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袍

第二百一十二章 奉旨定陵

風御九秋 Ctrl+D 收藏本站

    左登峰之所以根據壁畫上女子的體型和衣著判斷這座墓葬是唐朝的墓葬是有原因的,唐朝是中國封建歷史上非常繁榮的一個朝代,有名的貞觀之治就出現在這個時期,那段時間生產力得到了空前的發展,沒有內憂外患,百姓安居樂業,加上國力強大,兵強馬壯,有很多害怕挨揍的外邦小國過來上貢稱臣,唐朝的百姓生活的都很富足,所以那個時期的女子都是是豐腴的形象。

    此外唐朝也比較開化,一開化女人穿的就少,至于唐朝女人到底穿的什么樣子已經無人知曉,畢竟過去了一千多年,但是那時候流傳下來的壁畫和畫卷上的女人大部分都穿著能看見褲衩的薄裙,露半拉的抹胸,可以說唐朝是中國歷史上最開放的一個朝代。

    “這里是唐朝的墓葬。”左登峰轉頭沖藤崎正男說道。發現了這里是唐代的墓葬左登峰非常高興,因為唐朝的墓葬十之七八都有機關存在,按照這處墓葬的規格來看這里至少也是王侯墓,這里必定有著很多機關,在這里想弄死藤崎正男更加容易。

    “進去確定一下情況。”藤崎正男的聲音自后面傳來。

    “下面有陷阱,我去破掉它。”白衣忍者說著抽出了交叉背于身后的兩把武士刀。

    “索尼前輩,拜托你了。”藤崎正男出言回應。

    藤崎正男話音剛落,那被稱為索尼的白衣忍者就自缺口處一躍而下落入了下方的墓道,左登峰向前兩步低頭打量下方的情況,

    下方的墓道寬有七米,總長約有三十幾米,白衣忍者是從半途跳下去的,距離北側墓門大約還有十幾米的距離,白衣忍者落腳的位置并沒有白骨,大部分的白骨都在南側區域,那片區域有著兩個不大的盜洞,由此可見墓道上死去的那些人都是自墓道入口處打洞進入的。這些盜墓賊無疑是找門的專家,但是有時候專家還不如誤打誤撞的二愣子,好不容易找到門結果只能是死的更快。

    白衣忍者跳下去的瞬間,墓道兩側的墓壁上就shè出了大片的無羽短箭,這些短箭隱藏的非常巧妙,都是自壁畫的空隙中shè出的,短箭shè出之后并沒有破壞壁畫的完整。

    所謂無羽短箭,顧名思義就是沒有翎羽的短箭,翎羽的作用是在箭支飛行的過程中保持箭支的平衡,此處墓道寬僅七米,這么短的距離自然就不需要翎羽,沒有翎羽的短箭飛行的速度更快,也更加隱蔽。此時墓道之中一片漆黑,倘若換做常人,定然會被這些短箭shè中。

    白衣忍者自然可以在夜間視物,落地之后左右雙刀快速貼身旋飛,將墓道兩側shè出的無羽箭盡數斬斷,他出刀的速度極快,雙手配合的毫無破綻,出刀的同時快速向前移動,黑暗之中火星閃現,叮當不斷,那些無羽短箭無一漏網的被其斬斷,片刻過后他已然走到了墓道盡頭。

    到達墓道盡頭之后白衣忍者又雙手持刀往復了一個來回,確定沒有短箭飛出,方才出聲示意危險解除。

    左登峰一躍而下落于墓道之上,轉而低頭打量著那些被白衣忍者斬斷的短箭,這些短箭都是由材質很好的鋼鐵打造的,表明被鍍了一層黑sè的金屬,這層金屬令得這些短箭在干燥的環境下保存了千年而沒有銹蝕。短箭的尾部和頭部都有一凹形缺口,這表明這些短箭先前是被卡在某種機簧裝置上的,頭尾相同的凹形設計使得這些短箭可以自頭尾兩個方向shè出,頭尾都可以傷人,凹形缺口既可以充當彈shè的凹槽又可以作為放血的血道。

    左登峰向前幾步觀察墓壁上的孔洞,發現左右墓壁上都有孔洞,這些孔洞的位置是完全對應平齊的,自左側墓壁shè出的短箭如果沒有命中目標,會shè到右側墓壁的孔洞內再度彈shè而回。

    左登峰檢查完墓壁之后快速的走向北側的石門,他這樣做自然是給藤崎等人騰出落腳的地方,但是更深層的原因是他聽到了極其細微的咔咔之聲,這是機關掛弦的聲音,這種聲響的出現說明白衣忍者先前并沒有將墓壁左右的無羽短箭徹底斬盡,墓壁上還會有短箭shè出。

    上方通道里的工兵打開頭燈逐一跳下,他們沒有靈氣修為,黑暗之中看不清東西,只能依賴燈光照明。

    “小心,機關沒破除!”左登峰猛然之間出言提醒。他之所以提醒并非出于善意,而是跳下了三個鬼子之后墓壁里面傳來的咔咔之聲越發明顯,這種聲響那個白衣忍者也可以聽的到,與其讓他點破不如自己點破,還可以麻痹藤崎正男。

    “過來!”白衣忍者沖那三名跳下來的鬼子高喊。

    那三個鬼子雖然挖坑掘洞是把好手,但是很明顯從未進入過墳墓,墳墓里壓抑的氣氛本來就令他們很緊張,白衣忍者的告jing聲更是令他們心驚膽戰,因此愣了片刻才向北側跑去,十幾米的距離并不遠,左登峰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們臉上的表情由驚恐變成如釋重負,然后又由如釋重負變成絕望,在距二人所在的安全區域僅有三米之遙的時候,墓壁中shè出的無羽短箭shè中了他們,這些無羽短箭發shè的位置上至頭顱下肢雙腳,沒有盲區,白衣忍者想要救援也無從下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三個鬼子被短箭shè中,躺在墓道之中抽搐顫抖,哀嚎不已。

    “巴嘎!”白衣忍者持刀上前,接連出刀將那三個鬼子斬殺,在他看來叫痛是丟人的行為。斬殺了三個鬼子之后白衣忍者又自墓道中往返數次,這一次他是由北向南一直旋轉著雙刀走了過去的,自墓壁中shè出的箭矢無一例外的被其斬落在地。

    但是令他惱怒的是左右墓壁內部的咔咔之聲還是沒有停止,仍然在緩慢的上弦凝勢。

    “墓壁內側有著jing密的機關,這些jing密的機關shè出的箭矢很厲害,但是機關本身很容易出現偏差,破壞掉這些機關就一勞永逸了。”左登峰上前幾步氣凝雙臂擊向右側墓壁,由于擔心墓道塌陷,他并沒有用盡全力,輕微的晃動之后,咔咔聲變的雜亂,這表明里面的機關已經呈無序狀態,左登峰如法炮制再擊左壁,獲得了同樣的效果,雖然墓壁內一直有咔咔聲傳出,卻沒有短箭shè出了。

    “勞駕索尼前輩!”藤崎正男下來之后先沖白衣忍者道謝,轉而看向左登峰,“多謝左先生。”

    “這里不是周朝的墳墓,還要繼續往里走嗎?”左登峰冷聲發問。他之所以破壞掉墓道左右兩側的機關是為了給自己掃清撤退的道路。

    “但是我們的地圖上的確標注了地支就在這里。”藤崎正男面露疑惑,他也注意到了壁畫的內容。

    “你的那張地圖是什么時候畫的?會不會時間太久出現了偏差?”左登峰出言問道。

    “在唐代以后。”藤崎正男猶豫片刻出言回答。

    左登峰聞言猛然皺起了眉頭,倘若藤崎正男說的是真話,那這里就應該是周朝的墓葬才對,怎么會是唐代的?如果是唐代的墓葬,史書上和外界不可能毫無記載和傳說,為什么一直到今天所有的人都認為這里埋葬的是周朝的兩個君主?

    帶著滿心的疑惑,左登峰低頭打量著墓道里的灰磚,這些灰磚與墳墓外的那些灰磚的燒制程度不同,所用材質也不同,也就是說建造陵墓的灰磚跟外面的那些灰磚也不是一個朝代的,這里如果是唐朝的話,外面那些也就是明清時期的,是后期祭祀活動的時候加上的。

    這些灰磚都很大,左登峰細數了一下,發現東西一共有二十一塊,每一塊是都正方形,長寬一尺左右,隋朝之后的一尺跟現在的一尺就差不多了,基本上都是三十多公分,二十一塊灰磚就是七米左右,在古代,單數表示男人,雙數表示女人,九為至尊大數,皇帝通常會用九米墓道,七米寬的墓道自然就應該是王侯,如果按照這個理論推理,這里埋葬的應該是唐朝的某個王。

    唐朝曾經定都長安和洛陽,當年的長安也就是今天的西安,眾人目前所在的咸陽就位于西安的西北,兩地直線距離不用一個鐘頭,所以在咸陽出現唐朝的王侯墳墓并不奇怪,奇怪的是根據墓道jing美的壁畫,巧妙的機關來看,這座墳墓埋葬的就應該是個王侯,既然是王侯為什么歷史上毫無記載,直至今ri還被人當成周王陵。

    歸根究底,困擾左登峰的問題有兩個,一是唐朝的王侯墳墓為什么要加蓋墳丘偽裝成周朝的墳墓?第二個問題就是這里既然是唐朝的墳墓,那北側那個沒有被挖開的墳墓也肯定不是周朝的,這里埋的是王侯,那北面那個墳墓里埋的又是什么人?

    “左先生,你說的對,這里的確是唐朝的墳墓。”藤崎正男的聲音自北側傳來。

    “你根據什么做出的判斷?”左登峰抬頭看向藤崎正男,在他皺眉發呆之際,藤崎正男等人已經走向墓道北側的那道石門尋找著開啟石門的機關。

    “石門上刻著一個人的名字,我如果沒記錯的話這個人應該是唐代的。”藤崎正男出言說道。

    左登峰聞言快速走上前去打量著那座高寬皆為三米的雙扇石門,發現石門右側門扇上清楚的刻著幾個楷體大字,

    “李淳風奉旨定陵”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