在這里。

    “用力……再用力一些……”

    被她牢牢掌控住的夜風王卻似乎非常享受這樣的性j模式。眼見菊x中c著一根大假陽具,稚嫩r壁一收一縮咬緊穿入其中的異物。而身前的陽具被女人緊握著不停地套,顯然備受刺激而變得更硬更大。

    “啊……啊啊……”

    青悠仙子快要虛脫了,連呻吟聲都變得支離破碎起來。那蟒蛇精弓腰縮臀,在她身後極盡交歡之能事。胯間陽物不斷變換著角度c入她早已y水泛濫的小x,隔著一層r壁摩擦著杵在她菊x內的另一根硬物。

    “夫人……您的小x被奴才c得好多水啊……奴才的g頭已經進入到您zg口啦……奴才把自己jys給你好不好……”所謂“顛鸞倒鳳”,即如此。

    凰鳳,凰本身又被另一只鳳c入。三個人疊在一起不分雌雄,身上d皆被填滿。好一副天上人間都難以尋覓出的y亂相交圖。

    這個世上的事,原本就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妖精們生活皆遵循內心中本能欲望,不理世俗,唯求及時行樂──

    當日三人做完了這顛鸞倒鳳,夜風王并沒有偕同已全身虛脫的青悠仙子離開。而就在這花園里頭直接沐浴,再遣人弄些美味吃食來大啖。好像將這寢宮之外當做了自己棲息地一般。

    做完了愛,一邊欣賞風景一邊進食。所謂“食色”也便是妖精們享樂極致──

    日頭漸落,天空沒過多久便已星辰羅列,看上去一派寧靜祥和。遣散了下人,夜風王看了看天色便轉過身去對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女人說道。

    “仙子可有雅興與本座同游妖界?”

    聽到此話,青悠先一愣,而後微笑著點點頭。

    “好啊,既然夜王有如此興致,青悠又怎能不奉陪呢?”

    自從來到這里之後,她一直都處於被動之中。任憑妖怪們將她帶到哪,她就脫光了跟著去哪。除了印象中水妖領地格外美麗之外,并沒有真正感受到任何善意存在。

    雖然不清楚此行夜風王有不有什麼別的目的,不過現在自己身心都給了人家,她也就沒有什麼可以再失去了。

    “呵呵,真乖──”

    冰藍色瞳眸意味深長的看了青悠一眼,夜王只覺得有她在身邊作陪,自己心里非常寧靜。

    這女人總這麼出乎意料,讓他在以為摸清楚她心思之後又丟出更大驚喜。

    明明就是天上仙女,卻被妖精們蹂躪得一文不值。卻沒想到,她非但不恨自己,反而還努力適應妖界環境,試圖成為自己身邊的女人。

    什麼力量讓她如此堅強……

    難道說,真的是那種所謂看不見摸不著卻扎根人心里的“愛情”麼──

    想不通此處,便自我解嘲的搖了搖頭,攬起她的身子借助著一片黑色霧氣消失在了原地。

    如何叫冷酷無情的一個人去理解什麼叫做a情呢?就算將愛情這東西扒皮拆骨,活生生解剖在自己面前。怕也認不得吧──

    妖界也有山,也有水,不同妖精掌控的領地都有自己的特色。

    比如水妖愛寂靜,琴魔喜風月,三位樹精修行不夠只能通過迷霧來遮掩自己的行蹤。青悠仙子被夜王攬在懷里,隨著瞬間移動霧靄變換著位置,滿臉新奇望著這光怪陸離的新世界,只覺得自己就像回到了孩提時代,對一切都感到那麼新鮮,那麼好奇。兩人一路前行,忽而在山巔遠眺,忽而在海邊吹風,忽而又置身於花的海洋。一番游歷下來,倒心情格外舒暢。

    “哇……好美的花!”

    沒有女人不喜歡鮮花,更不用說此時青悠仙子身邊站著令她滿身浸泡在浪漫幻想中的心儀男人。

    沒有忽略她眼中的渴望,夜王勾了勾唇,親自上前采摘下一朵最妖艷的紅色花朵放在鼻前輕嗅了一下,而後便斜c在女人鬢角處。

    “這叫曼珠沙華,比白山茶更適合現在。”

    素來清冷幽深的眼眸中s出奇異的光芒,看著眼前的青悠仙子,并沒有忘記自己天上第一次相見之時這位純潔的大仙女鬢邊那一朵象征著無暇的潔白山茶。

    女人如花,這句話準沒有錯。

    當她圣潔的時候,耳邊花也圣潔。現在墮入魔道,跟隨在自己身邊,也就只有這地獄之花更陪襯她的美麗。

    “曼珠沙華?”

    沒想到夜王也會突然對自己這麼情意綿綿,青悠仙子喜出望外,就要伸手去觸碰鬢角上紅花。

    “別碰,此花有毒。不小心吃進嘴里,會永世不得超生。”

    一把攥住她的玉手,男人目光中投s出警告。

    “曼珠沙華又叫彼岸花,唯一一種自愿投身地獄的花,象征著惡魔的溫柔。雖然妖冶,卻也哀傷──”話到此處,夜王頓了一頓,眼神轉向一邊不再多說些什麼。

    感覺到氣氛忽然陷入一種說不出的壓抑來,青悠仙子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便上前一步輕輕擁住了這個男人。

    “怎麼了?為什麼忽然間不說話……”

    “沒什麼,妹妹以前就很喜歡這種花。當初還在天上的時候,她就一直嚷嚷著要來妖界看曼珠沙華。”

    “後來呢?”

    女人很少聽到夜王會和自己說這麼多話,眼睛不禁發出光亮。

    “後來她死了,故事就沒了。”

    沒有在意青悠仙子轉瞬又變得驚異的臉,夜風王笑了笑,轉身離開。

    “誒!等等啊!”

    見他剛溫柔了一下又忽然惡質甩開了自己,青悠仙子不禁大為懊惱連忙就想要追了上去。

    然而一陣清風吹過,她額角邊得那朵花便輕飄飄落了下來,正好被她掌心接住。定睛一看,原來那方才還開得妖嬈絢爛的紅色花朵竟然已經一片干枯……

    “果然惡魔的溫柔啊……來得快,去也快。”

    怔怔望著掌心枯萎的花朵,青悠仙子長睫微斂,原本火熱跳動的心又陷入一片深不見底得到寂寥。

    離開了花海,青悠仙子看上去頗有幾分沮喪。而那夜王則一直心事重重的在前面漫無目的走著,似乎也辨不清前進的方向。

    正當兩個人沈默令氣氛變得有些尷尬的時候。不遠處傳來一陣野獸廝打聲,青悠與夜風面面相覷,而後不約而同循著那聲音上前探去。

    “嗷嗚……嗷嗚……”

    轉過一塊大巖石和幾叢半人高的野草,二人這才看清巖石後面一塊空地上竟然有一只通體雪白的幼狼在跟猛虎纏斗。

    眼見猛虎似乎將這狼崽當做自己今晚的美餐,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用尖銳虎爪將對方幼小的身體穿了個鮮血淋漓。而那明顯不敵的小幼狼卻沒有半點怯意,盡管已經遍體鱗傷卻還不屈不撓齜著狼牙做著最後的抵抗。

    “幻狼族後裔麼……”

    若有所思的盯著那狼崽墨綠色的雙瞳,夜王沈了片刻忽然長袖一揮,一陣詭異的勁風便向那猛虎襲去竟將那千百來斤的巨獸瞬間卷飛了出去撞斷了一棵蒼天大樹。

    “嗷嗚……”

    猛虎頓時撞斷了幾根骨頭,痛哀鳴一聲,在地上顫抖著抽搐不止。

    “畜生,幻狼族太子不是你這種俗物能夠戲弄的。今日本座留你一條命,還不見好就收,當心將你扒皮拆骨!”

    “嗚……”

    那猛虎原本見了夜王已經嚇得p滾n流,現如今又聽到這番話更半點不敢耽擱,掙扎著從地上爬將起來,夾緊了尾巴灰溜溜便要逃跑。

    哪知那小幼狼見情勢峰回路轉,自己忽然間有人撐腰。看著身上無端多出十數個血d,恨這老虎幾乎將自己戳成了篩子,哪里肯甘心。前爪撲騰了兩下就又奮力沖上了前去,張嘴一口咬在了那老虎p股上任對方慘叫一聲上躥下跳依然黏在上面不肯離開。

    “呿,小小年紀,報復心還挺重……”

    這一幕對於幼狼和老虎來說還甚為兇險,但在夜王與青悠眼中卻分外好笑。只見夜王眼中藍光閃了閃,衣袖再度一揮,那小幼狼便像被一片云朵拖住了一般,含著口中咬下的虎r輕飄飄的飄到了男人懷中。

    “嗷嗚嗷嗚!!”墨綠色瞳眸中流露出明顯不甘心,小幼狼掙扎了幾下見幾乎無用,便呸掉口中血r不滿的沖著夜風王撒嬌。

    “別鬧,本座好心救了你,難道你還要跟我撒潑不成?”

    見小狼崽渾身雪白絨毛都已經被鮮血染紅,泄了那報仇雪恨的一口氣,原本氣息在失血過多的情況下已漸漸微弱。

    夜風看著它,難得發了一次善心。寬厚大手托起它羸弱的身體,口中念動著咒語,沒過多久藍光閃耀化作一團光霧籠罩在幼狼身上。片刻之後光芒消失,再看幼狼身上已再尋遍不到半點傷口。

    “嗷嗷!”

    見自己傷勢一下子全都好了,小狼崽興奮的跳到地上打了兩個滾兒。抖抖耳朵,而後竟然像小狗一樣蹲坐在了夜王腳下,眼睛亮亮閃爍著感激的光芒。

    “叫什麼,小r球?”

    見它生性可愛,又是幻狼族後裔。夜風不由得興起,多逗弄了它幾句。

    “嗷嗷!”

    搖搖尾巴,小狼崽頗為得意的答道。

    “原來你叫雪,俗了點,但也襯你。”

    見它一身雪白絨毛,夜王微笑著點點頭。

    “它一直跟在咱們後面呢……”

    自從救了那只叫雪的小狼崽,青悠仙子和夜風王就發現兩個人身後多了一個跟p蟲。

    原本夜風替它治好了被猛虎咬傷的地方摸了摸小絨球腦袋就想放小狼崽離開。誰知道這小家夥就像認準了一樣,不僅沒有半點回家找媽媽的打算,反而還自作主張的跟在他們身後亦步亦趨。并且只要一有人回頭看它它就趕緊鉆進草堆里面藏起來,就好像這樣別人就不會留意到它的存在了一般。

    “呵呵,不愧是幻狼族後代。果然忠心。這小東西八成把我認作它主人了,就目前情況來看,除非親手將它打死。否則它這一生都不會離開我,更不會背叛我。”

    順著青悠仙子的目光看去,夜風王嘴角噙著笑快走了幾步將那只雪白小狼崽從草堆里面揪著毛皮給撈了出來。

    “嗷嗚……嗷嗚……”

    自以為很狡猾很聰明的小幼狼一下子曝光了,不得不掙扎了幾下然後可憐兮兮的盯著夜風王猛看。那樣子就好像再說“不要拋棄人家啦……人家會很乖!”

    “啊?那你不會……”

    聽男人這麼一說,青悠仙子心里一驚。

    明白這個夜王殿下一向邪佞狠毒,想當初那狐貍精只不過違抗了一個命令就被一掌打回了原形差點魂飛魄散。倘若心里真不喜歡這個小東西的話,很有可能真一巴掌將它打死。

    “不會什麼?殺了它麼──”

    皺著劍眉將小絨球舉到了自己面前,夜風王忽然間瞇起了冰藍色雙眸,渾身上下凝聚起了殺氣。

    “如果這是你的建議的話,本座會認真考慮一下。”

    說完這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話,男人就y森森的露出一口白牙,作勢舉起右手眼看著就要將這可愛的小靈獸斃命於掌下。

    青悠仙子在一旁看得心驚膽戰,待要上前求情卻見雪這個小家夥睜著一雙墨綠色狼眼竟然一點都不害怕。就在夜王?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