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第一百零五章 夢里見君

鳳今 Ctrl+D 收藏本站

    孜牧河到嘉蘭關,五百里路走了五日。

    元修本可先行回關,留趙良義在身后護送暮青和孟三慢行,他卻執意要與兩人一同回關。兩人有傷在身,暗河水里受了寒氣,途中都發了熱,幸而西北軍常年征戰,軍醫頗有經驗,隨軍而行藥材難運,閑時便于醫帳中配了寒癥熱癥痢疾傷藥等癥的藥包放在藥箱,戰時隨軍,來不及把脈,藥包常有大用。

    軍醫途中本想替暮青把脈,元修只道了句“藥材未隨軍帶著,把了脈也沒法開方子,把藥包煎一煎就成!”便推脫了過去。路上煎了藥,孟三熱癥重些,一直不見好,暮青兩日便退了熱,只是虛得很,醒醒睡睡,如此一路回了關城。

    帝駕在石關城武衛將軍府,大將軍府在嘉蘭關城。元修先回府中沐浴更衣,將孟三送往醫帳由吳老親自用藥醫治,并將暮青安頓在了大將軍府中。

    還是上回暮青所居的客房,元修撤了人去,只留了月殺在房外,臨走前道:“天快晌午了,此去面圣,我最快傍晚才能回府,今日只得你辛苦些了。我已吩咐了府中她需靜養不得打擾,廚房若送藥和膳食來,你端進屋就是,莫讓他人近她的身。”

    月殺知曉她的身份,又是她的親兵長,雖是男子,也只能由他守著房門。軍中不得有女子,連他的大將軍府中都無丫鬟,平日起居皆由親兵照料,那幫混小子雖比軍中粗漢心細些,可也是男子,不合適進屋照料她,萬一識破她的身份,依朝律,她不僅要被治個穢亂軍中之罪,還有欺君重罪。

    眼下帝駕就在軍中,偏偏歇在石關城中!石關城內乃新軍戍守著,她中郎將的營房便在石關城內!他將她安置在他的府邸,也有讓她避開圣駕的心思。

    圣駕,她還是不見的好。

    月殺應下,無甚意見,還是那張冷著臉。

    自從元修在圓殿撞破暮青的身份,月殺便對他沒了恭敬,元修知曉他的心思,未與他多言便出了院子。

    元修回房沐浴更衣,穿戴齊整出了房門時,天已近晌午。男子負手門廊下,穿戴一身紅袍銀甲,墨發雪冠,日色烈,銀甲虛人眼,眉宇冽如霜,問:“元睿的傷如何?”

    趙良義在外候著,道:“中毒很深!軍醫施針封著脈,魯將軍正派人急送回來。”

    軍令送到地宮時晚了一步,元睿下了地宮,在甬道里被毒蟲咬傷,滾下了暗道,傷了腰骨。青州軍伐木為架,將他抬出地宮時已耗了半日,那時他中毒已深。那毒蟲不似大漠之物,毒頗為難解,軍醫只能施針封了元睿的脈,魯大派人領著青州軍將領吳正將他急送回來,大概明早就能回關了。

    “先去石關城!”元修面色沉著,大步下是石階。

    “您真去?身上還受著箭傷呢,要不讓吳老來府上先給您瞧瞧,或者干脆稱傷在府上養著,圣駕指定來府上瞧您,還用得著您去?”趙良義跟在后頭道。

    “說什么呢!”元修皺眉停下,道,“我若傷重下不得床榻,自會在府上養著,如今行動自如,裝病非大丈夫所為!”

    他知道軍中對圣上這些年的荒誕行事頗有怨言,但圣駕到底是圣駕,不可怠慢。他這一路顧及孟三和她的傷病已是慢行軍了,若再稱病不見駕,難免有傷圣顏。軍中將士們都瞧著呢,他身為主帥,不可行此表率。

    “英睿將軍傷了額上皮肉都靜養不見駕,您也太實心眼兒了!”趙良義不以為然,無奈笑道,只面色有些古怪。

    說起英睿的病來,他這一路算是開了眼了,那小子腦子好使得神一樣,咋受點皮肉傷就一病不起了?這身子骨兒也太弱了。

    “英睿的皮肉傷不重,她傷的是心力。此番能出地宮,皆是她的功勞,她心力過耗,歇些日子是要的。”元修面色沉了些。

    “啊?”趙良義張了張嘴,地宮中事大將軍一路都未曾言過,當時在孜牧河邊,他見英睿將軍和孟三傷著,還以為是大將軍救他們出來的,鬧了半天不是?

    “行了!回來再說,且去見駕。”元修說著便往外走,走了兩步停下,回身囑咐道,“此話不可再言!如今帝駕在軍中,若傳入圣上耳中,要以為英睿裝病避駕不見了。”

    她前些日子領旨受封,帝駕來了軍中,她理應隨他去謝恩的,如今病著,正是借口。也只有此事上,他才慶幸她如今還病著了。

    “哎,知道了!”趙良義撓撓頭,應了聲便跟著元修出了大將軍府。

    戰馬已在府外,元修上了馬,策馬往石關城而去。

    暮青做了個很長的夢。

    她夢見了江南,碧天春水,風細柳枝斜。煙雨洗了青瓦,她在榻上臥著,望著窗外細雨,藥香裊裊隨風吹打進窗臺,爹端著藥碗進了屋。

    藥燙著,爹放去桌上,來榻旁為她把脈,許久,嘆了口氣。

    那口氣嘆得悠長,比江南的雨還綿長,似有許多話說。

    她輕輕蹙眉,身子無力,一時想不起是何時生的病,如此來勢洶洶,但見爹為她操勞,總要安慰。她道:“爹,莫嘆氣,易老。”

    爹探著她腕脈的手微頓,隨即笑了聲。那笑聲不似喜,倒似被她氣著。

    她想,可是方才說錯話了?她不想爹為她操勞,春不易老人易老,這江南春色,她想年年陪著爹看。只是她不善言辭,許是說得不中聽,叫爹誤會了。

    爹很少生她的氣,記憶中有一年,城外一村中發了人命案,她驗尸后斷定是賊人夜半入屋,被發現后驚慌下殺的人。那戶村人就住在山前,她從屋后發現了那賊人的腳印,斷定人逃進了山里,便與捕快一同進山,一路辨著腳印搜尋。搜了大半日,當她在一處泥地上又發現了腳印,蹲下身來查探時,那賊人忽從她身后襲來,那刀險些傷了她。爹知曉此事后,頭一回生了她的氣,對她道:“仵作便是驗尸的,緝拿兇犯是捕快之事,女兒家不可再行如此險事!”

    可古水縣衙的捕快大多是些懂點拳腳功夫的粗人,緝兇拿人倒可,細心查案指望不上。她知爹擔憂,卻難應下。仵作乃賤籍,她多出些力,多破些案子,知縣才會對爹和善些,爹在縣衙里的日子才好過些。

    “日后只驗尸,不查案了。”她不知如何哄爹消氣,只記得他不想讓她查案,此言許會叫他寬慰些。

    “哦?”爹似不信,聲里含笑,有些懶,問,“做得到?”

    做不到……

    那是她一生所愿,如何做得到?

    可不如此,如何寬慰爹?

    她皺眉細思,只覺頭有些痛,思來想去,終又想起爹有一愿來,道:“那……王老賬房家的孫子和吳鐵匠家的兒子是何性情為人,爹說來聽聽吧。”

    她及笄了,爹最掛心的便是她的婚事了。可她的婚事難尋,以大興的民風,何人敢娶女仵作?更別提娘是官奴,算命先生批她命帶孤煞了。

    爹為她的婚事操碎了心,要尋好人家頗難,只得尋那家中落了難的,家風和家中子弟人品正直的。王賬房是齊員外家的老賬房了,那齊員外原配夫人已故,年前填了個繼室。新夫人剛嫁入府中便想讓娘家表親謀了賬房的差事,便私做了錯賬栽贓到王賬房頭上,以他年邁為由打發了些銀兩便將他趕出了府。王老賬房性子烈,一怒之下告去了衙門,那新夫人拿銀子買通了知縣,判了他個誣告,打板二十。王賬房年邁,二十板子足以要他半條命,他兒子兒媳去得早,一人將年幼的孫子拉扯長大,也是個不容易的。爹心腸軟,跟知縣求了情,知縣用得著爹,便賣了個面子給他,免了王賬房的板子,讓衙役把人丟了出去。王賬房因此對爹頗為感激,兩人常走動,爹見了他家那孫子便動了結親的念頭。

    吳鐵匠家是何情形她不知,只知道王賬房家里的,爹常在她面前叨念,她心中有數只做不知,從未應過。今日既惹了爹生氣,不如便問問。

    爹卻許久未言,久得讓她心中疑惑。

    今日爹有些古怪,她頭痛乏力得要命,眼皮沉得睜不開,一時想不起哪里古怪,只等了許久,聽爹問:“賬房孫子,鐵匠兒子,你會瞧得上?”

    瞧不瞧得上,不是爹瞧好的?此話問得真古怪。

    她心里正覺古怪,聽爹又開問:“你喜愛怎樣相貌性情的男子?”

    她?

    她也不知。

    感情之事,她從未想過。前世,父母早逝,她寄人籬下,為了早日獨立生活,她的日子一直圍著研究室、解剖室和案發現場轉,見尸骨的時間比見朋友多,哪有時間精力談感情?

    “不知。”她坦誠地答,“相貌只見過男尸,性情只研究過男犯。”

    男子?這個領域,她沒研究過。

    “五尺六寸到五尺八寸身,肌骨勻稱,毛發均勻是……漂亮的男尸。性情……與變態型犯罪者相比,普通就好。”以她熟知的領域,她只能給出這種相貌和性情的答案。

    爹卻許久未言。

    屋里靜著,她等著,爹卻再沒接話。

    她頭痛欲裂,眼皮沉得難以睜開,漸漸便睡了去。

    不知多久,她聞見藥香,聽見玉脆輕音,有人將她扶起,她靠著那人,如靠在一團云里,夢入瑤臺不見人,只聞藥花香。

    爹?

    不是!

    誰?

    她想看一眼那人,眼卻睜不開,喝了藥,便又睡了去。

    夢里又是那云,她一直融在那團云里,她熱時那團云是寒的,寒若天上瑤池,她寒時那團云是暖的,暖如地上山泉。她便在那瑤池山泉里輪番呆著,直到不覺熱也不覺寒。

    再聞見那藥香時,她頭已不痛,意識清明了些。感覺有人將她扶起,尚未落入那云里,暮青便睜開了眼。

    她看見一只盛著湯藥的玉碗,端著玉碗的手比玉色潤,一袖如夜里梨花生著暖白,浸著春水般瀲滟。暮青微怔,順著那袖望那人,見人如在燈影里,眉目如月滿西樓映入一江煙水里的春景,如畫似幻。那人望她,輕挑眉,懶含笑,風華雍容矜貴,卻懶散得叫人想起夏時午憩在梨云榻上的美人,恨不得一睡一春秋。

    暮青面無表情,推開那人,倒下,閉眼,繼續睡。

    做夢了。

    怎么會夢到步惜歡?

    但眸合上的一瞬,一些畫面如同倒帶般重回腦海。

    房間,里外兩屋,床榻、圓桌、銅盆、衣掛,無屏風,無華帳,無裱畫,無花瓶,擺設簡潔。床榻頂鏤雕大雁蝙蝠,窗下置著一方刀劍架!這屋里擺設她有印象——大將軍府客房!

    男子的衣衫,青袍梨白袖——軍中親兵服制!

    袖口束帶處有些細細的沙粒——從大漠回來,衣衫還沒換。

    靴外側有暗紅擦拭狀血跡——走路時蹭到的。

    身上有股濕潮氣和腥氣,這腥氣聞著很熟悉——蛇身上的!

    此人去過暹蘭大帝的地宮,到過蛇窟!他靴上有蹭上的血跡說明下地宮時地上有死人,很可能是西北軍的將士。地宮前殿大火,火燒盡,沙流盡,地宮便會顯露,魯大定會率人尋找他們。前殿燒毀,甬道石門關閉,想入內只得強行破門。以暹蘭大帝的才智,定然會想到強行破門的情形,也定然會布下殺招。西北軍的將士死了不少,此人是隨后下去的,靴上蹭上了血。

    步惜歡喜好松香,衣衫常熏有此香,這人的衣衫上卻沒有——沒有才對!他若喬裝成軍中親兵,定不會熏那松香。

    此人的手比玉還潤,養尊處優保養得頗好,一定不是軍中親兵!

    他那笑帶著懶散矜貴,唇角噙起笑時左邊總是深些。一個人的氣度可以模仿,獨有的神態卻很難模仿!

    暮青倏地睜開眼,將屋中和床榻邊坐著的人重新掃視一遍,眉頭皺起。

    “步惜歡?”她有些難以置信,“你不在行宮,跑來西北,去了大漠,進了地宮,還下過蛇窟?”

    ------題外話------

    昨天發晚了點,這章是昨天的,今天還有。

    昨天看有妞兒說,千萬別昏迷著見陛下,沒互動神馬的,哈哈,昏迷也是可以有互動的!

    ……

    幫朋友推下文,有喜歡現代重生豪門文的妞兒,可以瞧瞧緋堇妞兒的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