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嬌寵

第183章皇后的策略

風輕靈 Ctrl+D 收藏本站

    在琉璃宮里休息了一個中午,下午之時,司馬景便帶著三公主和五公主去了慈寧宮。

    太后見到司馬景親自把人送過來,心里別提多不爽了,覺得司馬景什么都要插一腳,好好的心情因司馬景的出現又郁悶了起來。

    而讓太后郁悶的更在后頭,司馬景離開了慈寧宮后,便去了鳳儀宮中。

    “臣妾見過皇上。”皇后見了司馬景這個時候過來,有些意外,立馬上前福了禮。

    “皇后免禮”司馬景輕扶起了皇后,兩人都分別坐了下來。

    皇后知道司馬景過來鳳儀宮肯定是有事,所以也沒有主動開口,等司馬景說著。

    “朕剛從慈寧宮過來。”司馬景道。

    皇后點了點頭,她不止知道司馬景剛從慈寧宮過來,還知道司馬景去了琉璃宮,更知道太后下到琉璃宮的懿旨還有司馬景親自把五公主送去了慈寧宮。

    “太后要接五公主去慈寧宮的消息,臣妾也是聽說了,皇上可是有什么吩咐臣妾的。”皇后順著司馬景的話說道,心里不知道司馬景過來要跟她說什么事。

    “母后年紀大了,到底有些孤單了,朕倒是不孝了,這些年忽略了母后,自父皇去世后,母后一個人在慈寧宮也寂寞著。”司馬景說到這里,皇后都要黑線,皇上要是真的不孝,早就滅了太后了。

    聽司馬景說到這里,皇后還是有些不明,當即問道:“皇上是想讓五公主以后養在母后的身邊?”若真是這樣,誰也沒有四皇子在慈寧宮更讓太后開心吧,不過現在四皇子已經到了上書房,住到皇子所,也不可能住到慈寧宮去,那年紀小的五公主最適合不過了。

    只是太后在打什么算盤,就是要拉攏惠修儀,也不可能分開人家母女吧,而且還是趁著惠修儀生病的時候,皇后心里非常的不解。

    “琬兒和康兒也大了,沒幾年留在宮中,皇后每日安排著琬兒和康兒帶下面的皇弟皇妹到慈寧宮去敬孝。母后年紀大了,一定喜歡孫兒繞膝的天融之樂,皇后若無事也常到慈寧宮關心一下母后,替朕敬敬孝。”

    司馬景這么一說,皇后郁悶了,讓皇子公主們天天去慈寧宮,她倒沒意見。如果只是大公主,皇后倒是放心,但有五皇子在,皇后就有些擔心太后做什么手腳了。

    而且她跟太后是相看兩厭,彼此都心知肚明的,讓她天天去慈寧宮,就是太后不討厭,她也討厭。皇后也不是不想把太后這個婆母好好敬著,可她和太后的矛盾從司馬景登基后就已經僵的不行了,她是恨不得太后死,太后也恨不得滅了她。

    太后當初跟先帝請旨把她嫁給司馬景,根本就不是看中她,而是看中了廖家能給延王帶來助力,她嫁給司馬景之后,太后對她這個兒媳婦一貫淡淡的,甚至很多時候都無視著她,皇后也習慣了。

    可當奪嫡之后,司馬景成了皇帝,她和太后的矛盾已經到拔劍囂張的地步。

    呂家是勢大,但廖家也不是好惹,皇后最大的失望,最大的心冷就是太后想讓皇貴妃上位,讓她這個正妻為妾。這十幾年來,太后更是沒有一日不想把她從皇后之位拉下來,甚至自己難產生下大公主,無法再育也少不了太后的手筆,皇后對太后是恨之入骨的。

    太后不待見皇后,只讓后妃們初一十五再到慈寧宮請安,皇后自然樂的配合,她也不想天天面對太后。然這會司馬景提出來了,皇后不能當聽不到,她再不喜太后,面上也得敬著,甚至也不能讓司馬景看出她的心理。

    皇后微微一笑,道:“倒是臣妾的不是,母后一貫清靜,不喜打擾,所以臣妾都沒有想過母后會孤單。皇上放心,明日開始,臣妾會每日都到慈寧宮給母后請安,也會讓皇子公主們每日下午下學的時候到慈寧宮陪太后享天倫之樂,不讓母后再孤單了。”

    司馬景滿意的點了點頭,“此事有勞皇后了。”

    司馬景自然知道太后不喜打擾,可在聽到太后要把五公主接去慈寧宮,司馬景才覺得自己的錯了,是他讓太后太清閑了,才讓太后總是胡思亂想,甚至總是做出一些事來。

    以后每天有皇子公主們的陪伴,太后也不會孤單寂寞,也能給他省了不少事。司馬景為自己的決定高興著,太后是他的生母,他又不能把太后如何,只能給太后找點事做了。

    司馬景的話,皇后是一貫的執行的,所以第二日一早,皇后便到慈寧宮陪著太后了。

    太后這會在看著五公主用膳,滿臉的慈愛,雖然太后把五公主接到慈寧宮來是有目的的,但五公主非常的乖巧,也不哭不鬧的,讓太后很滿意。

    這會聽到了宮人來報,皇后過來了,太后皺頭一皺,“今日不是初一十五,她來做什么?”

    成嬤嬤輕搖了搖頭,她哪里會知道皇后來做什么,就聽太后道,“讓她進來吧。”

    皇后進來的時候也看到了五公主,當下微微一笑,五公主如今才一歲多,可模樣漂亮又乖巧,靜靜地坐在那里吃粥,小嘴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著,很是認真,在見到皇后進來的時候,五公主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然后沖著皇后露出了個笑容,又垂下了頭繼續吃東西。

    這表情不說太后了,就是皇后都覺得五公主很可愛,恨不得抱在懷里。

    可這是慈寧宮,皇后腦子清醒著呢,在離太后幾步之遙便福了身子,“臣妾給母后請安,母后萬福。”

    “免禮,皇后可有事?”太后不悅地看著皇后,“哀家不是說過不是初一十五,不必過來請安嗎?”

    皇后站直了身子,微微一笑,“母后這是嫌棄臣妾呢,臣妾是皇上的妻子,母后一人在慈寧宮中難免孤單寂寞,臣妾想著母后太孤單了,所以才把五公主接過來,心中有些慚愧,這些年只顧著母后喜靜不喜打擾,卻忽略了母后也會孤單寂寞,是臣妾的不是。”

    “你想說什么?”太后被皇后這親熱的態度給弄的不適,還有皇后的話聽在太后的耳里,那是怎么聽怎么不順耳,如果可以她真想把皇后掃地出門,這會看著皇后是一副被打擾的不悅。

    “皇上昨日也跟臣妾提了,責怪著臣妾的不是,道臣妾常到母后身邊來敬孝。臣妾也知錯了,臣妾畢竟母后的正經兒媳,日后定常來陪母后,只希望母后不要嫌棄臣妾。”

    皇后一說完,太后便抬起手來道:“哀家不是說過初一十五才過來嗎,敬孝就不用了,你少來哀家的面前晃眼,哀家還能多活幾年。”

    “母后”皇后一改平時的端莊模樣,這會眼里蓄著淚看著太后,“是臣妾哪里做錯了,讓母后嫌棄了臣妾了嗎,母后說出來,臣妾一定會努力改進。”

    “你沒什么錯,退下吧,哀家這里不需要侍候。”太后不悅道,“皇上的話,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母后讓臣妾為難了,皇命不可違,臣妾雖是皇后,但皇上是臣妾的夫,臣妾的天,母后更是臣妾的婆母,在母后身邊敬孝是臣妾應該做的。”皇后一副粘上了太后的樣子,讓太后腦門子抽疼著,心想著皇后今日是抽了什么風了,平時她要這么說,皇后早就高興的走人了。

    “哀家說的,你不聽,皇后這是要氣死哀家。”太后目光深沉地打量著皇后,想看出皇后的目的,然心里也知道皇后一貫聽司馬景的,這會不由頭疼了。

    太后心里暗惱著司馬景又給她找事,眼下見五公主大大的眼睛好奇地看著她和皇后,心里只有一個想法,那便是把皇后給打發了。

    皇后本來不想這么演戲的,可見太后頭疼的樣子,也來了興趣了,做出一副二十四孝二媳的樣子,若是太后話一重,皇后便露出了委屈的模樣,好像受了太后的氣了。

    太后腦子抽疼,知道皇后今日是纏上她了,深呼吸了幾下,才露出了笑容來,“既然皇后有如此心,哀家很欣慰,日后你每日一早便陪哀家在小佛堂坐坐吧。”

    皇后一頓,太后這是想她陪著念經拜佛?當下也應下了,“只要母后不嫌棄臣妾,臣妾一定會好好陪母后。”

    太后的表情僵了僵,她這么一說,本是想為難皇后的,沒想到皇后沒有打退堂鼓,而是應下了。以皇后這個年紀的女人,誰愛弄這些,太后也是年紀大了,再加上深宮之中手上染了不少的血腥,有時候夜里睡不安,才想著頌經念佛的。

    皇后在慈寧宮坐了一會,走時便告訴了太后,日后每日下學,皇子公主們都會到慈寧宮陪太后,看著太后發僵的臉,皇后才滿意的退下了。

    慈寧宮是太后的地盤,太后把慈寧宮圍成了鐵桶一般,就是別說是皇后的人,就是皇上的人都不一定能安插進去。

    也不知道慈寧宮有什么秘密,讓太后這么的防備。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