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67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3:11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也許是太害怕了,那小孩兒沒過多久就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聽到小孩的哭聲,棒棒姑娘也哭了,而後用自己沒被砍傷的那條胳膊緊緊地抱住了那個呆頭呆腦的男人。

    後來我看到幽王後抹著眼睛,似乎在擦上面涌出的水花。贏王和夜風王都在嘆氣,就連那個不知從什麼時候就一直跟我們在一起的銀發男子也低下頭,一副見不得這副場面的樣子。

    再後來王爺就不殺了,但是王們說,他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就把關他的籠子移到別院中央的空地上,在這里坐起了牢。

    還有一句是夜風王跟贏王咬耳朵的時候被我偷偷聽到的。雖然意思我不太明白,但是我還是決定在這里寫出來。

    他們說,“讓那小子聽得見,吃不著,估計比殺了他還要難受吧?”

    接下來是兩個人一連串的y笑……

    xx年xx月xx日

    王爺雖然沒死成但是他已經不再是王爺了,只是一個可憐的囚犯。天天在外面風吹雨打的,曬得又黑又干巴,有時候我都看不下去了也不敢做些什麼。倒是那棒棒姑娘,直接搬進了別院照顧他。連同那個呆頭呆腦的男人和孩子一起住在了夜風王的專屬房間隔壁。【桃:棒棒你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要說她那個兒子長得真的很可愛,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只是還沒取名字,所以大家都叫他小小寶。

    聽到這個名字之後,夜風王頗有微詞,意思是這個名字歧義太大,整的跟是他兒子似的。當時玄紫王爺正在吃那個呆頭呆腦的男人遞過來的早餐,棒棒姑娘則貓在水井旁給小小寶洗n布。

    事故發生的那一瞬間,我們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

    我只看見玄紫王爺聽了夜風王的話之後,慈愛的摸了摸坐在呆男人懷中的小嬰兒,嘴唇一咧便露出一個傾國傾城的微笑──

    “哦?這樣的話,那就讓我來給他取一個正式的名字吧。”

    話音剛落,我就看見棒棒姑娘渾身一震,脖頸僵硬的一點一點把頭扭了過來,滿臉都是見到鬼了的神情。

    “好啊。”

    而她那呆男人卻沒有看見自己娘子如臨大敵的迅速丟下n布飛奔而來,那樣子就好像心都快裂了……卻還是沒攔住她的笨相公不設防的點了點頭。

    “嗯,那就叫……茶葉蛋吧。”

    捏著自己掌心里的半塊棕色的蛋清,玄紫王爺笑彎了眼睛,像美麗的月牙一樣。聽到這個名字之後,在場的所有人都瞬間石化了,只有那個小嬰兒完全不知道什麼倒霉的事兒降臨到了自己頭上,還在咯咯咯的笑著,天真無邪。

    我這才明白了一個道理──

    原來玄紫王爺是不擅長起名字的……額……

    xx年xx月xx日

    棒棒姑娘走了,還帶走了自己的弟弟jj……說實話,我很舍不得她。更舍不得她那個可愛無比的兒子茶葉蛋。

    臨走前她給王爺留下了一張字條,上面寫著,“王爺,我謹代表我們全家的名字恨你一輩子……”((#`′)凸)

    完

    【無憂凌格番外】

    (30鮮幣)第一章 悲劇之後 小h

    鷹翼族──

    是麒麟國一個古老而神秘的民族。

    相傳,它與鷹眼族同為鷹系之中兩個耀眼的分支。鷹眼族善於制藥,而鷹翼族則以醫術而聞名。

    由於世代相傳極為有效又令人捉摸不定的奇特秘術,它的族人一直被世人所敬畏著仁慈低調的分散在這個國度中的每一角落,以行醫為生。

    然而,民族的延續并不能只憑靠著祖先的偉大智慧與功德而生生不息,即便是如此純良的善類也會有隱藏在黑暗中的罪惡在悄無聲息的滋長著……

    默不做聲的望著自己手中這一柄繪制著美人出浴圖的折扇,凌格素來冷情的雙眸中浮現出一抹哀傷。

    這扇子是印無憂當年從不離身的,雖然俗媚輕佻,卻是他愛極了的舊物。

    慢慢地用那修剪得干凈利落的指尖摩挲著陳舊的扇面,女人的動作中融入了并不自知的情意卻又在表面上維持著一貫的冷情。只見她并不白皙的指腹上長著薄繭,作為長期練劍留下來的痕跡蹭得薄紙發出沙沙的碎響,仿佛是在訴說對誰的思念。

    是的,她的手上有很多這樣的繭,她的身上也有很多并不完美的疤痕。沒有涂蔻丹,沒有擦胭脂,甚至連一枚像樣的釵環都不曾佩戴過。

    她凌格知道自己不是一個溫柔的姑娘──從來都不是。

    也許在別人眼里她還能算得上是漂亮的,畢竟她有一雙雖然冰冷卻炯炯有神的雙眸,以及一個略微豐厚卻顯得性感多情的嘴唇。肌膚是健康的麥色,像推了一層滾燙的蜂蜜般甜膩惑人。聲線雖然低沈,但是細細聽起來卻是溫醇動聽。只不過,她從來不會用這些美色去成就不該成就的事就是了。她凌格又怎麼會是那種女人。

    盡管有的時候,她也會想若不是當初執拗的選擇了一條與女性特質背道而馳的道路,現在的她也許正賢惠的陪伴著健康的父親經營醫館,并且還要嫁個偉岸的男人生幾個娃娃一家人相偎相依幸福的一起生活著。

    沒有是非,沒有名利,也更沒有那些莫須有的罪名。她就是個平凡的女孩,只要待在家里相夫教子就夠了。

    再出格點,即便成了親也可以繼續在醫館里幫父親做事,承歡膝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人生在世,能這樣的生活豈不也是一件幸事。

    只可惜,世事無常。無心c柳柳成蔭的事雖然多,但是有心栽卻的花兒卻未必一定能綻放。

    若是真那樣的話該多好,她的父親就不會無緣無故的死掉。

    若是真那樣的話該多好,她這一生都不會遇到印無憂,也就更加不知道痛徹心扉的滋味。

    思及此處,凌格的眉頭一緊。隱忍的情緒瀕臨迸發,遲遲未果最終還是散落在女人唇邊化作一聲悲涼的嘆息。

    傻瓜。若是從頭來過,一切難道就會真的不同了麼?

    年少的時候背出家門只為了追隨理想上山學男人們舞刀弄槍的本事,等學成回家父親卻早已去世得離奇。生平第一次,她的腦袋一下子全都亂掉了。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不知道該怎麼去追究,甚至到最後,她都沒搞清楚為什麼自己連去親生父親墓上拜祭的資格都沒有。

    被新任族長逐出鷹翼族的那一刻,她真的恨自己。

    手中的劍忽然間變得如此無用,自己的存在感變得萬分虛無。一個連自己的家人和名譽都保護不了的人,還有什麼資格稱作一流劍客?

    就在她痛苦的連哭泣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孤零零的坐在已變成荒屋的醫館門前脆弱的像個嬰兒的時候。那個生著一雙勾人的桃花眼的男人卻微笑著出現在了她的面前,鬼魅一般,溫柔卻霸道的傾倒了了她的整個靈魂。

    是誰,衣著樸素卻依然風神如玉?

    是誰,語氣輕佻笑卻亂了別人的魂?

    她還記得那天,印無憂就站在那里,用一把破舊的油紙傘和一個比什麼光芒都更加燦爛的笑容遮住了她頭上的漫天風雨。

    霎那間,什麼痛苦都告一段落,她滿眼都是男人那勾人的神韻。

    怎麼,你也是一個人?那敢情好,我也是。你不如就跟著我吧,我們兩個以後可以相依為命,做個伴。小姑娘,你看可好?

    是誰,嚅動著好看的嘴唇說出如此動聽的笑話。簡直,讓人不得安神……

    相依為命──

    多好聽的邀請。讓人雖然害怕,卻又舍不得不去將他的笑話當真。

    終究還是懦弱的吧,終究還是寂寞的吧?

    過去無數個空蕩的夜里,她都能抱著自己的劍蜷縮在破廟里取暖讓自己看上去就像個冷冰冰的雕塑。但是常年冰冷的心,卻因為這樣一個簡單的詞語就無法自拔的陷了進去。

    印無憂,你說過的,我們要相依為命。你說過的,要永遠在一起,不離不棄。

    可是這一切,終究只是我的一相情愿吧……

    是你把我從無邊的黑暗中拯救出來,給了我一個遠比太陽還耀眼的世界。也是你將我一次又一次的推入失望的谷底。

    印無憂,我曾經是多麼希望自己能夠快點長大。長大到你會把我當作一個女人,可以兌現你當日對我的戲言。然而你的風流與花心卻一再令我失望。

    那麼多年的陪伴,早就令她從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女成長成了一位善於掩飾自己真實情感的年輕女人。她漸漸懂得了世間百態,也越來越明白世態炎涼。所以她越來越沈默,越來越冷靜。也難怪那個男人總是忍不住要激怒她,只為了看她臉上浮現出一些能證明她還活著的真情實感。

    可是他呢?

    喜歡上青樓,喜歡飲酒作樂,終日流連於花叢之中對她的表白也是調笑大於正經。

    每一次他帶著微醺的酒氣笑嘻嘻的靠近她時,她的心其實都會敏感的加速跳動。可是每一次他卻都只是逗她一逗,然後就心滿意足的哼著不成調的爛曲子悠哉游哉的夢周公去了。與她的情事,從未曾有過認真的後續,就仿佛這一切都只是他印無憂一時興起的游戲罷了。

    那麼多年過去了,他們彼此還維持著曖昧古怪的關系。

    他缺女人,總是花大把的金錢去攏翠樓嫖那個花娘洛米兒。而她就在他的身邊,他卻一直點到為止從來不曾給她一些明了的表示。

    直到青兒姑娘到來之前,她還是對他懷有著一點期盼的。

    不管怎麼說,他都還是大剌剌的將自己這般不清不白的留在了身邊不是麼。這是不是表示將來的某一天他們一定會有著更進一步的發展?

    可是當她看到印無憂每次黏著青兒與他平素黏著自己時那般同樣不正經的俊逸身影之時,她就明白了,自己於他并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對她常做的事對別的女人也一樣,只不過她跟隨他的時間更久一些更加熟稔罷了。

    他那個性子,本就憐香惜玉見不得女人受苦,也看不得有姑娘顛沛流離。如果不是她,他照樣能撿回其他不幸的女子。只要對方夠漂亮,能讓他時不時的調戲一下,這男人就是百分之百的愿意。

    說到底,這男人就是從來都沒有對她認真過罷了──

    既然如此,那她的心也就應該徹底的死透。

    可是為什麼?

    在訣別的那一刻他卻又要以那樣慘烈的方式提醒自己所不該幻想的那一切是真實存在過的。

    他竟然說他愛她,要她不要走。他想娶她,和她永永遠遠的在一起!

    這是怎麼了?他又吃了什麼喝了什麼,醉過頭了連這般胡話都敢亂說了麼?

    倘若不是胡話,那他印無憂就更該死。

    憑什麼?

    憑什麼在她最終決定放棄一切離他而去的時候他才完全的慌了神,假惺惺的做出一副好像暗戀她很久并且非她不娶的樣子?

    憑什麼?

    在那樣緊要的關頭,在對幕絕與青兒做出如此卑劣的事情以後還能急匆匆的追出來叫她不要拋棄他?

    憑什麼?

    他印無憂想要,她凌格就一定得給!

    不要走,不要拋棄他──格格,不要……格格!!

    這樣的話他怎能就這樣輕松的說出口?究竟是誰拋棄了誰,又是誰在最開始就違反了游戲的規則!

    就算是上輩子欠了他的,這麼多年在邪醫館為他洗衣燒飯縫縫補補的打下手,該還的債務也該還清了吧?他又何苦非要不依不饒的來招惹她干涉她的選擇!

    “啪”的一聲合上手中的紙扇,起伏的胸口顯示出凌格此刻的不平靜。

    她是怨他了,那又怎麼樣?

    這一切的不快樂早就在自己親手結束了他性命的一刻就灰飛湮滅了。

    人都已經死了,再說這些還有什麼用呢。

    因為你騙我,因為你傷害了我。所以我親手結束了這一切,結束了我們一起度過的日月與流年,包括你那我曾經無比珍惜的生命。

    這就是我對你最大的報復。

    “還沒睡?”

    就在凌格攥緊了拳頭不自控的回想起一年前自己掌斃印無憂的那一幕時,所在帳篷的門簾卻被一個男子給掀開了。

    男子穿著鷹眼族古老的服裝,墨色的齊肩中短發披散在高高的領口。鷹眼族的服裝和鷹翼族很類似,都是些色彩豔麗的繡布縫制而成的寬大長袍。身為至高無上的護法,男人的胸前還佩戴著羽毛與寶石串成的法器項鏈。右耳上打著三個黑色的耳釘,依照傳統顯示了其高貴的出身。

    “就睡了。”

    見自己的新婚夫婿歸來,凌格不著痕跡的將手中的紙扇收好。那是她對印無憂唯一的回憶,不想在某種不必要的誤會之下失去了它。

    聽了女人過於平淡的回答,格朗也沒在意。反正兩個人的婚姻也不過是為了兩族能夠順利合并,以後將為族人帶來更多可觀的利益而存在的。

    醫者,自然是需要用藥的。而好的藥材也需要真正懂行的伯樂才能運用到最佳的地方。所以這一次他毫無怨言的娶了作為日漸沒落的鷹翼族圣女的凌格,只為了利益而不需摻雜任何其它的感情。

    說實話,她蠻漂亮的,雖然生長在漢人的地方,卻不像漢人的女人那般白嫩柔弱,風一吹就倒了似的。在這遙遠的邊疆,好的體力和麥色的肌膚才是美麗的象征,這里可不是那種嬌滴滴的身子骨能生存下去的地方。

    鷹族的女人,就是要堅韌強悍。雖然對待夫婿一樣要求百依百順,但是在夫婿不在之時,她要有絕對的能力照顧好自己并且料理好家務。

    因此,對於常年習武擁有健康體格的凌格,他十分的滿意。

    只是這女人雖然條件優異,卻不似他的其它女人那般馴服。早在娶她之前,他格朗就已經收了一些姬妾,那些人女在望著他時,眼睛都是閃著愛慕的光芒的。

    不管怎麼說他都身為鷹眼族的護法。因長年需要上山尋找珍貴藥材的緣故,他的體格比一般漢族男人要高大健壯的多。俊美的臉龐棱角分明,有力的大腿與臂膀布滿了糾結的肌r。再加上身為異族天生的絕佳根骨令他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凜然的氣度,很難有女人不被他的身份與外表所迷惑。

    但是為什麼,即便是同床共枕了那麼多日日夜夜,這個鷹翼族的女人還是沒有正眼看過他一次呢?

    “過來,幫我脫衣。”

    想到這里,格朗心中覺得很好奇。畢竟一個男人能夠容忍別的女人對自己不感興趣,卻無法坦然的接受自己妻子對他魅力的忽視。

    他覺得她們很般配啊,一樣的強勢,雄鷹般的體魄。在這個古老的民族里,他們是最登對的一對,就應該有更親密的關系。

    自尊心令他在她面前擺出主人的架勢,對於鷹族來說,夫婿就是女人的天地。夫婿說的話就是神諭,無論他提出什麼要求凌格都不能拒絕。

    感到格朗口吻之中的高姿態,凌格的眉不由自主的皺了起來。

    但是下一瞬間,她卻不著痕跡的隱去自己內心深處的桀驁,順從的走過來為格朗更衣。

    侍奉好鷹眼族的大護法是她與七叔和組長的約定。只有這樣,才能讓她從那些小人的口中套出自己父親的真正死因,從而找出謀害自己父親的兇手。

    他們威脅她,她卻不在乎。

    因為她堅信自己醫術高明的父親是絕對不會無緣無故死於某種疾病的,找出兇手為父報仇是她現在唯一生存的目的。哪怕,這隱藏在真相背後的事需要她犧牲自己來慢慢挖掘。

    “你的呢,也一起脫掉。”

    當女人面無表情的為自己脫掉身上的最後一件蔽體的衣物時,格朗看著面對自己雄健的l體卻連一絲臉紅都沒有的凌格感到更加有趣。思及今天被某人提點了的那件事兒,他臉上俊美的笑容卻又變得有些古怪,略有些y邪,神秘而詭異。

    就讓他快點侵占她的身體吧,將她當作獵物一點一點的地好好調教。在他看來,一個男人無法征服一個女人的心完全是因為他在r體上將她滿足的不夠。

    所以,他只要更加努力的跟她做快樂的事,相信總有一天她會明白他的好。又或者,是他想明白她究竟有多好。

    不然的話,以後也許就再也沒機會了。

    “嗯。”

    d房花燭夜的那一天他們已經有了夫妻之時,所以凌格對多一次的交h也沒有太在意。

    男人,大概都是這種感官動物。

    見過了印無憂的風流,其他男人的好色難道還能稱得上是什麼新鮮事兒麼。

    發現自己又不自覺的想起了那個已經故去的“死男人”,凌格苦笑著搖搖頭,主動彎腰在柔軟的獸皮上躺好。

    大護法雖然不是族長,但是對於鷹系來說卻有著絕對高貴的地位。因此,他們床上鋪的獸皮都是最珍貴的白狐裘。

    一頭淺茶色的長發披散下來,連同赤l的胴體一起陷入細密而柔軟的雪白毛裘中,看上去真是說不出的誘惑。

    一向冷情的女子難得平添了一抹豔色,偶爾蠕動的身軀散發出象牙色的光芒,無法不催動男人的情欲。

    “真是個美人兒,也難怪被封為鷹翼族的圣女。”

    立刻欣賞的翻身壓在凌格的身上,格朗毫不在意自己的直接。黝黑的身體霸道的覆上她的,像個大熊一般將凌格死死的蓋在身下。

    “哦?那鷹眼族的護法呢,也是個不枉虛名的了不起的男人麼?”

    感到兩人赤l的肌膚密合相貼,女人的臉上盡是漠然,一點都沒有興奮的感覺。但是口唇之中卻囁嚅出犀利的話語,用自己的方式抵抗即將到來的侵略。

    “嘿,不愧是我的女人,我到底有多行你親自試試不就知道了?”

    雙掌立刻不安分的沿著凌格的身體向下探去,輕而易舉的就分開了對方的兩條長腿,挺著健腰就將性器對準了柔軟的d口一點一點的強悍的送入。

    沒有任何溫柔的前戲,他們鷹族的男人從來不屑於那些矯情的挑逗而是以直接占有為傲的。干澀的肌膚相互摩擦讓女人因疼痛皺起了眉,但是她卻仍然倔強的咬緊了嘴唇不讓自己發出一絲呼痛的呻吟。

    “真是個強妞兒,哼都不哼聲?”

    當感覺到自己完全被一種緊致而銷魂的溫暖密實的包裹住之後,格朗立刻擺動起雄壯的身體展開了有力的律動。

    “嗯……嗯……”

    碩大的yjc在粉色的rx里不斷的進進出出,漸漸的也讓凌格分泌出了一些潤滑的yy。格朗低頭看著自己占有她的情景,雖然y靡銷魂,而他也是真真切切的在抽c著自己妻子的身體。

    但是女人的反應卻無法不讓人泄氣──

    盡管難以抵抗自身的生理反應凌格蜜色的肌膚也漸漸泛出漂亮的紅潮,英氣的眉因舒爽糾結在一起,但是她就是不給他任何快樂的回應。沒有主動地索取也沒有高亢的叫床聲,甚至連徐徐的嬌喘都更像是經歷著一場搏斗,沒有半點喜氣。

    無奈之間,男人只得快速的抽動身體盡可能的在她體內滿足自己無休止的欲望。末了,他顧不得還未達到高c的女人徑自抽出發紅的yj將白ys到了她的腹部,而後長呼一口氣翻身躺在了凌格旁邊。

    “你太難搞了,怪女人。”

    身體上盡管得到了滿足,但是格朗內心深處卻并不因此而快樂。因為他發現自己完全不能明白自己的妻子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

    “睡吧,已經很晚了。”

    淡淡的回應了他一句,凌格起身走到水盆邊擰了一塊棉帕輕輕地擦去身上殘留的體y和氣味兒。而後,就像是一個沒有心的木偶一般,那樣從容自若的吹熄了燭火後又爬上了床榻挨在格朗身邊尋了個不妨礙彼此的姿勢躺好。

    “嗯。”

    感覺到身邊睡了人,格朗也閉上雙目準備入眠。

    算了,若真是沒有感情的話就像這樣也挺好。和一個男生性格更像是朋友一樣的女人相處在一起總比遇到一個哭哭啼啼又粘人的女人要好。凌格給他的感情不多,但是至少她并不麻煩。甚至到了關鍵時刻,她的強悍還能助自己一臂之力。

    想到這,一件差點忘記的要事剛好從他腦海中閃過──

    “對了,七叔差人來傳話,明天鷹族有位貴客到來,要我們一起接待。你好好的打扮一下。”

    “什麼?”

    原本已經陷入半昏迷狀態的凌格聽到此訊向來冰冷的星眸驀地張開,神色變得極為難看。

    不會吧?難道要她去……

    “嗯,我知道你在漢人的地方生活久了不太習慣。但是你得適應它,畢竟以妻待客是我們鷹族的傳統。那位客人在藥理方面造詣頗深,正是我們想要找的能人。為了鷹族的興衰,你就委屈一下吧。”

    (11鮮幣)第二章 夢中之歡 高h、慎

    感覺到男人赤膊的雙臂像蛇一樣纏到自己身上來,凌格明白自己今天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啊……”

    從不肯放縱自己吐露激情的嘴唇在對方性感的啃嚙著自己胸前的肌膚時全然崩潰,不斷的吟出高亢的曲調。

    這是怎麼了……她覺得好熱,全身都在不停的流汗……

    熱啊……啊……

    男女間如此激烈而親密的舉動是她從未體驗過的,這種耳鬢廝磨的糾纏,滾動著濃郁愛戀的汗珠,彼此赤l相貼的肌膚。一切的一切對她而言都是如此魅惑,又是如此的陌生。

    沒有,沒有一個男人能讓她如此沈浸在性a中無法自拔。她原本是個冰冷入骨的女人,此時此刻卻因為男人的占有與愛撫而從骨頭深處向外全身整個酥透……

    “這里是不是也要親親?還有這里,都已經這麼硬了啊……我來吸一下好不好?”

    在他的懷中,凌格覺得自己頭腦變得遲鈍起來。只能任憑對方將自己打橫抱起而後平放在柔軟的獸皮中恣意侵犯。

    茹頭被他用指尖不斷的來回逗弄撥動,紅豔豔的充滿了欲望。他濕熱的舌頭又長又滑,簡直就像是毒蛇吐出的芯子,一次又一次的喂入她的口中攪動。

    只見男人赤l出精壯的體魄,以一種絕對優勢的姿態擠入她的雙腿之間,一面用那又大又熱的r棒來回抽c著她y水泛濫的小x,一面用俊美的臉龐誘惑著她對他敞開自己的全部。

    “寶貝兒,你的小d很濕很熱,將我吸得好緊好舒服。”

    墨黑的發絲隨著他性j的動作而披散下來,在她迷蒙的醉眼前熱情的晃動。感到自己的p股被男人的大掌緊緊握在手中承受他兇猛的律動,凌格的心中滿是舒服與羞怯,達到了從未有過的快樂。

    “無憂……無憂……”

    忍不住將手c進他的發絲中揪緊,也不管自己的此舉是不是會這樣弄痛了他。現在的她渾身虛脫只能無力的用雙腿夾住他的勁腰跟隨他的侵犯扭動著腰部。

    “乖寶貝,哥哥在這呢。天吶,你的小x讓我著迷,我會好好的c你的,嗯?”

    也許她本性之中應該是個放浪的壞女人吧。

    不然的話,怎麼會如此輕易的就被男人玩弄成這一副狼狽的樣子?

    聽著他說出如此下流的y話她非但不反感,反而覺得自己腿心處的蜜汁又豐沛了一分。粉嫩的甬道急促的收縮著,迫不及待的將體內的那一根r棒迅速絞盡。

    只見她蜜色的肌膚上布滿青紫的吻痕與齒痕,那是她被印無憂仔細品嘗過的證據。過了這麼半天,他已經抽c了她近千下。而她也在兩人性器的摩擦之下達到了數次高c,卻一點都沒有覺得被滿足,反而想要的會更多。

    以前她也曾跟隨他進攏翠樓尋歡作樂,那個時候這男人只是很邪佞的笑著,而後風流的擁著美麗的妓女將她一個人丟在花廳之中吃菜,自己找樓上的大床風流快活去。

    好奇時,她也會悄悄施展輕功飛上屋檐。掀起一塊瓦片偷看印無憂究竟是如何跟那些妓女們尋歡作樂的。

    結果男人的荒y與放蕩完全出乎她所能接受的范圍,這印無憂天生就是個下流痞子。什麼都敢玩,什麼都敢做。能用的玩具,能玩的游戲,都被他在那些妓女身上一一試過。無論是幾人同戲又或是廣開後庭……能想到的變態舉動在這個男人身上可是發揮了個十成十,并且沒有任何羞慚可言,反而樂在其中。

    “嘶──抓痛我了,我的美人兒你放松一點,嗯?”

    察覺到女人急促的呼吸與潮紅的面頰,印無憂睜開那雙原本半瞇著享受交h的桃花眸。紅潤的薄唇邪氣的一挑,腰間改為旋磨的姿勢用碩大的圓頭慢慢的蹂躪著柔軟的r壁。并且對其中那一點特別的軟r流連不已,將凌格戳的又酸又麻。

    “寶貝兒……我的愛……哦……”

    “無憂……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了……”

    身下傳來的快感如同潮水般瞬間將凌格滅頂,緊緊環擁著壓在身上的壯碩男子,凌格仰起美麗的臉眼角卻攸的滑落兩滴淚珠。

    “格格?”

    聽了她的話,男人原本熱情的動作卻驀地一滯,高漲的情緒慢慢冷卻下來染上了一層濃濁的哀色。

    “不要離開我了,你答應我的,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請求慢慢變成哽咽,像是懼怕著什麼一樣,女人將頭埋進印無憂懷中輕泣。

    “不要哭──你這個樣子,叫我怎麼放心的下呢……”

    苦笑了一聲,印無憂輕輕抽出自己的欲望,將懷中的女人抱起在床上相擁著坐好。

    “為什麼不放心,難道說你還是要離開我嗎?”

    一想到他又要走,凌格沒骨氣的抬起頭緊握住男人修長的手指,淚汪汪的星眸中滿是悲傷。

    “怎麼能不走呢,難道你忘了。我已經被你殺死了啊──”

    男人話音未落,凌格便感覺到自己原本擁著的火熱軀體已是一片冰冷。錯愕的抬頭望去,但見印無憂神色凄楚,迷人俊美的臉龐正逐漸變幻為一種駭人的慘碧色。

    什麼?!

    對了……印無憂已經死了,已經死了啊……

    一種恐怖之極的涼意在女人心中慢慢地擴散開,但是此時想逃怕是已經來不及了。

    “格格,你好狠。你殺了我……”

    印無憂的嗓音不再低沈魅惑,反而頃刻間就像凍住了一樣又寒又冷。

    方才還溫柔的愛撫著她的手指瞬間化為凌厲的白骨,箭一般的一把扼住她纖細的脖頸竟是要將她活活掐死。

    “呃……呃……不……”

    突如其來的變化出乎她的預料,也讓她越來越慌亂。不知道為什麼,素來強悍的武功在此時竟然半點都施展不出。女人只能痛苦的伸手扳著那駭人的白骨,卻減輕不了一分一毫瀕臨窒息的死亡感。

    “為什麼不,嗯?”掙扎之中,印無憂厲鬼般的臉龐變得更加邪惡,“不是說要永遠在一起麼?不是說不想離開我。”

    “格格,我們一起死吧──”

    幽幽的,她聽見他帶著一種病態的快樂說到。

    (7鮮幣)第三章1 客人來了

    端坐在梳妝臺前,凌格手握著一把陳舊的檀木梳輕輕地梳理著因做惡夢而在枕上弄得亂糟糟的長發。

    昨夜這一個y逸又y森的夢境令她在醒來之後還一身冷汗瑟瑟發抖,好半天都回不過神來。只見她當時眉心微皺,一向波瀾不驚的紅唇也因心中的忐忑而緊張的抿在了一起,雙手的指節緊緊抓住身上的被褥,將關節處的血y都抓空了,露出駭人的白色。倘若不是格朗察覺有異,納悶的將她從自我掙扎中搖醒,恐怕她會就此死在睡夢里也說不定。

    印無憂──

    當真是個y魂不散的家夥啊。

    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他的音容笑貌還像是鬼魂一樣纏繞在她的身邊久久揮之不去。她當真是欠了他的,連做得夢都是他喜歡的顏色,春意濃濃又帶著臨別時的埋怨與恨意。枉她一腔真情竟全化作了r體癡纏。

    憶起夢中印無憂那張俊美y邪的臉,方才的夢境又讓她覺得有些不祥。於是手上的動作放緩,心里卻在暗暗為自己做著徒勞的解說。

    怪我麼?

    那樣沒輕沒重的給了你訣別的一掌,就這樣震碎了你的心脈,讓你此生此世再不能戀慕上其它女人。

    不好麼?

    這樣的話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至少在離世的那一刻你的心中只有我凌格一個人了。就算是恨也好,怨也罷,你我的孽緣也算是有個完整的結果。

    “還在想那個夢麼?不早了,快穿上衣服,不要讓客人等太久。”

    見自己的妻子從醒來的那一刻精神就顯得有些恍惚,已經穿戴整齊的格朗慢慢的踱到凌格的身後將自己的影像也映入鏡中她轉移回注意力。

    “沒有,我不是在想那個。只是不太習慣接待客人而已。”

    輕巧的撒了一個謊,將自己的失神隱藏了過去。凌格伸手在梳好的發髻上別了鷹族特有的銀飾,令一張原本就別致的容顏頃刻間就有了女人的媚色。

    今天的確是個特別的日子,一向不施脂粉的她也因為這一位對鷹族來說極其重要的客人而略微撲了香粉,嘴唇上也涂了胭脂。腕上的銀鐲,頸上的項圈,該有的佩飾全部齊全。衣服都是新做的紫色與藍色相間的曳地長裙。

    在格朗看來,早已習慣了妻子冷漠隨性模樣的他竟然因凌格此刻呈現出的另一種風情而感到十分驚豔。這女人漂亮他原本是知道的,可是由於對方一直在刻意掩藏自己的女性特質,令他到此時才發覺自己的妻子竟然美到了如斯地步。

    “你真美,我都有點要嫉妒自己了。”

    俯下身子輕吻凌格的額頭,男人不由自主的環緊那柔軟的身子將自己的贊美融入溫柔的動作之中。

    “是嗎──”

    不經意間收到別人的稱贊,凌格有些錯愕,接下來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美嗎?

    還好吧。

    說她美大概是因為這邊疆的女人多經風沙,皮膚早已失了細膩。又因為長期干農活,身材結實高大,風采便不似中州女人那樣妖媚婀娜罷了。

    要是他見過了青兒,再見過傳說中的那位清幽姑娘,又或者說哪怕是那個花魁洛米兒──她凌格的這點姿色又算得上什麼呢。

    “當然,你是我的妻我不會騙你。”

    見女人懷疑,格朗立刻堅定的點了點頭,神色正經嚴肅得沒有半點調笑的意味。

    他的認真讓凌格忍俊不禁,也同樣感慨起邊疆男子的真摯。

    他說漂亮那便是漂亮了,鷹族的人不善說謊,也從來不會刻意油嘴滑舌哄女人開心。跟某個人可一點都不一樣。整天嘴里跟調了蜜似的,見誰都說漂亮話。

    不過印無憂那家夥倒是從沒有夸過她漂亮,每次見到她都只會裝瘋賣傻的撒嬌耍賴,占便宜不成就哇哇大叫的說她是兇婆娘母夜叉。

    也許比起青樓那些顏如玉似的花娘,只會舞刀弄劍不懂溫柔為何物的她真的是一個母夜叉吧……

    (8鮮幣)第三章2 客人來了

    摟著妻子溫存了一會兒,格朗見時間不早便站起身來將身上的衣服再度整理了一下。就在他將腰間的束帶調整成中正的角度之時,男人又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對著凌格說道──

    “對了,我有跟你說過族長為什麼這麼心急如焚的接見這位客人嗎?”

    他的聲音不大,但是字字句句都聽得凌格心里咯!一跳。

    怎麼,是族長點名要見這個所謂的“貴客”的?

    她還以為是像最開始時格朗所說的那樣只是為了鷹族更好的發展才急著拉攏醫術高明的人,原來這件事還跟族長自己有關!

    思及此處,女人一向冷漠的目光也變得精明起來。只見她不著痕跡的化去面上可能表露出的關切與焦急,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在談天一般輕松的回問道。

    “嗯,你不是說他精通藥理,對我們族人有很大幫助嗎?”

    “對,我開始時我也是這麼以為的。”

    看著自己妻子美麗的臉上露出茫然的模樣,一種被自己女人有所期待的大男人心理徹底取悅了格朗,於是也就樂於跟她詳細解說。

    “你方才打扮的時候我出去見了七爺。他悄悄告訴我其實是因為族長從小就染上了一種怪病,試了很多種方法都治不好,五年前還差點送了命。這些年來他繼承鷹翼族族長的身份後就一直在繼續尋找良醫神藥,但是也一直沒什麼樂觀的結果,所以對這一次的客人才特別的期待。”

    “五年……前麼……”

    聽到這個令人敏感的數字,盡管已經刻意壓制凌格卻還是臉色略顯蒼白的皺緊了眉頭。

    五年前──

    那不正好是她父親病逝,而她自己又被逐出鷹翼族的時候?

    怎麼會那麼巧,她的父親忽然得了不治之癥而族長也生有要人命的怪病。然而到最後族長挺過去了而她一向醫術高明且身體健康的父親卻死了。

    別告訴她這兩件事之間沒有任何的聯系……

    “你怎麼了?”

    見妻子忽然間顯得有些古怪,格朗連忙扶住凌格的手臂臉上寫滿了疑惑。

    “沒事……沒事,只是忽然有點不舒服罷了。”

    抬起右手無力的撫了撫發疼的額頭,凌格忍住因想起父親而涌出的淚水,勉強對著丈夫擠出一抹笑。

    這是個線索、一定是個關鍵的線索。

    在心里默默地告訴自己要冷靜,要因為得到了一點信息而感到高興。凌格深吸了一口氣將自己調整到最初的狀態,不讓別人察覺到她此刻內心正在翻涌的事實。

    嫁回族里已經這麼久了她的調查一直都是毫無進展。與格朗新婚的桎梏令她只能暫時待在帳篷里做她的新嫁圣女,根本就沒有任何機會去再接近七叔和那個新族長。

    除了大婚的當天那個男人曾代替她的父親主持了她與格朗的婚禮之外,她幾乎還沒有機會正式見過這位當初一聲令下就將她永遠驅逐卻不肯露面親自向她解說為什麼不能繼續留在族里為亡父守孝的新族長。

    司徒靖熙──

    這是那個男人的名字。

    印象中似乎在少女時期見此人來醫館找過父親一次,之後由於她擅自離家上山學藝就再也沒有過任何交集,也談不上什麼深刻的念想。

    她記得那似乎是個很文弱的少年,瘦瘦的、臉色蒼白的幾乎不見血色。被幾個仆人模樣的家夥簇擁著走進來,就像是任何一個從小就被保護的過度卻變得越發羸弱的大少爺一樣,看上去就像是一陣風都能將他吹倒了似的。

    這樣一說她才想起來,這個家夥早在多年以前就跟父親有過干系,并不是像七叔當初敷衍她的那樣只是因為太優秀了才被大夥兒選作族長的。

    司徒靖熙──

    司徒靖熙!

    這麼說來,當年到底是怎樣一回事,恐怕一定得從你這里下手了。

    “走吧。”

    心里主意一定,凌格立刻主動拉起格朗的手,面色凝重的就要往族里商量要事與接待客人的主帳篷里去,卻忘記了自己所原本害怕的鷹族要以妻待客的傳統。

    所謂以妻待客實際上鷹族好客的一種方式。正因為從心底將貴客當作自己的兄弟手足,才愿意與其分享自己的妻子。

    對於鷹族人來說,被客人看上自己的妻子愿意同她睡覺是一種榮耀。這表示他的妻子比族里其他女人更加有魅力,也襯得這個男人很有眼光。

    見妻子忽然間像換了個人似的從最開始的排斥變為現如今的主動,格朗雖然不解卻也沒心思多加深究。只是稍微用力的回握了她的手,扯開嘴唇鼓勵的一笑。

    “好,聽說要來的這位客人是醫圣的傳人,你我一定不得怠慢。若是看?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