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袍

第十五章 雪夜驚魂

風御九秋 Ctrl+D 收藏本站

    “十三真乖,快吃吧。”巫心語沒有從左登峰嘴里得到肯定的答案也并不在意,拿過食盤開始給十三喂食。

    左登峰見狀搖頭苦笑,他可不像巫心語那樣認為十三很乖巧,相反的他感覺這只公貓很詭異,不管怎么說它也是從墳里出來的,看著十三嘴角殘留的雞血,左登峰甚至有點怕它。

    “十三,你原來的名字就叫十三嗎?”等到十三吃完食物準備進窩的時候,左登峰喊住了它。

    十三聞言搖了搖頭,示意十三并不是它原來的名字。

    “那座墳墓離這里遠不遠?”左登峰問道。

    十三聞言再度搖頭,示意它逃出的那座古墓離道觀不遠。

    “你能帶我去看看嗎?”左登峰好奇的問道。

    這話一出口,十三立刻流露出了恐懼的神情,腦袋搖晃的猶如撥浪鼓。看得出來,它對于困住它多年的古墓是心存恐懼的。

    “墳墓里還有你的伙伴嗎?”由于十三只能搖頭或者點頭,所以左登峰問的都是容易回答的問題。

    十三聞言搖了搖頭。

    “墳墓里有吃的東西嗎?”左登峰出言問道。他對于十三為什么能存活這么多年很是好奇。

    十三聞言再度搖頭。

    “這些年你是怎么活下來的?”左登峰再問。

    問完之后等了許久十三也沒動,左登峰這才想起這個問題不能以搖頭或點頭來回答。

    接下來左登峰又問了很多問題,由于十三只能以點頭搖頭來回答是不是,對不對,有沒有這類簡單的問題,所以左登峰只得到了很少的一點信息,那就是十三是作為陪葬品被埋進墳墓里的,這些年一直都是清醒的,并沒有陷入沉睡,也沒有獲得食物。

    至于它的主人是誰,項圈上的字是什么意思,在它身上都發生了什么,這些相對復雜的事情它都沒辦法表述。

    經過了長時間的盤問,左登峰得出了三個結論,

    第一,十三雖然很聰明,卻也沒有超出動物的智商范疇,它只能理解一些簡單的事情,太過復雜的事情它還是理解不了,回答問題也只會最簡單的點頭搖頭,根本就不會使用其他的肢體語言,這一點說明十三雖然很聰明,也還是一只貓。貓的思維模式跟人類不同,所以二者無法類比,如果非要強行換算chéngrén類的智商,十三的智商也就跟六七歲的孩童相仿。

    第二,十三不難相處,它的個xing并不強,巫心語將雞頭扔給它,它立刻撇下正在問它問題的左登峰過去吃東西,這就說明它還是動物的本xing。先前左登峰扔給它兔子腦袋,它當時賭氣沒吃,后期還是忍不住吃了,也能說明這一點。

    第三,十三會耍賴,左登峰問了它很多問題,到最后它明顯不耐煩了,幾次想要進窩,被左登峰阻止了之后它竟然做出了便溺的動作,左登峰急忙開門放它出去,結果它根本就沒便溺,而是順著門柱爬上了門樓,怎么叫都不回來,后來還是巫心語拿出一只雞翅膀才把它從門樓上引了下來。

    “你看,它都怕你了,別再問了。”巫心語指著貓窩里的十三沖左登峰說道。

    “基本上也問完了,沒什么可問的了。”左登峰看著十三忍俊不止,十三進窩之后并沒有像平常一樣將腦袋伸在外面,而是露了個貓屁股在外頭,這就說明它煩了。

    被十三鬧騰了這么一陣兒,左登峰的心情好了很多,淘米洗菜開始做飯。

    飯后,左登峰扛上土槍出了門,他病倒的這幾天天氣很好,山中的積雪融化了不少,左登峰想出去打獵。本想叫上十三的,結果不論他怎么叫,十三就是不出窩。

    左登峰之所以著急打獵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為自己和巫心語糊口,左登峰現在只剩下了三塊大洋,ri后也不會有進項了,這些錢不但要買糧食,還要買明年的種子,得算計著用了。另一個原因是為了感謝十三,上午的時候十三的肚皮是癟的,這就說明它只抓到了一只野雞,它個頭那么大,吃點下水肯定不飽。

    走出道觀的大門,左登峰看到了兩串貓的足跡,不問可知是十三留下的。根據足跡判斷,十三去的是東南方向,而且去和回來走的并不是同一條路,左登峰便沿著右側的足跡往東南方向走去,他想看看十三都去了哪里。

    根據十三的足跡來看它先前走的并不是直線,也沒有明確的目的,遇到草窠和灌木它都會過去查看一番,左登峰裝填好火硝火藥和鐵砂,扛著土槍在林間穿行,下午三點多的時候打到一只兔子,有了收獲左登峰也并沒有著急回去,依然跟隨著十三的足跡向前行進。

    ri落時分,左登峰終于找到了十三捕獲野雞的地方,那是位于兩座山嵐之間的一片相對空曠的草地。到了這里,雪地上的足跡間隙開始拉大,這表明十三在這里加快了速度,兩處足跡的間隙由一米擴大到了三米,由三米延長到了五米,十三最后的一處足跡距離灑有雞血的位置竟然長達二十幾米,左登峰經過仔細搜索,在兩者之間的一處硬石上發現了爪印,也就是說十三當時是從這處石頭上借力起跳攻擊空中的野雞的,而這處硬石距離血跡的距離足有十五米之遙。這就表明十三的暴襲可以跳出十五米遠,高度至少可達四米。

    這一發現令左登峰極為驚愕,沒想到平時安靜慵懶的十三竟然有如此恐怖的能力。以它捕獲野雞時展現出的力量和速度,就算遇到體型比它大數倍的動物,十三也可以輕松的殺死對方。

    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左登峰開始順著十三回程的路徑回返,十三先前并未按照原路返回,而是叼著野雞走了另外一條路。

    十三很厲害,也很危險,但左登峰并不擔心養虎為患,它既然可以捕捉獵物,就表示它已經可以duli生存,在這種情況下它還將獵物帶了回去,就表明它對自己和巫心語是有感情的,二人曾經在它虛弱的時候救過它的命,左登峰相信十三絕不會恩將仇報。

    冬天太陽落的早,夜sè很快降臨,左登峰逐漸看不清十三先前留下的足跡了,轉悠到晚上八點多,左登峰確定自己迷路了。

    迷路之后方向感隨之發生了錯亂,左登峰一直感覺自己是在向回走,但是走來走去卻怎么也看不見清水觀的影子。

    天黑了自己還沒回去,巫心語肯定會擔心,想及此處,左登峰越發著急,加快了速度在山中行進,可是不管他怎么走,始終見不到他熟悉的景物,身邊的山巒草夼都是陌生的。

    又走了片刻,左登峰停了下來,右側的這處山巒他先前曾經走過,一個小時之前他還在這棵歪脖子槐樹下休息過。低頭細看,雪地之中果然有一串足跡,這證明自己先前曾經來過這里,也就是說這一個小時自己都是在兜圈子。

    漆黑的夜晚,身處荒野深山,周圍死一般的寂靜,左登峰不由得害怕了,加快速度朝著他認為的西方走去。

    許久過后,左登峰竟然又看到了那棵歪脖子槐樹,這讓他立刻感覺頭皮發麻,先前自己是改變了方向的,并沒有順著先前的足跡走,怎么又回到了這里?

    “鬼打墻!”左登峰的腦海之中猛然浮現出了一個恐怖的念頭。他雖然沒有遇到過類似的事情,但是他聽村里的老人說過,曾經就有人在夜晚的山中迷失了方向,走了一夜,等到天亮才發現一直是圍著墳頭兒在走。

    這個念頭一浮現,左登峰瞬時感到渾身起了雞皮,后背颼颼的發涼,仿佛有人在他身后吹著涼風。

    過度的緊張令左登峰不由得開始顫栗,緊張之下手指扣動了肩頭土槍的扳機,腦后的轟然巨響令他大喊一聲扔掉了土槍,與此同時槍口傳來的火光照亮了周圍的景物,左登峰這才發現在那棵歪脖子槐樹不遠處有著一個凸起的土包,土包前殘破的墓碑隱然可見。

    槍口的火光一閃而滅,周圍再度陷入黑暗,與黑暗同時降臨的還有極度的恐懼,左登峰驚恐之下彎腰摸索到了土槍,顫抖著雙手裝填火藥和火硝。

    就在左登峰裝填火藥的時候,借著雪地反shè出的微弱光亮,他發現遠處的雪地之中出現了一道黑影,那道黑影此刻正快速的向自己移動。

    “完了,完了,后有鬼前有狼,真是禍不單行。”左登峰暗暗叫苦,以此同時加快了裝填彈藥的速度。雖然他看不清遠處快速奔跑的動物到底是什么,但是卻可以確定那只動物是四肢行進的,所以他下意識的認為那是一只狼。

    遠處那只動物行進的速度極快,還未等左登峰裝填好火藥鐵砂便躥到了他三米之外,隨之發出了一聲左登峰聽來猶如天籟的聲音,“喵”

    “十三,是你嗎?”左登峰語帶顫音。

    “喵”十三聞言再度發出了叫聲,通過叫聲左登峰確定了它就是十三,雖然十三只是一只貓,但是左登峰此刻就像見到了救星。

    “十三,咱們快回去吧。”左登峰扛起土槍準備邁步。

    就在此時,十三的叫聲陡然變的尖利,與此同時緩緩的向前走來,這一刻左登峰剛剛放下的心再度提了起來,身體再度開始發抖。

    令他害怕的原因有兩個,一是十三的眼睛先前在夜sè之中發出的是淺藍sè的光芒,但此刻右眼正逐漸變成黃sè。二是左登峰根據十三眼神的注視方向感覺十三此時并不是盯著他的,而是盯著他身后的某個地方……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