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68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3:37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好,聽說要來的這位客人是醫圣的傳人,你我一定不得怠慢。若是看上了你,你可要好生伺候。”

    “嗯──”

    垂下眼,凌格的心里卻自有另一番思量。

    “我一定會的。”

    (13鮮幣)第四章 故人重逢

    如果說神仙也會捉弄凡人的話,凌格覺得這一次自己絕對是被狠狠的給作弄了。

    盡管心里早有準備,萬一不幸被這個醫術高明的客人看上了也只有忍辱負重陪他過夜以換得族里的信任與族長的重新器重。因為能被客人選為陪床的女人對於鷹族女人來說是一種榮耀,更是一種的證明,足以讓族里的任何人對她高看一眼。

    甚至作為一個除了找出兇手為父報仇之外已經生無可戀的女人,她早已決定如果這樣做能增加她找出真相的機會的話,她一定會不擇手段的去勾引那個陌生的男人。不顧道德與廉恥的拼命爬上他的床……

    然而,當她的腳步邁進主帳篷的那一剎那,那個所謂“客人”的面容身型卻像是驚雷一樣劈中她的心房,讓她整個人頓時陷入一種惶恐與慌亂之中。

    騙人的吧……

    顧不上失禮,她難以自控的直勾勾的盯著坐在族長身旁貴賓席位上的那個男人。見他一身華美的紫紗長衫,腰間的束帶是銀線繡的,還垂掛著一塊價值不菲的翠玉佩。

    削尖的下巴,薄利的嘴唇,挺直的鼻梁──

    還有那雙令她永生難忘的桃花眼。

    那般魅惑,那般的柔情……

    男人手中拿著一把做工極好的折扇,遠遠望去扇面上似乎畫了十分風雅的山水。烏黑濃密的長發被銀冠在頭頂上整齊的束住又直直的披散了下來,遮蓋了他寬闊的背脊。讓男人俊美無儔的臉上笑容更顯風流。

    “印……”

    一個姓氏脫口而出,剩下的二字卻被凌格含著嘴唇硬生生的咬住,直到那嬌嫩的軟r滲出鮮紅的血珠。

    不可能的。

    艱難的閉了閉眼,女人拼命鼓勵自己深呼吸以去除可能因昨晚噩夢纏繞而產生的幻覺。

    印無憂已經死了,這個人大概是同他有些神似而自己又睡眠不足所以才看花了眼的吧?

    “怎麼了?”

    發現自己妻子有些不對頭,而她咬破嘴唇的舉動又顯得十分痛苦。格朗輕輕地握住了她的手,高大的身子靠過來將她半擁在懷中耳語。

    “是不是身體又不舒服了?”

    想起方才在兩人的帳篷時這個女人的神色就有些蒼白,格朗微皺起眉頭關切的查問她的情況。

    “沒事的,放心。”

    安撫性的回握了丈夫的手,卻立刻感覺到一股凌厲的殺氣。

    遲疑的睜開美眸向殺氣傳來的方向看去,目之所及卻只是那個客人輕搖著折扇在與司徒靖熙愉快的談天說地,哪里還有半點恨意存在。

    難道是她的感覺出了錯?

    不解自己為什麼今天變得神經兮兮的,連一向敏銳的直覺都會出錯。凌格苦笑了一聲,再次將目光投s在那個酷似印無憂的男人的臉上,想確認究竟是死人復生還是上天給她開得又一個滑稽的玩笑。

    “護法來了?還有圣女──”

    見到帳中出現的兩個人,一直虛弱的倚靠在為他特意準備的溫暖獸皮椅上的司徒靖熙微微的笑了笑。毫無血色的臉上露出一點歡意卻又被劇烈的咳嗽瞬間奪走。

    “族長,你還好吧?”

    見司徒靖熙真的如凌七所說情況越來越不好,分明就是一臉的病容且病得還不清。格朗走上前去擔憂的扶住他顫抖的身體,小心翼翼的用手輕拍他的背部。

    上次大婚時見到他還沒有這麼嚴重,這才過了一個多月而已就已經像丟了半條命一樣。不知是什麼頑癥,這般的厲害。

    “沒事沒事,呵呵,不用那麼緊張。”

    司徒靖熙按著格朗的肩膀穩住了身子,雖然從自己口中嘗到了一點不詳的血腥味兒卻還是吞咽下去裝作無事的樣子抬起頭來。

    “你們倆個新婚生活如何?多虧了你們鷹族的兩個分部才得以合并,若是不幸福那豈不是我的罪過。”

    半開玩笑似的輕聲詢問著,男人那一雙并不有神卻因漆黑如墨而顯得有些深邃的眸子望向了一直保持著沈默的凌格,氣度不凡的臉上露出復雜的神色。

    他不算是個俊俏的男人,比起魔夜風眾人簡直連中等姿色都算不上。

    但是身體的長期病恙卻令他原本柔弱的身體更是浸染了一種高貴的氣質──那是一種長期活在別人庇護下不經風雨的嬌弱,那麼不染風塵,那麼純良而溫和。比起在陽光下流血流汗的格朗則別有一種雍容的俊美,讓人不得不為他與生俱來的貴族氣息折服。

    “我們很好。請您放心。”

    見族長問起,格朗倒也是毫不拘泥。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也沒有什麼好隱瞞或是粉飾的。

    凌格不錯,他不愛她卻也并不討厭她。甚至有時候還會覺得自己已經有些喜歡她了。而凌格所表現出來的也是比較滿意,沒有半點怨言或是不開心。除了兩人在歡愛時動作比較僵硬之外,她一直都在盡職盡責的做好妻子。

    “是真的嗎,格兒?”

    朝著格朗點了點頭,司徒靖熙卻又把臉轉向了男人身後的凌格。帶著溫和神情的臉上這一次多了認真,似乎是很在乎她的答案。

    “嗯,多謝族長關心。我和他過得很好,很幸福。”

    微訝司徒靖熙的過度關心,但是凌格卻沒有心思多想。此時此刻,她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他旁邊的男人身上。

    近距離的觀察令她更覺得這個男人和印無憂簡直有九成的相像,只是印無憂比他更加玩世不恭一些。

    這個男子雖然乍一看也屬風流多情的輕佻人物,但是越走近就會越被他骨子里散發出的冰冷氣息所震懾。甚至有那麼一瞬,她與他的眸光剛好對上,凌格感覺自己接觸到的不僅不是應有的善意,反而更像是融合了萬年冰霜一般的刺骨寒意……

    原來是這個男人,帶著殺氣啊──

    不過這眉、這眼、這身高體型,若不是印無憂比他要樸素許多,她真的以為自己大白天見了鬼呢。

    “見過嫂夫人,不知嫂夫人為何一直盯著在下看呢?”

    正自將他同一直深刻在心中的印無憂的畫像作對比,卻沒想到對方卻先開了口。只見這個男人眉眼之中雖然含著笑意,但是這一句話卻說得不清不楚,言下之意似乎有她對他暗送秋波之嫌。

    “格兒認識印先生?”

    沒有被對方不善的言語所迷惑,心思直白的格朗完全不會去懷疑凌格的為人,只是對她盯著客人看也感到好奇。

    “是啊,這位先生長的很像我在中州時的一位故人。”

    印先生?

    聽到這個字,凌格的心跳加速的更快,藏匿在袖子里的拳頭不由得握緊。

    “哦?那你那位故人叫什麼名字,說出來沒準我還認識呢。”

    聽了她的話,華衣男子哈哈一笑。手中的折扇輕搖了幾下吹動了鬢角處故意蓄下的碎發,更顯得豐神俊朗。

    “不錯,聽說印先生以前是在皇宮里做御醫的。自然是見多識廣,交友滿天下。格兒若是認識誰可以問問他。”

    在一旁一直聽著的司徒靖熙也c口道,因為有可能會因此而討好了這位遠方而來的客人所以他臉上的笑容也更溫和。

    “凌格只是個小角色,在中州認識的人也是小角色。與其說出來我認識的朋友教您見笑,還不如印先生先告訴凌格您的大名?”

    “我呀,好說好說──”

    聽了凌格的話,男人“刷”的一把合上手中的紙扇,英俊的臉忽然向她靠近,唇角一勾便是一個既詭異又意味深長的笑。

    “我叫印無憂,無憂無慮的無憂。嫂夫人可曾認識一位與我同名同姓的人呢?”

    (15鮮幣)第五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

    當印無憂字正腔圓的說出自己的名字之後,凌格發覺自己的神志徹底的恍惚了。

    接下來幾個男人互相說了些什麼,又在哈哈大笑些什麼她一個字沒聽進去,滿心滿眼都是這個起死回生的臭男人。

    寒暄、落座、上來各種邊塞風味。

    女人低著頭一言不發的吃著侍女為她夾進碗里的食物,連什麼是辣的什麼是酸的都分不清楚。整個頭腦都在思索著一個問題──

    他怎麼又活了?

    不應該啊……

    當初她清清楚楚的記得自己一怒之下出手過重,鮮血就這樣從印無憂的口腔里噴出來,濺了她半邊衣服。而後他就無聲無息的倒下去了,完全就是氣絕身亡的模樣。

    事後她也曾經為此神傷過,覺得自己心情過於偏激不該置他於死地。但是對於已經犯下的錯誤後悔也無濟於事,只能盡可能的不去想他。

    你當她不傷心麼?

    可是傷心又有什麼用!

    合該他就不是她的,而她的一顆心偏偏就落在了他的身上。她承認殺了他對彼此來說都太殘忍了些,但是她這麼多年來心中的苦又有誰清楚。

    所以她打了他,傷了他,恨了他,殺了他。那又怎麼樣,難道她自己就能更加好過一些麼?

    眼下,這個她原本認定已經死了的男人又y魂不散的從中州趕來,當真是剪不斷理還亂的孽緣啊。

    瞧瞧他,不僅沒有死過的跡象,反而還神采奕奕的再度闖入了她的生命,并且是以這樣怠慢不得的高姿態。

    貴客──

    他可是鷹族族長能否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怎麼就這麼剛好?

    對於印無憂這個男人,她真的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該怎麼面對他,又如何拉的下臉來去勾引他以完成自己計劃好的任務?為什麼,只要是有關這個男人的事她就只能被動的任他戲耍。

    從認識他開始,她凌格的一切似乎都在這個男人的掌控之中。去哪里,見了誰,吃什麼穿什麼,他都要一一過問。

    他在外面欠了情債、妓債,狼狽的逃回家時也是她跟在後面一一收拾。

    也許上輩子,她當真欠死了他的吧。

    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瞄向司徒靖熙身邊的印無憂。

    但見他動作優雅的握著白玉酒杯,一邊談笑風生一邊不緊不慢的品嘗著專門為招待他而做的菜色。那副閑適舒服的迷人模樣真是又讓人傾慕又讓人恨得牙癢癢。

    他就是這副德行,讓人想要忘記了他卻偏偏又舍不得。眼見為他夾菜的侍女臉頰慢慢浮上易懂的微紅,她就明白了,這又是一個被他外表所吸引的傻瓜。

    說實話,見印無憂沒事她若不開心那是騙人的。

    那是種什麼感覺?

    就好比是漆黑一片的地獄里忽然出現了光,絕望到盡頭突然望見了希望。

    原本已經徹底斬斷了的情絲,就這樣呼啦一聲重新連成了銀亮亮的一片。就像蜘蛛精的網一樣,精致而堅韌。

    口中吃的是什麼不重要,身邊坐著誰又有什麼關系──

    真沒想到,這輩子還能再見他一面。

    “咳咳……咳咳……”

    滿腦子都在想著印無憂的事,凌格無意識的吞下一大塊辣椒立刻嗆在喉嚨里難過的眼淚都流了出來。

    “咳咳!”

    咳嗽越來越劇烈,得她不得不將口中的食物全部吐在地上卻也不能減輕半點難受。

    對,就是這種滋味。

    愛上印無憂就如同吃辣椒一樣。明明痛苦的要命,但是不知不覺間還是吞入口中。接踵而來的就是無盡的淚水與煎熬,卻除了忍耐沒有任何方式可以補救。

    “格兒!”

    見她嗆得臉都變得通紅,眼淚大顆大顆的掉下來,格朗與司徒靖熙同時皺眉,關切的叫出聲來。

    然而就在這時,一口清涼的酒卻就著白玉杯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喂到了她的口中。待她反應過來,酒y已經將先前那股火辣辣的疼痛沖淡,取而代之的是更難言喻的辛辣。

    “咳咳……咳咳……你……”

    他絕對是故意的。

    望著印無憂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晃到自己面前的身影,凌格抬起頭一臉怒意的望向他,以及他那手中刺眼的空酒杯。

    搞什麼,用酒來中和辣椒不是成心讓她更難過嗎?

    “嫂夫人現在感覺如何?”

    明明已經被恨得牙癢癢了,就連格朗與司徒靖熙也詫異的挑眉。而那印無憂卻像是完全沒有感覺到大家的怒火一樣,無辜的眨眨魅惑的桃花眼,好像是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一般。

    “托福,好多了。”

    不想被對方看扁,凌格握住格朗的手勉強撐住自己咳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身子重新坐好。銳利的目光像劍一般把印無憂狠狠切割了一遍。

    她有點明白了,這男人絕對絕對是來報復她的!

    “再喝點水吧?”

    見局面變得有些尷尬,格朗輕咳一聲將自己的水杯裝了清水遞給妻子,大手還體貼的在她後背上安撫了幾下。

    他雖然覺得這個遠道而來的客人似乎有些奇怪,但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這個家夥他們還是得罪不起的,所以只好希望凌格不要動怒。

    “嗯。”

    兩人都已經有過肌膚之親,所以共用東西也不顧及。見丈夫好心,凌格也沒有多想再加上喉嚨里實在難受就乖乖的喝著他遞過來的水。卻沒有察覺到某個人見他們彼此已經親密到完全不在乎在公眾場合表露夫妻的身份而緩緩瞇起的深眸。

    “吃菜吃菜,印先生不要見外呀。”

    司徒靖熙見印無憂一直若有所思的盯著凌格與格朗看,以為他待得無聊,連忙殷勤的招呼。

    “謝謝司徒族長。”

    禮貌性的夾起一塊炸駝r放進口中咀嚼,過了好一會兒印無憂這才幽幽的開了口。

    “看樣子嫂夫人和格朗兄弟的感情不錯啊,可是終成眷屬的青梅竹馬?”

    他這一問,在場的三個人同時愣住。面面相覷過後,彼此心里各是有自己的獨番滋味。

    “算不上,但是也不差。”

    見凌格的臉色隨著印無憂的問話變得越來越y沈,格朗倒覺得沒有什麼好隱瞞的,當下大大方方的如實說出。

    “我與格兒先前并不熟絡,但是成親之後相處卻很融洽。”

    “哦?也就是說你們都喜歡彼此嘍?”

    一語完畢,印無憂沒有死心,又興致盎然的繼續探聽別人的隱私。

    “嘶──”

    這一回,不只是格朗與凌格,就連靜坐在一旁的司徒靖熙也覺得這位印先生好奇心有些過重了。

    但是他卻只是笑了一笑,什麼都沒說。

    “喜歡啊。不喜歡的也能變成喜歡,喜歡了的也會慢慢的不喜歡的。印先生還有什麼想問的麼?”

    如果再繼續保持沈默,凌格連自己都要看不起自己了。

    是挑釁?是故意?還是只是想讓她難堪,這些都不再重要了。

    重要的是這印無憂出現了,并且氣勢洶洶。美其名曰是“貴客”要與鷹族聯盟,要為司徒靖熙診病。暗地里恐怕只是想找她凌格報那一掌之仇而已。

    好啊,來吧。

    來呀!

    她怕了他不成?

    “答得好啊,呵呵。”

    原本以為還有更尖銳的問題等著自己,凌格剛調整起自己的姿態準備應戰。卻見印無憂垂下了頭,似乎沒有再問下去的意思。

    只見他自己為自己斟滿了一杯酒,注視了幾許,便仰頭一飲而盡。而後那灼熱的視線漸漸變得飄忽,開始在四周來回游移。

    “很多事情都會變的,都會變的啊──”

    末了,她聽到他輕輕的說。

    “呵呵,印先生是不是醉了?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

    就在這時,久未開口的司徒靖熙向侍奉在旁邊的隨從們招招手,示意他們來摻扶客人。

    “也好,在下正覺得車旅勞頓,是該歇息了。”

    沒有抗拒族長的安排,印無憂任憑別人扶著自己的身子慢慢的從座椅上站起。

    “格兒,今晚你來招呼一下印先生吧。你在中州待過一段時間,應該跟印先生有很多話說才對。”

    就在男人臨出帳篷之前,司徒靖熙卻對凌格使了一個眼色,口中下達了一個令她不由得戰栗的命令。

    “是、是……”

    抬起頭對上印無憂朦朧的醉眼,凌格的心突突的跳了起來。

    原本就是這樣的安排沒錯,但是真走到了這一步她真的感到恐懼與擔憂。

    但見女人明明臉上寫著不情愿,卻還是決然的向自己走來,印無憂先是一愣,顯然是沒有料到鷹族居然有這般以妻待客的規矩。而後,他卻不由自主的慢慢朝她伸出了自己的手。

    “過來,扶著我。格格。”作者的話:發現很多童鞋都討厭印無憂啊……= =可憐的小印,花花喜歡你哈……不要難過了。是說,下一章會h一下,也許是大餐哦……在此打個廣告先!哈哈哈!!

    (17鮮幣)第六章 卻道故人心易變

    格格。

    再度聽到這個熟悉的稱呼,凌格的心驀地就變得酸楚起來。

    已經很久沒有人這麼叫過她了,用這種懶洋洋的語調,但是仔細分辨時又帶著一點溫情。

    “好了,你們都下去吧。”

    和著侍從將印無憂晃悠悠的身子抬到專門為他所準備的豪華帳篷里,凌格放任這個男人滑落自己的肩膀以一種久違的大字型平躺在床上休息,自己則邊喘息邊靠著床榻揮退了下人。

    “格格。”

    不大的空間里剛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印無憂就攸的坐起身來將女人冰涼的手抓在自己的掌心里低低的喚著。

    他俊美的臉龐試圖依靠在她的身上,有力的五指越收越緊,就像是再也不會放她離開一樣。

    “做什麼,自己躺好。”

    沒有想到一上來這個男人就會做出如此急切又親密的動作,凌格的心里微微一怔,緊跟著又感覺異樣的推開印無憂的身體自己躲閃到了另一邊。

    “不要,我要你過來!”

    見到女人一直刻意跟自己保持著一種疏離的姿態,印無憂的臉色變得哀怨起來。原本坦然又平靜的面色忽然間籠罩上一層y霾,似是不悅又似是深深的怨念。

    “我為什麼非過去不可。”

    沒有理睬他的堅持,凌格看似心不在焉的低頭。緊接著,那r粉色的嘴唇卻又不甘心的低喃了一句。

    “若是真的那麼想,為什麼你不自己走過來。”

    這句話說的氣息很輕,若不是側耳細聽則根本分辨不出這句話究竟是女人說給自己聽的還是有其他的聽眾。

    然而對於此時的印無憂來說,即便是從女人身上掉落下來一根頭發那也如同閃電劈過一般清晰。

    聽懂了她的意思,男人勉強支撐著自己搖晃的身體艱難的走下床。連鞋都顧不得穿好,踉踉蹌蹌的靠近那渴望多日的身體。

    “好,既然你要我過來,那我便隨你。”

    高大的身子盡管緩慢卻極其堅定的確定了自己的目標。凌格只覺得眼前黑影一晃,再回過神來印無憂已經像一頭大熊似的撲向了她,并且張開雙臂將自己緊緊地擁入懷中。

    “格格啊──”

    幽幽的嘆息從男人!動的薄唇里吐出,沈重得讓人不知該如何接收。

    凌格木訥的承受著印無憂突如其來的擁抱,只覺得纏在腰間的健臂快要將自己的身體給勒斷了。艱難的幾乎沒有辦法呼吸。

    “嗯。”

    面對他深情的呼喚,凌格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反應才好。一雙素手猶豫再三終於如他所愿的撫上了他的背脊,像是在安慰著什麼一樣輕輕地游移。

    兩個人就這樣無聲無息的又緊緊相擁了一會兒,心里皆是百味陳雜有很多話要講卻又不知從何講起。

    末了,還是凌格嘆了口氣,不無無奈的先開了口。

    “你沒事?”

    “怎麼,你希望我死?”

    聽到這樣的話,印無憂身子一震。原本充滿柔情的桃花眼逐漸變得y鷙,只見他從凌格肩上抬起了頭,一臉古怪的望著懷中的女人。

    “不。我從來沒真正的想要你死。我只是,只是以為你……”

    後面的話女人沒有再說,因為這時印無憂已經放開了她,一舉一動都像是看透了什麼一般正一步一蹣跚的向方才的軟榻走去。方才的激動就好像南柯一夢一樣,等不及一覺醒來就已經蕩然無存。

    “沒有要我死麼?我怎麼不覺得。”

    冷冰冰的話從男人微諷而勾起的唇角溢出,印無憂半躺在床榻上,右手輕輕地撫弄著自己的額頭,似乎是在思索些什麼。

    “算了,現在再說那些有什麼用。”

    見印無憂驀地變臉,凌格苦笑了一聲別過頭去。幽暗的燭火映襯著她精致打扮過的容顏,令女人嫵媚之中透露著一點倔強的凄楚之色。

    果然不是單純來找他敘舊的呢,看樣子這家夥將要有好大一筆賬要跟自己算清。可是她心里的痛又有誰能完全知曉呢。

    “是沒用。因為你說的天花亂墜,我也不會聽。”

    見對方連解釋都懶得費力,印無憂原本半瞇著的雙眸驀地睜開。里面s出的光芒凜冽而寒冷,活生生的要將人凍死才肯善罷甘休。

    “恨我麼。”

    僵持了許久,女人終於鼓起勇氣問出這句話。

    早在夢里她就曾幻想過有這麼一天,面對著印無憂那英俊到天理難容的臉直直的索取這樣一個苦惱的答案。

    她其實很害怕,很害怕他會恨她。

    可是想了又想,她發現自己更害怕的是他不恨她……

    這麼多年過去了,她一直默默地守在他的身邊,充當他豐富多彩的生活中一個黑白的角色。如果到了最後,她拼死做了這樣殘酷的事,卻依然連讓他因為恨她而記住她的資格都沒有。那麼她一定會難過的立刻死掉。

    “你說呢。”

    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印無憂面無表情的盯著她看。一雙本應勾人的桃花眼此時卻像冥府里的幽魂,空d而森冷。想要把這個女人徹底看穿。

    “對不起。”

    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聽到對方這樣冰冷的回答,凌格艱難的閉了閉眼。終於說出了一直想說的話。

    其實在終於見到他活著的那一刻,她就明白了──

    自己還是舍不得他的。

    以為他死了的時候還可以騙騙自己,畢竟人死不能復生,各種理由編造出來只為安慰自己至少在他生命中烙下了痕跡。

    但是現在,印無憂活生生的站在了她的面前。

    那些肌r是溫暖的,聲音是火熱的,眼神是靈動的……這一切的一切都釋放了她埋在心底已久的渴望。

    無論如何,他要報復她也好,傷害她也罷。都不足以抹殺她心里的這份快樂。

    他還活著,他們還有無限的可能。這,還不夠麼?

    “呵呵,格格啊──”

    聽見女人這麼說,印無憂卻突然笑了。

    他的笑聲響亮而清澈,似乎可以驅走一切y霾。但是仔細聽過卻又從中捕捉到一抹悲色。

    “跟了爺這麼多年,你還是那麼天真啊?”

    懶洋洋的揮了揮手,男人解開自己的腰帶讓身上華貴的衣服不再成為阻礙呼吸的束縛。

    沒過片刻,他赤l而精壯的胸膛就徹底的暴露在了女人眼前,令看清楚他身體的凌格不由得倒抽一口涼氣。

    “你、你的胸口為什麼?”

    忍不住搗住自己的口唇,一向冷靜的女人也不得不用這種方式來阻止自己呼之欲出的尖叫聲。

    只見印無憂原本光滑白皙的皮膚上此時像紋了身一樣赫然浮現出一個黝黑的手掌印,位置就在他的心口。那掌紋的大小尺寸不是別人的,則剛剛與凌格的右手相吻合。

    那是她當初打他一掌的地方啊!

    “格格,這個世界上不是你說對不起,我就一定要說沒關系的。懂麼?”

    伸出修長的指尖慢悠悠的摩挲著自己胸前的黑掌印,印無憂魅惑的俊顏上慢慢流露出一種病態而扭曲的神情。

    “你想怎麼樣?”

    怕極了此時此刻印無憂所呈現出的陌生模,凌格啞著聲音輕輕問道。

    記憶里的印無憂從來都是一副吊兒郎當的公子哥模樣。要不是親耳聽到司徒靖熙解說,她還根本不知道這家夥居然是醫圣的傳人,而且還在宮廷里當過御醫。

    她一直都以為他只不過是一個醫術稍微高明一點的江湖郎中而已,完全沒有想過他也有隱藏極深的另一面。

    可現在呢,這個如同復仇厲鬼一般的印無憂究竟是他所隱藏的另一面還是說是受刺激之後滋生出來的另一種可怕的人格呢?

    “我想──要你死。”

    沒有回避女人的問題,印無憂露齒一笑,笑容中的飲恨顯而易見。

    不過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凌格的心徹底的碎了。

    原以為不管她做錯什麼,他肯追過來找她就意味著還念一點舊情。方才他抱住自己時的那般溫柔讓她錯以為他是來同她敘舊的,甚至是要將她從鷹族這里帶走……

    看來,她又自作多情了啊。

    還想著自己於印無憂,沒有愛情也至少有點師徒之間的恩情。但是現在看來,這個男人已經徹徹底底的將他們之間的情誼抹殺掉了。留下來的東西,恐怕除了恨,還是恨吧……

    “呵,師傅──要我死,也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啊。”

    眼角的淚光閃動了兩下,又被她用力的忍耐了回去。唇角扯出一抹笑,先前的恐懼與凄楚慢慢的被自我保護著的冷漠所取代。

    你一念之差,我動情一場,多少空想。

    好啊,他要她死。

    這是不是表示著,兩個人的恩怨就能就此了結清了呢?

    “那我們就走著瞧吧。”

    靜靜地注視了凌格的臉龐一會兒,印無憂意味深長的笑笑。而後俊顏忽然轉開大手向下將掛在臂彎處的長袍徹底除下,瀟灑的擲在地上。

    “過來美人兒,今晚你不是來伺候我的嗎。那就別浪費時間了,讓我也嘗嘗鷹族圣女的滋味──”

    “印無憂,你好無恥。”

    原本以為他會將她直接趕出去,或者用諸如睡在冰冷的地板上之類的方式來折磨她。凌格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睛,沒有想到話說到了這個份上,這個家夥居然還在想著那般齷齪事。

    這是什麼意思,他要她陪他睡覺嗎?

    一想到這個男人曾經的風流薄幸,凌格心里產生了說不出的抗拒。

    “我本來就無恥,不然的話你也不會要我的命。”

    冷冷的看著她變化數次的美顏,男人心中產生了暴虐的快感。結實的手臂徐徐的向她打開,宛如地獄之門一般等待著她的自投羅網。

    “你……”

    聽到他又將往事拿出來諷刺自己,凌格的額頭滲出屈辱的汗水,一雙星眸直勾勾的瞪著他,無論如何也不想就此屈服於他的y威。

    “過來。”

    他沈聲命令,步步緊。

    “不……”

    痛苦的呻吟出聲,凌格後退幾步心疼的幾乎要窒息。

    “你以為你還有更好的選擇嗎,嫂夫人。”殘忍的笑出了聲,印無憂不再等待而是站起身來緩緩向她走去……

    (8鮮幣)第七章 一念之差,動情一場

    “你休想!”

    轉眼間見印無憂已經朝自己的方向欺壓了上來,凌格心里又是痛又是苦。口中怒喊出強烈的抗拒,她的身子急忙向左右閃避著,卻居然沒有擺脫掉這男人分毫。

    就像是遇見甩不掉的鬼魅一般,纖細的腰肢很快就被印無憂一把抱住了,男人的胸膛緊緊地壓迫著她,令她幾欲阻斷了呼吸……

    “不想也罷,用做的豈不是更好?”

    感覺到女人溫熱的身體在自己懷中因掙扎而變得真實,印無憂固執的將頭埋進她的脖頸中深深的嗅了一口。剎那間整個胸腔充滿了專屬於凌格的孤冷香氣,這種親密的感覺令他興奮無比。

    “你敢!變態、禽獸!”

    當雙腿也被對方用古怪的方法壓制住不能移動之時,凌格徹底的崩潰了。

    腦海里思及了多年的印無憂的那張俊臉此時此刻就貼著她的臉頰令人酥軟的磨蹭著,恍若不真實的夢境。

    曾幾何時,她也像個思春的少女一般幻想過和他做些親密的事。但是那些想法都是單純而羞赧的,隱晦的就像是永遠不肯浮出水面的游魚。

    牽牽手,下下棋,一起到郊外野餐,一起在賞月時擁吻──

    點點滴滴,與他同那些花娘生性a做的事情比起來簡直輕若鴻毛。

    然而此時此刻,他的唇正印著她最敏感的脖子,一點點往上滑動。濕熱的舌頭帶來觸電般的蠱惑,這般的將幻想加倍的付諸事實,卻無法令人高興,反而讓她嚇得渾身發抖。

    不,不應該是這樣的!

    到了這種時候她與印無憂怎麼還能繼續這樣糾纏不清?

    她是愛著他的,從前愛,現在也沒有完全忘掉。但是這并不表示他死而復生就可以用她欠他的那一掌來強要她的身子。

    她是懷著不可告人的目的沒錯,她是想借著他的風流接近司徒靖熙打探自己父親的死因沒錯。但是難道這樣他就可以將她當做妓女一般不顧她的意愿隨意凌辱麼?!

    “正是,在下從未說過自己是君子。”

    在光滑的肌膚上嘗到香汗的味道,印無憂血y涌動,更加放肆的收緊了手臂直接吻住凌格叫罵的口唇。

    “嗯……”

    親吻的瞬間,他從喉嚨里溢出滿足的呻吟。

    閉上眼睛細細的享受,摟抱著懷里的女子親嘴印無憂舒服的再想不起任何其他。

    愛也罷,恨也罷,他現在只想和她做這樣簡單而獸性的事情而已。

    這是她欠他的!

    長而濕潤的舌頭霸道的頂開凌格白皙的牙齒,向內延伸索求她的軟舌。他的手不安分的捧住她的臀部向上推擠,揉捏。相處多年,他們從未有過這般親密的行為,此時縱情起來竟像是初夜般令人情動。

    “你……唔……”

    才想說話,剛被吮痛的嘴唇又被印無憂整個含住。男人的身體靠向她,嘴巴吸得死緊,燒紅了她的面頰。

    “放開!”

    凌格怒極恨極,好不容易抽出自己的手臂揚起來就要狠狠地甩他一個巴掌。

    “嘖,你以為我還能允許你殺我幾次?我的好格格──”

    說時遲那時快,印無憂卻搶先一步的鉗制住她的手腕,摟住她臀部的另一只大掌更用力的注入y邪的力量掐揉她的臀r,嘴唇精準的叼住她的耳珠輕輕吸吮。

    “印無憂!啊──”

    絕望的喊出他刀刻般深印在自己心中的大名,凌格深吸一口氣準備用武力抗拒不再跟他客氣。

    哪知還沒提上一股力,男人的手掌卻迷幻般的在她臉前一晃。緊接著,一股不祥的香氣隨著金燦燦的粉末從他掌心飛出撲面而來,吸進了她的鼻腔之中。

    “你……”

    身上的力氣頓時被無形的化去,凌格驚愕的皺起了長眉,卻雙腿一軟眼前一花,整個人就倒在印無憂的懷中被他立刻打橫抱起向床鋪走去。

    “你敢對我下藥……?”

    齒縫里恨恨的擠出這樣一句話,凌格只覺得全身都酸軟無力,神智卻偏又清醒的要命。

    難不成,他意圖迷j還不夠,非要她親眼看著親耳聽著他如何蹂躪自己的身體才肯善罷甘休?

    “那有什麼,好玩的還在後面呢。”

    不甚溫柔的將凌格的身子平放在自己眼前的獸皮褥之上,印無憂勾起嘴角,眼神卻同時隱藏了灼熱與冰冷。

    伸手抽去胯間礙事的褲腰帶,男人明白自己想做的還多得多得多。作者的話:禽獸優要反攻了~但是應該會是甜蜜的rr文吧?哈哈,不會虐的啦!桃花是甜文作者呀……

    (13鮮幣)第八章 激愛 高h、慎

    “嗯……嗯……”

    汗水因劇烈運動而順著凌格蜜色的肌膚緩緩下滑,她渾身酸軟的被印無憂死壓在身下用力侵犯。小x中男人的欲棒極快速有力的抽送著,簡直要磨腫了她的嫩壁才肯善罷甘休。

    “格格……格格……”

    赤l的男身性感而精壯,此時的印無憂披散著墨色的長發,雙臂擒拿著女人的手腕迫她在性j時同自己十指交纏。恍若不這樣做就不能深切的感覺到這個女人是屬於自己的一般。下半身的粗大r棒因為興奮而呈現出駭人的紫紅色,直挺挺的從毛發中伸出來捅進女人尚且嬌嫩的小rd里摩擦。

    “你……走開……”

    大腿被他無恥的分開,不能自主的環住印無憂那來回擺動的腰肢。凌格狠狠地咬著自己的嘴唇,眼角的淚泉涌般的往下流。

    她發誓自己從沒有這樣的無助過。

    從前的凌格一直不曾吃過男人的虧,即便是嫁給自己不愛的格朗她也算是完全自愿的。原本就是愛不成,恨已深的女人。嫁不嫁人,以什麼身份存活,又有什麼好重要的呢?

    但是現在不同,她心中所想所恨的這個男人正以一種絕對怨毒的姿態侵蝕著她的驕傲與自控。她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真的能與他這般赤ll的性器相接。而且,還是在被qg的狀態下。

    曾經印無憂也試圖強吻過她,不過那樣的吻很容易拒絕,并且感覺得出他也不是特別來真的。但是此刻的印無憂卻認真的很──

    不僅對她進行邪惡的威脅與控訴,并且還將所有的言語都轉化為真真切切的行動折磨著她的身心。

    “我才不走,我等著一天已經太久了。”

    聽見凌格的驅趕,印無憂非但不惱,反而扯唇微笑。

    只見他的額頭上布滿動作太久而滲出的汗水,性感的薄唇一下又一下的配合著下半身的動作吮吻女人赤l的身體。

    r體的拍打聲時而響亮時而柔和,男人的臀部技巧性的抽動畫圈,分明就是想要將身下的女人做到欲仙欲死才善罷甘休。

    “禽獸……禽獸!”

    身體無法動彈,凌格只能在嘴上逞強。但是奇怪的是,明明對格朗那般無動於衷的身子,卻在印無憂的強暴之下意外的產生了劇烈的反應。

    向來緊繃的身體在被他用力c入的那一刻徹底的松軟了,而後立刻吸盤似的裹緊了男人那跟自己的小x比起來過於粗壯的r棒。

    印無憂真的很會玩女人,被他三長兩短九淺一深的不停c著,她感到下t升起一股陌生的酸意……

    那種感覺很奇特很羞人,熱乎乎的,如同快要小解一般在y部匯聚成酥麻的快感。干澀的甬道就像是為他而生一樣,沒動幾下就汨汨的分泌出香甜的滑y,充分滋潤了兩個人的交h。讓他動的越來越順暢,健腰扭得越來越起勁兒。

    不會的……怎麼可能?難道她當真這般下賤麼?居然會被印無憂qg到高c。

    這麼無助的想著,凌格的嘴唇越咬越緊。直到男人的手指忽然強悍的伸進了她的口中阻止她進一步自虐,她才反應過來自己唇下已經痛的要命。

    “禽獸也罷,我就是想這麼對你。”

    完全不在意女人喋喋不休的辱罵,印無憂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下半身的部分。

    手指在她口中輕輕地攪了攪,故意糾纏那柔軟的舌頭。男人的大掌同時握住她的半邊豐盈,麼指有規律的按壓旋磨那早已勃起的茹頭,還在淡色的茹暈上愛撫個不停。

    “你……”

    三個敏感的地方同時被男人玩弄著,凌格羞憤的徹底紅了臉。尤其是她完全看得清印無憂是如何對她做著這樣那樣親密的動作的,這突如其來的快速發展讓她有些暈眩。

    想起他方才餓狼一般的撲了上來,三下兩下就把她和自己都扒了個干干凈凈。唇舌手指之間的奇妙愛撫,舔吻啃噬之中帶來的歡愉……到最後那一刻堅決的挺身而入……

    這樣的感覺是這樣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