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袍

第一百三十六章 湖底深洞

風御九秋 Ctrl+D 收藏本站

    “螃蟹污穢,我才不吃。”鐵鞋沒聽出左登峰在跟他開玩笑。事實上螃蟹并不算什么上等食物,窮人家才會捕食果腹,也有極個別的文人sāo客贊頌螃蟹為上品,不過那都是風雅之詞,贊頌狗屎牛糞的文人也不是沒有。

    “那只巨蟹體長五丈,周身甲殼異常堅硬,而且還帶有劇毒。”玉拂沖鐵鞋解釋。

    “五丈?一丈三米三,五丈就是……”鐵鞋左右搖頭從眼前尋找參照物估算那只螃蟹的大小,片刻過后伸出雙手分別指著兩棵相隔將近二十米的大樹,“這么大?”

    “對,一會兒你負責引走它,我們兩個負責從洞口點火。”左登峰點頭說道。

    “為啥讓我去引?”鐵鞋側目撇嘴。

    “因為咱們三人之中你的輕身法術最高。”左登峰趁機扣他高帽子。

    “引去哪里?”鐵鞋咧嘴笑問,萬般皆穿,馬屁不穿。

    “越遠越好,最好別再帶回來。”左登峰出言笑道。只要能將那只帶毒的巨蟹引離巢穴就達到目的了,引到哪兒并不重要。

    鐵鞋聞言點了點頭,轉而將視線移向湖中,湖中的湖水正在急速宣泄,沒過多久果然將南側山體整個沖塌,大量的湖水狂瀉急下,肉眼可見湖中水面在快速降低。

    湖水之中夾雜著大量的死魚和王八,其中也有一些蛙類,這些蛙類與外界所見的蛙類最大的不同就是都為紅sè。

    雖然豁口很大,但是湖面也很廣,等到湖水快要流干的時候夜幕已經降臨,晚上八點左右,湖水泄干,湖中西側崖壁下出現了一處巨大的洞口,洞口扁平,寬有五丈,高僅兩丈,洞口并不齊整,好在湖底是沙子而不是淤泥,湖中的大量植物也隨著湖水流到了下方,湖底很是干凈,沙子淤積多年,落腳也不塌陷。

    “螃蟹在洞里?”鐵鞋環視左右并沒有發現巨蟹,但是他卻發現了湖底崖壁的洞口。

    “對。就怕的就是這個。”左登峰皺眉開口,先前湖水在傾瀉的時候他一直希望巨蟹能順水逃走,結果人家并沒有逃走,而是進了洞。

    “螃蟹在水中移動迅速,但是在陸地上行動應該會相對遲緩,我進去引它出來。”玉拂甩動拂塵邁步前行。

    “螃蟹在陸地上跑的更快。”左登峰探手拉住了玉拂。他生長在海邊,知道螃蟹的習xing,一捺長短的螃蟹在沙灘上跑起來,成年人都追不上。

    “阿彌陀佛,佛祖有言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老衲去引它。”鐵鞋自告奮勇,左登峰先前扔的那頂高帽子現在還扣在他頭上。

    “你也別去,十三,你去!”左登峰沖十三說道。十三聞言立刻興奮的撒腿向山洞跑去。

    “真是好貓,真聽話。”鐵鞋不無妒意的看著跑向山洞的十三。

    “為什么讓它涉險?”玉拂不解的問道。

    “十三先前一直抬頭看我,這就表明它并不懼怕那只巨蟹。讓它去引出來咱們再做計較。”左登峰平靜的說道。

    “但是那只巨蟹有毒。”玉拂還是不放心。

    “十三百毒不侵。”左登峰轉頭沖玉拂笑了笑。十三先前在湖南山區吃了不知道多少蛇蝎毒蟲,左登峰早就知道它百毒不侵。

    玉拂聞言點了點頭,十三有什么能力只有左登峰最清楚。

    十三跑進山洞就沒了動靜,這處山洞應該是與數十里外的金塔相通的,自然極為深邃。

    “你在想什么?”玉拂見左登峰一直皺眉沉吟而沒有說話,關切之下出言發問

    “我在想兩個問題,第一,這里的水是陽水,這種水質不應該滋生出螃蟹,因為螃蟹xing寒,為yin物,yin物不應該喜歡陽水。第二,它既然是yin物,十三的尿液就應該能克制它,但是十三什么時候撒尿得看它心情,我沒辦法命令它。”左登峰正sè開口。十三的尿液有多大威力左登峰之前已經數次見識過了,它可以令鐵鞋陽氣過盛獸xing大發,也可以令蠢蠢yu動的僵尸徹底伸腿。

    “讓它進去引誘太過冒險,還是老衲前往吧。”鐵鞋說完不待左登峰答應便縱身跳到了洞口,轉而急速的跑了進去。

    “一起進去吧。”玉拂也躍躍yu試。

    “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出來,咱進去只會堵住他們外逃的道路。”左登峰搖頭說道。

    玉拂聞言點了點頭,左登峰處事的冷靜令她很是佩服,冷靜的人就能夠靜下心思考問題,而那些吆三喝四咋咋呼呼的人一般蠢貨居多。

    “你的九陽猴有什么特異之處?”片刻過后左登峰再次開口。

    左登峰這個問題一出口,玉拂立刻猛然皺眉,她自然知道左登峰這個問題不是閑聊,也并非感覺左登峰問的冒昧,而是細想下來九陽猴和左登峰的十三yin陽有著很多共同之處。

    “不懼yin毒,陽氣很重可以辟邪,指爪可破修道中人的護體靈氣。”玉拂總結回答。

    “yin毒?”左登峰皺眉反問。

    “毒物分yin陽兩種,九兒不懼yinxing毒物。”玉拂出言解釋。

    左登峰聞言點了點頭,十二地支分yin陽兩類,yinxing地支不懼陽毒,陽xing地支不懼yin毒,而十三沒有這種限制,不管什么毒物它都不怕。

    “你有沒有感覺它們作為十二地支,實力太弱了點?”左登峰沉吟片刻開口探討。玉拂說的九陽猴的這些特點十三全部具備。

    “十二地支重在對地氣的改變,本身并不一定就是能征善戰的猛將。”玉拂點頭說道。

    “先前我曾經說過我的猜測,我感覺十二地支所在的區域都會伴生有一只毒物,這只毒物是由地支衍生出的,目的是保護地支,彌補地支自身能力的不足。”左登峰思前想后貫穿分析。

    “有可能,這些地支本身并不厲害,如果無人保護,它們很容易對付。”玉拂點頭贊同。

    “所以咱們以后要面對的不止是六只yinxing地支,還要面對它們衍生出的六只陽xing毒物。地支不可怕,毒物不好對付。而且這六只陽xing毒物不會攻擊地支本身,以此處為例,那只金雞就不怕這只巨蟹。”左登峰搖頭說道。

    玉拂聞言展顏一笑,微笑點頭,左登峰一句‘以后’在無形之中暴露出了他內心的想法,通過這兩個字玉拂感覺到左登峰潛意識里還是不想讓她離去的。

    “螃蟹都喜歡有水的地方,正常情況下湖水放干了螃蟹就會隨著湖水逃到別處,可是這只螃蟹并沒有逃走,而是進了洞里,這就表明它有可能在保護那只金雞。”左登峰繼續仔細分析。

    “也可能是怯戰龜縮。”玉拂說出了另一種可能。

    “先前咱們用石頭砸它,用毒藥毒它,連手榴彈都用上了也沒見它害怕,這家伙膽子大的很,怎么可能怯戰?”左登峰搖頭說道。

    “或許是反應遲鈍,最后它不是潛入水底了嗎?”玉拂始終認為左登峰的分析過于敏銳,很擔心他會由于過分自信而吃虧。

    “耀武揚威的顯擺夠了自然就回去了,你想過沒有,這處湖泊這么深,金雞如果沒有巨蟹的幫助,怎么可能從水底逃出來,它是鳥,又不是魚。”左登峰正sè分析。

    “你的意思是那只巨蟹不會離開洞穴?”玉拂猜到了左登峰想表達的觀點。

    “不但不會離開洞穴,還會竭力保護那只金雞。”左登峰點頭說道。

    “有道理,很有道理,那只金雞也正因為知道這一點所以才會躲進金塔尋求庇護。”玉拂心中豁然開朗。

    “不過聰明反被聰明誤,金雞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左登峰笑了,“其實它根本就無需巨蟹保護,這座陣法本身就已經為它提供了最好的保護,咱們進陣之后可以拔高卻不能在空中轉身或者停留,這就是姜子牙對它提供的保護,姜子牙可能預料到了后期金雞會離開盧人建造的金塔,也擔心有人進入陣內抓捕金雞,于是才設置了這道禁錮,這三百里的范圍內有著這樣的一道禁錮,金雞可以隨意亂飛閃躲,誰也抓不住它,但是現在它放棄了陣法為它提供的保護,而選擇了巨蟹的保護,這就是它致命的錯誤。咱們只要沖進金塔,金雞手到擒來。”

    “紙上談兵是不行的。”玉拂佩服左登峰的思維,卻仍然不失時機的給他潑冷水降溫。

    “沒必要給我潑涼水,我就為這件事情活著,所有的jing力都在這上面,自然想的多。”左登峰笑視玉拂。

    “寧靜致遠的古語……巨蟹出來了。”就在此時,玉拂聽到了鐵鞋的叫嚷聲從洞內傳出。

    “巨蟹一定會追著鐵鞋出來,它沖出來一定會有慣xing,這種慣xing會令它暫時離開洞口,我趁機進洞,你和鐵鞋在外面引逗它。我獨身進去,十三也留下。”左登峰將木箱交給玉拂,“十三看到木箱就知道我還會回來,不然它會著急。”

    “鐵鞋可能受傷了。”玉拂接過木箱側耳頃刻,洞中的鐵鞋一直在哎呦。

    “一般是慌亂之下蹦的太高撞了頭。”左登峰聽力超過玉拂,聽到鐵鞋“哎呦”之前還伴隨著輕微的“咚“

    左登峰說完側身躲到了洞口右側,剛剛躲好鐵鞋就捂著腦袋躥了出來,隨后就是那只巨蟹,十三此刻正站在巨蟹的蟹殼上晃著腦袋左右觀望。

    左登峰預料的非常準確,巨蟹的確追著鐵鞋離開了山洞。眼見時間成熟,左登峰立刻閃身沖進了山洞,但是他先前忽視了很重要的一點,那就是螃蟹的眼睛是長在頭頂上的,它的視線根本就沒有盲區。

    巨蟹在第一時間內就發現左登峰閃進了洞穴,情急之下立刻剎車倒檔,回洞猛追……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