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第十六章 從此孤身

鳳今 Ctrl+D 收藏本站

    天蒙蒙亮,霧色漫了城郭,一名少年敲開了義莊的門。

    守門人一夜未眠,細細聽著城中有無大事,見少年依約歸來,面色頓松,趕忙將他引進了堂屋。

    堂屋地上,尸身依舊用草席裹著,口罩、麻繩、炭盆、醋罐都在地上擺著,盆里炭火已盡。

    “小子等著,我再去取些炭來,待會兒幫你將尸身綁在身上,你過了炭盆再走吧。唉!”守門人嘆了嘆,暮懷山一代江南老仵作,驗了一輩子的尸,替人洗了一輩子的冤,終究自己做了那冤死鬼。

    老頭兒駝著背,搖頭晃腦地端著炭盆走遠,只留了少年一人在堂屋里。

    少年跪在尸前,背影比夜里清晰,晨光里卻折了那分筆直,生生彎了脊背。

    守門人回來的時候,堂屋里又沒了人,這回一起沒了的還有草席下的尸身。地上口罩、麻繩、醋罐,一物未少,卻多了件東西。

    一只素布荷包。

    守門老頭兒愣了愣,放下炭盆拾起荷包,入手只覺沉甸甸,打開一看,里面一塊銀錠子,足有一百兩。

    老頭兒望向已無人影的門口,這銀子……是給他的?

    義莊守門,日子清閑,只銀錢比仵作還少,一年也就二兩。他駝背不能做力氣活計,也不計較在這兒給死人看門晦氣,不過是求個晚年有屋住有飯吃,凍餓不死。一百兩銀子足夠他在這義莊守半輩子的門,也足夠他回鄉置間田屋,晚年安度。

    也不知這么多銀子少年是從哪兒得來的,守門人只望著門口,忽覺霧色漸濃,糊了雙眼。

    晨陽未起,霧重城深。

    壽材街上,少年自霧色里來,背上背一尸身,沒戴口罩,沒綁麻繩,只這么背著,像人還活著。

    少年彎著脊背,似負著千斤,不堪沉重,越發顯得街空曠,人單薄。他行得緩,卻每一步都邁得穩穩當當。

    走過半條街,他依舊在街上最大的那家掛著松墨匾額的壽材鋪門前停住,上前敲了門。

    昨夜被人吵醒,今早又被吵醒,店伙計著實有些惱,門一開,還沒瞧見外頭是何人,便當先聞見一股臭氣!他拿袖一掩口鼻,連退幾步,抬眼瞧見昨夜的少年背上背著一人。那人軟塌塌低著頭,瞧不見模樣,只瞧見耷拉在少年肩膀上的兩只手黑紫發綠,散著陣陣臭氣。

    死、死人?

    店伙計悚然一驚,這店里是做死人生意的,但真把個死人背來店里的,還是頭一回遇見。他張嘴便要叫出聲來,一物忽然砸來他臉上!

    他被砸倒在地,鼻血哧哧往下淌,那物落去地上,沉甸甸頗有分量。那是只荷包,汴河城大府上的小廝奴婢都瞧不上的素布荷包,打開一瞧,里面卻有幾百兩銀錠子和兩張千兩銀票!

    店伙計眼神發直,仰頭望向走進店里的少年,一時忘了他背著個死人,那死人發著臭。

    “昨夜說的梓木棺,我要了。”少年背著尸身,臉沉在尸身下的陰影里,語音平緩,卻令人背后生涼,“兩千幾百兩?”

    “兩、兩千五百兩……”店伙計驚得心頭發憷,哪敢報假?

    “里面是兩千八百兩,三百兩準備好壽衣鞋帽、冥燭紙錢,另雇吹打送喪的隊伍,再請個風水先生就近選處佳地。可夠?”

    “夠、夠!”

    “今日之內可能辦妥?”

    “能……”

    暮青不再說話,只走去店里正中央擺放著的華雕大棺旁,將人往棺內放好,席地守在了棺前。

    店小二知道,這是讓他立馬去辦的意思。他沒敢再開口,只覺得這少年太嚇人,不覺便依了他的吩咐,麻溜兒從地上爬起來,抹一把鼻血便去辦差了。

    壽衣鞋帽、冥燭紙錢店里就有,吹打送喪的人和風水先生他也熟悉,因此沒有用上一天,晌午前事情就都辦妥了。

    風水先生在城外十里處選了個山頭,傍晚時分,靈棺便從壽材街上直接起喪了。

    這等不從家中發喪的事以前少聞,但更令人沒有聽聞的是少年在起喪前又將人從棺材里背了出來,只叫吹打送喪的人抬著空棺,自己背著尸身走在了隊伍的前頭。

    暮青想起小時候,爹一人養育她,總有照看不周之處。有一年夏天,她中了暑熱,屋子里悶,爹便背著她在院子里溜達著走,一走便是半夜。從那以后,她一生病爹便喜歡背著她走,似乎走一走,病就走了。

    后來她大了,終是女兒家,爹不便再背她。那時她便總想,待爹老了,不能再行路,她便背著他,為他代步。

    沒想到,爹四十六歲,尚未年老,她便要背著他走。只是這一走,此生最后。

    長街里,少年身披白衣,負著尸身開路前行。街道兩旁,看熱鬧的百姓聽說背著的是死人都怕沾了晦氣,躲得遠遠的。只有幾個細心的人發現,送喪的隊伍從刺史府門前行過,繞了幾條街,最后自西門出了城。

    壽材鋪就在西街,離西門極近,既然要從西門出城,為何要繞遠路?

    沒人知道少年心中想著什么。

    吹打送喪的人也不知少年心里在想什么,買得起梓棺的人非富即貴,墓都修得頗為講究,哪個也得耗上個三五月,修得大墓華碑方可安葬。少年卻一切從簡,到了城外十里的山頭,挖了坑,下了棺,填起一方小土包,立了塊石碑將人安葬后,也不用眾人哭墳,便讓人離開了。

    新墳前,暮青未哭,亦無話,只是跪著,從天黑到天明,仿佛從前世到今生。

    前世,她很早便不記得父母的模樣。他們在她太小的時候便離開了人世,童年對她來說是寄人籬下的生活,時常捧在手里的殘羹冷飯。她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她的人生只剩下自己,所以拼命讀書,拼來了保送國外讀書的機會,拼來了錦繡前程,卻葬送于一場車禍。

    今生,一縷幽魂寄在暮家,從此日子清貧,卻未吃過一餐冷飯。本以為親情厚重,父愛如山,此生總算有所依托,沒想到忽然之間,她又孤身一人了。

    或許爹的死本就是她的錯。

    爹雖領朝廷俸祿,但身在賤籍,衙門里的衙役都瞧不上他,時常對他呼來喝去。那時爹的驗尸手法并不高明,大興尚有屠戶混混驗尸的舊律,入仵作一行的人少,談不上專業。大多數仵作各有自己的一套驗尸方法,有的并無求證驗實,許多存有錯處。

    凡大辟,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檢驗。檢驗出錯,可想而知會誤多少人命。

    不僅如此,古代辦案的原則是“臟狀露臉,理不可疑”,即重犯人的“口供”。

    驗尸不完善,斷案重口供,可想而知冤案又有多少。

    她心驚之余,便暗中出力,引導糾正,一步步讓爹在江南仵作一行驗出了盛名。自從爹有了名氣,古水縣的案子樁樁件件破得漂亮,知縣升了官,新來的知縣指望著爹升官,衙門里的人這才對爹換了一副笑臉。

    她以為這是她對爹的報答,未曾想有一日,這盛名要了他的命……

    暮青跪在墳前,山風摧了老樹新葉,落在肩頭,微顫。

    夕陽換了月色,月色換了晨光,墳前跪著的人額頭磕了新泥,風里嗚嗚作響,一拜,“爹,女兒不孝……”

    “殺您的元兇,女兒定查出來!”再拜。

    “待報了仇,女兒定回來將您的棺槨運回古水縣,與娘合葬。”三拜。

    三拜過后,暮青起身,晨光灑在肩頭,落一片金輝。

    這一日,大興元隆十八年,六月初四。

    皇朝變遷的大幕,撕開了一角。

    ------題外話------

    昨天元寶百天,去影樓拍照。小家伙第一套衣服還算配合,第二套開始就各種求睡覺,求喝奶,求解手!伺候完他,累趴的節奏。

    這種節奏還得繼續,沒拍完,改約周一。

    ……

    推文!

    /七味美人

    這小妞兒是群里的娃,也是娃他娘了。新寫文加帶娃,比我還辛苦些。看過我上篇文的妞兒都知道,我推文一般推新人新文多些,因為那時候自己就是新人,知道新人寫出一篇故事的不易。

    現在我寫第二篇,依舊打算把這個習慣發揚下去。

    大家看文各有喜好,推文并不強求。但求大家若是喜歡,莫嫌文新人新,收個藏,冒個頭,給予人希望,就會有人愿意走下去。只有有人愿意走下去,才會有好的故事生出來。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