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袍

第三百九十三章 飛往埃及

風御九秋 Ctrl+D 收藏本站

    “于真人,牛真人想讓我留下協助你們布守靈氣屏障,他帶人前往埃及。”左登峰如實說道。紫氣巔峰的修行者極少生病,胖子所說的裝病根本就行不通,還不如直接明說。

    “你雖然行氣法門與我們相同,但是發出的靈氣陰陽雙分,與我們大有不同,無法與我們的靈氣融合布置紫氣屏障。”紫袍道人連連搖頭。

    左登峰聞言點了點頭,此人說的是實情,他體內的靈氣陽氣重,雖然被玄陰護手的寒氣中和,卻仍然與其他修行中人的靈氣有著細微的差別。

    “我先去吃飯,你們聊著。”胖子一聽,立刻意興闌珊,撇下眾人揚長而去。

    “左真人,我徒弟知道此去埃及需要尋找什么東西,到時讓他輔佐你。”紫袍道人拍著侏儒的肩膀沖左登峰說道。

    左登峰聞言點了點頭,紫袍道人此舉大有深意,由這個侏儒掌握著線索,他就務必要保護這個侏儒,倘若侏儒一死,他就不知道目標是什么了。

    “于真人,我有件事情想請教你,倘若時間機器制造完成,我如果回到了民國,那不成了兩個我了?”左登峰抓緊時間沖紫袍道人提出了疑問。

    “不會的,到時候回去的只是你的神識,你目前的身體是回不去的。”紫袍道人隨即回答。

    “它的神識我也要帶回去。”左登峰伸手指著身旁的十三,他不在乎回去之后有沒有靈氣修為,他在乎的是不能把忠心的十三撇下。

    “這個有難度,時間機器理論上只能傳送人的神識,不過你放心,我們的科學家一定會盡力。”紫袍道人出言說道。

    “我一定要帶它回去。”左登峰加重了語氣。

    “好吧,應該沒問題。”紫袍道人沉吟良久點頭開口。

    “那就好。”左登峰端起水杯喝了口水。

    “埃及在非洲,距離此處直線距離有一萬多公里,必須乘坐飛機,一會兒我送你們去機場。”紫袍道人出言說道。

    左登峰聞言點了點頭,民國時期埃及還沒有獨立,但是埃及是四大古國之一,埃及之名早已有之,他也知道埃及離這里非常遠。

    紫袍道人的話不多,左登峰的話更少,那個侏儒也不多嘴,三人一直靜坐了半個小時,等到飛行員稍事歇息吃過早飯,方才離開紫陽觀趕赴機場。

    三人每人都馱負著東西,左登峰帶著大量的給養,侏儒扛著幾塊黑色的玻璃和一些儀器,紫袍道人背負飛行員,機場位于紫陽觀東南三百里處,四人走的并不快,兩個小時之后趕到了機場。

    左登峰之前乘坐過飛機,但是那時候的飛機很小,此時的飛機有之前的數倍大小,整個機場有著二十幾架飛機,大部分橫七豎八的停在跑道上。

    機場也有死人,而且為數不少,這些死人與僵尸不同,它們并不畏懼修行中人發出的紫氣,眾人到來之后立刻嚎叫著上前攻擊,侏儒雖然個子很小,使的卻是一把巨大的板斧,板斧狂掄,前方開路。紫袍道人走在隊伍正中,移山訣頻頻出手,將左右沖來的死人震飛,保護著飛行員尋找合適的飛機。

    一開始沖來的死人并不多,到了后期四面八方都有死人嚎叫著沖來,左登峰適時出手了,出手過后,死人紛紛跑開。

    “它們也吃其他的東西,找不到食物才會攻擊人。”左登峰沖愕然回頭的紫袍道人說道,他出手只是扔出了兩把油炸蠶豆,那些死人便撇下眾人前去哄搶。

    “有點lang費。”紫袍道人搖頭說道。左登峰蘇醒時間不長,還不懂得食物的金貴。

    左登峰聞言點了點頭,點頭的同時反手又是一把,紫袍道人見狀微微挑眉,卻也沒有再說什么。

    “機長,咱們要找什么樣的飛機?”開道的侏儒出言問道。

    “叫我萬小塘好了,還有,我不是機長,只是副駕駛,”飛行員接口回應,“一萬多公里的洲際飛行需要大飛機,飛機越大安全系數越高,可惜這里沒有空中客車,不然就能直達目的地而不用落下補充燃油。”

    左登峰聞言再度皺眉,本來他就對女飛行員沒什么安全感,沒想到對方還是個副駕駛。不過他也不是非常擔心,就算飛機中途墜毀他和十三也能逃出來。

    兩年多的時間并不足以令飛機損壞,四人很快在跑道西側找到了一架天藍色的飛機,飛機的艙門是側開著的,離地有五米左右,里面空無一人。

    左登峰先前乘坐的飛機很小,里面也很簡陋,這架飛機不但個頭很大,里面的裝飾還極為豪華,座椅很多,若是滿載能乘坐數百人。

    “電量充足,不用充電,不過燃油不夠,需要補充燃油。”萬小塘坐進駕駛位檢查著儀表。

    “檢查過了,沒有死人。”侏儒快速的檢查了機艙內部。

    “我去開加油車,你們清理一下跑道。”紫袍道人離開機艙,向周圍的建筑掠去。

    “師傅,汽車的電瓶撐不了兩年,估計得充電。”侏儒背負著裝備跟隨而去。

    “他背的黑玻璃是什么東西?”左登峰沖坐在駕駛位的萬小塘問道。

    “太陽能板和充電裝置,你不認識?”萬小塘疑惑的問道,她沒想到這種隨處可見的東西左登峰竟然不認識。

    左登峰聞言搖了搖頭,九十年的時間令他幾乎與現代社會完全脫節,很多高科技的東西他都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你要使用哪條跑道,我去清理出來。”左登峰沖萬小塘問道。目前跑道上雜亂的停放著飛機,這些飛機大部分是迫降的,停放的歪斜而無序。

    “飛機起飛至少需要兩千米的跑道,左側那條跑道就可以。”萬小塘伸手西指。

    “我去清理跑道,它留下保護你。”左登峰留下十三,轉身走出駕駛艙,從艙門處掠了下去。

    跑道是由水泥灌注的,堅硬平滑,飛機有輪子,可以滾動滑行,左登峰施出移山訣可以輕松的將那些飛機推開,在他清理跑道的時候遠處開來了一輛白色的油罐車,停到了飛機旁邊,紫袍道人和侏儒拖出油管忙碌著給飛機加油。

    左登峰很快清理出跑道返回了飛機,飛行員說的是兩千米,雖然明國時期說公里而不是千里,左登峰仍然理解無誤,因為“兩千米”和“兩千米”是一個意思。

    “兩國邊境直線距離有一萬五千千米,從目的地到這里有一萬七千三百千米,這架飛機滿載情況下可以持續飛行一萬四千千米,左右機翼各有一個油箱,機身下方和尾部也各有一個,這四個油箱全部加滿,中途就無需降落加油。”飛行員萬小塘走到艙門沖紫袍道人喊道。作為飛行員,她非常清楚目前各國機場肯定是一片雜亂,降落地點極難選擇。

    “這架飛機能加多少汽油?”左登峰站在艙門口看著下方二人忙碌,這些工作他不懂,也幫不上忙。

    “飛機燃料為航空煤油,四個油箱都加滿,需要十幾萬升,折合一百多噸。”萬小塘再度疑惑的看了左登峰一眼,左登峰目蘊精光說明他智商很高,但是他問出的問題卻極為幼稚。

    左登峰聞言點了點頭,不管在古代還是現代,也不管是什么事情,付出和得到都大致成正比,這么大的飛機,這么遠的路程,耗油量肯定非常巨大。

    一輛加油車是加不滿飛機四個油箱的,紫袍道人和侏儒開來了數輛加油車方才將飛機油箱加滿,此時已經是午后兩點多。

    飛行員關上艙門,發動引擎,但是引擎發動之后飛機卻遲遲沒有開動。

    “怎么了?”左登峰疑惑的問道。

    “飛機要進行高空飛行,這架飛機已經兩年多沒有保養了,我要確定機艙內的艙壓是否穩定,有無漏氣的地方。”萬小塘回頭看向左登峰,“我需要一個助手,你過來幫我一下。”

    “小兄弟你去吧。”左登峰聞言連連搖頭,駕駛艙的門現在是開著的,他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多如牛毛的按鈕和指示燈,那些東西他壓根兒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好,我來。”侏儒玩心很重,聞言立刻蹦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但是他身材矮小,坐下之后手腳懸空。

    飛機終于動了,緩慢的在跑道上調頭,調頭過后開始加速,引擎的轟鳴聲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快,在沖出了很遠的一段距離之后萬小塘拉起了機頭,飛機離地沖天。

    這架大飛機比左登峰之前乘坐的飛機要平穩,但是他對于飛機這種高科技的交通工具并不信任,一直背著木箱,抱著十三,隨時做著棄機逃生的準備。

    不過意外情況并沒有發生,飛機逐節攀升,飛行越發平穩,駕駛艙內的飛行員開始與侏儒探討,這架飛機先前并沒有飛往埃及,所以數據庫里并沒有飛埃及的航線圖,而現在地面上已經沒什么人了,也就沒人再提供地面指揮。

    左登峰聽到這里才明白飛機上天也不是亂飛的,還有一定的航線,不幸中的萬幸是飛機電腦能找到開羅機場的位置,沒有航線就采取直線飛行,盡量飛高一點,不去撞山就行。

    就在二人交談之際,儀表盤上方開始閃爍紅燈,機身隨之劇烈抖動。左登峰雖然不明白紅燈閃爍是什么意思,卻知道絕對不是什么好事兒,果不其然,駕駛艙里傳來了萬小塘的驚呼,“高空空氣含氧不足,右側引擎熄火……”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