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第三十二章 深夜開棺

鳳今 Ctrl+D 收藏本站

    暮青松了的眉頭又皺起,想甩袖避開,腕間又覺寒絲潛入,只得由步惜歡牽著出了后殿,上了九龍浴臺。暮青見他說出宮,卻上了浴臺,眉頭皺得又緊了些,“陛下有潔癖不如放開臣。”

    步惜歡低頭,見暮青垂了眼皮子,道:“臣驗尸,手上染著尸氣,怕過給陛下。陛下如此潔癖,怕在池子里泡得發白了也未必洗得盡。”

    話聽著是為他著想,其實就是嫌棄他牽著她吧?

    步惜歡一笑,不以為忤,牽著暮青來到池邊一戲泉的龍頭前,在一邊翠色龍目處一按,池中水忽然急泄而去,現出那玉池里十尺見方的一處暗道!

    暮青有些驚怔,尚在望那暗道,步惜歡已牽著她走了下去。暗道深廣,墻面燈燭照著,見腳下青石為道,四通八達,暮青隨著步惜歡左轉右繞,只覺如置身迷宮,他卻熟門熟路地領著她行了半刻鐘,出來時在一間舊殿中。

    殿內未掌燈燭,僅聞著那股子濕潮氣便知已許久未住人。兩人出得殿來,見月色照著院中雜草,宮墻殘舊,應是行宮中一處偏僻地兒。

    暮青正瞧著宮殿,忽覺手腕一松,步惜歡放開了她。她毫不掩飾地退后,離他遠一點,步子剛退,腰間便環來一臂。

    暮青臉色頓寒,聽耳邊男子道:“隨朕來!”

    話音落,宮墻忽矮。暮青低頭,見曉月映宮樹,抬頭,見星河照宮城,身旁淺淡衣香入了鼻端,似那枝隙里掠過的清風。暮青轉頭,見男子半邊容顏在那月色星河里,望一眼,忽覺星河爛漫。

    這人,果真一副好皮相。

    暮青頭一回見識輕功,心底的驚詫澎湃也不過片刻,注意力便被四周掠過的樹影吸引了去。那處舊殿已在宮墻邊,越過宮墻便到了行宮外,外頭并非青石輦道,也不見汴河城,而是一處林子,似一座秀山。山中辟了石路,沿路輕行,半山腰處現一處平地,遠遠的便見到火把叢叢,有人已在山中等。

    不是要去刺史府?

    此處又是何地?

    正疑惑,暮青已被帶入那空地上,腳一踩在實處,她便離步惜歡遠了幾步。男子瞧了她一眼,仍不以為忤,負手往空地深處走去。

    “好了?”山林里,男子語氣漫不經心。

    幾名舉著火把的黑衣人恭敬跪了,道:“已遵主上令,棺木抬出來了。”

    “嗯。”步惜歡懶應了聲,回身瞧暮青。

    暮青尚立在遠處,步惜歡與那些黑衣人一來一往說話間,她已瞧過空地。這處空地遠看不大,近處一瞧倒占地頗廣,地上鋪著青石磚,一塊塊石碑立得高大平整,竟是處陵園。

    暮青走過去,見一處墓地已被挖開,石磚泥土堆在一旁,一道梓木華棺靜置著,棺上尚有濕土。

    “誰的?”她問步惜歡。

    “柳妃。”

    暮青不知柳妃是誰,但心里不知為何一跳,緊緊盯住步惜歡。

    火把的明光照著男子的臉,聽他道:“朕答應過你,允你查你爹的案子。”

    爹的案子……柳妃……

    當初死的那位娘娘?!

    暮青倏地轉頭,盯住那棺木,清月掛在樹梢,疏疏落一棺斑駁,風里微腥的潮氣。那潮氣不知是否熏了少年的眼,火光照著,眼底生了細細血絲。

    她轉頭,望那紅衣男子,眸中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她還以為,今夜是去刺史府。

    刺史府那案子,兇手是誰,死者書桌上丟的那封書信寫著什么,此二事對步惜歡來說定然十分重要!他說,她替他辦一件事,他便提供一條線索給她查殺爹的兇手。她還以為,他會先讓她替他辦事……

    少年望著男子,一個轉頭的姿勢,月影里身形單薄,那素來清冷的眸底忽有星辰落,剎那明光躍。

    “不驗?”步惜歡瞧著她,“或者,你只需要看看你爹驗尸的尸單?朕帶著。”

    “尸單?”少年目光忽有震動,見男子手腕一轉,自袖下翻來一張著了墨跡的紙在掌心,送來面前。

    暮青望著那紙,那紙疊著,夜風吹起一角,墨跡糊了她的眼。這是爹留下來的……

    離開古水縣時,她未曾想過會與爹天人永隔,家中東西她都未帶在身上。后來爹葬了,古水縣有知縣和沈府在等著要她的命,家中回不去,她身上一件爹的遺物也沒有,沒想到今夜會見到。

    爹是因驗柳妃的尸死的,今夜卻叫她見到這張爹親手寫的尸單。即便上天再許她一世,她也未曾信過冥冥之中天注定,但今夜,她忽然便信了!

    不知何時將這尸單接到手中的,暮青捏著,指尖發了白,卻忽然將掌心一握,將尸單收進了袖中。她未看,只轉身,衣袂夜風里掃出凌厲,望那棺木,道:“驗!”

    爹驗過,她也要再驗!

    倒要看看這柳妃是怎么死的,倒要看看爹是為了何事被滅口的!

    步惜歡望了一名黑衣人一眼,那人轉身,捧來幾樣東西給暮青,暮青一瞧,竟是外衣、口罩、手套,原來東西都已經給她備好了。她見黑衣人們都戴著面罩,只有步惜歡面上什么也沒覆,便道:“開棺時你離遠些。”

    男子一笑,“朕可屏息。”

    暮青一愣,想起他內力深厚,自不懼尸氣。她這才未再多言,自己穿戴好,對棺木旁舉著火把圍著的幾名黑衣人點點頭,道:“勞煩。”

    只有一名黑衣人往前走了一步,其他人舉著火把動也未動。那上前的人抬掌,落掌,往棺木一側一拍!

    啪!

    夜里忽起一道黑風,呼嘯空中一卷,樹梢齊斷,落葉紛紛如雨隨那狂風往林中一撲!那黑衣人運步飛身,夜里一道黑影,追上那黑風腳尖一點,那黑風忽地往地上一砸!黑衣人落下,出手一提,只聽啪一聲響,那黑風穩穩立住,定睛一瞧,竟是那梓木棺的棺蓋!

    那棺蓋被一掌擊飛時,棺里忽起撲鼻腐臭氣,暮青立得遠,戴著口罩也同樣屏息,山風吹了好一陣兒,棺內尸氣散了些,她才走上前去。

    月色照進棺內,棺內躺著具女尸,身著二品宮妃朝冠,絳紫云鳳朝服,珊瑚朝珠,東珠手釧,寶瓶、寶珠、金飾、彩錦,置了滿棺。卻無人一眼看見那些奢華陪葬,目光只落在那女尸臉上。

    那女尸,臉色月下慘綠,七竅竟流著暗紅的血水,臉和腹部已有些鼓,脖頸兩側已腐化成了粘粘的血肉。月色照著,夜風吹來,林子里忽覺鬼氣森森!

    火把映著幾名黑衣人驚異的眼神,人都死了快一個月了,怎么七竅還在流血……

    “尸體的時候,氣體進入血管,會催動血水從口鼻腔里流出。原本無事,方才開棺時震的。”暮青開口道。

    柳妃死了快一個月了,江南濕熱,又是夏時,速度慢了這么多,大抵是因葬在梓木棺中的關系。梓木天然防腐,尋常葬在其中,尸身三五年才會化骨。柳妃死后定非立刻下葬的,爹從古水縣到汴河城需半日,尸身大熱天兒里放著,到入棺時應該還是腐了些,這才造成了即便在梓木棺中仍舊了。

    “尸身脖頸處有差別分解的情況,推斷頸部受到過襲擊,至于是否屬于致命傷,暫看不出來,尸身腐得太嚴重了。”暮青望著棺內道。

    “即是無法驗了?”步惜歡挑眉,眸中仍有亮色。顯然,他看過那張尸單,與暮青的推測差不離。

    “有法!”暮青回頭,眸在夜色里也有些亮,“但要看陛下舍不舍得了。”

    步惜歡聞言一怔,眉挑得更高,“你待如何?”

    暮青沉默了一會兒,這法子,感情上少有人能接受。但為了驗尸,必須得這么做,法醫就是干這種活兒的。

    “我需要一口鍋,最好大一點。”

    ------題外話------

    關于差別分解,下章解釋。

    ……

    說一下關于月票的事,妞兒們現在不要投,等v后再投。

    沒v的文是不能投月票的,雖然手機端可以投,但那是個bug,投了也是無效的。所以手里有票的妞兒還是暫且留著吧!

    什么時候v,我等通知,肯定在這個月。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