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70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4:30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以前她嫌他花哨,心里的感情遲遲不肯對他說。但是現在她看透了一切,愿意珍惜這短暫的關系。可是他卻又鬧起了脾氣,仿佛不置她於死地決不罷休。

    男人這種動物,她凌格恐怕這一輩子都搞不懂了。

    搞不懂他的心,也搞不懂這家夥究竟要些什麼……

    罷了,他要她的命她早晚給他便罷了,至少不用再費心費力再猜測些什麼。

    “你還不走?究竟要耽誤我多少時間?”

    正自認命的想著,耳邊卻傳來了男人不耐煩的吼聲。只見印無憂遠遠地站在前方,雙手背負,看上去就像個來討債的。尤其是當他的目光一轉落在她身邊的車夫身上時,那兩道利光像是刀子一樣,眼看就要把車夫削成薄片。

    “謝謝大哥,我先走了。”

    腳步不自覺的就往印無憂喚她的方向移動著,凌格最終朝車夫笑了一笑就轉過身去奔跑起來。當她的身子奔到印無憂的眼前時,左邊的手臂卻被對方一把攥住。

    “還挺依依不舍的啊?要不你坐他的車跟他走啊。反正他剛死了老婆,你也不在乎再多一個男人。”

    惡狠狠地誹謗她的行為,印無憂看上去很是不爽。

    他不太愿意凌格同別的男人說話,更不用說還笑得那麼燦爛。怎麼她跟他在一起時不是哭就是板著臉呢?換成別的男人就那麼友善!

    “無聊。”

    懶懶的瞪了沒事找事的男人一眼,女人甩開他的鉗制站到一邊。

    “還是快辦你該辦的事兒去吧,你不是說司徒靖熙等不了了麼?”

    提醒他此行的目的,更提醒他不要浪費時間。

    “對啦,還有個司徒靖熙,他看你的眼神也不一般啊。怪不得你要跟我來,怎麼?擔心他的死活了?”

    酸澀的話匣子一旦打開就閉不了口,印無憂繼續編排著女人的不是。

    “嘶,你是怎麼了,有什麼毛病了?你自己是大夫,好好治治病吧!”

    本來想息事寧人被他y晴不定的壞情緒數落幾聲就完了,但是聽印無憂越說越過分到最後居然連司徒靖熙都算上了,女人忍無可忍大叫了一聲就大步前去,完全不想理身後那個時不時發瘋的人。

    誰愿意跟來了,誰想跟著你這瘋子了!不是你挾持我過來又不告訴我究竟來干什麼我才懶得理你!

    “等等!你去哪里!沒有我你想去哪?還是你想逃跑?我告訴你凌格,沒我的命令你哪也不許去!”

    見凌格居然甩頭而去,印無憂氣的跺腳。瘋狂的追趕上她,展開雙臂阻止她離開自己的視線。

    “你讓開!”

    凌格瞪圓雙目。

    “不讓!”

    印無憂皺緊濃眉。

    “你滾!”

    “你想的美!”

    “你!”

    兩個人頓時如同斗志昂揚的雄j,一個個劍拔弩張為了j毛蒜皮小事兒引發的危機就要大打一場。

    他們兩個人其實心里都憋著火,憋著委屈。無處發泄之際正好借此好好地釋放一下,不然整天明爭暗斗的不讓自己和對方舒坦,早晚會“瘋”的更嚴重。

    要債的覺得自己天上地下雷公霹靂無敵大爺,我要你三更死,你就不能五更亡。最重要的是,當我不要你現在死時,你就得像個小丫鬟一般對我唯命是從,任我發泄。

    還債的覺得自己玉帝彌勒菩薩王母極端可憐,都已經對你百依百順了,你還想怎樣?難道真要我跪下來求你憐愛,要死要活?你看我凌格長的也不像。

    正當兩人眼中s出電光火石,眼看就要拳腳相接之時,一個尷尬又客氣的聲音卻在他們身後微弱的響起──

    “請問,這位可是印公子麼?我家少主已經等你多時了。”

    (10鮮幣)第十四章 遇見故人

    “到了印公子,我家少主就在主廳等候兩位。”

    隨那位管家打扮的老者走進城里一座氣派之極的府邸,凌格發現自己對邊疆真是一點都不了解。

    原以為普天之下就只有中州最為繁華,現在看來還真是天高皇帝遠,這里的富賈商客可要比天子腳下的達官貴人們闊氣許多。

    也是,這里交通不便,也沒有什麼豐沛的物資。但凡是有些家業的人砸下一點本金做起那貿易生意,都很難不發達。邊疆有很多山禽野獸,珍貴草藥。從獵戶老農手里廉價買了運到中州去賣,再從中州弄些衣服干果回來賣給當地人,光是這差價就已經高到令人咋舌。

    眼見這亭臺樓閣,流水幽徑。每一處都是出自匠人的精心設計,每一個細節都顯示出主人的好品味以及背後所付出的高昂代價。

    凌格在心里偷偷感嘆,能擁有這樣氣派宅院的人物居然也是印無憂的相識。看來那死男人真的不是一般的簡單。

    “印兄,你終於來了,可讓小弟好等啊──”

    腳步還沒來得及踏進那所謂的主廳,就看見一個身著華服的青年男子笑著迎了出來,臉上滿是欣喜之情。

    “哪里,水兄才是大忙人,想見一面都難啊。”

    并沒有像對方那樣立刻表露出親熱,印無憂只是輕輕點頭,笑的淡然。

    “快請,快請。酒菜都跟你們備好了,這一路上可累了吧,正好吃飽了休息下。”

    抬眼瞅見印無憂背後還站著一個年輕姑娘,水月仙眼睛一亮,俊朗的面容上立刻浮起了一抹曖昧。

    “這位就是嫂子吧?果然標致,印兄好眼力啊。”

    用手肘偷偷撞了撞面前的印無憂,男人的臉上寫滿了羨慕。

    “行啦,知道是你嫂子就別亂看了,兄弟餓了,先吃飯吧。”

    不著痕跡的閃身用自己高大的身體將身後的凌格整個擋住,印無憂臉色沈了沈,似乎不太喜歡水月仙那露骨的眼神。

    要說他們兩個人的相識,那也算是巧合。當初這男人還沒有像現在這般發跡,只是個普通的小商人罷了。在一次運貨的過程中不幸被豺狼襲擊,差點被咬去了半條命。正巧印無憂路過,救了他,兩人這才算是交下了朋友。

    後來水月仙的貿易生意做大,越來越有錢,來中州的次數也就越發的頻繁。但是不管有多忙,每次到中州提貨他都會抽空出來跟印無憂見上一見,喝喝花酒。在玩女人上同印無憂不相上下,只是性子更外向一些,因為有錢也更得女人緣。

    此番見面,兩個人心中都是高興的。但是由於對彼此的性子太過了解,所以印無憂不想讓他連凌格都不放過──

    即便是意y,那也不行。

    “瞧你小心眼的,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難道我還不懂?”

    見對方將自己女人呵護的跟什麼似的,水月仙笑的更賊。但是眼光卻立刻收的好好地,再不越矩的往凌格那亂瞟一次。

    誰是你老婆了?怎麼一個亂叫,一個也跟著亂叫?

    見兩個男人隨後勾肩搭背的一同快樂的往廳內走去,凌格的眉皺了又平,平了又皺。

    方才水月仙錯認的時候她原本是想解釋的,但是還沒來得及張開口話頭就被印無憂硬生生的搶了去。

    聽他那意思,似乎是將自己默認為他的什麼人了。還那麼的理直氣壯。真好笑,她答應他什麼了?能令他這般自作多情的。

    “還愣著干什麼,進來吃飯吶。”

    自己在心里碎碎念個不停,里屋早已落座的印無憂卻不耐煩了。

    只見他隨手拉開自己身邊的椅子暗示性的一拍,凌格只得乖乖的跟上前去在他身邊坐好。

    唉……

    這副百依百順的樣子,別人能不誤會嘛……

    “來來,印兄,咱兩個好好喝一杯。”

    人到齊了,水月仙勾起唇笑的燦爛。只見他舉起酒杯熱情的邀請著印無憂,而印無憂也盛情難卻的陪他痛飲了好幾杯。

    酒過三巡,天色已晚。

    桌上的兩人已是喝得醉眼迷離,東倒西歪的扶著椅背吾自在劃拳。而旁邊的凌格早已吃飽歪在一旁無聊的數飯粒。

    “要不讓嫂子先休息去吧,看她也累了。小弟還有些話要跟哥哥說。”

    雖然醉了,但是懂得察言觀色的水月仙還是看出了她的困境,笑著幫她解圍。

    “也好,你先去吧,我晚些就回去。”

    看也沒多看凌格一眼,印無憂含著酒杯懶懶的朝她擺了擺手。

    見凌格立刻起身,他又不慌不忙的補上了一句──

    “把被窩好好捂熱了,我酒喝多了回去怕冷。”

    那聲音架勢,當真像個被老婆等著盼著的相公。

    “嗯。”

    嘴上應承著給足了男人面子,凌格卻在轉身的那一刻翻了個白眼。心道,誰理你呀,喝死你才好呢。

    而後,便一個人隨著丫鬟去了。

    好不容易等女人離開了,水月仙原本迷醉的雙眸卻慢慢變得精神起來。只見他伸手揮退手下,直直的坐起身來,面對著印無憂那看似不正經的神情神色凝重的嘆了口氣──

    “印兄,小弟有件事實在是想請你幫忙啊……”

    “我就知道,你這個財迷的幾根藥材是沒那麼容易拿的。”

    伸手從袖中掏出折扇慢悠悠的扇著,印無憂到似是早就料到了一般,y陽怪氣兒的問道──

    “說吧,又捅了什麼婁子了?”

    “印兄……你這樣說就太傷感情了……那幾根藥材怎麼說也值好幾千兩啊……”

    見對方說的理直氣壯,水月仙委屈的垮著臉。

    “哎,反正我吃不著,得喂給那個半死不活的司徒靖熙。要算賬的話也得找他啊。”

    閉著眼養神不去理會對方裝可憐的模樣,印無憂只用鼻子跟他窮哼哼。

    “不管給誰吃都好,你跟我要的你就得幫我……”

    原本兩個人還只停留在開玩笑的階段,印無憂也以為大家只是你來我往的說說笑話而已。哪知下一瞬間,眼前的男人卻撲通一聲跪在了他的面前。

    “兄弟,你要是不幫我,我這一家老小的性命……可就玩完了啊。”

    (18鮮幣)第十五章 愛人<高h、慎>

    離開主廳之後,凌格在水月仙為他們安排好的房間里沐浴更衣,鼻息間都是富庶人家屋內考究的熏香味兒。按理說應該很快入眠才對,但是不知為什麼,身邊少了一個人她心里就覺得空落落的,怎麼睡都不踏實。

    瞧瞧,都快二更天了,那家夥還沒有回來嗎?

    披著一件衣服,她不安的從床上坐起身來,凝視著窗外的月光擔憂起某人。

    現在的情景令她的思緒飄到好久以前,那些她還同他一起住在邪醫館的日子。已經數不出到底有多少天了,她也是這般一個人靜靜的守在破舊的醫館里等待外出的他歸來。

    有的時候印無憂是出去看診或是上山采藥,但是大多數時候這個家夥卻只是單純的到風月之地去喝花酒了而已。

    她記得那樣特別的夜晚,天上的月亮顯得十分清明。薄薄的一片,有時圓有時缺,總是默默的陪著她一同等候夜不歸的男人。

    夏天的時候還好,微敞著門聽他是否歸來的腳步聲還能涼快一些。雖然有蚊蟲但是點上他特制的驅蚊香片就會避免叮咬。但是一到了冬天吶──那凜冽的西北風呼呼的往屋子里面灌,凍得她手腳發麻。

    饒是她江湖兒女吃慣了苦頭也覺得那嚴寒有點讓人難以忍受。一雙原本就因練劍變得粗糙的手被風這麼一吹,漸漸的干裂了起來,疼到了骨頭里,她也只是放進懷里隨便的捂一捂,不去在意那些小傷口。

    若要真說疼,反倒是每次印無憂終於回來的那一刻,望見他滿面的春光以及衣衫不整的身上那一陣陣飄來的脂粉味兒,她才真要將心疼出血來。

    說她癡也好,說她不值也罷,她就是習慣了等他,見不到他就渾身難受。

    這大概就是人們常說的掛念吧──

    她也不是就這般生來犯賤,也知道女子的矜持與底線。

    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直到現在好不容易放下的愛恨又因他的出現而再度輕易點燃。她就明白了,合該她上輩子就是欠了他的,合該她就得在他的身後一直孤獨的等待。

    對也罷,錯也罷,誰虧欠了誰都好。

    感情這回事,難道不是如人飲水,快不快樂都自己明白麼?

    而現在她很明白。印無憂怎麼對她都好,只要他還肯看她一眼,她心里就覺得歡快。這便已足夠。

    反正那個男人也從來沒給她過什麼承諾,更遑論給了承諾又如何?事情難道就那麼簡單了?

    你不見那諾言與誓言二字,都是有口無心麼。

    “格格……格格……”

    門外傳來熟悉的腳步聲,還伴隨著印無憂熟悉的呼喊。

    “來了。”

    聽到他的聲音,凌格心中一喜,急急忙忙的跑去開門正巧將醉倒在門框上的男人一把接在懷里。

    “怎麼又喝多了啊?”

    感覺到懷中沈甸甸的家夥一直像個孩子一樣蹭著自己的脖頸傻笑,凌格在心中嘆了一口氣,溫順的扶著他的肩膀將印無憂一步一步的運回到床上。

    “沒喝多啦……只是頭有些暈乎乎的,東西也看不太清楚……”

    大字型陳列在錦榻上,印無憂俊美的臉龐上浮起傻氣的笑容。為了讓自己的話語更加的真實,他還特意將手指頭伸出來在眼前晃來晃去。嘴里還一面喃喃的念著──

    “你看,我的指頭都變成六個了。”

    “你是想用連手指頭都數錯了這件事來告訴我你沒有喝醉嗎?”

    彎腰為他脫去鞋襪,女人聽了他幼稚的話語只是淡淡的回應著。

    “唔……你欺負我……”

    喝醉了的印無憂比平時可愛多了,也比嚷著喊著要報仇的那個魔鬼般的怨毒家夥聽話多了。見自己被凌格取笑了,他不悅的嘟起嘴唇,迷蒙的桃花眼中氤氳著委屈的水汽。

    “好了,睡覺吧,乖──”

    見他露出無害的表情,凌格溫柔的為他將身上累贅的衣物也除掉。最終她伸手散開印無憂的發,自己拿了梳子也爬上床。而後倚靠在他身邊為他慢慢的疏通長發,散去烈酒帶來的頭痛與燥熱。

    沒過多久,空氣里傳來輕微的鼾聲,顯示出印無憂真的醉的徹底,才剛一沾枕頭就立刻睡著。

    “呵──”

    嘴角揚起笑容,凌格將男人的頭搬好,撩起那不遜於任何美人的青絲用木梳一綹一綹的輕輕梳理……

    這是她最喜歡做的事,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她都喜歡在一個靜謐的夜晚為這個花心又孩子氣的大男人做著這些微不足道卻讓自己心滿意足的小事兒。

    當然,前提是他得足夠醉才行。

    不然當著他的面,這男人一定又會嬉皮笑臉的欺上前來,將她的一片真心給說下流了。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沈吟至今──”

    一邊梳著印無憂的長發,凌格深有感觸的念出心中郁結很久詩句。

    “沈吟至今……沈吟至今……”

    反復吟誦著這最後一句,手中的動作突然一頓,女人怔愣了片刻後突然低下頭來在男人額上狠狠一吻。

    “究竟是你不肯放過我,還是我終究都放不下你呢?”

    似是將妥協了的心意重新翻出來自苦,凌格的笑容越來越凄楚。

    愛人──

    只是愛總會凋零,最後。

    還是要分離。

    可不可以,

    再對我說愛。

    可是愛人吶──

    我只能望著你背影,離去。

    遠處幽幽傳來女人的歌聲,不知道是什麼人居然能在這樣的夜里將悲傷的曲調唱的那麼動聽。

    原本已是心中難過的要落下淚來,聽到歌聲,凌格的心更像是要碎了一般。

    想起自己,又看著懷中的印無憂。此時他們兩個人像一對尋常的夫妻一般偎依在一起,卻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要像陌生人一樣再度分離。

    “唉……”

    嘆了口氣,女人放開印無憂的發,自己鉆進被子里背過身去不去看那張顛倒眾生的臉。

    強著自己閉上雙眸,她聽著那女人的歌聲獨自消化著心中的傷悲。

    然而就在這時,身邊原以為已經睡熟的男人卻突然動了起來。

    不僅是動,他簡直就是像“活了一般”,沈重的身子一下子就欺壓上來。一股令人迷醉的酒氣撲鼻而來,下一瞬,凌格的嘴唇就被一個柔軟的東西死死貼住了──

    那是印無憂的唇。

    “嗯……”

    沒料到他突然變得這麼生猛,凌格嚇得瞪大了雙眼,身上瞬間僵硬,更方便了男人做進一步的動作。

    “你干什麼……”

    只短短片刻,火熱的長舌就將她濕吻的喘不過起來。這男人簡直就像瘋了或者一輩子都沒有親過女人一樣,才憋成了這般兇猛的野獸。

    “你說呢?”

    劇烈起伏的胸口和喑啞的聲線顯示出了印無憂此時渴望的一切,只見黑暗之中,他的瞳眸卻星光般熠熠發亮,把身下的凌格看得心驚r跳。

    腥紅色的舌頭熱切的喂進她的口中,印無憂恣意的親吻著她,雙手還在不斷的往被子里探,摸索著她美麗的胴體。

    “你……你想要了?”

    被他撩撥得也有些激動,凌格攥緊身下的床單呼吸跟隨他的頻率也變得急促起來。

    這是她第一次同他兩廂情愿的歡愛吧?

    如同跟情人間的第一次一般,又是期待又是害怕……

    “何止是想!”

    空氣里卻傳來他惡狠狠的聲音,與她的小女人情懷不同。男人的語氣里帶了點費解的怒意,就像是在為什麼而報復一樣。

    只見印無憂從正上方壓住凌格,唇在她的臉上、頸上不斷的移動。一雙漂亮的手伸進被子里抓住她的手腕,提拉上來,像是釘子一般將它們摁在她的頭顱兩側。

    “你、你怎麼了?”

    原以為男人只是借酒起了色心,可現在凌格卻感覺到手腕處傳來的痛楚,那是他過度用力所致。

    他是在發泄啊──

    是誰惹到他了?能讓玩世不恭的他如此的生氣……

    不敢硬接他的怒火,女人開始用盡全力掙脫,想要逃走,卻被印無憂摟得更緊。但見他狠狠撕開她的衣襟,貪婪的用臉去搓弄那兩團柔軟的茹房。而後又伸出手頭野獸一樣舔弄吮吸那兩個小巧的茹頭,將紅豔豔的小果卷入口中褻玩。

    “啊……啊……”

    被他玩弄得渾身酥軟,凌格昂起頭呻吟。遠處的歌聲似乎也被什麼突發事件給打斷了,耳邊只聽得唱歌的那女人一聲驚呼,就再也沒了下文。

    香豔的汗水順著凌格l露的胸部流了下來,被男人吮進口中,又“嘖嘖”的繼續呷弄她的rr。女人從不知,除了刀劍之外還有這麼容易令人喪失所有防御力的攻擊方法。

    此時此刻,印無憂的體溫是毒藥,唇舌是武器。一舔一吻之間化解掉了她全部的戰斗力。

    “無憂……無憂……”

    抵抗的話到最後全化成了y靡的叫床聲,側過頭不再掙扎,甚至有些享受自己愛人的撫弄。凌格羞恥的聽見身上的男人見她妥協而發出的笑聲,接下來,他帶給她的是更猛烈的歡愉……

    “喜歡我這樣弄你麼?”

    放開女人的手腕,印無憂撩開礙事的被單,直接跨騎在凌格的大腿上。大手一落一掀就將凌格扒了個一干二凈。

    厚實的手掌從上到下的沿著女人美好的身軀移動,到最後落到她顫動而飽滿的茹房上用力的揉搓起來。

    “嗯……嗯……輕點……我好難受……”

    分不清是被他折磨帶來的疼痛,還是男女間的欲事產生的快感。當自己的胸脯被他完全掌握,凌格心里產生了一種莫名的快慰。

    這感覺就像是她終於屬於他了,而他也終於肯要她了一樣。

    “輕點?嘿嘿,爺就喜歡重的吶──”

    用麼指和食指掐住凌格的茹頭輕捻,印無憂的唇突然覆在她的唇上,盡情的同她接吻。

    這吻與其說是憐惜,不如更像是一種蹂躪。朦朧的夜色中,凌格只感到自己被他重重的壓著。嘴唇被吻得疼痛,吮得麻痹。混著酒味和他天生的爽朗氣味的舌頭卡在她的雙齒之間蠕動,讓她連吞咽唾y的空隙都沒有。

    不知過了多久,這折磨人的親吻終於結束了。

    凌格急促的喘著氣,然後任印無憂將自己緊緊摟在懷中又開始吻咬她身上的其他部位。

    脖子、耳朵、鎖骨、茹房、下腹……

    這個男人巨細無遺的侵略著她的一切,從嘴唇吻到腳踝……

    到最後,他將她的兩腳一份,黑色的頭顱直接埋進她的腿心,張口就含住了她顫抖的y部。

    (16鮮幣)第十六章 坦白 <高h、慎>

    “啊!”

    第一次這樣被印無憂疼惜,凌格發出受驚的呼聲。

    然而身下的男人卻沒有半點停下來的動作,堅決而認真的伸長了舌頭在她柔嫩的r溝上掃來掃去。

    他的手掌霸道的壓住她的腿窩,明知她練過武筋骨極其柔軟所以力度才越發肆無忌憚。凌格的身子顫抖的越來越厲害,被他舔過的位置又熱又濕,一直有水流出來不知是他的唾y還是她動情的證據。

    終於,她受不了了坐起身來,一張美麗的臉已滿是羞色。

    伸出手難受的推拒著他的肩膀,她顫聲乞求道──

    “別、別這樣……我受不了這個……求你……”

    然而印無憂只是抬起那邪魅的黑眸意味深長的掃視了她一眼,緊接著卻更狂放的吮吸起那漸漸充血的小y蒂來。

    他知道這是女人會高c的部位,就像是男人的yj一樣敏感。而他的格格在這方面更顯生澀,稍微一親吻這里她的整個y部就都紅了。小x一張一翕的開合著,流出滑膩的y水。這y蕩的景象,簡直是每一個正常男人都難以拒絕的性感,更遑論他對她的感覺又是那麼的不一般。

    “呵呵……”

    沒有理會她的求饒,印無憂不動如山的摟抱著凌格的臀部。長長的熱舌繞在y蒂上舔了又舔,壓了又壓。到最後他一口含住她稀疏卻秀氣的毛發,用口水梳理著那黑色的ym,將大y唇和小y唇分別洗禮了一遍。

    “別……別!”

    實在受不了他這般邪肆的對待,凌格身上的香汗越來越多,雙腿已經長大到無力。就在她最終放棄重新虛軟在榻上之時,男人發覺她的小x已經自動張得更開,像一個d開的幽徑等著他的進入。

    於是他伸手到胯間也跟著褪去自己的長褲,光溜溜的挺起堅硬的性器,對準了那饑渴的rx就是一個勇猛的進入。

    “嗯!”

    喉結上下滾動,男人逸出一聲舒爽的悶哼強c直入撞開層層褶皺,直達凌格體內的最深處。

    “啊哈……”

    被他c的小x又脹又麻,早已分不清是安撫還是折磨。凌格跟著尖叫,隨後害怕的伸手抱住重新調整姿勢欺壓上身的男人,任他在自己上方展開野獸般的律動。

    “格格……格格……”

    勇猛的c入和拔出讓印無憂享受到神仙般的快感,凌格的yd很緊,將他吸得欲仙欲死。此時他用最古老的體位狠狠占有著身下的女人,內心升起了無與倫比的滿足。

    他喜歡這個姿勢,就好像她會永遠都待在他的懷中一樣──

    無論生老病死,無論地老天荒,她都會一直在他身下這般柔順的承受著他給的一切。這樣的幻想讓他滿足,讓他充滿了活著的渴望。

    “印無憂……我好……我好舒服……”

    高c來臨的那一刻,凌格眼角流出脆弱的淚水。一方面是因為印無憂帶來的快感太過強烈,讓她覺得羞恥卻又舍不得放手。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自己對和他這種兩廂情愿的性j還是有點陌生。

    所以她抓緊他的背,甚至用指甲滑下了幾道刺目的血痕……

    “哦……哦……哦……”

    感覺到背上刺激的疼痛,印無憂順從r棒的渴望急忙將凌格c的更厲害。

    性感的臀部拍打著女人腿窩,在她那私密的小d中恣意玩弄,抽拉出大量的yy。紫紅色的yj又粗又硬,脹滿了束縛他的全部空間,甚至連yd里最後一絲褶皺都被他撐平。

    “干你……干死你……”

    女人的高c對印無憂而言是一種接近滅頂的沖擊,那原本就柔嫩的甬道此時正劇烈的痙攣著,花心處張開一個小縫噴出滾燙的水y沖刷著他巨大的r棒。

    “我的g頭好爽……好麻……”

    聳起p股更快速的摩擦著女人的小x,印無憂完全沒有放過剛剛高c過的凌格,反而用手大力的抓住了她顛簸的茹房,低下頭更用力更劇烈的繼續抽c她的蜜x,延續她的失控。

    “停下來……不……啊……啊……”

    哭了又哭,叫了又叫,身上的男人卻像瘋了一樣一直c弄著自己。凌格看著自己的雙腿被印無憂分開到極致,他的y部緊緊貼著她的,甚至連毛發間的摩擦都變得那麼用力和清晰。

    “不……我要你……我還要……”

    見凌格被自己c的快瘋狂,印無憂更覺爽快。

    只見他驀地抽出緊c著女人小x的yj,彈動著滴下水y的r棒將床上的女體一把抱起翻了個身,讓她跪趴在自己面前翹起臀部。

    “嗯!”

    被印無憂突然從背後進入,凌格的眼神變得迷蒙起來。

    沒有辦法發泄過多的快感,她只能咬住自己的一綹發絲,身體隨著男人大幅度的擺動而前後搖擺。

    “爽不爽?嗯?格格……”

    汗水將他精壯的身體妝點得熠熠發亮,尤其是那黑幽幽的手掌印。印無憂翕張著薄唇吐著熱氣,披散的長發隨著他腰部的動作搖曳著,讓他在黑夜中宛如一個賜人春夢的魔王。

    “唔……唔……”

    沒有辦法回答他的問題,不斷收縮的小x卻讓凌格輕而易舉的傳遞了所有的信息。

    側耳傾聽,整個房間回蕩著曖昧的喘息聲、粗吼聲……還有那r棒cx發出的“噗滋噗滋”聲……

    印無憂的腰力真不是一般的好,r棒的持久力也非一般男人能及。不知不覺間他已經c了她快半個時辰,卻還是扭動著p股做著激烈的活塞運動。

    “嗚啊……”

    已經不知被干到幾次高c了,凌格吐出濕潤的發絲無力的倒在床上,只剩下p股還被男人抱著,正一下一下的重重抽c。

    “就快了……快了……”

    見身下的女人似乎是累壞了,印無憂c紅了眼,加緊拍打了十數下最終腰眼一松“啊啊”了兩聲,s出幾股有力的jy來……

    完事之後,凌格看起來像是累壞了,一下子跌倒在床上不停地喘息。已經被c的紅腫的小x里流出一道曖昧的白色粘y,不用猜也知道那是些什麼。

    沒過多久印無憂也手腳并用的重新爬到了女人身邊躺下,英俊的臉龐春色未褪,看上去性感無比。

    “喂,明天給我配副避妊的藥吧。”

    雖然旁邊的呼吸逐漸趨於平穩,像是男人已經睡著。但是凌格卻依然將頭埋在枕頭里,悶悶的說出這麼一句頗有指責意味的話來。

    這都幾次了?直接s在里面。要是不幸中彩了那該如何是好!

    “為什麼?”

    聽了女人的話,男人的身體似乎是一僵。隨即他挑起濃密有型的眉毛,臉色變得難看。

    “你說呢?”

    見他還在裝傻,凌格不禁咬牙。

    果然是印無憂的行事風格,光顧著播種不考慮後果。她現在是格朗德妻子,若是真的懷了印無憂的孩子這輩子恐怕就毀於一旦了。

    “就是有了我也養得起!”

    哪知這句單純的對白卻將身邊的家夥激得再也躺不住了。只見印無憂騰地一下從床上彈起,伸手抽了頸後的枕頭就開始猛的拍打凌格的腦袋。

    “啪啪啪啪!”幾下將凌格打的暈頭轉向。雖然水月仙家的枕頭都是用高級的羽絨填充,但是平白無故被打卻實在是太令她莫名其妙了。

    “你打我干嘛!”

    又是生氣又是好笑,抬眼卻見印無憂噘著嘴,立著眉,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樣。她也坐起身來一把攔住他的繼續進攻,卻被男人一個猛力給摟進懷里。

    “你嫌棄我了?所以才不想要我們的孩子對不對?”

    方才的歡愛似乎也沒給男人帶來什麼安全感,枕著凌格的肩膀,印無憂難過的蹭了蹭她。

    這都哪跟哪啊……怎麼還換成他委屈了……

    “沒有,我不嫌棄你。但是我、我怎麼可能跟你生孩子吶……”

    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傻乎乎的要跟他解釋這些顯而易見的事兒,凌格開始覺得頭還是被打的有些疼的。

    “我知道我沒有錢……我從你看水月仙這房子的眼神就明白了,你嫌我窮了……”

    嘆了口長長的氣,印無憂失落的撫摸著懷中的女人。

    “你還偷偷幫我梳頭發,定是嫌我平常不夠講究……見人不體面了……”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

    凌格啞然的聽著他自己一個人瞎念叨,只感覺兩個人的情緒此時是如此的不協調。

    真沒想到,喝了酒的印無憂居然會對她說這麼多話。而且……還是這麼招人疼的話。

    唉……

    她早知道這個家夥無論外表裝的多兇殘,其實內心深處還只是個大孩子而已。憤怒可以裝,狠話可以說,但是心里的真實感覺又能騙得了誰呢……

    “傻子,我什麼時候嫌棄過你了……”

    不自覺地回擁著正自憐自艾的印無憂,凌格溫柔在他耳邊呢喃,一顆心柔軟的快要化掉。

    “便是曾經那般風流的你,我不是也認了麼。假如忠誠不構成我們之間的問題,那還能有什麼東西能阻撓我喜歡你呢。”

    (10鮮幣)第十七章 心碎

    “忠誠……嗎?”

    原本擁抱著凌格,因她所說的話語而心中升起溫暖的印無憂在聽到她最後一句話的時刻俊顏驀地一片慘白。

    “你……什麼意思?”

    沒有因她的“大度”而感到高興,錯愕的抬起頭來,扭曲的面容充分表露出他的不敢相信。

    什麼叫連忠誠都不是問題?正常的女子會這般看得開嗎……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見他突然變臉凌格覺得疑惑。但是她的性子向來直接,也就無所顧忌的繼續回答他。

    “不對麼?你我原本就是根本不會有任何可能的兩個人,無論是過去還是未來。關於那些世俗的事,也許過去我還有些計較,但是現在……”

    說到這里她頓了一頓,卻發現印無憂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現在怎樣?”

    沙啞著聲音,他的眉頭開始聚攏。

    “現在──你予我歡情,我予你恩情,在這短暫的日子里不是剛剛好嗎?等辦完了你想做的那件事,我自然就該回到我丈夫的身邊做我該做的事。而你也會回到屬於你的地方,從此以後我們兩不相干,再在乎那些過去又有什麼意義呢?”

    伸手去握印無憂的手,卻被掌中的木然與冰冷駭到。他是生病了嗎?為什麼手這般的冰冷。

    “兩不相干……不再計較……”

    一動不動的任憑女人對自己的手掌搓了又搓似乎是想讓他暖和一些,然而這貼心的舉動卻完全沒有安慰到他痛楚的心靈。

    他明白了──

    終於明白了。

    怪不得她會那麼反常的跟他大膽的表白,怪不得再他粗魯的碰她的時候她不但沒拒絕,反而還很享受。

    原來,在她的心里早就將自己化為“路人甲”的那一列。趁還在一起的時候及時行樂,分開後便會忘個一干二凈。

    “凌格,我印無憂於你而言難道只是個男妓嗎!”

    暴怒的吼叫起來,男人一把握住女人的肩膀用力的搖晃。他的聲音干裂嘶啞,像是數十天沒有喝過水的旅人。

    為什麼心忽然變得那麼疼……為什麼他現在的感覺比當初差點死掉還難受……

    為了留下她的掌印告誡自己不要忘記兩人的糾纏,他甚至在劇毒的藥湯里面泡了七天七夜,只為了讓毒淬進血r里,將那傷口化為烏黑的印記永遠的留下。而他現在又千里迢迢的跑過來找她,同她做著這樣那樣的事想要與她破鏡重圓。結果呢?換來的卻是她的這樣對待。

    他是說了許多殘忍的話沒錯,但是那只是氣話,他只是在任性發脾氣而已。

    人都差點死掉了,被他罵幾句又怎樣?心都碎了一半又茍延殘喘的粘好被他冷落幾下又怎樣?他心里想得還不是要用盡各種方法將她再帶回中州和自己永遠不分離麼!

    他都已經做到這種地步了,她凌格憑什麼以為兩個人上幾次床裝模作樣的在這幾天里過一下夫妻般相親相愛的日子就能彌補他們所欠缺的一切遺憾呢?

    凌格啊,凌格。

    事到如今,我的心……你還是不懂麼?

    “你在胡說些什麼,我怎麼會把你當做那種人呢。”

    皺著眉不解男人為什麼突然間發脾氣,凌格覺得自己真是越來越不了解這個喜怒無常的家夥了。

    生氣也不是,寬容大度又不行,這男人到底是想要怎麼樣?她都肯說無條件的喜歡他了,他還要怎樣?

    雖然只是最後幾天的歡樂,但是連這麼點念想他都不能給她麼?

    “我只是覺得,你我好歹師徒一場,而我曾經也的確是喜歡過你的。那麼多年過去了,恩恩怨怨的又何必執著,你我就好聚好散吧,別糟蹋了我這份喜歡。”

    看著他越來越絕望的眼神,凌格認真的再度抱住他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不再怪你以前的風流,你能不能也暫且忘記我傷過你的事?沒有幾天日子可以見面了,我們就不能好好的過麼……”

    她的表情很真誠,話語也懇切。但是聽在印無憂的耳朵里卻是一字比一字的涼,到最後整顆心都被她刺得快要停止跳動了。

    嘶──

    他還是不懂麼?

    他難道看不出自己好珍惜這最後的時光麼。

    凌格覺得自己跟他陷入了語言障礙,怎麼都無法溝通。

    “什麼叫曾經喜歡過……格格,你現在不愛我了麼?所以才能說出這樣淡然的話來。你不在乎我在外面怎樣了,因為反正我也不會是你心里永遠的那個人,是不是?”

    堂堂一個大男人,眼淚卻在下一瞬間刷的一下落了下來。印無憂的身子瑟瑟的顫抖著,雙膝頹然跪倒在床榻上。

    看著他一臉的絕望,凌格忍不住嘆息。

    “那些已經都不重要了吧。”

    思緒飄到遠方,她想起自己未報的父仇以及夫君格朗。兩人的赤l令她有種在偷情的愧疚感。

    喜歡還是喜歡的,只不過喜歡也不一定非要在一起不可啊。

    “誰說的!重要!”

    雙拳用力的捶著床板,印無憂哭的像個孩子。

    “凌格,你沒良心!

    “我沒良心?!你胡說八道些什麼!?”

    被罵的莫名其妙,女人冷著眼像在看鬧劇一樣盯著哭泣的印無憂。

    “你不愛我了,你對我始亂終棄……”

    張嘴哇哇的哭嚎著,印無憂抹抹眼淚抬起食指憤恨的指著女人控訴。

    “你可別這麼說啊,師傅。”

    被惡人先告狀久了,凌格忍無可忍,終於決定再跟他翻最後一次舊賬。

    “想當初我等你戀你的時候,你可在花娘的懷中睡得正香哩。”

    “你、你是在怪我麼?”

    眼淚不住的滴,見女人的臉色變得恨恨的。印無憂委屈的噘起了薄唇,看上去好不可憐。

    “沒有了,以前也許有,但是現在不會了。”

    別過頭去努力地平復著自己潮涌般的思緒,凌格閉上眼冷然道──

    “再也不會了。”

    (11鮮幣)第十八章 當愛情消失之後

    “格……格格……”

    原本還處在自怨自艾過程中的印無憂?

評論列表: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