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第一百零八章 你的美人是周二蛋

鳳今 Ctrl+D 收藏本站

    西北冬天冷,院里有暖房和灶房,冬日燒火炕方便。暮青在帳中,只聽屋里一會兒一趟的倒水聲,月殺腳步聲輕,來去無聲,那倒水的聲音便分外響亮。

    她在榻上動彈不得,腦中一團亂,這般頭腦不清明的時候,記憶中似乎從未有。

    那水聲響了五次,門關了后便再沒了聲音。

    暮青緊盯著帳子,果見帳子掀開,步惜歡披著件外袍進來,將她抱起下了榻來。

    “我能沐浴,不勞服侍。”暮青冷面對帝顏,他與她皆寬了衣袍,此時貼著,她頭一回真切地體會到溫度與尸溫的差別,兩個貼在一起,竟可以這么燙!

    “世間事,除了能,還有想。”步惜歡往浴桶處去,里屋沒屏風,外間有。屏風已挪了進來,他抱著暮青轉進了屏風內,“你能是你的事,我想是我的事。”

    “世間還有這等歪理?”暮青被氣著,冷笑道,“你想的是我,難道不該問我的意見?”

    步惜歡把暮青抱入水里,待她坐穩,解了她的穴,道:“不需。”

    謀她,要懂得收放。大事上他可放她,小事上要收,若他大小事都放開了她,她就跑了。

    燈燭似霓,香湯氤氳,步惜歡的笑容在那綽綽燈影里躍著,暮青瞪著,面色微黑,不放棄爭辯,“為君之道有帝道、王道、霸道之分,陛下是想行霸道?”

    “你說是的為君之道。你我之間,我非君,你非臣,我只想行為夫之道。”浴桶旁搭著手巾,地上置一盤,只放著胰子和皂角。步惜歡瞧了眼,拿了手巾幫她擦身。西北苦寒,男兒不拘小節,大將軍府中也沒有香露、面脂等物,她在西北這些日子,真是將自己當男兒。

    水聲緩起,暮青怔了片刻,險些以為她聽錯了。

    “為夫之道?我和陛下何時談婚論嫁了?”她的記憶出問題了嗎?

    步惜歡執著她的手臂輕輕擦著,笑道:“你在行宮領了御封美人的圣旨,忘了?”

    沒忘。

    但……

    “你的美人是周二蛋。”暮青道,向來平靜如湖的心難得起了些惡意。

    男妃的圣旨她從未當回事,他也未必當回事。他本就不好男風,行宮中那些男妃應是他布局中的棋子。她離開行宮前,曾在冷宮的枯井里發現了一具男尸,那具男尸的面部有差別分解的情況,她當時斷定那具男尸被毀了臉,當時并不知是如何毀了臉,直到前些日子出關前元修讓魏卓之準備胡人面具,魏卓之曾言將人皮剝下來制作面具,那時她才受了啟發,想起冷宮井里的那具男尸。

    那具男尸整張臉都存在差別分解的情況,應是死前或死后被人剝了臉皮!

    她那時推斷那具男尸是她入宮那夜打入冷宮的齊美人,人剛入冷宮便死了,還被剝了臉皮,實在是惹人深思之事。

    魏卓之擅易容,齊美人的臉皮被剝,會不會是他拿去做了面具?若做了,冷宮之中必有一個假的齊美人。那個假的齊美人,步惜歡打算用了做何事?

    當時,她在行宮里曾聽聞一事——帝王喜怒無常,喜新厭舊,三天兩日有美人被打入冷宮。

    那日,她在井里也發現了一事——那井深不對,除了齊美人,還應該埋了不少尸體。

    那么是不是說明那井里埋的人都是打入冷宮的男妃?也是不是可以推測,步惜歡打入冷宮的男妃都被剝了臉皮,那些臉皮被做成了人皮面具,如今冷宮里住著的那些失寵的男妃都是假的?

    行宮里的男妃聽聞有些是美人司從民間搶來的,有些是朝官或商賈府上送來的公子。那些公子被送入行宮以色侍君定有所圖,那么步惜歡將人打入冷宮又換上假的,其用意就值得深思了。

    左不過是那些皇權之爭的事。

    暮青一想到案子便有些走神,聽見步惜歡的聲音才回過神來。

    “哦?你不是?”步惜歡一看她的神色便知她想別的事去了,幫她擦好了一臂才開口。

    暮青的回答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怔愣問:“我的面具呢?”

    “枕下。”步惜歡懶懶道。

    “我瞧瞧。”說起面具來,暮青才想到地宮里她額角撞到了青銅箱,面具應劃破了,醒來至今她還一直沒看過。元修應該還不知她醒了,若知道定會來問她女扮男裝入軍營的事。

    步惜歡見她又出了神,不覺一嘆,她到底與尋常女子不同,這天下間的未嫁女子,許也就她在男子面前沐浴毫無羞色了。不見羞色也倒罷了,還三番兩次走神兒,他在她面前,她就這般毫無興致?

    步惜歡瞧了暮青一會兒,見她還想著事,氣得笑了聲,但還是起身轉出了屏風,去枕下將那面具拿來遞給了她。

    暮青接過面具來一瞧,見那面具額角處有兩寸多長的劃口,不覺蹙眉。

    “給魏卓之便可,無需為此物勞神。”步惜歡淡道,“元修若問你面具何處來的,你可與他說是刺月門之物。”

    “刺月門?”

    “刺月部的江湖身份。江湖人只知刺月門,不知刺月部。”

    “……”如此機密之事,他竟告知她?

    正怔著,忽見步惜歡伸手過來,欲將她手中面具拿開。

    暮青醒過神來,抬手避開,默默把面具戴回了臉上,然后將一張少年粗眉細眼的黃臉對著步惜歡揚了揚。

    燈影昏黃,少年的面容模糊不清,隔著淡淡氤氳,步惜歡神奇地讀懂了——她是在告訴他,她這張臉不是當初進宮時的臉,所以她不是他的美人。

    步惜歡低頭,沉沉笑了起來,她竟有這般孩子氣的一面。

    “容顏可改,心難改,你終究是你。”笑罷,他將她的面具摘了放去一旁。

    再無事可說,兩人間便只剩水聲。

    有話說還好,無話可說便只覺燈影也柔,水也旖旎。他披著件外袍,衣袖挽著,伸來水里的手臂秀色清俊。他為她掬水洗青絲,為她執巾擦玉背,她的穴道入水時便被他解了,她在水里卻如被點住穴道般難動,直到他的手伸來水里,撈住了她的腳踝。

    暮青將腳一收,水花忽濺而出。步惜歡未避,任水濕了他的衣襟,握住她的腳踝將她的腿抬出了水。腿一抬起,她身子后仰,水沒過脖頸,只露著張清冷面容在水外,那面容不知是被熱氣蒸得還是因這曖昧的姿勢而有些微粉,連她瞪著他的眸都被這氤氳染得有些水霧蒙蒙。

    他深深望著她,這女子般的嬌態,今夜不好好瞧瞧,許有段日子瞧不到。

    少女的腳踝玲瓏精致,水珠如露,襯得那腿玉雪可愛。他順著擦去,手中巾帕自膝間探入那素白的褻褲下,剛探入,尚未摸到那柔滑,她便身子一顫,猛地將腿收了回去!

    “我自己能洗!”她道,似乎忘記了他之前說的話,只是盯著他,戒備,復雜。

    步惜歡的心意,她早在西北從軍前,汴河城外新軍營那密林里便知曉了。那時她只是驚詫,后來便看淡了,未再放在心上。他乃帝王之尊,無論朝中是何形勢,他是昏君是明君,都改變不了他尊貴的身份。他與她的天地差別太大,那心動于他來說許只是一時興起,而她有父仇要報,西北之行她有太多要做的事,哪有時間精力去想感情?

    兩個人的感情才叫感情,若只是他一人的心動,且還可能是一時興起的心動,她何必想?

    可是她的推斷似乎出了偏差,他一路的護持令她詫異、動容。

    三個月,他在江南,她在西北,千里之隔,他卻似乎總在她身邊。暗衛相護、千里傳書、為救她上俞村之險動用的西北暗衛、為她這一路能預見的險事早早便寫下的“若她有險,以她為先”的密令,就連她用那三花止血膏時都能想起他。

    月殺每日在她面前晃,每日她面前都似有道紅衣如云的影子。那紅影如霜雪天里的梅,悄然地在她清冷的世界里盛開,慢慢恣意,扎著她的眼,刺著她的心,她想不明白,又有太多的事要做,每當想起,未理清,便有事分了心神。

    直到今夜,本該在江南的他出現在她榻前,他的照顧,他的戲弄,他的怒意,他突然的告白與緊逼……她措手不及,不知如何反應,便由著他一步步逼到了此刻。

    此刻,她心亂如麻,那長了草般的熟悉感又占了心頭,她想想清楚,想一個人靜一靜。

    暮青望向步惜歡,想開口,但還沒開口,便見他起了身。

    “西北的天兒涼了,水冷得快,別洗太久。”步惜歡將手巾搭在浴桶邊上便走了出去。

    世上事,過猶不及。今夜事到此便可了,再逼她便緊了。

    由她想吧!無論想不想得明白,終是想著他,也終有一日,她會懂的。

    步惜歡披著濕袍走到窗邊打開了窗子,衣襟濕著,西風吹來,冷了胸前燙熱。

    月殺在窗邊守著,見步惜歡開了窗,便跪地道:“主子。”

    “嗯。”步惜歡淡淡應了聲,目光放遠,望西北的夜空,問,“如何了?”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