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69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4:4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一刻堅決的挺身而入……

    這樣的感覺是這樣的舒服又是令人害怕啊。

    “我什麼?是不是想讓我吸這里?”

    狎笑著曲解她的意思,印無憂果真立刻低下頭張口慢慢的含住了她的另一個茹頭。

    “啊……”

    一瞬間,酥麻的感覺從她顫抖的豐胸開始向四周擴散開。男人含著她的茹頭,慢慢的吸,輕輕地吮,像是品嘗著珍貴無比的鮮味──

    腥紅的舌苔抵著她的豐盈頂端,泥鰍般的來回波動畫圈。他的動作時那麼的嫻熟,那麼的輕盈。讓她因想起了他以前就是這般跟別的女人戲玩的而感覺到苦澀,又因自己能享受到這般巔峰的侍奉而感到釋放。

    情色。

    原來竟是這般令人欲死不能的滋味,讓她想要張口大笑的同時又想放聲悲泣。

    “啾……啾……”

    男人的唇舌游移在凌格的胸前不斷尋找下口的部位,沒過多久,女人的兩團凝脂就被他吻咬得紅痕遍布。茹頭被唾y刷的晶亮,偶爾還與他的口唇連出幾許銀色的絲線。當真是說不出的曖昧與繾綣。

    “印……印無憂……”

    當下t的溫度漸漸上升到不可控制的溫度之時,凌格放聲呻吟。眼角淚光晶瑩,美顏上卻是春意盎然。

    “什麼,我的好格格?”

    有些微訝到了關鍵時刻,這女人居然不再執拗,而是妥協的呼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瞇眼查看她的反應,發現盡管凌格早已不是完璧之身,但是對高c來臨之時的陌生與驚慌還是令他徹底的感到高興。

    這麼說來,別的男人從不曾令她在這方面品嘗到快樂過?

    如此這般想著,他心中原本積蓄著的想要殺人的欲望與嫉妒慢慢的平息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想引領她呵護她走向男女巔峰關系的渴望。

    “這是什麼感覺……我怕……”

    瀕臨迸發的那一刻,凌格的身子開始輕微的顫抖。一張從來平靜的俏臉也充滿了恐懼與無助。

    盡管被他溫暖的身體抱著,愛著,壓著,可她就是莫名的恐懼。

    原來一直吸引著印無憂,令他縱情尋歡的東西就是這樣讓人覺得走在死亡邊緣的一種事物。

    怎麼辦?

    她的y部好燙好麻,就像是快要n出來了一樣。身上的冷汗越積越多,蜜色的肌膚竟也透出了淺淺的緋色。

    “不怕,不怕──”

    明白她即將迎來她人生中的第一個高c,印無憂收緊雙臂更加用力的抱緊懷中的凌格。

    “跟著我,我會保護你,會令你快樂。”

    深情的吻烙印在女人的紅唇上,粗礪的長舌立刻探了進去填滿她身體上的空虛。印無憂認真的吻著她的嘴,激動地就像是終於明白了什麼是愛情。

    “格格……格格啊……”

    越是深吻他就越是覺得不夠,越是抓緊他就越是惶恐疏離。

    心中產生了未知的情愫,男人眼神微閃,身下的r棒加緊了猛戳女人的嬌x,每一次都深入到最深處,研磨頂撞最脆弱的花心。

    凌格的yd溫柔的吸附著他,讓他深感自己是被她需要的。r體拍打的啪啪聲逐漸激烈,混合了兩人野獸般忘情的呼喚與喘息。

    “啊啊……”

    最終一個猛力的頂入,女人尖叫出聲,花x開始頻繁的抽搐,緊跟著噴出一股透明的香y。

    “嗯!”

    被強烈的激流沖的g頭舒爽無比,印無憂捧著女人的臀部快速的沖刺了幾十下,而後大喊著將滾燙的jy全部s進了她的花心里……

    (10鮮幣)第九章 無賴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為什麼……

    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上下晃動?耳邊還傳來類似馬蹄踩過的聲響,讓人實在分不清楚是夢境還是真實。

    “你醒了。”

    稍微睜開眼睛,身體上的酸痛與不適立刻讓凌格難受的皺起眉來。哪知才剛扭動了一下想伸出手來揉揉痛得古怪的頭。就發現自己居然在什麼人的懷中被抱著,耳邊還傳來對方低沈好聽的嗓音。

    是印無憂!

    “你干什麼?我們現在在哪里?”

    察覺到自己居然在最不想接觸的人懷里睡著,凌格窘然將他推開,自己跌跌撞撞爬到坐塌的另一角。

    坐塌──?

    看了看四周,凌格的視線逐漸轉向清晰。

    這是、這是馬車上啊!

    如夢初醒似的明白過來,女人心里一驚,連忙掀起馬車窗簾的一角向外看去。可是這外面是一望無際的山野平原,陌生而遼闊,哪里還有鷹王丘的半點痕跡。

    “在路上。”

    面無表情的看著女人慌亂的模樣,印無憂沒阻止她從自己身邊離開。只是抖了抖發麻的雙臂,而後從袖中掏出慣用的白紙扇,有一搭沒一搭的扇了起來。

    微涼的風吹起他刻意蓄下的鬢發,讓男人顯得更加英俊優雅。今天的他并沒有張揚的將長發全部束起,只是就著頭頂上的碎發用皮繩扎了一小束。

    凌格警戒的打量著彼此,才發現自己的身上早已不是那天陪客時穿的盛裝。而印無憂的行頭也由華美的衣袍變為了他在中州時慣穿的樸素長袍。

    這兩件衣服的顏色一樣,料子也相同,正是當初她親手縫制的衣服。

    怎麼──

    他居然跋山涉水的將這些舊物也帶了過來……

    “什麼路上?我們去哪?”

    明白自己已經完全落入了一個圈套,只是不知這圈套的制造者是印無憂還是那個柔弱無比的族長。凌格暗自吸了口氣,而後默默地整理起混亂的思緒。

    印無憂不可能是直接帶她離開鷹王丘,而司徒靖熙與格朗也絕不會就這麼輕易答應。思來想去,她找不到任何解釋男人此舉的原因。恐怕這一次,他們幾個男人又在打著不好應對的鬼主意。

    “我若說是去死,你會害怕麼?”

    沒有直接回答女人提出來的問題,印無憂看不出情緒的笑了笑。

    這笑容雖然溫柔,卻仍然讓凌格覺得不寒而栗。

    去死?

    是了,他那天好像是說了一句這樣的話。他想讓她償還他一條命,陪他一起死吶──

    悄無聲息的攥緊了拳頭,凌格的眉頭越皺越緊。

    其實死亡對她這個小孤女來說,早已是不值一提的小事。當一個人生無可戀之時,活著和死去又有什麼分別呢?

    只是──

    “不怕。但是我現在還不能死。”

    大仇未報,該查的問題還沒有水落石出,她又怎能就這樣輕易去死。

    “呵呵,原來生死也能夠討價還價。”

    聽了凌格的話,印無憂笑的更歡,連明媚的桃花眼也深不可測的瞇了起來。

    “不是討價還價……”

    感覺到男人的語氣里帶了諷刺的意味,女人苦澀的低下頭。

    “你要我死沒問題,只是,請再多給我一些時間,我還要去──”

    “夠了。”

    想要同他解釋,哪知話還沒說完就被印無憂看似不耐的給打斷了。

    “你不用同我解釋。就算是要你死也不是現在,現在的你於我而言還多少有些用處。”

    冷冰冰的收起笑容,印無憂的眼神從凌格蒼白的臉上離開。

    “即便是廢物一樣的你,若是能好好利用的話,總會帶來點意外收獲的。”

    “什麼……?”

    他說她是廢物?

    怔愕的抬起頭來,凌格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從沒有人這樣說過她,她凌格從小就聰明堅強,少年時又習得一身好武藝。這個人怎麼能這般平白無故的輕賤她……

    “怎麼了,不愛聽?”

    見女人臉上露出明顯受傷的神色,印無憂卻滿不在乎的一笑,順手向前一把握住她的手臂,將女人重新抓回到自己身旁。

    “廢物有什麼不好的,你是廢物,我也是。兩個廢物在一起,剛好合適。”

    懶洋洋的靠在女人肩頭,他看上去有些倦了。

    上一次的歡愛將凌格弄得身心俱疲,這一路上已是睡了一天一夜。而他卻也守了她一天一夜。擔心她因傷憤過度出了問題,一路上他摸著她的心跳,連打盹都不敢。

    現在她醒了,他可是乏透了。現在正好拿她當枕頭,好好地補上一覺。

    “你……”

    見方才還一副高高在上主人模樣的家夥此時卻毫無防備的賴在自己身上裝死,凌格頓時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正待伸出手想將這個沈得要死嘴巴又不饒人的家夥推開之時,男人的頭卻突然揚起湊了過來,薄唇毫無預警的印上她的臉。

    “嗯……還是那麼夠味兒啊。”

    冷不丁的偷了個香,男人回味無窮的咂了咂嘴,好像吃得不太飽。

    他不做越矩的事情還好,這麼一親,凌格這才猛然想起那夜,自己已經同他有過最最親密的關系。

    目光落在他那俊美的臉上,想起當日兩人l纏在一起的激烈。女人的臉騰的一下燒了起來,打他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怎麼了,還在害羞吶。”

    只一眼便看穿了女人心中所想,印無憂賊賊的笑了起來。大手一勾便將女人困在懷中,結結實實的同她親了個嘴兒。

    “嗯……”

    身體突然被困,嘴上有壓了濕濕軟軟的東西。凌格的鼻腔里傳來男人溫暖好聞的氣味,頭卻暈暈的,越來越分不清東南西北。

    “啊……”

    只感到自己口中多了一個東西在動,胸膛也被這個色魔級的人物用胸膛緊緊壓住,女人覺得自己氣息越來越弱,視線也逐漸變得模糊。

    “嗯?”

    正閉著眼,享受這甜美的一刻。印無憂卻驀地張開桃花眸,眉心處多了幾許折痕。

    “你──”

    不明白他為什麼停下動作,凌格喘息著抬起眼簾,心中生出不解。

    “天吶,你在發燒啊……”

    耳邊只聽一聲男人的驚呼,她便歪在一旁,什麼都不知道了。

    (18鮮幣)第十章 早點睡吧,乖

    “來,把這碗藥喝了。”

    撩炮在軟榻上坐下,印無憂一手端著微燙的藥碗一手將昏睡在床上的凌格慢慢扶起。

    “謝謝你。”

    鼻尖竄進幽幽的藥香,凌格看著男人認真照顧自己的模樣,心里不知不覺間升起一股暖意。

    這是他親手為她熬得藥麼?

    真好,這輩子居然還能喝到他親手煮的東西。

    想當初每到冬天,這個家夥都會夜深時分跑到廚房去專門為她熬暖身的j湯。因為體質的緣故,一到冬天她就會變得手腳冰冷,有時候身上蓋了厚厚的被卻還是冷的睡不著覺。

    現在已是深秋,天早已滲出了涼意。這兩天因為他的突然出現累的自己身心俱損,再加上車馬勞頓生病了也是理所當然。卻沒想到,發生了這麼多事,他居然還會為了自己做這種事。

    “呼……好燙!”

    心里想著前塵的種種,凌格心不在焉的將碗中的y體就往口中送。哪知剛熬的藥汁居然如此之燙,痛得她幾乎跳了起來。

    “慢點,都還沒吹過。”

    見女人被燙傷印無憂皺了皺眉,接下來他抿唇端離藥碗,大步走出了房間門。不一會兒折返回來,手中已多了一個湯勺。

    “來,還是用勺子喝吧。”

    重新挨著凌格坐好,男人低著頭小心翼翼的將碗中的湯藥盛在勺子里吹涼了才又送到女人唇邊。

    “嗯……”

    不好意思的就著他遞過來的勺子喝了一口,良藥雖苦,但是剛剛好的溫度卻令女人已經分辨不出那澀口的味道。

    兩個人就這樣沈默不語的一個喂藥,一個吃藥,心里皆是懷著復雜的心事。

    末了,凌格吞下最後一口汁水,終於忍不住輕聲開口詢問──

    “為什麼要醫治我?”

    “什麼?”

    正待將碗收回,聽到女人的問句,印無憂不解的抬起了頭。

    “我是說,為什麼不干脆讓我病死算了。”

    撫著自己忽然變疼痛的心口,凌格劇烈的咳嗽幾聲又沙啞的說道。

    “你不是……很想我死嗎?”

    艱難的回望著印無憂的眼,女人的神情之中流露出一絲凄楚。

    既然心里想的是如何要她的命,又何必在殺她之前對她這麼溫柔?

    想當初她就是淪陷在這男人不經意間流露出的溫柔中無法自拔,到最後終於憤恨交加一掌差點打死他……現在他又故態復萌,是成心的要她不好過麼……

    “哼。”

    原本不知道凌格究竟要講些什麼,等到現在知道了後,印無憂卻寧愿自己不知道。

    平和的神色因女人說出的話而變得越來越冷,漠然的看了她一眼,見一向剛強的凌格此時此刻卻因為難過和病重變得有幾許瑟縮和脆弱。男人的心驀地抽痛了一下,卻強著自己轉過頭去不再看她,口中說出冷酷的話。

    “都說了留著你還有用,死這種事你是逃不掉的,急什麼。”

    重重的將空碗扔在桌子上,印無憂頭也不回的向大門走去。

    “我們現在在小城的一家客棧里,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在這待著養病。這地方爺倒是沒來過,新鮮的很,就不陪你耗著了。這塞外的女人想必更有味道,我出去轉轉,晚上若是不回你就自己叫小二送飯吧。”

    丟下這麼一句吊兒郎當的話,不顧凌格的臉在聽到他又要去花街柳巷尋歡的那一刻變得慘白,印無憂很快就消失在房間內。

    “唔……好冷……”

    強忍著在眼眶中打轉的淚滴,凌格默默地將臉埋進了蜷縮起的膝蓋中。

    頭痛也好,身痛也罷……什麼都比不上她此時的心痛要來的殘忍。

    躲不掉嗎,真的躲不掉這男人的掌控嗎?

    他們終於又向以前一般待在一起了,她終於又軟弱的被他俘虜了。時而對她溫柔體貼的要命,時而又完全不將她的感受放在心上。

    她好怨──

    真的好怨好怨他。

    可是怨又有什麼用?

    難過的擦去頰邊不斷滴落的淚水,凌格強忍著心中的酸楚躺下身來自己入眠不去想他是如何對她的。

    既然他說她還有用那她就努力地被他使用好了。

    早點康復起來,完成他給的任務。也許到了那個時候,她就能真正的獲得自由了吧……

    就這麼渾渾噩噩的睡到半夜,凌格恍惚中聽到有人開門的聲音。那個人輕手輕腳的走動過程中,一股饞人的r湯香氣撲鼻而來勾起了她所有神經。

    是他麼?他回來了?

    掙扎著坐起身來,女人努力地透過黑暗向門邊看去。只見一個熟悉的身影靠在桌邊動作,樣子好像在點燭火。

    果然,沒過多久,昏黃的燭光就將整間屋子溫暖的照亮。

    “你醒著?那剛好,我聽店小二說你整個晚上都還沒吃東西。所以我燉了鍋j湯,你喝些補補身子。”

    好像并不意外凌格看見自己時眼中松了口氣似的神色,印無憂神情自若的將小砂鍋中的j湯倒在一個碗里,然後穩穩的端給凌格。

    “喝吧,一會兒湯涼些我在撕些jr給你吃。現在先把湯喝了。”

    見女人只顧傻愣愣的盯著自己看,印無憂好笑的推了推她,示意她大可不必再發呆。

    “你去哪了?”

    還沒來得及管住自己的嘴,凌格發現自己心中一直在想的問題已經脫口而出了。

    連懊惱的時間都沒有,女人緊張得很。

    現在她滿腦子想的都是要一個答案,她也不想深究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忽然間這般的在意印無憂今晚消失時都在干些什麼。

    她承認自己是嫉妒了,擔心了。可是身子都給了他,要她還像以前那樣說服自己不在乎是不可能的。

    她在乎啊──

    真的很在乎!

    “為什麼這麼問,我去哪了跟你有什麼關系嗎?”

    然而聽到凌格的問題,印無憂卻只是微微一笑,顯然并不打算回答她。

    “我想知道。”

    隔著半臂的距離,凌格敏感的嗅到從印無憂身上傳來的脂粉氣。那顆火熱跳動著的心臟,就這樣冰封般的涼了半截。

    果然……

    他又跑去花樓狎妓了。

    失望至極的別過臉去,淚水在眼眶里顫抖。凌格發現自己現在已經變得如此脆弱,連顯而易見的答案都不敢接受,非要親耳聽到殘忍的事實才肯善罷甘休。

    他可是印無憂啊……怎麼可能缺的了女人……

    “誒?你看看你,我好心熬j湯給你喝,你居然哭給我看,這是個什麼意思?”

    若有所思的攫住凌格的下巴,她轉過頭來望著自己。印無憂好看的桃花眼深深的順著她的眼淚望了進去,好像要看穿她的整個靈魂。

    “別碰我。”

    用力的打開他的臟手,凌格厭惡的往旁邊躲去。現在的她不想跟他說話,連看到他都很勉強。

    “你!”

    忽然間,看到她委屈的眼淚,男人像是明白了些什麼。原本y鷙的臉色驀地恢復和緩,緊接著又露出一個邪邪的笑容。

    “不碰你?這是對鷹族的貴客應該講的話嗎?虧我剛才逛廟會的時候還買了禮物給你,現在可真是好心當做驢肝肺了。”

    說著,男人慢悠悠的從懷中掏出一個精致的小紙包塞到女人的手心里。

    “這是……”

    原本不想睬他,卻抵不住掌心里的物事傳來的更濃烈的脂粉味兒帶來的好奇。莫名的看了他一眼,見印無憂笑得古怪這才賭氣的拆著手中的紙包露出里面硬邦邦的東西。

    “胭脂水粉?”

    包裝打開,里面漂亮的青瓷脂粉盒赫然出現在眼前。

    “賣胭脂的老漢說,城里的姑娘都愛這種,我便給你也捎了一個。你聞聞看,喜不喜歡?”

    見凌格長大了小口,一直發愣。印無憂伸手摸了摸她的臉,示意她可以合上嘴巴了。

    “你晚上去逛了廟會?”

    凌格難以相信這個事實。印無憂會這麼乖?可是他剛才明明說要去見識一下這里的女人的……

    “是啊,好熱鬧啊。”

    印無憂點點頭,一邊把j湯往她口中塞。

    “不是說要去見識這里的女人嗎?”

    她不死心的追問。

    “見識過了啊,那邊疆嫂子做的羊r燴面可真好吃。害的我排了半天隊才吃上,真是累煞了我。不過邊疆女人做吃的就是不一樣,原汁原味兒。明天你好些了我再帶你去吃。”

    印無憂又舀了一勺。

    “你、你、你……”

    你了半天,凌格咬咬唇,一句話哽在喉嚨里說也不是,不說又不放心。正躊躇間,卻聽印無憂已經自顧自的接了口。

    “放心吧,我沒去玩女人。有你在這,我還怕沒有美人兒睡麼。”

    清清涼涼的一句話,卻點出印無憂早就將凌格心中所想看穿,只是一直在逗她而已。後面那句更是下流露骨,不出眾望的惹來一記白眼。

    “去死吧,色情狂。”

    低低的罵了一句,凌格不再說話,只是低下頭專心喝湯。但是心里的難過卻在不知不覺間煙消云散了,甚至連病痛都好了很多。

    他說沒有,那就是沒有。印無憂這個人她也許沒完全摸透,但是有一點她很清楚。那就是他也許不會對她說全部的話,但是從來不會說假話騙她。

    真麼想到,這男人居然也會有不狎妓的時候……

    胃口超好的吃完了印無憂給她熬的j湯,凌格摸摸飽脹的小腹乖順的躺下。吃了熱乎的東西發了汗,身上的不適已經舒緩了很多。

    “累死了,早點睡吧。”

    見凌格沒事,印無憂則打了個哈欠,就著床沿坐下就開始脫身上的衣服。

    “你干什麼?”

    見沒過多久男人就脫得光光的,居然只給她剩下一條薄薄的褲子。凌格的身子縮到了墻角,警惕的望著他大叫。

    “睡覺啊。不然還能干什麼,你身子又沒好。”

    像條泥鰍一樣,男人的大手掀開被跐溜一聲就鉆了進來,火熱的男性軀體挨著凌格躺著,看上去說不出的愜意。

    “誰準你睡在我旁邊的,你自己沒有房間麼?”

    難以相信這個家夥居然如此賴皮,凌格生氣的用腳踢著他,想把他踢下床。

    “兩個房間?你當爺很有錢是不是?兩個人擠擠就算了,省下錢還能多吃幾只j。”

    說著,印無憂一把抓住凌格踹過來的腳,意味深長的笑著說。

    “乖乖,你這丫頭往哪踢呢?踢壞了我的兄弟以後誰來c你?”

    “你!下流!”

    還待再罵,卻見印無憂一把纏抱上來,雙手雙腳夾住她的雙手雙腳,讓她頓時陷入她的懷抱動彈不得。

    “好了,睡吧,我今天累死了。”

    蹭蹭凌格的肩,男人開始表現得迷離。

    “……”

    對他徹底的無語,凌格在心里嘆了一口氣,卻也只能由著這家夥的性子來。

    算了,睡就睡吧,反正有他抱著也挺暖和的。

    “喂,你用功夫把那蠟燭滅了吧。太亮我睡不著。”

    過了一會兒,耳邊卻又響起男人的碎碎念。

    “你夾著我,我怎麼滅。”

    沒好氣的動了動,卻被他纏得更緊。

    “用嘴吹。”

    “你!”

    (10鮮幣)第十一章 泡溫泉記1

    一覺醒來,凌格本能的伸出手去擋住從窗外s進來的陽光。慢悠悠的睜開雙眸,她試探性的眨眨眼睛,發現自己的額頭已經不再發燙,身上的酸痛也緩解了許多。看來印無憂這男人還當真是藥到病除呢。

    輕微的勾起唇角,她轉過身去細看還在自己旁邊輕聲打鼾的男子。聽格朗說,這個人師承醫圣,還曾經在皇宮里面當過御醫,是個了不起的家夥。

    真沒想到啊,平時看上去吊兒郎當的印無憂居然還有這等可畏的背景。她還一直以為這家夥只是個一般的江湖郎中而已。

    看來,對於他,自己的了解真的是少之又少啊。

    “嗯……”

    正自惆悵間,旁邊的男人也跟著醒轉過來。下一瞬間,他光l的健臂自然而然的就從暖烘烘的被窩里面探出來將她整個人往自己懷中摟去。

    “好些了?”

    大手第一時間按住凌格的額頭,印無憂打了個哈欠一雙桃花眼還沒有完全睜開卻還在調動著精神為她診治。

    “嗯,已經退燒了。”

    任他囫圇一摸遮住了自己的所有視線,凌格乖乖的躺在床上沒有動,心里卻有說不出的溫暖。

    “那就好,可累死爺兒我了。你若再不好,我們的行程就又得耽擱。我們等得,司徒靖熙那家夥可等不得。”

    自顧自的喃喃低語著,也不管自己這番話凌格是不是聽得懂。一個翻身從床上坐起身來,印無憂揚手將瀑布般的黑發往肩後一撩,利落的撿起丟在椅子上的衣服就往身上套。

    “你現在是不是該告訴我了,我們到底要去哪?”

    見他這樣,凌格心中的疑惑再也憋不住了。匆忙的從床上坐起,素手一把揪住了男人衣服的下擺。

    她好想知道這個答案,即便是對自己不利的也比一直被蒙在鼓里好。

    哪知期待的眼神朝著印無憂投s了半天,那男人卻仍然像沒看見似的。揮手一下掙脫掉女人的牽制,他的表情又恢復成最初時的那般冷漠。

    “好奇害死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急個什麼。”

    不理她失望的眼神,印無憂回過身來又粗魯的一下將身體方愈的女人從床上抓了起來。

    “怎麼了?”

    凌格沒留神被他抓了個趔蹶,狼狽的跌入印無憂隨即迎上的懷中。

    “跟我洗澡去,你臭死了。”

    明明挨著睡了兩個晚上都沒有多說一句話,此時男人卻厭惡的皺了皺鼻子,緊接著胡亂用被單將凌格一包,就半拖著她的身子往屋外走去。

    邊疆這種地方設施簡陋,沒有像在中州時印無憂喜歡逛的青樓里那種豪華的人造浴池。但是所幸這個小城里面有很多天然溫泉,被店家圈起地來做了生意,也方便來此地的商旅可以放松下酸痛的肌r。

    隨便吃了些店家準備的早飯,以防一會兒泡得昏倒。凌格才剛吃飽恢復了些體力就被這男人給扔進了一個不小的溫泉池里。

    泉水是奇異的r白色,水面蒸汽嫋嫋,迷離得恍若仙境。池子周圍種植了一圈植物保護了客人的隱私。但是凌格還是很尷尬,因為她毫無緣由的就得同印無憂洗同一個池子。

    “呼──”

    找到池中一塊滑溜溜的大巖石舒服的靠著,凌格整個身子都浸在水中被溫暖的包裹。

    據店家解說,這里的泉水不僅溫度適宜,而且水質出色。泡得多了對女人的肌膚很有好處。這大概就是為什麼小城中的女人們要比鷹王丘的女子皮膚好得多的緣故,因為她們經常泡溫泉,想不水嫩都不行吶。

    “真舒服啊,可憐爺的身子骨,這時候才算是真正的休息了。”

    并沒有再來糾纏凌格,印無憂自己在不遠處找了另一塊石頭休憩。一頭墨色的長發被他高高的盤旋在頭頂上用一根木簪穿著,精壯的l體浸泡在湯水里漸漸地泛出了緋色。

    凌格側頭偷瞄他,但見他閉著一雙星目,鼻梁挺直得讓人嫉妒。此時此刻,泉水滋潤了他薄而性感的嘴唇,看上去是那樣的迷人。

    再低下頭,隱隱的透過水紋能夠窺見一點那被自己當日重創留下來的黑色掌紋。心驀地抽痛了一下,不忍再看,匆忙的別過頭來。

    那究竟是怎麼弄的?她出手雖狠,但是掌中無毒。按理說不該留下這麼觸目驚心的烙印啊……

    “怎麼了?臉色那麼難看?”

    正閉著眼做著痛苦的思索,哪知男人的聲音卻像鬼魅一般在自己耳邊幽幽響著,當下驚得她尖叫而起。

    “你怎麼過來了!”

    站起來之後才發現男人的眼神隨之而變得更加古怪,迷惑不解的呆立了片刻才發覺自己這麼一站上半身就算是大喇喇的l呈在了印無憂的雙眼前,被他吃盡了豆腐。

    “我以為你又不舒服了,來看看你。”

    口中漫不經心的回答著凌格提出的問題,印無憂忽然伸出雙手將凌格的腰整個圈住。

    在水池里原本就站不穩,被他這麼一弄凌格整個人更是往他身上倒去。只見她雙腿失衡慌亂的坐倒在他曲起的腿上,而胸部則直挺挺撞上了男人的俊臉。

    “啊……”

    現在的凌格,除了呻吟之外恐怕沒有其它方式可以表示自己此時的心情了。

    “你是故意的嗎,懂得投懷送抱了?”

    沒有馬上對她動手動腳,而是伸手捧握著女人滑膩的臀部讓她維持著騎在自己身上的姿勢坐好。印無憂終於笑了,且笑的很下流。

    “我……”

    其實是想拒絕的,其實更直接的反應應該是手足無措的跳開。但是低頭望著身下的男子,望著他英俊無比的容顏,望著他對自己笑時那溫柔的模樣──

    凌格的心忽然就覺得無比的難過。

    “印、印無憂……”

    夢囈般的喊出他的名,她低下頭動情的吻上了他的唇。

    “我喜歡你……我喜歡你啊……”

    一滴淚珠順著被水燙紅的面頰滾落了下來,滋潤了兩人膠合的唇部。凌格時隔多年終於被她等到一刻可以不用再繼續死撐,可以不管不過的呼喊出對他的執戀。

    我是真的喜歡你啊──

    師傅。

    (8鮮幣)第十二章 泡溫泉記2

    完全沒料到凌格會突然這麼說,乍聽之下印無憂顯然受到了極大的觸動。

    只見他皺著眉呆愣的任憑懷中的女子對自己又親又吻,那凄楚卻坦承的容顏上已滿是淚水。

    “喜歡我,就只能讓你哭麼?”

    自我解嘲的苦笑了一聲,男人的大手捂住凌格的臉將她輕輕地推開。

    “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了。”

    被印無憂這麼一說,凌格的眼淚掉得更厲害,似乎是要通過這種方式將多年積攢下的情懷一并宣泄而出。

    她雖然是個堅強的女孩,但是當喜歡上一個男人時,也會同普通女孩一般卑微與無助。更何況他們之間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愛糾纏起起伏伏。現在她大病初愈,心里脆弱得很,便控制不住自己主動表露了衷腸。

    “那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喜歡我,嗯?”

    溫柔的擦去她眼角的淚珠,印無憂長嘆一聲不再輕佻,而是將女人的身子側轉了過來讓她斜坐在自己的懷中。

    “我不知道……”

    凌格又搖頭,一雙手臂卻自然而然的圈在印無憂的頸子上像是生怕他會突然逃跑了一樣。

    “你什麼都不知道,那要我如何相信你?”

    這一下男人啞然失笑,額頭抵在女人同樣的部位慢慢的蹭著,言行舉止中融合了說不出的溫柔。

    “你……不用相信我。”

    被他這麼一問,凌格的臉色由原本的期待而漸漸凋零為落寞。

    她從前總是跟他賭氣不理他,拒絕他,後來還狠狠地給了他一掌。要他相信她是愛他的,恐怕連自己都找不出有說服力的理由。

    可是情情愛愛這種事,難道不是感覺說了算麼?

    若不是被常年的苦戀死死糾纏著不能自救,當初的自己又怎會走火入魔對他痛下殺手。

    “這樣吧。”

    見凌格一直沈默不語,印無憂到顯得大方許多。

    “我們就用我最喜歡的那件下流的事來證明,你到底有多喜歡我。你看如何?”

    說話間,男人的大手已經暗示性的擒住女人的手腕,開始在她充滿彈性的小臂上放肆的撫摸。只見他言語輕佻,眉目含笑,面具似的表情讓人完全無法看透他此時的心中所想。

    “好。”

    哪知想不透凌格便不再多想。

    就憑他印無憂在自己身邊隱藏了那麼多年高貴的身份甘愿做個不出眾的江湖游醫沒被發現,她就知道,至少自己在動心思這方面是遠遠及不上他的。

    既然如此,那她又何必浪費時間同他猜心思。

    自己喜歡那就放肆大膽的去愛吧,反正她早已是他人的妻,他們兩個之間也不會再有令人更愉快的結果。倒不如趁他們現在還被什麼事栓在一起的時候,好好的袒露心跡。

    “嘖……”

    大概原本以為凌格會拒絕或者干脆給自己一巴掌。畢竟除了強暴之外,兩人從沒有過更親密的關系。但是當女人一口應承下來時,望著她那閃爍如同明星一般的堅定眸光,印無憂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給觸動到了。

    一抹異樣的情緒洶涌的淹沒他的自制,令他幾乎要失去全部理智。

    “是我看錯了麼?”

    一把擒住她的下顎,男人瞇起的桃花眸變得犀利起來。

    “你居然是認真的。”

    歡笑之後又變成冷笑,如此的y晴不定讓人覺得可怖。

    “為什麼……不認真呢?”

    他的反應千般萬般她都可以承受,卻沒有想過印無憂居然會突然變臉。

    她的表白冒犯到他了嗎?為什麼印無憂看上去表情y鷙,像是餓了許久的獅子想要吃人一般?

    “也許你想著以前的事就這麼輕輕松松的算了。可是凌格,你忘了。我印無憂從來就是個小心眼的男人。你當初差點打死我,我今日絕不會同你就這麼善罷甘休。”

    放開女人的手臂,將方才幾欲點起的濃情蜜意抹殺了個干干凈凈。

    他印無憂是何許人也?

    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卻不料害了相思的結果居然是差點丟掉了一條命。可憐他再世為人,好不容易尋得了機會報復,又怎能因她一句喜歡就輕易放過了恩怨情仇!

    “你終究還是不肯原諒我……”

    聽見對方一字一句聽似平靜的訴說,凌格的心卻一點一點變得冰涼起來。

    原來這個家夥從來就沒有忘記過要向自己尋仇,即便是在他那般溫柔的照料了她過之後。

    這是什麼意思?

    老虎在吃掉獵物之前總要戲耍一番麼?

    委屈的咬緊了下唇,她難過的放開圈住印無憂頸子的手,不再同他索取溫情。

    “是。我記仇。”

    放任她的身子從自己膝頭慢慢滑向水中,印無憂別過頭去,健壯的身軀依靠著巖石閉上了黑眸。

    他其實,很累了。

    “呵呵……你放心,既然這才是你想要的。那我答應你,等我完成了想做的事,自會還你一條性命。”

    一片黑暗之中,他聽到凌格劃水走開的聲音,以及那讓人膽顫的誓言。

    (11鮮幣)第十三章 到達目的地

    冷戰。

    兩個人清洗完畢之後,分別換了身干凈的衣服就又上了馬車,去往只有印無憂自己才知曉的那個地方。

    一路上道路寂寥又顛簸,原本他們應該相伴著打發無聊的時間的。哪知自凌格表白失敗之後,兩個人就陷入了奇怪的冷戰之中。不僅互相不理睬,而且還各自霸占住馬車的一角漠然的板著臉,就像是上輩子結了仇一樣。

    也對,雖然上輩子沒結仇,但是凌某某和印某某這輩子倒是結了不少深仇大怨。比如誰背著誰在外面勾三搭四了,誰又冷不丁給了誰一掌啦……諸如此類連綿不絕,情人間的事永遠都是怎麼細數都數不干凈的。

    “到了,這位爺。你要去的小鎮就在前方。”

    也不知過了多久,正當凌格瞇著雙眸快要去見周公的時候。一直飛速行駛著的馬車卻慢慢停了下來,周圍的聲音也開始變得嘈雜。

    喲──

    看來他們到了一個很熱鬧的小鎮嘛。

    “謝謝。”

    自己率先下了馬車,印無憂從懷中掏出幾個碎銀遞給車夫。一臉憨厚老實的男人含笑接過,一雙眼睛又瞄向隨後下車的凌格,隨後他湊到印無憂的耳邊悄悄的說。

    “這位爺,您可別怪我多嘴。但是我老王也是活了一把年紀的人了,世間上的事兒見得也多。您這位小娘子一看就是外冷內熱的性情中人,我不知道你們小兩口為什麼吵架。但是人生苦短,還是趁著年華好好恩愛才是。想當初我娘子也是這麼個倔脾氣,什麼事兒都不肯服軟,我常常跟她吵架。但是她前年因病去了,我才念及她當初暗地里對我的好。”

    說著說著,男人的聲音因感嘆而變得有些哽咽。

    一想起自己去世的娘子,他的心里就空落落的,像是少了點什麼似的。但是想當初又有什麼用?錯過了終究是錯過了,還沒來得及醒悟一切,他的女人連個補救的機會也不肯給了。

    “我們不一樣。”

    先是有些訝異車夫的突然靠近,但是當印無憂靜靜聽完對方的一席話之後,英俊的臉上就只剩下了了y沈。只見他悶悶地丟下這麼一句不痛不癢的話就頭也不回的拂袖離去,只留下車夫吾自站在原地搖首嘆息。

    看來這個男人比女人還要倔啊──

    “發生什麼事了?”

    一直站在遠處看著一切的凌格發現印無憂驀地變了臉,好似在生氣。見他走遠,好奇心驅使她走向車夫想探聽些緣由。

    “沒事,姑娘啊,你聽我說。夫妻之間不可以總使小性子,他不懂你的好,你就要多讓著他點。有時候女人主動一些,夫妻之間就能更和諧。”

    見終於有個人愿意聽自己訴說了,車夫連忙將那一席話換了個角度重新說給凌格聽。

    “如果真有那麼簡單的話,就好了……”

    靜靜地聽完車夫的苦口婆心,看著對方那認真的模樣,凌格苦笑了一聲,視線再度投向印無憂高大的背影。

    他們兩個究竟是誰在使性子,又是誰不肯向誰表白了?

    以前她嫌他花哨,心里的感情遲遲不肯對他說。但是現在她看透了一切,愿意珍惜這短暫的關系。可是他卻又鬧起了脾氣,仿佛不置她於死地決不罷休。

    男人這種動物,她凌格恐怕這一?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