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第四十七章 心服

鳳今 Ctrl+D 收藏本站

    “我的推測對不對,找見那封密信就能知道,那封密信就在他府中的書房里。”暮青道。

    她該做的已經做了,剩下的就是他們的事了。

    低頭一咳,暮青微微皺眉,說了一晚的話,她嗓子已有些疼了,現在她急需休息。

    她轉身便往門外走,轉身間不經意瞥見何承學,忽然止步,“別露出這種表情,我說要去書房找信,你露出這種冷笑的表情只會告訴我,你認為你知道得比我多,我并不了解整件案子的真相。那么讓我來猜猜吧,密信在書房中,但并不那么容易被找到,是嗎?那么你藏在哪里?密室?地板?書架暗格?都不是?總不會是藏書夾層吧?”

    暮青忽然挑眉,愣了會兒,“真是藏書夾層?”

    “好吧,藏書夾層。”她回身對陳有良道,“密信在他書房的藏書夾層中,派人去找吧。”

    說罷,她便出了門,夜風拂著少年的衣袖,將她微啞的聲音吹進屋里,“多派些人,他既然敢把密信藏在書里,他的藏書量一定非常驚人。不要指望隨便翻一翻就能掉出一張密信來,你們大概需要把他的藏書裝訂線全都拆了,運氣好的話也許能找到過往的許多密信,但這意味著工作量很大,你們大概要忙到明早才能有所收獲。感謝何大人如此折騰你們,讓我可以安睡到明早。”

    少年身影漸行漸遠,陳有良在屋中露出驚色。

    他與何承學是同窗,對他的喜好頗為清楚,他的俸祿皆用在了藏書收集上,經史子集,官修私撰,他書房所藏雖與朝廷書庫不能相較,卻也相當驚人。要他的書房里尋幾封密信,確實不易!

    她的推測分毫不差!

    這時,暮青已走到院門口,開門前才想起什么,回身問:“我需要休息,哪里?”

    話音落,屋中一道月色人影忽來,風姿若云,卻有碾破夜空之勢。暮青只來得及瞧見那月色渡來面前,再一抬頭,頭頂已是一輪銀蟾似水,照著男子覆了面具的側臉微涼。

    “去辦。”只聽步惜歡懶懶的聲線散在風里,人已帶著她往刺史府后院處去。

    過了明湖,便見掩映在海棠林深處的閣樓,到了院中步惜歡未停,半空中華袖一拂,二樓窗戶吱呀一聲開了,他帶著暮青便落入了屋中。

    屋中桌上一燈如豆,燭光昏黃,卻照見梨木紅桌,華帳暖床。一落地,暮青便從步惜歡懷中離開,轉身道:“刺史府中雖已有人認出了你,但不見得人人知曉,你這般高來高去,實在不夠謹慎。”

    步惜歡不言,只低頭瞧著她。月色臨窗,灑落男子肩頭,那容顏越發瞧不真切,只聽他聲線微懶,夏夜風中融了暖意,“嗓子不疼?”

    “疼,所以請陛下做些正確的事,讓我少說幾句話。”暮青轉身便往床邊走,她急需休息。待到了床邊,轉身時見步惜歡正從窗口掠出去,她微微挑眉,這人還算自覺,不用她攆。

    初夏夜里風不算涼,暮青還是起身去關了窗,回來放了帳子和衣躺下。只是剛閉上眼沒多久,便聽窗子吱呀一聲,聲音極輕,她未睡著聽得真切,頓時袖口一翻,抓了薄刀在手,掀開帳子向外望去。

    待瞧見屋中人,暮青一愣。

    只見步惜歡立在桌邊,手中提著把玉壺,她掀開簾子時,他正在倒水。熱氣裊裊,光線昏黃的屋里更瞧不清男子容顏,只讓人覺得那紫玉鎏金面具似不再那般涼。

    暮青愣神時,步惜歡已拿著杯子朝她走了過來。

    男子指尖如玉,奪了玉杯暖色,暮青望著他遞來的水有些怔愣,若非知道他的身份,她真的很難想象有一日大興帝君會為她端茶遞水。

    “謝謝。”暮青伸手接過來,玉杯入手的溫度并不太燙,她垂眸一瞧,見杯中無茶,是杯白水。她低頭喝了口,水溫正好,不由又有些驚訝,為男子的細心。

    “這可算正確之事?”頭頂,步惜歡聲音傳來,帶著低低笑意。他似乎并不需要暮青答話,在她抬眼時道,“餓了一晚了,廚房做了宵夜,一會兒送來,用過再睡。”

    暮青又愣,抬眼。

    “閣樓四周有人守著,可安睡。”步惜歡道,“前頭尚有事,朕先去,一早再來瞧你。”

    暮青看了他一會兒,頷首。她知道他有很多事忙,今夜她審出了真兇,善后事宜不歸她管,他卻要忙。其實她自己來閣樓休息也可以,他沒有必要將她送來,也沒有必要親自端茶送水,還去廚房吩咐宵夜。她今夜問審皆因兩人之間的交易,他本可以理所當然地受著,這般待她,倒叫她覺得心中有些虧欠。

    暮青垂眸,待再抬眼,見男子已如一道月影,掠窗而去了。她喝了兩杯水,等了一兩盞茶的工夫,一名小廝送了宵夜來。

    那小廝暮青識得,正是她在刺史府驗尸那晚被她支開去跟查兇手腳印的人。小廝瞧見她,目光有些別扭,暮青知道大抵是那晚她的行事讓他有些不快,但她沒說什么,只管吃她的宵夜。

    走到桌前一瞧,不由一怔。雪白的芙蓉羹,上頭飄著層油亮,聞著香甜,應是蜂蜜。

    芙蓉蜂蜜羹——養嗓子的。

    暮青垂眸,唇邊不自覺地帶起抹淺淡弧度,昏黃的燭光映著,那笑微暖。

    小廝退在一旁,見了有些驚訝。那晚驗尸,這姑娘清冷刺人,沒想到居然會笑。這事……復命時得與陛下回稟。

    暮青不管小廝心思,她喝了羹,又喝了杯溫水,見小廝將碗筷收走,便關了窗子去帳中歇息了。

    這一夜,暮青睡著,刺史府前院卻折騰了一宿。

    那夜前后門值守的四名公差被綁了起來,廚房的人和前院送茶點的小廝也都被控制住,由于暮青說那接頭人是能經常出府的人,而經常出府的人很多,侍衛、公差、小廝,都有可能。因此,刺史府的人一個也未用,魏卓之發了信命綠蘿帶了幫江湖人來,去了何承學府中。刺月部刺衛控制住了府中人,綠蘿帶著人進了書房找密信。

    江湖人手快,女子們心又細,面對書庫般藏量的書房,一夜不停地拆書找信,天蒙蒙亮時,九封密信被遞到了刺史府。其中一封密信所提及之事正是近期的部署,應該便是那晚所丟的信了。

    暮青所言,竟分毫未差!

    陳有良捧著信進屋時,步惜歡正負手立于窗邊,晨光自天邊而起,男子望那天邊,氣度雍容矜貴。陳有良將信呈來,男子卻未急著看,只問道:“可服了?”

    ------題外話------

    剛發現手機客戶端有充值活動,微信支付比電腦端充值多送10%的520小說幣,活動還不錯,明天截止,有需要的充值的妞兒們別錯過。

    ……

    再次說一下新開的書友群——鳳今官方書友群192779038

    因為有妞兒想進群玩耍,但是咱們還沒v,所以就新建了個群,以后全文訂閱至舉人等級可進v群,所以,v群的小伙伴們就不需要再重復加群了。

    有現在就想進群玩耍的小伙伴,可以加一下這個群,敲門磚是書里任何一個人物名。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