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第二百一十七章 門庭若市

鳳今 Ctrl+D 收藏本站

    綠蘿帶了只箱子來,蓋子是打開的,里面放著滿滿的古籍。

    綠蘿給暮青見禮后道:“我們小姐說,多謝都督查到了殺死可兒的真兇,她沒什么可答謝都督的,這些古籍是她近年來收集的,送與都督,望都督收下。”

    “你們小姐?”暮青挑眉。

    “正是。”綠蘿此時待暮青的態度已不同于在汴河城,甚是恭謹,“小姐的侍女可兒被人所害,奴婢奉公子之命前來盛京,已進了玉春樓,現在是小姐的貼身侍女。”

    玉春樓里的小姐和侍女都是官奴,身在青樓免不了要接客,綠蘿乃江湖女子,擅長用毒,想必能保全自身,亦能保護蕭芳,魏卓之對蕭芳倒是用心。

    “你們小姐的心意我領了,書帶回去吧,我無此好。”暮青只喜歡看醫書,別的很少看,蕭芳送來的這些書都是詩集,她不良于行,平時在玉春樓里就靠這些書打發時日,都送了人,自己的日子不是很難熬?

    “我們小姐說了,如若都督瞧不上這些書,燒了便是,只是別燒箱子,這箱子是可兒的遺物,都督既然幫可兒報了仇,便留著這箱子吧。奴婢不能離開小姐太久,這便告退了,望都督見諒。”綠蘿說罷,朝暮青行了個禮,便卻步而退,走時將一箱子的古籍留在了花廳里。

    暮青看著綠蘿的背影,直到人離去了才瞥了眼箱子,對月殺道:“抬去閣樓里。”

    綠蘿剛才的目光別有深意,她敢斷定這箱子不是可兒的遺物。玉春樓里的女子皆是官奴,在進青樓前,家中必定遭抄,哪里能帶箱子進青樓?

    蕭芳為何要說謊,為何要拐彎抹角地提醒她箱子比書要緊?

    月殺將箱子搬上閣樓后,把書搬出來后,果然發現箱子的底部不對勁,明顯比正常箱子的底部高些。

    有暗層?

    暮青立刻便看了出來,她在軍帳里用的正是這種箱子,暗層里放著她的私人物件。正因如此,她很容易便找到了打開暗層的機關,剛要去動,月殺便阻止了她,道:“退遠!”

    暮青依言退遠,月殺顯然還因前夜之事心有余悸,但她相信箱子里并無殺機,多說無益,看結果就好。

    暮青站在遠處,見月殺抬臂一揮,掌心下細絲飛射如電,鉤住暗扣一扯,暗層砰地掀開!暮青離得遠,沒瞧見箱子里放著何物,只瞧見月殺往里面看了眼,隨即速速退遠,三兩步就退到了樓梯口,一扭臉匆匆下了樓去。

    暮青來到箱子跟前兒一看,頓時怔住——暗層里放著滿滿的月事帶!

    那些月事帶觸之柔軟,與她昨夜用棉花和草紙做的月事帶相同,針腳細密,棉布潔凈。

    暮青怎么也沒想到,今兒會收到一箱子的月事帶,還是蕭芳送來的。這方法是她昨夜用過的,莫非是步惜歡找蕭芳做的?

    正想著,窗外傳來了月殺的聲音,“有客。”

    又有客?

    “何人?”

    “宣武將軍夫人。”

    暮青怔了怔,宣武將軍夫人不就是步惜晟的嫡妻高氏?

    今兒是何日子,冷冷清清的都督府,怎么忽然門庭若市了?

    暮青滿心疑惑地去了花廳,高氏帶著個婆子正在廳中奉茶,見到暮青便起身見禮,隨后從桌上抱起兩只盒子來。

    “妾身聽聞都督前夜遇刺,特帶了些老參和燕窩來,望都督收下補補身子。”高氏說話時打量了暮青一眼,見她不像是有事的樣子,暗暗松了口氣。

    婆子將盒子打開,見那支老參有些年頭了,燕窩也是上等的血燕。自從高氏和暮青聯手力挽廢帝之危后,宣武將軍府就和恒王府結了仇,宣武將軍本就是個閑職,步惜晟死后,府上沒了朝廷的俸祿,高氏只能靠著陪嫁的鋪子和莊子養活兒女,加上恒王繼妃宋氏時常命人來府上吵鬧,高氏的日子過得實在有些艱難,府里像這樣的老參和燕窩怕是不多了,今日送來都督府,日后府里人若是急需,恐怕是難找了。

    “我雖遇刺,但未曾受傷,不需進補。”暮青不覺得高氏想圖都督府什么,她今日雖然加封了二品,但眾所周知,這榮華富貴并不長久,跟都督府走得近,日后可是要被清算的。

    “這……”高氏也看出暮青沒事,于是看了婆子一眼,婆子拿出幾張銀票來,高氏道,“這些銀票是妾身的夫君生前留下的,不多,只是聊表心意。妾身聽說水師里有幾位將士不幸捐軀,還請都督收下這些,給將士們的家眷日后養家吧。”

    “不必,朝中已發了撫恤銀。”暮青言語冷淡,她慣常如此,不懂得如何面對善意,只是想著高氏送的這些都是她日后所需,不忍收下,于是便想也不想地拒絕了。

    高氏卻有些尷尬,夫君服毒那晚,這少年去驗尸,她其實并不喜歡他,且有些防備和敵意,最終卻是他救了將軍府滿門。如果那晚沒有他,夫君會被冠以通敵之罪,她的兒女甚至娘家都要受到牽連,因此這恩情她記在心里,本該早點來道謝,只是夫君新喪,她覺得登門拜訪不吉利,昨日聽說了遇刺之事,今早才趕緊來了,但所備之禮都督府一樣也不收,難免有些失落。

    暮青看見高氏的神情便沉默了,過了半晌,命月殺取來一只木盒,拿了一半血燕收進盒子里,道:“夠了。”

    說罷后,她想了想,又補了一句,“多謝。”

    高氏愣了愣,隨即笑了,福身道:“理該是妾身謝過都督。”

    暮青只負手點頭。

    高氏知道暮青的性情,也不多留,:“那妾身就告辭了,日后都督若有所需,只管派人去將軍府說,雖無高權,自當盡力。”

    暮青看了月殺一眼,示意他將人送出去,自己則立在花廳門口望著高氏主仆的背影,心生寬慰。

    步惜歡的親人里,父親庸懦,繼母跋扈,弟弟陰毒,唯獨庶兄有心進取孝敬母親,卻英年早逝,好在孀妻知恩圖報,這算是唯一讓人欣慰的了。

    今日都督府里當真門庭若市,高氏走后,又來了兩撥人。

    一是元鈺,一是盛遠鏢局的萬鏢頭。

    元鈺未嫁,出入都督府有違禮教,但她自幼受寵,行事隨心慣了,昨夜相府里出了大事,華郡主命人將她看在閨房里不許出來,她直到今早才得知昨夜之事,趁著爹娘都忙著就偷偷跑出來了。

    雖已聽說暮青沒事,見到她時,元鈺還是將她好生打量了一遍,而后才松了口氣,卻又欲言又止,看起來心事重重。

    暮青心如明鏡,道:“元謙之事不必問我,朝中會審問同黨,西北過些日子也會來信,此事早晚有鐵證。”

    “可是……”元鈺咬著唇,眼睛泛紅,搖頭道,“我不信五哥會做這些事,他那么好,六哥常年在邊關,我跟府里的那些庶兄庶姐相處不來,唯獨五哥真心待我。有一年我生辰,京城的雪下得晚,沒能賞雪賞冰燈,我心情不好,五哥就拿石頭雕了只燈籠送我,我還是頭一次瞧見石燈籠,非但不笨拙,反而精致得很,山河鏤雕,燭光一亮,覆雪一般……五哥的手很巧,為了雕這石燈籠,手指都磨破了,娘為此罰我為五哥煎了三日的藥。六哥雖是我嫡親的哥哥,但五哥陪我的時日久些,他從不爭搶,從不算計,每回爹娘罵我,總是他安慰我,他怎么會是那個窮兇極惡的幕后兇手,怎會派人刺殺你?他沒有那么狠毒,這回一定是你弄錯了……”

    元鈺初時還忍得住,說到后來小臉兒上已滿是淚痕,懷疑暮青她很不好受,但她更不愿意相信親近之人的欺騙,就像當初她不相信寧昭郡主會是心機沉沉的狠辣之人那般。那件事情之后,寧昭受了太皇太后和華郡主的冷待,已有些日子沒有被宣召進宮和出入相府,如今正在國公府里閉門思過,不見外人。

    暮青心中暗嘆,這位元家的小公主自幼無憂無慮,但其實內心敏感善良,元家勢大,她身邊圍繞著的人不是逢迎討好的,就是心懷算計的,少有真心待她的,因此她才會如此維護真心待她之人。

    “我不相信,我和六哥都把他當成嫡親的哥哥看,若一切都是虛情假意,六哥該怎么辦?”元鈺拿帕子抹著眼淚,十四歲的少女,終究稚嫩。

    暮青不知如何寬慰元鈺,只是有話提醒她,“你若是不信,那就等西北的消息,切不可偷著去見元謙,最好別有當面問他的心思。”

    元鈺一愣,暮青看見她的神情才知她還真有當面相問之意,于是沉下臉來再次告誡,元鈺嘴上應了,擦擦眼淚,從懷里拿出盒藥膏來遞給暮青,說道:“這是南圖圣藥三花止血膏,止血救命最是管用,你帶在身上,日后若再有險,它可救命。”

    元鈺不知暮青有一盒此膏,因此從相府里偷出來帶了過來。她顯得心事重重,把藥膏放下就匆匆走了。

    暮青看著元鈺的背影,吩咐月殺,“你去把她今日偷偷來都督府的事,還有她想去見元謙的打算傳給華郡主。”

    她的勸告,元鈺顯然沒有聽進心里,那她只好將消息傳給華郡主,她必定會將元鈺禁足在閨房里。

    元修不在,她希望能保護好他的妹妹。

    盛遠鏢局的人與元鈺前后腳到了,聽說都督府里有客人,萬鏢頭便一直在府外等候,待元鈺走了才進府,他也是送江湖上的跌打藥來的,聽說江北水師死了幾個將士,便提出鏢局想將將士們的遺體運送回鄉,雖然路途遙遠,但盛遠鏢局乃大興數一數二的大鏢局,時常從江南接鏢運送時令蔬果來盛京城,一路都是用冰鎮著。萬鏢頭和鏢局的當家昨夜商量了半夜,想用此法把將士們的尸體運送回去,趁著今日送藥來,順道問問暮青的意思。

    此事一時做不得主,棺木如何打造、冰塊放置在何處、多少里一換、多少時日能到江南,眼下嶺南形勢嚴峻,盛遠鏢局的鏢車路上會不會遇上劫道的,亦或別的勢力搶損棺槨遺體,這些都要考慮。

    暮青收下了跌打藥,運送遺體的事只說要考慮考慮,讓萬鏢頭回去與大當家的商量得細些再來稟她,隨后便讓月殺送客了。

    人都走了以后,暮青坐在花廳里許久未動。想當初爹剛過世時,她舉目無親,以為從此要孤身一人,沒想到時至今日,官道遇刺,有為她擋箭的將士,有過府探望的朋友,雖然這些人也稱不上朋友,但足以暖心。尤其是她在朝中立足未穩,人人都知道她明日堪憂不敢親近之時,這些親自上門雪中送炭的人,才顯得真情可貴。

    暮青親自將花廳里擺著的東西收了放回閣樓里,把箱子的暗層蓋上,鎖好之后才又回到了花廳里,問月殺道:“魏卓之呢?”

    不出所料,月殺答:“玉春樓。”

    暮青端起茶來喝了一口,“傳他來都督府。”

    半個時辰后,魏卓之隨月殺回來,一進花廳就道:“別找我算賬,你要找就找圣上,沒他同意,我可不敢將你是女子的事告訴小芳。”

    暮青并不意外,那些月事帶的做法與她昨晚做的那條一樣,不是步惜歡說的,還能有別人?她喚魏卓之來另有其事,她只見了蕭芳一面,對她并不熟悉,步惜歡放心蕭芳知道她的身份,即是說,此人可信。

    仿佛看出暮青心中的顧慮,魏卓之嘆道:“你不必擔心她,她是蕭老將軍的孫女,蕭家軍之后。”

    ------題外話------

    綠蘿:我的名字是種植物名吧?

    某今:誰說的!當時是這樣的,我表妹從超市買回來一只綠皮菠蘿,結賬時花了五十大洋,我一邊肉疼一邊觀其皮色,斷定是酸的,一刀切開,果然是酸的!于是一邊肉疼一邊碼字,正好寫到你,你就叫綠蘿了。

    綠蘿:還不如植物名!

    某今:好吧,如果你一定要這么想的話……其實我家以前是有一大盆綠蘿的。

    綠蘿:以前?就是說還有后來?

    某今:后來被我養死了。

    綠蘿:……我身上帶著一百種毒,你選一種吧。

    某今:扭頭,我是作者我怕誰!

    綠蘿:我身上帶著月票呢?

    某今:嗷嗷!古有仙女,其中一人穿著綠蘿衣,你就是啊你就是!賣萌,攤爪!

    ……

    下章乃們就能知道嘟嘟會娶誰了,二卷已是尾聲,還有些事交代交代,收收尾。然后就進入最后一卷了。

克里斯丁斯图尔特